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食草家族 >> 第三节 一步步向黑咕隆咚的村子走去

第三节 一步步向黑咕隆咚的村子走去

时间:2013/12/30 12:31:59  点击:2792 次
这是最后一篇
  篝火映得爷爷的脸一片金黄。遥远的南方和北方俱有冲天的火柱,连我们也闻到了钢铁被熔化的味道。

    “我们也生一堆火吧!”我对孙子说。他的爹娘被一场旋风卷走有一个多月啦,现在不知降落到哪里的草地上去啦。但我相信他们会回来的,王瞎子占卜,也说他们会回来的。孙子可怜巴巴地问我:“爷爷,真有苍狼吗?”

    ……苍狼被他们吓飞啦,贴着灌木的梢儿飞,拖着长长的、像扫帚星一样的大尾巴。马驹闻到那棵树上放出的迷醉心灵的香气,痴痴地说:“小哥哥,真香啊……”小男孩也被那味道熏得魂不守合,他搂抱着红马驹的脖子,好像搂着母亲又不似搂着母亲……马驹那些日子里渐晓春情,尤其是当她把尾巴给了小男孩拽住之后,那羞羞答答的爱便像蘑菇一样膨胀起来。她说:“小哥哥,到了那边,咱俩做一对夫妻吧……”小男孩亲着她的耳朵、眼睛、沉甸甸的鬃毛,嘴里流着香甜的津液……马驹说——她的眼里水汪汪的,都是泪:“小哥哥……我早就等你啦……我有一条要求,就是,你我结成夫妻之后,你永远不能提一个马字……”小男孩爽快地答应啦。马驹说:“小哥哥你闭眼吧!”小男孩闭了眼。只听得一声响,好像马鸣。男孩睁开眼,竟发现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姑娘。只见她一头金红色的长发、沉甸甸的,好像马驹的鬃毛;两只水灵灵的蓝眼睛,好像水中的宝石;娇嫩的嘴巴,谁见了谁想亲。男孩刚想问:“你就是马驹吗?”但立即想起了誓约。女孩说:“小哥哥,我的名字叫草香。”小男孩当夜就跟草香在龙香树下成了夫妻。一夜晚景不提。第二天,夫妻二人携手并肩,继续跋涉沼泽;受尽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这地方……黑色男人用手往村子的方向大略一指,便停嘴不语。火苗剥剥地响着,木薯的香味愈加浓重。一忽儿有一只羊头伸进光明里来,一会儿又伸进来一头牛犊的脑袋。小杂种出神地望着火苗,心里却在思想那匹一声响就变成了美丽小姑娘的红色小马驹。

    你怎么知道他在想那匹红色小马驹?

    当时,我也产生过这样的疑问,我爷爷说他怎么会不想那匹红色小马驹呢?难道你不想那匹红色小马驹吗?老实告诉我,孙子,我严肃地问,你现在想什么?孙子恍恍惚惚地望着跳动不安的火焰,好像丢了灵魂。难道你现在想的不是那匹红色的小马驹吗?你骗不过我的经验。

    也难怪啊也难怪,我自言自语着,多漂亮的一匹红马驹啊!双眼如水,四蹄如花朵,嘴唇像花瓣儿一样!咱们食草家族在这块洼地里繁衍生息若干年,一代又一代,哪一个男子汉没听说过红马驹的故事呢?哪一个没在白日梦里思念过红马驹呢?它一声响就变成了千娇百媚的俊姑娘。思念着这样美好的姑娘,还有什么样的高山大海能把人阻挡住呢?你、我、爷爷、爷爷的爷爷,世世代代的男子汉们,总是在感情的高峰上,情不自禁地呼唤着:ma!ma!ma!这几乎成了一个伟大的暗号。

    爷爷说黑色男人把烤熟的木薯从火堆里扒出来,捞一把枯草,包住木薯的两头,用力一掰,木薯断成两半,玫瑰色的薯瓤冒着热气。

    他递给小杂种一半,自己拿住一半。只一转眼的工夫,他就把木薯填进了肚子。小杂种唏溜唏溜地吹着木薯,烫嘴不敢咬。

    火堆渐渐黯淡,余烬暗红,周围的景物渐渐有了轮廓。牛羊的影子在晃动着,哨子虫尖利地呜叫起来,叫声爆发得那般突然,令人心惊肉颤。沼泽里的声音,很远似的,小杂种听到了马驹的鼻息。光溜溜的绸缎般的马皮伸手就可触摸一样。

    “后来呢?”小杂种问。

    “你还想知道后来吗?”黑色男人笑嘻嘻地问。他的笑声里藏着一种很怕人的情绪,小杂种感觉到了。

    “当然想知道,爷爷给我讲故事每次都有头有尾。”

    “他们来到这里时,这地方人种没有一个。遍地是没人深的野草,野草里隐藏着狼虫虎豹。他们搭起了草棚,开荒种地,打猎逮鱼,养鸡养狗。一年过去,草香生了一对双胞胎,两个男孩。又一年过去,草香又生了一对双胞胎,两个女孩。”

    ……草香误吃了彩球鱼的卵块之后,便丧失了生育能力。她日夜辛劳,纺纱织麻,种菜种瓜,人渐渐憔悴,大眼睛里雾蒙蒙的。小男孩早长成了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他一心扑到土地上,不管老婆,也不管孩子。一转眼十几年,两男两女长大了。她们和他们竟偷偷地干起了欢爱的事。一边干还一边笑。他发现了,就用猎枪把一男一女当场打死,剩下的一男一女躲在母亲背后。草香眼里流着泪,为孩子开脱着……他骂道:打死你们这两个母马养的畜生!一语未了,就听得一声巨响,犹如山崩地裂,地上升起红色的烟雾,一匹火红色的马驹被那浪涛翻滚般的烟雾卷跑了……ma!ma!男孩和女孩搂抱着,喊叫着。他立刻后悔啦,马驹在烟雾中升腾时,那两只流泪的大眼睛里射出的仇恨箭矢般扎在他的心上。只用了一天工夫,他就由一个膘肥体壮的大汉变成了一具又黑又瘦的活死尸……

    “他唱着有关苍狼的歌儿四处游荡。苍狼啊苍狼,下蛋四方——声音如狗叫飞行有火光——衔来灵芝啊筑巢于龙香——此鸟非凡鸟啊此鸟乃神鸟——得见此鸟啊万寿无疆——”

    爷爷说,黑色男人站起来,也不跟小杂种告别,高唱着胡编乱造的歌儿向坟墓走去。他唱什么呢?我问。爷爷说他唱:兄妹交媾啊人口不昌——手脚生蹼啊人驴同房——遇皮中兴遇羊再亡——再亡再兴仰仗苍狼……

    爷爷拨着灰烬,再也不说什么。

    “小杂种还蹲在那里吃木薯吗?”孙子问我。

    爷爷告诉我:小杂种没吃木薯,他摸着手指间的蹼膜,站起身来,一步步向黑咕隆咚的村子走去。

    “后来呢?”

    爷爷倦了,躺在草地上睡着啦。

    马驹横穿沼泽的故事就这样流传着……

    (END)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康熙遗诏胤禛继位的惊天内幕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二幅
小周后是怎样被姐夫骗上龙床的
飞箱
东汉明帝马皇后的为妻之道
宿建德江·移舟泊烟渚 (唐)孟浩然
三字经38
揭秘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首淫诗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