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续金瓶梅 >> 第二十八回 蒋竹山官星妙药 苗员外卖富投诚

第二十八回 蒋竹山官星妙药 苗员外卖富投诚

时间:2014/1/24 21:59:01  点击:2108 次
  诗曰:

  尽道该休不肯休,能消儿日下场头。

  饥乌饱肉贪犹啄,浪蝶寻花舞更稠。

  适口味多因作疾,快心事过渐成忧。

  三回九折翟塘险,安得滩滩遍历游。

  前表过《感应篇》所说,“苟富而骄”,不外个贪字。又说,“见人美色起心私之”,不外个滢字。且讲这苟富二字,俗说无故而得千金,谓之不祥。多有暴富暴亡的,一似鬼神愚弄人一般。到了那拥着厚资,踞着高位,财大势大,只觉天上地下独有他尊,谁看在他眼里。忽然冰山崩倒,如雪点洪炉,那眉坞金谷之富,一霎冰消,求做一个平安乞丐也不可得,总因气高胆大,福过灾生。因此,这君子不轻受不义之财,不肯食无功之禄。不但沽名,也为远避些祸患。那小人如何舍得,所以个个不得长久。

  单说这蒋竹山,一个草头庸医,原因死里逃生,忽然遇见金兵掳住要杀,全无生路,因搜出卖药的铁响虎撑来,知道是卖药医人,饶了不杀。先治好了斡离不的爱妾,又治好了金兀术四太子,一时封了勒官四品之职,即如中国武职游击将军一样,因此得宠,不离左右。替扬州盐商说情,又赏了一船盐,约有八百包。那时金兵初入中国,只道是官盐没人去卖,赏了蒋蛮子做卖药的资本罢。那知那盐商汴梁行盐,遇着大乱,要逃回扬州,把本银暗打在盐包里,约有十万金银,那兀术那得知道。蒋竹山平白地得此天大财宝,那里想起。从来说,福从此起,祸也从此起。当时蒋竹山因赏了盐船,就在营里开了一座盐店,叫人发卖。先卖了头一层盐包,足得了四五百两银子。也是合该发迹,那日回家下没盐吃,抬下一包来,要倒在磁缸里,只听响了一声,险不把个磁缸儿打破了。原来盐里埋的都是五十两一锭的大元宝,每包里十个,疾忙报与蒋竹山知道。又连夜取出几包来,都是一样,把元宝堆了两大垛,唬得个蒋蛮子又惊又喜,就放在船上不敢动了。若论正理,蒋竹山一个穷医生,要有些正道,就该想起这等大财,日后享受不起,照旧进奉与兀术太子,必然厚赏,还把他做个好人,从此得幸,加到大官,也是有的。这蒋竹山一个卖药的穷光棍,如何有此见识。喜得没天没地,便认做他是一个大财神,合该得此横财,白日黑夜算计着要享用这十万银子。把旧表子韩金钏儿听见掳在营里,使了三百两银子赎将来,做了浑家。又听的临清关上两个粉头弹唱得好,一个叫做李翠,一个叫做月娥,在蓝旗营里,也使了六百两银子买了来。一时间,好马好鞍,前呼后拥,在家中吹弹歌舞,闹个不了。每日价大酒大肉,吹打做戏,赌的嫖的,都来帮他。满营里只道他卖了盐,得的官钱,那晓得这暗中一股大财,正是:人生祸福在机缘,命也无凭数也偏。

  谁信卫青还尚主,安知石崇送空船。

  鸡虫得失原成幻,鱼鸟飞潜各自然。

  唤醒塞翁成一梦,始终生死只空拳。

  看官听说,这个财字,贝傍边加个才字,分明是有才的人才享用得他,似那等穷人,只为无才,所以替那财主使唤,劳苦了一日,才挣得那两餐饱饭。这个利字,禾傍边加个卓刀,分明是有利的所在,就有人执刀伏在傍边一“般,似那等贪心害理、有利不能享受,多有倾家丧命的,也是为个利字。钱字,金傍加两个戈字,分明是有钱的人就有两层干戈在侧,人所必争的一般。似那等小人争长较短,打官司、伤天理,也只为个钱不肯舍。所以说有万金之福,必有万金之才,才享得来,才保得祝如今小户人家,有上几贯浮财,不肯学好,就要心高胆大,不消几年,官司人命、盗贼水火,必到破家才祝也只因他没这福量,或是得之不义,水里来还要水里去了;或是福量限定,三升的锅容不下四升的米,也要滚将出来。因此这个银钱有命,是贪不来的。只是有这君子贤人,才晓得知命,省了多少心机。那小人行险,冒死求将利来,到底守不住,只落得一场好笑。那蒋竹山如何亨得这等一个富贵,就是十万金银,叫他寻这一块乐地去享受,如今兵荒马乱,到处里贼打火烧,也没有安身的去处,那官室妻妾、衣服饮食,能用得多少?可见这件东西,少也少不得,多也没处用。只有勤生俭用,安命乐天,极是便宜的。

  却说蒋竹山自得了十万金银,一时用不尽,又不敢搬下船来。昼夜忧思,反添上了三件大病:第一件,怕日久随营,没处安顿,被人知觉,禀到四太子营里,从前追出来,不是福到是祸,第二件,太子爷原说只赏这盐,还要这船载兵,不久要来封船,这些银子可在那里堆垛?第三件,这些营里鞑官们,个个知道蒋蛮子赏了许多官盐,大家要来抬几包去用,几番来取,蒋蛮子自己知道盐中有物,不敢送人的。这些金兵只道他悭吝,白白得了许多官盐,一包也不肯舍,常发狠要来平抢些去,“难道是你蒋蛮子用钱买的不成!”因有此三件忧愁,弄出一件怪病来,象是气蛊,又象是酒胀,其腹彭彭虚胀起来。又有三个相厚的娇滴滴青楼,昼夜盘弄。那蒋蛮子有一件春方,是金枪不倒,夜战十女的,只求一个海狗肾,要进与四太子,是无价之宝。那日就有一个医人找将来要骗他的。你道是甚么东西?

  草本名称温肋脐,一雄能御一群妻。

  才来水底同鱼戏,又到沙边似大栖。

  性本发阳能下壮,力堪纵欲使陰迷。

  只因好色心无厌,借狗为人亦可悲。

  原来这海狗肾出在东海文登胶莱地方,一雄能周百个雌:的,因此在群母狗中打不出个雄的来。况他灵怪多力,只在海岛中石上眠卧,再不肯上岸来的,如何拿得他!因此那捕他的渔人,看那岛中有狗的踪迹,即便撒下密网、长绳套住他的脚手,便钉钧钩住,先尽他走个极力,我这绳上倒鬃钩越扯越紧,渐渐扯到皮里疼痛起来,然后用力一收,海狗护疼,慢慢拢将来,扯到岸上,那些百十个狗子,都走下海里去了。所以打的真狗断断得不着个雄的,只好将女妆男,以假作真,骗他百十两银子。使油浸透,那里认去!又有两件假东西可以当做真的:一样是海猫,比狗一样,只是嘴略平些,一样是海豹子,比狗一样,只是皮上有些花斑。此二物极易得的,虽是真,却又不如狗的中用。总是有真的,偏是假狗,有真狗的,又是假。那医者急于取利,只得把那些阳起石、海马、蛤阶、肉苁蓉一般发阳热药,齐齐做起,奉承那眠阳的老先生,略一举阳,就说是海上仙方,从此再不软了。那知此一服热药,便做西门庆的胡僧春方,久久力尽精竭,阳枯火虚,无不立死之理。

  今日蒋蛮子得了这个假狗,如异宝一般,慌忙走入营来。见四太子在营里踢球,站在一边不敢惊动。四太子见蒋蛮子进来,拿着一个黄油绢纸包着个甚么东西,打着番语问迫:“甚么物件,”蒋蛮子跪下道:“是海狗肾!前番王爷要找来合药的,今日才寻得来。”原来金兵取了东京,得的妇女万千,恣情行乐,只要这个村药,今日见此至宝,如何不喜。就赏了一个大元宝,留他饮宴,打着紧急鼓儿顽耍,因说:“不日要往南攻打扬州,过了镇江,直取江南。闻说扬州富庶繁华,怕兵一到,发火烧坏了城池,先发一枝大兵去招抚那些盐商们,恐怕惊走过江去,没人助我的兵饷。”只这一句,把个蒋竹山提醒,也是他官星有助,即跪禀说:“王爷如要招抚盐商,医官有一个绝好的相知,是盐商苗员外,有百万之富。但得前去叫他为内应,可省十万大兵。但小人不知用兵,只好做的文官,须得一大将同往镇守,催办粮草,接济江南,才可进兵。”兀术大喜,即时申请金主,先把蒋竹山使领扬州都督之樱明日即发你同阿里海牙领兵三万。

  从旱路同行。兀术自和斡离不一路攻打淮安,到瓜州会齐过江。蒋竹山起来磕头如捣蒜,谢了又谢,那盐船上十万银子才有了着落。这些忧愁病肿被喜气一冲,就如吃了一贴大黄汤,一时消散了。一出营来,传闻他升了扬州督抚,谁不尊敬!早有营中的南兵们投见的手本,不下几千。那蒋竹山真是富贵一齐来,想了想这十万金银随营南去,何等妥当。一到扬州,不知还得盐商的多少珠宝,如此泼天之富,岂不是天送将来。正是人心如此,无意不然,总是造化愚人,无所不至。这蒋竹山一面大弄起来,做的二品服色,蟒袍金带,执事族旗。每日家吃贺酒,大吹大擂,金鼓喧天,准备点兵南下。那营中原有扬州兵丁,发了百十人先做奸细,去勾引盐商为内应,不题。

  每笑天公罔善民,常将财色赚愚人。

  蛾因投火偏张焰,鱼为贪钩更设纶。

  恶贯满盈仍遂恶,身名奢泰始亡身。

  明了慈母容骄子,暗使功曹报鬼神。

  这蒋竹山泼天富贵,不求自至,安排南代,不题。原来当日替汴粱盐商说情时,有一人姓王名敬字,是徽州人,自失了盐船,逃回扬州,还有些账目在汴梁。使他亲弟王二官人改名王文举,在水营里充一兵丁,听得蒋竹山升了扬州督抚,不日过江,情愿来投一细作,上扬州传与哥哥王敬字,勾搭众盐商们内应,希图保守自家,还里得些众人的外财。

  即时写手本,见了竹山,细说扬州城还有百十家大盐商,金银财宝如山之积。“小人先到城里通知,这起盐商们眼见得南兵软弱,敌不过金朝兵马,谁敢不降。先把投诚的名册汇报上来,也免得杀害性命。”说得蒋竹山大喜,就赏了一张把总札付。不一日,候阿里海牙整兵前进。

  却说这王文举率领众细作扮作逃难南人,从清江浦由淮安去一半,从汴梁由河路上扬州去一半,王文举先从水路到了扬州。见了哥哥王敬字,找寻苗员外,备说详细。苗青喜之不尽,自己心里想道:“这富贵出在这里!扬州城多少富商,今日俱在我手里生死。这几年多少嫌疑,多少仇恨,今日都要在这件事上报复!”寻思了一夜,怕开报不明白,请了一个为行检革退的生员,绰号王起事,因他平日好告人打官司,惯于开单捏款,赖债兴词,人家有争讼的,就是他的买卖,专一两下挑唆,只有弄起事来,再没有消灭下的。又且书柬四六都是明白,自从革退衣巾,夺了衙门前的饭碗,全靠着苗员外盐店里作个记室。因苗青笔下不明,时常代笔,做了门下晚学生,早晚和店里小郎们串通,得些小利糊口。因此苗青想起来,忙请王起事相公来,又怕他走漏风声,许他五十两银子,也使他列上一个名字,日后金兵下了扬州,俱有升赏。那夜至二更,悄俏商议汇名具册,先使人在路上金兵营里报了,定个日子,以何为号,好做内应。

  这王起事又是个害人利己的,两意相投,喜个不了,连日将扬州富户行家大小铺面、金帛子女,并养瘦马、开杂货、走苏杭之家姓氏门面、坐落处所,分作上中下和报审户册一样三本,又把城中兵马钱粮、将官姓名、虚实强弱,各造一册。城上垛口门兵,某处有备无备,各造一册,密讨个暗号,在城上准备接应。背了众人,使一的当心腹,同王文举打扮作客商,把册子打在货里,投人知觉,沿路迎将来。

  不日,阿里海牙同蒋竹山率领三万人马,由汴梁水旱两路进发。但见:毡幕重重,帐房密密,弓刀簇簇,驼马纷纷。黄沙漫漫起边尘,黑气层层迷日月。但行处,角声振地;下营时,部落遮天。旗分五色,千里鸟雀投林,阵按八方,万户人烟屏迹。打草抢粮,哨马先行百里外,-杀人放火,屠城常在一时间。

  前军行至唯州地方,王文举认得蒋竹山旗号,跪在路傍,早被哨马捉住,口称是报扬州的机密军情。传至营中,见了元帅阿里海牙和蒋督抚,呈上册籍。看了大喜,赏了酒饭,使他带回空头札付一百张,任凭苗员外分散。又给一技番字自旗藏在身边,使他插在城头,即在此处攻城。又怕他有间谋,使来人先回,将王文举留在营里,以防有诈。那苗青的奸细,和原差去南兵,依旧扮作逃难的客人,潜行去讫。这一路先取了天长六合,清河桃源不战而降,直杀到淮安地方。那时南宋高宗正在南京商议战守之策,每日与汪、黄二相商议,怕金兵甫犯,要建都杭州。又被那一起南渡功臣苦留,要提兵江北,以便恢复汴京。那一时,李纲、赵鼎、张浚、张所久已贬在外。要与金人讲和,情愿纳市称侄,求还二帝。因此那些名将岳飞、刘奇、吴磷、吴阶俱分守各方。止有淮安是一个文官同一个参将镇守,兵分汛地。一时城内空虚,闻金兵三十万直到淮扬,百姓先逃了一半,那些残兵败将,原是汴梁杀破胆的,那个敢出战!因此直至扬州,如入无人之境。那苗青在城真如望穿饿眼,恨不得一刻即到,他便做起大官来,指望封侯封王,一似把个扬州城就是他家送的一件大礼一般,好不重大得紧。但不知兵到扬州,蒋竹山的富贵和苗员外的身家,果然如何,正是:金山冲北斗,愚人无福也难消,泥佛上西天,呆汉有心终不到。

  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江南·江南可采莲 (汉)汉乐府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1
三字经-孟母三迁
10.心理变态的,只能做姐妹
三字经28
17世纪欧洲妇女流行暴乳1
史上唯一敢奴役皇帝的绝色美女
7.父母代为相亲的,没感觉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