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明月台 >> 第三回 昧真性蝙蝠殒命

第三回 昧真性蝙蝠殒命

时间:2014/1/8 16:02:26  点击:2026 次
  话说蝙蝠回至洞中闷闷不乐,小么看见洞主不乐,众小么私下商议道:“莫若邀几位游手好闲浪荡子弟,或赌博顽钱,或猜拳饮酒,或吟诗花间,或弹琴月下,以解烦恼,岂不美哉?”众小么商议明白,各去相邀。不多一时,蜻蜓蜢蚱、蝎子蜈蚣、蝼蝈飞鳖、牛猛臭虫、虾蟆老鼠,皆系不良之辈,食人之骨血,咬人之肌肤,害人之田禾等等,三五成群,来至迷性洞。不用通报,直至落魂坛。只见蝙蝠隐几而寐,众昆虫喊叫,蝙蝠梦中惊醒,吓得一身冷汗,只道麒麟又来擒拿,不觉战战兢兢。及开眼一看,乃素昔往来偷鸡摸狗、寻花问柳之流,皆远近邻友。各各拱手称贺道:“昨日闻得蝠兄归入兽班,乃兽中之福将也。叨在邻光,与有荣施,可喜可贺!今日我众特来酬酒,与蝠兄为寿。明日蝠兄大开筵宴,我将再来领饶,与蝠兄为贺,两相情密,岂不乐哉?”蝙蝠蹙眉而说道:“众昆兄不知其细。自春间凤凰生辰,因未朝贺,前来拿问,幸百般巧辩,狡赖得脱。昨日又值麒麟生辰,亦未朝贺,又来擒获。窃思我非禽非兽,无拘无束,任意往还,尚不足快其乐。岂知数将不容分说,将我抓至麒麟山。麒麟暴哮非常,我回言反触其怒,几乎丧命。情知不能漏网,只得假意伏降,哀求饶命,归入兽部,方始放回。细想寻常自由自便,若往若还,何等自在!如今反受牵制。回山之后,闷闷不乐,心中五马六撞,欲生不得,欲死不能,不知心中如何是好。既然众昆兄光临寒洞,理当设桌,开怀畅饮,乘此月明如昼,以尽通宵之乐。不识众昆兄以为何如?”众昆虫说道:“我等前来恭贺,尚未具礼,且蝠兄不伏归班,我等正当酬酒与蝠兄为压惊之敬,明日我等再饶盛宴罢。”蝙蝠那里肯从,说道:“众昆兄不必多心,今日皆在小弟一人承办,不用再谦。”众昆虫听罢,说道:“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但是叨饶不当。”蝙蝠道:“无须客套。”分付摆桌于桑园窖坑凉亭之上。

  不多一刻,席已齐备。蝙蝠让至凉亭,分宾〔主〕坐下。迷魂酒过三巡,黑心菜过五味,天色将曛。萤火虫满屋掌灯,明如白昼,然后猜拳行令,宾主豪饮,杯盘交错,罗列珍馐.谓之富贵不断头。果然富家一席酒,穷汉半年粮。列位不知菜名,听我道来:

  忍鸡(饥)鹅(饿)脖晕头鸭,胳把肘子脚丫子;囹圄口内舌(言其身在牢狱之中),狴犴腹中心(亦犹是耳),竹笋烧尾尖(打板子),木片火夹肉(枷头颈),溺碱拌麸子,乾烹屎壳郎,醋溜西北风,马尾穿豆腐;人中黄,人中白,一碗白露汤。看看日已西沉,夜已更深,菜虽未尽,酒已酩酊,亭中寂寂亦无声。只见众酒鬼醺醺大醉,东倒西歪,惟蝙蝠落在窖坑之中,得其饱矣,尚在梦寐之中,不醒人事。日高三丈,犹未离床。这众酒鬼似醒非醒,昏昏昧昧,踉踉跄跄,各自回去。

  其蝙蝠醒来,只觉遍体生凉,满身屎溺,方知落在陷阱之中,不能得出。忙叫长脚马蜂,前来捞救出来,就在无耻深潭刷洗一番。来至梦生草堂,犹觉酒气上冲,若腹中暗藏刀剑,若两兵相交,若战鼓咚咚,若绞肠痧痛。痛罢之后,不由的一阵汹涌上来,则满口喷粪,几乎呕出黑心。呕罢之后,浊气下降,放其无量虚屁(不成人者即如此类),畅然爽快,犹觉酒病上升,卧于瑁(昧)凉(良)床上。睡至良久,耳边忽听鼓乐之声,问小么洞外何事。小么说道:“今日史(屎)壳郎迎接纺织娘成亲,轿从此过。”蝙蝠听说纺织娘三字,心中忽然想起春间我托老鼠仁兄求亲于纺织娘,几次三番,坚执不允,何得反与史(屎)壳郎为妻,是何意也?令人可恼?(作书者借蝙蝠一派胡言为引)但无计策,如何是好?事不宜迟,即请老鼠仁兄,商议大事。请不多时,老鼠来到洞中,与蝙蝠分宾〔主〕坐下。蝙蝠说道:“春间托仁兄与纺织娘求亲,坚执不从,我求亲在先,何得今日屎壳郎反去迎娶?岂非有夺妻之恨,令人可恼。请仁兄想一妙计。”老鼠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说道:“你我齐集两洞小么,各执器械,待其喜轿到来,打退来人,将新人抢进洞房,同拜花烛,不怕不从。”蝙蝠听得,手舞脚蹈,说:“好计!好计!”

  老鼠与蝙蝠商议明白,即聚小么,埋伏述性洞山坡之间等候。只听鼓乐之声渐近,小么呐喊而出。吓得护从人众抱头鼠窜,各相逃命,将新人彩轿丢在旷野,急急跑回土袕洞,一一报与屎壳郎知道去了。这里众小么蜂拥前来,将新人抬至迷性洞内。有打靛婆、花蝴蝶二人将新人扶入洞房,只等蝙蝠拜堂。这新人进得洞房,哭哭啼啼,寻死觅活,打靛婆与花蝴蝶二人相劝不住,报与蝙蝠知道,蝙蝠来至洞房,深深一揖,说道:“久慕小娘子,今日得睹花容,实为万幸。窃思小娘子乃贫家女子,夏则栖于草莽荒郊,冬则居于山岩土窟,终朝纺织,身无一缕。到我豪门,终身富贵。论相貌,品格非凡,人才出众,你也妙龄,我也青春,未尝辱没于你。况武彝山之威武,迷性洞之华丽,房廊屋舍般般有,洞房金惊屋贮多姣。与我做个押寨夫人,未尝亏负于你,享荣华,受富贵,岂不乐哉?自春间求亲,执意不从,何得反许屎壳郎为妇耶?我想屎壳郎,黑炭头,推车汉,寒酸子,贱骨头,居则路旁土袕,食则驴屎马粪,窃为娘子不取也。若比较之,谁高谁低,岂非自轻自贱?偏叫你夫妇不成,我先要洞房花烛。今日来此,有何话说?”纺织娘听了一番议论,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说道:“富贵不能夺其志,贫贱不能易其心。女子适一而终,既许史(屎)郎为妇,海枯石烂不移。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大胆狂徒,专敢强抢良家妇女,强占霸留,肆行不法,神人共怒,天理不容。恨不能将尔碎尸万段,难雪我心头之恨!我头可断,我志不移。”(节烈女子,金玉其声)蝙蝠听罢,不由的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大怒道:“如此贱人,不识抬举。”分付罗网蜘蛛,将纺织娘捆绑起来。蝎子将勾吊在剥皮亭上,叫蛐蟮将长鞭痛打不休。纺织娘骂声不绝。

  忽听得洞外一片声响,如山崩地裂。有小么报进洞来,说道:“大事不好了!今有麒麟山众兽,漫山遍野而来,不知何事。”吓得蝙蝠魂飞天外,众小么屎尿直流。道言未了,人面兽等拥将进来,将蝙蝠等众擒获净尽。来到剥皮亭上,只见梁间高吊一个女子。问明来历,乃屎壳郎状内所告强抢新人纺织娘,即忙放下,然后将迷性洞一火焚毁,再将锁押蝙蝠等众,并纺织娘一同带至麒麟山。数刻之间,回到麒麟山,将蝙蝠等众在案人证跪在当台。麒麟问道:“蝙蝠,尔知罪否?”蝙蝠禀道:“犯兽不知罪犯何条?”麒麟厉声说道:“你屡屡违礼不法,无妄无知,罪在不赦。姑念小小蝙蝠,改过从新,奉公守法,释放回山。今有屎壳郎告尔暴虐不仁,强抢良家女子。尔身该何罪?”蝙蝠叩头道:“春间屡屡求亲与纺织娘,执意不从,但犯兽求亲在先。今日屎壳郎反然迎娶纺织娘,岂非夺犯兽之妻乎?并非犯兽夺其妻也。(谬言悖礼,诚如是耳)求爵主明察。”麒麟听罢,大怒道:“谬言悖礼,一派奸诈。”分付捆打。打罢,麒麟又说道:“一家女儿百家求,有允与不允之论,允者以结秦晋,任从迎娶,不允者两无干涉。求亲不论先后,允则为亲。若以求亲在先者为亲,何须一家女儿百家求也?”分付叫屎壳郎上来。麒麟问道:“尔之亲事何时允的?”屎壳郎叩头禀道:“在四月示亲即允。有三媒六证,择于八月十八日迎娶,不意中途遇抢,为此伏叩天恩明断。”禀罢,又叫纺织娘上来,问道:“尔之亲事毕竟许与谁家?”纺织娘叩头禀道:“春间有蝙蝠求亲,小女子素闻蝙蝠横行暴恶,悖逆不仁,是以坚执未允。小女子不以富贵为重,不以贫贱为辞,但取人之忠厚朴诚,为终身之望,故在四月许亲于史(屎)家田舍郎也。今逢合卺之辰,不意中途被狂徒强抢,幸赖爵主天威,不致失志于人,恩同再造。叩求恩判施行,以敦轮化。(贞烈女子,巾帼丈夫)所供是实。”麒麟听他二人一口同音,又问蝙蝠道:“尔尚有何言?”蝙蝠叩头如捣,说道:“犯兽该死,求爵主恩典。”麒麟又向纺织娘说道:“好一个贞烈女子!”分付将屎壳郎、纺织娘二人当堂开释,各赏花红。又分付屎壳郎:“将纺织娘领回家去,择日完婚去罢。”二人叩头谢恩道:“幸逢爵主施恩典,明日依然拜洞房。”二人携手同行而去。麒麟说道:“蝙蝠非禽非兽,晓谕革出,永不许入我兽部。饶尔狗命去罢!”

  再说蝙蝠,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淋,心中想道:我从前何等自在,耀武扬威,不料今日凄苦倍常,狼狈不堪。如今巢袕焚毁,存身无地,有何面目再回武彝(无义)山。一路行来,越思越苦,越苦越悲,不觉落下泪来,一阵心酸,一口怨气填胸,投于化生池内,(化生之流仍归化生池也)命之亡也。岂知一魂不散,随风缥缈,落于无根山上。不知端的,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揭秘中国最早的太监是怎么来的
千年荡妇潘金莲为什么讨男人喜欢
小红帽8
因老婆红杏出墙活活气死的中国皇帝
汉武帝一生最爱的一位绝色美女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4
古代日本没有太监是因为女人很大度
三字经7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