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还珠格格 >> 第六章 给紫薇诊治

第六章 给紫薇诊治

时间:2013/12/8 14:26:46  点击:5759 次
  紫薇万万没有料到,学士府竟是一个温馨的、亲切的地方。 
  福晋是一个高贵而温婉的女子。看到伤痕累累的紫薇,她什么话都没问,立刻拿出自己的衣裳,叫丫头们侍候紫薇梳洗更衣,又忙不迭的传来大夫,给紫薇诊治。几个时辰以后,紫薇已经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也重新梳妆过了,躺在一张舒适的雕花大床上。她神情憔悴,看来可怜兮兮。 
  福晋弯腰看着紫薇,微笑的说: 
  “好了,衣服换干净了,人就清爽好多,对不对? 
  大夫已经说了,伤都是一些外伤,还好没有大碍,休养几天,就没事了厂紫薇见福晋这么慈祥,不禁痴痴的看着福晋,在枕上行礼,说: 
  “福晋,夏紫薇何德何能,有劳福晋亲自照顾,紫薇在这儿给您磕头了!” 
  福晋听紫薇说话文雅,微微一怔,连忙笑着说: 
  “不敢当!姑娘既然到了我们府里,就是咱们家的贵客,好好养伤,不要客气!” 
  金琐捧着一个药碗,急急的走到床前。 
  “小姐,赶快把这个药喝了,福晋特别关照给你熬的,大夫说,一定要喝!” 
  紫薇看着金琐,想到小燕子,就忍不住悲从中来,推开药碗,伤心的说: 
  “小燕子这样背叛我,我心都凉了,死了!信物没有了,娘死了,爹……也没指望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不能这样说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呀!” 
  金琐急急安慰着。 
  这时,尔康、尔泰,和福伦一起进来。 
  金琐急忙起立。 
  “她好些了吗?”福伦问福晋。 
  “好多了。” 
  尔康走到床前,深深的看了紫薇一眼。惊奇的发现,这个紫薇,虽然脸上带伤,脸色苍白,眼神中,盛满了无助和凄楚。但是,她的秀丽和高雅,仍然遍布在她眉尖眼底,在她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那种典雅的气质,几乎是无法遮盖的。尔康凝视着紫薇,微笑的说道: 
  “让我先介绍一下,这是我的阿玛,官居大学士,被皇上封为忠勇一等公。我的额娘,你已经见过了。 
  我是福尔康,是皇上的‘御前行走”。负责保护皇上的安全。这是我弟弟福尔泰,也在皇上面前当差!你都认识了,就该告诉我们,你到底是谁了?” 
  紫薇见尔康和颜悦色,心里安定了一些。就掀被下床,请下安去。 
  “夏紫薇拜见福大人!给福大人请安了!”又回头对尔康尔泰各福了一福,不亢不卑的说道:“见过两位公子!” 
  福伦同样被紫薇那高贵的气势震慑了,慌忙接口: 
  “姑娘不必多礼!今天姑娘大闹游行队伍,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说来话长!”紫薇激动起来。 
  “你尽管说,没有关系!” 
  紫薇有所顾忌,四面看看。 
  尔康回头看婢女们,挥手道: 
  “大家都下去!” 
  婢女退出,房门立刻合上了。 
  福伦、尔康、尔泰、福晋都看着紫薇。福晋扶着她坐下,大家也就纷纷落座。只有金琐不敢坐,侍立在侧。紫薇就开始说了: 
  “我姓夏,名叫紫薇,我娘名叫夏雨荷,住在济南大明湖畔。从小,我就知道我是一个和别人不一样的孩子,我没有爹,我娘也不跟我谈爹,如果我问急了,我娘就默默拭泪,使我也不敢多问。虽然我没有爹,我娘却变卖家产,给我请了最好的师傅,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都细细的教我。十二岁那年,还请了师傅,教我满文。这样,一直到去年,我娘病重,自知不起,才告诉我,我的爹,居然是当今圣上!” 
  大家看着紫薇,房间里鸦雀无声。 
  紫薇继续说: 
  “我娘临终,交给我两件信物,一件是皇上亲自题诗画画的折扇,一件是那张“烟雨图’!要我带着这两样东西,来北京面见皇上,再三叮嘱,一定要我和爹相认。我办完了娘的丧事,卖了房子,带着金琐,来到北京。谁知到了北京,才知道皇宫有重重守卫,要见皇上,那有那么容易!在北京流落了好多日子,也想过许多办法,都行不通。就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认识了充满侠气的小燕子,我俩一见如故,我就搬到狗尾巴胡问的大杂院里,去和小燕子同住,两人感情越来越好,终于结为姐妹……… 
  “等一下!你和小燕子结为姐妹,她怎么会跟你同姓”尔康追问。 
  “小燕子无父无母,姓什么,那时生的,都搞不清楚。她为了要抢着作我的姐姐,决定自己是八月初一生的,因为她没有姓,我觉得好可怜,就要她跟着我姓夏。” 
  “原来如此!”大家都恍然大悟,不禁深深点头。 
  “我和小燕子既然是姐妹了,也没有秘密了!我就把信物都给小燕子看了,把身世告诉了她。小燕子又惊又喜,整天帮我想主意,怎样可以见到皇上?然后就是围场狩猎那天。事实上,我们三个都去了围场,小燕子带路,要我翻越东边那个大峭壁,是我和金琐不争气,翻来翻去翻不动,摔得一身是伤。没办法了,我就求小燕子,带着我的信物,去见皇上!把我的故事,去告诉皇上!小燕子就义不容辞的带着我的信物,闯进围场去了!从此,我就失去了她的消息,直到今天,才在街上看到她,她却已经成了‘还珠格格’!” 
  紫薇说到这儿,已经人人震动。大家都惊讶不止,紫薇的故事,几乎毫无破绽,太完整了。大家呆呆的看着紫薇,研究着这个故事的可信度。金琐站在一边,紫薇说一段,她就哭一段,更让这个故事,充满了动人的气氛。 
  “我的故事,就是这样。我发誓我所说的话,一字不假。可是,我自己也知道,要你们相信我的故事,实在很难。现在,我身上已经没有信物了,一切变得口说无凭。可是,小燕子不是济南人,她是在北京长大的,住在狗尾巴胡同十二号,柳青柳红和她认识已久,她的身分实在不难查明。如果福大人肯明查暗访一下,一定会真相大白。我到了今天,才知道人心难测,我和小燕子真心结拜,竟然落到这个后果。 
  想到自从小燕子失踪,我为她流泪,为她祷告,为她祈福,为她担心……我现在真的很心痛。我已经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格格,只可惜失去一个好姐妹,又误了父女相认的机会!”紫薇说到这里,痛定思痛,终于流下泪来。 
  大家听完,彼此互视。好半天,都没有人说话。 
  过了一会儿,福伦便站起身来。 
  “夏姑娘的故事,我已经明白了!我想,如果夏姑娘所言,都是真的,我们一定会想办法,给你一个公道!目前,就请夏姑娘留在府里,把身于先调养好,一切慢慢再说!”说着,回头看福晋:“拨两个丫头照顾夏姑娘!” 
  “你放心,我会的。” 
  福伦起身离去,尔泰相随。 
  尔康跟着福伦,走了两步,不知怎的,又退了回来。 
  尔康摸着桌上已经凉了,还没喝过的药碗,看着紫薇。温柔的说: 
  “药已经凉了,我待会儿让丫头去热!药一定要吃,身上的伤,一定要养好!今天……在街上,实在是冒犯了,当时那个状况,我没有第二个选择!” 
  紫薇凝视尔康,含泪点头: 
  “不!你没有冒犯我,是你救了我!如果我今天落在其他人手里,大概已经没命了!谢谢你肯带我回府,谢谢你肯听我说这么长的故事!” 
  尔康深深的看着紫薇,看着看着,竟有些眩惑起来。 
  学士府有一段忙碌的日子。 
  尔康马不停蹄,立刻去了大牢。柳青柳红那天和侍卫大战,怎么打得过那么多大内高手,已经失手被捕。尔康什么话都没说,就把两人放了出来。接着,尔康去了大杂院,参观了小燕子和紫薇往过的房间,见过了大杂院里的老老小小,又和柳青柳红长谈了一番。什么都真相大自了!紫薇是真格格,小燕子是假格格! 
  尔康实在太震动了。再也想不到,小燕子这么大胆,冒充格格,犯下欺君大罪,这是要诛九族的事! 
  但是,想那小燕子,一生贫困,混迹江湖,又没受过什么教育,碰到这么大的诱惑,可以从一无所有,摇身一变,变成什么都有,她大概实在无法抗拒这个机会吧!至于犯罪不犯罪,杀头不杀头,她大概也顾不得了。 
  尔康证实了紫薇的故事以后,第一件要处理好的,就是柳青柳红。 
  “我想,你们对于小燕子怎么会变成格格,一定充满了疑问。这件事确实很离奇!她是那天闯围场,被皇上拿下了,带进宫里,是她的缘分吧,皇上居然十分喜欢她,就收了她做‘义女’!事情是很简单的,但是,她既然已经是“格格’了,两位最好守口如瓶,不要把格格的往事,拿出来招摇,免得惹祸上身。” 
  柳青一挺背脊,粗声说: 
  “什么惹祸上身?她变成格格也好,她变成天王老子也好,她就是变不出她自己那个样!孙悟空不管怎么变,还是一只猴子!” 
  “这话错了!”尔康正色的,严重的说:“她有了头衔,有了封号,有了皇上的宠爱……她已经成了金枝玉叶、不是当初走江湖的姑娘了,即使是我,也不敢直呼她的闺名,你们也收敛一点!否则,像今天这种牢狱之灾,恐怕会源源不绝而来,那时候,就不能像今天这样轻松了厂柳青怔忡着,脸色阴晴不定。 
  柳红已经听出尔康话中的厉害。慌忙对尔康说道: 
  “我们明白了!从此以后,不会乱说了!” 
  “那就好!”尔康看着二人:“至于夏姑娘,暂时住在我们府里,大概不会回到这儿来住了!你们心里,也该有个谱!”说着,就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这个,请给大杂院里的老老小小,买点吃的穿的!是……夏姑娘的一点心意。” 
  柳青满面狐疑,瞪着尔康,知道对方的来头,听出对方的“言外之意”,他就算有一千个,一万个怀疑,也只有咽进肚子里去。他深吸了一口气,冲口而出: 
  “看样子,不止小燕子当了“格格’,紫薇也变成风凰了!我们什么都不问。这个大杂院,和紫薇小燕子她们,大概是缘分已尽了!” 
  尔康回到学士府,把经过都说了。福伦一家,实在是震撼到了极点。 
  尔泰对小燕子,充满了好感,怎样都无法相信,那个天真无邪、毫无心机的小燕子,会是一个出卖结拜姐妹,雀巢鸠占的假格格! 
  “怎么可能呢?”他不住口的说:“那个‘还珠格格’天真烂漫,有话就说,一点心机都没有,举止动作之间,完全大而化之,什么规矩礼仪,对她来说,都是废话。上次和她在御花园里相遇,她居然就在亭子里面,和我们喝起酒来,简直像个男孩子一样,又淘气又率直,是个非常可爱,也非常有趣的人。她怎么可能背叛紫薇,做下这样不可原谅的大事?” 
  “不管你相不相信,事实就是事实!”尔康懊恼的说。“假格格在宫里,真格格在府里!这件事,是件大大的错误!” 
  福晋思前想后,不禁着急起来。 
  “这事有点不妙!皇上对这个还珠格格好像爱得不得了,现在连酬神都酬过了,祭天也祭过了,等于昭告天下了……如果搞了半天,居然发现是个假格格,皇上的面于往哪里搁?恐怕有一大群人要受到牵连,头一个,就是令妃娘娘!皇后和令妃已经斗得天翻地覆,拿着这个把柄还得了!” 
  福伦神色一凛,接口说: 
  “夫人,你想的,正是我想的。” 
  “阿玛的意思是……”尔康看着福伦。 
  福伦眼光锐利的看着尔康: 
  “不管怎样,我们先把这个夏姑娘留在府里,免得她在外面讲来讲去,闹得人尽皆知!至于她是真格格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知道,一定要严守秘密!目前,什么话都不能泄露……” 
  “那么,我们就什么都不做吗?”尔康着急的问: 
  “已经知道了真相,还让那个假格格继续风光吗?我觉得,应该把真相禀告皇上!” 
  福伦一凛,急忙说道: 
  “事关重大,千万不能操之过急。我们是令妃的娘家人,有个风吹草动,大家都会惹祸上身!” 
  “这么说,紫薇的身份就永远没办法澄清了!何至于皇上知道被骗,就要迁怒给令妃娘娘呢?”尔康问。 
  “皇上不迁怒,总有人会迁怒!还是小心点比较好!何况,我看那还珠格格长得如花似玉,一天到晚眉开眼笑,逗得皇上高高兴兴,如果真砍了头,也有点于心不忍啊!” 
  福伦此话一出,尔泰就忙不迭的点头。 
  “是啊!皇上每次看到还珠格格就笑,如果发现她是假的,说不定会老羞成怒呢!我看,咱们先不要说,我找一个机会,把五阿哥带到家里来,让他见见紫薇,再跟他研究一下,好不好”福伦慎重的点了点头。 
  “尔泰说的不错,别忘了,皇上有错也是没错! 
  皇上喜欢的人,不是格格也贵为格格!我并不是要将错就错,把真相遮盖下去,而是要摸清很多状况,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你们这些天,到宫里多走动走动,先探探风声。或者,私下里,跟还珠格格谈一谈,问她认不认识夏紫薇,看她怎么说?” 
  “是!”尔泰应着。 
  福伦严肃的扫了尔康一眼。 
  “家里住着一个夏紫薇,这是福家的大秘密!她是福是祸,咱们目前都不知道,得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所以,我要求你们,把你们的嘴,都闭紧一点,知道吗y尔康虽然觉得,这样对紫薇有点过意不去,可是,他是聪明的,有思想和判断力的,他知道,福伦所有的顾虑,都是真情。这件事,只要一个弄得不巧,就是全家的灾难。伴君如伴虎,难啊!当下,也就心服口服的答应了福伦: 
  “是!我们见机行事,绝不轻举妄动。” 
  但是,总得有一个人,把这个暂时“按兵不动”的结论告诉紫薇。尔康想着,叹了一口长气。 
  夜,宁静而安详。紫薇正坐在桌前,抚着琴,轻声的唱着一首歌: 
  “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遥遥。 
  盼过昨宵,又盼今朝,盼来盼去魂也消! 
  梦也渺渺,人也渺渺,天若有情天也老! 
  歌不成歌,调不成调,风雨潇潇愁多少?” 
  紫薇的歌声,绵绵逸逸,婉转动听。 
  有人敲门,金琐把门一开,尔康正托着一个药碗,站在门外。 
  “好美的琴,好美的歌!”尔康笑吟吟的看着紫蔽,由衷的赞叹着。 
  紫薇的脸一红,慌忙让进尔康。 
  “让福公子见笑了!我看到墙上挂着这把琴,一时无聊,就弹来解闷!”看到尔康手里的药碗,就有些失措起来:“你亲自给我送药来?这怎么敢当?” 
  “如果不敢当,就趁热喝了吧!” 
  金琐急忙接过药碗,帮紫薇吹冷。 
  “身上的伤,还疼不疼?’,尔康凝视紫薇。 
  紫薇在这样的温存下,有些心慌意乱。 
  “好多了!谢谢。” 
  “不要谢!想到那天让你受伤,我懊恼得要死。 
  你还左一个谢,右一个谢”尔康正视着紫薇,把话题一下于切入了主题:“我已经和柳青柳红都谈过了! 
  也去过了你们住的大杂院!” 
  紫薇震动着,凝神看着尔康。 
  “那么,你的结论是什么?” 
  “请先吃药,我再说。” 
  紫薇心急,端起药碗,咕嘟咕嘟的喝了。喝完,放下药碗,睁着一对明亮的眼睛,询间的看着尔康。 
  “你已经说服了我,我相信你的故事!正像你说的,见过了柳青柳红,就真相大白了!可是,现在的状况非常复杂,你已经没有信物,只有一个故事,如果小燕子咬定她是真格格,你反而是个冒牌货!如果皇上不相信你,你就有杀身之祸!” 
  “如果皇上不能相信我,你为什么会相信我?” 
  “我的相信里,还有一大部分是我的直觉!”尔康坦率的看紫薇:“你的本人,就是最大的说服力量!” 
  紫薇微微一震,心里很着急。 
  “你的意思是说,我的故事,以及人证物证都不见得有用!” 
  “对!柳青、柳红和大杂院里那些人,可能都是和你串通好的!你们看到小燕子轻轻松松就当了格格,大家眼红,就编出来这样一个故事!,’在一边的金琐,听到这儿,就气极败坏的喊了起来: 
  “岂有此理!福大少爷。你要为我们小姐申冤呀!” 
  “金琐别急,这只是我在举例!但是,事实上可能性很大,皇上毕竟是皇上,我阿玛有一句话说得最中肯,皇上就算‘错了”,也是‘没错’!他已经‘先入为主”,认定了小燕子,现在又跑出来一个夏紫薇,他一定想,他认了一个还珠格格,现在,阿猫阿狗都想当格格了!所以,我们不敢贸然让你出面,除非我有把握,能够保护你的安全,能够让皇上完全接受这个故事!” 
  紫薇听得心都冷了,脸色灰败。 
  “那么,我是百口莫辩了?” 
  “那倒也不尽然!我和全家都研究过了,现在,只有请你稍安勿躁,在我们府里委屈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我们会去宫里,试着接触小燕子,现在,关键还是在小燕子身上,解铃还须系铃人!” 
  紫薇两眼发直,脚一软,乏力的倒进一张椅于里。 
  “她已经当了格格了,这个铃,她早就打了死结,现在还会去解铃吗?” 
  尔康深思,慢慢的说了一句: 
  “那也说不定!” 
  紫薇一怔,想着小燕子,侠义的小燕子,热情的小燕子,爱抱不平的小燕子,心无城府的小燕子,和她结拜的小燕子……小燕子小燕子啊,她心里苦涩的喊着,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小燕子在宫里好难过。 
  祭天已经祭过了,风光也已经风光过了。她这两天,眼皮跳,心跳,半夜作梦,都会喊着紫薇的名字醒过来。她要出宫去,她要去大杂院,她要找紫薇! 
  她要对紫薇忏悔,把整个故事告诉她!想办法把这个“格格”还给紫薇。 
  可是,她怎么样都没想到。那重重宫门,进来不容易,出去更不容易! 
  “带着小邓子、小卓子,她也尝试大大方方出去,才走到宫门前面,就被侍卫拦住。小燕子一掀眉,一瞪眼。 
  “我是还珠格格呀!” 
  侍卫一齐弯身行礼,齐声喊着: 
  “奴才参见还珠格格!” 
  小燕子一挥帕子。 
  “不要行礼,不要参见,只要让开几步,我要出去走走。” 
  “皇上有旨,要还珠格格留在宫里,暂时不能出宫。” 
  小燕子一急: 
  “皇阿玛说,“祭天’之后,就可以出宫了!你们让开吧。” 
  侍卫毕恭毕敬的站立着,像一根根铁杵,丝毫不动,大声应道: 
  “奴才没接到圣旨,不敢作主!” 
  小燕子还待争辩,小邓于和小卓子上前。 
  “格格就回去吧!奴才说了,格格还不信!上次容嬷嬷特别把咱们两个叫进去,说要咱们好好侍候格格,不能让格格出宫!” 
  小燕子出不了宫,生气了。 
  “容嬷嬷是个什么东西?” 
  小邓子慌忙四看,赔笑的警告道: 
  “容嬷嬷可是皇后跟前的红人,就是格格,也得听她的!” 
  “笑话!我小燕子从来就没听过谁的!” 
  小燕子噘着嘴,气呼呼的一甩袖子,回头就走。 
  小邓子、小卓子慌忙跟随。 
  小燕子走到另一道宫门前,又被侍卫挡住了。 
  “你们看清楚,我是还珠格格呀!”她气冲冲的喊:“我不是你们的犯人啊!你们不认得我吗?” 
  侍卫们全部弯下腰去,齐声大喊,行礼如仪: 
  “格格吉祥!” 
  小燕子气得一跺脚,差点把“花盆底”跺碎。 
  “你们不让我出去,我还吉祥个鬼!我就‘不吉祥’啦!” 
  当天夜里,小燕子梦到紫薇。她腾云驾雾般走向小燕子,眼中带笑,嘴角含愁。 
  “小燕子,你好不好?”她温柔的问。 
  “我……好……不好……好……”小燕子挣扎的,碍口的答。 
  “你偷了我的折扇,你偷了我的画卷,你偷了我的爹,你很得意啊?”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紫薇蓦然间扑向小燕子,伸手去掐她的脖子,尖声大叫: 
  “你这个骗子!把我的爹还给我!还给我……我掐死你!” 
  小燕子大骇,张口狂叫: 
  “紫薇!你听我解释……紫薇……不要这样,我们是姐妹呀……救命呀…”小燕子一惊而醒。明月、彩霞睡在炕下,都被她的尖叫惊醒过来。 
  明月、彩霞跳起身子,双双扶住她,不断拍着,喊着: 
  “格格!没事没事!你又作梦了!” 
  小燕子怔忡的眨着眼睛,四面观望。 
  “我在哪里?”她迷迷糊糊的问。 
  “回格格,当然在宫里了。” 
  “宫里……我好想大杂院啊!”她出神的说。 
  明月、彩霞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不敢接口。 
  小燕子推开明月彩霞,赤脚跳下床来。 
  明月、彩霞慌忙给她披衣服,穿鞋子。 
  “不用!不用!不要管我!”小燕子推开她们两个,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看来看去。“现在几更了?” 
  “回格格,刚打过二更。” 
  小燕子转动眼珠,满房间东张西望。忽然拍了拍手,喊: 
  “小卓子,小邓子!快来!快来!” 
  小卓子和小邓子一面应着“喳”,一面屁滚尿流般弯腰冲进房,兀自睡意朦胧。 
  “奴才在!” 
  “你们以后,在我面前,不要自称‘奴才’!” 
  “喳!奴才知道了。”小邓子大声答道。 
  “奴才遵命!”小卓子喊得更响。。 
  明月掩口一笑。 
  小燕子瞪了明月一眼,没好气的问: 
  “笑什么笑?” 
  明月“噗通”一跪。 
  “奴婢该死!” 
  燕子大为生气,拼命跺脚。 
  “什么奴婢该死?为什么该死?以后,都不可以说‘奴才该死!奴婢该死!’谁都不是‘奴才奴婢’,听到没有!” 
  四人便异口同声的回答: 
  “奴才、奴婢听到了!” 
  小燕子无可奈何,叹了一口大气。放弃这个题目了。 
  “小卓子、小邓子!你们把那个帐子上的铜钩给我拆下来。” 
  “帐子上的铜钩?” 
  “对对对!两个不够,再给我多找几个来!还有,把你们的衣裳给我一件,再去给我找一些绳子来!粗的细的都要,越牢越好!” 
  “现在就要吗?” 
  “现在就要!快去!快去!” 
  小邓子和小卓子急忙大声应道: 
  “喳!” 
  快四更的时候,小燕子穿着一身太监的衣服,用一条灰色的帕于蒙住脸,只露出一对亮晶晶的眼睛。 
  轻轻悄悄的来到西边的宫墙下,这儿是宫里最荒凉的地方。 
  她蛰伏着,隐藏在黑暗的角落,四面张望。 
  几个侍卫,巡视之后,走了开去。 
  小燕子又等了一会儿,见四下无人,便站起身于,走到墙边,仰头看着宫墙。 
  她试着跳了几跳,根本上不了墙。心里不禁呐咕: 
  “每天吃啊吃!吃得这么胖,弄得我轻功都不灵了!墙又那么高!幸好我有准备!” 
  她就从怀里,掏出一条用帐钩做的工具来。她甩着帐钩,对着墙头抛了好几下,钩子终于抓住了墙头。 
  她立刻顺着绳子,往上攀爬。她爬了一半,忽然看到一队灯笼快速移近。 
  “不好!侍卫来了!快爬!”她心里叫着,慌忙手脚并用,往上攀爬。谁知帐钩绑的飞爪不牢,“卡答”一声,有个钩于松开了。 
  侍卫们立刻站住,四面巡视,大声问: 
  “什么声音?有刺客!什么人?出来!” 
  灯笼四面八方照,小燕子大惊。 
  侍卫们尚未发现吊在半空的小燕子,谁知,那帐钩一阵“卡答卡答”,全部松掉,小燕子便从空中直落下来,正好掉在侍卫的脚下。 
  “刺客!刺客!”侍卫们哄然大叫。 
  刹那间,十几支长剑“喇”的出鞘,全部指着小燕子。 
  小燕子魂飞魄散,大叫道: 
  “各位好汉,手下留情!” 
  “是个女人?…一个侍卫用剑“呼”的挑开了小燕子脸上的帕子。 
  侍卫们的长剑顿时“眶嘟眶哪”全部落地。大家惊喊出声: 
  “还珠格格!” 
   
 

 
分享到: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2
白雪公主
貂蝉之死揭密 是否被关羽斩杀
千古贤妻马皇后 为救老公连乳房都不要
解密《金瓶梅》中的36处男女性事大描绘
7身上有点痒,还是挠挠吧
王亶望
杨广父亲病榻前逼奸母妃宣华夫人之谜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