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还珠格格续集 >> 第二十一章 紫薇的伤完全好了

第二十一章 紫薇的伤完全好了

时间:2013/12/15 9:26:35  点击:3071 次
  紫薇的伤完全好了,漱芳斋里的人,就个个都“活过来”了。大家像是经过冬眠的昆虫,再也无法安安静静的待在宫里。尤其小燕子,拜了蒙丹作师父,还没学过一天武功呢!虽然永琪和尔康的武功,都不输给蒙丹,但是,教心上人武功,可没那么简单!永琪教成语,已经教得头昏脑胀,实在不敢再教小燕子武功。所以,这天,漱芳斋的人几乎全体出动,看蒙丹给小燕子上课。 
  他们选了一个没人的破院子,院子一角,堆着许多木柴枯枝和农家工具。紫薇、尔康、永琪、金琐、柳青、柳红、小邓子、小卓子站在墙边,兴致盎然的旁观。 
  小燕子手持一把长剑,一个飞跃,腾空而起。大叫着: 
  “小燕子杀来也!” 
  小燕子喊着,就持剑对着蒙丹劈来。 
  蒙丹轻轻一闪,小燕子劈了一个空。一时收势不及,差点劈到旁观的永琪头上。 
  永琪慌忙跳开身子,顺势托了她一把。小燕子一个后翻,横剑一扫,正好扫向旁观的柳青、柳红、紫薇、金琐等人的身上。大家叫的叫,躲的躲。 
  尔康急忙窜过来,把紫薇拉到身后去: 
  “当心当心,好不容易病好才出来一趟,不要因为小燕子学功夫,再碰伤了!” 
  “小燕子!我看你算了吧!”柳青喊:“蒙丹收了你这样的学生,真倒楣!” 
  小燕子不理众人,又持剑对蒙丹直奔着劈去。嘴里大叫着: 
  “哇……我又来了!” 
  蒙丹一伸手,就握住了小燕子的胳臂,把她一摔。小燕子飞了出去,手里的长剑,竟然劈向小邓子。小邓子吓得摔倒在地,就地一滚,小燕子的剑,惊险万状的刺到地上。小邓子抱着头大喊: 
  “格格饶命!格格饶命!” 
  “你们还不让开一点!姑奶奶的剑,可不长眼睛啊!”小燕子喊。 
  柳红急忙对大家说道: 
  “退后退后,不要死得不明不自!” 
  “哪有人练剑,练了个不长眼睛的剑,什么人都劈!”金琐抱怨着。 
  小燕子顾不得大家,又持剑对蒙丹冲去。嚷着: 
  “哇……我又来了!” 
  蒙丹忍不住喊: 
  “你这样用蛮力是没有用的,要把那把剑当成你身体的一部份,舞起来要滴水不漏……你先不要乱砍,我舞给你看!” 
  蒙丹就舞起剑来,舞得虎虎生风,煞是好看。小燕子看得佩服不已,却在蒙丹舞了一半的时候,再度持剑冲上前去。嘴里大喊: 
  “师父小心……我又来了……哇……” 
  蒙丹正舞得密不透风,小燕子忽然杀过去,长剑和长剑一撞,火花一闪,小燕子手中长剑,就脱手飞去,对着小卓子头顶落下。 
  “救命碍……”小卓子拔脚就跑,竟和刚刚站稳的小邓子撞成一堆,两人又摔成一团:“哎哟!哎哟……” 
  尔康急忙飞身而起,接下那把剑。站定了,说: 
  “小燕子,你这样学功夫,等你学成了,这些陪公主练剑的人,全体没命了!” 
  小燕子往尔康身边一冲,就去抢剑。 
  “我练得正有劲,你少啰嗦,剑还我!” 
  “要剑?抢抢看!”尔康说。 
  尔康拿着剑,闪来闪去。小燕子横冲直撞,就是抢不到那把剑。小燕子好泄气,一跺脚说: 
  “不好玩!我不玩了!你们个个都武功好,就是我笨!没有一个人肯用心教我!只会帮我泄气!师父也是!我不学了!” 
  小燕子回身就走。蒙丹在后面大喊: 
  “小燕子!” 
  小燕子回头。蒙丹的长剑已经直指面门,小燕子大惊,身子一仰,低低的一转,躲过长剑。这一躲,躲得十分漂亮。永琪、尔康、柳青、柳红同时为她喝彩: 
  “漂亮!” 
  小燕子听了,好生得意,回头看大家,尔康就把剑掷还给她。她刚刚接了剑,蒙丹一声大喝: 
  “小心!”长剑劈来,又直指小燕子面门,小燕子急忙应战,和蒙丹交手。 
  两人就翻翻滚滚,上上下下,来来往往的过起招来。没有几下,小燕子的剑又脱手飞了。小燕子好懊恼,对蒙丹吼道: 
  “师父!你一天到晚把我的剑打掉,那我学什么?不学了!不学了!” 
  “去捡起来,再来过!”蒙丹忍耐的说。 
  小燕子任性的,撒赖的喊: 
  “不来了!不来了!” 
  “再来!” 
  “不来,就是不来!我不学了!” 
  蒙丹看着她,拼命在按捺着自己。他重重的呼吸着,眼神里积压着郁怒。看着看着,他的眼睛发直,忽然之间,就无法控制的发作了。他握着长剑,一反身,突然冲向那堆木柴和枯枝,嘴里大叫着,对枯枝劈去。 
  “碍……我受不了!受不了!碍……”他疯狂般的乱砍乱劈,嘴里大吼大叫:“谁要做你师父?谁要教你舞剑?谁要在这儿浪费时间?谁要待在会宾楼?谁愿意这样一直等等等!这种日子,生不如死!我是废人!我没用……我没用……我没用……” 
  蒙丹这个突然的爆发,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小燕子心里一酸,好生后悔,急忙上前去拉他: 
  “师父,对不起啦,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啦……” 
  蒙丹的力道好大,小燕子才拉到他的衣服,就被他震得飞跌出去。永琪急忙上前,把小燕子一抱,拖出来,喊: 
  “现在不要过去!” 
  蒙丹的剑,把木柴枯枝,砍得木屑齐飞,非常惊人。他嘴里不断怒吼着: 
  “什么都不能做!她出不来,我进不去!连见面都见不到!我还不如一只蝴蝶!我算什么?我算什么?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他手里的剑砍得太用力了,就深深的嵌进一块大木头里。蒙丹拔剑,一时之间,拔不出来,他大叫一声,把那把剑连同木头,扔得老远。然后,一个怒火攻心,就对着那些柴火墙壁拳打脚踢,一时之间,木棍木片,满天飞舞。小邓子、小卓子抱着头东躲西躲。尔康护着紫薇,永琪护着小燕子,柳青柳红护着金琐,大家躲之不迭。蒙丹的汉语已经不够用了,开始用回语,哇啦哇啦大叫,叫得声嘶力竭,打得乱棒齐飞,大家看得目瞪口呆。 
  好不容易,蒙丹发泄完了。整个人仆在墙壁上,几乎虚脱了。 
  大家鸦雀无声。 
  安静了片刻,尔康走上前去,伸手握住蒙丹的肩。诚挚的说: 
  “蒙丹,我告诉你,上个月,我差点失去紫薇。我知道‘失去’的滋味,我了解你心里的痛,了解得太深太深了!所以,我们一定不会让你白白等待!我们先回会宾楼去,现在不是吃饭时间,会宾楼很空,我们再去计划一下!怎样?” 
  大家回到会宾楼,会宾楼还没开始营业,位子都是空的。在墙边的老位子上,大家坐了下来,泡了一壶好茶,大家就开始认真的讨论起来。 
  “我看我们不要再耽搁了,还是想办法,把那个‘大计划’实行吧!”柳红说。 
  “怎么实行?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含香根本不愿意,也不同意这样做!她不合作,怎么去做呢?”尔康问。 
  “就算她同意,现在也不能实行大计划!自从宫里出现了布娃娃,整个皇宫都在警戒状态里!每个角落,都是重兵把守,现在要出宫,比任何时间都难!”永琪说。 
  蒙丹眼睛一瞪,失望透了: 
  “那么,我还是只有一个字可以做。就是‘等’?” 
  “我们不管了,好不好?”小燕子好同情蒙丹,说:“反正是个冒险,早做也是做,晚做也是做,如果做不成功,就是你们教我的那首诗,‘横也是死,竖也是死’!我们就拿出决心来,管他的!做了吧!” 
  “如果‘横也是死,竖也是死’就不要做!”柳青不同意:“要做就要有把握!哪有明知是送死还去做的道理?” 
  “柳青说的对极了!”金琐对柳青的话,深深赞同:“小姐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你们又要去送死,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还是计划得清清楚楚再行动吧!” 
  “你们永远计划不清楚的!一会儿顾虑这个,一会儿顾虑那个!怎么可能计划清楚呢?我赞成小燕子的话,什么都不要顾虑了!”蒙丹说。 
  “不顾虑是不行的!这件事牵涉的人太多了。你总不愿意这么多的好朋友,都为你们送命吧?如果送了命,你们还是逃不掉,那岂不是太冤了吗?”柳红摇头。 
  “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刚刚尔康说的那个问题,”紫薇沉吟的说:“不管我们怎么‘计划’,这个计划都要含香合作,她是主角呀!可是,她现在有一大堆的道义责任,还有她对阿拉发过的誓言……她说什么都不肯,那要怎么办?” 
  蒙丹痛苦的敲着自己的脑袋: 
  “如果我能见她一面,如果我能跟她当面谈……老天,那道宫墙,把我们隔在两个世界里,我要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尔康下决心的一抬头,说: 
  “蒙丹,我让你们见一面,怎样?你亲自去说服她!” 
  蒙丹大震,所有的人都惊看尔康。 
  “见一面?怎么见?”蒙丹问。 
  “你混进宫去!” 
  “行吗?你们愿意帮我?”蒙丹兴奋得几乎不能呼吸了。” 
  “尔康,你有把握吗?”紫薇看尔康:“这也不是一件小事啊!蒙丹这种生面孔,在宫里要不被注意,实在不容易!” 
  永琪转动眼珠,看着尔康,他们这对情同手足的知己,早就有了最好的默契: 
  “说不定有个办法!这个月初七,小阿哥满一百天,宫里照例要庆祝,尔康,好像又是你负责?” 
  尔康重重的点头,神秘的说道: 
  “对!又是我负责!到时候,戏班子免不了,杂技团也免不了,说不定,还可以预备一点特别的节目,刚好发生了布娃娃事件,我们来个萨满驱鬼舞之类,演员全体戴面具进宫!” 
  蒙丹整个眼睛都发光了。永琪盯着他: 
  “不过,你要保证,进去见了一面就出来,不能出状况……” 
  柳青睁大了眼睛: 
  “你们太大胆了!万一他们两个,见了面就难舍难分,那要怎么办?如果秘密被发现了,那又要怎么办?” 
  蒙丹又是兴奋,又是渴望,整个人如大旱之望云霓,急促的说: 
  “我知道严重性,我保证,见一面就出来!我保证,不给你们大家出问题!” 
  紫薇看着这样迫切的蒙丹,想着朝思暮想的含香,心里一片同情,就点头说: 
  “如果能够平安混进去,就河以在节目进行一半的时候,把他们带到漱芳斋去见面。大家都在看表演,一定人不知鬼不觉。” 
  “我觉得不妥当!太冒险了!有点疯狂!”柳青说。 
  “哥!不要扫兴了,就让大家发发疯吧,冒冒险吧!他们已经比牛郎织女还惨了!人家牛郎织女一年也见得到一次呀!”柳红感动而兴奋。 
  “是呀!是呀!”小燕子嚷着,一拍膝盖:“就这么做!我们把蒙丹藏在变魔术的箱子里,运进宫去,怎么样?” 
  “那倒不必!”尔康转着眼珠,足智多谋的说:“反正没有人认识蒙丹,尽可以大大方方的跟着杂技团或者舞蹈团进去!要设计的,是进去以后的事情!”他看着柳青柳红,拿定主意了:“你们两个也来!反正是杂技班子,你们也是演员!你们护送蒙丹进来,再护送他出去!” 
  蒙丹太兴奋了,整个脸孔,都发光了。站起身子,对众人一抱拳,激动得一塌糊涂,大声说道: 
  “不管我和含香的未来如何,这一面对我都太重要了!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我的一切的一切,来换取这一面!为这个粉身碎骨,我也认了!各位的大恩大德,我先谢了!” 
  大家看到蒙丹这么激动,就有志一同,全部都义无反顾了。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大家,又该商量大计了!”永琪说。 
  于是,他们整个下午,讨论又讨论,计划又计划,研究着这个疯狂的见面。 
  转眼间,到了那个伟大的日子。 
  皇宫里,大家又集中到戏台前面了。宫里平常没有什么娱乐,只要有喜庆的日子,照例要热热闹闹的闹上一整天。 
  锣鼓喧天。戏台上,杂技班正在卖力的表演。 
  戏台下,又是高朋满座。 
  含香坐在令妃旁边,但是情绪非常紧张,关于这个计划,紫薇和小燕子早已告诉她了。自从得到消息以后,她就食不知味、寝不安眠了。只要一想到蒙丹要冒险进宫,她就心惊胆战。但是,那种渴望,又像火似的烧着她。使她觉得,只要能够见这一面,就是烧成灰烬,也在所不惜!现在,她坐在皇后和太后身边,在众目睽睽下,多少双眼睛看着,而蒙丹……蒙丹就要出场了!她朝思暮想的蒙丹,她魂牵梦萦的蒙丹!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浑身冒着冷汗,整个人像一根绷紧的弦。 
  小燕子、紫薇也是魂不守舍,情绪紧张的东看西看。尔康和永琪没有入座,穿梭在前台后台,张罗一切。 
  一段特技表演完了,演员匍伏于地高喊: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老佛爷千岁千岁千千岁!诸位娘娘、阿哥、格格千岁千岁千千岁!” 
  “好!有赏!”乾隆鼓掌。 
  便有太监,将赏赐送上台。大家掌声雷动。 
  音乐骤然一变,节奏强烈。 
  驱鬼舞开始了!众多戴面具的壮男,一跃上台,手持有响铃的“伏魔棒”,声势惊人的开始跳驱鬼舞。 
  太后睁大了眼睛,看得聚精会神。 
  “这个舞蹈,真是萨满法师来跳的吗?” 
  “好像是!听说是尔康特别设计的,要把宫里的邪魔驱除!”晴儿说。 
  皇后看到驱鬼舞,有些不安。令妃看得好希奇: 
  “那些戴面具的人,是象征魔鬼吗?” 
  “其实不是!”晴儿说:“咱们满人的驱鬼舞,和西藏的打鬼舞类似!那些戴面具的人,都是驱鬼的法师,那些面具,是用来吓鬼的!法师相信,就是鬼,也有害怕的时候!” 
  太后有所感触,忧心忡忡的说: 
  “如果能够把邪魔揪出来,比驱逐还有用!” 
  皇后听了,竟然打了一个冷战,瞪着台上,不动声色。 
  鼓声隆隆,音乐骤然加强,蒙丹一跃出场。令妃惊呼: 
  “瞧!有个不戴面具的人出来了!” 
  “那是‘天神’,也是‘大法师’,代表驱鬼舞中最权威的人!”晴儿说。 
  蒙丹穿着一身黑色的法衣,张开双手,像一只大大的蝙蝠,他眼神凌厉,身手敏捷。头上戴着奇异的装饰,插着羽毛,以有武功的身段,在台上劲舞。柳青柳红戴着面具,伴随他的左右,俨然是他的助手。 
  蒙丹一出场,含香就惊跳着,全身的神经,更加紧绷起来,两只眼睛,就再也不能从蒙丹脸上移开了。她全神贯注的看着蒙丹,几乎不能呼吸了。 
  蒙丹的舞步,混合了武功、特技和舞蹈,在众多戴面具的人中,纵横跳跃,手中的伏魔棒,上下挥舞,铃声和音乐配合,感觉强烈。他的眼神,直逼台下,和含香眼神相接了。 
  含香屏息凝神,魂魄都飞到台上去了。 
  舞者抖动着,伏魔棒抖动着,面具抖动着,无数的手臂抖动着……蒙丹的眼神和含香的眼神,在奇异的音乐下,跳动的响铃中,紧紧的纠缠着。 
  小燕子和紫薇看得心都快要跳到喉咙口。 
  乾隆也看得目不转睛。 
  舞蹈强而有力,节奏强而有力,舞者不时发出呐喊,以增加气势。天神充满了“力”的感觉。这样奇特的舞蹈,把乾隆和众嫔妃都带进一个奇特的境界里,大家全都看得目瞪口呆。 
  半晌,鼓声乍停,音乐乍止。众舞者全部匍伏于地,山呼万岁。 
  “好!精彩极了!”乾隆大喊,拼命鼓掌。大家这才爆出如雷的掌声。 
  掌声中,舞者行礼退席。几十个打扮得花团锦簇的少女,舞着彩蝶出场。 
  太后等人,才吐出一口长气来。 
  含香仍然魂不守舍,眼神还是痴痴的看着台上。 
  这时,紫薇悄悄退席。小燕子走到香妃这桌来,对含香低声说: 
  “香妃娘娘,紫薇又有点不舒服,先回漱芳斋了。可不可以请你去看一看?你那个仙丹,对她最有用了!” 
  含香一震,脸色苍白。令妃一听就急了,赶紧说: 
  “香妃,拜托拜托,你就去一趟吧!” 
  太后看了含香一眼,看了小燕子一眼,心里不大愉快: 
  “紫薇那个丫头真是娇贵!看看表演也会不舒服,香妃,你就去看看吧!” 
  含香急忙起身,语音急促的说: 
  “是!” 
  含香站得太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站不稳。小燕子一把握住含香的胳臂,拉着她就走。大厅门口,尔康和永琪注意着这边,看到含香和小燕子退席,尔康就对福伦急急的说道: 
  “阿玛!这儿交给您了!我要去安排那些表演完的人,让他们先回去一批!” 
  “你去忙你的去!分批回去是对的,免得闲杂人等太多!这儿有我!”福伦完全不知情,点头说道。 
  尔康和永琪,就一溜烟的去了。 
  台上的表演,还在热闹的进行,紫薇她们的退席,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只有皇后,看在眼里,一肚子的怀疑。忍不住对太后低声说道: 
  “这个漱芳斋实在有些奇怪,表演没完,好像个个人都走了!连五阿哥和尔康也走了!” 
  太后怔了怔,立即注意起来。脸上,也充满疑惑了。 
  漱芳斋里,真是热闹极了。 
  小燕子拉着含香冲进房的时候,蒙丹、紫薇、尔康、永琪、金琐、柳青、柳红已经在门里等候。尔康立刻把房门关上。小邓子、小卓子、小顺子、小桂子、明月、彩霞全在外面把风。 
  含香一看到蒙丹,整个人就像钉死在地上,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眼睛死死的看着他。蒙丹也死死的看着她,好像全世界都不存在了,眼中只有彼此。 
  大家看着他们,个个激动。小燕子着急的喊: 
  “说话呀!你们快说话呀!时间不多,你们这样你看我,我看你,就把时间看光了!”说着,就把含香推到蒙丹面前去。 
  含香踉跄了两步,站稳身子,仍然一瞬也不瞬的凝视着蒙丹。蒙丹也是如此。尔康吸了一口气,说: 
  “这样不行,我们一大堆人杵在这儿,让他们怎么说知心话?” 
  尔康就拉着蒙丹,推进卧室: 
  “你们去卧室里面谈,我们在大厅守着!放心,我们已经层层部署了!外面守了好多人。可是,你们只有半盏茶的时间可以谈!千万把握时间,长话短说!记住,如果有意外发生,赶快依照我们商量的办法做!” 
  尔康把蒙丹推进卧房,小燕子也拉着含香,把她也推进卧房去了。 
  两个人进房以后,大家就紧张的互视着。柳青柳红手里,抱着一大堆面具和伏魔棒。柳青急急的说: 
  “我们每人把面具和伏魔棒拿在手上,万一有个状况,不要临时乱了手脚!” 
  柳红发着面具伏魔棒,每人都拿了一套。柳红和柳青这还是第一次进宫,本来,应该好好见识一下皇宫的,可是,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大家都明白,把香纪的心上人掩饰进宫,还安排他们见面,这根本是一个“砍头”的游戏。柳红说: 
  “我好紧张啊!生平没有做过这么刺激的事!大家赶快把尔康写的那个伏魔口诀背一背,不要等到有状况的时候,吓得什么都忘了!” 
  金琐拍着胸口说: 
  “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柳青,赶快再教我一次,那个口诀是怎么念的?到时候,一句都记不起来怎么办?” 
  尔康看着大家,神色凝重的说: 
  “真记不起来,就随便念咒!念得煞有其事就好了!” 
  永琪不放心的对小燕子说: 
  “那个‘伏魔口诀’,你背出来了没有?上次商量的应变方法,你记牢了没有?我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你到底记住没有?” 
  “有有有!不要老是对我不放心嘛!”小燕子胡乱的点着头,看着里面:“哇!好美啊!他们总算见面了!不知道他们谈些什么?” 
  “只怕要说的话太多,反而一句都说不出来!”紫薇叹息着,两眼水汪汪。如果易地而处,自己会怎么样?一定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紫薇这样想着,就去看尔康,正好尔康也看过来,两人心念相通,“有情但愿长相聚,岁岁年年无别离”!尔康情不自禁,就伸手握着紫薇的手。 
  含香和蒙丹进了卧室,好久都没有出来。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一盏茶的时间也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厅里的人,越来越紧张。大家焦急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柳红不安的说: 
  “他们已经进去好半天了!我们去叫他们吧,这样太危险了,等会儿表演都完了,大家散场还找不到我们,不是很糟糕吗?” 
  “我去叫他们吧!”金琐说着,就往卧室走。紫薇一拦,说: 
  “不要不要,再给他们一点时间!他们一定有几千句,几万句话要说!” 
  永琪看尔康,紧张的问: 
  “还能耽误吗?他们这样谈下去,很可能谈到明天早上,也谈不完!我觉得,到此为止吧!以后有机会,再把蒙丹送进来!” 
  “可是,好可怜啊!”小燕子说:“再给他们一点点时间好了……” 
  小燕子话没说完,外面一连串响起小卓子小邓子、小桂子小顺子、明月彩霞……紧张的声音,层层的通报过来: 
  “老佛爷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老佛爷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老佛爷吉祥!皇后娘娘吉祥!晴格格吉祥!” 
  房里的人全部大谅失色。柳红急忙喊: 
  “面具!面具!” 
  大家七手八脚,拿着面具,全部冲进卧室。 
  太后、晴儿、皇后、容嬷嬷和宫女们已经进房。明月、彩霞紧张的跟在后面。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太后四面张望,奇怪的问。 
  只听到,从卧室里,传来阵阵铃响声,咒语声,吆喝声……彩霞赶紧回答: 
  “回老佛爷,他们都在卧室里!” 
  太后心中大疑,男男女女,全体跑进格格的卧室。成何体统?皇后和容嬷嬷彼此交换着眼神,再去看太后。太后就昂首阔步,直接走进卧室。晴儿、皇后、容嬷嬷等人急忙跟随。 
  大家走进卧室,就被一个场面惊呆了。只见好几个戴着面具的人,正拿着“伏魔棒”在那儿挥舞作法,嘴里念着咒语驱鬼,声势惊人。 
  尔康、永琪、紫薇、含香、金琐没有戴面具,一脸虔诚肃穆的站在床的两头。 
  小燕子、柳青、柳红、蒙丹全部戴着面具,忙忙碌碌的对着那张床挥捧摇铃,念念有辞的驱鬼。看到太后,也不行礼。柳青、柳红、蒙丹念着伏魔口诀: 
  “万神降临,万鬼归一!诸鬼听令,莫再留连!度尔亡魂,早日成仙!人间世界,与尔无缘,为何作祟?有何沉冤?莫再徘徊,莫再留连,去去去去,早日成仙……”念得煞有介事。 
  小燕子戴着面具,满屋子跳来跳去,“驱鬼”驱得天摇地动。那些文诌诌的口诀,她那儿记得住,就自我发挥,乱念一气,念着念着,那没有戴牢的面具也掉了下来,她也不要面具了,依旧作她的法,嘴里大声的吆喝着: 
  “天灵灵,地灵灵!大头鬼,小头鬼,屈死鬼,吊死鬼,饿死鬼,撑死鬼,索命鬼,淹死鬼,气死鬼,胆小鬼,吝啬鬼,报仇鬼……各种鬼怪,去去去!大鬼小鬼布娃娃鬼,真鬼假鬼害人鬼,伏魔棒来也,全体给我现出原形,急急如律令!” 
  永琪听到小燕子念得希奇古怪,生怕坏了大事,被她弄得急死了。只好急急的走到太后等人面前,低低说道: 
  “老佛爷,请不要惊扰他们作法!这个漱芳斋有些不干不净,居然出现布娃娃,让两位格格蒙上不白之冤,紫薇又差点送命,大家心里都有些毛躁!小燕子听说这些跳驱鬼舞的人,真的可以驱鬼,特别请他们来传授几招!把这个漱芳斋的晦气除掉!” 
  “原来是这样!”太后惊讶的说。 
  小燕子看到皇后和容嬷嬷也来了,气得不得了,就忘了要保护蒙丹,以为自己真有“驱鬼功夫”,一下子跳到皇后和容嬷嬷面前,“伏魔捧”舞得震天价响。嘴里胡乱的念着自己瞎编的咒语: 
  “叽哩咕噜那不那鲁咪里吗唬唏哩呼噜嘛咪嘛咪急急如律令!小燕子在这儿作法,有个不要脸的害人鬼,在别人床垫底下放布娃娃!在我的伏魔棒底下,给我现出原形!叽哩咕噜那不那鲁咪里吗唬唏哩呼噜嘛咪嘛咪急急如律令!”说着,就中气十足的大吼:“你给我出来!” 
  随着这声大叫,小燕子手里的伏魔棒,就一棒挥到容嬷嬷头顶。 
  容嬷嬷吓了一大跳,惊喊: 
  “格格!你要做什么?” 
  小燕子眼睛直直的瞪着容嬷嬷的头顶,中邪似的说: 
  “看见了!看见了!原来容嬷嬷的头顶有个妖怪!让我看看清楚……哎呀!是个穿红衣服的姑娘,眼睛瞪得大大的,脸色惨白惨白,蹲在你的头上!哎呀,是个满身冤气的屈死鬼,她要找你报仇!来!我帮你除鬼!” 
  小燕子哗啦一棒,打掉了容嬷嬷的旗头。 
  “小燕子!不要装神弄鬼了!”皇后厉声喊:“老佛爷来了,你们还这样大呼小叫,也不过来参拜,简直没有规矩!” 
  晴儿看得律津有味,急忙阻止皇后。轻声细语的说: 
  “娘娘不要太大声,这个‘驱鬼’,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太后觉得事有可疑,非常怀疑的看着柳青柳红和蒙丹。 
  尔康、永琪、紫薇、金琐生怕小燕子演得过火,露出马脚,大家悄悄的去看小燕子,递眼色,奈何小燕子见到容嬷嬷,就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什么都不管了,在那儿全心对付容嬷嬷。大家的眼色她看也没看,含香的苍白她也没注意,拿着那根伏魔棒一直在容嬷嬷头顶挥舞,嘴里自顾自的说着: 
  “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红衣鬼,你从哪儿来?报上名来,你叫翠儿!翠儿,翠儿,翠儿……翠儿有什么冤?有什么仇?说来听听……你是坤宁宫的宫女……被容嬷嬷害死,推进后院的井里……” 
  容嬷嬷浑身一阵颤栗,脸色惨变。却仍然维持镇定,傲然的抬头,说: 
  “还珠格格,不要血口喷人!哪儿有鬼?你听了宫里什么闲话?也拿来吓唬我?我是宫里的老嬷嬷了,我坐得正,行得正,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怕!怪事我早就见多了……” 
  小燕子一声尖锐的惊呼,打断了容嬷嬷: 
  “哎呀!还有一个穿绿衣服的女鬼,正在咬容嬷嬷的肩膀,啃容嬷嬷的骨头,容嬷嬷,你是不是肩膀很痛呀?哎呀,都咬出血了……”伏魔棒一挥,大声一吼:“女鬼,你叫什么名字?你的舌头怎么那么长?哎呀……是个吊死鬼!你叫什么名字……五儿……五儿!” 
  容嬷嬷大震,原来,小燕子说的这两个宫女,都是几年前,在坤宁宫服侍皇后的宫女,确实是投井的投井,上吊的上吊。容嬷嬷天不怕地不怕,却迷信得厉害。对于鬼魂之说,还真怕!现在,在伏魔棒的挥舞下,在一屋子萨满法师的念咒下,显得有些张皇失措了。她颤声喊: 
  “拿开!拿开!把那个棍子拿开!不要对着我作法……” 
  小燕子这一下得意了,棍子在容嬷嬷身上打来打去。越叫越高兴: 
  “冤有头债有主!容嬷嬷什么都不怕!五儿来报冤,翠儿来报仇!所有的冤死鬼,全体来呀!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皇后大怒,急喊: 
  “小燕子!你还不停止!你是在驱鬼还是在招鬼呀!这样胡说八道,不怕下拔舌地狱吗?” 
  容嬷嬷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求救的看皇后: 
  “皇后娘娘,我们走吧!这个还珠格格好像中邪了……” 
  小燕子对容嬷嬷阴沉沉说道: 
  “容嬷嬷,今天夜里,五儿和翠儿都要来找你,翠儿说,那口井好冷,五儿说,那条白绫好紧……反正你不怕鬼,你就等着……” 
  容嬷嬷躲着小燕子: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我才不怕你……” 
  小燕子闪到容嬷嬷身后,冷不防的对容嬷嬷的后脑勺吹了一口气,容嬷嬷吓得一个倒退,撞到正在作法的蒙丹身上,她一回头,接触到蒙丹特别恐怖的鬼面,和那对寒气森森的眸子,吓得失声尖叫: 
  “哇……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容嬷嬷就跌跌冲冲的夺门而逃了。 
  小燕子的演出,这么失控,尔康和紫薇不断互看,紧张得不得了。永琪拼命咽着口水,眼睛睁得好大。含香吓得面无人色,快要晕倒了。其他的“驱鬼”人,已经不知道如何配合,只得各驱各的鬼,满屋子乱跳,自顾自的念着“伏魔口诀”。这种场面实在突兀而掠人。 
  太后看得眼花撩乱,莫名其妙。晴儿却看得好有兴趣。 
  小燕子看到吓走了容嬷嬷,实在得意,伏魔棒更是舞得有声有色。又念起咒来: 
  “叽哩咕噜那不那鲁眯里吗唬唏哩呼噜嘛昧嘛眯急急如律令!大头鬼,小头鬼,屈死鬼,吊死鬼……” 
  尔康实在忍不住了,上前打断小燕子: 
  “小燕子!驱鬼舞到此为止吧!戏台大概也快散戏了,我们不要耽误他们回家!”就对蒙丹一揖到地:“尔康谢谢法师帮忙驱鬼!这就送各位出宫去!” 
  得到尔康的提示,柳青、柳红赶紧拿掉面具,蒙丹也跟着拿掉了面具,三人对太后跪地请安: 
  “老佛爷、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太后对三人定睛一看,看到蒙丹,恍然大悟的说道: 
  “原来是那个‘天神’啊!”这一下,相信是真的在驱鬼了:“你们真的在驱鬼呀?这儿到底有没有不干净?” 
  蒙丹还没回过神来,柳红机警接口: 
  “回老佛爷,这个漱芳斋煞气很重,犯小鬼,已经作法驱除了!” 
  小燕子又插嘴了: 
  “不止犯小鬼,还犯小人!不论是小人还是小鬼,我都打他一个落花流水!” 
  皇后疑惑得不得了,盯着大家看,却又看不出什么破绽。 
  太后就抬头说道: 
  “我以为紫薇丫头又不舒服了,特地过来看看,既然是驱鬼,没有不舒服,那我也放心了!皇后,我们走吧!”又看着尔康,正色说道:“这个鬼,如果驱完了,闲杂人等,也该离开了!” 
  “臣遵命!”尔康一抱拳。回头看着蒙丹、柳青、柳红说:“我送各位出去!” 
  蒙丹就飞快的看了含香一眼,两人对视,眼神里,是肝肠寸断的痛。尔康生怕出事,推了蒙丹一下,蒙丹倏然醒觉,不能再耽搁了,不能害了这些舍命帮自己的人!他咬紧牙关,一摔头,去了。永琪和柳青柳红也跟着出去了。 
  太后、皇后、晴儿也一起走了。 
  含香看到大家都走了,这才虚脱般的倒在床上,顿时泪如雨下。 
  小燕子和紫薇,一边一个拥着她,不知道怎样才能安慰她。 
  尔康和永琪,带着柳青、柳红、蒙丹急急的往宫门走去。 
  蒙丹一步一回头,心碎神伤。柳青、柳红惊魂未定。柳青看看没人注意到他们,就呼出一口大气来,说: 
  “这个小燕子,怎么演出完全失常?差点给她坏了大事!那个口诀,她居然一个宇也没记住,信口胡编,编得又那么离谱,最后还招起鬼来,把那个老嬷嬷吓得屁滚尿流……”就兴奋的问永琪:“那个嬷嬷,就是著名的容嬷嬷了,是不是?” 
  “是!”永琪忍不住有点得意:“这些老嬷嬷作恶多端,看样子,心里还是害怕的!奇怪的是,她们不怕害人,倒怕有鬼!今天,大概真的被小燕子吓住了!” 
  “我也给小燕子吓住了!”柳红说:“简直给她搅得头昏脑胀,也不知道是继续念咒好呢,还是看她表演好!下一次,再碰到这种情形,我们得把她安排好,最好给她一个不开口的角色!” 
  “还有‘下一次’吗?我吓得浑身冷汗,下不为例了!”尔康正色说。 
  “五阿哥,你怎么不把小燕子教教好?她当了这么久的格格,跟大杂院时代的小燕子,还是一模一样!”柳红问。 
  “怎么没有教?左教一次,右教一次,教得我口都干了,她就是记得乱七八糟!每次,她都说,事关生死,我怎么会开玩笑呢?到时候,她就连生死都忘了!好在,老佛爷对于鬼神,都很敬畏,好像相信了!”永琪说。 
  “那个皇后,可是一点都不相信!”柳青说。 
  “她信不信,我们用不着管,吓倒了容嬷嬷,倒也是一个大收获!” 
  蒙丹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不住回头。尔康就推了推他问: 
  “怎样?都说好了吗?有没有说服她?” 
  蒙丹阴郁的摇摇头。忽然说道: 
  “我想留下来!我要继续去说服她!” 
  “留下来?什么意思?”永琪大惊。 
  尔康一把捉住了蒙丹的胳臂。坚定的低声说: 
  “你不能留下来!这是皇宫,没办法藏住你这个大男人,就算藏住了,你也无技可施!今天,不要再出状况了!回会宾楼去,来日方长,我们再计划!” 
  “是啊!”永琪急忙接口:“不要第一次见面,就弄得天下大乱!你看,老佛爷说来就来,小燕子没轻没重,我们真是好险才过关!不管怎样,都要克制自己,让我们再从长计议!” 
  蒙丹万分无奈,他知道今天的进宫,是永琪尔康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来掩护他的,自己绝对不能出事。可是,今日一别,再相见不知何年何日,他茫然回顾,心中一片凄惨。真是不见面时千恩万想,见面之后,还是千思万想! 

 

 
分享到:
鲜为人知 一度让唐玄宗神魂颠倒的“洋贵妃”
让女人感到羞臊的八句历史名言
古代中国太监不为人知的血泪史3
如负薪 如挂角 身虽劳 犹苦卓94
朝鲜前领导人为何禁止女性穿裤子
怎么也想不通,古代人为何会以这样的脚为美
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1
若荀卿 年五十 游稷下 习儒业 彼既成 众称异 尔小生 宜立志9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