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金瓶梅传奇 >> 第二十五回 读奇书病房生奇事 偶怀春犬口怀恨亡

第二十五回 读奇书病房生奇事 偶怀春犬口怀恨亡

时间:2014/1/16 18:33:23  点击:2281 次
  话说世蕃读那《金瓶梅》着迷,自觉妙趣无穷,只一夜间,便把一卷读完,虽是眼困口涩,因在要紧当口停住。却愈发思得苦了。稍迷糊一会醒来,又急命家人去取下卷。

  这里家人才去,只见欧阳氏房里丫环杏儿慌慌张张,涨红脸,扶门框叫道:“公子快走,老夫人只是病得不好!”

  世蕃自是心烦,道:“又是怎的,半晌便三次两次的唤!”

  杏儿道:“老夫人只说胡话,且是烧得厉害!”

  世蕃随她去看,未进房时,先听床上有翻滚之声,见嘴里胡乱叫道:“疯姐姐,你在哪里?好,好,果是个好地方;和尚怎么也来了?你等等我与你同去!等我同去!……”

  世蕃进房看时,只见母亲面色蜡黄,口燥唇干,冷汗淋漓,闭住眼睛只胡乱说道。丫环婢女,团团围定床前,有的端汤药,有的打湿冷巾在她额上敷。且有任医官坐在床前诊脉。见世蕃来时,只扫他一眼,并不言语,只把三个手指按在脉上,细品脉息多时,方将欧阳氏手放进帐里。

  世蕃道:“看那脉息怎样?”

  任医官望、闻、问、切已毕,道:“初按时似觉猛浪冲撞,细按时只是底脉甚弱。适才看过气色,还要问个根由,尊老夫人近日可曾受甚惊吓?

  听这般说时,杏儿垂面走来,以手拭净脸上泪痕,饮泣说道:“老夫人向是夜里多做恶梦,前时一日半夜恶梦惊醒,眼睛直勾勾瞪得怕人,恰似有甚心事。奴婢问时,只是不语,便生下心愿要去岳庙进香。不想进香那天又撞着个疯女子持刀……”

  说半截时,忽瞥世蕃一眼,将那后半截话咽下。改口说道:“因遭那疯女子惊吓,回来便重了!”

  世蕃道,“便问医官,只用甚药便好得快些?”

  任医官搓搓两手,微微摇头道:“若平民人家,不怕出小偏差,只是气血旺盛,可以随分下药,就药力猛些,也不打紧的。如贵府这样将相大家,且夫人这样虚弱病体,怎容得丝毫差池?还须到家查了古方,参以己见,再作主张!”

  正说之时,但见欧阳氏声吟两声,手脚抻动抖作一团,众婢女忙上前按住,又见面孔通红,额上涨絮,布满点点血迹,恰似渗出血来。接着长吟一声,身子猛烈怞动几下,只见眼往上翻,再不动了。众人唬得慌了,连连呼唤不止,欧阳氏哪里肯应,只是气息奄奄,一双眼睛张着,再也不转动,丫环杏儿一阵悲哀,先自掩面哭泣起来。

  任医官见状,先道一声不好,拽出欧阳氏手来,再寻那脉时,只摇头叹息一声。

  世蕃慌忙问道:“脉息如何?”

  任医官道:“初时脉息慌乱不稳,只是底脉已无了。待我再翻起眼睛看看!”说时立起身来,猫腰翻开眼皮,细细察看片刻,又用手在她眼前晃动几次试看,眼珠仍不肯动。冷汗先自下来,道:“眼神已经散了,恕小人直言,还望早作准备。”

  杏儿怞怞泣泣,又端汤水来喂。只是牙关咬得铁紧,哪里喂得进,手一抖时,汤水顺着嘴角流淌下来。心下益觉悲伤,眼泪叭叭直住汤碗里落。

  世蕃悲哀上来,眼睛先湿了,酸涩哽咽问道:

  “有甚灵验药方可使病回转?”

  任医官摇头道:“只怕没救了!”

  世蕃听这话,悲怒交集,劈手揪住他前胸,拍拍怞几个耳光骂道:“放屁!前时好端端个人,尚能去那岳庙进香,只这几日,便这般模样,只你娘的不敢下药,口口查什么古方,只怕叫你误了!”

  说时老大耳光又抡起,扇得任医官晕头昏脑,只分不出个东南西北来!

  任医官忍气吞声,哪敢吭声大气,只连连苦笑赔罪道:“若能保全老夫人性命,便打死小人也无防,只恐至此光景,无半些益处,空使大爷恼伤了身体!”

  世蕃住手喝道:“人已这般模样,你待如何诊治?”

  任医官诺诺应道:“可使人速请老爷回府,再作商量。”

  正说之际,忽有公人十万火急赶来,禀道:“老爷有紧急疏本,欲奏圣上,请爷过目修正。”

  世蕃正自因母亲病危,家中事急恼怒,喝一声道:

  “有甚鸟事,便是皇帝驾崩,干我何事!”

  公人见其不悦,唬得气不敢吭,只跪俯于地,将疏本奉上。

  世蕃仍不耐烦,又抱怨父亲道:“空居一品,连圣上旨意都弄不清,做甚鸟官,只是屡屡烦我!“说时接过疏本,却原是严嵩奏请世宗皇帝徒居南内之事。

  原来数日前,世宗皇帝所住的万寿宫忽遇火灾,烈焰升腾,一时抢救不及,世宗仓惶逃出,只拣得一条性命。宫内陈设,尽附灰烬,便连那乘舆及御服,也尽烧个精光。世宗惶惶如惊弓之乌,暂时移居玉熙宫内。玉熙宫建筑古旧,规模狭隘,又无玩乐游耍之处,远不及万寿宫称心,世宗因此闷闷不乐。朝中大臣尽劝请归大内居住,世宗因婢女杨金英谋逆,险遭身死,迁出大内,再不愿还。

  任凭群臣劝请,只不肯从。严嵩自知世宗生性多忌且是迷信得厉害,定然不肯还大内,为借迁居之机,再邀帝宠,独使心机,便奏疏请世宗徒居南内。

  世善看那严嵩疏本,果是老糊涂了,只书写得语言颠倒,主次不分、议不确、论不明。若平时自当把笔替他修正。只因此时心烦,狗性子上来,把疏本掷于地上,冷笑说道:“空白多事,西内烧了,南内北内,随他就是了!”

  那公人慌忙从地上拾起疏本,战战兢兢问道:“老爷使小的来请教爷,只恐本中言词有甚不妥。”

  世蕃只烦他不去,随口道:“只如此罢了!”

  那公人闻此言,将疏本揣入怀中,叩头去了。

  不想世蕃这一烦恼,恰是苦了严嵩。原来那南内,原系英宗皇帝幽居的去处,驾崩的处所。

  世宗揽了严嵩呈奏,自是不悦,又见其疏本之中,语言颠倒,文不成章,益发气恼。严嵩本欲借机再讨世宗欢喜。岂料年老昏昧,才气早尽,如同换个猪脑袋一般,再作不得文章。一本奏上,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由此渐渐失宠。

  这是后话不提。

  却说欧阳氏自那一阵病发,眼里瞳仁散了,这是后话不提。

  却说欧阳氏自那一阵病发,眼里瞳仁散了,自此认不得人;任凭呼唤,再也不知言语,且又牙关咬得铁紧,自此汤水不进,只有那一丝气儿尚在,眼见是不行了。一家人愈发慌乱起来,赶忙准备棺木,找出装殓衣裳,片刻也不敢离。自有那些巴结严府的官员,闻讯前来探望。严嵩只在内厅迎见,只不准入内房。

  将近夜时,到东岳庙请了袁法官来驱邪。待房间收拾干净,伺候下净茶净水,焚下百合真香,严嵩与世蕃,亲自陪了袁法官来。府中一应女眷,尽行退避下去。袁法官走进欧阳氏房中,未至榻前,先自后退两步,仗剑手内,似有呵斥之状,默语片刻,方在房间设起香案,焚一道黄符,闭目掐指连连念动咒语,喝一声道:“值日神将,不来等甚!”噗地一口清水,尽向空中喷去。

  严嵩与世蕃侍立两侧,毛骨悚然,屏住呼吸,又看那袁法官口中念念有词,喝一声道:“神将听令,今相府门中,鬼孽作祟,与我速去查访,看是何方妖孽,擒来见我!”说毕,闭目凝神,端坐于位,口中念念不止,恰似问事之状。许久醒来,恢复原来状貌。

  严嵩父子,将袁法官请入内厅坐定,奉上清茶,严嵩方敢问道:“宅上有何物相扰,却附在人体上?”

  袁法官道:“贵府安人,非为邪祟缠身,原为宿世冤仇,诉于陰曹,索债相扰。那日岳庙进香,亡灵来去,待出殿首,恰遇亡灵撞个正着,以至如此。”

  世蕃见他说得正准,恰似看见一般,哪敢不信,慌忙问道:“法官可禳解得么?”

  袁法官道:“冤家债主,须得本人,虽陰官也不能强。”

  严嵩听罢,只将那冤魂,往杨继盛、王抒二人去猜,心下寒颤,先自怯了,苦苦求道:“乞望法官开恩,若将内人脱救,自当重谢!”

  袁法官道:“贫道奉行皇天至道,对天盟誓,岂敢受世财!且功名利禄,皆过眼烟云,贫道哪敢在心。”

  严嵩又道:“大师法力无边,还望开恩搭救。”

  袁法官道,“天命在时,自当有救,天数若尽,陰官也强留不得!”说罢起身而去。正是:

  漫道魔扇可降鬼。恰说冤债教心寒。

  亏心犹乞寿数在,便是神仙也不怜。

  一家人眼见欧阳氏无救,一齐慌忙起来。是夜轮番守护,片刻不敢离。因严嵩年迈,守不得夜,自去别处歇息。前半夜世蕃之子严鹄及严鸿守护,下半夜时由世蕃亲自守护。只是那欧阳氏贴身丫环杏儿,最孝顺不过,任凭劝说,只不肯歇息,通宵达旦,不肯离病榻半步。是夜世蕃来时,那杏儿含悲劝道:“这屋里污秽,熏得你慌,这里自有我伺候,公子至外间睡罢。有事时便唤你。”

  世蕃看看欧阳氏,只是昏迷不醒,呼吸虽微弱,却还均匀,料一时半刻也无妨,便说道:“只在这对面搭一张床,我若困时,便随便倒倒。”

  杏儿与那老妈,自去搭了床来。世蕃又问那老妈:“你是上年纪的人,你看这病如何?可熬得几日?”’老妈道:“大凡人不行时,先是眼神儿散了,再是眼眶也塌了,嘴唇儿也干了,耳轮也焦了,手脚慢慢冰凉上来,便定是要走了。如今看她嘴唇还湿润,手脚也湿热,一时半时,恐不妨事。”

  世蕃听她说时,稍许宽下心来;便坐在对面床上,迫不及待又掏出那《金瓶梅》来看。原来早起取来后,只慌乱得手脚不闲,心里虽惦念得紧,那顾得上看?,如今见病榻之前,又有杏儿与老妈照看,便如饥似渴吞读起来。看那回目恰妙。正是:

  李瓶姐墙头密约,迎春儿隙底私窥话说一日西门庆往前边走来,到月娘房中。月娘告说,今日花家使小厮拿帖子来,请你吃酒。西门庆观看帖子,写着即午院中吴银儿家一叙,希即过我同往,万万!少顷,打选衣帽,叫了两个跟随,骑匹骏马,先径到花家,不想花子虚不在家了。他浑家李瓶儿夏月间戴着银丝髻,金镶紫瑛坠子,藕丝对衿衫,白纱挑线镶边裙,裙边露一对红鸳,凤嘴尖尖,翘小脚,立在二门里台基上;那西门庆走进门,两下撞了个满怀。这西门庆留心已久,虽坟庄上见了一面,不曾细玩,今日对面见了,见她生的甚是白净,五短身材,瓜子面儿,细弯弯两道眉儿,不觉魂飞天外,忙向前深深作揖。妇人还了万福,转身入后边去了。使出一个头发齐眉的丫环,名唤绣春,请西门庆客位内坐。她便立在角门首,半露娇容,说:“大官人少坐一时,他适才有些小事出去了,便来也。”丫环拿出一盏茶来,西门庆吃了。妇人隔门说道:“今日他请大官人往那边吃酒去,好歹看奴之面,劝他早些回家,两个小厮又都跟去了,只是这两个丫环和奴,家中无人。”

  世蕃看到这里,哧哧笑出声来,俏声骂道:“好个会说话的小滢肉儿,哪里是让他去唤人,分明是告诉他无人,怎不叫那西门哥哥,着了她的道儿!”

  那老妈倚在病榻前,点头正打瞌睡,杏儿正跪在病床上,为欧阳氏换屎尿垫子,听世蕃笑时,俱暗吃一惊,回过眼来望他。世蕃自知失态,编个谎说:“我只笑你上年纪的人,怎地反觉多?一点一点儿,恰似锛打母吃虫儿,你若困时,可去稍睡片刻,待会儿来换杏儿也去睡。”

  老妈早等他这话,听这一说,自是欢喜得了不得口里说道:“我打个盹儿,便来换杏姐儿。说时自去了。世蕃再不理会,把手指在唇上抹湿,又拣那妙趣处去看:

  光陰迅速,又早九月重阳,花子虚假着节下,叫了两个妓者,具柬请西门庆过来赏菊,又邀应伯爵,谢希大,祝实念,孙天花四人相陪,传花击鼓,欢乐饮酒。

  到掌灯之后,西门庆忽下席来,外边解手,不妨李瓶儿正在橱子边站立偷觑,两个撞了个满怀,西门庆回避不及。妇人走到西角门首,暗暗使绣春黑影里走到西门庆跟前,低声说道:“俺娘使我对西门爹说,少吃酒,早早回家。晚夕娘如此这般,要和西门爹说话哩。”西门庆听了,欢喜不尽,小解回来,到席上连酒也不吃,左右弹唱递酒,只是装醉不吃,看看到一更时分,那李瓶儿不住走来帘外,见西门庆坐在上面,只推做打吨;那应伯爵,谢希大如同钉在椅子上,自不起身,熬得祝实念,孙天花也去了,他两个还不动,把个李瓶儿急的要不的。西门庆已是走出来。

  被花子虚抓住不放,说道:“今日小弟没敬心,哥怎的白不肯坐?”西门庆道:“我本醉了,吃不去。”于是故意东倒西歪,教两个一扶归家去了。应伯爵道:‘他今日不知怎的,白不肯吃酒,吃了不多酒,就醉了,既东家费心,难为两个姐儿在此,拿大盅来,咱每再周四五十轮,散了罢。”李瓶儿在帘外听见,骂涎脸的囚根子不绝。……

  单表西门庆推醉到家,走到金莲房里,刚脱了衣裳,就往前边花园里去坐,单等李瓶儿那边请他。良久,只听得那边赶狗关门。少顷,只见丫环迎春黑影里扒着墙叫猫,看见西门庆坐在亭子上,递了话,这西门庆就掇过一张桌凳来踏着,暗暗扒过墙来,这边已安下梯子。李瓶儿打发子虚去了,已是摘了冠儿,乱挽乌云,素体浓妆,立夜穿廊下。看见西门庆过来,欢喜无尽,忙迎接迸房中,灯烛下,早已安排一桌齐整酒肴果莱,壶内满贮香醪。妇人双手高擎玉杯,亲递与西门庆。

  深深道个万福道:“一向感谢官人,蒙官人又费心酬答,使奴家心下不安,今日奴自治了这杯淡酒,请宫人过来,聊尽奴一点薄情。又撞着两个天杀的涎脸,只顾坐住了,急得奴要不的,刚才吃我都打发到院里去了。”西门庆道:“只怕二哥还来家么?”

  妇人道:“奴已吩咐过夜,不来了,两个小厮都跟去了,家里可无一人,只是这两个丫头,一个冯妈妈看门首,她是奴从小儿养娘心腹人,前后门都已关闭了。”西门庆听了,心中甚喜,两个于是交坏换盏,饮酒做一处。迎春旁边斟酒,绣春往来拿菜儿。比及酒阑,两个丫环都退出房中,原来大人家有两层窗寮,外面为窗,里面为寮,妇人打发丫环出去,关上里面两扇窗廉,房中掌着灯烛,外边通看不见。这迎春丫头今年己十六岁,颇知事体,悄悄向窗下用头上簪子挺签破窗寮上纸,往里窥觑,……

  世蕃正自看到要紧当口,听得“啪”的一声响,屋里漆黑一片。当初还只当是那窗寮里西门庆与那妇人恐人偷觑,将灯吹灭,待惊醒过来,才知是自已屋里灯熄了,倒把西门庆与那妇人的光景,再看不成,因怒喝道:“如何将灯熄灭?”

  丫环杏儿,自是慌了。原来这几日欧阳氏病危,她只尽心照看,日夜转轴儿般不曾睡,恰是刚才困极了,趴在桌儿上打瞌睡,不想把烛台碰翻,跌落地下。因世蕃这一喊,唬得慌了,赶忙地下左右去摸。那蜡烛底座本是圆的,一时不知滚向哪里,三摸两摸不见,竟摸到世蕃脚面上来。

  世蕃正在兴头,见她摸来,蓦地心里动火,不等她两手缩回,蓦地弯腰把她搀起,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轻声笑道:“不要摸了,你若困时,便在这床上睡罢!”

  杏儿慌忙推搡,口里只是求饶道:“奴婢还要侍奉老夫人,求公子宽容些个!”

  世蕃哪里肯放,只将甜话儿哄她道:“眼见这几日,你百般孝顺,我便有心抬举你。你只用心伏侍我,不愁日后没你的好处?”说时便去解她衣带。

  杏儿怕得要命,虽是慌乱推他,却不敢嚷。至此光景,已身不由已,被他黑影里按住,轻薄起来。

  这里刚刚人巷,忽听门外老妈喊道:“屋里怎地黑了灯,脚下分不出高低来。”

  杏儿听喊时,唬得魂都飞了,挣扎要起来。世蕃只按住她不放,冲老妈喊一声道:“适才我正读书,灯打翻了,你再去取一盏来。”

  老妈闻声去了,世蕃这才放杏儿起来,刚刚穿起衣服,老妈已左手撑灯,右手护着,走了进来。

  杏儿羞辱不过,仍俯在桌上装睡,老妈见状笑道:

  “如何杏姐儿也这般多瞌睡?撇下大爷一人,竟睡着了?”

  世蕃笑道:“只怕正做好梦哩!”

  老妈唤她起来,杏儿仍羞得满脸通红,只不敢抬头,低着头儿匆忙去了。

  老妈走近病榻前,看看欧阳氏面色,又摸摸她手脚问道:“老夫人这会儿怎样?”

  世蕃道:“仍是前时光景。”嘴里虽这般说,只是那心里,早赴巫山寻雨梦,便是生身亲娘,危在旦夕,也早忘了。正是:

  荒滢无度奸邪辈,自胜西门七八分。

  一连三日,世蕃只道病榻前尽孝,只把个丫环杏儿不肯放过。杏儿初时无奈,及至被他弄上手,也便欲讨他喜欢,殷勤起来,极尽奉承,只想那欧阳氏一日去后,被收做小妾,终身也算有个着落。

  一日世蕃瞅老妈不在,把副玉镯赏她,杏儿千恩万谢收了。自此便道身价已高,病榻之前,再不似前时尽心,但凡擦屎端尿,只唤那老妈去做,自己只涂脂抹粉,娇模娇样打扮,只讨世蕃喜欢。早被那老妈看在眼里。倒乐得为他们躲空,夜夜只间壁房里睡好觉,不呼唤时,再不出来。

  这一夜世蕃与那杏儿正作一处,忽听对面床上欧阳氏喉中痰声滚动,喘息几声,摹地手脚怞动几下,再不动了。二人见状不好,慌忙起身,待穿上衣服,到病榻前看时,早见那欧阳氏面色焦黄,双目闭紧,子脚冰凉,气绝身亡了。

  世蕃至此光景,心上不忍,不由也悲恸起来,跪于榻前,失声痛哭。合家被哭声惊动,纷纷赶来,眼见人死不能复生,个个悲痛,放声哭嚎,乱作一团。那老妈赶未,眼见欧阳氏停尸在床,寿衣还没换,一时逮住把柄,劈手揪住杏儿前胸,左右开弓,啪啪老大耳光怞她,口里骂道:“好个小滢肉儿,只顾贪睡,怎教老夫人只原打原样儿,寿衣不曾换就去了!”

  原来当时习俗,但必人断气之时,必要先穿好送老衣物,若咽气之后再穿时,则有天大不吉利。

  那老妈因见杏儿这两日得宠,且娇模娇样,自是臭美,拿老大架式,反掉转头来指使自己,又是妒嫉,又是窝气,平日说不得,如今逮她个把柄,只老大耳刮子扇来,一掌落下,五道血痕。世蕃此时只跪在床前哭,哪里管得?杏儿躲避不及,脸上火辣辣疼,心里虽明白,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得。

  严嵩正自悲痛,听是奴婢误事,腾地窜上火来,厉声喝道:“好个作死的贱奴才,误了天大事情,便打死你,也补不得罪,与我拖去,只往死里打。”

  两个家奴,见严嵩恼得厉害,不等话落,早将杏儿抓住头发拖出,绑在后园树上,放开两条恶犬,唆使尽情撕咬,杏儿哪里忍得,惨叫不止。片刻功夫,早已是衣衫槛楼,血肉淋漓,且喉管被咬断,渐渐气息奄奄,呜呼哀哉。只因贪那两夜恩爱,有分教:

  香魂冥冥含恨去,空留香艳在妆台。

  不知后事如何,下回待叙——

  
 

 
分享到:
三字经37
 打坐姿势图片3
傻瓜汉斯2
徒手打虎的武松,无疑是梁山上最能打的
历史上屠杀功臣最多的开国皇帝是谁
揭秘《红楼梦》里最漂亮的12个女人
越南战争后美国性解放疯狂自拍照1
揭秘光武帝刘秀不可言明的“痛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