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还珠格格 >> 第十九章 恢复了元气

第十九章 恢复了元气

时间:2013/12/10 14:42:14  点击:2957 次
  紫薇的伤,其实一点都不严重,休息了几天,就恢复了元气。乾隆和令妃,又赏赐了无数的补品,什么灵芝人参当归熊胆……一件件搬至嫩芳斋来,给紫薇进补。因此,十天过后,紫薇不但神清气爽,而且面颊红润,精神抖擞。 
  这天风和日丽,云淡风清。 
  小燕子兴冲冲的站在院子里,手里抡着一条九节鞭。紫薇和金琐,笑吟吟的看着她。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全都围绕着,看小燕子表演。 
  “紫薇,你的身体完全好了,我要开始教你武功了!金琐、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你们通通要学!我现在才知道,不会武功真的不行!,我这个漱芳斋,必须要想出保护自己的办法;那就是:人人会武功,个个是高手!” 
  “你要我学那个东西。我是绝对不行的。”紫薇笑着说。” 
  “什么绝对不行?你看,我都学了‘礼运大同篇”,都念了四书,还学作诗!还要天天练字!如果我可以做那些事,你就可以练武!来来来!”小燕子兴致勃勃。 
  “你饶了我吧!我真的没办法!”紫薇躲开,笑着。 
  “金琐!你第一个来练,你责任重大,下次紫薇再被人带走,被人欺负,就是你的事!”小燕子转移目标,喊着。 
  “我?”金琐愕然的问。 
  “是是是!你们不要拖拖拉拉了,每一个都要练就对了,那有只会挨打不会还手的人,气死我了!” 
  小燕子大叫。 
  金琐想到紫薇被欺,义愤填膺起来,下决心的说: 
  “好好好!我练!我练!” 
  小燕子舞动九节鞭,一阵虎虎生风。边舞边说: 
  “这样挥出去,这样收回来,手腕要有力,马步要踩得稳,动作要灵活,鞭子要舞得活络……”说着,就呼呼呼的舞了一阵,把鞭子交给金琐。 
  金琐学着小燕子,拿着鞭子,软棉棉韵一鞭挥去,嘴里跟着喊: 
  “这样挥出去,这样收回来……这样挥出去,这样收回来……” 
  不料,那条鞭子竟完全不听指挥,每一节都能自由活动,呼啦呼啦几下,竟然打到金琐自己的头上,发簪也掉了,耳环也掉了。金琐急忙要收回鞭子,手忙脚乱之余,劈哩叭啦的打在小燕子身上头上。 
  小燕子一边跳着躲鞭子,一边着急的大喊: 
  “金琐!你这是干什么?是打敌人还是自己呀? 
  你把那棵树想成你的敌人,对那棵树招呼过去,不要打我,不要打你自己呀……”,金琐挥着那根完全不听话的鞭子,打得自己簪飞发散,打得小燕子跳来跳去,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不对不对!”金琐气喘吁吁的喊:“这根鞭子有点邪门,它像一条蛇一样,是活的!它根本不听我的话,它高兴往那儿绕就往那儿绕,我拉都拉不住它!” 
  “胡说!什么鞭子邪门?这九节鞭有九节,你不要用‘蛮力’,要用‘巧劲’,只要劲用对了,每一节都会发生作用,指东打西,好用得不得了!你用点力气呀!这不是纺纱,不是绕棉线,不是绣花呀!用力!再用力!速度快点!呼啦…挥出!呼啦”金琐拼命学习,嘴里也依样画葫芦的大喊。 
  “呼啦……挥出!呼啦……收回!” 
  金琐这一呼啦,鞭子竟叭的一声,打到旁观的小卓子脸上。小卓子大叫一声,往后就退,竟然“砰”的一声,把小邓子撞倒在地。金琐急忙收鞭,又波及明月彩霞,人人被打得东倒西歪。金琐好不容易才收住鞭子,忙着对大家道歉: 
  “哎呀!哎呀!你们怎样?我不是故意的!” 
  小卓子,小邓子爬起身子,哎哟乱叫,明月、彩霞揉手的揉手,揉头的揉头,呻吟不已。 
  “金琐,等你的功夫练好了,我们大概人人受伤了!”小邓子喊。 
  “我看,不止受伤,能不能保命是个大问题!”明月说。 
  “求求你,可以了,拜托你别练了!”小卓子对金琐直拜。 
  “这鞭子怎么专打自己人呢?那棵树站在那儿动也没动,闪也没闪,你就打不到?"彩霞问。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紫薇忍俊不禁。 
  “小燕子,你正经一点,就拿恨棍子教教她好了! 
  教什么九节鞭?”紫薇说。 
  “对对对!你先从‘一节鞭’教起,我们一步一步来!”金琐急忙应着。 
  “那有什么‘一节鞭’?我听都没有听说过!”小燕子生气。 
  “那…我还是不要学了!”金琐对小燕子苦着脸说。 
  “不行不行!为了保护紫薇,你非学不可,没有那么难!来来来,我再示范一次给你看!” 
  小燕子接过九节鞭,呼呼呼的又舞了起来,大家拼命给她鼓掌,叫好。 
  小燕子听到大家叫好,不禁得意洋洋,越舞越高兴。嘴里嚷着: 
  “看到没有,鞭子可以向前,向后,向左,向右,向上,向下挥动……手腕一定要有力……鞭子这样出去,哗啦一下,就勾住对方的脖子,呼噜一下,就把敌人勾到面前,然后鞭子这样一摔,打得他落花流水小燕子一边说,一边舞着鞭子,谁知,表演得太卖力了,一个“落花流水”之后,那鞭子竟然脱手飞去,高高的挂在一棵松树上面了。小燕子大惊,说: 
  “哗!这鞭子被金琐带坏了,怎么不听话?叫它回来,它往外走,就回头喊:“小邓子!给我把鞭子拿回来!” 
  “啊?拿回来?”小邓子就跑到树下,抬头看着那棵树,一筹莫展。 
  大家全都来到树下。 
  “太高了,恐怕要去找一个梯子来!”紫薇说。 
  “什么梯子,我用轻功就上去了!” 
  小燕子飞身上窜,伸手去捞鞭子,奈何无处落脚,鞭子仍然卡在两根树在中。 
  小燕子不相信自己的轻功竟然那么烂,再飞一次,松枝勾住头发,把发簪都扯掉了。紫薇看得心惊胆战,连忙阻止: 
  “好了,你不要再跳了,危危险险的,呆会儿又撞了头!金琐,哪儿有梯子!”“这么高的梯子,哪儿有?”明月异想天开,提议: 
  “小邓子,我们来叠罗汉,试试看拿得着,拿不着!” 
  “对对对!叠罗汉!大家赶快叠罗汉,给我把鞭子拿下来!”小燕子喊。 
  于是,一群人就跑到树下去叠罗汉,小卓子在最下面,小邓子站在他肩上,明月危危险险的爬上小邓子的肩,彩霞抱住小卓子往上攀,大家还没爬到一半,一个站不稳,尖叫着全体摔落地。 
  “好了好了!不要叠罗汉了,这个办法也行不通!”紫薇忙叫。看着大家:“你们没有一个人会爬树吗?” 
  小燕子恍然大悟: 
  “对呀!爬树就行了嘛,真笨!”就命令大家: 
  “爬上去!爬上去!” 
  小燕子以身作则,第一个往上爬,小卓子,小邓子跟着往上爬。 
  紫薇、金琐、明月、彩霞全仰着头观看。 
  大家爬得气喘吁吁。 
  正在这紧紧张张的时刻,尔康尔泰过来了,见状大惊。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都爬在树上?”尔康问。 
  小燕子抱着一根树枝,危危险险的挂在那儿,拼命伸手去拿九节鞭,嚷着说: 
  “别吵别吵,我就快拿着了!” 
  尔泰看得心惊胆战: 
  “你小心一点啊!别摔下来啊!” 
  ‘喂喂,谁要告诉我,这是干嘛?”尔康惊奇极了“就是要拿那根鞭子嘛!”紫薇说。 
  “拿鞭子啊?” 
  尔康就轻轻松松的一跃,姿态优美的飞身而上,取下鞭子,翩然落地。 
  小燕子还挂在树上,瞪大眼睛嚷: 
  “你就这样拿下去了”“是!”尔康喊着:“你快下来吧,皇上要你和紫薇到御花园里去赏花!五阿哥已经去了,快走!别让皇上等你们!”小燕子听到皇上传唤。这才跳下了地。大家也不练九节鞭了,赶快整衣梳妆,去见皇上。 
  乾隆看到神清气爽的紫薇,心里好生安慰。 
  “紫薇,你身上的伤,完全好了吗?” 
  “回皇上,完全好了!”花园中,姹紫嫣红,繁花如锦。乾隆看着小一辈,小燕子活泼,紫薇沉静。永琪俊朗,尔康儒雅,尔泰潇洒,几乎个个郎才女貌,不禁欣悦。心里想着令妃的暗示,小燕子不小了,和福家兄弟又走得很近,不知道该许给尔康好?还是许给尔泰好?就对小燕子和福家兄弟,多看了两眼。 
  “好极了!今天把你们找来,是因为,朕想‘微服出巡’了!小燕子,紫薇,你们是不是真的也要去!”小燕子一听,兴奋得不得了,冲口而出的叫: 
  “当然真的了!最近,我们好倒霉。皇阿玛带我们出去走走,说不定我们的霉运就过去了!” 
  “朕不明白,你的霉运,跟出门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了!人逢喜事精神爽嘛!出门就是喜事,有了喜事精神就爽,精神一爽;霉运自然不见“你那么爱出门,朕看你是‘女大不中留,年纪到了!看样子,得给你找婆家了!”乾隆笑着说,眼光在小燕子身上转来转去。 
  小燕子大惊,脚下一绊,差点摔了一跤。紫薇急忙扶住。 
  尔泰和永琪互看,两人都有些紧紧张张。 
  “小燕子,你怎么了?听到找婆家,乐得站都站不稳?”乾隆打趣。 
  “皇阿玛。别开这种玩笑了,吓得我差点晕倒! 
  我这种人,没有婆家要的啦!您千万别费这个心!”小燕子嚷小“怎么会没有人要呢?”就抬头,有意无意的看着尔康。“尔康!把还珠格格指给你,如何?要不要?”尔康大惊,还来不及反应!”小燕子一个踉跄,“砰”的一声,就跌倒在地。 
  紫薇慌忙去扶,手忙脚乱,被小燕子一拉,也一屁股坐倒在地。 
  宫女们忙着去搀扶两人。 
  尔康、尔泰、永琪看着摔倒的两人,个个都有心事,显得紧紧张张。 
  乾隆惊奇,瞪着小燕子和紫薇。 
  “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两人站起身来,都有一些狼狈。小燕子揉着膝盖,抬头看乾隆,抗议的说: 
  “皇阿玛,这种事情,您老人家不跟我私下商量吗?我好歹是个姑娘家嘛,这样一问一,如果人家不要,我的面子往那儿搁?,我知道您喜欢尔康,可是,人要忠厚一点,别害人家嘛!” 
  “什么忠厚一点?你说的话,朕听不懂,怎么会害人家呢?”乾隆惊愕。 
  “您跟谁有仇,再把我许给他吧。没有仇,就饶了人家吧!那个娶了我,那个就是倒霉蛋!” 
  “哦?你对自己,评价这么低呀?”乾隆瞪着小燕子。 
  “皇阿玛!快别开玩笑了,我们言归正传,谈谈‘微服出巡’的事好不好?您准备化装成什么人?我们去哪儿?”小燕子急忙转话题。” 
  乾隆一笑,便丢开了那个问题,看大家。 
  “尔康,你的计划是怎样?” 
  尔康看着紫薇出神,竟然没有听到。尔泰急忙撞了尔康一下: 
  “你想什么?皇上在问你话,问你对‘微服出巡’的计划是怎样?” 
  尔康这才回过神来,慌忙看乾隆,勉强整理自己零乱的思绪,乾隆见他魂不守舍,误会了,笑吟吟的看着他。 
  “回皇上,我想,还是化装成商人比较好,皇上是“老爷’,五阿哥是‘少爷’,我踉尔泰是随从,还珠格格跟紫薇是丫头!纪师傅还是师傅,阿玛、傅六叔、鄂敏是伙计,大家跟老爷去收帐,并且一路游山玩水!这样,您身边除了纪师傅,都是武将,就不用再带很多侍卫,引人注目了!”想了想,“恐怕还要加一个人,胡太医!以备不时之需!” 
  “好!就是这样!你想得非常周到!”乾隆就抬头看小燕子:“那么,小燕子,你把‘古从军行’背给朕听听!” 
  “‘古从军行”啊?”小燕子一怔。 
  怎样?不是讲好条件的吗?”“可是,我还没有背,最近好忙,没时间念!可不可以不背呢?”小燕子说。 
  “不背?”那就不能跟朕出门!”乾隆一本正经。 
  “那……明天,明天再背,好不好?我马上回去念?”小燕子急了。 
  “好!明天!一言为定!” 
  逛完御花园,三个臭皮匠,就聚集在永琪书房里开紧急会议。 
  “我们三个,一定要好好的研究一下了,我觉得,现在情况复杂,隐忧重重,我真的担心得不得了!你们听皇上今天那个口气,万一紫薇还来不及禀明身份,皇上就来个乱点鸳鸯谱,那怎么办?”尔康紧张的对尔泰和永琪说。 
  永琪心事重重,也是一脸的焦急,在室内兜圈子。”“是啊!现在所有格格里,就是小燕子和你年龄相当,皇阿玛看到小燕子和福家走得那么近。一定误会了!今天明摆在那儿,就是刺探我们一下!” 
  尔泰瞪大眼睛,愤愤不平的说: 
  “皇上每次就想到尔康,总是把我这个做弟弟的忽略掉!要指婚,也不一定指给尔康呀,指给我不是皆大欢喜吗?你们不要急。改天我跟皇上禀明心迹,让皇上把小燕予指给我,解除尔康的危机!…永琪手里的折扇,“啪”的一声掉落地。瞪着尔泰,结舌的问: 
  “什么心迹?什么心迹?尔泰,你什么时候和小燕子有这个、有这个……默契的?” 
  “什么默契?”尔泰一股天真状,拾起扇子,交给永琪:“尔康有难,做弟弟的不挺身而出,那要怎么办?小燕子总不能先抢了紫薇的爹,再抢紫薇的心上人吧?” 
  尔康想了想,越想越高兴。 
  好好好!就这么办!尔泰,要说就得快!小燕子嫁了你,大家还是一家人,这样好!她和紫薇从姐妹变成妯娌,这一辈子就再也不用分开了,我想,小燕子也会喜欢的,这样再好也不过了!”就对尔泰作揖:“谢谢!”。 
  永琪这一下急坏了,跳脚说。 
  “好什么好?你们把我都忘了是不是?”尔泰瞪着永琪,看了好一会儿,大叫说: 
  “五阿哥!我总算把你心里的话给逼出来了!” 
  “五阿哥!你不行啊!你是小燕子的兄长啊!”尔康惊看永琪。 
  永琪一阵烦臊: 
  “现在,我们不是在努力让她们各归各位吗?等到她们各归各位的时候,我就不是兄长了呀!事实上,根本就不是兄长嘛!我和她,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就因为我知道不是兄长,才没有约束自己的感情!” 
  “这有点麻烦!”尔泰凝视永琪。 
  “什么麻烦!”永琪更加烦乱。 
  “除非你用阿哥的身份,命令我不加入战争,否则,我们只好各凭本领!尔泰一本正经的说。 
  “尔泰!”永琪喊,脸色一沉。 
  尔康看看永琪,又看看尔泰,伤脑筋的喊: 
  “你们认为现在的状况还不够复杂是不是?你们两个还这样搅和!” 
  永琪涨得脸红脖子粗,一脸的汗,痛苦的看着尔泰。哑声问: 
  “尔泰,你是认真的吗?”“当然认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不是唯一的君子!”尔泰瞪大眼睛。 
  永琪呆了半晌,心里挣扎。在室内像困兽般兜了好多圈子,最后,往尔泰面前一站,几乎是痛苦的说: 
  “尔泰,你明知道我役办法用阿哥的身份来命令你!这些年来。我们情同手足,这份友谊,对我而言,实在太珍贵了!”就一咬牙:“好!我退出!只有你去表明心迹,才会快刀斩乱麻!我,就死了心,认了命,当这个莫名其妙的兄长吧!” 
  尔泰感动极了,凝视着永琪: 
  “五阿哥,谢谢你这几句话,对我也太珍贵了! 
  但是,这样的割舍,你会不会很心痛呢?”便对永琪嘻嘻一笑:“既然和你情同手足,我怎么忍心夺人所爱呢?” 
  永琪一震,盯着尔泰。 
  “你是什么意思?” 
  尔泰就对永琪诚挚的说: 
  “有你这一番话,我就心甘情愿做你的跟班了! 
  事实上,我老早就知道你对小燕子的感情,老早就退出了战争。因为,我发现,小燕子只有对你说话的时候,才会脸红!” 
  “是吗?”永琪惊喜:“她跟我说话的时候会脸红? 
  那代表什么?” 
  “我不知道那代表什么!我只知道,如果她会为我脸红,我不会把她让给你!” 
  “尔泰,你是诚心说这些?不因为我是阿哥?”永滇眼睛发亮了。 
  “我是诚心的,不因为你是阿哥!好了,我们把混饨的感情局面先弄清楚,再来商量以后的大事!” 
  尔泰说。” 
  永琪大喜,伸手猛拍着尔泰的肩。 
  “尔泰,承让了!我会谢你一生的!”尔康瞪着两人,烦恼得一塌糊涂。 
  “你们不要谢来谢去了,我听得更烦了!五阿哥,你这是个遥远的梦!想想看,她现在是还珠格格,跟你有兄妹的名分,什么都不能谈!如果有一天,她不是还珠格格了,她就是平民女子,你贵为阿哥,皇上怎么会让你配一个平民女子呢?除非你收她作个小妾!可是,小燕子虽然出身贫寒,言谈之间,对女子的权利,非常维护,恐怕不是甘愿作小老婆的人!” 
  永琪傻住了,痛苦的说: 
  “是啊!这是一个遥远的梦”“有梦,总比没梦好!不是有成语说‘美梦成真’吗?大家走着瞧吧,焉知道美梦不会成真呢?”尔泰鼓励大家。 
  “这一下,要皇上不乱点鸳鸯谱,更难了!”尔康叹气: 
  “我还发现一件事,觉得非常危险!”永琪想到什么,看着尔康。 
  “什么事?”“紫薇表现得那么好,皇阿玛显然已经太喜欢她了!我们都知道她是皇阿玛的骨肉,紫薇自己也知道。可是,皇阿玛并不知道!”尔康倒进一张犄子里,大大的呻吟了一声。 
  这正是让我胆战心惊的事啊!不行不行,我们一定要马上把真相说出来!” 
  “不能‘马上’说!小燕子现在树大招风,敌人太多!一个不小心,她就会脑袋搬家的!皇额娘一定会把国法家法,通通搬出来,置她于死地!我们要想个法子,让小燕子和紫薇双双拿到一个皇上的特赦令,准她们两个无论犯了什么错,都免于死罪!然后再说出真相!”永琪说。 
  “这个‘特赦令’那有这么容易!皇上从来没有发过这种命令!”尔康喊。 
  尔泰深思起来,眼睛里燃着光彩,声音里充满信心: 
  “晤,不一定很难。这次微服出巡,就是一个机会!大家朝夕相处,如果她们两个表现得好,我们乘机打边鼓,说不定会成功!我觉得,紫薇和小燕子都各有功夫,让皇上不喜欢都难!有希望!有希望!” 
  就充满信心的看永琪和尔康:“你们两个,是‘关心则乱’,我现在最超然,最理智,你们听我的,没错!” 
  尔泰说得神彩飞扬,尔康和永琪都看着尔泰,不禁跟着尔泰兴奋起来。唔,这次的微服出出巡意义重大!可是…… 
  “可是,小燕子还没背出‘古从军行’来,怎么办?”永琪忽然大叫。 
  “我们大家想个办法,帮她忙,让地快读快背! 
  尔康跳起身子。 
  “快读快背?”永琪沉思。 
  几乎是毫不耽搁,三个臭皮匠就来到了漱芳斋的小院里。 
  永琪拿着一把长剑舞得银光闪闪,像一条光环,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好看得不得了。紫薇和小燕子,带着所有漱芳斋里的人,围着观看。看到那把长剑像是活的一样,时而凌厉,时而柔软,大家都看得叹为观止,小燕子尤其赞不绝口。永琪一面舞剑,一面随着剑的动作,念着“古从军行”: 
  “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郊河,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野云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性命逐轻车,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葡萄入汉家。” 
  永琪舞完,大家掌声雷动。小燕子看得兴高采烈。永琪就再示范一遍: 
  “这样拿剑一路往上劈,叫作‘白日登山望烽火’,这样回剑一扫,叫作‘黄昏饮马傍交河’,这样刷刷刷刷舞过去,叫作,‘行人刁斗风沙暗’,这样咚咚咚咚连续震动,。叫作‘公主琵琶幽怨多’!来,小燕子,我们先练这四句! 
  小燕子高兴极了,兴致勃勃的喊: 
  “这个好玩!” 
  尔康递了一把剑给她,她就舞了起来,一边舞,一边念着: 
  “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凤…”大家欣喜,又叫又跳。喊着: 
  “学会了!学会了!她会了!” 
  “这个方法有用,是谁发明的?”紫薇笑着问尔康。 
  “这叫作‘穷则变,变则通!’因材施教,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尔康说。 
  小燕子忘了下面的句子,喊着: 
  “下面是什么?”“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永琪边舞边教。 
  小燕子的剑,舞得呼呼作响,嘴里大喊: 
  “‘皇上刁难风沙暗,公主背诗幽怨多!”尔康和紫薇面面相觑。 
  “她还会改词?”尔康惊问。 
  “有进步,不是吗?”紫薇说。 
  尔泰听得直摇头,苦着脸说: 
  “只怕‘皇上听了脸色暗,公主禁足幽怨多’!” 
  永琪毫不懈怠,也毫不泄气,继续舞着剑。 
  “这一招是‘野云万里无城郭’,这一招是‘雨雪纷纷连大漠’”!这一招是‘胡雁哀鸣夜夜飞”,这一招是‘胡儿眼泪双双落’!” 
  小燕子的剑,越舞越有模有样了,眉飞色舞,连刺好几剑,喊: 
  “野人……野人怎么啦?” 
  “不是‘野人’,是‘野云’,你心里想着,你这一路的剑劈过去,把一万里的敌人都杀死了,连城市啦,乡村啦,都没有了!”尔康着急,想尽方法帮忙。 
  小燕子又劈又刺又喊的: 
  “那下面是什么?什么下雪什么沙漠?”尔泰也忍不住提辞,学着尔康教她: 
  “雨雪纷纷连大漠!你心里这样想,这把剑舞得像雪花一样,和沙漠都连成一大片!看敌人怎么逃? 
  就是‘雨雪纷纷连大漠’!”“懂了!”小燕子大叫,就兴高采烈的舞着剑,喊着:“野人万里打不过,剑像雪花和沙漠!”大家全体傻眼了。 
  然后,小燕子在永琪、尔康、尔泰和紫薇的护航下,到了乾隆面前。郑而重之的背“古从军行”。还把乾隆拉到御花园里,以便容易给小燕子提示。 
  大家在御花园里,边走边逛边看小燕子背诗。小燕子充满信心的说: 
  “好不容易!我都背出来了!” 
  紫薇、尔泰、尔康、永琪都看小燕子,每个人都紧紧张张,对小燕子毫无把握。 
  于是,小燕子眼睛看着永琪,手中虚拟着有剑的模样,不敢动作太大,只是小幅度的劈来劈去。永琪也小幅度的示意着,手臂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乾隆左看右看,看得纳闷极了。小燕子就开始背了: 
  “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皇上刁难风沙暗……” 
  紫薇轻轻一哼,慌忙扯小燕子的衣服。 
  尔康咳嗽,尔泰清嗓子,永琪手中虚拟的剑动作大了些。嘴里忍不住小声提示: 
  “刷刷刷刷……” 
  乾隆惊奇的看大家: 
  “喂,你们大家在做什么?” 
  大家吓了一跳,慌忙收收神,看花的看花,看天空的看天空。 
  “背错了!背错了!是‘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背诗幽怨多!…小燕子更正。 
  几个年轻人又咳嗽的咳嗽,哼哼的哼哼,舞动的舞动…… 
  乾隆看着大家,又好气又好笑,故意不动声色,说: 
  “背下去!” 
  “皇阿玛,下面有一点难,我要一把剑来帮个忙!”小燕子说。 
  “什么?背诗跟剑有什么关系?”乾隆真的被搅糊涂了。 
  “没有剑,找根树枝也可以!” 
  小燕子就去摘了一根树枝,这一下精神来了,把树枝当剑舞了起来。 
  “我重背一遍!”就边舞边背:“白日登山望烽火,昏黄饮马傍交河,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大家呼出一口大气,彼此安慰的对看点头。永琪手中的虚拟之剑,又连续舞动。 
  小燕子就一口气背了出来: 
  “野人万里打不过,剑气如雪连沙漠,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听说玉门还被遮,应该杀他一大车……” 
  尔康跺脚大叹,尔泰用手蒙住了脸,永琪手里那把虚拟的剑也不见了,紫薇叹气低头,看着脚下,不敢看乾隆。 
  乾隆一听,简直不知所云,生气的大叫: 
  “好了好了!你这样手舞足蹈的背诗,还背了一个乱七八糟!朕简直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小燕子委曲来了,抱怨的说: 
  “皇阿玛,你应该找一首容易一点的诗嘛!这首跟我的生活都不相关,怎么背嘛!句子又那么多,记了这句,忘了那句!一下胡人,一下野人,一下大雪,一下沙漠,一下白日,一下黄昏,没有皇上,倒有公主……这种诗,会让我的脑筋打结,舌头打结,真的不好背嘛!” 
  “那么,你们大家比来比去,指手画脚,是在干什么!”乾隆问。 
  尔康叹气了,说: 
  “皇上就别研究了,这是一次失败的教学方式! 
  本想让格格把这首诗当成“剑诀’来背,谁知,她剑都练会了,‘剑诀’练不会!” 
  乾隆这才恍然大悟,睁大眼睛: 
  “剑诀啊?原来这样比手画脚,是在舞剑!是谁编的剑谱?亏你们想得出来!”就瞪着大家:“那么,你们大家说,小燕子这首诗,算是过关了吗?” 
  “已经很难得了,前四句都没有错!”永琪说。 
  “‘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这两句也没错!”尔康说。 
  后面虽然错得比较离谱一点,“玉门’两个字还是对的……”尔泰说。 
  乾隆气得直吐气: 
  “你们的意思是说,这算是“会背’了?” 
  小燕子知道难过关,挺身向前,忽然异想天开,建议说: 
  “紫薇代背,好不好?” 
  “代背?这还能代背的吗?”乾隆问。 
  紫薇见小燕子过不了关,很着急。就一步上前,对乾隆屈了屈膝,说: 
  “皇上,我代格格另外背一首诗。皇上如果喜欢,就让格格过关吧!如果不喜欢,再让她回去念!好不好?” 
  “你要另外背一首?”乾隆看着紫薇。 
  “是,另外背一首!” 
  “你背,朕听听看!” 
  “我想,现在大家心情愉快,正计划着要出游,不要背‘古从军行’吧,那首诗凄凄凉凉,咱们现在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何必背那么苍凉的诗呢?” 
  乾隆觉得有理,这几句话听得非常舒服,“好!不要背那首,那你就换一首欢乐的诗背给大家听听!” 
  “是!”紫薇应着,就清清脆脆的朗声背诵起来: 
  “春云欲沣旋朦朦,百顷南湖一棹通。回望还迷堤柳绿,到来才辨谢梅红。不殊图画倪黄境,真是楼台烟雨中,欲情李牟携铁笛,月明度曲水晶宫。” 
  紫极背完,乾隆惊喜莫名的看着紫薇,一脸的不相信。 
  “这是朕的诗!你居然会背朕的诗!”“是!奴婢斗胆了!念得不好。念不出皇上的韵味!” 
  乾隆盯着紫薇: 
  “你知道这是朕什么时候作的诗吗?” 
  “是皇上在乾隆十六年二月,第一次下江南,在嘉庆游南湖作的诗!” 
  乾隆太意外了,太惊喜了,看着紫薇,对这个灵巧的女子,打心眼里喜欢起来。 
  “哈哈哈哈!小燕子,你的这个帮手太高段了! 
  朕甘拜下风!算你过关了!”抬头看大家:“至于你们的‘剑诀’,哼!”乾隆想想,想到小燕子手拿树枝,比手画脚状,实在忍不住,又大笑起来了。“哈哈! 
  哈哈!剑诀,点子想得不错!只是学生太糟了!再想想,又笑:“什么‘皇上刁难风沙暗,公主背诗幽怨多’哈哈哈哈!算了算了,‘古从军行’到此为止,你们就好好的给我筹备‘微眼出巡’的事吧。哈哈哈哈!”在乾隆的“哈哈”声中、大家也跟着嘻嘻哈哈。 
  尔康知道小燕子过关了,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乾隆看紫薇的眼神,那么欣赏,哪么怜借,尔康就又觉得有点不对劲,担心极了,再看心无城府的小燕子,想到乾隆的暗示,更加烦乱。永琪和尔泰,嘴里跟着乾隆打哈哈,心里也都各有心事。大家虽然都在笑,却只有乾隆笑得最是无牵无挂了。 
  第二部完。请看第三部《真相大白》 
   
 

 
分享到:
中国人过中秋节是来自哪个女人的灵感
猫和老鼠合伙9
青梅竹马女孩为什么不上“床”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7
农夫和蛇的故事5
2.他走着走着,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在叫
诸葛亮为何对丑妻黄硕忠贞不二
越南人为何放弃用汉字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