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雪珂 >> 第八节 解铃还是系铃人

第八节 解铃还是系铃人

时间:2013/12/6 12:00:14  点击:1996 次
  至刚虽然忙着茶庄和南北货的生意,又忙着和吴将军喝酒看戏打猎寻欢,但是,对家里的一切大小事物,他并非全然不知。嘉珊是个贤淑而不多话的女子,不会在他耳边嚼舌根打小报告。老太太威严庄重,除非发生了她无法处理的事,否则,她也不会用家务事来烦至刚。可是,冯妈就不一样了,冯妈会乘上茶倒酒之便,随时透露一些信息给至刚,不管是该说的或不该说的,不管是大事或者小事。 
  因而,小雨点去给奶奶上坟,雪珂出门去见舅老爷,雪珂亲自追回小雨点……种种事情,至刚都知道了。他把每件事都放在心里,暗中观察着雪珂。有什么事情不对了!他每根神经,每个直觉都在告诉他。雪珂身上脸上,绽放着某种不寻常的热情,眼睛深处,总是闪耀着某种炙烈的光彩,这和她一贯的冷漠,有了极大的区分。至刚和雪珂相处时间不多,但已足够让他体会到她那奇怪的狂热。是什么东西引起的?一个小丫头吗?他决心要把雪珂藏在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找出来。因此,当雪珂禀告老太太,要二度去访舅老爷时,他比老太太答得还快:“去吧!自从咱们到了承德,你和娘家人见面机会不多!去吧!但是,去请安可以!去诉苦不行!如果回到家来,让我看到你眼睛肿肿的,我可不饶你!既然要去,带点礼物去,翡翠,把我上次从吉林带回来的那几根上好人参,带去孝敬舅老爷,请舅老爷也带两盒给王爷!” 
  雪珂实在太意外了,至刚居然这么好说话!但她没有心思来研究至刚,全部的意志力都集中在唯一的一件事情上,快去寒玉楼,快把小雨点的事情告诉亚蒙! 
  雪珂前脚去了寒玉楼,至刚也后脚到了寒玉楼。 
  雪珂一见高寒,已经悲喜交集,完全不能控制自己,抓着高寒的手,她又摇又喊: 
  “谢谢老天,你还没走!” 
  “我预计明天就起程,真没想到,走以前还能再见到你一面!”高寒震动的说着,眼里盛满了惊喜不舍之情。 
  “不用去找了!哪儿都不用去了!”雪珂急促的说,又是泪又是笑又是悲又是喜的。“我已经找到了我们的女儿!原来,你娘……她千方百计的,把孩子早已送进了罗家……而我却不知道!”“什么?什么?”高寒听得糊涂极了。“这么说,你也见到我娘?她在哪儿?孩子在哪儿?” 
  “孩子在罗家当小丫头呀!名字叫小雨点儿!你娘……亚蒙,你不要太伤心,你娘已经去世了!她老人家在临终前,安排小雨点到罗家当小丫头,来不及见到我,就客死在长升客栈……昨天,小雨点去西郊乱葬岗祭奶奶,我这才知道……她就是咱们的女儿呀!”高寒目瞪口呆的看着雪珂,简直不知道雪珂在说什么。 
  “你不懂吗?”雪珂急坏了。“四个多月以前,你娘又病又弱,来到承德,自知已不久于人世,急于想把小雨点交到我手中,但侯门如海,她走投无路下,只好把小雨点卖到罗府来当丫头!”她摇着高寒,迫切的喊:“亚蒙亚蒙,我们的女儿,就在我身边呀!但是,我不能认她,不能救她,眼睁睁看着她在罗家做苦工……我们怎么办呀!亚蒙,你快想办法,救小雨点呀!”高寒仍然目瞪口呆。这突如而来的消息使他太震动了,太意外了,母亲已逝,女儿竟在罗府当丫头!不不,雪珂一定是想女儿想疯了,才有这样的幻觉!但是,但是,这多像周嬷的作风啊,当年,家道中落,她毅然进王府当差,是她唯一能想到的,挽救顾家之路。送小雨点去罗家当丫头……高寒突然有了真实感了:“你说,我娘葬在哪儿?” 
  “西郊的乱葬岗,坟上只有四个字:‘周氏之墓’,小雨点说,昨天是奶奶的生日!” 
  高寒眼睛一闭,痛楚的跌坐在椅子里。 
  “娘!”他低声说:“娘!你一定已经山穷水尽,才会出此下策吧!”他痛定思痛,泪水夺眶而出。 
  “亚蒙,”雪珂仆过来,紧张的说:“过几天,我想办法把小雨点带出来,交给你,你带了她,立刻远走高飞,到福建去……”“你呢?”高寒瞪大眼睛问。“不要管我了!我得留在罗家应付一切,让你们能安全撤离……”“不行!”高寒激动说:“我们一起走!现在,一家人总算团圆了,我们一起走……” 
  高寒的话只说了一半,楼下,传来阿德高了八度的招呼声,声音里带着强烈的,示警的意味: 
  “哎……这位少爷,你是要找人呢?还是要买东西?小店中有古董、有玉器、有印章、有字画……喂喂,你怎么一直往里闯呢?”阿德声音一凶:“楼上,是咱们的‘藏玉楼’,如果你没有和高老板事先约定,是不能上楼的!” 
  雪珂和高寒大大一惊,两人急忙分开,正惊疑中,翡翠已闯开门飞奔进来,急促的低语: 
  “不好了,少爷来了,八成是跟踪咱们的!亚蒙少爷,快快,有没有什么玉器石头,也拿出一盒来挑……” 
  一句话提醒了高寒,快步走到古董柜前,取出一个小抽屉,放在雪珂身边小几上,才放好,阿德上楼的脚步声已“咚咚咚”直响:“莫非您要找罗家少奶奶?她在选玉器呢!来,这边请,我带路!”至刚大踏步走上了楼,一眼就看到雪珂,正弯腰看着小几上的玉器,翡翠侍立一旁,而那位寒玉楼的主人,正背着手,站在窗边等待着。至刚的眼光,满屋子一扫,窗明几净,是一间挂满字画的,雅致的书房。一时间,竟看不出丝毫的破绽。“少爷!”翡翠惊愕的抬头:“你怎么也来了?”她这样说,后面跟进来的阿德慌忙又打躬又作揖,笑嘻嘻的接口: 
  “原来您是罗大爷啊,怎么不早说呢?这我可怠慢了!”说着,就跑到高寒面前:“赶快给您介绍,这位就是咱们的高老板:高寒先生!”高寒挺身而立,看了至刚一会儿,拱了拱手: 
  “幸会了!”至刚注视着高寒,徇徇儒雅,五官端正,眉目间,有一股略带忧郁的深沉。此人看来,深不可测。高寒!至刚十分迷糊,十分困扰。抬起手,他也拱了拱。一转身,他盯住雪珂。雪珂已站直了身子,昂着下巴,她直视着至刚,面色非常苍白,眼神非常阴郁。“你……来干什么?”她问。 
  “你能来,我不能来吗?”他问。“你又在这儿做什么呢?” 
  翡翠急急一跺脚。“少爷!你把格格的一番心意,完全破坏了!格格说,下月你过生日,要刻个印章送你,原想给你一个惊喜,不要你知道的,这样一来,全泡汤了!” 
  至刚眼光锐利的扫了翡翠一眼,再盯向雪珂: 
  “真的吗?”雪珂废然一叹,看来疲倦而萧索。 
  “没关系了!”她轻声说,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至刚听。“反正,不管是什么理由,都不会让人相信的。”她转身去看高寒,庄重而严肃的点了点头:“高先生,谢谢!”她在抽屉中取了一块珮:“这个玉坠子,我先取回去,过两天,翡翠会送钱来!”“不用不用!”至刚往前跨了一步。“你喜欢的东西,我送了!多少钱,我马上付!” 
  “八十五元!”高寒只得说。 
  至刚走过去,拿起玉珮看了看,回头看高寒,眼神里带着研判。“高老板真是豪爽,算得便宜!”他打开腰间钱囊,取出银票,付清了钱。蓦的一回头:“咱们走吧!” 
  高寒挺直了背脊,眼睁睁的看着雪珂和翡翠,跟着罗至刚头也不回的走了。“说!你们去过寒玉楼几次?快说!”至刚关起房门,把雪珂重重摔在床上,大声的问。 
  翡翠还来不及开口,雪珂已经回答了: 
  “无数无数次!”“你是什么意思?”至刚紧盯着雪珂,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你已经不信任我了!”雪珂从床上爬起身,大声的说。“我也不想再撒谎了!你只需要调查一下,就会知道我舅舅已经回北京了……今天出门的理由,根本就是个藉口……原来,你答应得爽快,是因为你起了疑心,存心要去捉我的……你瞧,”她的眼神悲苦而愤怒。“我们之间,已经如此恶劣了,我要找藉口才能出去,你要跟踪我,才能确定我的行踪……我们必须这样继续下去吗?你不觉得,这样的日子,对我们两个都是悲剧吗?”至刚忽然有些害怕起来,他又在雪珂眼底,看到毅然断指那种壮烈的神韵。他正要说什么,翡翠已扑上前来,哀怨的嚷:“少爷!你不要冤枉了格格!你也知道格格这个人,逼急了就会豁出去的!豁出去就什么也不顾的!弄个玉石俱焚,两败俱伤有什么好?弄得大家都活不成,又有什么好?不管怎样,都要给自己一条生路呀!少爷,你要给格格一条生路呀!格格,”翡翠抓着雪珂的手摇了摇:“你别为了怄气,就胡招乱招,把什么罪名都扛了下来!你屈打成招没关系,岂不要冤枉很多人?你,也要给……你身边的人留余地呀……” 
  雪珂被唤醒了,震动的,惊慌的看翡翠,顿时冒出一身冷汗。差点害了亚蒙,差点害了小雨点! 
  至刚怀疑的看着翡翠,这丫头如此激动,看来是真情流露,如果真的冤枉了雪珂?他心中一动,不禁斜睨着雪珂,那凄苦的眼眸,那无言的悲戚……他心中又一动。 
  “翡翠!”他喊,语气已经有些软化。“到底你们去了寒玉楼几次?”“两次!”翡翠斩钉截铁的说:“第一次路过,为了好奇进去看看。第二次就是今天!” 
  “为了什么进去?”至刚掉头看雪珂:“雪珂,你说,我要你亲口告诉我!”“想为你选一块田黄,”雪珂迎视着至刚的眼光,深吸了口气。“又看中一块鸡血石,不知道你喜欢那一样?你什么好东西都有了,所以,觉得给你选礼物好难好难!” 
  至刚目不转睛的,一瞬也不瞬的注视着雪珂。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对我用起心来?为什么?” 
  雪珂垂头不语。“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是为我去选生日礼物吗?” 
  “真的!”至刚又看了雪珂好一会儿。 
  “我希望你不是在骗我,因为,是真是假,大家很快都会弄清楚,那个寒玉楼的底细,我只要稍微摸一摸,也会摸清楚!但是,我真心真意希望你没有骗我……八年以来,这是你第一次对我用心……”他近乎苦涩的一笑。“你居然让我受宠若惊呢!”他一伸手,托起了雪珂的下巴。“不过,我不是傻瓜,所以不要愚弄我。很多事,我看在眼里,放在心里!从今天起,不管你以任何理由,你和翡翠,都不许单独出门!你要去买什么鸡血石鸭血石,都得和我一起去!让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我不需要意外和惊喜,我只需要你的忠实!”说完,他一把推开她,大踏步的出门去了。 
  雪珂和翡翠,面面相觑。 
  “他把我们给软禁了?”她不相信的说:“现在,连寒玉楼都亮了相了!完了!这下子,谁能把小雨点送出去?谁能通知亚蒙,让他赶快离开呢?” 
  同一时间,高寒和阿德正伫立在周嬷的坟前。 
  找到了这座坟,高寒终于了解到,雪珂所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不是幻想了。周氏之墓!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一坯黄土,荒荒凉凉的一座坟。葬进去的,是多少血泪与坎坷,多少痛苦与辛酸。直到临终,还抱着无法亲自把小雨点交到雪珂手中的遗憾,以及独生子不知下落的牵挂!周嬷,她走得一定很无奈,很不甘心吧! 
  高寒跪了下去。“娘,我不能报答您的亲恩,在您的晚年,没有亲身侍奉,还害您为了我,到处飘泊流浪,长年受苦受难,最后客死异乡,我,真是罪该万死呀!娘,请您原谅我!请您原谅我!” 
  他重重的磕下头去。阿德上前一步,也对着周嬷的坟跪下,拜了几拜。 
  “老太太!”阿德朗声说:“我想,您在天之灵,一定会告诉少爷,与其悲伤不已,不如化悲哀为力量,去救您的儿媳和孙女儿,以求一家团圆吧!唯有一家团圆,您才会含笑于九泉吧!”高寒被提醒了,看着阿德。 
  阿德一伸手,扶起了高寒。 
  “阿德,你说得对!我一定要救出雪珂和小雨点儿,才不辜负了我娘的一片苦心!” 
  阿德用力的点头。“可是,阿德,”高寒心有余悸的说:“今天差一点被罗至刚逮个正着,不知道雪珂回去,会面对怎样的局面?那罗至刚会刻意跟踪雪珂,显然已经怀疑了雪珂。不瞒你说,阿德,我觉得那罗至刚变化多端,阴沉难测……想到我的妻子,我的女儿,都在他的手里,我真是不寒而栗呀!” 
  “少爷!”阿德卷了卷袖子。“我们雇一辆马车,四匹快马,埋伏在普宁寺,等他们再上香的时候,我们劫了人就走,如何?”高寒对阿德深深摇头。“就凭你我两个人?大庭广众之下劫人?小兄弟,你毕竟年轻!九年前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计划周全的出奔,仍然被捉了回来!雪珂说得对,这种错误,一生犯了一次就够了,决不能犯第二次!”高寒仰首看天,天上,彩霞满天,半轮落日。高寒俯首看地,地上落叶片片,一堆荒冢。娘啊!他心中辗转呼号,如果您当初不进颐王府,整个故事都不会发生了!但是,他心中一凛:娘啊,即使为了这段感情,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我对于认识雪珂,仍然终身不悔! 
  颐王府?他脑中飞快的闪过一个念头,王爷,福晋,他们曾经怎样残酷的扼杀了一段感情,造成今日的局面!或者,或者……他心中翻腾汹涌着一句话:解铃还是系铃人!解铃还是系铃人!解铃还是系铃人!解铃还是系铃人…… 
  “阿德!”他精神一振。“明天一早,就备好马车,我们去一趟北京,我要再访颐亲王府!” 
  阿德重重的点头。 
 

 
分享到:
武则天如何面对皇帝老公与亲姐姐偷情
揭秘“肉弹”西施的生死之谜
木兰辞2
揭秘慈禧痛恨珍妃的五大隐情
曾经撬动中国历史匈奴人今天在哪里
汉朝哪个太监既与皇帝交欢又跟宫女偷情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五幅
嫦娥是个风流寡妇吗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