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红高粱家族 >> 第八章 骡子像一块黑石头一样透出一片凉气

第八章 骡子像一块黑石头一样透出一片凉气

时间:2013/12/28 12:27:05  点击:2239 次
  恋儿提来一瓶酒,切了一碟咸鸡蛋。

    窗外雨声雷动,黑骡子像一块黑石头一样透出一片凉气,漫进窗户,包围着爷爷赤裸的身体,他不由地打了个寒噤。

    “你冷吗?”恋儿轻蔑地问。

    “我热!”爷爷愤怒地回答。

    恋儿倒了两碗酒,递给爷爷一碗,自己端起一碗。两只碗沿碰了一下。

    空酒碗在炕上扔着。两个人直着眼睛看。

    爷爷看到屋子里到处燃烧着黄金一样的火苗,在遍屋黄金火里,有两朵蓝色的小火苗跳跃着。黄金火烧着爷爷的身体,蓝火苗烧着爷爷的心。

    ……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爷爷把枪拍进枪套,冷冷地说。

    站在河堤上的黑眼仰着身子走到奶奶的坟墓边,围着坟转一圈,踢踢坟上的土,感叹一声,说:“嗨,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啊!老余,铁板会也要抗日啦,你入会吧!”

    “入你那装神弄鬼的会?”爷爷撇着嘴说。

    “你别他娘的充大,铁板会有神灵相助,上合天心,下合民意,收留你是抬举你!”黑眼在奶奶坟头上踹了一脚,说,“黑爷是看着她的情分来拉你一把。”

    “我不要你他娘的来发慈悲,什么时候老子要跟你分出个公母来,你别以为事完了!”爷爷说。

    “你以为老子怵你,”黑眼拍着挂在腰间的匣枪说,“老子也学会了使枪!”

    大堤上又下来一个眉清目秀的铁板会员,他拉了一下爷爷的手,谦谦有君子风,风风流流地说:“余司令,铁板会的弟兄们都仰望您的英名,盼着您能入会,山河破碎,匹夫有责么!为了打日本,大家都要捐弃前嫌。个人恩怨,打完了日本再说。”

    爷爷颇感兴趣地看着这年轻人,他想起了自己的副官、因擦抢走火不幸死亡的青年英雄任副官,便嘲弄地问;“你是共产党?”

    年轻人说:“我既不是共产党,也不是国民党。我既恨共产党,也恨国民党。”

    爷爷说:“好样的!”

    年轻人说:“我叫五乱子。”

    爷爷拍了一下他的手,说:“认识啦。”

    父亲站在爷爷身旁,好久没有动。他十分好奇地看着铁板会会员们的脑袋。脑门上剃了一片头发,是铁板会会员的标识,父亲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干。

    恋儿与我爷爷疯狂地爱了三天三夜,她的肥厚的嘴唇肿胀起来,一丝一丝细血从唇上渗出来,流进嘴里和牙缝里。后来爷爷亲她时,总闻到她嘴里有一股令人发疯的血腥味。三天三夜雨脚如麻,房子里的金黄色和天蓝色涣散时,爷爷就听到原野里传来灰绿高粱刷刷啦啦的响声,小蛤蟆水音饱满的叫声和野兔子吱吱的叫声。腥冷的空气里夹着成千上万种味道,最突出最强烈的是那头黑骡子的味道。它一直站在那里,身体下陷了足有半尺。爷爷能闻到骡子味道时,总感到它是个巨大的威胁,爷爷想总有那么个机会到来,那时就用匣枪打碎它呆板的脑门。有好几次爷爷把枪都举起来了,但当他一举起枪时,金黄的火焰便在房子里熊熊燃烧起来。

    第四天早晨,爷爷睁开了眼,发现了躺在他身边的恋儿形消骨瘦,闭着的双眼周围有两圈青紫的颜色,厚嘴唇上,裂着一片片干燥的白皮。这时候他听到了村子里房屋倒塌的巨响。慌忙穿好衣服,摇摇晃晃下了地,一下炕,他就莫名其妙地栽了一跤。趴在地上,他感到饥肠辘辘,用力撑着爬起来,有力无气地呼唤大老刘婆子,无人答应。他撞开素日恋儿和大老刘婆子住的房间的门,举目一看,炕席上卧着一只翠绿色的青蛙,大老刘婆子踪影也无。爷爷回到窗外有黑骡的房子,把几块压扁了的咸鸡蛋捡起来,连皮吃了。咸鸡蛋勾出了更强烈的饥饿,他扑到灶间,翻橱倒柜,一口气吃下去四个生满绿毛的饽饽,九个咸鸡蛋,两块臭豆腐,三棵枯萎的大葱,最后喝了一勺子花生油。

    阳光像血一样地从高粱地里冒出来,恋儿还在酣睡,爷爷看着她像黑骡皮一样光滑的身体,眼前又哔哔剥剥地迸出金色的火星。窗户上的太阳红光把那些金色的火星吞没了。爷爷用匣枪捅捅恋儿的肚子,恋儿睁眼一笑,眼里又跳出蓝色火苗。爷爷跌跌撞撞地逃到院子里,见久未露面的太阳又大又圆,湿漉漉的像带血的婴儿,遍地汪汪的雨水通红,街上的水哗哗响着往田野里流。田野里的高粱半截泡在水里,像湖里芦苇。

    院子里的水渐渐浅了,终于露出了松软的地面。东院与西院之间的隔墙也倒了,罗汉大爷、大老刘婆子、烧酒锅上的伙计们一齐跑出来看太阳。爷爷看到他们的手上、脸上都沾着一层绿色的铜锈。

    “你们赌了三天三夜?”爷爷问。

    “是赌了三天三夜”罗汉大爷说。

    “骡子陷在去年的老窖子里,找绳子杠子把他抬出来吧。”爷爷说。

    伙计们用绳子在骡子肚皮上捆了两道,在背上挽了两个结,伸进去两根杠子,十几个人一齐发喊用力,把骡子的四条腿像胡萝卜一样拔出来。

    雨过天晴,雨水很快渗下,地皮上汪着一层脂油般光滑的亮泥。奶奶骑着骡子抱着我父亲,从泥泞不堪的田野里走回来。骡子的腿上、肚皮上溅满稀泥。两匹分别数日的黑骡子一闻到彼此的气味就顿蹄扬颈,喑哑地嘶叫,拴到槽头上,又亲热地互相啃痒。

    爷爷讪讪地迎着奶奶,把父亲接过来抱。奶奶眼皮红肿,身上有一股霉臭味。爷爷问:“料理完了?”

    奶奶说:“今上午刚埋了,要是再下两天雨,非招蛆不行。”

    “这雨,真是,八成是天河的底给捅漏了,”爷爷抱着我父亲说,“豆官,叫干爹!”

    “还是『干爹呀』『湿爹呀』!”奶奶说,“你抱着他,我去换换衣裳。”

    爷爷抱着父亲在院子里转,指着骡腿陷进的四个深坑,他说:“豆官,小豆官,你看这里,大黑骡子陷进去了,在这里它站了三天三夜。”

    恋儿端着铜盆出来打水,她对着爷爷咬咬嘴唇,撇了撇嘴,爷爷会意地一笑,她却当浪着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爷爷悄声问:“怎么啦?”

    恋儿恨恨地说:“都怨这该死的雨!”

    恋儿端水进屋,爷爷听到奶奶问恋儿:“你跟他说什么啦?”

    恋儿说:“没说什么。”

    “你怨该死的雨?”

    “没有没有,这该死的雨,八成是天河的底给捅漏了!”恋儿说。

    奶奶噢了一声,爷爷听到铜盆里的水哗浪哗浪响着。

    恋儿出来倒水时,爷爷见她脸色发紫,眼神都散了。

    三天后,奶奶说要去给曾外祖母烧纸钱。她抱父亲骑上黑骡子时,对恋儿说:“我今天不回来了。”

    当天夜里,大老刘婆子又去东院里跟伙计们赌钱了,奶奶房子里,又燃起了金黄色的火苗。

    奶奶骑着骡子星夜赶回来。她站在窗外听了一会,便破口大骂起来。

    奶奶把恋儿饱满的脸抓出了十几道血口子,又对准爷爷的左腮打了一巴掌。爷爷笑了一声。奶奶又把巴掌举起来,但扇到爷爷的腮帮子附近时,那只手像死了一样,无力地擦着爷爷的肩头滑下去。爷爷一巴掌把奶奶打翻在地。

    奶奶放声大哭。

    爷爷带着恋儿走了。

    铁板会会员腾出一匹马,让爷爷和父亲骑上。黑眼在最前边打马飞跑,口齿清楚的、既恨共产党又恨国民党的五乱子与爷爷并马缓行。五乱子胯下那匹小花马十分年轻,它看着跑到前头去了的五匹马,焦急地晃动着头,它想去追赶马群,主人却一再拉紧塞进它嘴里的铁嚼子,逼他把飞跑的欲念克制住。小花马满腹怨气,就用嘴咬爷爷胯下的黑马的把戏来发泄对主人的不满。黑马尥起蹄反抗花马的挑衅。爷爷把马一顿,把花马让到前头去,拉开几米距离,尾随在五乱子后边。温暖的灰蓝色的墨水河轻快地欢唱着,河水中散发出来潮湿的气体往河堤外的田野上游动。因为战乱没有拾掇利索的田野呈现出纷乱、颓丧的黄褐色,去年的高粱秸秆多半倒伏在地上,有零零星星的农人站在土地上发呆,也有聪明的农民在自家的田里放起了野火,干透的高粱秸子啪啪燃烧着,化成了灰烬,回归了生它出来的黑土地。

    农民焚烧高粱秸秆的火焰在墨水河两岸宽广的田野里像暗红的破布一样抖动着,一团团青色的烟雾在澄澈如冰的晴空下缭绕。焦香的燃烧高粱的味道呛人爷爷鼻腔和咽喉。一直高谈阔论着的五乱子从花马上掉过头来,问爷爷:“余司令,小弟说了半天了,还没听到你的议论呢。”

    爷爷苦笑一声,说:“余某识不了二百个大字,要说杀人放火,我是行家里手;说起什么国家、什么党派,还不如宰了我痛快!”

    “那你说打走日本后,中国的天下交给谁?”

    “这与我没干系,反正谁也不敢把我的P咬去!”

    “让共产党得天下,你觉得怎么样?”

    爷爷轻蔑地提了一下鼻粱,从一侧鼻孔里喷出一股气。

    “还让国民党统治?”

    “这群杂种!”

    “就是就是,国民党奸滑,共产党刁钻,中国还是要有皇帝!我从小就看『三国』『水浒』揣摸出一个道理,折腾来折腾去,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天下归总还要落在一个皇帝手里,国就是皇帝的家,家就是皇帝的国,这样才能尽心治理,而一个党管一个国,七嘴八舌,公公嫌凉,婆婆嫌热,到头来弄成了七零八落。”

    五乱子停住花马,待爷爷的黑马上来,他把身体侧向爷爷一边,诡秘地说:“余司令,我自幼熟读『三国』『水浒』,深谙谋略,胆大如鸡卵,苦无明主报效。原以为黑眼是条英雄好汉,便拋家弃舍,投奔他门下,原欲乘长风破万里浪,建功立业,封妻荫子,谁知这黑眼蠢如猪,笨如牛,无勇无谋,一心一意想只保全他在盐水口子那一亩三分地。古人云:禽择佳木而栖,良马见伯乐而鸣。我想来想去,偌大个高密东北乡,只有余司令您是个大英雄。因此我串通了数十个弟兄,一齐发难,要黑眼请您入会,这叫做引虎入室之计,你在会里效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争取同情和声望,尔后小弟伺机除掉黑眼,然后扶您为主,改换门庭,严饬纲纪,扩大队伍,先占住高密东北乡,尔后向北发展,占领平度东南乡,再占胶县北乡,三片联成一气,这时,就可以在盐水口子设都,亮出铁板国旗号,您就是铁板王,再以后,就派三路兵马,一路攻胶县,一路攻高密,一路攻平度,共产党、国民党、日本鬼子,统统翦灭,力拔三城之后,天下就算粗定了!”

    爷爷几乎从马上掉下来,他惊讶地看着这个年轻貌美、满腹经纶的小伙子,一阵强烈的兴奋压迫得他心肺剧痛。爷爷勒住马,待眼前眩目的黑色光线消失之后,狼狈不堪地滚下鞍来,欲想跪拜,又觉不妥,便伸手抓住五乱子汗津津的手,牙巴骨哆嗦着说:“先生!小王八蛋,怎么早不让我碰到你,相见恨晚。”

    “主公不要瞎客气,让我们同心同德,共谋大业!”五乱子眼泪花花地说。

    黑眼在一里开外勒马高叫;“哎——还走不走啦?”

    五乱子把巴掌拢到嘴上喊:“就走——老余的马肚带断了,正在修吶!”

    他们听到黑眼大声骂了一句脏话,又见他在马腚上打了一鞭,那匹马一蹿一蹿的,像匹大家兔子一样向前跑去。

    五乱子看看端坐在马背上双眼晶亮的我父亲,说:“余公子,今天我与令尊的话,事关重大,万勿泄露!”

    父亲用力点了点头。

    五乱子松开了勒紧马口的嚼铁,小花马像抖手腕子一样把前蹄甩甩,尾巴根子一撅,便飞跑起来,蹄铁刮起的黑土,像弹片一样射到河里。

    爷爷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充实和明白。五乱子一番话像抹布一样擦亮了他的心,擦得他心如明镜,一种终于认清了奋斗的目标、预见到远大前程的幸福感一浪接一浪在心头奔涌,爷爷翕动着嘴唇,说出了一句连坐在他怀里的父亲都没听清楚的话,爷爷说:“天意!”
 
 

 
分享到:
一、赛金花
弟子规
刘邦统一国家前最信任的两个人是谁
月饼引发了元朝的灭亡
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童年照片,右站着的较大孩子
弟子规
西施无疑是个最成功的二奶
08 卖身葬父    董永,    相传为东汉时期千乘(今山东高青县北)人,少年丧母,因避兵乱迁居安陆(今属湖北)。其后父亲亡故,董永卖身至一富家为奴,换取丧葬费用。上工路上,于槐荫下遇一女子,自言无家可归,二人结为夫妇。女子以一月时间织成三百匹锦缎,为董永抵债赎身,返家途中,行至槐荫,女子告诉董永:自己是天帝之女,奉命帮助董永还债。言毕凌空而去。因此,槐荫改名为孝感。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