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金粉世家 >> 第五十回 新妇见家人一堂沆瀣 少年避从客十目弛骋

第五十回 新妇见家人一堂沆瀣 少年避从客十目弛骋

时间:2013/12/21 15:09:50  点击:2182 次
  这时,清秋还只认得公公,在男族一堆里面,站着有老有少,谁是谁,还是分不清楚。清秋心里虽然为这事踌躇,可是人家早已替她打算好了,行过婚礼之后,依然引到休息室里,暂时休息。一会儿,傧相重新将她引上礼堂,这时宾客都退了,男家老少约有一二十位,随便地坐在那边,一出来,就见自己公公,引了一二个妇人一块向前来。挤挨着公公是位五十上下的太太,清秋一看就明白,那是婆婆了。正面放了两把太师椅,铺了围垫,他两人过来就分左右坐下了。两个傧相把清秋引到下面,燕西却由身后转出来了。说道:“这是父亲和母亲。”说毕,声音放低了几倍道:“你三鞠躬。”清秋这里礼还没有行下去,老夫妇两人已站起来了,清秋行礼,他俩含着微笑,也微微一点头。礼毕,金铨道:“新妇今天也很累,其余只一鞠躬罢。”于是老夫妇俩站开,二姨太上来,她不坐了,只靠住椅子站着一点头下去。又其次,便是翠姨,她先笑道:“不敢当!不敢当!”连椅子边都没站过去,就是侧面立了。清秋偷眼一看,见她尖尖脸儿,薄敷胭脂,非常俊秀。穿了一件银红色的缎袍,腰身只小得有一把。起先还以为她不定是那位嫂子,这时燕西告诉她是三姨太,心里才明白,不料公公偌大年纪,还有这样花枝般的一位姨母,于是也是一鞠躬相见。她过去之后,哥嫂们便一对一对的由燕西介绍,都是彼此一鞠躬。清秋偷眼看这些人,都还罢了,惟有那三嫂一双眼睛很是厉害,一刹那之间,如电光一般,在人周身绕了一遍。这时,道之笑着从人丛中走了出来道:“老七,我的情形特别一点,用不着介绍,我为你们的事,多少总出了一点儿力,你两个人给我三鞠躬谢一谢,成不成?”燕西笑着答道:“成!你请上。”道之道:“别忙,我还有一个人儿。”于是回过手去对身后连招了几下,刘守华一见,就笑着出来了。燕西真个陪着清秋向他们二人三鞠躬。他们夫妇走了,敏之、润之、梅丽,都是认识的,只一齐走出来,平行了一鞠躬。行完礼之后,金太太就走过来了,因对四个傧相道:“各位请休息休息罢,小姐们都忙累了。”又对梅丽道:“牵新娘子到新房里去罢。”梅丽颔首,就引清秋到上房里来。

  清秋只觉转过几重院子,还绕几道走廊,进了一个海棠叶式的门内,旁边一道小曲廊,通到上房。上房是三楼三底,一所中西合璧的屋子。屋外是道宽廊,照样的有四根朱漆圆柱,由上通下,所以摺扇门窗,齐上朱漆,好在并没有配上一点其它的颜色,倒也不见得俗。窗扇里只糊着白纸和白纱,也不用其他的颜色。沿着走廊,垂了八盏纱罩电灯,也只是牙黄色的。清秋一看,倒觉不是那样热闹,心里倒是一喜。院子里有一株盘枝松树,虽不很大,已经高出屋脊,此外有几株小松,却很矮。西屋角边,栽了有一丛竹子,这时虽半已凋黄,倒是很紧密。此外就是几堆石头,上面兀自挂着枯藤,却没有别的点缀。走进屋子里去,屋子都是雕着仿古摺扇,糊了西洋图案花纸,左边一个木雕大月亮门,垂了湖水色的双合帷幔。帷幔里面两只四五尺高的镂花铜柱烛台,插着一双假的红烛,这正是清秋往落花胡同初见燕西的时候所看到的,乃是两个红玻璃罩,里面藏着小电灯泡。屋里的木器家具,一律是雕花紫檀木的,这因为清秋说过,在中国的图画上,看到古来那些木器,含有美术意味,很是古雅,所以燕西就按照她的话,妥办起来。有些东西是家里的,有些东西还是在旧王府里买出来的。清秋进展之后,便有秋香、小兰给她除了喜纱,让到床上坐了。床也是紫檀的架子,清秋以为必是硬梆梆的,可是一坐下去,才知道下面也安有绷簧。心想,这些东西,不知是谁所办?没一样不令人称心合意的。这样好屋子,不说有一生一世享受,就是能住个十天半月,此生也就不枉了。刚才在家里那一番的愁闷,到了此时都已去个干净。心里欢喜,脸上愁痕自然也就去个干净。那新人所应有的喜色,就充满了眉宇之间。

  这时,看新娘子的,也就拥满了内外屋。金太太含着笑容,也跟着来了。一看人如此之多,便道:“这里地方小,许多客,挤窄得很。”就有人道:“好极了,叫新娘子出来招待招待罢。听说新娘子,也是个新人物,还害臊吗?”金太太笑道:“害臊是不会害臊的,不过她是生人,一切事都摸不着头脑,恐怕弄得招待不周。”大家又笑着说:“不周也不要紧,请她出来坐一坐,谈一谈就行了。”金太太见众意如此,是不可拂逆的。便走进屋子去。清秋一见婆婆进门,就站起来了。这时,她除了喜纱,穿着一件水红绣花缎的袍子,头发上束着匝花瓣,显得很是年轻。金太太看了,不免发生疼爱之心,就走上前,握着她的手说道:“许多来宾,都要你招待,你就出去见见他们罢。”清秋听到婆婆这样说,就答应了出去。走到这种生地方来,所见的又没有一个熟人,在这里却要作主人,招待来宾,自然有些心慌,这也只好自己极力地镇静,免得发慌。偏是自己一出垂幔,满屋子女宾劈劈啪啪就鼓起掌来。这样一来,倒越弄得她有些不好意思。还是梅丽比较和她熟些,就引她在屋旁边一张椅子上坐下,就对大家笑着说道:“人出来了,你们有什么话和人家谈就说吧。”玉芬也在这里,却微微一笑道:“我们这位新弟媳,和姐妹真是投机,没过门之前,大姐妹三,就好得了不得。过了门之后,你瞧我八妹,又是这样勇于做一个保护者。天下事都是个缘法,有了缘,随便怎样疏远,都会亲密起来的。所以人常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我们老七和新娘子,自然是一对玉人儿,可是事先谁也不会想到这一段婚姻的。”玉芬这一篇话,清秋还不能十分明了,以为不过是说笑而已。梅丽一听,就知道话里有话,只是当了许多亲戚朋友,又是在新娘子面前,这话简直不好回驳,也就只好含糊对她笑了一笑。其中就有一个女宾说道:“我们把七爷请来吧?让他来报告恋爱的经过。”玉芬笑道:“这里全是女宾,用不着他来,我看我们还是请新娘子报告罢。老七这段婚姻,纯粹是自由恋爱的结果,比一切婚姻,都要有趣,当事人要能说一说,那我们就比听小说还有味。这里都是女宾,新娘子要说也方便得多。请新娘子把这种好情史,告诉我们一点,不知诸位赞成不赞成?”她这样一说,大家都狂喊着赞成,加上还有几个人,夹在里面鼓掌。清秋到了这时,也不知道应该怎样表示好?只臊得低着了头,将身子扭过一边去。有几个活泼些的女太太们,就围绕清秋身边来,一定要她说。清秋无可如何,只得站起来说道:“真是对诸位不住,我向来没有演说过,实在说不出来,请诸位原谅!”玉芬道:“不,新娘子撒谎,我听老七说过,新娘子最会演说,在天安门开大会还登过台呢。”清秋道:“没有这回事,三嫂子大概是听错了。”众女宾听了这话,哪里肯信?只是要清秋说,还有人说道:“新娘子若是不演说,就是看这些来宾不起,我们一点面子也没有了,那我们也不好意思在这里待着,戏快开台了,我们听戏去罢。”金太太见大家逼得新娘子太厉害,便由屋里走出来,笑道:“诸位,我也不为着谁,有一句最公道的话,和大家说一说。结婚要报告恋爱经过,这也是有的。但是向来都是新郎报告,没有新妇报告的,除了小姐,其余诸位,都是当过新娘子的,诸位当新娘子的时候,也报告恋爱经过没有?若是都没有报告过,舍下的新娘子,也就不能例外。”金太太这几句极公道的话,却成了极强硬的话,谁也没有法子来反驳,都只说金太太疼爱新娘过分一点。金太太给大家碰了一个钉子,恐怕人家不愿意,便笑道:“我们那老七是脸皮厚的,诸位尽管要他报告,新娘子请诸位原谅罢,给大家鞠一个躬道谢。”清秋明知这是婆婆使的金蝉脱壳之计,正好趁此下场。因此,当真斯斯文文地给大家鞠了一躬。大家明知她婆媳演了一出双簧,但是人家做得很光滑,有什么法子呢?就有人提议道:“前面戏开演了,我们听戏去罢。”于是也就借着这么机会,一阵风似的走了。

  mpanel(1);

  那边戏厅里,本很干净,鹏振就欢喜邀了他一班朋友,在这里玩票儿。这回家里有大戏,他们更收拾得清楚,早已仿了外面新式大戏院的办法,一排一排,都改了藤座椅。象这样的人家,当然是男女不分座,不过靠左有一圈圈地方,是女宾的特殊地位,女宾有不愿男宾混杂的,可以上那儿去。但是来的女宾,却没有故意坐在那儿去的。燕西本来在前面陪客,他觉得太腻了,家里有现成的戏,不能不来看一看,因此,他趁着大家欢喜之际,一溜就溜到戏场里来,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一回头倒平空添了一桩心事,原来那位舞友邱惜珍女士,正坐在身边,只隔了一个空位子。燕西还没有开口,她先就笑道:“七爷,恭喜啊!怎么有工夫来听戏?”她说这话,燕西倒不知所答,不觉先笑了一笑。本来一个男子,不能娶尽天下的好女子,也不能说一个男子在女友中娶了一位做夫人,就对不住其他的女友。可是很怪,燕西这个时候,好象见了什么女友,都有些对不住人家似的。加以邱惜珍和本人讨论电影及跳舞,感情又特别一点,所以她恭喜一声,似乎这里面都含有什么刺激意味似的。因含着笑坐近一个位子来,笑道:“以先我怎么没有看见你?”邱惜珍道:“你们行大礼的时候,我就参与的,还鼓了掌欢迎你的新夫人呢。那个时候,你全副精神,都在新娘身上了,哪会看见女友呢?”燕西笑道:“言重言重!”邱惜珍且不理他,半站起身来,对那边座位上招了一招,燕西看时,那边位上也有个女子起身点头。邱惜珍笑道:“回头再谈。”说毕,她起身到那边了。燕西碰了一鼻子灰,没意思得很。心想,这样看起来,无论男子和女子,还是不结婚的好,结了婚身子有所属,就不能得大多数的人来怜爱了。怪不得,我们

  兄弟中,从前以我交女友最容易,而今看起来,恐怕也要取消资格了。”

  燕西正在这里想入非非,忽然有个人,啪的一声,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燕西一回头,原来是孟继祖笑嘻嘻地站在身后。他道:“大家到处找你,你倒在这儿快活!”燕西拉着他的手道:“何妨坐着听一两出戏呢?”孟继祖道:“今天的戏,无非是凑个热闹劲儿,有什么看头?”说到这里,后面跟来一大班人。最前面就是他们诗社里的朋友韩独清、沈从众。他们自从上年诗社一会而后,常引燕西作为文字朋友。这次燕西结婚,韩独清做了十首七绝,工楷写了,用个镜框子架着,送到金宅来。他既发起了这个事,诗社里的朋友,少不得都照办。燕西知道,他们的诗都不大高明,若是挂在礼堂上,恐怕父亲看了说闲话,因此,只把七八架镜屏,都在新房的楼上挂了,料着那个地方,父亲是不会去的。不料这韩先生他偏留心这件事,到了金家前前后后,找了一个周,却不见同会诗友的大作,自己满心想借这个机会露上一露,不料一点影子没有。大为扫兴之下,这时见了燕西,他首先就说道:“燕西兄,我们做的那几首歪诗,是临时凑起来的,实在不高明。”燕西道:“好极了,都好。”说到这里,低了声音笑道:“我把你们的作品都列在新房楼上,明天我要引新娘子看看你们的大作呢。”韩独清听说他的作品挂在新房楼上,他高兴得了不得,将手一拍道:“这话是真吗?我知道新娘子文学不错,我们一定要请新娘赐和几首。”说时,两手一扬,声音非常之高。韩独清这样说,他是要表示自己会作诗,好让大家知道。燕西连忙拉住他的手道:“别嚷别嚷!”韩独清见燕西不是那样高兴的样子,就不敢追着向下说。接上他们诗社里的那位老前辈杨慎己先生,也就跟着来了,手上拿了帽子,老远地就一步一个长揖,高举到了鼻尖,口里可就说道:“恭喜恭喜。”燕西一看,事情不好,搬了这些个醋缸到戏场里来,非把戏场上人全酸走不可。便起身道:“我们到客厅里去坐坐。”杨慎己晃着身躯道:“我看燕西兄大有和我们联句之意。独清兄,继祖兄,走,我们联句去。趁着良辰吉日,诗酒联欢,多么地好!比在这里听戏,不强得多吗?”燕西巴不得他们走,自己引导,就把他们引将出来,一直引到小客厅里。杨慎己并不住地摸着胡子道:“今日催妆之诗,未可少也。”说时,连摇了两下头。孔学尼笑道:“新娘子都进房几个钟头了,还催什么妆?催新娘上妆到婆婆家来了,催于何有?”杨慎己先是一时高兴,把话说错了,这里要更正,已是来不及,便笑道:“对了对了!某有过,人必知之,我是说花烛之诗,一个不留神,就说出催妆诗来了。该打该打!我听说新娘子天才极高,今天晚上不要学那苏小妹三难新郎吧?”这句话倒把孟继祖提醒了,笑道:“今天晚上新房里是有意思的,我们要斯斯文文地闹一闹才好。”孔学尼对孟继祖×碎J眼,笑道:“可不许作煞风景的事。”

  他们这种酸溜溜的样子,别人还罢了,惟有谢玉树和卫璧安两个人,看不大惯。卫璧安就低低地说道:“遇到这样的好戏,我们为什么不去看看?”谢玉树笑道:“我早就想去看,无奈这里全是生人,没有人引去,怪不好意思的。”卫璧安道:“人多客乱,谁又认识谁?我们还是去听戏罢。”二人约好,也不惊动众人,慢慢地踱到戏场上来。这里面男宾不过三分之一,女宾要占三分之二,说不尽鬓影衣香,珠光宝气。卫谢两人也不敢多事徘徊,看到身边有两个空椅子,便坐了下去。这一坐下,心里倒坦然了,反正是坐着听戏,就不怕受女宾的包围了。听得正有趣的时候,因人家鼓掌,卫璧安忘其所以,也赶着鼓起掌来。一面对谢玉树道:“真好。”这真好两个字刚说出,前面坐的女宾,忽然一位回转头一看,卫璧安见了,心中正如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一般,浑身似乎有一种奇异的感触。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在礼堂上会面的那位女傧相吴蔼芳女士。卫璧安因为和人家并没有交情,未曾打算和她打招呼,那吴女士倒是落落大方,笑着点了一点头,又叫了一声卫先生。卫璧安来不及行礼了,竟把身子一欠,站将起来。吴蔼芳嫣然一笑道:“听戏不客气,请坐请坐。”卫璧安还是说不出所以然来,只是是的答应了一声。直待吴蔼芳回过头去,他才坐下来。谢玉树看见,早是拐了他胳膊两下。卫璧安虽然心里十分矜持,脸上也就不由得一阵发热,也不能作什么表示,只得把脚对谢玉树的腿敲了一敲。谢玉树一笑,也就算了。那前面吴蔼芳正和她姐姐吴佩芳同座。佩芳低了头下去,轻轻地问道:“你和他原来认识吗?”蔼芳没说,只摇了一摇头。吴氏姊妹坐的前排,就是乌大小姐乌二小姐,她两人是文明种子,凡事都不避什么嫌疑的。二小姐看见卫璧安、谢玉树这一对美男子在座,就不住地回过头来看,现在看到吴蔼芳向卫璧安打招呼,倒以为他两人认识,便回过脸来,对她一笑。蔼芳见她这一笑,倒莫名其妙,对着她只是发愣。二小姐于是手扶着椅背,回过头来对着蔼芳。蔼芳看那样子,好象是有话说,便也将头就过来,轻轻地问道:“说什么?”二小姐眼皮向后,下巴颏接下一翘,笑道:“这个人真可以说是美男子。七爷在哪里找了这样两个漂亮人物来当傧相?”蔼芳不料到她问出这话来,答复不好,不答复也不好,倒十分为难起来,脸上红着,只哼了一声。乌二小姐看到一二分,觉得不便说什么,依然回过头去看戏。佩芳见乌二小姐这样鬼鬼祟祟的,不觉又回过头来,对卫璧安看了一眼。卫璧安先曾见她站在男方家族队中,知道她是金家的一位少奶奶。见她这样注意自己,恐怕自己有什么失仪的地方,索性板着面孔,只管看了台上,什么话也不说,对于佩芳的探望,只当没有看见。佩芳也明知卫璧安不好意思,看了一下,也只是微微一笑。过了一会,梅丽笑嘻嘻地来了,她换了玫瑰紫色海绒面的旗袍,短短的袖子,露出两只红粉的胳膊,下面穿的湖水色的跳舞丝袜子,套着紫绒的平底鱼头鞋,漆黑头发,靠左边鬓上,夹了一个张翅珊瑚蝴蝶夹子,浑身都是红色来配衬,极得颜色上调和,佩芳看见,先就笑道:“八妹今天喜气洋洋的。你瞧,穿这一身红。”梅丽道:“今天家里有喜事,为什么不穿得热闹些?”说时,一挨身就在蔼芳身边坐下。蔼芳笑道:“你总是这样喜欢赶热闹,那边不有空位子,挤到一处来作什么?”梅丽道:“咱们谈谈不好吗?一嶙樱三嫂也来,她就是个戏迷,什么戏也懂,台上唱一段,让她先讲一段,那就有个意思了。”一面说着,一面目光向四处张看,偶然看到身后,忽见那两个漂亮的男傧相,齐齐地坐在那里听戏。她也认得谢玉树的,倒先站起来,和他点着头笑了一笑。谢玉树看见人家招呼,也不能不理会,和梅丽点了一点头。这一来,把前面的两位乌小姐,倒看呆了。乌二小姐更是疑惑,八小姐怎么会和那个美少年认识?这小小一点年纪,倒也知道捷足先得,可见爱美的心思,人人都是有的。因之,要偷看背后的意思,更为密切,差不多三四分钟时间,就要回头向后一看。梅丽天真烂漫的人,倒不甚注意。蔼芳明知其中之意,也装不知道。心想,随便你去看,看你看到什么时候。这其间卫璧安和谢玉树两个人都有些不好意思,再要坐这里,就怕看得引出风潮来,大家都怪难为情的?br>

  因此,二人说了一句走罢,就各自走开,依旧到小客厅里来。燕西道:“到处找你两个人,全找不着,哪里去了?”卫璧安笑道:“我们有哪里可去哩?这里全是生地方,我们听了两出戏来了。”王幼春笑道:“你们去看戏,仔细人看你啦。”他这样一说,又弄得谢卫二人无辞可答。孟继祖道:“这话未免可怪,他们又不是两个大姑娘,怕什么人来看?”卫璧安勉强笑道:“这傧相真是做不得,朋友和傧相开起玩笑来,比和新郎开起玩笑来还要厉害呢。”孟继祖道:“这话对。我们还是闹新郎,新郎纵然脸皮厚,我们还可以闹新娘啊。走罢,我们闹新娘去!”于是这一大班人,一阵风似的,又拥到新房里来。

  这新房里,本还有几位女客,看见这一班如狼似虎的恶少拥了进来,也就不言而退。清秋在家里早几个星期,就愁到了闹新房的这件事。知道金家亲戚朋友,家乡人最多,遇到这些喜庆礼俗,还有袭用家乡的老套。家乡闹房这件事,向来是十分厉害的。新娘越是怕羞,他们会越闹得厉害。这其间只有一个法子,老着脸全给他一个不在乎,事情一平淡,闹房的人就乐不起来,这就不会那么闹了。主意打定了,心里也就不害怕,所以这些人一拥进屋子,她并不躲闪,索性站着笑脸迎上前来,说道:“诸位先生请坐,我是生地方,招待不周,请多多原谅。”大家一进门,打算就痛痛快快闹上一阵子的,不料新娘子和理想中的人物不同,大大方方地出来见面,而且不让众人开口,她那里就先表示了:这里是生地方,招待不周,请大家原谅。这几句很轻松的话,听去好象不算什么,可是大家都觉得她有先发制人的手腕。人家是规规矩矩地来招待你,你若嬉皮涎脸和人开玩笑,这在表面上,似乎讲不过去。因之,大家都收着笑脸,愣住了,没办法。究竟还是孟继祖口才好一点,便笑着上前一拱手道:“新嫂子。”清秋道:“不敢当,我不知道怎样称呼,请原谅。”孟继祖正要向下说几句玩话,偏是新娘子又客气起来了,不过自己出了马,决计不让新娘子挡回去,就笑道:“我叫孟继祖,是燕西世交朋友,亲密一点说,也可以算是弟兄们吧。我听说新娘子文学很好,作得一手好诗,今日大喜之期,一定有绝妙的佳章定情,能不能先给我们瞻仰瞻仰呢?”这个题目提出来,清秋有些为难了,难道这也可以给他们一个不在乎,说是我能作诗,当面就作,那未免太放肆了。只得笑说道:“不会作诗,请原谅。”孟继祖将右手一举,向大家伸出三个指头来,笑道:“我们进门,新娘便什么没有赏赐,可连给了我们三原谅。”那个三字,故意用土语念成沙,越是俏皮。清秋一想很对,也就嫣然一笑。大家看见,乘机便鼓了一阵掌。孔学尼道:“我们一进来,几乎弄成了僵局,到底小孟有本领,总算把新娘引笑了。”王幼春也笑道:“我们排了大队,来了这么些个人,引着新娘一乐,这就算了吗?”孟继祖道:“依你怎么办呢?我就只有这样大的本领,只能办到这个程度。不过你要能出好主意,叫我去作,我一定能照着法子去办的。”王幼春道:“我倒有个好法子,不知你能办不能办?可是办不办在你,让你办不让你办,不在乎新娘子是不是给面子。”孟继祖道:“什么法子?你说罢,若是新娘子不给面子,我就对她先行个三鞠躬。”清秋一听这话,见事不妙,看这人样子是很轻佻的,若他真个对人行个三鞠躬起来,那怎么办呢?还是答应人家的要求,不答应人家的要求呢?便不等孟继祖开口,就轻轻说道:“诸位请坐,诸位请坐!”说话时故意放出很殷勤的样子,向大家周旋。大家见新人客气,不能不中止笑谑的声浪。人既多,大家一谦逊,把这事又打断了。燕西原也跟了众人来的,只在房门外徘徊,这时,也不知道哪里拿了一筒烟卷进来,就向大家敬烟。孟继祖道:“新郎敬烟不算奇。”下面一句,正是说了新娘送火。清秋早抢上前一步,接了烟筒过来,就拿烟筒每个人面前递了去。燕西会意,拿了盒取灯,接上就擦了给人点烟。两个人应酬起来,态度是非常地恭敬,大家无论如何,也不好再挑眼。随后虽然还有人出主意,燕西已懂了清秋御敌之法,只是对大家一味地谦和,大家真也再没有法子向下闹。说笑了一阵,觉得没有多大的趣味,也就走了。

  到了外面,王幼春不见燕西在内,便道:“这对新人真厉害,我们简直没有法子逗他。”孟继祖道:“新娘子也并不难对付,实在是去闹的人太无用,新娘一客气,你们全不作声,让我个人去闹,闹得我孤掌难鸣,那有什么法子?”孔学尼望了他一望,笑道:“还是照我那个法子办罢,准没有错。”孟继祖道:“别说别说,这是攻其无备的事,就要出其不意。”这些人里面,有知道的,大家也就相视而笑,不知道的,以为这里面有好文章,也不愿明问。好在这里,有的是热闹场合,大家暂分头取乐去了。
 

 
分享到:
少女和狮子
揭秘中国古代房术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2
拥有一百多个儿子史上最能生的皇帝是谁
3.演艺界的,你没兴趣
史上唯一被太监卖给敌国的皇帝
秦桧毒辣阴险的老婆王氏竟是李清照表妹
中国历史上最惊心动魄的一场三角恋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