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还珠格格 >> 第十三章 “幽幽谷”

第十三章 “幽幽谷”

时间:2013/12/8 14:41:33  点击:3675 次

  尔康自从和紫薇去过“幽幽谷”之后,就陷进一份强烈的渴望和浓浓的隐忧里了。他对紫薇的爱,像江河大浪,每天都波涛汹来,无法遏止。可是,紫薇的身份那么特别,自己又是身不由主的人,前途茫茫,到底该怎么办?他每天都在想办法,每天几乎都生活在煎熬里。他这种神思恍惚的情形,使福伦和福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止一次,他们严重的警告着尔康: 
  “不可以!你绝对不可以和紫薇认真!你要认清一个事实!紫薇现在的地位实在太特别了,轻不得,重不得!如果她只是一个民间女子,你们既然有情,就收在身边,作个小妾,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她又不是普通女子,她是龙女呀!你忍心委曲她吗?” 
  尔康背脊一挺: 
  “我不会委曲她,除非凤冠霞帔,三媒六娉,正式娶进门来。我绝不会让她作什么‘小妾”,除了她,我也不会容纳任何女人!” 
  “什么凤冠霞被,三媒六骋?皇上根本不知道紫薇的存在,指婚的时候,怎么样都指不到紫薇身上,你如何跟她三媒六聘?正式成亲?” 
  “你脑筋清楚不清楚?皇上指婚的时候,你能抗旨吗?什么叫除了她,不要任何女人?你已经不是孩子了,在皇上面前当差,身负重任,居然说出这么幼稚和不负责任的话!” 
  福伦和福晋,你一句,我一句,苦口婆心,要尔康“悬崖勒马”。 
  尔康知道,父母说的,都是至理名言。只是,他和紫薇,两情相悦,两心相许,既已相遇,何忍分离? 
  是小燕子一句话提醒了尔康。福晋一句“皇上根本不知道紫薇的存在”第二次提醒了尔康……或者,大家千辛万苦,说服紫薇不进宫是错的!或者,应该让乾隆知道有紫薇这个人!或者,紫薇可以进宫,和小燕子一起存在…… 
  尔康那个朦陇的念头,终于被一件事逼得成型了! 
  尔康不知道父母到底对紫薇说了些什么,但是,这天,尔康早朝之后回家,发现紫薇和金琐,不告而别了。 
  在书桌上,紫薇留下一张短笺,上面写着: 
  “尔康,几千几万个对不起,我走了!现在,小燕子已经尘埃落定,我的心事已了,我也应该飘然远去了!虽然我心里有无数无数个舍不得,但是,也有无数无数的安慰!我住在你家这一段日子里,领略到我这一生从来没有领略过的感情,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生死相许’,什么叫做‘刻骨铭心,!我没有白活,没有白白认识你!感谢你对我种种种种的好,请不要为我的离去难过!我把你对我的恩情全部带走,把我的思念和祝福一起留下!永别了!请代我照顾小燕子!照顾你的父母和尔泰!紫薇留。” 
  尔康看完了信,脸上已经毫无血色,他的手颤抖着,信笺抖索得像秋风里的落叶。他看着父母,眼睛涨得血红,终于按捺不住,对父母挥着信笺狂叫: 
  “你们对她说了什么,为什么对这样一个温婉善良的女子,你们没有有一点点同情,一定要把她逼走,你们知道不知道,她没有家,没有爹娘,现在,也没有小燕子,她什么都没有,你们要她走多到那里去?这样短短一封信,你们知道她有多少血泪吗?你们不在乎失去她,也不在乎失去我吗?” 
  尔康喊完,抓着信笺,冲出房门,狂奔而去。 
  接着,是一阵天翻地覆的搜寻。 
  尔康去了大杂院,柳青柳红咬定了,根本没有见到紫薇和金琐。随尔康怎么询问,甚至是苦苦哀求,两人始终都是摇头。柳青还说: 
  “她不见了?她不是住在你家吗?怎么你不看好她?” 
  尔康毫无办法。突然发现,这个世界好大,要在这茫茫人海中,找寻紫薇和金琐,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也在街道上寻寻觅觅,也在市集中寻寻觅觅,也在他们去过的地方寻寻觅觅…紫薇就是不见了。怕小燕子得到消息,会沉不住气,又大闹起来,他们还不敢让小燕子知道。找了三天,一点踪影都没有! 
  再也没有办法,他和尔泰、永琪到了漱芳斋。 
  小燕子一听,急得三魂六魄,全都飞了。气极败不的看着尔康他们。 
  “你们说紫薇走了,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尔康一脸的憔悴,一身的疲倦: 
  “我已经找了她三天三夜,一点头绪都没有!我现在决定要去济南找她,但是,不知道她在济南的时候,到底住在哪里?老家还有什么亲戚?你赶快把所有你知道的事都告诉我!” 
  小燕子跳脚: 
  “她老家那里还有人?你不知道她是把房子卖了来北京的?她的娘和所有的亲戚,早就断了关系,大家都看不起她们嘛!紫薇不会回济南的,虽然她偶而会说,找不着爹就回济南,那只是说说罢了!你想,她老家什么都没有了,她回去干什么?” 
  “那么,她可能去什么地方呢?在北京,除了你以外,她还认识谁?” 
  “柳青!柳红!” 
  “我发现她失踪以后,马上就去了大杂院!柳青柳红都说没有见到她!孩子们也说没见到!” 
  小燕子脸色苍白,神情痛楚,跺着脚,自怨自艾: 
  “我就知道不能这样过下去嘛!她一定是为了我走掉的!她要我安心呆在这里,所以自己走掉……我……我就知道,不能依她,我该死!”她扬起手来,就给了自己一耳光。 
  尔泰急忙喊: 
  “不要什么事都怪你自己…这件事与你无关,是尔康闯的祸!” 
  小燕子惊看尔康,糊里糊涂,就对尔康一凶: 
  “你赶她走吗?你为什么这样做?…尔康痛苦得快要死掉了。 
  “我赶她走?我留她都来不及,我怎么会赶她呢? 
  为了她,功名利禄,前程爵位,我什么都抛!天涯海角,跟她流浪去,我认了!” 
  小燕子瞪着尔康,在尔康如此坦白强烈的表示下,恍然了解了一些事情,不禁大大的震撼了。呆呆的看着尔康,说不出话来了。 
  永琪急忙一步上前,急促的说: 
  “尔康!你一向最冷静,今天,你最不冷静!这个漱芳斋,实在不是我们谈话的地方,容嬷嬷说不定躲在那个角落里,等着逮我们!所以,长话短说,小燕子,你赶快告诉我们,紫薇还可能去哪里?如果再找不到紫薇,尔康会发疯的!” 
  小燕子呆了片刻,忽然向外就跑,一面跑,一面喊: 
  “我去求令妃娘娘,我马上跟你们出宫去!只有我,才找得到她!你们先去五阿哥那儿等我!我马上就来!” 
  小燕子就像箭一般冲进令妃寝宫。对着令妃,就噗通一跪。喊着: 
  “令妃娘娘!皇阿玛说,如果我想出宫,只要跟你说一声就成!我现在就想出去、你让我出去吧!” 
  “现在?”令妃好惊愕。 
  “是啊!现在天气又好,太阳又好:我出去透透气,马上就回来,好不好?” 
  “谁保护你?” 
  “有尔康和尔泰啊!” 
  令妃一怔,又是尔康尔泰,看着心急如焚的小燕子,以为自己明白了。尔康和尔泰是她的内侄,都还没有指婚,如果能和小燕子成亲,那是再好也不过了。她心中想着,也就乐得放行了。 
  “让小邓子、小卓子跟着,换一身平民衣裳,不许单独行动,不许去杂乱的地方,吃晚饭前一定要回来!” 
  “是,是,是,是……”小燕子一叠连声,应了几百个是,磕了好几个头,然后,跳起身子,又像箭一样的射出门外去了。 
  半个时辰以后,小燕子、尔康、尔泰、永琪带着仆从,驾着马车,来到大杂院。 
  院子里的孩子和老人们,看到小燕子,一拥而上,别提多么开心和意外了,几千儿万个问题要问,小燕子没有时间和他话旧,匆匆忙忙的,把柳青柳红拉到一边,尔康、尔泰、永琪都围了过来。 
  小燕子便对柳青柳红正色说: 
  “柳青,柳红!这三位是我的好朋友,哥们!和你们一样,我跟他们已经拜了把子!自从我离开大杂院,我发生了很多事,好几次都差一点翘辫子,是他们三个,一次又一次的救了我,他们对我有恩,是自己人!” 
  柳青的脸色立刻僵硬起来: 
  “你失踪了这么久,第一次回来,就是为了给我介绍朋友吗?” 
  小燕子脸一板,声音提高了: 
  “不是介绍朋友,是向你要两个人!”说着。就对柳青柳红一凶:“你们把紫薇和金琐藏到哪里去了?” 
  柳青一呆。 
  “谁说我藏了她们?你好奇怪!” 
  “真的没看到她们!不知道她们在哪里!”柳红也说。 
  小燕子一跺脚,嚷着: 
  “你们是怎么回事?不认得我是谁吗?不记得我是谁吗?也不记得在这大杂院里,你们两个亲眼看见我和紫薇结拜的吗?她是我的妹妹呀!如果不是事关紧急,我会跑出来找你们吗?你们也知道,我现在待的地方,出来一趟,难得不得了!你们不要跟我打马虎眼了,再不告诉我,我就翻脸了!” 
  柳青涨红了脸: 
  “我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小燕子大怒,对柳青就一拳打去: 
  “你气死我!你如果不知道紫薇在那里,你就是小狗!你在我面前还撒得了谎吗?你满脸都写了字,你知道!你明明知道!”她掉头看柳红,大声喊:“柳红!你们以为在帮紫薇吗?你们在害她呀!你要让她哭死吗?要让她伤心死吗?再不说,我一辈子不理你的了!” 
  柳红叹了口气: 
  “好了好了!我告诉你吧!你去银杏坡,土地庙后面的山坡上,有一间小茅屋……” 
  柳青跺脚,喊: 
  “柳红!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柳红抬头看柳青: 
  “哥!你真的要让紫薇哭死吗?” 
  尔康、尔泰、永琪彼此一看,立刻掉头跑向马车。 
  小茅屋顺利找到了。 
  大家跳下车,纷纷冲向茅屋,小燕子大喊着: 
  “紫薇!紫薇!你快出来!我来找你了啊!” 
  尔康已经身先众人,冲到茅屋前,一推门,门便开了。 
  房内空空如也,只有简单的炊具,四壁萧然,什么人都没有。 
  尔康一呆,小燕子一呆,随后奔来的尔泰和永琪一呆。 
  “我们被骗了!这儿那里像姑娘住的地方?” 
  “就是嘛!连张床都没有,只有稻草堆!” 
  小燕子回头,很有把握的说: 
  柳红不会骗我们,她们一定就在这附近!大家分开来找!”便大喊:“小邓子!小卓子!小桂子!你们都帮忙去找人!” 
  几个太监苦着脸,小邓子问: 
  “格格要找谁?高的还是矮的?胖的还是瘦的?” 
  “两个姑娘!和我一般大,长得像天仙一样的,就对了!”小燕子说。 
  三个太监应着“喳”,分头去找。 
  尔康失望的走出茅屋,站在山坡上眺望。四面一看,忽然惊觉: 
  “这儿离一个地方好近……幽幽谷!” 
  尔康蓦然之间,冲到马车前,解下一匹马,飞身跃上马背。 
  “驾!驾!驾……” 
  尔康一夹马腹,马儿如箭离弦,飞快的向前奔去。 
  小燕子和众人,目瞪口呆,纷纷大叫: 
  “尔康!尔康!你去哪里?尔康……” 
  紫薇确实在幽幽谷。 
  本来,只要柳青给她弄个可以住的地方,怎么都没想到,那么巧!小茅屋的后面,走不了多远,竟然是幽幽谷!第一天住进来,百无聊赖,整天在外面走,走来走去,就发现了这个山谷,然后,她就离不开这个山谷了。站在水边,想着尔康,她的心已碎,魂已飞。为什么要相遇呢?为什么相遇又不能相守呢?难道,母亲的命运,要在自己身上重演?终身的等待,终身的相思!却再也见不到面了!她想着母亲的歌:“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遥遥!盼了昨宵,又盼今朝,盼来盼去魂也消!”心里真是千回百转,百转千回。 
  云淡淡,风轻轻,水盈盈。 
  紫薇就这样默默的站着,动也不动。一任云来云往,风来风去,花飞花落……金琐不敢打扰她,坐在远远的一角的石头上。关心的,同情的,无奈的注视着她。 
  忽然间,马蹄声传来。 
  紫薇被马蹄惊动了,蓦然回头,简直不敢相信她的眼睛,是尔康!他正骑马奔来。她挺立着,不能动,不能呼吸。尔康的身影,越奔越近,越奔越近,越奔越近…… 
  金琐站起身来,惊喜交集,看着尔康。 
  尔康奔到紫薇身边,翻身落马。他喘吁吁的站住,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紫薇。两人都不说话,就这样痴痴对视,好久,好久。然后,尔康张开双臂,紫薇就投进他的怀里去了。两人紧紧的,紧紧的拥抱着,只觉得万籁无声,天地无存。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遗世而独立。 
  好半天,尔康才抬起头来,看着她,恍如隔世。 
  “紫薇,你好残忍!留那样一封信给我,写上一句‘生死相许,刻骨铭心’,再写上一句‘永别了!’然后一走了之!你知道这对我是怎样的打击?你安心要我活不下去,是不是?” 
  紫薇落泪了,定定的看着尔康。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你怎么会找到了我?”她问。 
  尔康拉着她的手,紧紧的看着她。 
  “这个,慢慢再告诉你!算是我们心有灵犀吧! 
  现在,有一大堆人在等着我们呢!我要你一句话“什么话?” 
  “你真的要离开我吗?你真的要走出我的生命吗? 
  真的吗?” 
  紫薇一眨也不眨的迎视着他,眼里燃烧着一片炙热的深情。心里的千回百转,百转千回,化成两句最缠绵的誓言。她低低的,坚定的念了两句诗: 
  “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尔康把她重重一抱,热烈的喊: 
  “有你这样几句话,我们还怕什么?命运在我们自己手里,让我们去创造命运吧!事在人为啊!我会拼掉我的生命,来为我们的命运奋斗!” 
  金琐站在一边,流了满脸的泪。 
  小燕子等一群人,正在茅屋前面着急,找了半天,什么人都没有找到。 
  忽然,大家听到马蹄答答,抬头一看,只见紫薇和尔康并骑着马,缓步徐行,像梦一样的出现。金琐远远的跟在后面。 
  小燕子发出一声欢呼: 
  “尔康找到她了!找到她了呀!”便扬起手帕,跳着脚大叫:“紫薇!紫薇!我在这儿啊!” 
  紫薇在马背上,也对众人挥手。 
  永琪见双人一骑,绿野红驹,两人耳鬓厮摩,衣袂翩然。不禁感动的大叹: 
  “这好像一幅画,画的名字就叫‘只羡鸳鸯不羡仙”!” 
  尔泰羡慕的接口: 
  “能够这样爱一场,痛苦一下也值得了!” 
  尔康见到众人,不好意思再慢慢骑,催马上前。 
  尔康和紫薇刚刚下马,小燕子就冲上去。拉着紫薇的手,跳脚大骂: 
  “你搞什么鬼?好端端的闹失踪,要吓死我们每一个人吗?上次才一本正经的教训我,说是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你现在跑来睡小茅屋,是不是要我跟你一起来睡小茅屋?好嘛,咱们‘有稻草同睡,有茅屋同住’,我今天不回宫了!我得跟你‘有难同当’!” 
  永琪一听,吓坏了。 
  “你可别陷害令妃娘娘啊!是她保你出来的!” 
  “管不着了!” 
  尔泰见小燕子认真的样子,觉得有点担心,回头看永琪: 
  “我跟你说,我们迟早会被这两个格格,弄得天下大乱,人仰马翻!” 
  “还说什么‘迟早’,已经天下大乱,人仰马翻了!” 
  紫薇见众人这样劳师动众来找她,已经不安,再听大家这样一说,更加不安,就对众人团团一揖,说道: 
  “不知道会把你们闹成这样,还惊动了五阿哥,真是对不起!” 
  小燕子气呼呼的喊: 
  “什么‘不知道’!你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会闹成这样!哦……”忽然拉住紫薇,身子转开一点点,就问:“我还没有审你,什么时候和尔康对上眼的,上次见面怎么也不说一声……” 
  紫薇见众目睽睽,大窘,跺脚,身子一躲,脸一红。 
  “不要说了嘛!” 
  这时,金琐已经走来,见这么多人,连忙说: 
  “要不要进屋里去坐?我去烧壶开水,给大家泡壶茶,好不好?” 
  小燕子拉住金琐。 
  “算了,那个屋里,他们也坐不下去,我们就在这草地上坐坐,算是出来郊游吧!” 
  永琪高兴的说: 
  “对呀!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大家可以从那个绿瓦红墙里,到这个有山有树的地方来,算我们沾了尔康和紫薇的光!今天是个大日子,离别的人能够重逢,有缘的人能够相聚!太好了!真该好好庆祝一下!咱们就席地而坐吧!”便回头大喊:“小邓子、小卓子!小桂子!你们把马拉去吃草!走远一点,不要打扰我们!知道吗?” 
  三个太监,已经很习惯这几个主子的神神秘秘,便拉着马,走到远处去了。 
  尔康见四野无人,正是讨论大事的时候,就对大家郑重的说: 
  “我有一个大计划要宣布!你们大家听好,这个主意,我已经想了很久,一直只是酝酿着,没有成熟,今天,我被紫薇逼得非拿主意不可了!方法是有一点冒险,但是,说不定可以解决我们大家的困境,制造出一个全新的局面!” 
  小燕子又紧张,又兴奋: 
  “什么方法?快说!快说!” 
  尔康就郑重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让紫薇进宫去!” 
  大家一怔。 
  “怎么进宫?皇宫这么容易进去吗?”尔泰问。 
  “这要看小燕子的功夫了,以前,紫薇进不了宫,见不到皇上,因为没有门路,现在不同,她有一个结拜的姐姐当了格格,这个格格在皇上面前很吃得开,那么,要个宫女,总可以吧!就算小燕子看中了我们家的一个丫头,可不可以跟咱们要了,带进宫里去呢? 
  这事连皇上都不必惊动,皇上日理万机,那儿管得着宫女的事?小燕子只要去求令妃娘娘,我再让额娘去跟她打边鼓!一定进得了宫!”尔康说。 
  “我不懂,就算紫薇能够进宫,目的何在?总不能跑到皇阿玛面前去说,小燕子不是格格,我才是格格!那岂不是坐实小燕子的欺君大罪?如果不说真相,进宫去当宫女,岂不是又多一个人陷进宫里?” 
  尔泰问。 
  “进了宫,就看紫薇的了!只要有机会接近皇上。 
  紫薇不必说穿真相,只要慢慢让皇上了解有她这么一个人,见机行事!我觉得,皇上和小燕子的父女之情已经奠定,牢不可破!如果他再发现有个紫薇,似乎更像夏雨荷的女儿,更像自己的女儿……使他不得不喜欢,不得不亲近,到了那一天,我们再把真相告诉他!我的如意算盘是,真假格格,他都喜欢,都舍不得!说不定,他会把她们两个,一起接受!”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认真的思索起来。 
  尔泰想了想,本能的抗拒: 
  “不行!不行!你这叫做‘病急乱投医,!本来,一个小燕子在宫里,我们已经提心吊胆,现在,再加一个紫薇,不是更加混乱了?你的最终目的,就是要让她门两个各归各位,让紫薇得回格格的身份,那么,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请求皇上指婚,!你这个圈子兜得太大了,万一弄巧成拙,你会害了小燕子! 
  我反对!这样大自私,太危险!” 
  尔泰这样一说,紫薇立刻跳了起来。 
  “尔泰说得对!我不干!只要威胁到小燕子的事,我通通不干!”说着,就看尔康,责备的说:“你太自私了,本来,你最怕的就是小燕子身份被看穿,现在,你居然作这样的提议,你好可怕!” 
  尔康大大的叹了一口气。 
  “我可怕?我自私?你们不要拼命给我加罪名,而不用大脑去想一想!你们想,紫薇会让小燕子危险吗?她会拼命保护小燕子的!小燕子现在才危险,一天到晚想出宫,有了危机不会躲,被跟踪了也不知道!紫薇进了宫,姐妹两个有商有量,紫薇可以做小燕子的手,小燕子的眼睛,小燕子的头脑,对小燕子,才是一个大大的帮助呢!我承认,我最终的目的确实是尔泰所说的,难道,你们大家不想那样吗?紫薇真的不想认爹吗?小燕子真的不想脱身吗?” 
  几句话说得小燕子热血沸腾,眼睛发光,激动的嚷道: 
  “我想我想!我决定了!就这么做!”说着,就站起身来,急冲冲的喊:“我这就回去,告诉皇阿玛我要紫薇进宫……不过……”看着紫薇:“我当格格,要你当宫女,好像太委曲你了,我就说,我有个妹妹。” 
  “你看你!你是夏雨荷的女儿,怎么会有妹妹呢? 
  宫女就是宫女!只有宫女,进宫才容易!”永琪说。 
  看着小燕子,突然对这个计划也兴奋起来:“如果真要这么做,大家就要把细节编得清清楚楚,天衣无缝才行!” 
  “我还是反对,任何天衣无缝的故事,到了小燕子那儿,都会变得天衣有缝!”尔泰说。 
  小燕子气得把尔泰一推,大吼着说: 
  “你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这件事关系到紫薇认爹,关系到我的脑袋,关系至紫薇和尔康能不能做夫妻……我还不知道严重性吗?大家编故事吧,我就是用一个字一个字背的,我也要把它背出来!我再也不能忍受,紫薇和大家为我而痛苦了!如果紫薇再失踪一次,我那个格格也做不下去!” 
  紫薇看着大家,这个提议,对她确实是个大诱惑,但是,她仍然抗拒着。“不要忙!我觉得不好,那里不好,我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很危险!虽然,进宫能见到皇上,对我是一个大大的诱惑,就算不能认爹,让我有机会亲近一下,也是好的!可是,我很怕小燕子因为同情我,在乎我,会在一个冲动下,把真相整个抖出来,我不要!我不同意!” 
  小燕子急坏了,抓着紫薇的手,拼命摇着,喊着,哀求着: 
  “你不要婆婆妈妈了,如果我会抖出来,现在也会呀!想想看!这是多么伟大的提议,说不定我不用丢脑袋,就可以把你爹还给你!就算不行吧。有你进宫来陪着我,我夜里作梦都会笑!我跟你发誓,我一定都听你的话,只要你觉得危险的事,我全体不做! 
  你要说出真相的时候再说,你不说的话,我咬紧牙关,绝对绝对不说!紫薇,求求你!同意了吧!看在结拜的分上,不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吗?与其我来跟你住茅屋,不如你去跟我住皇宫!” 
  小燕子这一篇话,可说得合情合理,婉转动听,又诚恳之至。紫薇的心,就大大的活动起来。 
  尔康就对紫薇积极的,诚恳的说: 
  “紫薇,给你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我们两个一线生机!我们以半年为期,如果半年之间,状况不能突破,小燕子就宣称不要你了,我们就把你接回家里去!如果,皇上真的认了你,我们所有的难题,就迎刃而解了!” 
  永琪想明白了,不住点头,深思的说: 
  “我越想,就觉得这个办法实在不错,目前,我们大家等于是生活在一个大谎言里,每天担心着怎么圆谎,确实不是一个长久之计!小燕子的秘密,其实随时都有可能拆穿,危危险险的!紫薇或者是小燕子唯一的机会!只要皇阿玛两个都喜欢,她们彼此又情深义重,皇阿玛本来就是性情中人,到时候,一定会感动!只要他感动了,大概就不会追究小燕子的欺君大罪了!” 
  一直在默默旁听的金琐,此时,再也按捺不住,上前激动的说: 
  “小姐!你的梦想,太太的遗命,尔康少爷的希望,都在你的身上啊!你还考虑什么呢?不过……” 
  她掉头看小燕子,郑而重之的说:“你不能只要一个宫女,你得连我一起弄进宫去才行!我和小姐,是绝不分开的!” 
  尔泰看着大家,大叫: 
  “你们通通走火入魔,全体发疯了!不过,既然要发疯,大家一起发吧!时间宝贵,你们还拖拖拉拉些什么?大家过来过来,仔细的编故事吧!” 
  于是,全体的人,都聚了过去。 
  就这样,大家作了一个决定:把紫薇送进宫去! 
   
 

 
分享到:
苏武牧羊
荞麦
唐玄宗选老婆凡不应征者全家死刑
12 埋儿奉母    郭巨,  晋代隆虑(今河南林县)人,一说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西南)人,原本家道殷实。父亲死后,他把家产分作两份,给了两个弟弟,自己独取母亲供养,对母极孝。后家境逐渐贫困,妻子生一男孩,郭巨担心,养这个孩子,必然影响供养母亲,遂和妻子商议:“儿子可以再有,母亲死了不能复活,不如埋掉儿子,节省些粮食供养母亲。”当他们挖坑时,在地下二尺处忽见一坛黄金,上书“天赐郭巨,官不得取,民不得夺”。夫妻得到黄金,回家孝敬母亲,并得以兼养孩子
永遇乐 李清照 落日熔金3
09 刻木事亲    丁兰,  相传为东汉时期河内(今河南黄河北)人,幼年父母双亡,他经常思念父母的养育之恩,于是用木头刻成双亲的雕像,事之如生,凡事均和木像商议,每日三餐敬过双亲后自己方才食用,出门前一定禀告,回家后一定面见,从不懈怠。久之,其妻对木像便不太恭敬了,竟好奇地用针刺木像的手指,而木像的手指居然有血流出。丁兰回家见木像眼中垂泪,问知实情,遂将妻子休弃
 打坐姿势图片7
揭秘古代女性如何使用卫生带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