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还珠格格续集 >> 第十八章 一定会拼死来救她们

第十八章 一定会拼死来救她们

时间:2013/12/13 11:32:56  点击:2480 次
  紫薇说得不错,尔康和永琪,一定会拼死来救她们的。当她们在监牢里流泪的时候,尔康和永琪,也在慈宁宫,向乾隆和太后慷慨陈辞。 
  “老佛爷!皇上!”尔康情急的说:“今晚的事,非常明显,就是有人要陷害小燕子和紫薇!那个布偶,绝对是个‘栽赃’!你们想想看,为什么会有刺客,在乾清宫前面现身,然后拔腿就跑?明明是要把我们大家引到漱芳斋去!到了漱芳斋,搜人是假,要找出布偶是真!皇上,请你明察!不要再错怪格格!” 
  “这个巫蛊之事,小燕子她们那么单纯,怎么会做?”永琪也急急说道:“再说,她们对皇上的一片真心,天地可表!就拿今天的祝寿点子来说,都是小燕子想出来的,那首祝寿歌,是紫薇写的!她们对皇阿玛这样用心,怎么可能会害皇阿玛?” 
  “可是,”乾隆困惑的说:“今晚,大家在搜查房间的时候,紫薇和小燕子,为什么那么神不守舍?那般心虚的样子,连朕都看出来了!” 
  尔康和永琪大惊,彼此看了一眼,天啊!真是从何说起? 
  “她们哪有心虚,是皇上多心了!”尔康痛苦的说。 
  “你们不要再说了!”太后严厉的看着两人:“这个事情,当然要经过调查,如果紫薇和小燕子是冤枉的,一定查得出来!现在,东西搜出来了,总不能不办吧!你们一天到晚和那两个格格在一起,有没有知情不报?有没有包庇?有没有同谋?我们都要调查!所以,你们最好闭嘴!回去!明天再说!” 
  “包庇?同谋?”尔康忍不住喊:“老佛爷,人生最残忍的事,是把一片忠心,当成恶意!这会抹煞多少忠良,冷掉多少热血!” 
  “皇阿玛!”永琪跟着喊:“就算以前种种,你都忘了!今天发生的事,你不能分析一下,仔细想一想吗?” 
  乾隆情绪激动而紊乱,他摇着头,不敢相信的说: 
  “不管这个布偶是谁做的,是谁放在那儿的,有人想把朕置于死地,却是很明显的事情!朕只要一想到这个,所有的欢乐就都消失了!这件事,带给朕的冲击太大了,朕是要好好的想一想!” 
  尔康急得五内如焚,紧紧的盯着乾隆,激动的说: 
  “皇上!只怕这个布偶的用意,根本不在皇上,而在小燕子和紫薇身上!是有人要把她们两个置之死地啊!想想以前的针刺事件,想想梁大人的事件吧!” 
  “尔康!”太后瞪着尔康,语气严厉:“不要为了维护紫薇,把箭头指向别人!诬指和栽赃是一样可恶!这两个格格,一天到晚溜出宫去,确实古古怪怪,形迹可疑!整个皇宫里,最有可能做这件事的,就是她们!即使不是她们做的,也可能是那几个宫女太监做的!或者,是他们集体做的!” 
  永琪一听,太后的意思,显然已经认定是小燕子她们做的,就惶急的喊: 
  “皇阿玛!老佛爷要这么误会,还说得过去,因为老佛爷没有看到过去那些惊心动魄的事!但是,皇阿玛,你怎么可能误会呢?” 
  “皇上!”尔康也急喊:“以前的每件事情,还在眼前啊!再想想紫薇为皇上挡刀的事吧!如果她要害皇上,她怎会挡那把刀呢?” 
  乾隆认真的看着尔康和永琪,其实,他们两个的话,句句都打进他的内心,让他震动着。但是,他的情绪依旧混乱,一时之间,实在理不出头绪。就一拂袖子说: 
  “那两个丫头,无论如何,总是嫌疑犯!你们下去吧!朕会仔细调查这件事,你们不要再说了!去吧!” 
  尔康和永琪无奈已极,尔康就抬眼去看晴儿,眼神里,尽是哀恳之色。晴儿站在那儿,神色严重,接触到尔康的眼光,就对尔康暗暗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尔康只得颤声说道: 
  “臣告退!” 
  永琪和尔康站起身来,乾隆一抬头,警告的说: 
  “你们两个,小心一点!那个大内监牢,朕已经派了重兵把守,绝对不允许再发生劫狱事件!尔康,不要害了你的阿玛和额娘!永琪,不要让朕对你彻底失望!” 
  尔康永琪大震,两人脸色都苍白如死。 
  那夜,学士府也是一团乱。福伦和福晋,吓得魂飞魄散了。好不容易,以为尔康这个“额附”已经当得稳稳当当的,锦绣前程,美满姻缘,指日可待!怎么又会发生这个飞来横祸?福伦看着六神无主的尔康,沉重的说: 
  “尔康,这次的事情真的严重了!在宫里,对这种事情,最为敏感!碰到了这种事,是宁愿错杀一百人,也不愿放过一个人!” 
  尔康急得形容憔悴,哀求的看着福伦和福晋: 
  “阿玛,额娘,求求你们,快想办法救救她们吧!我也知道这次事态严重,但是,紫薇她们是无辜的呀!这件事,明明就是皇后在栽赃!但是,老佛爷完全和皇后一个鼻孔出气……皇上也好奇怪,听不进我们的话!我只怕拖下去,紫薇和小燕子又会很惨!” 
  福晋满房间绕着圈子,心痛的说道: 
  “紫薇怎么这样命苦?好不容易当了格格,又碰到这样的事!”她看着福伦: 
  “我们有办法可想吗?令妃娘娘说话有用吗?” 
  “怎么会有用?你想想看,老佛爷是皇上的亲娘呀!哪个亲娘不爱自己的儿子?看到布偶,她就胆战心惊了!即使她心里存疑,即使她认为可能是‘陷害’,她还是会除去这个嫌疑犯,就是我说的,可以错杀,不能失误!何况,她一直就没有喜欢过小燕子和紫薇!” 
  “阿玛这样分析,就是说,她们毫无希望了?其实,那只是一个布娃娃,哪会要人命呢?我去弄一百个布娃娃来,全体写上我的生辰八字,给老佛爷看看我会不会死?”尔康急得跳脚。 
  “尔康,你不要吓我!”福晋大惊。 
  “连你们也相信那个布娃娃会要人命,是不是?”尔康瞪着福晋。 
  “鬼神之事,我绝对不拿它开玩笑!”福晋说:“尔康,你的阿玛额娘年纪大了,禁不起这样的风风浪浪!自从你和紫薇来往以后,我真是没有一天好日子过!现在,又发生这么大的事,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勒了!我知道你爱紫薇,但是,你也要爱惜父母呀!” 
  尔康痛楚的一皱眉头: 
  “我知道,我让你们这么操心,实在不孝极了!可是,我现在已经六神无主了!想到紫薇又被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未来会遭遇些什么不幸,还不知道!我真的痛不欲生!我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老天!要怎样才能把她们救出来呀!” 
  福伦深思的看着尔康: 
  “你不要跳脚了,整个事件你都在场,应该冷静下来,分析一下!除非抓到真正陷害紫薇的那个人,你无法救紫薇!” 
  “真正陷害紫薇的人,就是皇后呀!一定是她!但是,怎么抓得到呢?” 
  “你不要大呼小叫好不好?虽然是自己家,也是隔墙有耳呀!”福晋急忙警告。 
  福伦凝视尔康: 
  “我立刻进宫去见皇上,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至于你呢,应该赶快去调查一下!那个刺客是个关键人物!如果他跑进漱芳斋就不见了,当时,有没有侍卫从里面跑出来?再有……是谁掀起床垫的?是谁发现布娃娃的?” 
  尔康如醍醐灌顶,被点醒了,整个人跳了起来。 
  “阿玛!你不愧是大学士!” 
  尔康掉头就冲出门去了。 
  尔康拂晓进宫,直接到了永琪那儿。两人分析了一下,立刻把高远和高达传进了景阳宫。 
  尔康看到高远、高达,就厉声说: 
  “你们两个,对我从实招来吧!你们做了什么好事,我已经完全知道了!你们假扮刺客,把大家引到漱芳斋,脱掉夜行衣,换了真实面目出来,再和大伙一起搜捕刺客!然后掀开床垫,露出布娃娃!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在老佛爷、皇上、五阿哥和我的面前玩花样!你们两个,不要命了!” 
  高远、高达跪在地上,彼此互看,眼神坚定。高远就磕头说道: 
  “冤枉啊!福大爷!奴才是你的亲信,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高达接口说道: 
  “是呀!还珠格格和紫薇格格对我们恩重如山,奴才感激都来不及,怎会陷害她们呢!您千万要明察,不能冤枉格格,也不能因为要给格格脱罪,就冤枉奴才呀!” 
  永琪大声一吼: 
  “还敢狡辩!除了你们,没有别人能够进漱芳斋,然后消失踪影!明明就是你们两个捣鬼,还不供出是谁的指使?难道要我把你们送到刑部问罪,才要说出真相吗?” 
  “五阿哥,福大爷!今天就是把奴才送到刑部,奴才也是这几句话!再没有第二种答案!奴才兄弟两个,自小在宫里当差,三代都是宫里的谙达,绝对不会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奴才们行得正,不怕调查!”高远坚定的说。 
  “就是!如果五阿哥和福大爷怀疑咱们两个,就把咱们送去刑部吧!咱们被派到漱芳斋,一直忠心耿耿,现在还被这样怀疑,奴才们也觉得灰心了!福大爷!您栽培一番,落得这样下场,奴才给您请罪了!”高达就伤心的磕下头去。 
  尔康和永琪,看到两人如此信誓旦旦,竟然没有把握起来,彼此互看。 
  “高远!”尔康就厉声问:“你口口声声说你没有做这件事,那么,你为什么会去掀床垫?是不是有人要你掀的?那个床垫薄薄一层,里面要藏人,不是太勉强了吗?你怎么会去掀它?你如果实话实说,我还可以饶你一死!” 
  “冤枉啊!奴才真的以为刺客藏在床垫底下!完全是为格格们的安全着想啊!当时,奴才已经把可能的范围通通搜过了!”高远喊。 
  “那么,在我追刺客追到漱芳斋的时候,你从里面出来,难道没有看见刺客进去吗?怎么可能?” 
  “奴才什么都没看见!如果福大爷这样推算,那么,任何一个侍卫都可能假冒,不一定是奴才!为什么福大爷不怀疑别人,一定要怀疑奴才呢?” 
  尔康被问倒了。永琪就把尔康一拉,拉到窗边去。低声说: 
  “不要因为我们两个方寸大乱,就怀疑每一个人,万一冤枉了他们,我们岂不是和冤枉小燕子紫薇的人,一样可恶吗?” 
  “你说得对!”尔康沮丧的点头。 
  尔康和永琪,还没有找到营救紫薇她们的方法,那大内监牢里,已经有变。 
  五更刚过,狱卒就来到监牢前面,打开了铁栅。 
  狱里的五个姑娘,正冷得发抖,大家蜷缩着身子,彼此紧紧的靠在一起,抵卸寒气,整夜没有阖眼,每个人都形容憔悴。看到狱卒进来,大家精神一振。小燕子就跳了起来,兴奋的嚷着: 
  “是不是皇阿玛想明白了?” 
  几个狱卒当门一站,高声宣布: 
  “紫薇格格有请!” 
  紫薇一惊,惶恐的站起身来,小燕子扑上前去: 
  “什么叫做紫薇格格有请?要请就一块儿请!这儿有五个人呢!” 
  “只请紫薇格格!”几个狱卒,就拉住紫薇:“走吧!” 
  “你要拉我去哪里?我们五个一起,不要分开!”紫薇紧张的喊。 
  “那可由不得你!” 
  狱卒就把紫薇强行拉走了,“哐啷”一声,铁门再度锁上。 
  金琐扑在铁栅上,凄厉的喊着: 
  “小姐……小姐……小姐……” 
  小燕子也扑在铁栅上,大喊大叫: 
  “紫薇……紫薇……紫薇……” 
  明月、彩霞大喊着“格格”,紫薇就在这一片喊声中,被带到了慈宁宫。 
  进了慈宁宫的后门,拐弯抹角走了一段路,紫薇被推进一间密室。她惊恐的四看,好像回到了坤宁宫的密室、只见高高的窗,高高的墙,暗沉沉的光线,和好多面无表情的太监。她心慌意乱,还没弄清楚这是什么地方,便有好多太监上前,把她五花大绑,绑在一个刑具上。整个人成为一个“大”宇状直立在那儿。 
  “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紫薇惊喊。 
  太监们抓起了她的双手,紫薇只觉得手指一阵剧痛,已经上了夹棍。 
  紫薇魂飞魄散,大叫: 
  “不要这样呀!不要……不要……” 
  脚步笃笃传来,紫薇抬头,惊见太后、皇后站在面前。容嬷嬷、桂嬷嬷两边侍候,众嬷嬷立于身后。 
  紫薇一见这等架势,又见皇后在场,已知大事不妙,心惊胆战的看着太后。 
  太后就厉声问: 
  “紫薇!关于这个布偶的事,你就从实招了吧!免得皮肉受苦!你什么时候把这个布偶弄进宫的?为什么要害皇阿玛?是谁要你做的?说!” 
  “老佛爷!”紫薇痛喊出声:“我对天发誓,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个布娃娃!根本不知道它怎么会在我的床垫底下!” 
  皇后转头,对太后说道: 
  “臣妾早就知道她会赖得干干净净!她的功夫可大着呢,当初,没有经过选秀女,没有经过内务府,就能混进宫来当宫女。接着,把皇上唬得团团转,居然带她去出巡!然后,不知道怎么弄出一件刺客事件,就平步青云,到今天的地位!老佛爷,您想想,一个小女子,怎会有这么大的魔力?臣妻以为,一定是个妖女!” 
  太后颔首,心有同感,就大声说: 
  “紫薇!你再不招,就要用刑了!说!” 
  “老佛爷!”紫薇哀声喊:“我对皇阿玛,充满了崇拜,充满了亲情,我怎么都不可能要害皇阿玛!老佛爷!我知道你不信任我,也不喜欢我,可是,请不要把我对皇阿玛的一片真心,扭曲到这个地步,那实在太残忍了!” 
  “你不要再狡赖了!”皇后厉声说道:“东西在你的床垫底下,所有的人都亲眼目睹,你还有什么话说?” 
  紫薇不看皇后,只看太后: 
  “我是冤枉的!有人要陷害我……太后,请明察!” 
  “你就坦白招了吧!”太后盯着紫薇:“你们是不是白莲教的人?如果不是你做的,是不是小燕子做的?你们受谁指使?快说!” 
  “白莲教?”紫薇大惊:“天啊!小燕子连‘巫蛊’是什么都不懂,她怎么会做这种事?” 
  太后抓住了紫薇的语病,深信不疑了,锐利的看着紫薇: 
  “她不懂什么叫‘巫蛊’,显然你懂!” 
  紫薇大大一震: 
  “老佛爷,我懂并不表示我会去做呀……” 
  容嬷嬷俯身对太后低语: 
  “这个丫头强得很,不用刑,她是不会招的!” 
  “你要逼我用刑吗?”太后问。 
  “杀死我,我也不能承认我没做过的事呀!” 
  太后就一声令下: 
  “用刑!” 
  立刻,夹棍开始收紧,紫薇觉得,自己的十根手指,全部被绞断了一般,剧痛钻心,忍不住惨叫起来: 
  “哎哟……哎哟……老佛爷,救命啊……救命啊……” 
  “你招不招?”皇后冷冷的问。 
  “我如果屈打成招,皇阿玛一定以为这是真的,他会多么伤心呀!我没有……没有……没有就是没有……” 
  容嬷嬷对行刑太监做了一个手势,夹棍再度夹紧。 
  紫薇痛得椎心断肠,冷汗从脸上滚落,脸色苍白如纸,惨叫连连: 
  “啊……啊……老佛爷!看在菩萨份上……救我……救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请你仁慈一点吧……” 
  “对一个要谋害皇帝的人,我如何能救?如何能仁慈?”太后怒道:“对你仁慈,就是对皇帝不慈!如果你是冤枉的,那么,一定是你屋里那几个丫头做的!你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你不招,我就一个个的审问她们,总有一个会招!” 
  紫薇大震,天啊!难道太后还要对小燕子金琐她们用刑?这种痛楚,她们怎么受得了?正在想着,夹棍再度收紧,紫薇痛得快要晕倒了,惨叫出声: 
  “我招了……我招了……请不要再这样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是我做的……是我一个人做的!” 
  “真的是你做的?小燕子帮你忙做的,所有的丫头奴才一起合作,是不是?”太后紧紧的盯着她。 
  “不是不是!是我一个人做的,小燕子她们都不知道……不知道……” 
  “你为什么要做呢?”太后疑惑的问:“皇上已经封你为格格,又把你指给了尔康,你还有什么不满意?为什么要谋害皇上?” 
  紫薇一怔,无言以答。睁大眼睛,痛楚的看着太后。 
  容嬷嬷又一个暗示,夹棍再度收紧。紫薇觉得,自己的手指已经全部碎掉了,痛得不知道怎么思考,只想赶快结束这个折磨,就大喊: 
  “哎哟……哎哟……我招,我招……是我……要给我娘报仇……皇阿玛让我娘等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我要给我娘报仇……报仇……报仇……” 
  皇后和太后对看一眼。皇后点头说: 
  “这就是了!” 
  当紫薇“屈打成招”的时候,乾隆和福伦正在恳谈。乾隆一夜没有睡,整夜在思索这件“巫蛊事件”。天才刚刚亮,福伦就进宫来了。君臣二人,在御书房里单独见了面。 
  “皇上!臣知道,宫里出现‘巫蛊’,带给皇上的震惊一定非常巨大!但是,巫蛊之说,早巳不攻自破,那个小小的布偶,想要发生什么作用,臣以为完全是无稽之谈!就拿目前来说,圣上神清气爽,身强体健。显然那个布偶根本没有作用,为一个无用的东西,闹得宫里人人自危,恐怕因小失大,请皇上三思!”福伦说得条理分明,分析得十分透彻。 
  乾隆点点头,神色黯然。 
  “再说……”福伦继续说:“如果要臣相信紫薇格格,或是还珠格格要伤害皇上,那是绝不可能的事!非但她们不会伤害皇上,如果她们知道有人要伤害皇上,她们还会和人拼命!这一点,臣愿用项上人头,为两位格格担保!” 
  乾隆再点头,深深一叹,盯着福伦: 
  “其实,朕已经想了一夜,紫薇和小燕子,以前的点点滴滴,现在的种种种种,都明明白白的摊在朕面前。她们一直亲切得像朕的左右手,哪有自己的手,会害自己呢?所以,朕对她们,已经再也没有怀疑了!” 
  “皇上圣明!”福伦惊喜交集。 
  “但是,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漱芳斋,朕想到幕后种种,真是不寒而栗!如果抽丝剥茧,去一重重的追查,不知道会抖出多少秘密?牵连多少人?朕只要下令查办,恐怕整个后宫,会天翻地覆!” 
  福伦一震,看着乾隆,君臣眼神的一个交会,彼此已经深深了解。 
  “目前,嫔妃之间,各有派系,老佛爷又有她偏爱和信任的人,朕怎样也不能伤了老佛爷的心!到时候,犯罪的人为了脱身,没犯罪的人为了自清,再加上其他的彼此倾轧,一定会演变成这个咬那个,那个咬这个……朕只要一想到汉武帝时的‘巫蛊之祸’,死了几万人,就全身冒冷汗了!再想到当初的直亲王,那件喇嘛的‘魇魅’事件,让父子反目,兄弟相残……朕就毛骨悚然了!” 
  福伦不由得对乾隆肃然起敬: 
  “原来皇上已经想得那么透彻了!” 
  “所以,除非拿到确切的证据,根本不能声张,以免案情扩大!就算拿到确切证据,能不能公开,能不能处置,都是一个问题。昨晚,朕就非常疑心,只是一时之间,脑筋有点转不过来。现在想明白了,又代紫薇和小燕子胆战心惊。你想,尽管有尔康和永琪亲自保护,高手环侍,漱芳斋还是有人可以出没自如,那么,如果有人非要置那两个丫头于死地,取她们的性命也不难了!或者,监牢里还是最安全的地方!不如让她们两个暂时住几天,等到朕想明白怎么办再说!尔康和永琪那儿,你让他们稍安勿躁!” 
  福伦这才恍然大悟,心里又是感动,又是佩服: 
  “皇上英明!跟皇上这样一谈,臣才明白了。但是,那两个格格,毕竟是女儿身,现在天气又冷,监牢里寒气重,只怕两位格格会吃不消啊!” 
  乾隆再点头,忧形于色。 
  “还有……”福伦急道:“皇上虽然并不相信巫蛊,可是,老佛爷却信得厉害,老佛爷和皇上母子情深,保护皇上的念头赛过一切,只怕我们还来不及调查真相,洗清两位格格的嫌疑,老佛爷就会采取行动了!” 
  乾隆被提醒了,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不管怎样,先去上朝吧!上朝之后,立刻来办这件事!” 
  紫薇被带回监牢的时候、已经两手红肿,身心俱伤。她倒在地上,脸上又是汗,又是泪,苍自如死。 
  小燕子、金琐、彩霞、明月全都扑了上去。金琐吓得面无人色,惊喊着: 
  “小姐!他们把你怎样了?小姐!小姐……” 
  “紫薇!你被他们用刑了,是不是……”小燕子看到紫薇受伤的手指,目眦尽裂。“我要把你们杀了!”她对狱卒冲了过去。 
  明月、彩霞脱下背心,去包着紫薇,喊着: 
  “格格!格格……老天啊!菩萨啊……” 
  狱卒一把抓住冲来的小燕子: 
  “现在,有请还珠格格!” 
  “我不去!我不去……你们想弄死我们,我不去……” 
  一群侍卫往里面一站。说道: 
  “格格不要让奴才们动手!” 
  小燕子哪里肯听,一拳就打了过去,同时,几个连环踢,踢向侍卫,身子就向监牢外面飞窜。但是,侍卫武功高强,三下两下,就把小燕子制伏了。 
  侍卫就挟持着小燕子往外拖。小燕子狂喊着: 
  “我不要去!我不要去……” 
  紫薇用力的撑起身子,勉强的抬起头来,喊着: 
  “小燕子,我已经招了……你不要再吃亏……” 
  小燕子还没听清楚,就被拉走了。 
  小燕子也被带到密室里。 
  小燕子抬头一看,太后、皇后、容嬷嬷、桂嬷嬷和许多嬷嬷太监站在面前。 
  太监就要上来绑小燕子。刑具触目惊心的放在那儿。 
  小燕子一挣就挣脱了太监,瞪大眼睛,喊道: 
  “不要绑我了!你们要问什么就问吧!” 
  太后就盯着小燕子: 
  “小燕子,刚刚紫薇已经招了,那个布娃娃是她做的,她说你们都是白莲教的余孽,是不是?” 
  小燕子瞪大眼睛: 
  “白莲教?谁说我是白莲教的?我明明是红莲教!” 
  容嬷嬷对太后低低说道: 
  “老佛爷,这个丫头,最会东拉西扯,分散别人的注意力,老佛爷要小心!” 
  太后就厉声喊道: 
  “紫薇都招了,你还有什么可说?你和紫薇,是不是一党?” 
  小燕子看看太后,又看看皇后。咬牙切齿的大叫: 
  “紫薇招了!你们对她用刑,你们折腾她,逼到她非招不可……你们好残忍,好狠心!”就一摔头,豪气的说:“老实告诉你们吧,那是我做的!你们不要再去欺负紫薇了,她身子弱,禁不起你们打打夹夹……一个布娃娃,有什么了不起?我做了一大堆!好了吧!”一面说,一面拍着胸口:“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要头一颗,要命一条!你们不要打这个打那个了!把她们和小邓子、小卓子通通放掉吧!” 
  “你招了?是你做的?”太后盯着她。 
  “我招了,是我一个人做的!和他们大家都没有关系!”小燕子抬头挺胸说。 
  “你为什么要谋害皇阿玛?”太后继续问。 
  小燕子楞了楞,为什么?天知道为什么?她一仰头: 
  “你说为什么就为什么!因为我想不清楚,也说不明白!” 
  “那个布娃娃上面写的是什么字?” 
  小燕子眼睛一瞪,惊道: 
  “那上面还有字啊?大概是‘嘛咪嘛咪急急如律令’!” 
  皇后急忙凑到太后耳边: 
  “老佛爷,你不要被她唬弄过去,她最会装疯卖傻这一套!她是漱芳斋的头儿,会很多妖法!依臣妄看,这件事整个漱芳斋都脱不了干系,恐怕大家都串通了!” 
  容嬷嬷就在一边恭敬的点头: 
  “奴才也是这么想!” 
  小燕子大叫着说: 
  “皇后娘娘,容嬷嬷!你们喜不喜欢蜜蜂?要不要我再施展‘妖法’,让你们尝尝‘满头包’的滋味?当心哟,我今晚会让你们的床上,变出几千几万条毒蛇出来,把你们浑身咬得稀巴烂!” 
  容嬷嬷就吓得一跳,急忙对太后说道: 
  “老佛爷,你听!她还要弄妖法呢!上次我们被蜜蜂追赶的事,宫里人人都知道!现在,这个毒蛇,说不定真的会来!” 
  小燕子仰头大笑了: 
  “哈哈哈哈!不止毒蛇,还有几百个癞虾蟆,几千条蜈蚣,几万条蚂蟥,爬满你们的床!爬到你们头发里,耳朵里去!” 
  皇后被她说得背脊发麻。太后听到这样的诅咒,气得脸色发青: 
  “居然胆敢这样诅咒皇后,不是妖女,也是泼妇!把她拉下去!把那些奴才带来!” 
  小燕子被拖了下去,轮到金琐、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五人,全部被带进密室,跪了一地。金琐情急的痛喊着: 
  “老佛爷!你不要相信小姐的话,她都是要保护奴婢,才承认那是她做的!其实,那个布娃娃,是奴婢做的!和小姐一点关系都没有!请你饶了小姐,惩罚奴婢吧!” 
  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看着一边的刑具,触目惊心。彩霞就磕下头去,颤声说道: 
  “老佛爷!请开恩!两位格格心地好,最爱奴才,老佛爷上次也亲眼看到了!这个娃娃,是我做的!”她虽然挺身而出,想代紫薇受过,却吓得不得了,发着抖: 
  “我不知道不可以做布娃娃,就做了一个!是我,是我!” 
  明月见彩霞这样说,就也发抖说道: 
  “老佛爷,是我!布娃娃是我做的!” 
  小邓子见三个丫头都这样义气,就也挺身而出了: 
  “老佛爷!不是她们,是奴才!以为做个娃娃很好玩,就做来玩儿,不知道这样是闯了大祸!” 
  “还有我!还有我!”小卓子赶紧抢着认罪,拼命磕头:“那个娃娃是奴才做的!奴才该死!奴才该死!请老佛爷开恩,饶了两位格格吧!她们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格格呀!” 
  太后听到五个人抢着认罪,实在震撼,也实在困惑。 
  容嬷嬷就谦卑的在太后耳边说: 
  “老佛爷看到了吧?那两个格格如果不是有妖法,怎么会把这些奴才收得服服贴贴?连上断头台的事,他们也抢着承认,这未免太不寻常了!” 
  皇后就进一步说: 
  “不管怎么样,这个漱芳斋里的人,是通通认罪了!假若那个布娃娃和他们真的没有关系,也不至于人人认罪吧!这些人里面,总有一个是主谋,其他的是共犯!” 
  正说着,外面传来太监的大声通报: 
  “皇上驾到!五阿哥到!福大爷到!” 
  太后、皇后、容嬷嬷脸色一凛。赶紧到大厅去迎接乾隆。 
  原来,乾隆一下朝,尔康和永琪就迎上前来,告诉乾隆,已经得到消息,太后拂晓时分,就开始审问紫薇和小燕子!乾隆一听,心惊胆战,知道事不宜迟,急忙带着两个年轻人来到慈宁宫。 
  太后和皇后,带着容嬷嬷等人,匆匆出来迎接。乾隆看到皇后和太后一起从内室出来,心里立刻一寒,眉头一皱。大家匆匆问安毕,乾隆就仓卒的说: 
  “听说母亲一早就审问了那两个丫头,不是说好,朕要亲自审问的吗?怎么没有等朕来?” 
  “只怕皇帝心存仁厚,问不出结论来!这后宫的事,我能为你代劳,也就代劳了!事事都要你亲自处理,你哪有那么多时间呢?”太后说。 
  乾隆就急问: 
  “那么,皇额娘问出结论了吗?” 
  “他们全体招了!” 
  尔康和永琪吓了一大跳,两人同时惊喊: 
  “招了?怎么会招了?” 
  皇后太得意了,忍不住插嘴: 
  “皇上!整个漱芳斋,两个格格,三个丫头,两个奴才,全部都招了!这个巫蛊事件,是他们集体的杰作!幸好老佛爷英明,都问得清清楚楚了!” 
  永琪大叫: 
  “不可能的!小燕子一定不会招的!如果她招了,一定有不得已的原因!” 
  尔康也激动得一塌糊涂,掉头看乾隆: 
  “皇上!紫薇可以为皇上去死,怎么会招出她没做过的事!请皇上明察!” 
  乾隆就急急说道: 
  “把他们通通带来,朕要自己问问清楚!” 
  片刻以后,紫薇、小燕子、金琐、小邓子、小卓子全部带来了。大家看到乾隆,真是说不出来的伤痛,大家都身子一矮,全部跪倒。 
  紫薇才跪下,已经不支,身子一歪,差点摔倒。金琐急忙扶住。 
  乾隆震动的看着紫薇,只见紫薇脸色惨白,身子摇摇欲坠。就惊喊: 
  “紫薇,你怎么了?” 
  紫薇还没说话,小燕子眼泪一掉,哭着大喊: 
  “皇阿玛!昨天,我们还为你唱歌祝寿,放焰火猜谜语,我快乐得像老鼠,幸福得要死掉……没想到,马上就把我们关监牢,一早就带走紫薇,对她用刑,逼她招供……” 
  乾隆、尔康、永琪同时喊出: 
  “用刑?” 
  “紫薇!”乾隆急忙弯身去看紫薇:“谁对你用刑?用了什么刑?在哪儿用刑?给朕看,你什么地方受伤了?” 
  紫薇不稳的磕下头去,一面落泪,一面哽咽的说: 
  “皇阿玛!你问这几句话,证明你还关心我!紫薇心满意足,那个布娃娃,紫薇已经招了,请处罚我一个人,饶了不相干的人吧!” 
  小燕子一听,立刻激动的喊: 
  “我也招了!要处罚,处罚我一个人好了!我皮厚,不怕打!” 
  金琐就磕头嚷道: 
  “皇上圣明!不是她们,是我!是我一个人做的,罚我吧!饶了小姐!她真的没有做呀!” 
  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就异口同声的喊: 
  “是我!是我!不是她们!” 
  乾隆震撼极了,抬头看着太后: 
  “所谓‘招了’,是这样‘招了’!皇额娘,你也信了?” 
  太后盯着乾隆,心里也觉得有些不对了: 
  “那……依皇帝看,是怎样呢?” 
  尔康看到憔悴的紫薇,早就心痛如死,忍不下去了,对乾隆一跪,含泪说道: 
  “皇上!紫薇为了认爹,已经受尽千辛万苦,不要再屈打成招,让她的一片孝心,变成百口莫辩的弑亲大罪!如果这样,你让她情何以堪?” 
  尔康几句话,说到紫薇心坎里,紫薇就再也忍不住,伏地痛哭了。 
  皇后生怕再有变数,急忙上前,大声喝斥: 
  “尔康!你好大胆子,胆敢说老佛爷‘屈打成招’!” 
  就在这时,晴儿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迭锦缎,和那个“布娃娃”。晴儿屈了屈膝,不亢不卑的,条理分明的说道: 
  “老佛爷,皇上,皇后娘娘!晴儿有几句话,不能不说!这个娃娃,从昨儿个起,就在晴儿手上。晴儿已经仔细研究过了,这个缝制娃娃的白色锦缎,正好和上次苏州织锦厂送进宫的雪缎一摸一样。证明这个娃娃,不是宫外带进来的,是宫里的人做的!晴儿记得,这个锦缎,当时老佛爷留了一些,剩下的只给了宫里很少的几个娘娘,并没有分给漱芳斋。只要到敬事房查一下,大概查得出来是给了哪几个娘娘!” 
  晴儿这篇话,震动了房里每一个人。皇后一惊,容嬷嬷倏然变色。 
  乾隆和太后全部大震,瞪着晴儿手里的布娃娃。 
  尔康、永琪惊看晴儿,此时此刻,真是说不出的感激与敬佩。 
  太后就惊喊道: 
  “晴儿,你说的话是真的吗?” 
  “布娃娃在这儿,雪缎也在这儿,请老佛爷比较看看!”晴儿递上两样东西。 
  太后就急急忙忙去比较那个娃娃和锦缎。 
  小燕子这下得理不饶人,大喊起来: 
  “皇阿玛!你赶快下令,把那几个娘娘通通关起来!再用夹棍夹一夹!说不定有一大车的犯人!” 
  乾隆惊喊: 
  “夹棍!紫薇,你被夹棍夹了吗?给朕看看你的手!” 
  “皇阿玛!不要看了!”紫薇想把双手藏起来。 
  小燕子不由分说,一把拉起紫薇的手,给乾隆看。 
  “你看!你看!肿成这个样子,不知道骨头有没有断?如果断了,谁来弹琴给皇阿玛听?谁来陪皇阿玛下棋?” 
  大家睁大眼睛看去,只见紫藏的十个手指,肿得像萝卜一样,因为瘀血,青青紫紫,渗不忍睹。 
  尔康一看,心脏猛的一抽,痛楚得快要死掉。 
  乾隆怒喊: 
  “尔康!快传令敬事房,马上查明回报!” 
  尔康眼睛都涨红了,义愤填膺,大声回答: 
  “臣领旨!” 
  尔康站起身子,转身要走。紫薇急喊: 
  “尔康!等一等……” 
  尔康站住,回头看着紫薇。 
  紫薇匍伏向前,伏在乾隆脚下,再仰头看着乾隆,诚诚恳恳的说道: 
  “皇阿玛请息怒!自从秦汉以来,历史上的巫蛊事件,每次都牵连好多人,被冤死的人无数!而且,让整个宫廷,人心惶惶。如果皇阿玛相信紫薇和小燕子是无辜的,这件案子可不可以到此为止?紫薇相信,皇阿玛洪福齐天,一个布娃娃,绝对不能伤害皇阿玛!但是,追究下去,对皇阿玛的伤害,对老佛爷的伤害,对整个皇室的伤害,都会非常严重!皇阿玛,请不要再追查了!” 
  紫薇几句话,句句说进乾隆内心,乾隆瞪着紫薇,震撼极了。 
  晴儿就一步上前,也对乾隆跪下了。也是一脸的诚挚,说道: 
  “紫薇的话,说中了最重要的地方!这件事,不论是谁做的,经过这样一闹,她自己一定心里有数!如果紫薇和小燕子不追究,等于是两位格格放她一马!晴儿想,人心都是肉做的!让那个人感动,还是比让她砍头好!” 
  紫薇听到晴儿这几句话,正是她想说的,不禁惊看晴儿。晴儿也转头看她,两个女孩的眼光接触,都有着复杂的折服和了解。 
  皇后听了晴儿这几句话,脸色忽青忽白。容嬷嬷已经面无人色。 
  太后看看紫薇,心里着实后悔,就铁青着脸,震怒的说: 
  “不行!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做了布娃娃要害皇帝,再定计要害格格,这样罪大恶极,怎能放她一马?如果她继续造孽,岂不是还要害人?” 
  皇后浑身,掠过一阵寒栗。 
  乾隆瞄了皇后一眼,恨恨的咬牙,大声说道: 
  “对!应该把她揪出来,五马分尸,凌迟处死!” 
  皇后和容嬷嬷双双一颤。 
  
 

 
分享到:
海的女儿
无所畏惧的王子
圣比兹木乃伊
中国古代四大神兽2
中国第一“女宰相”私生活揭秘
史上唯一被太监卖给敌国的皇帝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4
 打坐姿势图片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