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是一片云 >> 第六节 宛露向巷子口走去

第六节 宛露向巷子口走去

时间:2013/11/27 17:49:58  点击:2735 次
  下了班,走出××杂志社的大门,宛露向巷子口走去,一面走,一面心不在焉的张望著。因为孟樵已说好了来接她,请她去吃晚饭,她也已经打电话告诉母亲了。可是,巷口虽然行人如鲫,虽然车水马龙,她却没看到孟樵的影子。站在巷口,她迟疑的、不安的、期待的四面看来看去。孟樵,你如果再不守时,我以后永远不要理你!她想著,不住的看手表,五分钟里,她起码看了三次手表,孟樵还是没出现。 
  一阵浓郁的香水味,混合著脂粉味,对她飘了过来,她下意识的对那香味的来源看过去,一眼接触到一张似曾相识的脸,一个中年的贵妇人,圆圆的眼睛,浓浓的眉毛,打扮得相当浓艳。她一定很有钱,宛露心里在模糊的想著,因为虽是初秋天气,她胳膊上已搭著一件咖啡色有狐皮领的薄呢大衣。这女人是谁?怎么如此面熟,她正在思索著,那女人已经趔趄著走到她面前来了。 
  “记得我吗?宛露?”那女人说。 
  宛露!她怎么知道她的名字?她张大眼睛,绞尽脑汁的去思索,是的,她一定见过这女人,只是忘了在什么地方见过的了。“哦,”她应著,坦率的望著她。“我不记得了,您是那一位?”“我到过你家,”那女人微笑著,不知怎的,她的笑容显得很虚弱,很单薄,很畏怯,还有种莫名其妙的紧张与神经质。“你忘了?我是许伯母,有一天晚上,我和我先生一起去拜访过你家。”哦!她恍然大悟,那个神经兮兮,拉著她大呼小叫的女人!她早就没有去想过她,事实上,父母的朋友,除了几个熟客之外,她根本就无心接触,她总觉得那些朋友和自己属于两个时代,两个星球。当然,爸爸妈妈除外,爸爸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最最开明,也最最解人的!可是,这位许伯母到底是何许人呢? 
  “许伯母!”她勉强的,出于礼貌的叫了一声,眼角仍然飘向街头,要命!孟樵死到那儿去了? 
  “宛露,”那“许伯母”又来拉她的手了,她真不喜欢别人来拉自己的手。尤其,她实在无心去应付这个许伯母,她全心都在孟樵身上。“瞧!你这双小手白白净净的,好漂亮的一双手!”那许伯母竟对她的“手”大大研究起来了。“宛露,”她抬眼看她,声音里有点神经质的颤抖。“你在这家杂志社上班吗?”“是的。”“要上八小时吗?”“是的。”“工作苦不苦呀?”“还好。”“要不要我给你另外介绍一个工作,可以很轻松,待遇也很好,你许伯伯有好几家大公司,我让他给你安排一个好工作,不用上班的,好不好?” 
  “许伯母!”她又惊愕又诧异的。“天下那有那么好的事?拿待遇而不上班?不!谢谢你,我很满意我现在的工作,我也不想换职业。”“那么,”那许伯母有些焦躁,有些急迫,她仍然紧握著她的手。“到我家去玩玩,好不好?” 
  “现在吗?”她挑高了眉毛。“不行!我还有事呢!”她又想抽回自己的手。“宛露,”那女人死拉住她。忽然大发现似的说:“瞧瞧!这么漂亮的手指,连个戒指都没有!”她慌张的从自己手指上取下一个红宝镶钻的戒指,就不由分说的往她手指上套去。“算许伯母给你的见面礼儿!上次在你家,我就想给你了,可是,你跑到楼上去了。漂亮的女孩子,就该有点装饰品。下次,我再给你买点别的……” 
  “喂喂,”宛露大惊失色了,她慌忙取下戒指,塞还她的手中,嘴里乱七八糟的嚷著:“这算怎么回事?许伯母,你怎么了?我干嘛要收你的戒指?你……你……你这是干什么?喂喂,许伯母,你别这样拉拉扯扯,我从来不收别人的礼物,你认得我妈,你当然知道我的家庭教育,我收了会给我妈骂死!喂喂,你干嘛?……”她用力挣脱了许伯母的掌握,脸都涨红了。实在是莫名其妙!这女人八成有神经病!那许伯母握著戒指,僵在那儿了,她眼睛里浮起一丝凄苦的,几乎是祈求的表情:“你妈不会骂你……”她幽幽的说:“只要你告诉你妈,是许伯母送的,她一定不会骂你……” 
  “不管妈会不会骂我,我都不能收!”她懊恼的嚷著。“好端端的,我凭那一点来收你一份重礼……” 
  那许伯母还要说话,幸好,孟樵及时出现了,打破了这份僵局,他是连奔带跑窜过来的,满头的汗,咧著张大嘴,一边笑,一边嚷,一边赔礼: 
  “对不起,宛露,我来晚了!你知道现在是下班时间,车子挤得要死!三班公共汽车都过站不停,我一气,就干脆跑步跑过来了!”宛露乘机摆脱了那位“许伯母”。 
  “再见!许伯母,我有事先走了。” 
  她一把挽住孟樵,逃命似的往前面冲去,把那“许伯母”硬抛在身后了。孟樵仍然喘吁吁的,被她没头没脑的拉著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一连冲出去了好远,宛露才放慢了步子。也不说明是怎么回事,劈头就给了孟樵一顿大骂:“你为什么要迟到?约好了时间,你凭什么不守时?要我站在路边上等你,算什么名堂?你以为你好高贵,好神勇,好了不起吗?”“喂喂,怎么了?宛露?”孟樵皱著眉说:“我不是一来就跟你道歉了吗?你要怪,只能怪我太穷,下次发年终奖金的时候,我一定买一辆摩托车,来去自如,免得挤公共汽车受闲气!”“为什么不叫计程车?”她的声音缓和了。“只有三站路,计程车不肯来,我有什么办法?”孟樵张大了眼睛,瞪著她,一绺汗湿的头发,贴在额上,那两道不驯的眉毛,在眉心习惯性的打著结,喘息未停,脸孔仍然跑得红红的。宛露看到他这副狼狈的样子,就忍不住又“噗哧”一声笑了。“唉唉,”孟樵叹著气。“你是天底下最难伺候的女孩子,一会儿生气,一会儿又笑,我真拿你没办法!” 
  “难伺候,你就别伺候呀!”宛露噘著嘴说。 
  他站住了,看著她。她穿著件牛仔外套,牛仔裤,长发中分,直直的垂在肩上,一脸的调皮,一脸的倔强,那噘著的嘴是诱人的。那闪亮的眼睛,带著点儿薄嗔,带著点儿薄怒,是更诱人的。他又叹了口气。 
  “怎么尽叹气呢?”她问。 
  “因为……因为……”他低低的说:“因为我想吻你。” 
  “现在吗?”她挑高了眉毛。 
  “是的。”“你少胡闹了。”他们正走到了一栋新盖的大厦的屋檐下,那屋檐的阴影遮盖了他们。忽然间,他俯下头来,闪电般的在她唇边吻了一下。她吓了一大跳,慌张的说: 
  “你发疯吗?”“我没办法,”他说,挽住了她。“我就是这脾气,想做什么,我就要做什么。而且,是你不好。” 
  “我怎么不好了?”她不解的。 
  “你引诱我吻你。”“我引诱你吗?”她惊叹而恼怒的。“你这人才莫名其妙哩!”“怎么不是你引诱我?”孟樵热烈的盯著她。“你的眼睛水汪汪的,你的嘴唇红艳艳的,你的笑那么甜,你的声音那么好听,你的样子那么可爱,如果我不想吻你,除非我不是男人!”“哎!”她惊叹著。“你……”她跺跺脚。“我真不知道怎么会遇到了你!”她又低声叽咕了一句:“都是那个皮球闯的祸!”他挽紧了她,笑著。“让我告诉你一件事”他说:“我一生从没有感激一样东西,像感激那个皮球一样。如果不是怕别人骂我是疯子,我一定给那皮球立个长生牌位!” 
  她又笑了。他盯著她。眼里又跳跃起热情的火焰。 
  “你真爱笑,你这样一笑,我就想吻你!” 
  “哎呀!别再来!”她拔腿就跑。 
  他追上了她,两人开始正正经经的往前走。 
  “刚刚那个女人是谁?”他想了起来:“和你在路上拉拉扯扯的!”“是个神经病!”宛露皱著眉说:“我妈的朋友,什么许伯母,在街上碰到了,就硬要送我一个宝石戒指,天下那有这种怪事?她准是家里太有钱了,没有地方用!真不知道我妈怎么会认识这种朋友。”孟樵深深的凝视著她。“你那位许伯母……”他慢吞吞的说:“有多大年纪了?” 
  “和我妈差不多大吧!那个许伯伯很老。” 
  “他们家里有——儿子吗?” 
  “我怎么知道他们家里有没有儿子!”宛露说,用脚把一块小石子踢得老远老远。“不许踢石子!”他说。 
  “干嘛?”“万一砸在别人头上,说不定给我弄个情敌出来!” 
  宛露又要笑。“你这人真是的!”她的眼珠闪闪发光。“你就是会逗我笑,然后又说我引诱你!”“宛露,”孟樵把她的腰紧紧揽住。“听我说,你那位许伯母,你最好敬鬼神而远之。” 
  “怎么呢?你也觉得她有神经病吗?” 
  “不。”孟樵更紧的揽住她。“我猜她有个儿子!我猜她在找儿媳妇,我猜她是个一厢情愿的女人,我还猜她正在转我女朋友的念头!”“哎呀!”宛露恍然大悟的说:“你这一说,倒有点像呢!怪不得一见我面就品头品脚的!不过,怎有这么笨的人呢?这是什么时代了,她还准备来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我连她那个儿子,是副什么尊容都不知道呢!” 
  “帮个忙好吗?”孟樵打鼻子里哼著说。 
  “什么事?”“别再惹麻烦了!你有个青梅竹马已经弄得我神魂不定了,别再冒出一个媒妁之言来!” 
  宛露悄眼看他。“你以为我喜欢惹麻烦吗?”她说:“麻烦都是自己找来的!”“那么,”孟樵也悄眼看她,故作轻松的问:“你那个青梅竹马怎么样了?你们还来往吗?他对你死心了吗?他知道有我吗?”宛露低头看著地上的红方砖,沉默了。 
  “为什么不说话?”宛露抬起头来,正视著他,坦白的,严肃的说: 
  “他知道有你,可是,他并不准备放弃我!我家和他家是世交,要断绝来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而且,他是个好人,不止是个好朋友,还是个好哥哥,我不能为了你,而和他绝交的!这种理由无法成立!” 
  他凝视她,然后,低下头去,他急
 

 
分享到:
难以启齿的宋史:男人不想打仗用女人抵押
阿哈尔捷金马(汗血宝马)照片2
武则天外孙贺兰敏诱奸太子妃内幕
越王勾践的青铜剑千古不锈之谜
弟子规
森林中的圣约瑟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4
皇帝后妃侍寝的秘密:太监先脱光妃子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