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檀香刑 >> 第四章 钱丁恨声

第四章 钱丁恨声

时间:2013/12/26 21:25:14  点击:2596 次
  夫人,请坐,烫酒烧菜的粗活,何劳你亲自动手?这话余对你说过了一千遍,可你当成了耳旁风。请坐,夫人,你我夫妇,今日开怀畅饮,一醉方休。不要怕醉酒,不要怕酒后吐真言。漫道这庭院深深,密室隔音,即便在茶寮酒肆,面对着大庭广众,余也要畅所欲言,一吐为快。夫人,你是大清重臣之后,生长在钟鸣鼎食之家,你外祖父曾国藩为挽救大清危局,殚精竭虑,惨淡经营,鞠躬尽瘁,为国尽忠,真可谓挽狂澜于既倒,做砥柱立中流。没有你们老曾家,大清朝早就完了,用不了拖到今天。来,夫人,咱们干了这杯。你不要以为余醉了,余没醉,余多么想醉,但酒只能醉余的肉体,醉不了余的灵魂。夫人,不瞒你说,也瞒不了你说,这大清的气数,已经到了尽头。太后擅权,皇帝傀儡,雄鸡孵卵,雌鸡司晨,阴阳颠倒,黑白混淆,小人得志,妖术横行——这样的朝廷,不完蛋才是咄咄怪事!夫人,你让余痛快地说一次吧,否则余就要憋死了!大清朝啊,你这摇摇欲坠的大厦,要倒你就趁早倒了吧,要亡你就痛痛快快地亡了吧!何必这样不死不活、不阴不阳地硬撑着。夫人,你不要堵余的嘴,不要夺余的酒,你让余喝个痛快,说个痛快!至尊至贵的皇太后,承天启运的大皇帝,你们是万乘之尊啊,竟然不顾身份,堂而皇之地召见一个刽子手。刽子手是什么?是连下九流都入不了的人渣!余等这些为臣的,宵衣旰食,勤谨办事,但要一睹龙颜,也如同石破天惊。可一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竟然得到了你们的隆重召见。太后赐珠,皇帝赏椅,就差给他加官晋爵、封妻荫子了。夫人,你外祖父国藩公运筹帷幄,指挥三军,南征北战,汗马劳顿,皇上也没赏他一把龙椅是不是?你外叔祖国荃公亲冒矢石,冲锋陷阵,浴血奋战,九死一生,太后也没赏他一串佛珠是不是?可他们却把龙椅和佛珠赏给了一个猪狗不如的刽子手!这畜生依仗着皇上和太后的赏赐,妄自做大,硬逼着余给那把椅子和那串佛珠——也是给他——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是可忍孰不可忍也!余虽然官微人轻,但也是堂堂正正的两榜进士,正五品的国家官员,受此奇耻大辱,怎不让余怒火填膺!你还说什么小不忍则乱大谋,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大谋可言?街上谣言纷纷,说八国联军已经兵临城下,皇太后和皇帝不日即将弃都西逃,大清王朝,已经危在旦夕。在这样的时刻,余还忍什么?!余不忍啦!余要眶眦必报!夫人,那畜生把龙椅和佛珠刚刚放进轿子,余就对准了他那张瘦巴巴的狗脸,狠狠地抽了两个耳光!痛快!每一个耳光都是十分地响亮。那畜生一低头,吐出了两颗染血的狗牙。余的手,至今还隐隐作痛。痛快啊!请给余斟酒,夫人。

    那畜生,被余两巴掌打得威风扫地,宛如一条夹着尾巴的癞皮狗。但余看得出来,他心里不服气,他心里很不服气呐,那两只深陷在眼眶里的、几乎没有眼白的眼睛,闪烁着碧绿的光芒,如两团燃烧的鬼火。但这畜生,的确不是个尿包软蛋,在仪门之外,余问他:赵姥姥,感觉怎么样啊?你猜他说什么?这畜生,竟然嘻嘻一笑,说:"大老爷打得好,有朝一日,俺会报答您的。"余说,没有你要的那个有朝一日,余吞金,悬梁,服毒,自刎,也不会落到你的手里!他说:"只怕到了那时候就由不得大老爷了!"他还说,"大老爷,这样的例子很多。"

    是的,夫人,你说得很对,打了他,玷污了余的手。余堂堂知县,朝廷命官,犯不着跟这种小人斗气,他是个什么东西?猪?猪也比他富态;狗?狗也比他高贵。但余有什么法子?袁大人指名要去请他,官大一级压死人,余只能派人去请,派人去请请不来,余只好亲自出马。看得出来,在袁大人眼里,余这个高密知县,还不如一个刽子手值钱。

    在大堂外边,余一把抓住了那畜生的手——那畜生的手热如火炭,柔如面团,果然是与众不同——余想把他拉进大堂,装出一副亲热模样,让这畜生有苦难言。但这畜生轻轻一挣就脱出了他的手。他望着余诡秘一笑,不知道肚子里又在酝酿什么诡计。他钻进轿去,将那串佛珠套在脖子上,将那把沉重的檀香木椅子,四腿朝天顶在头上。这个似乎弱不禁风的狗东西,竟然能顶得起那把沉重的木椅子。这畜生顶着他的护身符晃晃荡荡地进了大堂。余颇为尴尬地跟随在他的后边。余看到大堂之上,与胶澳总督克罗德并肩而坐的袁世凯大人满面惊诧。克罗德那个杂种挤眉弄眼一脸怪相。

    那畜生顶着椅子跪在大堂正中,朗声道:"原刑部大堂刽子手蒙皇太后恩准退休还乡养老小民赵甲叩见大人!"

    袁大人慌忙站起来,离座,腆着福肚,小跑步下堂,到了那畜生面前,伸手去搬那沉重的木椅子。那椅子太重了,袁大人搬不起来。余一看不好,急忙向前,帮袁大人将那把椅子从那畜生头上抬下,并小心翼翼地翻转过来,安放在大堂正中。袁大人抖袍甩袖,双手去冠,跪地磕头,道:"臣山东巡抚袁世凯敬祝皇上皇太后万寿无疆!"余感到如雷击顶,木在一边。待袁大人行礼完毕,才猛然觉悟,自己已经犯下了冒犯天威的大罪。于是仓皇跪下,对着那畜生和他的椅子、佛珠,再行那三跪九叩大礼。大堂上的冷砖头,碰得余额头上鼓起了肿包。余对着椅子磕头时,克罗德那杂种,与身边的翻译交头接耳,那张瘦长的羊脸上,挂着轻蔑的笑容。大清朝啊,你的本事就是作践自己的官员,而对那些洋人,却是一味地迎合。克罗德这个杂种与余屡屡摩擦,估计他在袁大人面前,不会说余一句好话,听天由命吧,杂种们,但不管怎么说,孙丙是余帮你们抓起来的。

    那畜生跪在地上还不肯起来,袁大人亲自拉他他还是不起来。余知道坏事来了,这个畜生要报那两个耳光之仇啦。果然,他从脖子上摘下那串佛珠,双手托着,说:"请大人为小民做主!"

    袁大人哼了一声,盯了余一眼,道:"请讲吧!"

    那畜生说:"钱大老爷说小人撒谎造谣。"

    袁大人问:"他说你撒的什么谎,造的什么谣?"

    "他说这龙椅和佛珠是民间寻常之物,他说小人是欺世盗名!"

    袁大人瞪余一眼,道:"孤陋寡闻!"

    余辩解道:"大人,卑职以为,礼不下庶民,刑不上大夫,皇上皇太后万乘之尊,怎么会召见一个刽子手,并且还赏赐了这些贵重物品,因此卑职心存疑惑。"

    袁大人道:"尔见识短浅,食古不化。当今皇上皇太后,顺应潮流,励精图治。爱民如子,体恤下情。犹如阳光,普照万物。大树小草,均沾光泽。尔心胸偏狭,小肚鸡肠。墨守成规,少见多怪。"

    那畜生又道:"钱大老爷还打落了小民两颗牙齿。"

    袁大人拍案而起,怒道:"赵姥姥是刑部大堂狱押司的三朝元老,为国家执刑多年,技艺精湛,贡献殊多,连皇上皇太后都褒奖有加,尔一个小小县令,竟敢打落他的牙齿,你的心中还有皇上皇太后吗?"

    余浑身麻木,如被电击,冷汗涔涔,浸透衣衫,双膝一软,跪倒在地,磕头求饶:"卑职鼠目寸光,器量狭小,得罪姥姥,冒犯天威,罪该万死,还望大人饶恕!"

    袁大人呻吟半晌,道:"尔目无朝廷,辱打子民,本当严惩,但念你协助克罗德总督,生擒了匪首孙丙,功劳不小,就将功折罪了吧!"

    余磕头不止,道:"谢大人恩典……"

    袁大人道:"俗言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你平白无辜,打落人家两颗牙齿,就这样饶了你,只怕赵姥姥不服——这样吧,你给赵姥姥磕两个头,然后再拿出二十两银子,给赵姥姥补牙。"

    夫人,你现在知道了,余今天受到了多么深重的侮辱。人在矮檐下,焉能不低头?余将心一横,扑地跪倒,心肺欲裂,双眼沁血,给那畜生磕了两个头……

    那个畜生,笑眯眯地接受了余的大礼,竟然恬不知耻地说:"钱大老爷,小民家贫如洗,等米下锅,那二十两银子,还望大人尽快交割。"

    他的话,竟逗得袁大人哈哈大笑。袁世凯,袁大人,你这个混蛋,竟然当着洋人的面,与一个刽子手联手侮辱下属。余是皇皇两榜进士,堂堂朝廷命官,袁大人,你这样侮辱斯文,难道不怕伤了天下官员的心?看起来你们连手侮辱的只是一个小小的高密县令,实际上你们侮辱的是大清朝的尊严。那个黄脸的翻译,早将堂上堂下的对话,翻给了克罗德,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笑得比袁大人还要响亮。夫人啊,你丈夫今天被人当猴儿耍了。奇耻大辱啊奇耻大辱!夫人,你让余喝吧,你让余醉死方休。袁大人啊,您难道不知道士可杀而不可辱的道理吗?夫人放心,余不会自杀。余的这条性命,迟早是要殉给这大清朝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畜生得到了袁大人的默许,坐在那张紫檀木椅子上,得意洋洋。余站立堂侧,如一个皂班衙役。余的心中倒海翻江,一股股热血直冲头脑。余感到两耳轰鸣,双手发胀,恨不得扑上去扼住
 

 
分享到:
2.他走着走着,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在叫
木版画吴刚伐桂
三字经55
揭秘中国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过重阳
三字经26
三国中死得最冤的六名猛将 魏延排第一
中国历史上最具魅力的一个女人
静夜思·床前明月光 (唐)李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