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食草家族 >> 第七章 草地象个大舞台

第七章 草地象个大舞台

时间:2013/12/30 11:10:53  点击:2315 次
  我个人认为,草地象个大舞台,天空是个大屏幕,九老爷是演员,解放军战士是正面观众,我和九老妈是反面观众。九老爷既在天上表演也在地上表演,既在地上表演也在天上表演。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说过:神仙是生活在天上的,如果外星人看地球,地球是天上的一颗星,我们生活在地球上就是生活在天上,既然生活在天上就是神仙,那我们就是神仙。俺老师教育俺要向毛泽东主席学习,不但要学习毛主席的思想,还要学习毛主席的文章。毛主席的文章写得好,但谁也学不了是不?毛主席老是谈天说地,气魄宏大;毛主席把地球看得象个乒乓球。莫言陷到红色淤泥里去了,快爬出来吧。——就象当年九老爷把九老妈从沟渠里的五彩淤泥里拉出来一样,九老妈用一句话把我从胡思乱想的红色淤泥里拉了出来。九老妈说:

    疯了!

    我迷瞪着双眼问:您说谁疯了?九老妈。

    都疯了!九老妈恶狠狠地说——哪里是“说”?基本是诅咒——疯了!你九老爷疯了!这群当兵的疯了!

    我呢?我讨好地看着九老妈凶神恶煞般的面孔,问:我没疯吧?

    九老妈的斗鸡眼碰撞一下后又疾速分开,一种疯疯癫癫的神色笼罩着她的脸,我只能看到隐显在疯癫迷雾中的九老妈的凸出的、鲜红的牙床和九老妈冰凉的眼睛。我……

    我突然闻到了一股热烘烘的腐草气息——象牛羊回嚼时从百叶胃里泛上来的气味,随即,一句毫不留情的话象嵌着铁箍的打狗棍一样抢到了我的头上:

    你疯得更厉害!

    好一个千刀万剐的九老妈!

    你竟敢说我疯啦?

    我真的疯了?

    冷静,冷静,清冷静一点!让我们好好研究一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说我疯了,她,论辈份是我的九老妈,不论辈份她是一个该死不死浪费草料的老太婆,她竟然说我疯了!

    我是谁?

    我是莫言吗?

    我假如就是莫言,那么,我疯了,莫言也就疯了,对不对?

    我假如不是莫言,那么,我疯了,莫言就没疯。——莫言也许疯了,但与我没关。我疯不疯与他没关,他疯没疯也与我没关,对不对?因为我不是他,他也不是我。

    如果我就是莫言,那么——对,已经说对了。

    疯了,也就是神经错乱,疯了或是神经错乱的鲜明标志就是胡言乱语,逻辑混乱,哭笑无常,对不对?就是失去记忆或部分失去记忆,平凡的肉体能发挥出超出凡人的运动能力,象我们比较最老的喜欢在树上打秋千、吃野果的祖先一样。所以,疯了或是神经错乱是一桩有得有失的事情:失去的是部分思维运动的能力,得到的是肉体运动的能力。

    好,现在,我们得出结论。

    首先,我是不是莫言与正题无关,不予讨论。

    我,逻辑清晰,语言顺理成章,当然,我知道‘逻辑清晰’与‘语言顺理成章’内涵交叉,这就叫‘换言之’!你少来挑我的毛病,当然当然,‘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你别来圣人门前背《三字经》,俺上学那会一年到头背诵《毛主席语录》,背得滚瓜烂熟!我告诉你,俺背诵《毛主席语录》用的根本不是脑袋瓜子的记忆力,用的是腮帮子和嘴唇的记忆力!我哭笑有常,该哭就哭,该笑就笑,不是有常难道还是无常吗?我要真是无常谁敢说我疯?我要真是无常那么我疯了也就是无常疯了,要是无常疯了不就乱了套了吗?该死的不死不该死反被我用绳索拖走了,你难道不害怕?如此说来,我倒很可能是疯了。

    九老妈我现在才明白你为什么希望我疯了,如果我不疯,你早就被我拿走了,正因为我疯着,你才得以混水摸鱼!

    你甭哆嗦!我没疯!你干那些事我全知道。

    公元一千九百六十一年,你生了一个手脚带蹼的女婴,你亲手把她按到尿罐里溺死了!你第二天对人说,女婴是发破伤风死的!你骗了别人骗得了我吗?

    你十岁的时候就坏得头顶生疮脚心流脓,你跑到莫言家的西瓜地里,沙滩上那片西瓜地你用刀子把一个半大的西瓜切开一个豁口、然后拉进去一个屎撅子。你给西瓜缝合伤口,用酒精消了毒,洒上磺胺结晶,扎上绷带,西瓜长好了,长大了。到了中秋节,莫言家庆祝中秋,吃瓜赏月。莫言捧着一个瓜咬了一口,满嘴不是味。莫言那时三岁,还挺愿说话,莫言说:

    爹,这个西瓜肚子里有屎!

    爹说:

    傻儿子,西瓜不是人,肚子里哪有屎?

    莫言说:

    没屎怎么臭?

    爹说:

    那是你的嘴臭!

    莫言说:

    天生是瓜臭!

    爹接过瓜去,咬了一口,品顺了一会滋味,月光照耀着爹幸福的、甜蜜的脸,莫言看着爹的脸,等待着爹的评判,爹说:

    象蜜一样甜的瓜,你竟说臭,你是皮肉发热,欠揍!吃了它!

    莫言接过那瓣瓜,一口一口把瓜吃完。

    莫言如释重负地把瓜皮扔到桌子上。爹检查了一下瓜皮,脸色陡变,爹说:

    带着那么多瓤就扔?

    莫言只好捡起瓜皮,一点点地啃,把一块西瓜皮啃得象封窗纸一样薄!

    你说你缺德不缺德?你的屎要是象人家吃草家族里的尿那样,无臭,成形,只有一股青草味,吃了也就吃了,你他妈的拉的是动物的尸体的渣滓!

    罄竹难书你的罪行。

    我疯了吗?九老妈,我不是说的你,我不是我,你不是你,都是被九老爷笼子里那只猫头鹰给弄的,九老妈你瞅着空子给他捏死算啦!

    九老妈说:干巴,你九老爷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软起来象羊,凶起来象狼。当年跟他亲哥你的四老爷吃饭时都把盒子炮搁在波棱盖上……

    不知不觉地过去了一小时,我和九老妈站在已经布满了暗红色蝗虫的街道上,似乎说过好多话,又好象什么话也没说。我恍惚记得,九老妈断言,最贪婪的鸡也是难以保持持续三天对蝗虫的兴趣的,是的,事实胜于雄辩:追逐在疲倦的桑树下的公鸡们对母鸡的兴趣远远超过对蝗虫的兴趣,而母鸡们对灰土中谷秕子的兴趣也远远胜过对蝗虫的兴趣。几百只被撑得飞不动了的麻雀在浮土里扑棱着灰翅膀,猫把麻雀咬死,舔舔舌头就走了。蝗虫们烦躁不安或是精神亢奋地腾跳在街道上又厚又灼热的浮上里,不肯半刻消停,好象浮上烫着他们的脚爪与肚腹。街上也如子弹飞迸,浮土噗噗作响,桑树上、墙壁上都有暗红色的蝗虫在蠢蠢蠕动,所有的鸡都不吃蝗虫,任凭着蝗虫们在他们身前身后身上身下爬行跳动。五十年过去了,街道还是那条街道,只不过走得更高了些,人基本上还是那些人,只不过更老了些,曾经落遍蝗虫的街道上如今又落遍蝗虫,那时鸡们还是吃过蝗虫的,九老妈说那时鸡跟随着人一起疯吃了三天蝗虫,吃伤了胃口,中了蝗毒,所有的鸡都腹泻不止,屁股下的羽毛上沾着污秽腥臭的暗红色粪便,蹒跚在蝗虫堆里它们一个个步履艰难,扎煞着凌乱的羽毛,象刚刚遭了流氓的强奸,伴随着腹泻它们还呕吐恶心,一声声尖细的呻吟从它们弯曲如弓背的颈子里溢出来,它们尖硬的嘴上,挂着掺着血丝的粘稠涎线,它们金黄的瞳孔里晃动着微弱的蓝色光线——五十年前所有的鸡都中了蝗毒,跌撞在村里的家院、胡同和街道上,象一台醉酒的京剧演员。人越变越精明,鸡也越变越精明了;今天的街道宛若往昔,可是鸡们、人们对蝗虫抱一种疏远冷淡的态度了。

    我真想死,但立刻又感到死亡的恐怖,我注视着拴在墙
 

 
分享到:
揭秘诸葛亮的八阵图到底有多厉害
十二个跳舞的公主
泰国奇异性风俗:男子私处植入塑料珠子
道光皇帝补一条裤子怎么花了三千两白银
07 戏彩娱亲    老莱子,  春秋时期楚国隐士,为躲避世乱,自耕于蒙山南麓。他孝顺父母,尽拣美味供奉双亲,70岁尚不言老,常穿着五色彩衣,手持拨浪鼓如小孩子般戏耍,以博父母开怀。一次为双亲送水,进屋时跌了一跤,他怕父母伤心,索性躺在地上学小孩子哭,二老大笑。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2
弟子规
秦始皇母亲淫乱后宫真相 只为保住儿子性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