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断鸿零雁记 >> 第二十七章 复与法忍束装就道

第二十七章 复与法忍束装就道

时间:2014/1/9 9:36:46  点击:2057 次
  余等暂与潮儿为别,遂向雪梅故乡而去。陆行假食,凡七昼夜,始抵黄叶村。读者尚忆之乎?村即吾侞媪前此所居,吾尝于是村为园丁者也。顾吾侞媪旧屋,既已易主,外观自不如前,触目多愁思耳。余与法忍,投村边破寺一宿。晨曦甫动,余同法忍披募化之衣,郎当行阡陌间。此时余心经时百转,诚无以对吾雪梅也。

  既至雪梅故宅,余伫立,回念当日卖花经此,犹如昨晨耳。谁料云鬓花颜,今竟化烟而去!吾憾绵绵,宁有极耶?嗟乎!雪梅亦必当怜我于永永无穷!余羁縻世网,亦恹恹欲尽矣。惟思余自西行以来,慈母在家,盼余归期,直泥牛入海,何有消息?余诚冲幼,竟敢将阿姨、阿母残年期望,付诸沧渤。思之,余罪又宁可逭耶?此时余乃战兢而前,至门次,颤声连呼:“施主,施主!”

  少选,小娃出,余审视之,果前此所遇侍儿,遗余以金者。侍儿忽而却立,面容丧失,凝眸盼余二人,若识若不识。

  余未发言,寸心碎磔,且哭且叩侍儿曰:“子还忆卖花人否耶?

  雪姑今葬何许?幸子导吾一往,则吾感子恩德弗尽。吾今急不择言,以表吾心,望子怜而恕我。”

  侍儿闻余言,始为凛然,继作怒容,他顾久之,厉声曰:

  “异哉!先生,人既云亡,哭胡为者?曾谓雪姑有负于先生耶?

  试问鬻花郎,吾家女公子为谁魂断也?”言至此,复相余身,双颊殷然,含-言曰:“和尚行矣,恕奴无礼,以对和尚。”语已返身,力阖其扉。

  余立垂首,无由申辩,不图竟为僮娃峻绝,如-余以刃也。余呆立几不欲生人世。良久,法忍殷殷慰藉,余不觉自缓其悲,乃转身行,法忍随之。既而就村间丛冢之内遍寻,直至斜阳垂落,竟不得彼姝之墓。俄而诸天曛黑,深沉万籁,此际但有法忍与余相对呼吸之声而已。余低声语法忍曰:“良友已矣,吾不堪更受悲怆矣!吾其了此残生于斯乎?”

  法忍闻余言,仰首瞩天,少选,以悲哽之声,百端慰解,并劝余归寺,明日更寻归途。余颓僵如尸,幸赖法忍扶余,迤逦而行。

  呜呼!“踏遍北邙三十里,不知何处葬卿卿。”读者思之,余此时愁苦,人间宁复吾匹者?余此时泪尽矣!自觉此心竟如木石,决归省吾师静室,复与法忍束装就道。而不知余弥天幽恨,正未有艾也。

 

 
分享到:
真实纪晓岚其实是个“色情狂”
清朝后宫女人
北齐荒淫第一帝 奸嫂子要把母亲嫁给土匪
幼儿园的故事
忘川河1
中国首位强势女人宣太后
秦桧老婆与金国太子的乱世恋情
武则天身边四大酷吏的下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