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醒名花 >> 第四回 双流县赠金逃难 万安屯借寇栖踪

第四回 双流县赠金逃难 万安屯借寇栖踪

时间:2014/1/12 13:31:53  点击:2097 次
  且说禁子张旺听了湛翌王一番愁苦之言,道是无喜可贺,便道:“相公,莫要怪你,你原不知就里,这顿板子是大爷有意照顾你,先分咐皂隶周秀,赏他银子,叫他轻打的,又叫我今夜放你逃走,这可不是喜!相公你感激我们官儿么?”湛翌王道:“大哥,不要耍我罢,若要想这个地位,只恐做梦也不能够。”张旺道:“小人怎敢耍相公,大爷叫我放你,也赏我白银二十两。”便双手在腰间取出,递与湛翌王者道:“这是假的么?”翌王吃惊道:“果蒙大爷如此用心救我,圣天嘎,天下有这样神明的官府,仁厚的有司,但是我湛国英怎生报答?”正说间,只见黑暗里一人走来问道:“前面是什么人?”湛翌王吃了惊,张旺认得是门子朱贵的声音,道:“我同湛相公在此,你问怎么,可是要个包儿么?明日来罢。”朱贵道:“不是,大爷着我送一件东西在此。”翌王道:“我正在这里感激大爷,思想无恩可报,如今又将些什么来?”门子双手递与翌王道:“白银二十两,大爷着我送与相公为路费,请相公速离此地,不论东西南北,只须三百里之外,就不好追捉了。还教相公此去着意攻书,博取功名,只这几句言语。”道罢,说声去了,翌王道:“且住。”即将高公送来的包儿打开,取出几锭分送与朱张二人道:“多蒙照拂,无物可酬,只此借花献佛。”二人再三推辞,只得受了。张旺道:“我若到监内放你,恐耳目众多,不如就在这里走了罢。”翌王道:“烦二位多多致谢大爷,说我湛国英若有寸进,当图-结之报。”说罢分手而别。翌王出得县门走路,正是那:

  脱网灵蛟投大海,离笼玉免走平坡。

  星飞望前而行,心忙脚乱,怎当得地上又黑,肚中又饿,听谯楼鼓声,只得二更。正在烦闷之际,远远望见一点火光,急走上前看时,却是一个佛庙中做昼夜功德,故此明灯闪亮,没有关寺门。翌王便挨身而进,旁边有闲站的和尚问道:“施主爷,这时候从哪里来,莫不是赴席回家的么?”翌王趁口道:“然也。”和尚道:“施主用茶么?”翌王接了茶,致谢一声,那和尚又问道:“施主爷尊姓,若有兴随喜,就在敝庵过了这夜罢。”翌王道:“小生姓张,住在城北边,生平极喜佛会胜事,只是不好打搅。”和尚道:“常言道,十方□□,人人可以住得的,施主在此□要过夜何妨。”翌王无心看那些和尚做法事,只管胡思乱想:“还到□一处去好,家中父母不及一别,又不知梅小姐如何光景,可苦怜我为他受累,但是高县公叫我速投远方,毕竟料那人放我不下。”心中甚无主张,忽想起范仙翁皂囊在此,他原教我出得监门就拆来看,如今正好看那第一个了。便暗到无人之所,拆开一看,内中有幅小方纸,上面有几个细字道:

  玉人匆虑,急向东北而走。

  翌王看了道:“‘玉人匆虑’,想必指梅小姐平安无事,教我勿忧。如此看来,落花诗想必有缘了。‘急向东北而走’,又暗合高公教我远避之意。但今人生路不熟,怎得知东北上何处却好安事。”又想道:“譬如高公不用情,此时只好牢中受苦,且待天明再作理会。”

  不题翌王逃到庵中过夜之事,且说那夜张旺放了湛翌王,便悄悄回复了本官。到得明日,外面传进,梅府致意柬帖,要问盗情审结如何。高公即出堂,唤齐一干地邻,然后叫该日禁子调出强盗湛翌王复审,只见禁子去不多时即来禀道:“并无湛翌王在监。满监人都道,想是昨日审结释放,不见重发下监来。”高公拍案大叫道:“你们好大胆一这是强盗重犯,怎么放松逃走!如今梅大爷□差人候审发落,这便怎么处?我晓得,想是你们得钱卖放了,本县把你们这班泼胆奴才敲死几个,自有强盗着落了。”一把签掉下叫把禁子打。那禁子禀道:“不干小人之事,昨晚还是张旺该日。”高公道:“一发拿张旺来!”此时张旺已明知其事,故意躲到亲戚人家,差人便押了他家属来寻见了带到堂上。高公骂道:“好大胆奴才,强盗湛翌王现在何处,快快招来!”张旺道:“昨蒙老爷着小的押湛翌王下监,因是小的该下班,就交与今日该班禁子李兴的,容情逃走,并不干小的事。”众禁子道:“这是哪里说起,昨日交割犯人,并没有强盗湛翌王的。”张旺支吾不过,高公便叫夹起来。张旺慌道:“小人该死,昨晚因贪几杯酒,醉后不曾提防,故此想是越墙走的,并非小的卖放。”高公道:“卖放不卖放,本县不问,只是不见了强盗,就该你抵罪。”张旺又假哭禀道:“求老爷开恩,着小人追缉便了。”高公道:“你好自在性儿,本县若只叫你缉获,连你这奴才也走了,可不是卖一个饶一个!如今先打你一个半死,监了你妻子,着你追缉,三日一比,怕你连强盗飞上天去!”便把张旺打了二十板子,家属下了监,拿了广捕牌,差人押着前去缉拿未结盗犯湛翌王。又把回帖打发梅家家人道:“烦你致意大爷,不意强盗越牢走了,如今把禁子家属监候,佥牌广捕,捕到时便审结回复大爷。”梅家人答应而去。高公即刻打轿到陶公家,向陶公道了释放湛翌王、赠银远避的始末,陶公感激致谢。

  高公别过,陶公写书差人报与湛悦江知道,便忙到里边述与夫人媳妇并杏芳小姐得知,各各欢喜。只是慧姑得知哥哥逃走,不知此去哪里安身,眼中流泪不上。杏娘心上暗想:湛生虽脱网罗,但是哥哥凶性犹存,官府虽不查究,花园已经封锁,弄得归家无路,进退无门,住在此间又非长策,不觉扑籁籁泪珠抛下。幸得陶夫人是姑娘,慧姑又是表嫂,朝夕有佛奴在身边不时劝解,亦不甚寂寞,这是后话不题。

  且说成都府东北上有一地名万安屯,靠着一山名攒戟岭。那山之高,只有飞鸟在上,并无人迹可通,正是:

  分来天半峨嵋,六月未消残雪。欲近云边仙掌,三更即漏微曦。接剑阁而平斧凿之痕,仰昆仑而肖奔腾之势。险愈鸟道,峻绝龙门。多神仙这窟宅,容高隐之栖迟。携履蹑危巅,手扶红日;披□眠怪石,梦入清风。壁立如屏,夜听孤猿啸月;峰攒若戟,晚看众鸟携云。邃壑幽岩,只见山魈弄影;层峦叠嶂,频闻本客通名。谷风萧瑟,山月濡迟。灌木间丛荆,千古未逢樵子;饥鹰交馁咒,一时正骇游人。倚抚长松,涛寒射骨;仁窥绝顶,泉响□心。豕鹿可友,木石堪居。惨岚迷断涧,久违日色;怪木卧枯藤,向饱风声。溪流泻古寺残钟,欲问顽崖无路;夕照乱荒天草色,堪迎真侣何时。

  那山虽高,下有一块平阳之地甚是空闲,当时一班强人立营结寨,聚集此处,正在四川一省上下要冲之所。内中广有钱粮,为首一人姓贾名龙,自号绰天大王,会身武艺,两臂有千斤之力,为人仗义好施,若遇贫困之家,不但不去害他,反叫人在夜间把财物送去周急。撞了贪赃离任者,辎重到他地方经过,便叫人取了他的,只不伤他性命。若清廉官吏,竟两下平交,不较长短,因此人都欢喜他。手下有一二千喽罗,俱是骁雄勇健之辈。

  话分两头,即说湛翌王那夜看了范道人皂囊之言,在庵中等待天色微明,他便导路出城,一径往东北而走。行了半日,到一个去处,觉到肚中饥饿,棒疮又疼,幸是照顾的,不十分为大害。又喜得有高公所赠之物,当夜送些与朱张二人,尚存十余两在身边。当下取块碎银,寻个铺子买饭充饥,沽酒一壶,强力消遣,正饮酒间,只听得背后有人叫道:“翌王兄。”翌王听得那人叫他,吃了一惊,回头看时,却是范云侣走来道:“我说兄还去不远,你须快快往前走动,莫要怠慢,再入网罗。”翌王道:“多蒙仙翁盛情厚德,前日指教之言已验,依仙翁皂囊指教来到此地,但未知此去还有多少苦恼,梅家小姐果是小子姻缘否,不知何日得还乡里,再乞仙翁细细详示,以慰鄙怀。”云侣道:“贫道正恐先生还放心不下,故此急急赶来明告,但依第一个皂囊之言,直向东北远去。要问后来形境,须记要诀四句。”翌王请教,云侣道:

  遇戟急止见榴流行途经惊喜得辰人宁

  翌王又请细道其意,云侣道:“日后便见,过了周年,与先生再会于彭蠡之滨。”又道:“不宜久留,只此告别。”翌王依依不舍。正是:

  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

  道人催促,只得还了酒钱作别,仍望着东北而行。在路饥餐渴饮,夜往晓行,一连走了四日。到了这晚,因连日劳顿辛苦,欲寻一个客店早些住脚,又上前走去。但见四面高山峻岭,鸟雀之声不绝,路上并无人走动。心上正在惊疑,忽听得树林中一声锣响,走下十数个彪形大汉,一把扯住道:“你是哪里来的,敢是奸细么?”翌王慌道:“是走路的。”那些人道:“既是走路的,你岂不知规矩,快送买路钱来!”径在腰边一拽,那所余几两银子便一鼓而去。翌王道:“望大王饶命,还我这银子罢。小子因被难逃生,若没了盘缠,性命必然难保,望大王方便。”一个道:“你这人好不达时务,如今世上银钱剥了手,哪里还管人死活。”一个道:“你这汉子被什么难?若说世情,果是如此,然我辈中倒还有一点良心来泯,你若说得明白,便还你银子去罢。”翌王刚欲告诉,又一个道:“不要听他,好歹带去见大王。”众人一齐道:“有理。”竟把他拿到寨中来。只见:

  刀枪密密是威风,剑戟层层杀气雄。

  虽然不比森罗殿,胜是萧王划地中。

  当下寨中鸣锣击梆,喽罗报人,那大王出来,便教带进。翌王到得阶前,看那人坐在中间交椅之上,两边也有坐的,也有站的,都是堂堂一表之人。为首的便问道:“你是什么人,敢在此胡行乱走,可是来寻死么?”翌王一头打寒噤,勉强回答道:“小子本是双流县人,因家中有难逃避他方,不意命数该尽,不识路径,冒犯虎威,若得大王开天地之心,放小子性命,感德非浅矣。”说罢放声大哭。大王道:“你且实说姓甚名谁,家中有甚患难,或者可以饶你。”翌王道声多谢,便把家世姓名并前后被难缘由和盘托出。那大王便道:“你即有这样冤仇在身,又是个世家公子,请起来。我再问你,你如今意中想要到哪里去?”翌王又答道:“但依一个道人指点,教我只向东北而去,实未有安身之处。”大王道:“既然那道人叫你向此地而来,可还有什么说话?”翌王道:“他有四句要诀,道如此如此。”那大王便道:“后面三句我想不到,只是那第一句究竟有些意思。他说遇戟急止,我这里山名攒戟岭,那道人早已晓得,必定不是凡人;又叫你急止,则此处应该是你安身之地。想必天数有在,仙机指点,你还想到何处去?我愿将这把椅子让与你坐,待得天朝招安之日,那时博得一官半职,便可报仇雪耻。倘你不愿为此,亦须依着道人所言,暂住几时,我便与你相机而行,弄得仇人到手,处置消恨。再设个法儿访那梅小姐着落,竟去取来与你成其夫妇,也不枉了为他受这一番辛苦。若你不信道人之言,必定要去,我只得差人送你下山,倘有疏虞,悔已无及。你且细细想来。”翌王仔细想道:“若此地果名攒戟,真个倒有几分意思。遇戟急止,非此而谁。况我果然又无去处,那人仗义慷慨,料想不是等闲劫掠之辈,当时亦必事出无奈,故作此勾当。如今莫若依了他,暂住几日,慢慢劝其弃暗投明,便有出头日子亦未可知。事已如此,不必多疑了。”正是:

  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随。

  便对那人道:“小子愿依大王所喻。”那人便欣欣的道:“足见先生高明。”便重与翌王叙礼坐了,翌王方才问及他姓名。那人道:“小可姓贾名龙,本贯越东人氏,因买卖到此,被匪人所害,以致陷身绿林,与先生所谓同病相怜,故敢斗胆屈住在此。且耐心守去,等小可们得受招安;那时大家再去建功立业,先生以为何如?”翌王谦逊道:“只是小生蒙大王不杀,已属过分,又承盛意,敢不铭之肺腑。”说话间,手下早已齐整酒筵,贾龙便教众兄弟等约有三四十人俱来陪翌王饮酒。翌王各请姓名,众人依次通呈。酒过几巡,贾龙又细问翌王之事,说到狗低头设心陷害嫡妹、把他捏做奸盗之处,贾龙便咬定牙关,恨恨的道:“你众弟兄今后下山,若拿住这狗低头梅富春,且不可轻易放他,须用心解上山来,我自有处。若遇双流县人经过,不论好歹也拿上山来,有说话问他。”众人各各声喏。当下酒席散后,收拾一间洁净书室送到王安歇。翌王自此径在攒戟岭寨中居住,喜得寨主待如上宾,朝夕闲谈议论,两下亦甚投机,但心中思想那梅小姐,又不时把落花诗细细讽咏。更作诗志慨道:

  瑶圃琼仙恨各天,一番讽咏一凄然。

  若教更遇悲春酒,吞下余愁几万干。

  又一日,贾龙陪他山中闲步,有一种野花;色似玫瑰,幽香袭人,湛生道:“醒名花的小姐不得见,对此闲花,能不断肠!”更作《贺新郎》一词道:

  莺老东风逐,向残春、枝头叶底,骂红欺绿。一段妖娆惹狂蝶,朝夕偎香偷宿。昨宵又经新雨浴,片片紫霞争散。盼佳人无意幽芬触,影难逢,诗堪读。当年摇荡栏杆曲。乍依稀、花间柳外,翩翩如玉。不似空山开落后,满地和泥轻蹴。回首天涯堪痛哭。还喜多情投句也,胜繁葩到处飘奇馥。肠时断,愁时续。

  不题翌王在山之事,且听下面再表一段来也——

  
 
 

 
分享到:
没钱你就别花,想花你就去挣1
十跪父母恩5
朱元璋行猎图
三字经53
美女西施
南北朝汉人战败后妇女被俘数万人成生子机器
24 涤亲溺器    黄庭坚,  北宋分宁(今江西修水)人,著名诗人、书法家。虽身居高位,侍奉母亲却竭尽孝诚,每天晚上,都亲自为母亲洗涤溺器(便桶),没有一天忘记儿子应尽的职责
古代哪些女人倡导性解放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