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还珠格格续集 >> 第十章 一屋子全是伤兵

第十章 一屋子全是伤兵

时间:2013/12/12 11:39:43  点击:1953 次
  尔康、永琪走在御花园里,仍然一步一回头。 
  永琪看不到乾隆等人了,就急忙收住步子: 
  “皇阿玛和老佛爷都走远了,你说,我们可不可以再回到漱芳斋去?我真不放心,好想看看她们的情形,一屋子全是伤兵,这要怎么办?” 
  尔康回头看看,心痛无比: 
  “我也想回去看看!现在还不止是一屋子伤兵的问题,紫薇和小燕子一定情绪激动,越想越伤心,不知道会不会又做出什么事情来?” 
  “那……我们还犹豫什么?就去吧!”永琪掉头就走。 
  尔康犹豫了一下,也跟著过去。忽然,斜刺里,有个人闪了出来,拦在两人面前。两人定睛一看,是晴儿。 
  “如果我是你们,现在就不去漱芳斋!”晴儿机伶的说。 
  “晴儿!”尔康恍然大悟:“是你把皇上请来的?是不是?我就在想,皇上难道有什么心灵感应,知道漱芳斋有难,会这么巧,赶了过来!” 
  “本来,我不是去搬救兵的!我是来漱芳斋找老佛爷,走到漱芳斋门口,就看到太监们搬凳子,拿板子,又听到五阿哥求救不成,只好为你们大家跑一趟了!”晴儿笑了笑,说。 
  “原来是你……晴儿,谢谢了!”永琪一抱拳。 
  “别谢,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晴儿就瞅著尔康说道:“你欠我好几次了!将来拿什么来谢我?” 
  尔康诚挚的回答: 
  “如果我可以为你做什么,只要交代一声,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说得好严重!放心,我既不会要你‘粉身’,也不会要你‘碎骨’!你欠我的帐,我记着,将来再问你讨还!”晴儿说着,就四面看看:“好了,我要回去了!不能让老佛爷知道是我通风报信,要不然,我也要吃不完,兜着走!” 
  晴儿正要举步,永琪一拦。 
  “为什么说,我们现在不能去漱芳斋?” 
  “皇后的眼线,还没撤呢!”晴儿说:“你们想,为什么漱芳斋有任何风欧草动,都有人报告给老佛爷呢?” 
  晴儿说完,转身去了。 
  永琪和尔康,不禁面面相觑。永琪就着急的说: 
  “你不是派了高远和高达,去保护漱芳斋吗?怎么他们没有把那个‘眼线’给抓出来?” 
  “这个皇宫,太监侍卫宫女嬷嬷那么多,任何人都可能是‘眼线’,怎么抓得到呢?就算今天不是眼线,明天也可能变成眼线!” 
  永琪一凛,打了一个寒战。 
  “那么,我们要怎么办呢?” 
  尔康想了想,尽管整颗心都悬在漱芳斋,却不能不忍。 
  “现在,先去你那儿,让小顺子、小桂子去漱芳斋看看,小邓子、小卓子受了伤,总得有人去上药!一屋子姑娘,叫她们怎么做?” 
  “还是你想得周到!” 
  两人就急忙回景阳宫,安排小顺子、小桂子去照顾小卓子小邓子。 
  漱芳斋里,这晚真是惨兮兮。 
  金琐、紫薇、小燕子、明月、彩霞都褪了上衣,穿着肚兜,彼此帮彼此上药。紫薇一面帮金琐上药,一面对着伤口吹: 
  “疼吧?忍一忍!这儿有好几道伤,都肿起来了!还好,我们这漱芳斋什么药都有!”说着,一扭身子,碰痛了自己的伤:“哎哟!” 
  “我再帮你看看,你不要管我了!”金琐听到紫薇呻吟,就着急的去拉她:“我很好,不痛了……”说着说着,撞到了床柱:“哎哟!” 
  明月在帮小燕子上药: 
  “格格,你不要动来动去,这肩膀上还有伤!哎哟!” 
  小燕子气呼呼的嚷嚷着: 
  “这个也打,那个也打,等我气起来,杀到那个坤宁宫去,打他一个落花流水!”一伸拳头一踢腿,痛得直叫:“哎哟!哎哟!好痛!” 
  彩霞在给明月上药: 
  “别动!这儿要多擦一点药……哎哟!” 
  一屋子哎哟哎哟之声,此起彼落,好生凄惨。半晌,紫薇穿上衣服,关心的问:“有没有人去照顾小邓子小卓子呀?” 
  “你放心!”彩霞说:“五阿哥已经派了小顺子、小桂子过来,给他们上了药,吃了紫金活血丹,还熬了一大锅人参鸡汤给他们喝!” 
  “是呀!”明月接口:“他们两个从来没有被人这样侍候过,说是挨挨打,也挺值得!” 
  紫薇叹口气,帮金琐把衣服拉上,握住金琐的手。 
  “金琐,对不起,总是连累你跟着我受苦!” 
  “你怎么这样说呢?我不能让你安全,我已经呕得要死,你再这样说,我就想去撞墙了!”金琐说着,就越想越难过:“想当初,太太让我照顾你,她那么信任我……可我……把你照顾得乱七八糟,整天受伤挨打,我真对不起太太!如果太太看到你这样子,一定心痛死了!” 
  “不要提我娘,再提我娘,我就要伤心了!”紫薇慌忙说。 
  彩霞也想起自己的娘来: 
  “别提到娘,就是因为我娘死了,我才进宫来当宫女,提到娘,我也想哭了!” 
  “我从小就没有娘,娘长得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明月说。 
  “我也是,所以卖给人家当丫头。”金琐含泪说。 
  小燕子看看大家,一个情绪激动,“哇”的一声,哭了。 
  “原来,我们大家都没有娘,才给人家这么欺负!” 
  小燕子一哭,大家就稀哩哗啦,抱在一起,都哭了。 
  还是紫薇最先振作起来。擦擦眼泪,把大家一抱。振作了一下说: 
  “不要哭!我们大家勇敢一点!虽然没有娘,我们还有其他的亲人,而且,我们还有彼此呀!瞧,我们每个人都从不同的地方来,今天能够聚在一块儿,像一家人一样,也是一种福份呀!” 
  “就是!就是!”小燕子挂着眼泪,破涕为笑了,伸手把众人全部圈进臂弯里去。“我们有一个好大的家!你们全是我的家人!小邓子小卓子也是……”就跳起身子,急忙穿上衣服,抓了一瓶药,往外急急冲去。 
  “你去哪里?不可以去坤宁宫……”紫薇急喊。 
  “我不是去坤宁宫,我去看看小卓子和小邓子!”小燕子嚷着。 
  彩霞一楞,想到两个太监此时的情况,急忙大喊: 
  “格格,不要去……” 
  小燕子哪儿听得见,早已冲进了小邓子和小卓子的房间。 
  小邓子和小卓子正趴在床上,裤子褪下,小顺子和小桂子在帮他们上药。两个人一面上药,一面哎哟哎哟叫个不停。 
  忽然间,小燕子的声音响了起来,人也冲了进来: 
  “小邓子!小卓子!你们伤得怎么样?我这儿还有‘跌打损伤膏’,管他怎样,给他通通涂上去!” 
  小邓子、小卓子一见小燕子冲进来,两人大惊。 
  “哎呀!我的妈呀!”小邓子一吓,噗通滚下地,拼命拉着裤子,撞得好痛。 
  “哎哟!哎哟!” 
  “哎呀,格格大人,祖宗姑奶奶呀!你怎么进来了?”小卓子拉了一床棉被,把自己紧紧的裹着,在床上拼命磕头:“小卓子给您磕头了!您快出去吧!” 
  小顺子、小桂子赶快请安。 
  “还珠格格吉祥!” 
  “我不吉祥,进了这个皇宫,我就从来没有吉祥过!”小燕子喊着,完全不顾两人的尴尬,走了过来,低头看小卓子:“有没有用冷水敷一敷?” 
  “有有有!”小卓子窘迫的喊。 
  小燕子就弯腰去扶小邓子: 
  “怎么从床上滚下来了?赶快躺回去!” 
  小邓于死命拉着裤子,恨不得有个地洞好钻: 
  “格格,您请回,我再躺回去!” 
  小燕子看看两人,眼眶红红的说: 
  “好,我不走,你们也不安心!这个药膏留给你们用!”放下药膏,又郑重的说道:“你们今天为我挨了打,我好难过。不过,从此,我们更是一家人了!已经连打扳子,都同样挨过了!不要怕,我有经验,过几天,就又可以活蹦乱跳了!好!你们好好休息!”说完,就很豪放的,一巴掌打在小卓子棉被上:“有福同事,有难同当!” 
  小燕子这一巴掌,正好打在小卓子受伤的屁股上。小卓子痛得跳了起来: 
  “哎哟!哎哟!格格,主子,姑奶奶,祖宗……” 
  小燕子一惊,伸手去拉棉被: 
  “打痛你啦?给我瞧瞧!” 
  小卓子慌忙往床里躲: 
  “不痛!不痛!哎哟!哎哟!” 
  小桂子、小顺子想笑,又不敢笑,快要憋死了。 
  小燕子这才转身出去了。 
  乾隆第二天就把永琪和尔康叫到了御书房。 
  “朕宣你们两个过来,要谈些什么,你们大概心里也有数了吧?”乾隆问。 
  “皇上,是不是有关两位格格的事?”尔康问。 
  乾隆点头,叹了口气: 
  “正是!小燕子和紫薇,树敌已经太多,在宫里非常引人注目,你们两个,怎么不劝她们收敛,还帮着她们胡闹?你看,又闹了这样一大场,弄得老佛爷生大气,紫薇和小燕子也受委屈,一屋子奴才跟着遭殃……长此以往,大家的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永琪和尔康,惭愧的低下头去。心里都是波涛起伏,有千言万语,一句都不能说。这次挨打,起因是溜出宫去见蒙丹,如果没有香妃,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这个缘故,他们两个,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乾隆沉重的看着两人。正色说道: 
  “老佛爷对于紫薇和小燕子,显然已经有了成见,虽然朕为她们两个,说了许多好话,老佛爷就是听不进去!朕觉得,紫薇和小燕子,都是危机重重,如果你们两个,再不帮助她们,朕只怕,连你们的婚事,都会保不住!” 
  尔康和永琪大震。尔康就急了: 
  “皇上!怎么会连婚事都保不住呢?已经指了婚,就是千真万确了!难道还允许有变化吗?” 
  “就是!就是!”永琪也拼命点头,再也忍不住,冲口而出的说:“皇阿玛,您早点把日子定了,让我们两对早些结婚算了!免得夜长梦多!” 
  乾隆眉头一皱: 
  “现在,不是那么简单,如果老佛爷不愿意,朕也不能违背老佛爷的意思!就是选了日子,也是白选。何况,格格们的婚事,本来老佛爷就有权作主。朕对老佛爷一向顺从,实在不忍违抗她!” 
  尔康大急: 
  “皇上!这事绝对不能再有变化,紫薇是个死心眼的姑娘,皇上对她应该非常了解了,万一有变化,臣和紫薇,都会承受不起!” 
  “我和小燕子也是这样!”永琪急忙接口。 
  乾隆见两人情急,就叹了口气。 
  “你们也别着急,目前,情势还在朕的控制之中,料想短时间之内,不至于有变化。可是,老佛爷对于小燕子的不学无术,耿耿于怀。朕也很奇怪,她的学问,怎么一点进展都没有?就连几句成语,都会曲解得乱七八糟!” 
  “儿臣一定想办法,让她进步!”永琪保证的说。 
  尔康心中疑惑,不能不问: 
  “皇上!老佛爷对小燕子不满,还说得过去,但是,紫薇温柔娴静,知书达礼,为什么也得不到老佛爷的宠爱?” 
  “老佛爷固守传统规矩,紫薇的出身,是老佛爷的大忌。这……都是朕害了她!”乾隆深思的看着尔康,忽然问出一句话来:“如果,朕让你同时拥有娥皇女英,如何?” 
  尔康一怔,困惑的说: 
  “臣不明白!” 
  乾隆盯着尔康,郑重的问: 
  “你想,紫薇和晴儿,能不能和平共处?” 
  尔康大震,踉跄一退,张口结舌。 
  永琪也大惊,看着尔康。 
  半晌,尔康深吸了一口冷气,说: 
  “皇上!请您明察,臣和紫薇生死相许,她在臣心中,是独一无二的!臣不敢误了晴格格,更不能辜负紫薇。皇上一定要为臣做主!” 
  “你的心事朕明自,紫薇的幸福更是朕最关切的。”乾隆沉吟的说:“但是,有的时候,人生必须面对选择,两者共存,比一个都没有,还是略胜一筹吧!何况,这王室子弟,哪一个不是三妻四妾呢?” 
  尔康惶恐后退,一抱拳说: 
  “皇上!臣以为万万不可!虽然,王室子弟,都有三妻四妾,但是,我只要紫薇一个!我实在没有办法,把唯一的一份感情,剖成好几份!” 
  乾隆一怔,这种说法,对他非常新鲜。他深深的看了尔康一眼,有些困惑。就烦恼的挥了挥手: 
  “你们退下吧!朕再来想想办法!不过,紫薇和小燕子,也要在老佛爷面前有所表现才行!你们看晴儿,就把老佛爷收得服服贴贴!老佛爷喜欢怎样的姑娘,就很明白了!” 
  永琪赶紧回答: 
  “是!儿臣明白了!一定想尽办法,让小燕子的学问突飞猛进!” 
  两人从御书房出来,情绪真是混乱极了。尔康脸色发青,神色仓皇。说: 
  “怎么会冒出一个‘娥皇女英’的建议出来?简直不可思议!” 
  “谁教你这么优秀,人人喜欢?” 
  “不要再嘲笑我了!我快急死了!”尔康跌脚说。 
  ”你急死?我才急死了!”永琪嚷着:“我觉得你的问题还小,了不起你就两个都要。我的问题才大,你看,小燕子的功课,到底有没有希望?” 
  “她那么聪明,怎么会没有希望?何况紫薇天天跟她在一起,从今天起,只要听到她说错了成语,大家就纠正她!然后,给她恶补!事在人为!” 
  永琪就拼命点头,说: 
  “对!给她恶补!我的那本《成语大全》,已经编得差不多了!先从成语教起!就这么办!” 
  “你的问题,一本《成语大全》,一本《唐诗三百首》,大概就解决了。我的问题,才是头痛极了!”尔康忽然站住,正色的警告永琪:“五阿哥!你在紫薇面前,千万不要提到晴儿的事!免得她胡思乱想,又会伤心起来!” 
  “我知道!以前一个采莲,我都满头包了!我懂。你放心吧!” 
  “我放心?我怎么能放心呢?”尔康忧心仲仲。 
  “我也是!好烦恼啊!漱芳斋一屋子的伤兵,都还没好,怎么禁得起再有风风浪浪?” 
  “还有那个蒙丹和香妃!我们真是千头万绪啊!” 
  两人对看,真是隐忧重重。 
  乾隆也是隐忧重重。对于漱芳斋一屋子的人都挨了打,实在心痛极了。 
  这天晚上,批阅完了奏章,已经很晚了,他仍然抽空来到漱芳斋。 
  紫薇和小燕子,看到乾隆这么晚还来,心里有说不出的惊喜,也有说不出的委屈。乾隆左手拉着紫薇,右手拉着小燕子。怜惜的看着两人,柔声的说: 
  “两个丫头,又受委屈了!” 
  紫薇眼圈一红。小燕子眼泪一掉。紫薇轻声说: 
  “皇阿玛,是我们的错,不管怎样,我们都不该化装成小太监溜出去!” 
  小燕子却不服气的嚷着说: 
  “就算我们有错,金琐,明月,彩霞她们有什么错?小邓子、小卓子又有什么错?老佛爷是‘佛爷’呀!打起人来,眼皮都不眨一眨!”越想越难过,抓住乾隆的衣袖擦眼泪:“他们大家为我挨打,我眼睁睁站在旁边不能救,我真的难过得要死掉!” 
  乾隆看着二人,好怜惜: 
  “别伤心了!老佛爷的脾气,就是这样的!你们受一次苦,也应该学一次乖!怎么总是出状况呢?药都吃了吗?明天,朕再宣太医来给大家瞧瞧!” 
  “不用宣太医了,大家都还好!药也吃了!什么紫金活血丹,白玉止痛散……能吃的通通都吃了!现在,都已经睡下了。”紫薇感动的说。 
  “你们两个,已经挨了打,受了好多委屈,朕实在不忍心再来说你们,可是,你们自己,也太大胆了。你们是格格呀,住的是皇宫呀!和一般老百姓毕竟不一样,怎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点顾忌都没有!以前小燕子化装成小太监跑出门去,回来也是要受罚!明明知道不可以,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做?”乾隆心痛的问。 
  紫薇吸了吸鼻子,说道: 
  “皇阿玛!你今晚来看我们,对我们说了‘受委屈’三个字,你带给我们的温暖和安慰,真的不是一点点!每次我们闯祸,你总是千方百计来给我们解围,我真的好感动!你说的对,我们是明知故犯,怪不得老佛爷生气!以后,我们一定注意,不再闯祸了。” 
  乾隆凝视紫薇,想到太后的“侮婚”,心里就乱了。 
  “你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我相信,你也是一个心胸宽大的孩子,人生有些事情,是无可奈何的,自己看得开,才会有幸福!”他语重心长的说。 
  紫薇听得糊里糊涂,不知道乾隆何所指。但是,很被乾隆温柔的语气感动着。 
  “紫薇谨遵皇阿玛教诲!” 
  “皇阿玛!那以后我们要出去,到底该问谁?化装出去会挨打,问令妃娘娘,她都不答应。难道,我们就一辈子关在这个皇宫里了吗?”小燕子忍不住问。 
  “这个皇宫这么可怕吗?为什么一定要出去?” 
  “我就是想出去嘛!我是‘小燕子’,关在笼子里,会死掉的!” 
  “胡说八道!左一个死掉,右一个死掉,说话要忌讳,不许再说‘死’宇,听到没有?你是朕宠爱的‘小燕子’,长命百岁,怎么会‘死掉’呢?” 
  小燕子听到乾隆这样说,心里温暖极了,感动极了,依偎着乾隆问道: 
  “皇阿玛,你还是很喜欢我吗?最近,我闯了好多祸,老佛爷看到我就像看到仇人一样,我又……很不乖就对了!我以为……皇阿玛已经不喜欢我了!” 
  “傻孩子!如果朕不喜欢你,这么晚了,还会过来看你们吗?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们两个,在朕心目里的地位,都不会动摇的!”乾隆诚挚的说。 
  “哇!我会幸福得死掉!”小燕子含泪又带笑的喊。 
  “又是死掉?这个毛病,也改不了呀!”乾隆直摇头,正视两人,郑重的警告:“不过,你们不止要让朕喜欢,也要让老佛爷喜欢呀!不要再任性了!小燕子,你先把你的功课做做好,书念念好!要不然,你的未来,会断送在你自己手上!” 
  紫薇听了,有些惊怔起来,小燕子却心无城府。 
  “什么未来?” 
  “难道你不想和永琪成亲吗?”乾隆问。 
  紫薇听了,大大的吃了一惊。小燕子却哇啦哇啦叫了起来: 
  “我正在考虑啊!老佛爷看我不顺眼,又对我这么凶,还打了我屋里的人……不是只有老佛爷有资格生气,我也生气!现在,连出门都不行!我看,我还是回到民间去当‘小燕子’。还珠格格也好,还珠郡主也好,都让给别人去做吧!” 
  乾隆怔了怔,生气的说: 
  “到现在还要说这种话?连皇阿玛也不要了?” 
  “我当然要皇阿玛,可是……当了皇家的媳妇,一定规矩更多了,我迟早还是会为了这些规矩,被砍头的!” 
  “又说砍头!你的头,以前没砍,现在就不会掉了!” 
  “那可说不定!如果我犯了什么天什么大祸,皇阿玛也会原谅我吗?” 
  “滔天大祸?”乾隆问。 
  “是是是!” 
  “你为什么要犯滔天大祸呢?哪里有人一天到晚预测自己要犯滔天大祸呢?” 
  “我觉得……我就是那种人,明明知道是滔天大祸,我还是会去犯!” 
  “明明知道,就不要去犯呀!”乾隆啼笑皆非的说,就拍拍小燕子的肩:“好了!料你也犯不出什么滔天大祸来,顶多是化装成小太监溜出门去。”想了想,就慷慨的说道:“以后,这样吧!每个月初一和十五,准许你们出门!打扮成普通百姓,或者换个男装,带着人,大大方方的出去!吃晚餐前,一定要回来!好不好?算是朕特许的!” 
  小燕子和紫薇不禁喜出望外,小燕子跳起身子欢呼。 
  “皇阿玛!你好伟大!皇阿玛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阿玛,你这么体贴,这么了解,你真是世界上最好的爹!我们不知道应该怎样感激你!”紫薇也笑容满面的依偎着乾隆说。 
  “不要感激了!如果你们能够让老佛爷喜欢你们,像朕喜欢你们一样,朕就谢天谢地了!”乾隆被两个女孩弄得满心柔软。 
  小燕子太高兴了,就欢天喜地的说道: 
  “皇阿玛!你放心,我们会努力去做!就是要我去背诗,我也去背!” 
  乾隆看看已经夜深了,就转身欲去。 
  “好了!朕还要去看看令妃!走了!” 
  乾隆往门口走,紫薇和小燕子欢天喜地的送到门口。乾隆忽然回头说道: 
  “朕觉得,香妃娘娘非常喜欢你们两个,她从新疆来,在宫里没有朋友,你们没事的时候,就多去几趟宝月楼,给她作作伴吧!” 
  乾隆说完,掉头走了。门外的太监,赶紧打着灯笼前呼后拥。 
  紫薇和小燕子面面相觑,两人都傻住了。 
  半晌,紫薇才低低说: 
  “皇阿玛这样信任我们,这样宠爱我们,我们却在设计他……我会被老天爷劈死!或者……我们放弃那个计划吧!我不忍心背叛皇阿玛!” 
  小燕子一把握住紫薇的手。 
  “不能只想皇阿玛,想想‘你是风儿我是沙’吧!” 
  

 

 
分享到:
夔,《山海经·大荒经》记载: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
三字经64
千古美人西施被沉江底之谜
真实文成公主当小老婆守了三十一年活寡
千年前中国皇帝和朝鲜大王的膳食PK
西游记中的观音送画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8
少女时期的婉容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