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檀香刑 >> 第四章 钱丁恨声

第四章 钱丁恨声

时间:2013/12/26 21:25:14  点击:2124 次
  夫人,请坐,烫酒烧菜的粗活,何劳你亲自动手?这话余对你说过了一千遍,可你当成了耳旁风。请坐,夫人,你我夫妇,今日开怀畅饮,一醉方休。不要怕醉酒,不要怕酒后吐真言。漫道这庭院深深,密室隔音,即便在茶寮酒肆,面对着大庭广众,余也要畅所欲言,一吐为快。夫人,你是大清重臣之后,生长在钟鸣鼎食之家,你外祖父曾国藩为挽救大清危局,殚精竭虑,惨淡经营,鞠躬尽瘁,为国尽忠,真可谓挽狂澜于既倒,做砥柱立中流。没有你们老曾家,大清朝早就完了,用不了拖到今天。来,夫人,咱们干了这杯。你不要以为余醉了,余没醉,余多么想醉,但酒只能醉余的肉体,醉不了余的灵魂。夫人,不瞒你说,也瞒不了你说,这大清的气数,已经到了尽头。太后擅权,皇帝傀儡,雄鸡孵卵,雌鸡司晨,阴阳颠倒,黑白混淆,小人得志,妖术横行——这样的朝廷,不完蛋才是咄咄怪事!夫人,你让余痛快地说一次吧,否则余就要憋死了!大清朝啊,你这摇摇欲坠的大厦,要倒你就趁早倒了吧,要亡你就痛痛快快地亡了吧!何必这样不死不活、不阴不阳地硬撑着。夫人,你不要堵余的嘴,不要夺余的酒,你让余喝个痛快,说个痛快!至尊至贵的皇太后,承天启运的大皇帝,你们是万乘之尊啊,竟然不顾身份,堂而皇之地召见一个刽子手。刽子手是什么?是连下九流都入不了的人渣!余等这些为臣的,宵衣旰食,勤谨办事,但要一睹龙颜,也如同石破天惊。可一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竟然得到了你们的隆重召见。太后赐珠,皇帝赏椅,就差给他加官晋爵、封妻荫子了。夫人,你外祖父国藩公运筹帷幄,指挥三军,南征北战,汗马劳顿,皇上也没赏他一把龙椅是不是?你外叔祖国荃公亲冒矢石,冲锋陷阵,浴血奋战,九死一生,太后也没赏他一串佛珠是不是?可他们却把龙椅和佛珠赏给了一个猪狗不如的刽子手!这畜生依仗着皇上和太后的赏赐,妄自做大,硬逼着余给那把椅子和那串佛珠——也是给他——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是可忍孰不可忍也!余虽然官微人轻,但也是堂堂正正的两榜进士,正五品的国家官员,受此奇耻大辱,怎不让余怒火填膺!你还说什么小不忍则乱大谋,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大谋可言?街上谣言纷纷,说八国联军已经兵临城下,皇太后和皇帝不日即将弃都西逃,大清王朝,已经危在旦夕。在这样的时刻,余还忍什么?!余不忍啦!余要眶眦必报!夫人,那畜生把龙椅和佛珠刚刚放进轿子,余就对准了他那张瘦巴巴的狗脸,狠狠地抽了两个耳光!痛快!每一个耳光都是十分地响亮。那畜生一低头,吐出了两颗染血的狗牙。余的手,至今还隐隐作痛。痛快啊!请给余斟酒,夫人。

    那畜生,被余两巴掌打得威风扫地,宛如一条夹着尾巴的癞皮狗。但余看得出来,他心里不服气,他心里很不服气呐,那两只深陷在眼眶里的、几乎没有眼白的眼睛,闪烁着碧绿的光芒,如两团燃烧的鬼火。但这畜生,的确不是个尿包软蛋,在仪门之外,余问他:赵姥姥,感觉怎么样啊?你猜他说什么?这畜生,竟然嘻嘻一笑,说:"大老爷打得好,有朝一日,俺会报答您的。"余说,没有你要的那个有朝一日,余吞金,悬梁,服毒,自刎,也不会落到你的手里!他说:"只怕到了那时候就由不得大老爷了!"他还说,"大老爷,这样的例子很多。"

    是的,夫人,你说得很对,打了他,玷污了余的手。余堂堂知县,朝廷命官,犯不着跟这种小人斗气,他是个什么东西?猪?猪也比他富态;狗?狗也比他高贵。但余有什么法子?袁大人指名要去请他,官大一级压死人,余只能派人去请,派人去请请不来,余只好亲自出马。看得出来,在袁大人眼里,余这个高密知县,还不如一个刽子手值钱。

    在大堂外边,余一把抓住了那畜生的手——那畜生的手热如火炭,柔如面团,果然是与众不同——余想把他拉进大堂,装出一副亲热模样,让这畜生有苦难言。但这畜生轻轻一挣就脱出了他的手。他望着余诡秘一笑,不知道肚子里又在酝酿什么诡计。他钻进轿去,将那串佛珠套在脖子上,将那把沉重的檀香木椅子,四腿朝天顶在头上。这个似乎弱不禁风的狗东西,竟然能顶得起那把沉重的木椅子。这畜生顶着他的护身符晃晃荡荡地进了大堂。余颇为尴尬地跟随在他的后边。余看到大堂之上,与胶澳总督克罗德并肩而坐的袁世凯大人满面惊诧。克罗德那个杂种挤眉弄眼一脸怪相。

    那畜生顶着椅子跪在大堂正中,朗声道:"原刑部大堂刽子手蒙皇太后恩准退休还乡养老小民赵甲叩见大人!"

    袁大人慌忙站起来,离座,腆着福肚,小跑步下堂,到了那畜生面前,伸手去搬那沉重的木椅子。那椅子太重了,袁大人搬不起来。余一看不好,急忙向前,帮袁大人将那把椅子从那畜生头上抬下,并小心翼翼地翻转过来,安放在大堂正中。袁大人抖袍甩袖,双手去冠,跪地磕头,道:"臣山东巡抚袁世凯敬祝皇上皇太后万寿无疆!"余感到如雷击顶,木在一边。待袁大人行礼完毕,才猛然觉悟,自己已经犯下了冒犯天威的大罪。于是仓皇跪下,对着那畜生和他的椅子、佛珠,再行那三跪九叩大礼。大堂上的冷砖头,碰得余额头上鼓起了肿包。余对着椅子磕头时,克罗德那杂种,与身边的翻译交头接耳,那张瘦长的羊脸上,挂着轻蔑的笑容。大清朝啊,你的本事就是作践自己的官员,而对那些洋人,却是一味地迎合。克罗德这个杂种与余屡屡摩擦,估计他在袁大人面前,不会说余一句好话,听天由命吧,杂种们,但不管怎么说,孙丙是余帮你们抓起来的。

    那畜生跪在地上还不肯起来,袁大人亲自拉他他还是不起来。余知道坏事来了,这个畜生要报那两个耳光之仇啦。果然,他从脖子上摘下那串佛珠,双手托着,说:"请大人为小民做主!"

    袁大人哼了一声,盯了余一眼,道:"请讲吧!"

    那畜生说:"钱大老爷说小人撒谎造谣。"

    袁大人问:"他说你撒的什么谎,造的什么谣?"

    "他说这龙椅和佛珠是民间寻常之物,他说小人是欺世盗名!"

    袁大人瞪余一眼,道:"孤陋寡闻!"

    余辩解道:"大人,卑职以为,礼不下庶民,刑不上大夫,皇上皇太后万乘之尊,怎么会召见一个刽子手,并且还赏赐了这些贵重物品,因此卑职心存疑惑。"

    袁大人道:"尔见识短浅,食古不化。当今皇上皇太后,顺应潮流,励精图治。爱民如子,体恤下情。犹如阳光,普照万物。大树小草,均沾光泽。尔心胸偏狭,小肚鸡肠。墨守成规,少见多怪。"

    那畜生又道:"钱大老爷还打落了小民两颗牙齿。"

    袁大人拍案而起,怒道:"赵姥姥是刑部大堂狱押司的三朝元老,为国家执刑多年,技艺精湛,贡献殊多,连皇上皇太后都褒奖有加,尔一个小小县令,竟敢打落他的牙齿,你的心中还有皇上皇太后吗?"

    余浑身麻木,如被电击,冷汗涔涔,浸透衣衫,双膝一软,跪倒在地,磕头求饶:"卑职鼠目寸光,器量狭小,得罪姥姥,冒犯天威,罪该万死,还望大人饶恕!"

    袁大人呻吟半晌,道:"尔目无朝廷,辱打子民,本当严惩,但念你协助克罗德总督,生擒了匪首孙丙,功劳不小,就将功折罪了吧!"

    余磕头不止,道:"谢大人恩典……"

    袁大人道:"俗言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你平白无辜,打落人家两颗牙齿,就这样饶了你,只怕赵姥姥不服——这样吧,你给赵姥姥磕两个头,然后再拿出二十两银子,给赵姥姥补牙。"

    夫人,你现在知道了,余今天受到了多么深重的侮辱。人在矮檐下,焉能不低头?余将心一横,扑地跪倒,心肺欲裂,双眼沁血,给那畜生磕了两个头……

    那个畜生,笑眯眯地接受了余的大礼,竟然恬不知耻地说:"钱大老爷,小民家贫如洗,等米下锅,那二十两银子,还望大人尽快交割。"

    他的话,竟逗得袁大人哈哈大笑。袁世凯,袁大人,你这个混蛋,竟然当着洋人的面,与一个刽子手联手侮辱下属。余是皇皇两榜进士,堂堂朝廷命官,袁大人,你这样侮辱斯文,难道不怕伤了天下官员的心?看起来你们连手侮辱的只是一个小小的高密县令,实际上你们侮辱的是大清朝的尊严。那个黄脸的翻译,早将堂上堂下的对话,翻给了克罗德,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笑得比袁大人还要响亮。夫人啊,你丈夫今天被人当猴儿耍了。奇耻大辱啊奇耻大辱!夫人,你让余喝吧,你让余醉死方休。袁大人啊,您难道不知道士可杀而不可辱的道理吗?夫人放心,余不会自杀。余的这条性命,迟早是要殉给这大清朝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畜生得到了袁大人的默许,坐在那张紫檀木椅子上,得意洋洋。余站立堂侧,如一个皂班衙役。余的心中倒海翻江,一股股热血直冲头脑。余感到两耳轰鸣,双手发胀,恨不得扑上去扼住那畜生的咽喉。但是余不敢,余知道自己是个孱头。余缩着脖子,耸着肩膀,努力地挤出一脸笑容。余是一个没脸没皮没羞没躁的小丑啊,夫人!为夫的忍耐力,算得上是天下第一了啊,夫人!

    袁大人问那畜生:"赵姥姥,天津一别,倏忽已近年了吧?"

    "八个月,大人。"那畜生道。

    袁大人说:"知道为什么请你来吗?"

    那畜生道:"小民不知道,大人。"

    袁大人道:"你知道皇太后为什么召见你吗?"

    那畜生道:"小民听李大总管说,是袁大人在太后面前说了小人的好话。"

    "咱们俩真是有缘分哪!"袁大人说。

    "小人没齿不忘大人的恩德。"那畜生起身,给袁大人叩了一个头,然后又坐回到他的椅子上。

    袁大人道:"今日请你来,是要你再替本官——当然也是替朝廷——干一次活儿。"

    那畜生说:"不知大人要小的干什么活儿?"

    袁大人笑道:"你他娘的一个刽子手还会干什么活儿?"

    那畜生道:"不瞒大人说,小的在天津执刑之后,手腕子就得了病,已经拿不动刀子了。"

    袁大人冷笑道:"连龙椅都拿得动,怎么就拿不动把刀子呢?莫不是太后召见了一次,你真的立地成了佛?"

    那畜生从龙椅上滑下来,跪在地上,道:"大人,小的不敢,小的是猪狗一样的东西,永远也成不了佛。"

    袁大人冷笑道:"你要能成了佛,连乌龟王八也就成了佛!"

    那畜生道:"大人说得对。"

    袁大人道:"知道孙丙造反的事吗?"

    那畜生道:"小的还乡之后,一直闭门不出,外边的事儿一概不知道。"

    袁大人道:"听说孙丙是你的儿女亲家?"

    那畜生道:小的在京城当差,几十年没有还乡,这门亲事是小人的亡妻操持着办的。"

    袁大人道:"孙丙纠合拳匪,聚众造反,酿成列国争端,给皇上和皇太后添了无穷的麻烦,按照大清的律令,他这罪,是不是要株连九族啊?"

    那畜生道:"小的只管接牌执刑,不通律令。"

    袁大人道:"按律你也在九族之内。"

    那畜生道:"小的还乡半年,的确连孙丙的面都没见过。"

    袁大人道:"人心似铁,官法如炉。自去岁以来,拳匪骚乱,仇教灭洋,引起国际争端,酿成弥天大祸,现北京已被列强包围,形势万分危急。孙丙虽然被擒,但其余党,还在四乡蠢蠢欲动。东省民风,向称剽悍,高密一县,更是刁蛮。值此国家危难、兵慌马乱之际,非用重刑,不足以震慑刁民。本官今日请你前来,一是叙叙旧情,二是要你想出一种能够威慑刁民的刑法来处死孙丙,以儆效尤。"

    听到此处,余看到那畜生的眼睛里,突然焕发出了熠熠的光彩,辉映着他那张刀条瘦脸,宛如一块出炉的钢铁。他那两只怪诞的小手,宛如两只小兽,伏在膝盖上索索地颤抖。余知道这个畜生决不是因为胆怯而颤抖,人世间大概不会有什么事情能让一个杀人逾千的刽子手胆怯的了。余知道这畜生是因为兴奋而手抖,犹如狼见了肉而颤抖。他明明目露凶光,却口吐恭顺谦卑之词,这畜生,虽然是一个粗鄙不文的刽子手,但似乎谙熟了大清官场的全部智慧。他藏愚守拙,他欲擒故纵,他避实就虚,他假装糊涂,他低着头说:"大人,小的是个粗人,只知道按照上司量定的刑罚做活……"

    袁大人哈哈大笑,笑罢,满面慈祥地说:"赵姥姥,大概是碍着亲家的面子,不愿拿出绝活吧?"

    那畜生真是精怪到家,他听出了袁大人戏言后的恶语,看破了袁大人笑面后的煞相,他从龙椅上跳下来,跪在地上,说:"小的不敢,小的已经告老还乡,实在不敢抢县里同行的饭碗……"

    "原来你顾虑这个,"袁大人说,"能者多劳嘛。"

    那畜生道:"既然袁大人这么器重小人,小人也就不怕献丑了。"

    袁大人道:"你说吧,把那历朝历代、官府民间曾经使过的刑罚,一一地道来,说慢点,让翻译翻给洋人听。"

    那畜生道:"小的听俺的师傅说,本朝律令允许施行的刑罚,最惨莫过于凌迟。"

    袁大人道:"这是你的拿手好戏嘛,你在天津办钱雄飞时,用的就是凌迟;凌迟是不错,但还是死得快了点——"

    话到此处,袁大人对着余意味深长地点点头。夫人,袁大人手眼通天,耳目众多,不会不知道雄飞是余的胞弟。果然,他笑眯眯地盯着余——他的脸上笑容可掬,可那目光好似蝎钩蜂刺——仿佛突然忆起似的问:"高密县,听说那行刺本官的钱雄飞是你的堂兄弟?夫人啊,余仿佛焦雷击顶,冷汗如注,狼狈跪倒,磕头如捣蒜。夫人,你丈夫这颗头,今天可是遭了大罪了呀!余心一横,想,就如那乡村野语说得。该死该活屌朝上,索性如实道来,免得遮掩心虚。余说,启票大人,钱雄飞乃卑职一母同胞,排行第三,因族叔无嗣,将其过继承祧。"袁世凯点点头,说:"果然是龙生九子,各个不同。你写给他的那些信本官都看了,到底是两榜进士,名臣眷属,写出来的家信也是议论风发,字正腔圆哪!他写给你的一封信你却没看——一封绝交信,他在信中,把你骂了个狗血淋头。高密县,你是个老实人,也是个聪明人,本官一向认为,老实就是聪明。高密县啊,你头上那顶帽子,虽然没长翅膀,可也差点飞了!起来吧!"夫人哪,今日这一天,可真是精彩纷呈,险象环生,斟酒吧,夫人,你没有理由不让余喝个一醉方休了吧?

    夫人,咱们只知道三弟在天津被凌迟处死,但想不到执刑的竟是赵甲这个畜生,果然"不是冤家不聚头"啊!袁世凯老谋深算,口蜜腹剑,为夫落到他的手里,只怕是凶多吉少。喝吧,夫人,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为夫已经豁出去了。

    那畜生的目光,贼溜溜地在余的脖子上扫来扫去,他大概开始研究余脖子上的关节,琢磨着该从哪里下刀了吧。

    袁大人不再理余,调过头去问赵甲:"凌迟之外,还有啥比较精彩的刑罚?"

    那畜生道:"大人,除了凌迟,本朝刑罚中最惨的,莫过于腰斩了。"

    袁大人问:"你执过这刑吗?"

    那畜生道:算是执过一次。"

    袁大人道:"你慢慢说给克罗德总督听。"

    二

    那畜生说:"大人,咸丰七年,小的十七岁时,在刑部狱押司刽子班当外甥,跟着当时的姥姥,小的师傅,打下手当学徒。姥姥干活时,小的在旁边伺候着,用心地揣摩着师傅的一招一式。那天,被判腰斩的是一个皇家银库的库丁。这小子身高马大,大嘴张开能塞进去一个拳头。大人,这些库丁,都是盗银子的专家。他们进库时,要脱得一丝不挂,出库时自然也是一丝不挂,但就是这样,也挡不住他们盗银子。大人,您猜他们把银子藏在什么地方?他们把银子藏进谷道里。"黄脸翻译问:"何为谷道?"袁大人白他一眼,说:"肛门!你简短节说!"那畜生道:"是,大人,小的简短节说。有清一朝,库银年年亏空,不知冤死了多少库官,但谁也想不到是库丁在捣鬼。行行有行行的规矩,一家有一家的门道。那些库丁,虽然工食银菲薄,但个个家里都建起豪宅大院,养着娇妻美妾,他们发家致富,全凭着一条谷道。要说那谷道也是个娇嫩地方,揉不进沙子去,但库丁们却能尾进去一锭五十两的大元宝。原来这些家伙,每日在家里,都用檀香木棒槌扩肛。那棒槌形同驴生,在香油里浸泡多年,紫里透红,光滑无比,分大、中、小三号,先小,后中,再大,日日扩,夜夜扩,把个谷道,扩得宽敞无比,为盗窃库银,准备好了家什。那天,也是该当出事,那个大嘴库丁,竟往谷道里尾进去三锭元宝。出库查验时,他龇牙咧嘴,迈步艰难,宛若头上顶着一碗水,腚里夹着一泡屎。库官心中好生疑惑,对准库丁的屁股踹了一脚。这一踹不打紧,那库丁的腿一松,一锭大银,从屁眼里掉出来。库官目瞪口呆,紧接着又连踹了几脚,又有两锭大银从库丁的屁眼里掉出来。库官大骂:"杂种,你一个屁眼,夹了老子三年的俸禄!"从此之后,人们才知道了库丁发财的门道。现在的库丁,出库时都要用探针探肛。事情汇报上去,咸丰爷爷龙颜大怒,降旨把那些库丁全部处死,家产全部充公。为了处死库丁,专门让余姥姥设计了一种刑罚——用烧红的铁棍捅进谷道,活活地烫死。只余下这个大嘴库丁,判处腰斩,公开执行,也算是对社会有了个交代。

    执刑那天,菜市口刑场人山人海,百姓们看砍头看腻了,换个样子就觉得新鲜。那天,监刑官是刑部侍郎许大人,还有大理寺正卿桑大人,格外地隆重。为了执刑,刽子班半夜没睡,姥姥亲自动手磨那柄宣花大斧,小姨刚刚病死,大姨和二姨准备木墩子绳索什么的。原来俺以为腰斩用刀,姥姥却说,从祖师爷那时候,腰斩就用斧头。但临行时,为了防止意外,姥姥还是让俺带上了那把大刀。

    把库丁押上了执刑台,这小子,断魂酒喝多了,耍起了酒疯,红着眼,嘴里喷着白沫子,整个一头疯牛。那两扇大膀子,一晃就有千百斤力气。大姨二姨两个人都制不住他。他一闹,看客们就喝彩;看客越喝彩,这小子就越疯。好不容易才把他按倒在木墩子上。大姨在前按着他的头,二姨在后按着他的腿。他一点都不老实,胳膊打连枷,胡抡;双腿马蹄子,乱踢;腰杆子如蛇拧来拧去;背拱上拱下,成了一条造桥虫。监斩官有点烦,不等俺们把那家伙收拾服帖,就匆忙下达了执刑的命令。姥姥抡起宣花大斧,高高过顶,猛地往下劈去。唆,一道白光一阵风。姥姥举起大斧时,看客们全都鸦雀无声;姥姥斧头落下时,人群里一阵欢呼。俺听到"噗嗤"一声响,看到一股红的溅起来。大姨和二姨的脸都被热血蒙了。这一斧没把库丁砍成两段,活儿不利索。姥姥大斧落下去那一霎,库丁的腰杆子扭到了一边,结果只砍破了他的半边肚子。他的惨叫压住了看客的欢呼。那些肠子,"哧溜哧溜"地窜出来,把个大木墩子盖住了。姥姥欲要补斧,但适才那一斧用力过猛,已将斧头深深地砍进木墩子里。姥姥急忙往外抽斧,无奈斧柄上沾满了血污,把根斧柄弄得如一条大泥鳅,抓一把滑溜溜,根本使不上劲。看客嗷嗷地喝起倒彩来。库丁四肢挥舞,怪叫声惊天动地。俺看到这种情景,心急智生,不待姥姥吩咐,趋前一步,双手抡起大刀,接着姥姥劈开的缺口,一咬牙,一闭眼,一刀下去,就把库丁斩成了两段。这时,姥姥回过神来,转身对着监刑官大喊:"执刑完毕,请大人验刑!"大人们都面色苍白,呆着木鸡。大姨和二姨松开了血手,蒙头转向地站起来。那库丁的后半截身体,在那里抽搐着,没有什么大动作。可他那前半截身体,可就了不得了。大人,没亲眼看到的听说了也不会相信,亲眼看到了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噩梦。那家伙八成是一只蜻蜓转世,去掉了后半截还能飞舞。就看到他用双臂撑着地,硬是把半截身体立了起来,在台子上乱蹦哒。那些血,那些肠子,把俺们的脚浸湿了,缠住了。那人的脸金箔一样,黄得耀眼。那个大嘴如一条在浪上打滚的小舢板,吼着,听不明白在吼啥,血沫子噗噗地喷出来。最奇的是那条辫子,竟然如蝎子的尾巴一样,钩钩钩钩地就翘起来了。在脑后挺了一会儿,然后就疲疲塌塌地耷拉下来了。这时,台下的看客都噤了声,胆大地还直着眼睛看,胆小的把眼睛捂起来。还有一些嗓子浅的,捏着喉咙哇哇地吐。监斩的大人们都骑着马跑了。我们师徒四个,木偶在台上,大眼小眼,瞪着那半截库丁,在眼前大显神通。他折腾了足有吃袋烟的工夫,才很不情愿地前仆,倒地后嘴里还哼哼唧唧,你捂着眼睛,光听声儿,还以为是小孩子闹奶吃呢。

    三

    那畜生绘声绘色地讲完了腰斩刑,哑口无了言,嘴角上挂着两朵白沫,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观察着袁大人和克罗德的脸色。余的眼前,晃动着那半截库丁的可怕形象,耳朵里响着一阵阵地尖叫。袁大人听得津津有味,眯着眼不吭声。克罗德侧耳听着翻译的叽里咕噜,一会儿歪头看袁,一会儿歪头看赵。他的动作和神情,让余想起了一只蹲在岩石上的老鹰。

    袁大人终于说话了:"总督阁下,依下官的看法,就用腰斩刑吧。"

    翻译低声把袁大人的话翻过去。克罗德咕噜了几句鬼子话,翻译道:"总督想知道,腰斩后,罪犯还能活多久?"

    袁大人对着那畜生扬起下巴,示意他回答。

    他说:"大概能活抽袋烟的工夫,不过也不确定,有的当时就死,好比砍断了一截木头。"克罗德对着翻译咕噜了一阵。

    翻译道:"总督说,腰斩不好,让犯人死得太快,起不到震慑刁民的作用。他希望能有一种奇特而残酷的刑罚,让犯人极端痛苦但又短时间死不了。总督说,他希望执刑后,还能让犯人活五天,最好能活到八月二十日,青岛至高密段铁路通车典礼。"

    袁大人道:"你用心想想,有没有这样的好法子?"

    那畜生摇摇头,说:"把犯人吊五天,什么刑也不用,也就吊死了。"

    克罗德对着翻译又咕噜了一阵,翻译道:"总督说,中国什么都落后,但是刑罚是最先进的,中国人在这方面有特别的天才。让人忍受了最大的痛苦才死去,这是中国的艺术,是中国政治的精髓……"

    "放屁,"余听到袁大人低声说,但他马上就用高声大嗓把前面的骂声遮掩了,他不耐烦地对着那畜生说,"你好生想想看,"然后他又对克罗德说,"总督阁下,如果贵国有这样的好刑罚不妨也介绍给他,这事儿比造火车好学。"

    翻译把袁大人的话对克罗德翻了。克罗德皱着眉头冥思苦想;那畜生垂着头,肯定也在挖空心思。

    克罗德突然兴奋起来,对着翻译咕噜。

    翻泽说:"总督阁下说,欧洲有一种桩刑,把人钉在木桩上,可以很久不死。"

    那畜生的眼睛突然变得极亮,神采飞扬地说:"大人,小的想起来了。早年间小的听师傅说过,他的师傅的师傅,在雍正年间,曾经给一个在皇陵附近拉屎的人施过檀香刑。"

    袁大人问:"什么檀香刑?"

    畜生说:"小的师傅说得比较含糊,大概是用一根檀香木橛子,从那人的谷道钉进去,从脖子后边钻出来,然后把那人绑在树上。"

    袁大人冷笑着说:"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那人活了几天?"

    畜生说:"大概是活了三天,也许是四天。"

    袁大人让翻译赶快把话翻给克罗德。克罗德听得眉飞色舞,用结结巴巴的中国话说:"好,好,檀香刑,好!"

    袁大人说:"既然克总督也说好,那就这样定了。给孙丙上檀香刑,但你们必须让他活五天。今日是八月十三,明天准备一天,后天,八月十五,开始执刑。"

    那畜生突然跪在了地上,说:"大人,小的年纪大了,手脚已经不太灵便,干这样的大活,必须有一个帮手。"

    袁大人看着余说:"让高密县南牢的刽子手给你打下手。"

    那畜生道:"大人,小的不想让县里的同行插手。"

    袁大人笑道:"你怕他们抢了你的功劳?"

    那畜生道:"求大人恩准,让小的儿子给俺做副手。"

    袁大人问:"你儿子是干什么的?"

    那畜生道:"杀猪屠狗。"

    袁大人笑道:"倒也算个内行!好啊,打仗要靠亲兄弟,上阵还是父子兵,本抚准了。"

    那畜生跪着还不起来。

    袁大人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畜生道:"大人,小的想过了,要实施这檀香刑,需要搭起一座两丈高的木头高台,高台上竖起一根粗大的立柱,柱上还要钉一根横木。还要在高台的一侧用板子铺上漫道,好让执刑人上下。"

    袁大人说:"你回去画出样子来,让高密县照着样子去办。"

    畜生道:"还需要上好的紫檀木两根,削刮成宝剑的样子,这活儿要小的亲自来做。"

    袁大人说:"让高密县帮你去办。"

    畜生道:"要精炼香油二百斤。"

    袁大人笑道:"你是不是要把孙丙炸熟了下酒?"

    畜生道:"大人,那檀木橛子削好后,要放在香油里煮起码一天一夜,这样才能保证钉时滑畅,钉进去不吸血。"

    "一切都让高密县帮你去办,"袁大人道,"还要什么,你最好一次说完。"

    畜生道:"还需要牛皮绳子十根,木榔头一把,白毛公鸡一只,红毡帽子两顶,高腰皮靴两双,皂衣两套,红绸腰带两条,牛耳尖刀两把,还要白米一百斤,白面一百斤,鸡蛋一百个,猪肉二十斤,牛肉二十斤,上等人参半斤,药罐子一个,劈柴三百斤,水桶两个,水缸一口,大锅一口,小锅一口。"

    袁大人道:"你要人参干什么?"

    畜生道:"大人听小的说,犯人施刑后,肚肠并没有受伤,但血在不断地流,为了让他多活时日,必须每天给他灌参汤。要不,小的也不敢保证他受刑之后还能活五天。"

    袁大人道:"灌了参汤,你就能保证他受刑之后还能活五天吗?"

    "小的保证!"畜生坚决地说。

    袁大人道:"高密县,你去帮他列出一张清单,赶快让人去置办,不得延误!"

    畜生还跪着。

    袁大人道:"你起来吧!"

    畜生跪着,只管磕头。

    袁大人说:"行了,别磕你那颗狗头了!好好听着,你要是圆满地执了檀香刑,本抚赏给你父子二人白银一百两。可万一出了差错,本抚就把你父子二人用檀木橛子串起来,挂在柱子上晒成人干!"

    那畜生磕了一个响头,说:"谢大人!"

    袁大人说:"高密县,你也一样!"

    余答道:"卑职一定尽心办理,不遗余力。"

    袁大人起身离开座位,与克罗德相伴着往堂下走去。刚走了几步,他又回过头来,仿佛突然想起似的,漫不经心地问:"高密县,听说你把刘裴村的公子从四川带到了任上?"

    "是的,大人,"余毫不含糊地说,"四川富顺,正是刘裴村年兄的故乡。余在富顺为令期间,刘夫人举家扶柩返还故乡。为了表示同年之谊,余曾去刘家吊唁,并赠送了赙仪十两。不久,刘夫人因哀伤过度,跨鹤西去,临终时将刘朴托付给余。余见他为人机警,办事谨慎,就将他安排在县衙做公。"

    "高密县啊,你是一个坦率的人,一个正派的人,一个不附炎趋势的人,一个有情有义的人,"袁大人高深莫测地说,"但也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人。"

    余将头颅伏在地上,说:"卑职感谢大人教诲!"

    "赵甲啊,"袁大人说,"你可是那刘朴的杀父仇人哪!"

    那畜生伶牙俐齿地说:"小的执行的是皇太后的懿旨。"

    四

    夫人,你为什么不给余斟酒了?斟满,斟满。来,你也干了这杯。你的脸色苍白,你哭了?夫人,莫哭,余已经打定了主意,决不能让那畜生把一百两银子拿到手,决不能让克罗德那个杂种的阴谋得逞。余也决不能让袁世凯如愿。姓袁的干刀万剐了余的胞弟,惨!惨!惨啊!袁世凯口蜜腹剑,笑里藏刀,他不会轻易地饶过余的。收拾了孙丙,他就会收拾为夫了。夫人,横竖是一个死,不如死得痛快。在这样的时候,活着就是狗,死了才是人。夫人,咱们夫妻十几年,虽然至今还没熬下一男半女,但也是齐眉举案,夫唱妇随。明天一早,你就回湖南去吧,车子余已经准备好了。余家中还有十亩水田,五间草屋,历年积攒的银子大概有三百两,够你粗衣淡饭过一辈子了。你走之后,余就无牵无挂了。夫人啊,你莫哭,你哭余心痛。生在这乱世,为官为民都不易,乱世人不如太平犬。夫人,你还乡之后,把二弟的儿子过继过来一个,让他替你养老送终。余已经把信写好了,他们不会不答应。鸟之将死,其呜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夫人,你千万别这样说,你如果也死了,谁为余烧化纸钱?你也不能待在这里,你在这里,余就下不了决心。

    夫人,余有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早就想对你说,其实余不说你也知道了。余与孙丙的女儿、也就是赵甲的儿媳孙眉娘相好已经三年,她的肚子里,已经怀上了余的孩子。夫人,看在我们夫妻十几年的份上,等她生产后,如果是个男孩,你就想法把他弄到湖南去,如果是个女孩,就罢休。这是余最后的嘱托,夫人,请受钱丁一拜!
 

 
分享到:
三字经48
三字经99
三字经85
塞下曲(1)·林暗草惊风 (唐)卢纶
秦桧毒辣阴险的老婆王氏竟是李清照表妹
小红帽5
古代女人的“守宫”之物是什么东西
童年生活最悲惨的皇帝 汉宣帝为何在监狱里长大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