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望夫崖 >> 第三十一节 康勤

第三十一节 康勤

时间:2013/12/6 13:54:49  点击:2078 次
  如果夏磊不和梦凡私会,心眉就不会挨打,心眉不挨打,就不会积怨于心,难以自抑。那么,随后而来的许多事就不至于发生。人生,就有那么多的事情,不是人力可以控制,也不是人力可以防范或挽回的。 
  心眉和康勤的事,终于在这天早晨爆发了。 
  对康秉谦来说,似乎所有的悲剧,都集中在这个冬天来发生。他那宁静安详的世界,先被夏磊和梦凡弄得天崩地裂,然后,又被心眉和康勤震得粉粉碎碎。 
  这天一大早,康秉谦就觉得耳热心跳,有种极不祥的预感,他走出卧房,想去看看夏磊。才走到假山附近,就看到有两个人影,闪到假山的后面去了!康秉谦大惊,以为梦凡和夏磊又躲到假山后面来私会,他太生气了,悄悄的掩近,他想,再捉到他们,他只有一个办法,把梦凡即日嫁进楚家去。 
  才走近假山石,他就听到石头后面,传来饮泣与哭诉的声音,再倾耳细听,竟是心眉! 
  “……康勤,你得救我!老爷这样狠心的打我,他心中根本没有我这个人!他现在变得又残酷又不近人情了,我再也受不了了!我没办法再在康家待下去……康勤,我这人早就死了,是你让我活过来的……现在,不敢去药材行见你,我是每夜每夜哭着熬过来的……你不能见死不救呀……” 
  “心眉,”康勤的声音里充满了痛楚和无奈:“小磊和梦凡是我们的镜子啊!他们男未婚女未嫁,还弄成这步田地,你和我,根本没有丝毫的生路呀……” 
  康秉谦太震动了,再也无法稳定自己了,他脚步踉跄的扑过去,正好看到心眉伏在康勤肩上流泪,康勤的手,搂着心眉的腰和背……他整个人像被一把利剑穿透,提了一口气,他只说出两个名字:“心眉!康勤!”说完,他双腿一软,就厥过去了。 
  康家是流年不利吧!咏晴、胡嬷嬷、银妞、翠妞、夏磊、梦华、梦凡都忙成了一团,又是中医西医往家里请,康忠、康福、老李忙不迭的接医生,送医生。由于康秉谦的晕倒延医,弄得心眉和康勤的事,完全泄了底。大家悄悄的,私下的你言我语,把这件红杏出墙的事越发渲染得不堪入耳,人尽皆知。康秉谦是急怒攻心,才不支晕倒的,事实上,身体并无大碍。清醒过来以后,手脚虽然虚弱,身子并不觉得怎样。但,在他内心深处,却是彻骨的痛。思前想后,家丑不能外扬,传出去,大家都没面子。康秉谦真没料到,他还没有从梦凡的打击中恢复,就必须先面对心眉的打击。这打击不是一点点,而是又狠又重的。康勤,怎么偏偏是康勤?他最钟爱的家人,是忠仆,是亲信,也是从小一块儿长大,有如手足的朋友呀……怎么偏偏是康勤? 
  经过了一番内心最沉痛的挣扎,康秉谦把康勤叫进了自己的卧室,关上房门,他定定的看着康勤。康勤立刻就情绪激动的跪下了。“康勤,”康秉谦深吸了口气,压抑的问:“你原来姓什么?” 
  “姓周。”“很好。今天,出了我家大门以后,你恢复姓周,不再姓康!”“老爷!”康勤震动的说:“你把我逐出康家了!” 
  “我再也不能留你了!”他凝视康勤:“虽然你曾经是我出生入死,共过患难,也共过荣华的家人,是我的亲信,我的左右手,而现在,你隙逼得我要用刀砍去我的手臂!康勤,你真教我痛之入骨呀!”康勤含泪,愧疚已极。 
  “现在不是古时候,现在也不是满清,现在是民国了!没有皇帝大臣,没有主子奴才,现在是‘自由’的时代了!小磊梦华他们一天到晚在提醒我,甚至是‘教育’我,想要我明白什么是‘自由’,什么是‘人权’……没料到,我的第一件要面对的事,居然是康勤——你。” 
  “老爷,您的意思是……”康勤困惑而惶恐。 
  “你‘自由’了!我既不能惩罚你,也不想报复你,更不知该如何处置你……我给你自由!从此,你不姓康,你和我们康家,再无丝毫瓜葛,至于康记药材行,你从此也不用进去了!”“老爷,你要我走?”康勤颤声问。 
  “对!我要你走!走得远远的!这一生,不要让我再见到你!离开北京城,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你得答应我,今生今世,不得再踏入我们康家的大门!” 
  康勤愧疚、难过、伤痛,但却承受了下来。 
  “是!老爷希望我走多远,我就走多远!今生今世,不敢再来冒犯老爷……只希望,我这一走,把所有的罪过污点一起带走!老爷……”他吞吞吐吐,碍口而痛楚的说:“至于……眉姨娘,您就……原谅了她吧!错,是我一个人犯的,请您……高抬贵手,别为难她……” 
  康秉谦用力一拍桌子,怒声说: 
  “心眉是我的事!不劳你费心!” 
  “是!”康勤惶恐的应着。 
  “走吧!立刻走吧!”康勤恭恭敬敬,对康秉谦磕了三个头,流着泪说: 
  “老爷!您这份宽容,这份大度量!我康勤今生是辜负您了!我只有来生再报了!” 
  康秉谦掉头去看窗子,眼中也充泪了。 
  “康勤,你我有缘相识了大半辈子,孰料竟不能扶携终老,也算人间的残酷吧!”“老爷!康勤就此拜别!”康勤再磕了一个头,站起身来,不敢再惊动康秉谦,他依依不舍的掉头去了。 
  康勤当天就收拾了行李,离开了北京城。从东窗事发,到他远走,只有短短两天。他未曾和心眉再见到面,也不曾话别。夏磊却追出城去了,骑着追风,他在城外的草原上,追到了康勤。“康勤,让我送你一程吧!” 
  康勤震动的注视着夏磊。 
  夏磊跳下马来,两人一骑,走在苍茫的旷野里。 
  “康勤,”夏磊堆积着满怀的怆恻、痛苦,还有满怀的疑问、困惑。以及各种难描难绘的离情别绪。“你怎么舍得就这样走了?眉姨的未来,你也不管了?” 
  “不是不管,实在是管不着呵!”康勤悲怆的说。“心眉一直了解我的,她知道我是怎样一个人,说真的,我根本不配去谈感情,我内心的犯罪感,早已把我压得扁扁的。现在,我就算走到天涯海角,都逃不开我对老爷的歉疚!我想,终此一生,我都会抱着一颗待罪之心,去苟且偷生了!我这样惭愧,这样充满犯罪感,怎么可能顾全心眉……我注定是辜负她了!”“我懂了!”夏磊出神的说:“你把‘忠孝节义’和‘眉姨’摆在一个天平上秤,‘忠孝节义’的重量,绝对远超过了‘眉姨’!”“我这种人,在康家,是个叛徒,在感情上,是个逃兵!我怎么配谈忠孝节义!”康勤激动的一抬头。“小磊,临别给你一句赠言:千万不要重蹈我的覆辙!” 
  夏磊悚然而惊。“我倒有个想法,为断个干净,为一了百了,我不如现在就跟你一起走!”“小磊!”康勤语重心长:“你别傻了!我必须走,是因为我在康家已无立足之地,没有人要原谅我,甚至,没有人要接受我的赎罪。康家上上下下,会因为我的离去,而平息一些怒气,进而,或者会原谅了心眉!至于你,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康家每一个人都爱你,老爷更视你为己出,你只要压下心中那份男女之情,你可以活得顶天立地。终究,我只是一名‘家仆’,而你,是个‘义子’呀!” 
  夏磊呆呆的看着康勤。 
  “不要再送了!”康勤含泪说:“小磊!珍重!” 
  夏磊忽然慌张起来:“康勤,你走了,眉姨怎么办?她整颗心都在你身上,你走了,她的世界也没有了,你要她怎么活下去?” 
  康勤站定了,眼底闪着深刻的凄凉。 
  “不,你错了。心眉的世界,一直在康家,她是因为得不到康家任何人的重视和珍爱,才把感情转移到我身上来的!现在,我走了,釜底抽薪。她失去了我,会把出轨的心,拉回到轨道上来。只要老爷原谅她,康家上上下下不责怪她……这康家的围墙里,仍然是她最安全的世界!她本来就是个安分守己的女人!她会回到自己的天地里去!” 
  夏磊怔着。“你想过的!”他喃喃的说:“你都想过了!” 
  “想过千千万万次了!”康勤叹了口气,眼神悲苦。“可是,小磊,我还是几万个放心不下呀!我……我……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你说吧!”“你有时间,常去开导一下心眉,让她……像接受梦恒的死一样,接受了这个事实……” 
  夏磊用力点了点头。“你要到哪里去呢?”“我往南边走,越远越好。此后,四海为家,自己也不知道会去哪里!”“你安定了,要写信来!” 
  “不用了吧!”康勤用力一甩头。“既然要断,不妨断得干净!说不定,以后会青灯古佛,了此残生!跳越出人世的爱恨情仇,才能走进另一番境界里去吧!再见了!小磊!不要再送了!”夏磊呆呆的站着,看着康勤背着行囊的身影,越走越远,越走越远,逐渐成为大草原上的一个小黑点。他忽然强烈的体会到,康勤说的,就是事实了。他会走到一个遥远遥远的地方去,从此青灯古佛,用他漫长的后半生,去忏悔他的罪孽。他就是这样了。夏磊眼中湿湿的,心中,是无比的酸涩和痛楚。康勤的影子,已远远的贴在天边,几乎看不见了。 
 

 
分享到:
唐朝性解放致九成公主改嫁
千古谜案吕不韦与秦始皇到底什么关系
牡丹花仙6
红楼美女薛宝钗死亡原因新解
泰国奇异性风俗:男子私处植入塑料珠子
敕勒歌
一百多岁的日本最老艺伎“小金姐姐”
诸葛亮识人用人的七种方法揭秘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