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鬼丈夫 >> 第二十一节 柯韩两家的每一个人也在等待

第二十一节 柯韩两家的每一个人也在等待

时间:2013/12/7 20:04:48  点击:2390 次
  柯韩两家的每一个人也在等待,等待起轩和乐梅真正复合的一天。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在寒松园里悄悄传递着,虽然大家都不说破,可是彼此都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这份默契,然而大家也都知道,这事儿旁人插不上手,全得靠当事人自己化解;因此,众人只能默默的站在一边,给予这对历劫恋人最诚挚的祝福,至于后续发展,就交给乐梅去完成吧! 
  但乐梅并不觉得有何负担可言。太长的一段时日,每天早晨睁开眼睛,她就想着这世界怎么这么苦,这么忧愁,可是现在她一醒来,却觉得四周充满了希望,因为起轩还活着,而且就住在落月轩,与她靠得这么近!单单这个念头,就足以让她幸福无限了。早晨,她为他打洗脸水;夜里,她下厨为他做点心;餐桌上,她替他殷勤布菜;花园里,她陪他散步说话,如果他宁可保持沉默,她就乖乖的跟随一旁,以免成为一个饶舌的妻子。是的,她全然是以妻子的身分来照顾他、关怀他、陪伴他!是的,他是她深爱的丈夫,而她是他名正言顺的妻!是的,总有一天,他们的夫妻关系不仅是名正言顺而已,还将名实相符!但乐梅越是深情款款,起轩就越忧心恐惧。如果真有这么一天,他们成了真正的夫妻,在她看见他的脸,看见他全身的伤疤之后,她脸上的光彩会褪色吗?她眼中的情意会消失吗?“疤痕不会丑化你,只会让我更心疼你,更加倍来爱你!”她说。好吧,就算她不在乎,但未来还有那么多不可预知的磨难,而他们的婚姻能在那些磨难之下维持多久呢? 
  “它会维持一辈子,一生一世!”她说。 
  可是他从内到外已残缺不全了,他对自己的信心也全然瓦解了,倘若他连自己都无法掌握,又能给好什么幸福? 
  “我会帮助你恢复自信,也会等着你携手共赴我们的未来!今天,明天,每一天,我都等着你!”她说。 
  于是,在她反复耐心的抚慰之下,他不能不稍稍软化了;在她一遍遍的保证之下,他也半信半疑的相信了。但是,对于未来的忧惧仍在,他心中的禁门仍未完全打开。 
  这天,宏达和万里来访。小酌之后,因为微醺的缘故,因为乐梅和老友都在身边,也因为许久不曾在阳光下看山看水,起轩忽然主动提议出去走走。当然,他立刻得到了一片热烈的附议,其中最惊喜的也自然是乐梅,哦,他终于跨出一步了,而且是很大的一步呢!她赞许而宠溺的望着他,为他的表现感到欣慰与骄傲。然而不久之后,她看他的眼神却转为心痛,因为,上回在杨家药铺的类似事件又重演了。 
  一路上,迎面而来的行人不是露出诧异戒惧的表情,就是相互交头接耳,还有人干脆大声讥讽: 
  “哎!你们看那个人!他好奇怪,大白天,戴个面具!今儿个有唱戏和杂耍什么的吗?” 
  带着一路被践踏的心情,起轩逃回了寒松园,把自己紧紧关在落月轩里,任乐梅怎么哀求都全无声息。但是,夜深的时候,他却主动来到了吟风馆。 
  “你明天就和你娘回四安韩家,再别回来了!”这是他进门之后的第一句话。虽然已经猜到他的来意,也确定了他的来意,但乐梅仍顾左右而言他。“明天,我要去布庄一趟,剪几块料子。你知道,天气渐渐热了我想给你做几件夏天的衣裳……” 
  “你明天就回四安!”“然后,还要去扇子铺看看,再顺道去买几斤茶叶……” 
  “够了!”他咬牙说:“你不要再跟我来这套各行其事,说什么时间能证明一切!我告诉你,有些事情不需要等,它的结果已经很明显,像咱们想要生活在一起这种事儿,就叫做异想天开!它不可能成功的,不如早一点儿面对这个事实,别再浪费时间了!”“请你不要放弃!”她的泪水已在眼中打转。“回来之后,我也想了很久,我知道,当你提出说要出去走走的时候,那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你也努力的想尝试改变……” 
  整条街的眼光与指点宛若重现,他难以忍受的抱住头,痛苦呻吟:“那是我犯的一个最大最荒谬的错误!” 
  “不,是我的错!”她急急的说:“我应该为你顾虑到,这么做是操之过急了。你看,我是你最亲密的人,倘若你在我面前都尚未跨越心中的障碍,又怎么可能坦然面对外面的陌生人呢?”“对!我不需要阳光,不需要山水,更不需要去面对什么陌生人!我就一辈子关在这园子里,不必忍受别人以怪异的眼光看我!不必恐惧自己会像鬼怪一样吓着别人!更不必让咱们被人指指点点,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他这种自暴自弃的语气令她越听越痛心,泪水不觉簌簌滚下。“别说了!”她哀求的喊:“求求你别说了吧!” 
  “瞧!你受不了对不对?可是这些事实会一次又一次的发生,一遍又一遍的砍杀你对我的爱!”他已在想像中预支了太多的难堪与痛苦,而他整颗心也被凌迟得千疮百孔了。“你还不懂吗?只要离开寒松园,我就是一个鬼,一个怪物……” 
  她心碎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勉强压下酸楚,柔声说:“不管发生什么事儿,我都会待在你身边的!” 
  “你的意思也就是说,”他阴郁的凝视着她。“只要我活着,你就永远不会死心?”这话中的意思令她心中一凛。 
  “你敢?”她的喊声如紧绷的琴弦,濒临断裂的边缘。“你敢再死一次?” 
  他噤口不语了。她深深喘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但一番情绪颠狂之后,她反而下了一个决定。 
  “好吧!如果我的信誓旦旦仍不能唤醒你,那我也无能为力了!”说着,她从容不迫的走向衣柜,拉开一只抽屉,开始寻找一样东西。他怔怔的望着她的背影,心底涌过一股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你……你这是要收拾东西吗?你肯回四安了?”她背着他,并不回答。她在找什么呢?她要做什么呢?他愈发不安的撑起身来,一瘸一拐的走向她。 
  “乐梅?”蓦地她一仰脸,颤声道: 
  “让我瞎了眼陪你吧!”接着,她执起两根绣花针,就要往双眼刺去!他魂飞魄散的扑向她。 
  “住手!”一番纠缠过后,当他踉跄着放开她时,手臂上已扎着那两根针。他迅速的拔下它们往地上一扔,震颤的望向她,眼泪顿时奔涌而出。“你这个疯子!”他哽咽着跨前一步,一把将她紧紧攫入怀里,嚎啕大哭起来。“你这个疯子!” 
  “我能怎么办呢?”她在他怀中簌簌发抖,泣不成声。“戳瞎了眼睛,你才会停止在我面前的自惭形秽,咱们也才能永远厮守在一起啊!”“你怎么可以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怎么可以有这么可怕的念头?一个残缺人的悲哀,你在我身上还看不够吗?”他哭着放开她,惊恐而急切的摇撼着她。“你发誓!快对我发誓!你再也不会做出这种糊涂事来!你发誓!发誓呀!” 
  她挣脱了他的掌握。“你既然这么害怕我残害自己,那么就得克服你的自卑,要一个健健康康的我!如果你再把我从你身边推开,那我别无选择,只有弄残自己,陪你一起关进悲惨世界里!” 
  “不!”他惶恐到了极点,哀求的向她伸出双手。“不要这样……”“那你要怎样的我?”她一面退后,一面强迫他回答:“你说!你说啊!”他颤抖的双手反复握紧又松开,挣扎了好久好久,骤然从肺腑之中绞出一声呐喊: 
  “我要健康的你!”随着这句呐喊,仿佛有一道门应声而启,结束了门里门外的苦苦想望、欲拒还迎。而她就在他打开心门的这一刻,毫不迟疑的投入他怀中,把她的泪水糅进他的泪水里。 
 

 
分享到:
聪明的农夫女儿5
古人找媳妇技巧:刘邦靠送礼吹牛取悦老丈人
小熊睡不着1
曰士农 曰工商 此四民 国之良19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3
诸葛亮与司马懿的三次巅峰对决
西门庆如何性贿赂蔡京之子
海的女儿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