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女皇武则天是否死在男宠之手

女皇武则天是否死在男宠之手

时间:2014/1/31 22:41:34  点击:2926 次
  不管他们私德如何,这两个人的处境其实是很可悲的,无论女皇在世时如何地风光,一旦女皇驾崩,等待着的只有为君主殉死的命运。

  喜欢唐史的总免不了去认真的研究武则天,特别是关于神龙政变、中宗复位、女皇末年的故事,更令我叫绝!过去看过的讲武则天的文章,对这方面的内容都是最后廖廖数笔就很简略地交待过去,给人的感觉就是“到了后来,年老卧病,被逼让位于太子了”,就完了,对此一点儿深入的分析都没有,而如今看到萧斑和清老的作品,把周唐交迭那段历史的前前后后背景经过牵涉各色人物都讲得具体详细,又站在历史学、政治学高度对其成因、其影响加以剖析,看得人真爽!

  但了解到史籍上所载的那段历史后,我却总感到,史料所反映的,有一些地方似乎不大对劲,似乎有点奇怪,是不是因为有一部分真相被隐瞒了,或者根本就和事实有出入?可能这些就是所谓的疑点吧。

  以下就列出我阅读过那段历史之后,有些迷惑的地方:

  第一,史书上总把武周末年政治上的大多数不稳定因素归咎于武后身边的两个男宠:二张兄弟,好像这段时间最尖锐的矛盾就是“二张之祸”,其实二张再怎么恃宠而骄,其时他们的实际地位只不过是女皇养的两只宠物而已,并未掌握实权,没有任何正式职务,连封个“国公”级别的爵位都要最会拍马屁的太平公主带着她两个兄弟向女皇几次三番地申请才通过,真正值得被患之的是武后本人和她那一帮武氏诸王吧,可为什么史书总把二张置于受抨击最厉害的浪尖上?超过了真正是李唐复兴隐患的武姓一门?难道仅仅只是因为“为尊者讳”,把他们两个当成了文字记载上的替罪羊吗?还是别有隐情?即二张兄弟会不会有什么别的比营私贪污受贿性质更恶劣的行迹,没在史书上记录下来?

  第二,神龙政变之后,二张的下场极惨,被斩了不说,据说脑袋被挂起来示众,尸身还被剁成肉泥,弃于菜市。然而,在这场李唐复辟的政变中,应该说比二张更应该斩草除根的武氏诸王,却没有一个被杀的,而且均是官爵依旧,仍然享受极好的待遇,拥有极大的势力,这岂不奇怪?这一场相对温和,流血较少的神龙政变,为什么张氏兄弟而且唯独只有张氏兄弟的遭遇如此惨烈?何况他们是女皇的面首,即使处死也可做得隐蔽些,毕竟内宫之丑不可外扬。是什么促使复位的中宗显及一干政变的大臣对他们做出斩首示众外还要碎尸的处置?

  第三,史载武则天于神龙元年正月被迫逊位,当时她已是八十高龄的老人,而且已经有数月卧床不起,病到了连宰相都不见一面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又骤然遭到被逼退位及情人被杀的打击,按说应该在此打击之下很快就病情急转而下于世长辞,为何又继续活了三百多天,按史书记载直至该年冬天才驾崩?这多少有些不合情理,还是别有隐情?

  第四,武则天当时虽然逊位,但中宗还是给予她相当的礼遇的,仍保持皇帝尊号,将上皇移居上阳宫后,每隔十天就率朝臣前来参拜一次,甚至后来在她驾崩后的遗制中还有令恢复武三思实封的内容,但是,从她逊位之后直至驾崩的这十个多月里,关于她是如何度过的,关于她有何言行,至少是有何言语,史书上为何连一个字的记载都没有?为何竟是一片空白?为何史书上只留下了她的遗诏的内容,关于她临终前身边有些什么人,交待过什么话却只字未提?

  则天虽然是中宗的母亲,但当时毕竟是被严格幽禁起来与外界隔绝的废帝,再怎么礼遇,有何必要每隔十日一拜?难道是特意为了掩饰什么?

  带着这些疑问,我们先来探讨被世人讥讽了千年的,关于武则天养男宠的问题。被诟病了一千多年之后,现代人似乎更倾向于这样的观点:男女平等,男皇帝可以三宫六院,为什么女皇帝就不可以有男妃?在这件事上指责武则天,实在是太封建了些。

  可是我们细想一想,女皇养男妃,实际操作起来,和男皇帝纳妃妾还是无法完全“平等相当”的。

  封建社会的女人,受后天生长环境所限,绝大多数都没什么见识,没什么行事能力,一朝选在君王侧后,只能任由君主随意摆布,命运被动地掌握在他人手中,连赵飞燕、赵合德这样手腕高超,把皇帝玩弄于股掌之中的人物,在不慎让皇帝死在自己床上后,也只有乖乖束手就擒,悬梁自尽的份。五千年来敢于谋害皇帝的宫女,好像也就只有明朝的那什么杨金英、邢翠莲,好像最后因为手笨还没成功,最后也是束手就擒,被凌迟处死了。

  所以说,男皇帝在宫里,不管身边的妃嫔、宫女对他有无怨气,可以保证基本上是安全的。

  但女皇帝身边养的“男妃”就不同了。即使是张易之、张昌宗这样涂脂抹粉,姨声娘气地傍富婆的古代鸭子,他们必竟也是有着相当行事能力的男人,是从小受着男权社会的教育长大的男人,他们虽然入宫侍奉女主,但并不像女人那样被关在深宫中,照样在宫外可以从事社会活动。

  这样看来,一个年过八旬,病卧在床的老妇人,身边却是两个大男人侍奉,在安全保卫方面的确大成隐患,也难怪朝臣们会纷纷上书奏谏,也实在不能全怪朝臣们是封建思想作祟。

  我们再来看看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当女皇卧病时,以他们的性格,站在他们的立场,会有怎样的情绪?

  据史书记载,张氏兄弟的人品很差,仗着女皇的宠爱与袒护,受贿卖官,欺扰百姓,奢侈腐化,陷害忠良,甚至还有谋逆的野心!

  实际上,不管他们私德如何,这两个人的处境其实是很可悲的,无论女皇在世时如何地风光,一旦女皇驾崩,等待着的只有为君主殉死的命运。

  那么,当女皇年事渐高,最终抱病之时,这两个向来就充满了强烈的欲望的“面首”,难道就甘心乖乖地束手等待着末日的来临吗?难道他们就不会想到,利用自己最为接近皇权中心的身份,放手一搏吗?

  据史料记载,女皇最后几个月卧床不起,连大臣都见不到她一面,仅只有二张在她身边之时,屡次有人作“飞书”在街头张贴,说“易之兄弟谋反”。虽然史料并未记载张氏兄弟有何具体落实的谋反行为,但这些迹象,绝对是无风不起浪!

  又据说,张易之刚建好一座宅邸,晚上就有人扮成鬼在墙上写“鬼字”:“能得几时?”次日张易之发现后令人刮去,但第二天晚上又有字迹出现,如此反复好几天都是如此,张易之只得在“鬼书”后面加题了一句:“一日即足。”此后鬼书再未出现过。

  这个诡异的故事,是否暗示着深宫中已发生了极其隐秘的变故?

  张易之的兄弟张昌仪也曾对人说:“丈夫当如此:今时千人推我不能倒;及其败也,万人擎我不能起!”

  以他们的处境,心中对未来抱有恐惧是正常的,但能将恐惧化作这样的言语对他人道出,令人无法相信他们会束手待毙,毫无行动!

  当时的大臣唐休璟也曾对太子李显这样说:“二张恃宠不臣,必将为乱。殿下宜备之。”

  史料上如此之多的珠丝马迹,令我无法相信最后神龙政变中张柬之等五王率领的兵马攻入皇宫时,二张真的只不过是在老老实实地为女皇侍奉着汤药!

  风过之后,必有山雨!很有可能是史书出于为尊者讳的考虑,把实际发生了的“山雨”隐去了未记载!

  实际上,最让我疑窦众生的,还是史书记载上所述的政变之前最后数月女皇那奇怪的境况:她病卧在床后,居然几个月来连宰相都见不到她一面,完全孤立起来,与外界隔绝,身边只有张易之、张昌宗这两个面首,而一切的政令、奏章,都是由这两个面首传递的!

  在这种情况下,谁能知道深深的宫禁中的女皇,到底是死还是活?

  政变前夕,张柬之曾找到左羽林卫大将军李多祚,对他说:“将军贵宠当代,位极武臣,岂非大帝(高宗)之恩?将军既感大帝之恩,能否报答?逆贼张易之兄弟擅权,大帝之子现在宫中朝夕被逼。社稷之重,在于将军;诚能报恩,当属今日!"

  如果当时女皇真的还活着在宫中的话,张柬之说话,怎会不提复兴李唐正统,而只提逆贼张氏兄弟擅权,李显宫中朝夕被逼?

  我怀疑历史的真相其实是这样的:张易之、张昌宗兄弟于深宫中谋杀了病中的武则天,然后以她的名义矫发各种制令,以养病为由拒绝一切人的求见,实则秘密策划政变,或许是想效仿昔日秦始皇身边的赵高,矫诏以杀太子显、诸武及朝中一干正统大臣,阴图谋反自立。不料李显虽糊涂无能,朝臣们可不是吃素的,很快就识破了二张那极其拙劣的“手段”,发动兵变,很迅速顺利地就铲除了二张。

  而当二张被诛于长生殿下之后,接着展现在李显及政变的兵将们眼前,或者说是紧接着被他们所发现,令李显震惊不已,却也是在张柬之、恒彦范等人意料之中的景象:女皇,早已变成被张氏兄弟掩藏在重重帷幕后的一具干尸!

  至于史书上记载的什么张氏兄弟被斩于殿门外后,女皇如何在寝宫内闻变惊起,和桓彦范、李湛、崔玄暐等人经过几个回合的对话,乃至最后的返榻卧,不复言之类,读起来总觉得编造痕迹太重,应该是史官煞费苦心地编出来掩盖更加不能公之于天下的皇室丑闻的吧。

  毕竟,如果男皇帝被身边的某个狐狸精害死了,像汉成帝死在宠妃赵合德的床上,虽然也很不光彩,但还不至于难堪到无法在史书上如实记载的地步。但女皇帝就不同了,而且关键在于这个女皇帝实际上还是复兴的李唐的太后,复位的新皇帝的母亲。在那样一个父系家族价值取向为伦理根基的时代,任何男性最无法忍受的屈辱,无疑是自己的母亲、妻子偷人养汉,更何况这还是堂堂的皇室娶进来的媳妇,复位新帝的母亲,居然养面首最后养到了反而被面首害死的地步!

  这对于中宗显来说,可以想象是如何无法忍受的奇耻大辱!
 

 
分享到: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6
野猪2
影视剧中的潘金莲
三字经86
渔夫的儿子
隋炀帝不可公开的性怪癖
40年不近女色的中国唯一和尚皇帝
鬼门关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