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还珠格格 >> 第五章 “册封”

第五章 “册封”

时间:2013/12/8 11:57:35  点击:4917 次

  在“册封”之前,小燕子还有一关要通过。 
  这天,小燕子被带到“承乾”宫,来见乾隆和皇后。令妃陪着她。 
  乾隆的这位皇后,姓乌喇那拉氏,是乾隆的第二个皇后。乾隆第一个皇后“孝贤皇后’,为人谦和,人人喜欢,长得非常美丽,和乾隆伉俪情深。可惜不长寿,在乾隆十三年死了。乾隆伤心得不得了,作了很多的诗来悼念她。在他的内心,没有人再能继任“皇后”的位子。但是,六宫不能没有统摄,在太后的示意下,立了现在这个皇后。固为有“孝贤皇后”在前,大家都会把两个皇后作一番比较,乌喇那拉氏就输给孝贤皇后了。乾隆自己对这个皇后,也有很多不满意。既不像对孝贤皇后那么“敬爱”,也不像对令妃那样“宠爱”,所以,这个皇后是很失意很落寞的。为了要证明自己聪明能干,她事事要强;为了皇后的尊严,她经常声色俱厉。在她心里。确实有很多的不平衡。这些不平衡,把她变成了一个尖锐而难缠的人物。 
  小燕子对这些一无所知。走进大厅,就看到乾隆和皇后了。 
  乾隆和皇后端坐在桌前,乾隆面带微笑,皇后却非常严肃。小燕子一见到皇后,心里就七上八下,充满不安。她知道,如果说她在宫里有什么敌人,那就是这个皇后了。她硬着头皮上前,胡乱的屈了屈膝。 
  问: 
  “你们叫我?” 
  皇后脸一板,看了令妃一眼。 
  “这像话吗?”就锐利的盯着小燕子问:“你到现在,连‘请安问好’都不会吗?见了皇上皇后,居然用‘你们’两个字?” 
  小燕子一呆。 
  “那……不是‘你们’,是什么?” 
  乾隆急忙打哈哈: 
  “慢慢教,慢慢教!”他看了令妃一眼,眼光却是柔和的。“你累一点,一样样跟她说明白!” 
  “是!”令妃应着。 
  “小燕子!你坐下!”乾隆说。 
  早有宫女搬了一张小凳子过来,让小燕子坐下。 
  乾隆就和颜悦色的说: 
  “今天,朕和皇后叫你过来,是因为关于你的身世,还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需要你说说清楚!这些疑问弄清楚了,你就是朕的,还珠格格了!” 
  小燕子的心猛的一沉,睁大眼睛看着乾隆。疑问?弄弄清楚?这些“疑问”弄清楚了,管他什么“还珠格格”“送珠格格”,我都不是了!这怎么办? 
  或者,干脆招了!把真相说出来算了!她心里想着;眼珠转来转去,正好接触到皇后的眼光,那眼光不怀好意的瞪着她,似乎在说:“看我揪出你的狐狸尾巴来!看你的脑袋还保得住保不住!”小燕子的心,“砰”的一声,几乎跳出喉咙口。我才不要被你逮住! 
  我一定一定不能被你逮住!她咽了一口口水,看着乾隆:一“是!皇阿玛尽管问!” 
  “你娘有没有告诉你,朕和她,是怎么认识的?” 
  乾隆柔声问。 
  小燕子神色一松,慌忙说: 
  “有啊!她说,皇阿玛为了躲雨,去她那儿‘小坐’,后来,雨停了,皇阿玛也不想走了!‘小坐’就变成‘小住’了!后来……” 
  乾隆震动了,在两位后妃面前,“提起往年韵事,也略有一些尴尬。就忙着打岔,掩饰的咳了一声: 
  “正是这样,避雨,避雨。没错!” 
  皇后的脸色很不好看。 
  “小燕子,你是什么时候离开济南的?什么时候到北京的?”皇后问。 
  小燕子转动眼珠,算着紫薇的日子: 
  “去年八月我从济南动身,今年二月才走到北京。” 
  “哦?这么说,你到北京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你怎么讲着一口道地的京片子?听不出一点儿山东口音?”皇后问得敏锐。 
  小燕子答得机警: 
  “皇后,你不明白,我娘从小就给我请了一位老师,教我说北京话,我到现在才知道我娘为什么要这样做!原来,她早已知道,我可能有一天,要到北京来,要说北京话!” 
  乾隆好感动,频频点头。 
  令妃长长一叹,同情的接口说: 
  “真是用心良苦啊!” 
  皇后阴沉的瞪了令妃一眼,再锐利的转向小燕于。 
  “原来如此!那么,你总不至于不会家乡话吧! 
  说几句山东话,给我们听听!” 
  小燕子愣了愣,心里一阵窃喜。要考我山东话有什么问题?柳青柳红都是山东人呀!卖艺的时候,我还常常装成山东人呢!想着,便脸色一正,用山东腔拉长声音叫卖起来: 
  “包干,馒头,豆沙包……又香又大的包干,馒头,豆沙包……热呼呼的包干,馒头,豆沙包……” 
  宫女们拼命忍住笑。 
  乾隆和令妃对看,有些啼笑皆非。 
  皇后听得眼睛都张大了。 
  “好了好了,说点别的!”皇后打断了她。 
  “别的?”小燕子想了想,就用山东话流利的说了起来:“在下小燕子,山东人氏。我为了寻亲来到贵宝地,不料爹没找到,我又生了一场大病,差点送掉小命!身上的钱,全体用完,因此斗胆献丑,在这儿表演一点拳脚功夫给大家看看!希望北京的老爷少爷,姑娘大婶,发发慈悲,有钱出钱。让我筹到回乡的路费,各位的大恩大德,小燕子来生做牛做马,报答各位!” 
  皇后皱着眉头: 
  “这词儿真新鲜!讲得也挺溜!” 
  “我练过好多次了!”小燕子一得意,冲口而出。 
  皇后立即问: 
  “练这个做什么?” 
  小燕子吃了一惊,张大眼睛,飞快的转着念头。 
  “如果再找不着爹,我身上又没钱,只好去街头卖艺了!”她说。 
  乾隆听得心酸极了。令妃也是一脸的怜惜。只有皇后,越听越疑惑。 
  “你还会一点拳脚功夫?你娘居然教你这个?” 
  小燕子撒谎本来就是一个“专家”,这会儿已经不怕了,越说越溜: 
  “是啊!我娘说,姑娘家不学一点功夫,容易被人欺负,要我学拳脚,可惜我不用功,什么都没学好。” 
  皇后冷冷的看着小燕子,有力的说: 
  “你娘这样栽培你,你的学问一定挺好!你的皇阿玛能文能武,诗词歌赋样样强,想必你也学了诗词歌赋!背两首诗来听听吧!” 
  小燕子吓了一大跳,这才觉得问题来了,她看看皇后,又看看乾隆,有些慌了。 
  “我娘没教我作诗……”她结舌的,吞吞吐吐。 
  皇后陡的提高声音: 
  “这就怪了!你娘教你说北京话,教你拳脚功夫,不教你作诗?那么,四书五经总读过吧?” 
  “什么书什么经”她想了起来,眼睛一亮:“我会背几句‘三字经”“还有呢?总不会只有三字经吧?” 
  小燕子额上冒汗了,发现这个皇后实在很难缠。 
  心里一急,撒赖的功夫就出来了。背脊一挺,老羞成怒的,豁出去的喊了起来: 
  “我是没有什么学问,也没念过多少书!皇后这样审我,是不是皇阿玛不要认我了?不认就算了嘛! 
  用不着考我!” 
  皇后又惊又怒: 
  “皇上!您看她这是什么态度?难道我问问她都不行吗?” 
  乾隆早已认定了小燕子,一句“避雨”,又说中了乾隆往事,他心里,再也没有怀疑,只有怜惜。看到小燕子被皇后逼得手足无措,更是心有不忍。他全心向着小燕子,代她着急,还来不及说什么,小燕子已经大声接了口: 
  “我娘,她就是很奇怪嘛!她教我这个,教我那个,就没有好好的教我做学问!她说,姑娘家学那么多干什么?她现在已经死了,我也没办法问她为什么?反正,我也弄不清楚,我也不明白……你再问,我还是不明白……” 
  乾隆听到这里,心中酸楚,揣测着雨荷的心态,再也按捺不住,面色凄然的说: 
  “你不明白,朕明白!” 
  小燕子吃了一惊,眼睛睁得好大,我都不明白,你居然明白?她愕然的问: 
  “阿?皇阿玛明白?” 
  乾隆重重的一点头。 
  “是,朕什么都了解了!”他叹了口气:“唉!你娘是个真正的才女呀!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都行!当初,就是她的才气让朕动了心,可是,却让她付出了整个的一生!她的怨,是这么深刻,她不要你再像她一样……唉!女子无才便是德,真是用心良苦呀!” 
  小燕子喉咙里咕嘟一声,咽了一口口水,如释重负。 
  皇后疑惑极了,却抓不着把柄。 
  “那么,小燕子、你娘临终,是怎样对你说的? 
  除了交给你的两件信物以外,还有什么‘夜半无人私语时’的话吗?” 
  “夜半什么?半夜什么……”小燕子头昏脑胀: 
  “半夜没人的时候,我娘就死啦!”她哀怨的看乾隆: 
  “皇阿玛,我可不可以不说我娘临死的事?我……我…我……”声音颤抖着,一半由于害怕,一半由于技穷。 
  令妃看看小燕子,再看乾隆,委婉的插嘴了: 
  “皇上!咱们别问了吧!这不是很残忍吗?您瞧,小燕子已经快哭了,何必再折磨这孩子呢?她才十八岁,已经受过这么多痛苦了,好不容易,冒着生命危险,从鬼门关转了一圈,才找着了亲爹,现在,咱
 

 
分享到: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木兰辞3
中国唯一由军妓所生的皇帝是谁
真实关羽 因被曹操抢走小老婆而动杀机
秦始皇修筑长城的真实目的
朝鲜前领导人为何禁止女性穿裤子
黄泉路2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