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飞龙全传 >> 第四回 伸己忿雹打御院 雪父仇血溅花楼

第四回 伸己忿雹打御院 雪父仇血溅花楼

时间:2014/1/8 12:41:25  点击:2087 次
  词曰:

  楼台歌管传佳景,夜沉沉,宫帏冷。月明栖乌数移柯,只为剑光飞挺、风云怎遂,冰雹齐施,君恨堪能尽。

  披星戴月宵旰影,龙潜迷鳞瞑。气冲牛斗鬼神愁,睹征袍猩红锦。日暮途穷,奔离乡井,羡杀他本领。

  右调《御街行》

  话说赵匡胤、张光远、罗彦威三人,在玩花楼上与那二十多名军士争持,彼此混打了一回,只打得虎贲军力尽筋酥,身瘫气喘,发一声喊,各各自寻走路,都往楼下逃奔性命去了。张光远道:“大哥,我们既已得胜,趁早去罢。再若延挨,倘或他们报知了五城兵马司,引军前来,那时寡不敌众,你我就不能脱身了。”匡胤道:“二位贤弟,怕他则甚?他今不来便罢,若引军马来时,俺便索性搅乱一场,教他整顿而来,亏败而去,才见愚兄的本领。”说罢,当先下楼,举动了短棍,往外打将出去,把院内两边栽种的奇花异卉,任情乱打,直打得水流花谢,月缺星残。

  早有虎贲军报知了五城兵马司,顷刻间点齐了弓兵箭手,飞奔前来,把御勾栏围得水泄不通,齐声呐喊。三人虽然勇猛,一来尚有些须酒意,二来招架众人,力气已都疲乏。此时指望闯出重围,怎当那生力军兵,一以当十,勇力异常,焉能得脱?张光远埋怨道:“大哥不听我言,如今可也走不脱身了,奈何,奈何?”匡胤听言,心中怒发,怨气直冲,早把顶门迸开,透出一条赤须火龙,半云半雾的,在空中张牙舞爪。自古虎啸风生,龙行雨降。那匡胤原神出现之时,只听得一声霹雳,霎时间天昏地暗,走石飞沙,但见风狂雨骤,电闪雷鸣。忽又一声霹雳,降下一阵冰雹下来,如碗大的一般,望着兵马打去,唬得他弃弓丢箭,抱头鼠窜,那里还顾拿人?只图保全性命。匡胤等三人,举动棍棒,乘势闯出勾栏,各自回家去了。正是:

  鳌鱼脱却金钩钓,摆尾摇头再不来。

  那勾栏院被这一阵冰雹,打得军兵四分五落,各自躲藏。约过片时,天晴雨收,日色重光。众军伸头缩脑,慢慢的走将出来,聚在一处,个个咬指吐舌道:“从来不曾见的这样大冰雹,真是亘古奇闻,利害不过。”有的说打坏了头角,面目青红;有的说损伤了身躯,肩背疼痛。复又将息了片时,各人强打精神,走住院中,周围寻觅一遭,却已不见了闹院的三位英雄。再看那院中的景致,已是柔烂满地,破坏不堪。众人无法奈何,只好嗟叹而已。此时天色将晚,各自散去。那管院的太监,心燎意急,一筹莫展,只得请了五城兵马司到来,与同众女乐,一齐画策。商议了多时,方才定个朦胧启奏,指鹿为马的故事,希图了事而已:不可说是醉汉相打,搅泼行凶;只将眼前的冰雹,屈他做个兴灾作祸的凶身,打坏了御院的花卉,庶几权宜妥当,各免干系。这也是历朝以来,权臣宦竖,委曲塞责之道,类多如此,不足厚望;所患当代人君,一无明断,不能烛照为悲耳。彼时商议已定,连夜赴朝启奏。不提。

  再说匡胤回到家中,拜见父母道:“不孝孩儿,久离膝下,有乖定省,负罪良多,望二亲鉴此王章,恕儿不孝之罪。”赵弘殷见了,虽然不喜,然天性至亲,情关荣辱,未免动了怜悯之心,念了亲切之意,心意转忧为喜,破怒为欢,叫道:“我儿,你怎么年限未满,就得回来?”匡胤道:“儿蒙窦世兄看父亲金面,限虽未满,预放还家。现有文凭,须行发遣。”说罢,就将批文呈上,又把问安书札递与弘殷。看毕,赵弘殷便将限满批文,即着家人速往府中递讫。当有杜夫人叫道:“我儿,你自今以后,须要改过自新,与父母争些光彩;切不可仍其旧性,乱做胡行,使我二人担惊受唬。你须刻刻存心,时时省察,便是你的孝道克全了。”匡胤唯唯拜受。正说间,只见赵弘殷立起身来道:“我到书房里走走。”才得举步,忽然攒眉皱目,呀的一声,往后一闪,几乎跌倒在地。杜夫人见了,急命安童上前,扶进书房安置。那赵弘殷一步一拐,闪闪蹉蹉的进了书房。匡胤看见,心下疑惑,问道:“母亲,孩儿久离膝下,不知父亲有何病恙,如此身体不安?”夫人欲要直说,恐怕匡胤性烈,又要去闯事生非,只得模糊答应道:“你父亲也没有什么病症,只因昨日上朝,偶尔马失前蹄,跌了一交,伤了腿足,故此行走不便,谅也无妨。”匡胤听说,也就不敢再问,那心下疑惑,终觉不释。忽听夫人分付道:“我儿,你路上辛苦,快去安息罢。”

  匡胤听言,即时来到房中,与贺金蝉相见。彼此问安已毕,坐在椅上,想着父亲的缘故,不知就里,一时推详不出,便问金蝉道:“娘子,我父亲所患何症?从几时起的?方才这等光景,行走不便。你可实对我说,我便去请医调治。”这贺金蝉乃是年幼之人,说话不知遮掩,便直说道:“公公向来安宁,何曾有病?只因那南唐国主进奉的一班女乐,献与当今,谁知皇上受了,终日饮酒取乐,不理朝纲,耗费斗金,民穷财尽。因此公公上本谏阻,要他拆毁勾栏,发还女乐,亲贤远佞,勤政爱民。不道皇上观本大怒,要将公公问罪,亏了众臣解劝,只打了四十御棍,因此两腿酸痛,步履难移。”匡胤道:“原来如此。”暗自忖道:“早知我父亲受了这遭屈气,方才在玩花楼,已把这班贱婢结果多时了。如今想将起来,一不做,二不休,等待夜静更深,再到勾栏院去走一遭。天幸的撞着昏君,一齐了命;撞不着时,先把这班女乐结果了他,且与我父亲出气。”主意已定,将身倒在床上,和衣假睡。贺金蝉见丈夫睡了,不敢惊动,也便和衣而睡。

  匡胤歇了一回,侧耳听那金蝉,已是呼呼睡着。即时轻轻爬起,往壁上取了一口宝剑,挂在衣服里面。出了房门,从后园越墙而走。到了长街,乘着月色,来到勾栏院前。此时约莫有二更天气,举眼一看,只见重门紧闭,四顾寂然。侧身往西首一望,看见一带红墙,却喜不甚多高,那墙外广有树木,参差不齐。匡胤将手攀着树枝,溜将上去,立在墙上,望内一看,乃是一块空地。将身跳了下去,往里径走,又是一重仪门。却见两个小虎贲军,提着灯笼,出来巡视。匡胤轻轻赶上几步,拔剑在手,一剑一个,砍倒在地。挨着门旁,见有一株绝大杨树,溜上树枝,跳进了仪门,轻步潜踪,往里直走。听得两廊一带厢房,俱是虎贲军居住,个个关门闭户,鼻息如雷。匡胤想道:“我若先杀了这班军士,犹恐误了工夫,只得饶放了他,再做理会。”当时顺着两廊,又跳过了一重花墙,便是那座御花园了。回视月光之下,照见残花满地,败叶零星。迈步趋前,望内一认,见那后面屋角凌云,巍然高耸,却就是那座玩花楼。即便悄悄走上,左右观看,只见楼后又接连一座高楼,原来就是那一十八口女乐的卧房。

  匡胤踅将过去,早见透出灯光,打从门缝里一看,只见众女乐正在那里指手划脚的说道:“今日这三个后生,好不利害,把我们打得恁的光景,实可痛恨!”那一个道:“打坏了人,还算小事,只恨他把御花园搅乱得这般,甚是难堪。偏偏天又下起大冰雹来,便宜他逃走了去。虽然启奏圣上,只说冰雹打坏的,只是我们不甘伏他,就要私下去捉,又是没名没姓的,那里拿他?”又一个道:“依我看来,极是容易。那龙座上坐的红脸后生,我曾听得人说,双龙巷内赵指挥的儿子,正是这等形象,他专一生事闯祸,惯打不平。前日赵指挥上本,要拆毁勾栏,将我们还国。圣上大怒,把他打了四十御棍,或者怀恨在心,叫他儿子前来报仇,也未可知。我们为今之计,也不必声张泄漏,只消商议一个计策出来,静悄悄去骗他进来,将他了命,神不知,鬼不觉,可不好么?”匡胤在外听到这句,心中顿时怒发,火气直冲,大喝一声道:“贼贱婢!你们在此打算老爷么?”一脚把门踢开,手执宝剑,往里就闯。众女乐抬头一看,唬得面色如灰,汗流浃背,没处躲藏,一齐发抖,只得跪下磕头,求饶性命。匡胤那肯容情,手起剑落,尽都砍了。可怜一十八名女乐,都作无头之鬼。有诗为证:

  欲图密计害真龙,谁料无常顷刻从。

  千载花楼犹腥气,应教御院绝姣容。

  匡胤既杀女乐,心下思想道:“我虽然一时报仇的心盛,杀了这班女乐,其实这祸惹得不小。况且白日里大闹了一番,五城兵马前来拿捉,幸亏上天庇佑,才得脱身。难道没有认得我的?常言道:‘若要不知,除非莫为。’万一当今知道,画影图形,将我拿住,岂不枉送性命?我如今且瞒了父母,逃往母舅杜思雄处,躲避一年半载,待等事情停罢,然后出来。况他执掌兵权,威镇关西,住在那里,庶几无事。”想定主意,怞身下楼,依旧照着来路,越墙而出。出了勾栏院,来到自己后门,越墙而进。进了后花园,悄悄回到房中,听得贺金蝉尚是沉沉而睡。遂将血衣脱下藏好,带了一顶鹰翎大帽,换了一件可体轻衣,束上鸾带,取了几两盘费,挂上宝剑,背个小小行囊,拿了一条蟠龙棍,充做那参军的模样,依旧越墙出了后花园。听那谯楼已敲五鼓,即忙举步,奔走如飞,竟望关西去了。正是:

  两手劈开生死路,一身跳出是非门。

  匡胤逃往关西,按下不提。且说勾栏院当差的一干人众,天明起来,要往里边打扫。到了二门上,见那杀死的两个虎贲军,唬得目定口呆,没做理会,即忙报知了掌院太监。太监验明尸首,带了虎贲军上楼,那楼上只影全无,声闻寂静,众人心下大疑。举眼往后楼一望,见是房门大开,绝无人影。直近一瞧,只见那些女乐,东倒西歪,身首异处,满楼血水堆积,腥膻直冲。众人唬得魂飞魄散,惊得似雷震一般,委的非同小可,好似:

  头-三江水,脚踏五湖潮,

  黄河塌两岸,华岳倒三峰。

  当下掌院太监连忙下楼,飞马进朝,奏知隐帝。那隐帝顿足捶胸,伤悼不止,就像真的失了无价至宝、掌上珍珠,登时传旨,埋葬了女乐尸首。又差五城兵马,将八门紧闭,沿门搜检,逐户挨查。但有隐匿凶犯者,九族全诛;拿住凶徒者,千金重赏。这旨意一出,哄动了夷梁城中,军民人等,家家户户,无不惊慌。

  那赵弘殷这日清早起来,闲暇无事,遂叫丫鬟往内房请公子出来,有话问他。丫鬟来至后边道:“请公子出去,老爷有话讲。”贺金蝉道:“你等快去通报,不知公子为着何事,今早五更时不见了。”丫鬟又到前后找寻,并无踪迹,只得出来回复了赵弘殷。忽有报文送进来,道:“昨夜御勾栏内一十八名女乐,不知被何人杀死。今皇上着五城兵马司挨门查缉,不许隐匿。为此相传。”弘殷看毕,便将传报发了出去。心中疑惑道:“这件事情,实为奇异:我想女乐被杀,畜生潜迹,同为昨夜之事,莫非又是他干的不成?”遂叫夫人道:“你可到媳妇房中,细细问个端的,这畜生不知何故,倏然不见。”夫人依言,来到后房,便问金蝉道:“你丈夫进房,可曾告诉他什么来?”金蝉道:“他一到房中,就问公公的病症,媳妇不敢隐瞒,将屈受御棍的事情,告诉一遍。五更时分,媳妇醒来,丈夫踪迹全无,不知去向。”夫人听了这些言语,暗暗吃惊,出来与弘殷说知。只唬得弘殷面目失色,叫苦连天,说道:“这等看将起来,准定是畜生做的了。不知逃往何方?走得脱还好,走不脱拿住了,不但这畜生性命难保,你我全家定遭屠戮。”夫人听言,苦痛钻心,眼中泪出,哽哽咽咽,哭将起来。弘殷喝住道:“这样不肖,惹此灭门之祸,你还要哭他怎么?快些住口,倘然走漏风声,不当稳便。”杜夫人闻言,只得住了。正是:

  骨肉情深安忍释?强开笑貌换愁容。

  再说匡胤逃出汴梁城,电闪星飞,梭行箭走,望着关西大路而来。一路上自嗟自叹,冷落孤凄。正行之间,只见前面一座高山,十分险阻。但见:

  山连斗柄,岭接云霄。山连斗柄,千年翠柏透青霞;岭接云霄,万载苍松冲碧汉。危林岩壁,深涧高岗。危林岩壁似爪牙,深涧高岗藏虎豹。四时不断青云草,野鸟难飞过黑林。

  匡胤看那山势,果然高峻倍常,玲珑异样。又往山脚下一看,只见立着一座石碑,上面镌着“昆明山”三个大字,两边又有两行小字,刻得分明道:

  有人打我山前过,十个驮子留九个。

  若还不送买路钱,一刀一个草里卧。

  匡胤看罢,道:“原来此地有剪径强人,往来行劫。须要预为防备,庶可无事。”说未了,只听得山顶上一声锣响,闪出一个大王,匹马飞奔下山,后面跟了四五十个喽罗,摇旗呐喊。匡胤不慌不忙,倒后退走几步,拣了一块平坦之地,站住了脚,执定蟠龙棍等着。举眼看那大王怎生打扮?

  金凤盔分八瓣,黄金甲锁连环,大红袍上染猩猩,勒甲丝蛮宝带。袋内弓弯龙角,壶中箭插雕翎,坐下良调枣骝驹,手执钢刀闪闪。

  那大王下了山坡,一马当先,大喝道:“红脸的汉子,快快留下买路钱,放你过去;若道半个不字,叫你立见丧亡!”赵匡胤哈哈大笑道:“你这毛贼,连那眼珠儿都不生的?枉自在此胡为乱做。俺却不是行商坐贾,又不是满载荣归,那有银钱赏你?想是你终日打劫,扰害人民,今日恶贯满盈,遇着了老爷,只怕你死期已至。若要保全性命,快把自己绑缚了,过来请罪,献上盘缠,俺便饶你;倘若执迷不悟,叫你顷刻呜呼!”那大王听言,气得心中火发,口内生烟,叫声:“好恼!你这小子,谅有多大本领,擅敢出口大言?”说罢,拍开了战马,抢刀照面砍来。匡胤使动了蟠龙棍,当头架住。步马相交,刀棍并举,真个一场好战。但见:

  一个抡刀当头便砍,一个提棍照顶相迎。一个马上施展,一个地下奋武。山王如猛虎扑人,刀刀只望前心劈;真主似神龙抓水,棍棍都排后背敲。昆明山上有名的剪径强人,怎许灭一毫的锐气;汴梁城中遍闻的招灾太岁,那肯输半点便宜。刀棍交加几十合,胜负须教顷刻分。

  赵匡胤这条棍,果然神出鬼没,变化腾挪。当时战有五十余合,早把那大王杀得只有招架之功,更无还兵之力,看看要败将下来。那些喽罗飞也似跑至山上,报与二大王去了。只因这一报,有分教:两次龙飞,巨寇翻成心膂助;一朝萍遇,阶俘巧作唱随风。正是:

  不经大敌分高下,怎得行踪有潜藏?

  要知匡胤怎的过去,且看下回便知。
  
  
 

 
分享到: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狼披羊皮4
自愿“下嫁”给小叔子的大清朝皇太后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6
二战之前欧美女人为何不敢穿裤子
羊年大吉1
霸王别姬
渔夫的儿子
万历皇帝临幸宫女引发的一场风波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