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还珠格格 >> 第二十一章 这天,大队人马,走进了一条山路

第二十一章 这天,大队人马,走进了一条山路

时间:2013/12/10 14:48:02  点击:4691 次
  这天,大队人马,走进了一条山路。天气忽然阴暗下来,接着,雷声大作,大雨倾盆而下。乾隆的马车,陷进泥淖。马儿拼命拖车,车子却动弹不得。 
  众人围着车子,无可奈何。 
  尔康掀起门帘,对里面喊: 
  “老爷,恐怕你们要下车,让我们把车子推出来!” 
  乾隆、紫蔽、小燕子都下车。 
  福伦和纪晓岚连忙用伞遮住乾隆。 
  雨点稀哩哗啦的下着。乾隆放眼一看,四周没有躲雨的地方。紫蔽和小燕子,几乎立刻淋湿了,就问福伦: 
  “还有伞吗?” 
  “这真是一个大疏忽,就带了两把伞!”福伦歉然的说。 
  乾隆一听,就大喊。 
  “紫蔽,小燕子,你们两个过来!到伞底下来,不要淋湿了!” 
  “我没有关系,我去帮他们推车!”小燕子嚷着。 
  永琪、尔康、尔泰、鄂敏都淋得透湿,在奋力推车,傅恒和太医在前面控马,大家都狼狈极了。小燕子奔来,加入大家推车。嘴里吆喝着: 
  “来!一、二、三!用力!” 
  永琪看到小燕子浑身是水,心痛,喊: 
  “你不要来凑热闹了!去伞底下躲一躲!” 
  “我才不要,我要帮忙!来!大家用力!” 
  “一二三!起来!”大家大叫。 
  车子仍然不动。 
  雷电交加,马儿受惊,不肯出力了。一个雷响,马儿就昂头狂嘶不已。 
  紫蔽站在乾隆身边,已经浑身是水。乾隆手里的伞,一直去遮紫蔽,自己竟然浴在大雨中。他心痛的说: 
  “你过来,女儿家,身子单薄,不比男人,淋点雨没有关系!过来!过来!” 
  紫蔽看到乾隆给她遮雨,自己淋湿,又惊又喜。忙接过乾隆手里的伞,完全罩着乾隆,喊着说: 
  “老爷,你不要管我了,反正我已经湿透了!你是万乘之尊,绝对不能有丝毫闪失,你别淋到雨,就是您对我的仁慈了!” 
  纪晓岚和福伦,见到乾隆如此,急忙用另一把伞遮着紫蔽,让自己浴在大雨里。 
  “老爷,你别管紫蔽丫头了,我来照顾她!”纪晓岚说。 
  “是呀,是呀,我们来照顾她!”福伦按口。 
  紫蔽见福伦淋雨,大惊。那敢让福伦和纪晓岚来给自己遮雨。手里的伞,又去遮福伦和纪晓岚。 
  “拜托两位大人,不要折我的寿,好不好?我是丫头呀!” 
  大家遮来遮去,结果是人人湿透。 
  紫蔽见乾隆执意遮着自己,一急,就把伞往乾隆手里一塞,喊着说: 
  “我帮他们去!” 
  乾隆急喊。 
  “紫蔽!紫蔽!” 
  紫蔽已经跑到马车前面去了。 
  紫蔽没有加入推车的行列,却奔到马儿身旁,对傅恒笑着说: 
  “这马儿不肯出力,让我来开导开导它!”就对着马耳朵,不知道说些什么,说完一匹,又去跟另一匹咬耳朵!” 
  傅恒和太医,惊奇的看着紫蔽。 
  这天晚上,乾隆发烧了。幸好太医随行,立刻诊治,安慰大家说: 
  “只是受了凉,没有大碍,大家不必担心!还好从家里带了御寒的药,我这就拿到厨房去煎,马上服下,发了汗,退了烧,就没事了!” 
  乾隆裹着一床毡子,坐在一张躺椅中,虽然发饶,心情和精神都很好。 
  “我看,你干脆叫厨房里熬一大锅姜汤,让每个人都喝一碗,免得再有人受凉!尤其两个丫头,不要疏忽了!”乾隆叮嘱太医。 
  “是!我这就去!”太医说,急急的走了。 
  永琪关心的看着乾隆: 
  “阿玛,你还有那儿不舒服,一定要说,不要忍着!” 
  “是啊!是啊!好在太医跟了来,药材也都带了?”福伦说。 
  乾隆抬眼,看到大家围绕着自己,就挥挥手说: 
  “你们不要小题大作,身子是我自己的。我心里有数,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们下去吧!该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别都柠在这儿!让……紫蔽和小燕子陪我说说话,就好了!大家都去吧!”。 
  “如果你要叫人,我和尔泰就在隔壁!”尔康说。 
  “这一层楼,我们都包了,有任何需要,尽管叫我们!”傅恒说。 
  “去吧!去吧!别把我当成老弱残兵,那我可受不了!别罗嗦了!”乾隆说。 
  纪晓岚便非常善体人意的说: 
  “紫蔽丫头,你好好侍候着!” 
  “是!你们大家放心!” 
  尔康听纪晓岚那句话,直觉有点刺耳,不禁深深的看了紫蔽一眼。 
  紫蔽全心都在乾隆身上,根本浑然不觉。 
  众人都躬身行礼,退出房间。房里,剩下乾隆、紫蔽和小燕子。紫蔽就走到水盆前,绞了帕子,拿过来压在乾隆额上。 
  “把额头冰一冰,会舒服一点!” 
  小燕子端了茶过来,拼命吹气,吹凉了,送到乾隆唇边去。 
  “还好,紫蔽想得周到,带了您最爱喝的茶叶!来,您喝喝看,会不会太烫?” 
  乾隆接过茶,嚼了一口。紫蔽又拿了一个靠垫过来,扶起乾隆的身子,说: 
  “我给您腰上垫个靠垫,起来一下!” 
  乾隆让紫蔽垫了靠垫。小燕子又端了一盘水果过来。 
  “您爱吃梨,这个蜜梨好甜,我来削!” 
  “我来!我来!”紫蔽抢着说。 
  “那,我来换帕子!”小燕子就去换乾隆额上的帕子。 
  乾隆左看右看,一对花一般的姑娘,诚诚恳恳的侍候着自己,绕在他身边,跑来跑去,嘴里你一句,我一句,有问有答的。他竟有一种不真实的幸福感。他凝视二人,越看越迷糊,越看越困惑。 
  “你们两个,到底是从哪儿来的?”他忽然问。 
  小燕子和紫蔽双双一怔。 
  “老爷,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小燕子有点惊惶。 
  紫蔽停止削梨,盈盈大眼,惊疑的看着乾隆。 
  “不要怕!”乾隆温柔极了。“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很感谢上苍,把你们两个,赐给了我!我觉得好幸福,好温馨。这种感觉,是我一生都没有感觉过的!我真的非常非常珍惜!” 
  紫蔽和小燕子,双双震动着。 
  药熬好了。小燕子和紫蔽,就端着药碗,要喂乾隆吃药,一个拼命吹,一个拿着汤匙喂。乾隆看这两个丫头,把自己当成小孩一样,不禁失笑,伸手去拿碗,说: 
  “你们不要把我当成害了重病,好不好,我自己来!” 
  紫蔽微笑,吹气如兰: 
  “老爷,有事丫头服其劳!您就让我们侍候侍候吧!您有幸福的感觉,我们也有啊!何不让这种感觉多延续一下?” 
  乾隆眩惑了,看着紫蔽,默然不语。便由着她们两个,喂汤喂药。 
  没多久,乾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夜色已深,小燕子早就支持不住,靠在一张椅子里,也睡着了。 
  只有紫蔽,仍然清醒得很。看着熟睡的乾隆,她思潮起伏,激动不已。这是她的亲爹啊!是她梦寐以求的情景啊!这个“爹”,离她那么近,对她那么好,她却不能喊一声爹!她凝视乾隆,把乾隆的被拉拉严,伸手抚摸乾隆的额,发现乾隆在出汗,就掏出手帕,细心的拭去乾隆额上的汗珠。 
  乾隆在作梦。梦里,雨荷对他缓缓走来,大眼中盈盈含泪。梦里,雨荷在说: 
  “请不要走,我不舍得你走!我很怕今日一别,后会无期啊!” 
  乾隆不安的蠕动着身子,紫蔽忙碌的手,不住拭去他额上的汗,不住换帕子。 
  梦里的乾隆,看着梦里的雨荷。雨荷在说: 
  “我不敢要求你的爱,是天长地久,我只能告诉你,我的爱,是永远永远不会终止的!就怕皇上的爱,只是蜡蜒点水,而我,变成一生的等待!” 
  乾隆呓语,模糊不清。 
  紫蔽有点着急,双手更加忙碌的为他拭汗,为他冷敷。 
  乾隆仍然在作梦,梦里的雨荷在说: 
  “记住几句话:‘君当如磐石,妾当如蒲草,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梦中的雨荷幽幽怨怨,转身而去。乾隆惊喊而醒: 
  “雨荷!雨荷!” 
  乾隆陡然坐起身子!”接触到紫蔽惊怔的双眸。迷糊中,紫蔽和雨荷,叠而为一。 
  乾隆一伸手,紧紧握住了紫蔽正为他拭汗的手。 
  两人瞠然对视,紫蔽听到乾隆喊着母亲的名字,陷入极大的震撼中。乾隆惊见紫蔽殷勤照顾,疑梦疑真。 
  “我作梦了,是不是?”乾隆怔忡的问。 
  紫蔽点点头,颤声的答: 
  “您在叫‘雨荷’!” 
  乾隆一眨也不眨的凝视紫蔽。 
  “你也知道雨荷!” 
  “是!知道雨荷的每一件事!知道老爷的诗!”就轻轻的念:“雨后荷花承恩露,满城春色映朝阳,大明湖上风光好,泰岳峰高圣泽长。”念完,心中激动,口中难言,一滴泪就滑落面颊,滴在乾隆手背上。 
  这滴眼泪震动了乾隆,他整个人一跳,看着紫蔽的眼神,更加深邃了。 
  “你怎
 

 
分享到:
慈禧罕见老照片5
隋炀帝不可公开的性怪癖
森林里的小屋
诸葛亮为何对丑妻黄硕忠贞不二
黄泉路2
江南·江南可采莲 (汉)汉乐府
揭秘千年前日本女人到中国“借种”真相
中国哪个皇帝一天娶九个老婆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