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鬼丈夫 >> 第十二节 一场大火,烧毁了柯庄

第十二节 一场大火,烧毁了柯庄

时间:2013/12/7 19:42:03  点击:2802 次

  回到韩家之后,映雪把牙一咬,直接瞳入乐梅的闺房表示有事要谈,却又期期艾艾的说不出口。乐梅见母亲把小佩遣了出去,就知道有些不寻常,再看母亲这样欲言又止的神情,更是觉得不对劲。“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把那只绣了一半的枕头套紧攥在胸前,强自镇定。“是个坏消息,对不对?没关系,您说吧,我……我挺得住的。” 
  “你可真得挺得住呵,”映雪忧愁的望着女儿。“这个坏消息……对你,对咱们所有的人,都是个青天霹雳!”略略一顿,她就鼓起全部的勇气,很快的说:“柯家出事了!一场大火,烧毁了柯庄……”“什么?”乐梅花容失色,重重的喘着气,眼中充满恐惧。“您说什么?”这个消息很残忍,而底下的话更残忍,但映雪不得不说。 
  “所有的人都平安逃脱,只有……”她捧着乐梅的脸庞,但愿能稳住女儿的情绪,自己的泪却掉了下来。“只有起轩一个人被烧成了重伤……”“不……”乐梅惨白着脸往后退。“不……”“这是两个多月前发生的事儿,咱们全都瞒着你,不敢透露半个字……”“两个多月?”乐梅踉跄着几乎站不住。“你们瞒了我两个多月?”“咱们怕你受不了呀!当时起轩生命垂危,生死未卜,万里同他爹拼命救他治他,可是他……他的情况始终朝不保夕,一直到上个月的二十四日,也就是十天前,他……”说到这里,映雪已泣不成声。“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噩耗来得如此突然,怎能接受?怎堪接受?乐梅茫然的瞪着母亲,脸上的表情竟不像是伤心,而是一片全然的麻木。映雪惶恐的握住女儿的手臂。 
  “乐梅?”“他死了?”乐梅双眼发直,声音虚软而空洞。“您是在告诉我,起轩……已经死了?” 
  映雪一把蒙上嘴,压抑着哭声,点了点头。 
  暂失的意识缓缓凝聚,乐梅的神情也渐渐痛楚起来,她开始摇头,拼命的摇头,企图甩脱母亲所说的消息,却只摇碎自己一脸纷陈的泪珠。“你骗我!”她骤然爆出一连串痛极的嘶喊:“我不相信!不相信!不相信……”喊声未绝,她已掉头往门外奔去,一路狂叫:“起轩!起轩!起轩……” 
  众人闻声赶来,合力拦住了乐梅,但她仍死命挣扎,哭叫着。“放开我!我要去雾山!让我走!让我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们放手……放手……”“你不用去了!”映雪追出门来,悲痛的对乐梅喊道:“他已经收殓下葬了呀!”乐梅猝然回头,泪痕狼藉,双目圆睁,几乎已濒临疯狂的边缘。“不可能!除非我亲眼目睹!为什么不让我亲眼目睹?先前什么都不告诉我,现在却突然说他死了,甚至都埋葬了,我不要相信!我就是不要相信!” 
  “你娘跟你说的都是实话!”事已至此,伯超也不能不开口了:“咱们先前瞒着你,就是怕你承受不住这个打击啊!” 
  “就算早先让你知道,柯家也不会让你去看他的,”淑苹哭哭啼啼的接口:“因为那场大火,把他烧得面目全非了呀!” 
  “柯家那边也是把人下葬之后才通知咱们,”怡君含泪道:“不是他们存心疏忽,而是没人忍得下心,做那个扔炸弹的人!”“咱们这些天仍然瞒着你,实在是因为难以启齿,”宏达叹了一口气:“毕竟这个不幸的噩耗,对你真的是太残忍了!” 
  每个人都言之凿凿,听得乐梅面如死灰,寒彻心肺。小佩在一旁也越听越惊恐。“谁……谁死了?”她轻扯着宏达的衣袖,颤抖着问:“大家说的不是起轩少爷!一定不是他!对不对?” 
  “是他是他!就是他!”宏达无法忍耐的痛喊出声:“我亲眼看过他那副被烧得皮焦肉绽的样子!对任何人来说,那样的煎熬都是生不如死!”“不……不要再说了!”剐心刺骨的痛一阵又一阵袭来,迫使乐梅发出崩溃欲绝的叫喊:“不要再说……”“怎么会这样?”小佩也哭了。“怎么会这样嘛?” 
  乐梅的手中仍紧攥着那个绣了一半的枕头套,绣面是一幅合欢并蒂图,每一个针脚都曾缝进她的甜蜜一期待,而现在,却是每一针都狠狠扎在她的心上。 
  多么讽刺啊!当她的新郎出事的时候,她还做着新嫁娘的美梦,没有陪在他的身边;他在垂死边缘苦苦挣扎时候,她只忙着刺绣,绣出鸳鸯戏水,绣出花好月圆,绣出一幅又一幅憧憬的未来,没有照顾他;即使他已离开人世,她却仍数着渐近的佳期,没有为他送终! 
  “告诉我……他的坟墓哪里?”她失神的目光飘过众人,最后停留在映雪的脸上。“让我去祭拜他的坟,我现在就要去!” 
  话还没说完,她已浑身一软,仰后倒下。 
  被搀进房中,才一躺下,她又挣扎着想要起来。 
  “我……我得去祭坟……你们快……快扶我去啊……” 
  “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去呢?”映雪含泪劝道:“你还没跨出大门,怕就已经支持不住了!你为我躺一天吧,好不好?明天我再带你去祭坟,好不好?它就在那儿,永远都静止不动,你早一天去晚一天去,又有什么差别呢?” 
  乐梅不说话了,好半晌,她转脸面向墙壁,把身子蜷缩成一团,发出一阵阵细细碎碎的哭泣。 
  寒松园大厅里,柯家人都为了宏达的通风报信而面色凝重。久久,起轩终于打破沉寂: 
  “她要祭坟,那就给她一座坟吧!”他拄着拐杖走到士鹏与延芳面前,平静的说:“孩儿不孝,请爹娘委屈求全,为我造一座方墓!当乐梅亲眼见到它的时候,她就再也没有任何怀疑了,因为没有一个做父母的会这样诅咒自己的孩子!见了坟,她应可完全相信,我是真的死了。” 
  风追着风,云堆着云,四野凄沧,草木含悲。 
  草丛间矗着一座新坟,墓碑上有铭文两行: 
  “爱儿柯起轩之墓父柯士鹏母许延芳立于民国四年三月二十四日” 
  乐梅伸出颤栗的手,痴痴的抚着墓碑,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淌下。本来她还抱持着一丝不近情理的希望,但愿这一切只是一场不近情理的玩笑,但现在,连那一丁点儿的希望都幻灭了。她猝然跪倒在地,抱着墓碑痛喊: 
  “我来了!起轩,我来了呀!你听见我了吗?” 
  围绕在一旁的众人或是别过脸去,或是吞声饮泣,谁都不忍心见这伤痛的一幕。“起轩,起轩,你又让我措手不及了一次!”她低叹着。“别人合力隐瞒我,情非得已,我尚可原谅;但你就这样走了,不曾要求见我最后一面,不曾与我说一句道别的话,只留给我一认无言的孤坟,我怎么能够原谅?” 
  纵然生死由命,聚散由天,但他甚至连魂魄都不曾入梦来,多么狠心寡情!她的十指紧抓着墓碑,指尖已微微渗出了血,但她却丝毫不觉得痛,只是直勾勾的望着碑上他的名字。“我真的不能原谅你!哪怕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要找到你问个清楚!”话语未落,她的额头已狠狠往碑上一撞。“乐梅!”映雪魂飞魄散的扑身过来,死命的把女儿抱在怀里,禁不住嚎啕大哭。“你怎么可以寻死?怎么可以?起轩命厄华年,是天意如此,你尚且怨他狠心,那么你当众轻生,岂不是比他狠心千百倍?既知坟茔叫人心碎,你怎么忍心以身相从,再添一座坟呢?” 
  乐梅躺在映雪怀中,无言以对,只能搂着母亲的脖子哀哀痛哭。墓后的一棵大树下,起轩垂着头,无法自持的跪倒在地,一颗接一颗的泪由面具里落下,渗入尘士之间。 
  心碎的感觉是什么?是一刹那的天崩地裂,是毁灭之后的万古长夜。乐梅仰脸躺在床上,失神的眸子里不见任何生命的迹象,甚至连心碎都不是,因为她根本没有心,她的心已经随着起轩的丧讯一起死去了。自从祭墓回来之后,她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甚至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只是沉默而木然的躺着,任枕边的泪湿了干,干了又湿。小佩求她,没用,宏达逗她,没用,万里天天来看她,也没用;她就是不言不语不吃不喝,似乎要以这样决绝而封闭的方式,一点一滴耗尽自己。 
  上回失足坠崖,她之所以醒转的主因,是内心深处那股爱的力量,唤起了她求生的欲望;而这回,与她“同生”的对象既已不存在,“共死”就成了唯一的愿力。不管有意或无意,她都在放弃生存!这样的反应让映雪忧心如焚,眼看乐梅一天比一天憔悴,一天比一天委顿,她也濒临崩溃了。 
  “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不会失去你?”她坐在乐梅的床边,哭着把女儿一把抱起。“到底要怎么做,你才愿意活下去?你告诉我呀!”乐梅伏在母亲的肩上,因流泪过度而干涸的双眼正好触及妆台上的那个白狐绣屏。 
  你大可坦然的拥有这个绣屏,因为你将自己出钱。起轩带笑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但是不用急,钱你可以慢慢攒,攒够了再还给我……那是他们第二次见面,但那时她还不知道他是谁,更不知道往后两人之间会有那么多的爱怨纠缠。乐梅闭上了眼睛,两道滚烫的泪水沿着她苍白消瘦的面颊漫流。这绣屏是他唯一留给她的信物了!而她欠他的这笔帐,她只能以全部的自己来纪念偿还!“让我抱着起轩的牌位成亲吧!”她的声音虽然细微、虚弱,每一个字却是那么肯定,那么清晰:“我要以一生一世来为他守丧!”乐梅的决定震惊了柯韩两家。 
  寒松园大厅里,映雪含泪转述女儿的心愿。末了,她环视众人,傍徨叹道:“当我答应她之后,她就忽然愿意进食说话,不再消沉自苦了,所以万里说得不错,心病还需心药医。抱牌位成亲,她的精神有了寄托,原先涣散的魂魄才得以安定下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能不点头吗?所以我今天是来与你们商量商量,接下去该怎么办?” 
  是的,心病还需心药医,一如解铃还需系铃人。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望向起轩,期待他能因乐梅的坚贞而有所软化、改变,但他垂头坐在那儿只是不说话,久久才荒凉而无力的挣出一句:“那就让她抱牌位成亲吧!” 
  “你疯了是不是?”宏达跳了起来,张大了眼睛瞪着起轩,好似看着一个不可思议的怪物。“乐梅连你的牌位都肯嫁,难道你还怀疑她对你的一片深情?柯起轩,你的脑袋并没有烧坏,你可不可以用它好好的想一想啊?” 
  万里拦着宏达要他有话好说,但他仍气冲冲的大嚷: 
  “我没办法!我心里想什么就要讲出来,不管中不中听!我就不信你们没有同感,只是你们不敢说,好像他是块玻璃,一碰即碎似的!”起轩将拐杖往地上重重一挫,也霍然起身,对宏达嘶吼回去:“我的确是禁不起碰撞!我的确是很容易破碎!我的确是被烧坏了,从里到外都被烧坏了!可是我还能思考,还能体会!要说乐梅对我的一往情深,谁会比我的感受更强烈?然而当她试图在墓前以死相从,当她绝食欲殒,甚至当她决心终身守寡的时候,你们以为在她心里的那个起轩,是我现在这副半人半鬼的模样吗?不!是从前那个起轩令她魂牵梦萦!是从前那个起轩令她刻骨铭心!是从前那个起轩令她一往情深!”宏达不禁语塞。起轩拄着拐杖费力的走开,因为激动的缘故,他瘸跛得更厉害了。“我已经一无所有,若说我还剩下什么,就是乐梅与我之间的那片回忆,请你们不要破坏它,更不要剥夺它,因为它是我赖以生存的全部!你们骂我荒谬也罢,骂我自私也罢,但我说要让乐梅抱着牌位成亲,并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目前只有这么做才能安慰她!倘若她真为我守寡,谁会比我的感受更痛苦?可是我愿意等,等时间动摇她的意志,等孤独浇灭她对我的痴心,一旦到了她求去的那天,我也愿意祝福她!”说到这里,他已咽不成声。“真的,抱着牌位成亲是唯一能令乐梅安心活下去的办法,求求你们相信我,也成全她吧!” 
  他那种乞怜的语气让柯老夫人听得酸痛难当,从前的起轩是多么骄傲的孩子呵!她颤巍巍的向他走去,泪盈盈的哄道:“奶奶相信你!你想怎么做,奶奶统统都依你!”她匆匆拭去纵横的泪水,转过身来望着映雪。“等乐梅康复了,咱们选个日子,就让她嫁过来吧!能得到这样一个媳妇儿,是咱们柯家前世修来的福气。我保证,咱们全家都会好好疼她爱她,等到哪一天她想开了,愿意另觅归宿,咱们也会乐见其成的;只是这段日子,恐怕多少得委屈她了!” 
  映雪喉间重重一哽。一切都是命!能说的全说了,能劝的也劝了,可是女儿的心意那么坚决,也只有暂时这样。 
  真的只能暂时这样,然而这“暂时”有多久?是一年半载?还是乐梅说的一生一世?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想。一屋子低调的沉寂气氛中,万里的嗓子是唯一的高音: 
  “既然决定这样做,那就别浪费时间难过,解决实际的问题更重要!”他看着起轩,挑了挑眉:“例如说,乐梅一旦进了门,你怎么办?总不能成天躲躲藏藏的吧?” 
  起轩略略沉思了一会儿。 
  “顺应寒松园的历代传说,把我住的落月轩封起来,就说里头闹鬼,让落月轩的大门,成为一道禁门!” 
  “这也许挡得了一时,就怕日子久了,免不了还是会出问题。”“爹指什么呢?怕乐梅撞见我吗?”起轩短促而凄苦的一笑。“就算真的撞见,你们以为她还认得出我吗?” 
 

 
分享到: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犬守夜 鸡司晨 苟不学 曷为人100
男人不可容忍的 中国古代休妻标准揭秘
05 芦衣顺母  闵损,字子骞,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弟子,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渊并称。孔子曾赞扬他说:“孝哉,闵子骞!”《论语·先进》。他生母早死,父亲娶了后妻,又生了两个儿子。继母经常虐待他,冬天,两个弟弟穿着用棉花做的冬衣,却给他穿用芦花做的“棉衣”。一天,父亲出门,闵损牵车时因寒冷打颤,将绳子掉落地上,遭到父亲的斥责和鞭打,芦花随着打破的衣缝飞了出来,父亲方知闵损受到虐待。父亲返回家,要休逐后妻。闵损跪求父亲饶恕继母,说:“留下母亲只是我一个人受冷,休了母亲三个孩子都要挨冻。”
14世纪欧洲妇女肉体解放过程揭秘2
最漂亮的小老鼠卡卡 1
17世纪欧洲妇女流行暴乳2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