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还珠格格 >> 第十五章 尔康自从紫薇进宫,就害起相思病来

第十五章 尔康自从紫薇进宫,就害起相思病来

时间:2013/12/9 9:59:11  点击:2808 次
  尔康自从紫薇进宫,就害起相思病来。心里七上八下,总是怀疑自己的主意拿错了,一天到晚,魂不守舍。虽然,永琪和尔泰都说,小燕子这两天很乖,宫里也没有出什么状况,可是,他就是不能安心,也不能放心。早也想紫薇,晚也想紫薇。这天,再也按捺不住了,就不管合不合适,得不得体。拉着永琪尔泰,一起来到漱芳斋,探视紫薇。 
  紫薇看到他们,又惊又喜又紧张,问: 
  “你们三个人,就这样闯来了?给人看到有关系没有?…“五阿哥是阿哥!在宫里走来走去,当然没关系,我跟五阿哥是一道的,也没关系!就是尔康没事往宫里跑,有点问题!”尔泰说。 
  “那…尔康,你还不赶快离开!不要让人发现了!”紫薇着急的说。 
  尔康盯着紫薇看,眼里,盛载着千言万语。 
  “已经冒险进来了,你就不要担心害怕了!就算有人看到,说是陪伴五阿哥,过来办事,也就搪塞了。总之,皇上没出宫,我在宫里陪着,也还说得过去!”他上上下下的看紫薇,好像已经分别了几百年似的。“你怎样?好吗?有进展吗?” 
  “我才进来几天,谈什么进展呢?除了第一天匆匆忙忙的见了皇上一面,到现在根本就没有再见到过他!” 
  “大家长话短说,说完了就走!咱们三个这样出现在漱芳斋,实在有点引人往意!”永琪说,看着小燕子的额头:“怎么肿个大包?又跟人动手了吗?” 
  一句后提醒了小燕子,就急急的说: 
  你们三个臭皮匠,赶快再想个办法,给我找几个武功高手来。要不然,你们去找柳青柳红,把他们弄进宫里来,做我的侍卫!” 
  永琪净大眼睛: 
  “你这真是异想大开!刚刚把紫薇金琐弄进来,已经好不容易,你还想把柳青柳红弄进来!” 
  “等到柳青柳红进来之后,你大概就想把什么小豆子、小虎子,宝丫头…通通弄进来,你预备把整个大杂院搬进皇宫,是不是?”尔泰问。 
  “可是!我这漱芳斋晚上会闹贼!半夜三更,还有夜行人来偷看!我的武功,越来越退步,翻个窗子,都会撞到头!”“那是因为你喝醉了!”紫薇说。 
  尔康、永琪、尔泰大惊。 
  “有人偷看,什么人?你们有没有注意?小邓子、小卓子他们怎么不在外面守卫?” 
  “金琐给每个人倒了茶过来。就接口说: 
  “小邓子,小卓子都喝醉了!那晚,小燕子一定要给我们接风,大家都醉了!” 
  三个男人全部变色。 
  尔康就往前一迈,对小燕子急促的,命令的说: 
  “你不要太任性了,不管心里怎么高兴,都不可以全体的人喝醉酒,你好歹要让小邓子、小卓子保持清醒…不不!不止小邓子、小卓子,你们谁都不可以喝醉!这个宫廷之中,敌人到处都是!防不胜防! 
  你们两个都有任务在身,不是进宫来玩的!这大局一天不定,你们两个都有危险!怎么一点警戒心都没有呢?” 
  “好了好了!你别训我,人,总有忍不住的时候嘛!你还不是一样,明知道跑到漱芳斋来不妥当,你还不是进来了?”小燕子不高兴的说。 
  尔康一怔,尔泰便急急的把尔康推到紫薇身前。 
  “小燕子说得有理!你有话快说,如果要我们回避,我们大家就回避!” 
  紫薇脸一红,还没说什么,忽然,外面传来们顺子和小桂子的急呼。 
  “皇后娘娘驾到!” 
  接着,是小邓子和小卓子的急呼。 
  “皇后娘娘驾到!” 
  接着,又是明月、彩霞的急呼: 
  “皇后娘娘驾到!” 
  室内众人,全部吓了一大跳,还来不及交换任何讯息,皇后已经大步走入,后面跟着容嬷嬷、宫女、赛威、赛广和太监们一大群人。 
  一屋子人赶快行礼的行礼,请安的请安。紫薇和金琐急忙匍匐于地,喊着: 
  奴婢紫薇、金琐叩见皇后娘娘。恭祝娘娘千岁千千岁!” 
  皇后的头,高高的昂着,眼光威严而凌厉的环室一扫。挑了挑眉毛说: 
  小燕子!你这漱芳斋可真热闹,外面奴才站了一院子,里面主子站了一屋子!五阿哥和福家两位少爷都在,真是盛会!哟,这儿还有两张生面孔,想必就是令妃娘娘赐给你宫女了!”就看着紫薇金琐,命令的说:“抬起头来给我瞧瞧!” 
  紫薇、金琐就抬起头来。 
  皇后来,就是冲着紫薇和金琐来的。听说漱芳斋又来了新的宫女,而且是一令妃赏赐”,心里就是一肚子气,又有一肚子的怀疑。一个不学无术的小燕子,到底需要多少奴才?令妃和小燕子,到底在搞些什么把戏?她有意要看看两个新人;是何方神圣?所以,当紫薇和金琐抬头,她就认真的、仔细的看二人,好像要在两人的脸上挖掘出什么秘密似的。好标致的丫头!皇后看得纳闷,满屋子的人也被皇后的眼光,弄得惴惴不安起来。 
  “你刚刚说你叫什么名字?”皇后问紫薇。 
  “紫薇,就是紫薇花那个紫薇!”紫薇战战兢兢的回答,难免紧张。 
  皇后下巴一抬,可逮着机会了,就大喊: 
  “容嬷嬷!给我教训她!居然不说‘奴婢’,简直反了!” 
  容嬷嬷立刻上前,劈手给了紫薇重重的一耳光。 
  满屋的人全部惊跳起来。尔康几乎冲了出去,被尔泰机警的一把抓住。可是,尔泰顾到了尔康,就没顾到小燕子,小燕子直冲上前,大嚷: 
  “容嬷嬷!你敢!”容嬷嬷旧恨新仇一起算,得意的说: 
  “我帮皇后娘娘教训奴才!有什么不敢?” 
  皇后厉声说: 
  “容嬷嬷!再教训她!” 
  “遵命!” 
  容嬷嬷大声应着,竟左右开弓,对着紫薇的脸熟练而迅速的连续开打。 
  尔康又气又急又心痛,脸色都白了,浑身发抖。 
  尔泰死命拉住他,对他制止的摇头,他眼睁睁的看着紫薇挨打,竟然一筹莫展。 
  金琐还不知道宫里的规矩和厉害。急喊了一声,什么都顾不得了,扑上去,用身子挡着紫薇,喊: 
  “打我!打我!我来代替她受罚!” 
  “容嬷嬷,两个一起打!”皇后怒喊容嫉姣便抓着金琐的头发,一阵劈哩叭啦,耳光清脆的响着。 
  “谁敢打她们!容嬷嬷!我要你的命……” 
  小燕子嘴里喊着,身子就箭一般往前冲去,赛威赛广一拦,她就像撞到了铜墙铁壁,震开好几步。 
  燕子大怒,飞扑上去,动手就打,赛威一伸手,小燕子那是对手,被赛威一撂,身子像断线风筝一般飞跌出去。永琪再也忍不住了,飞身一跃,接住小燕子,气得脸色发青。大吼: 
  “反了吗?敢对格格动手!”同时间,尔康也什么都顾不得了,挣开了尔泰,他飞窜上前,左打赛威、右打赛广,一阵连环踢,把赛威赛广踹了开去。赛威赛广见是尔康,不敢还手,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尔康一面打,一面怒喊: 
  “赛威赛广!你们好歹是我的手下,不要命了吗? 
  谁敢再动手,我把他交到大内监牢去!” 
  赛威赛广吓住了,震住了,连连后退。 
  皇后走到尔康面前,昂着头说: 
  “福大人,你是不是要把我也送到大内监牢去?” 
  尔康吸了口气,面色惨然的躬身说: 
  “臣不敢!请皇后娘娘看在五阿哥面子上,再闹下去谁都不好看,请手下留情!” 
  永琪也急忙往前,说: 
  “皇额娘!这漱芳斋是皇阿玛最喜欢的地方,皇额娘不看憎面看佛面,手下留情!” 
  “留什么情?这还珠格格有圣旨,可以不守规矩,难道奴才也有吗?我就教训了她们,你们预备怎样?” 
  皇后回头喊:“翠环、佩玉…你们也上去!帮容嬷嬷教训这两个丫头!” 
  宫女便应着“喳”,上前帮忙容嬷嬷,分别抓住紫薇、金琐,容嬷嬷扬起手来、又要对两人打去。 
  尔康飞快的冲过去,人已经切入容姣媛和紫薇之间,伸手一挥一舞,两个宫女飞跌出去。容嬷嬷眼睛一花,已经被震倒在地。一时之间,哎哟哎哟之声不断,屋子里摔的摔,跌的跌,乱成一团。 
  皇后气得快疯了,怒喊: 
  “赛威!赛广!你们是死人吗?” 
  尔泰和永琪对看一眼,见闹成这样,就都豁出去了。两人同时迈步,一个拦住赛威,一个拦住赛广。 
  永琪就高高的昂着头,语气铿然的说道: 
  “皇额娘!儿臣斗胆,请皇额娘高抬贵手!今天,儿臣在漱芳斋,就不允许任何人在这儿动手!如果要动手,无论是谁,都得先把我撂倒再说!” 
  永琪气势凛然,不可侵犯。容嬷嬷、宫女、赛威赛广全都震慑住了。 
  皇后气得脸色铁青。话都说不出来。 
  紫薇见场面弄得如此不可收拾,心惊胆战,又怕连累到尔康尔泰和永琪。急得五内如焚,便膝行到皇后面前,磕下头去。 
  “皇后娘娘请息怒,奴婢罪该万死,让娘娘生气! 
  奴婢甘愿受罚,请娘娘饶恕大家!”说完,就自己掌嘴。”…金琐大惊,也爬行过来、哭着说: 
  “皇后娘娘!,请罚金琐,饶了紫薇!”说着,也自己掌嘴。 
  这时,小邓子、小卓子、小顺子、小桂子、明月、彩霞全都进来,跪了一地。 
  皇后娘娘!奴才们愿意代她们两个受罚!”六个人便劈哩叭啦,自打耳光。 
  皇后看着跪了一地的奴才,如此护着紫薇金琐,心中实在震撼。见大家纷纷自打耳光,总算面子有了,就乘机下台,说: 
  “好了!不用打了!” 
  大家停手。 
  皇后扫了尔康、尔泰和永琪一眼,眼神阴沉而凌厉,义正辞严的说: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今天我管奴才,用的是‘家规’!这整个皇宫,还没听说过,我不能教训奴才!今天看在五阿哥面上,我就算了!大家也都收敛一点吧。这漱芳斋是宫闱重地。不是酒楼!身为阿哥和臣子,也该自己有分寸!” 
  “皇额娘教训得是!”永琪忍气吞声,说。 
  “谨遵皇后娘狼教诲!”尔泰也应着。 
  唯有尔康,脸色苍白,咬牙切齿,一语不发。 
  皇后就一挥手说: 
  “容嬷嬷!咱们走!” 
  皇后带着众人,昂着头,威风凛凛的走了。 
  皇后一走,大家就纷纷从地上跳了起来。明月和彩霞,急急忙忙端了一盆水来,绞了帕子,来给紫薇和金琐敷脸。小燕子也来帮忙,一面给紫薇敷脸,一面说: 
  “拿冷帕子这样冰着,比较不疼,而且可以消肿,明月彩霞她们都有经验,我帮你弄!” 
  紫薇推开小燕子忙碌的手。 
  “算了!算了!没有关系!”她着急的看着尔康等三人:“你们怎么还不走?” 
  尔康窜上前去,拉着紫薇就向外走。 
  “走!我们一起走!我这个猪脑袋想出来的笨主意!我恨不得把自己给杀了!走!我们这就出宫去,什么都不要了!天涯海角,难道还没有我们两个容身之地吗?” 
  “尔康!你理智一点!”永琪一拦。 
  “我不要理智!我就是太理智了,才会把紫薇和金琐陷入困境,我要把她们救出去!我什么都不管了!”尔康红着眼说。 
  尔泰跺脚,拦住尔康: 
  “哥!你不要碰到紫薇的事,就阵脚大乱!你什么都不管,你怎么能什么都不管,阿玛跟额娘你要不要管?五阿哥你要不要管?小燕子你要不要管?令妃娘娘你要不要管?” 
  紫薇死命挣脱了尔康,眼泪滚了下来: 
  “我不跟你走!我好不容易进宫来了,好不容易见着了皇上。你现在用一百二十匹马来拖我,也没办法把我拖出宫去!”眼泪汪汪的看着尔康:“你快走,不要管我了,我不痛,真的!挨两下打,没有关系! 
  我以后会很小心,不会说错话!” 
  “你还不了解吗?皇后想打的不是你,是小燕子! 
  她不敢打小燕子,就打你!你无论怎么讲话,她都可以挑你的错!”尔康喊。 
  “那也阻止不了我要留下的决心!”紫薇哀求的看着尔康:“我才进来几天,什么状况都没摸清楚,要见的人,要说的话。要做的事……一件都没有完成。 
  你要我现在放弃,死也不甘!你那么了解我,才把我送进来,怎么不成全我呢?” 
  小燕子气得胄都痛了,用手揉着胃,手里拿着湿帕子,满屋子乱转。 
  “尔康!你不要婆婆妈妈了,今天的仇,我记下了!总有一天,我会跟她们算总帐!你尽管把紫薇交给我,我来保护她!”小燕子气冲冲的叫。 
  “就是交给你,我才心惊胆战!你连自已都保护不了,怎么保护她?” 
  永琪对大家喊: 
  “大家都冷静一下好不好?” 
  大家安静了片刻,永琪就对尔康正色说: 
  “不要再说带走紫薇的后,人,是你额娘送进来的,要带走,也得让你额娘来带!现在这样走,等于全盘皆输,你服吗?” 
  尔康冷静下来了,深思着。永琪急急的说: 
  “不要感情用事了!棋,已经走到这一步,没办法后悔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眼前的事!皇后看到我们三个在这儿,已经满肚子怀疑了,又闹得这么严重。 
  紫薇和金琐虽然吃了亏,她也吃了亏!她会干休吗? 
  刚刚、已经对我们话里藏刀,现在,会不会跑到皇上面前去说一些不干不净的话?咱们在宫内这样大打出手,对方又是皇后,可是犯了大忌啊!一个‘忤逆’罪,大家就吃不了兜着走!” 
  紫薇一听,更是心惊胆战。 
  “那要怎么办?” 
  小燕子往门外就跑: 
  “我先去跟皇阿玛告状!就说皇后娘娘来我这儿杀人放火!打我的人,安心要我活不成!” 
  尔康一把拉住小燕子,被永琪点醒了,理智也恢复了。 
  “你不要毛毛躁躁,这样不行!”想了想,点头说:“不是你去!应该我们三个去!” 
  乾隆正在御书房批奏章,永琪、尔康、尔泰三个,气极败坏的进来了。 
  永琪一进门就急切的嚷着: 
  “皇阿玛!儿臣先跟您请罪!刚刚咱们三个,大闹漱芳斋,跟赛威赛广动了手,气走了皇额娘……” 
  乾隆惊愕极了。 
  “永琪,你慢一点,到底是怎么回事?尔康!你讲!” 
  尔康就急急禀告: 
  “皇上!刚刚我们三人,正和还珠格格研究边疆问题,皇后娘娘忽然带着容嬷嬷、侍卫、宫女…,浩浩荡荡到了漱芳斋,才说了两句话,皇后娘娘就命令容嬷嬷打人,是臣一时按捺不住,没有时间深思熟虑,唯恐还珠格格吃亏,只有下手维护!” 
  乾隆大震。 
  “怎么?皇后又去漱芳斋找小燕子的麻烦了?小燕子挨打了吗?” 
  “打的不是格格,是令妃娘娘赏赐的两个宫女! 
  可是,格格气得发狂了,完全失去理智了……”尔泰说。 
  “朕听得糊里糊涂,到底是怎么回事?” 
  永琪就急如星火的喊: 
  “皇阿玛!事情经过,让儿臣再慢慢禀告!总之,就是容嬷嬷打了新来的紫薇金琐,皇阿玛也知道,小燕子那个脾气,是最重义气,最爱护奴才的!打她还好,打了她手下的人,比打她还严重!她一气,就无法控制了!现在,正在漱芳斋发疯呢…”“发疯,什么叫发疯?”乾隆大惊,“跳起身子,“朕自己去看!” 
  乾隆带着尔康他们三个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惊人的场面。 
  只见一条白绫,高高的挂在屋檐上,下面凳子叠凳子,架得好高。小燕子爬在凳子顶端,正要把头往白绞圈圈里套去。脸上,一脸惨烈,嘴里,激烈的喊着: 
  “土可杀不可辱!被人这样欺负,不如死掉算了!” 
  凳子下面,小桂子、小卓子、小顺子、小邓子全部吓得魂飞魄散,绕着凳子尖叫。大家各喊各的,吼声震天: 
  “格格!不可以!千万不可以!格格冷静呀,命只有一条呀…”明月和彩霞吓得发抖,跪在地上磕头,哭喊: 
  “格格!下来呀!求求你下来吧!” 
  “格格,我给您磕头!您要保重呀,这种玩笑开不得呀!” 
  紫薇、金琐抬头,仰望着高高在上、摇摇欲坠的小燕子,也不禁心惊胆战。紫薇哀求的喊着: 
  “你下来吧!不要这样嘛!我看起来好可怕!” 
  “小心小心啊……不要把头伸进去呀……一伸进去就真的完了!”金琐也喊。 
  大家各喊各的,一片混乱。小燕子却怒喊不停: 
  “你们谁都别劝我,士可杀不可辱!哦气死了,不要活了……” 
  小燕子一面尖叫,一面眼观四方。 
  乾隆急急的冲了进来,小燕子的声音立刻高了八度:1“紫薇!我死了,你帮我收尸,带我回济南,葬到我娘的坟边,给我立一块墓碑;上面写‘还珠格格冤死之墓’……我走了!大家再见!” 
  乾隆一见这等景象,惊得目瞪口呆。急喊: 
  “小燕子!你这是干什么?你下来!这是圣旨!” 
  小燕子悲声喊: 
  “皇阿玛,小燕子跟您永别了!那个…士可杀不可辱,小燕子变成鬼,还是会孝敬您的!” 
  小燕子说完,眼睛一闭,头伸进白绫圈圈,脚下一踢,凳子乒乒乓乓摔倒。 
  底下众人的声音吼成一片,有的叫“格格”有的叫“小燕子”,有的叫天,有的叫地,有的叫菩萨。 
  “尔康!永琪!你们还不上去救她……”乾隆大喊。 
  谁知,那白绫的结根本是虚打的,那里套得往小燕子,乍然松开。 
  乾隆话未说完,小燕子却从空中直溜溜的掉下来了。正好掉在乾隆脚前。 
  乾隆惊愕,眼睛从上面移到下面,瞪着小燕子。 
  小燕子一跃而起,嘴里怒骂着。 
  “什么都跟我作对。连个白绫都跟我作对!” 
  小燕子一面喊,一面捞起白绫,奔到另一根屋檐下,搬凳子,架凳子,跃上凳子,抛白绫,打结……。 
  乾隆看出苗头不大对,怒喊: 
  “小燕子!你在胡闹什么?”就对尔康等人一瞪眼:“你们由着她胡闹吗?赶快把她给捉下来!” 
  “臣遵旨!” 
  尔康和尔泰便飞跃上去,把小燕子拉下了地。 
  乾隆往小燕子面前一站,生气的瞪着她: 
  “你这是怎么了?你到底有完没完?你要气死朕吗?只有那些没教养的小女子,才闹这手‘一哭二饿三上吊’!你什么不好学,居然学这个!一点出息都没有!” 
  小燕子往乾隆面前一跪,说: 
  “我本来就是‘没教养的小女子”,改也改不好!皇后想尽办法要杀了我,我帮她处理了,让您少费心!” 
  “你跟皇后又怎么了?她打了你两个宫女,又没打你,你也要气成这样?” 
  这一下。小燕子不是做戏了,真情流露,痛喊出声: 
  “皇阿玛!宫女也是人,宫女也有爹有娘,爹会疼,娘会爱呀!她的娘虽然死了,她还有爹……她的亲爹如果知道她被人打成这样,一定会心痛死的!” 
  说着,爬起身子,把紫薇拉到乾隆面前来:“紫薇,抬起头来,让皇阿玛看看你的脸!” 
  紫薇万万料不到小燕子会这样把她拉到乾隆面前,跪在那儿,又是激动,又是伤心,再加上脸上有伤,心里更是难过,觉得不能给乾隆一个最完美的印象,所以,抬着头,两行热泪,就沿颊滚落。 
  尔康、尔泰、永琪都没有料到小燕子这一招,三人十分震动与期待的观望着。 
  金琐更是激动,目不转睛的看着这父女的相会。 
  紫薇磕下头去。声音颤抖着: 
  “奴婢紫薇叩见皇上!”再抬头痴痴看着乾隆。 
  乾隆见紫薇眼中,盛满千言万语,两颊肿胀,热泪双行,说不出来的楚楚动人,不禁一怔,没来由的被深深撼动了。 
  “你是紫……紫什么?乾隆怔怔的问。 
  “奴婢名叫紫薇,奴婢出生在紫薇花盛开的季节,所以取名叫紫薇。” 
  “嗯,好名字!挺容易记的。”低头看看紫薇的脸:“让她们给你擦点药!” 
  乾隆这样一点点关心,已经让紫薇感动得一塌糊涂,哽咽说: 
  “有皇上这样一句话,不用上药了!奴……奴婢谢皇上恩典!” 
  乾隆心中一热,有股奇异的悸动。就柔声说: 
  “宫里规矩多,受点委曲,也是难免。皇后的脾气不好,打你们两下,只好认了!平常,要劝着格格,不要再火上加油,知道吗?” 
  紫薇柔顺的答道: 
  “奴……奴婢知道。皇后教训奴婢,也是奴婢的福气,不敢抱怨,不敢委曲。格格厚爱奴婢,才引起这样一场大乱,奴婢知罪了!以后,一定劝着格格,不再和皇后娘娘冲突!” 
  乾隆忍不住仔细看紫薇: 
  “嗯!脑筋清楚,是个懂事的……怪不得格格宠你!”便振作了一下,说:“你们都起来吧!” 
  小燕子看了紫薇一眼,起身。 
  紫薇再磕了上个头,也起身。 
  乾隆就正视着小燕子,说: 
  “好了!事情过去了,你不许再胡闹了!以后,皇后找你麻烦,你也机灵一点,不要硬碰硬,嘴巴甜一点,态度好一点,能够‘化戾气为祥和’,不是皆大欢喜吗?你是聪明孩子,怎么不懂呢?” 
  小燕子一听,大惊失色,抗议的大声说: 
  “皇阿玛!你不要太狠心!那个“力气’怎么能化成“浆糊’呢?我每次见到皇后娘娘,就要倒媚,不是这儿伤,就是那儿痛,再把“力气’化成‘浆糊’,我就升天了!” 
  尔康、尔泰、永琪你看我,我看你,拼命憋着笑,快要憋死了。 
  紫薇脸上泪痕未干,眼中已闪着笑意。 
  乾隆怔了怔,又好气又好笑,抬眼去看永琪。 
  “永琪,你跟小燕子常在一一起,朕要问问你,她是不是每次说话都这样颠三倒四?朕说东,她说西,朕说上天,她说下地,但是接嘴接得个快,也不知道她是真的还是假的?她跟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回皇阿玛,我们跟小燕子说话的时候,会迁就她的语言!”永琪忍笑回答。 
  “原来如此!”乾隆笑笑,点点头,看看小燕子,忽然回头,对三人瞪圆了眼睛:“那么,是谁教她说‘士可杀不可辱’这句话的?这不是她的语言吧!” 
  三人一呆,面面相觑。没想到演了半天戏,栽在一句台词上! 
  “还不快说实话!”乾隆喊。 
  尔康一叹,上前说: 
  “皇上圣明!什么都瞒不过皇上。” 
  乾隆对几个人看来看去,明白了。 
  “好!你们气走了皇后,跟她的人动手,还恶人先告状,把朕引到这儿来看小燕子演戏,是不是?” 
  永琪对乾隆心服口服,坦白的说了: 
  “皇阿玛别生气,如果我们不告状,皇额娘一定先告状,而且会说得很难听,我们走投无路,别无选择!” 
  “皇上!这都是臣出的主意,请不要怪罪五阿哥!”尔康急忙请罪。 
  “皇上英明!”这都是我的主意,跟五阿哥和尔康没有关系!”尔泰抢着说。 
  小燕子挺身而出: 
  “皇阿玛!不是的!他们都是要保护我,所有坏点子,当然是我出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才不要他们帮我担罪名!” 
  乾隆呆了呆,看着大家,瞪大眼睛,骂着说: 
  “你们串通一气,。联手做戏!这样大胆!这样放肆!连朕都敢骗!不怕朕摘了你们的脑袋吗?但是……哈哈!”再想想,忍不住大笑了,“你们演得这么逼真,这么卖力,大概也是情迫无奈吧!看在两个宫女受伤的分上。朕只好化力气为浆糊,就饶了你们这一次!但是,下不为例!” 
  小燕子噗通跪落地,高喊: 
  “皇阿玛万岁万万岁!” 
  一屋子的人便全体跪落地。齐声喊: 
  “皇上万岁万万岁!” 
  乾隆被大家喊得心里热烘烘,可是,觉得小燕子实在太过分了,就对小燕子严厉的说: 
  “你不要以为对朕喊句万岁万万岁,朕就会不罚你!你这样又上吊又发疯的乱闹,让大家陪着你撒谎,简直无法无天!朕看你的学问一点进步也没有,坏点子倒有一大堆!书房也白去了!朕罚你把‘礼运大同篇’写一百遍!三天之内,交给朕看!而且要把它讲解出来给朕听!如果你做不到,朕会再打你二十大板!君无戏言!” 
  小燕子脸色惨变。 
  “皇阿玛!您不是说烧了我们吗?” 
  “别人能饶,你不能饶!你‘化力气为浆糊’,绝不能饶!” 
  “但是…但是,这个‘搬运大桶什么篇’是什么东西?” 
  “三天之后,你告诉朕,那是什么东西?” 
  小燕子呆了。 
  紫薇看着这个明察秋毫,又恩威并用的乾隆,不禁又是佩服,又是景仰,又是崇拜,又是依恋……各种复杂的情绪,把她那颗充满孺慕之情的心,涨得满满的了。 
   
 

 
分享到:
中国古代四大神兽1
白雪公主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4
苹果
17 乳姑不怠      崔山南,  名,唐代博陵(今属河北)人,官至山南西道节度使,人称“山南”。当年,崔山南的曾祖母长孙夫人,年事已高,牙齿脱落,祖母唐夫人十分孝顺,每天盥洗后,都上堂用自己的乳汁喂养婆婆,如此数年,长孙夫人不再吃其他饭食,身体依然健康。长孙夫人病重时,将全家大小召集在一起,说:“我无以报答新妇之恩,但愿新妇的子孙媳妇也像她孝敬我一样孝敬她。”后来崔山南做了高官,果然像长孙夫人所嘱,孝敬祖母唐夫人
猫和老鼠合伙9
史上最风流的寡妇 死了十个老公还有人抢
罗贯中为何要虚构关羽过五关斩六将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