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九命奇冤 >> 第十回 遇重丧恶棍大遭殃 代和事好徒快中饱

第十回 遇重丧恶棍大遭殃 代和事好徒快中饱

时间:2014/1/8 11:57:22  点击:2734 次
  却说贵兴听见后面叫救命,连忙飞奔进去,只见丫环仆妇,乱做一团。贵兴喝问甚事,只见何氏招手道:“官人,快来呀!

  姑娘不好了!”贵兴吃了一惊,走到桂仙房门口一看,只见一幅罗巾,高高的把个桂仙挂起,头发也散了,那舌头伸出来有二寸多长,两只眼睛睁起来,比活的时候大了两倍。他跺了跺脚道:“这是哪里说起!好好的怎么活的不耐烦了!”何氏着急道:“官人快解下来救呀!我们解了半天,解不下来。”贵兴便叫喜来去解了下来,救了一会,眼见得是没用的了。贵兴看见她襟上,露出一角信封来,便顺手怞出来一看,信面上写着,“送粱宅姑母大人安禀”。贵兴大怒道:“原来是私通仇家的。死迟了,死迟了!”把那封信撕了个粉碎,赌着气走了出来。众强徒迎着问讯,贵兴略略说知。爵兴道:“别的不打紧。这位表侄女,不是许了陈家的么?那小官人不必管他,只是他的老子陈泽广,不是好说话的。因为他专门代人写状词,写得好,人家都叫他做‘陈状元’呢,先要设法打发他才好。”贵兴愕然道:“这便怎么得了!”爵兴道:“不过破点财罢了!”当夜乱到天明,一面买棺材,预备盛殓,一面到陈家去报丧。

  这陈泽广闻报,就带了儿子,亲来吊问,一见面就道:“这是小儿没福,但不知令妹得的是甚么病?怎么过的这么快?”贵兴道:“是昨夜得的一个急病,医治不及。”陈泽广道:“就烦引路到里面,一则弟也看看,二来叫小儿也向他的未婚妻,上一炉香。”贵兴道:“这个且不敢当,先请书房里坐罢。”说罢,让他父子到了书房,因为自己不便启口,就来叫爵兴去探听口气。从中说项,往来回话。到底说到贵兴出了二千银子,爵兴却从中落了五百,陈泽广得了一千五百银子,便屁也不放一个,带着儿子去了。

  里面哭声又起,是要葬殓了。何氏屡次三番,叫人出来请贵兴送殓。贵兴因为为了妹子,用了二千银子,没好气,走进来,噘着嘴,也不哭,也不说话。只见五岁大的儿子应科,哭跳着叫娘,哭的昏了,一跳跳在贵兴脚下,把他才上脚的一双新袜子,踏了一块污泥。贵兴兜脸就是一巴掌,打将过去道:“她死了,于你甚事,要你这么伤心?”何氏忙过来拉在一旁,哭着道:“谁象你是个没心肝的,同胞一脉的妹妹死了,泪丝儿也没有一点。此刻又没有人得罪你,你又听了哪个强盗的唆搅,却来拿儿子出气!”贵兴大怒道:“嘎!谁是强盗?你这强盗说的是谁?”说着兜脸打了一掌。何氏已经哭的伤心,此时趁势倒在地下,号陶大哭起来。贵兴更是怒不可遏,走近一步,狠狠的踢了两脚。一众丫头仆妇,齐来劝开。贵兴走了出来,怒气未息,一众强徒都来劝解,贵兴直挺挺的坐着,总不答话。众人见没有意思,渐渐的都散去了。只剩下区爵兴一人,花言巧语的,劝得贵兴回过笑脸来,便拉他到烟榻上烧烟解闷,向烟盘里一看道:“呀!不好了!我这一盒烟,怎么浅了许多?”想了一想道:“是了!一定你家喜来拿去了!我听说他近来很肯玩这个,罢罢,这里放不得了!九钱多银子一两的东西,我哪里供得起他偷呢?我把这半盒带在身边,这一盒满的请贤侄代我收好了吧,这里再放不得了!”贵兴道:“表叔何不拿回家去呢?”爵兴道:“不行,不行!我那里闲人大多,我供应他们不起,第一是一个姓熊得朋友,叫做熊阿七,也是江湖上一条好汉,因此我很敬重他。

  只是他的烟量太大,有烟在那里,无论一两八钱,不吃光了,不丢枪的。”贵兴笑了一笑,又谈了一会,爵兴也去了。

  此时里面静了些,不免进去看看。只见何氏对着棺材,怞怞咽咽的哭个不住。贵兴便到房里,把爵兴那盒烟,放在梳妆怞屉里。坐了一会,没意思,又走到外面,在烟榻上躺了一会,觉得寂寞,又到里边来。何氏还是哭个不止。贵兴叹道:“可以不哭了!”看了看神形惨淡,也不觉一阵伤心,翻身仍走到外面。不知怎样,总觉得心神不定,总是他们今日散的太早,冷静的不好,忽然一阵,又觉得心惊肉跳起来。这一日总是无精打彩的,到了晚饭时候,他不愿与何氏同吃,叫开到书房里来,独酌了数杯,总是无味,饭也不吃了。坐了一会,躺到烟榻上,朦胧睡去。一觉醒来,已有四更时候,觉得有点夜寒,遂起身到里面去睡。走人内堂,看见妹子的棺材停着,碧冷冷的点着一双绿蜡烛,不觉打了个寒噤。走入房内,揭开帐子,在床沿上一坐,出了一会神,觉着更冷。暗道:“奇怪!。怎么今年才到八月里,就这样冷法呢?”伸手要去推何氏,要叫她睡到里面点,谁知伸手一摸,摸着一件东西,是冰冷的,不觉大吃一惊,直跳起来叫道:“哙!快起来!快起来!看床上是甚么东西!”叫了两声,不见答应,因说道:“怎么睡得同死人一般,这般叫也叫不醒了!”只得拿起灯来,自己去照。先挂起了一边帐子,方才一手拿灯,一手揭帐,弯下腰来一看,只吓得他哇的一声,喊了出来,倒退不及,仰面翻了个跟斗,灯也摔灭了,房里弄得漆黑。

  连忙爬起来,连爬带跌的出了房门,劈面又看见他妹子的棺材,越发吓的浑身都麻木了,非但走不动,站也站不稳了。啪登一声,坐在地下,连忙要起来时,那手脚又作怪起来,不由他做主,再抬也抬他不动,口里要叫时也是叫不出声,心里又慌又害怕。“这回不好了,我怎么哑了!”没奈何在地上乱爬,爬到天井里,用尽乎生之力,大叫道:“起,起,起,起,起……”以后更叫不出来了。“不好了!怎么我这下颌震动起来?三十二个牙齿也叩响了?”回头看看堂屋里的棺材,不觉又抖了一抖,仍旧站不起来,只得再爬,一直爬到外面堂屋里。坐在地下,按一按心神,略为好点,那牙齿仍是叩个不住,手脚是冰冷的,身上却一阵一阵只管出汗,并力把牙根咬紧,双手捧住心头,在鼻孔里喘了一口气,觉得又好点了,就坐在地下,大叫道:“你们起来呀!起来,起来,你们快起来!”这时已是四更多天,众人正在好睡,他又在外头叫,哪里有人听见?叫了十几声,侧耳一听,仍是鸦鹊无声,没奈何只得站起来。此时好点了,站得起来了,不过脚软点罢了。一步一跌的,到外面去,再到门房里叫喜来。

  此时月已沉西,天井里是漆黑的,看看又是害怕,幸得书房窗户,有一点灯影射出来。只得硬着头皮,大着胆子,走到门房门口,也来不及叫了,攥起拳头,就在门上擂鼓般打得震天响。

  你道他在床上,见了甚么,就吓到这个地步?原来他拿灯一照时,只见何氏仰面睡着,头发披着,眼睛睁着,口张着,脸上变成不紫不黑的颜色。他方才说他老婆睡得同死的一般,这可不但同死的一般,简直是死的了。这才把他吓的三魂剩下半魂,六魄失了五魄,露出这副丑态来。

  且说当下他那擂鼓般的打门,把喜来惊醒了,骂道:“天还没亮呢!是哪个羔子忘八蛋呀!”贵兴没有听见,还是乱擂。喜来又骂道:“是哪个混帐东西呀!”贵兴因为擂门擂的太响了,还没有听见,擂的更厉害。喜来大怒,跳起身来开了门,谁知贵兴擂门用力太猛,这里门一开,那里就扑通一声,扑了一跤,跌到门里。喜来猛不提防,被他压了个仰面一跤,心中越发大怒,一手执着他发辫,这只手就是劈拍劈拍的几个巴掌。回眼一看,大惊道:“原来是大爷,该死该死!”一面搀扶起来,问道:“大爷有甚么事来?”一面细看他时,只见他面色白的同石灰一般,眼睛也直了,那气是喘个不住,心中惊疑不定,正要扶他坐下,只见他说道:“不……不好了!奶……奶奶不见了!”喜来大惊道:“到哪里去了?大门早就上锁的呀!”贵兴道:“没……没了!”喜来道:“到底到了哪里呢?”贵兴道:“是……是死了!”喜来又大惊道:“昨日好好的,这是哪里说起?”贵兴道:“不……不用多问了,叫人起来吧!”喜来嘴里答应,心里纳闷道:“怎么死得这等大惊小怪的,莫非又上吊了么?”一面就拿着灯,照着贵兴进去,便要到房里去看。贵兴只站在里面天井里道:“你先去叫人吧!”喜来便到里面,摇房门打墙壁的,叫起了一众丫环仆妇。大家方才出来,忽听得贵兴大叫一声:“呀!不好了!僵尸来了!”翻身往外就走。众人方寸听说“奶奶死了”,已是吃惊,走到堂前见了棺材,又是心寒;忽然又听了这一声怪叫,只吓得哄的一声,往里就跑,蜡烛油盏摔了满地。还是喜来胆大,飞跑过去,拉住贵兴道:“大爷!做甚么?”

  贵兴道:“快……快放手,僵尸来了!”喜来道:“在哪里呢?”

  贵兴道:“在房里哭呢。”喜来道:“哭出来了,是奶奶回过气来了。大爷放心,不是僵尸!”贵兴心中稍为安了一安。喜来一手拉住贵兴,回进来,大叫道:“大家快出来,没有僵尸,是奶奶回过来了。”众人方才一个一个的,慢慢出来,挨到房里去,原来哪里是奶奶哭,是那个睡在里床的应科小官官,因为醒了,叫他娘不应,在那里哭呢。

  贵兴虽到了房里,却抵死不敢到床前去。有两个老成的仆妇,便过去先抱下孩子来,一个在何氏心口上摸了一摸道:“不中用的了!你们快来拆帐子吧!”七手八脚,就去拆帐子,却听得地下拍挞一声,是拉帐子时,在床头上带下一件东西来,掉在地下。喜来拾起看时,不觉吃惊道:“呀!这是鸦片烟盒呀!哪里来的?”贵兴不觉顿足道:“罢了,罢了!”乱哄哄闹了一会,早就天亮了。贵兴一面叫人去请众恶徒来帮忙,一面到各处报丧。不一会,众恶徒陆续到了,只有爵兴未来,忽听得门外一片声嚷了进来,抬头看时,却是丈人何达安,叔丈何达先,带领二十多个何家子弟,嚷着进来道:“好好的人,怎么一夜工夫就死了?”跑进来也不理贵兴,一直到里面去了。贵兴拦挡不住,暗暗着急,忙叫喜来,飞跑去请爵兴来调停这事。

  不知爵兴来了,怎样调停?且待下回分解——

 

 
分享到: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3
清朝的地方官员
明朝皇帝朱由校与奶妈的一段不伦恋
多尔衮猝死只因纵欲过度 曾向蒙古索取有夫之妇
六、寇白门
顶级美女花蕊夫人和三个皇帝的一本糊涂账
孟姜女的传说
22 尝粪忧心    庾黔娄,  南齐高士,任孱陵县令。赴任不满十天,忽觉心惊流汗,预感家中有事,当即辞官返乡。回到家中,知父亲已病重两日。医生嘱咐说:“要知道病情吉凶,只要尝一尝病人粪便的味道,味苦就好。” 黔娄于是就去尝父亲的粪便,发现味甜,内心十分忧虑,夜里跪拜北斗星,乞求以身代父去死。几天后父亲死去,黔娄安葬了父亲,并守制三年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