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在天涯 >> 第十三节 夏天不知不觉的来临了

第十三节 夏天不知不觉的来临了

时间:2013/11/26 7:57:16  点击:2138 次
  夏天不知不觉的来临了。
  志远这一阵都很忙,为了想要挪出十天左右的休假,他只得拚命加班,拚命工作。但是,他却做得很愉快,想到即将来临的暑假,和他计画中的假期旅行,他就觉得浑身都兴奋起来。威尼斯,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去过威尼斯了!旅行,也不记得多久没有旅行过了!他像个要参加远足的小学生一样,想到“旅行”两个字,就精神振奋而兴高采烈。
  但,就在这种忙碌的日子里,志远也没有忽略掉志翔的变化。首先,他变得那样不爱回家了,常常,志远下班回来,志翔还没回家。其次,志翔越来越容光焕发而神采飞扬,早上,志远在睡梦朦胧中,都可以听到他吹口哨或唱歌的声音。第三,他开始爱漂亮,注重自己服装的整洁,每天刮胡子。而身上常染有香水的味道。第四,他的雕塑品精巧而完美,三月中,他完成了第一件铜雕,是一个少女与一匹马,少女倚在马的旁边,用手环抱着马的脖子。四月,他完成了第二件铜雕,是一个全身的少女,短发,赤足,短裙子,带着满脸欢愉的笑。五月,他新开始的作品正用黏土在做粗坯,那作品又是个少女胸像——这些作品中的少女,都是同一个模特儿;短发,小小的翘鼻子,薄薄的嘴唇,尖尖的下巴,一脸调皮、野性、而欢乐的笑。
  所有的迹象都指向了一个目标,志远心里越来越不安。他总想找机会和志翔好好的谈一谈,可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志翔在逃避和他谈话了。这天,是高祖荫的生日,志远破例请了假,在高家吃晚餐。事先,志远已经一再提醒志翔,务必要早一点到,但,志翔仍然迟到了,当所有的菜都放上了桌子,志翔仍然没有人影,志远开始冒火了。“忆华,咱们不等他了,再等菜都凉了!”
  忆华悄悄的看了志远一眼,柔声说:
  “忙什么呢?再等等吧!菜凉了可以再热一热的!”
  志远注视着忆华,她近来好消瘦,好憔悴,瘦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显得那对眼睛就特别大。再加上她嘴角那个笑容,酸酸的,怯怯的,带着抹淡淡的哀愁,使她看来那么可怜兮兮。怎么了?是志翔在疏远她吗?一定是为了志翔!志翔在那儿神采飞扬,忆华却在这儿为情消瘦!志远心疼了,懊恼了。对志翔的诸多怀疑,就一项项的加了起来,连他那些颇被教授赞美的雕塑,都成了“犯罪”的“证据”。他盯着忆华,忍无可忍的问:“忆华,志翔多久没来过了?”
  忆华支吾着回答:“没多久吧,我也记不清了!”
  这是什么回答,志远心中大怒,志翔在捣鬼!怪不得他近来连哥哥面前都在回避。他心里有气,怒色就飞上了眉梢,正想说什么,老人走了过来,轻描淡写的说:
  “年轻人嘛,有自己的世界,你当哥哥的,也别把他管得太紧,只要他活得快乐就好了!”
  你这个老糊涂!志远心里在暗骂,你只管志翔快乐不快乐,却不管你女儿消瘦不消瘦!他瞪大眼睛,望向忆华,两人眼光接触的那一刹那,忆华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无言的咽下去了,低下了头,她的长发从颊边垂了下来,半遮着那突然红晕了的脸庞。她这种欲言又止,欲语还“羞”的神态,使志远的心一阵激荡,那份代她不平的情绪就更重了。志翔,他在心中叫着,你这个浑小子!你这个糊涂蛋!世界上那里去找这样好的女孩,只有你这种傻子,才会辜负这段姻缘!“胡闹!”他忍无可忍的抬起头来:“几点了!”
  “快八点了!”老人说。
  “快八点了?”志远叫着:“我们还等什么?吃饭!吃饭!难道没有他,我们就不吃饭了吗?”
  忆华摆好碗筷,又取出一瓶葡萄酒。
  “忆华,”志远说:“开瓶白兰地吧!”
  “志远,”忆华请求的。“就喝点葡萄酒吧!”
  “白兰地!”志远沉着脸说:“今天是高的生日,你让我们放怀痛饮一次!反正今晚已经请了假,醉了也没关系。高,你说呢?”老人望望女儿,笑呵呵的说:
  “丫头,你就开瓶拿破仑吧!中国人说的,酒逢知己千杯少!又说‘不醉无归’,今晚,我们就让志远不醉无归吧!难得,他也很久没醉过酒了!”
  “什么不醉无归,我听不懂!”忆华说:“我只知道如果真喝醉了……”“那就让他醉也无归!”老人洒脱的说:“喝醉了,就在咱们这儿睡!以前,他也不是没在咱们家醉过!”
  “是的,”志远凝视着忆华,“我记得,有一次我醉了,在这儿又哭又笑的闹了一夜,害你整夜没睡觉,一直陪我到天亮。”忆华脸上的红晕更深了。不再说话,她取来了一瓶陈年的拿破仑。默默的开了瓶盖,注满了老人和志远的杯子。志远举起杯子,对老人大声说:
  “高,老当益壮!”“志远,”老人也大声说:“学学我,知足常乐!”
  两人都一口干了杯子。忆华慌忙按住瓶子。
  “爸,你要灌醉他呀!”
  “忆华,你就让我和志远两个,好好的喝一次吧!”老人自顾自的取过了瓶子,忆华只得拚命给两人夹菜,一面说:
  “既然要喝,就别喝闷酒,多吃点儿菜!”
  几杯酒下肚,老人和志远就都有了酒意,你一杯,我一杯的喝得不亦乐乎。同时,两人开始大谈几百年前的陈年老事,老人谈他童年在东北所过的生活,流浪出国后所度的岁月;志远谈他的幼年,谈他的台湾,谈他那“只有点儿小天才”的弟弟……就在两人已进入半醉的情况中,那大门上的铃铛一阵叮叮当当响,志翔捧着个生日蛋糕来了。站在餐厅里,他抱歉的说:“对不起,真对不起,我来晚了!”
  忆华接过了他手里的蛋糕,迅速的给他添了一份碗筷。志远却不由分说的,一把抓住他胸前的衣服,气呼呼的,兴师问罪的嚷:“你这是什么意思?来晚了!谁允许你来晚了?忆华,取个大杯子来,先罚他一杯酒!”
  “哥!”志翔急忙说:“你明知道我不会喝酒,罚我三鞠躬好了,酒,我是不行的!”
  “管你行不行!”志远把自己的杯子硬塞到志翔手里去。“你干了这杯!向高和忆华道歉!”
  “哥!”志翔还想讲价。
  “志翔!”志远打断了他,沉着脸,带着酒意说:“你现在抖起来了,你是高材生,要毕业的人了,你看不起你的穷哥哥,和他的穷朋友们了!”
  “哥哥!”志翔惊愕的喊,望着志远。然后,他一把接过了志远手里的杯子,对老人和忆华举了举,激动的说:“我如果像哥哥这样讲的,我是死无葬身之地!”他一仰头,硬喝干了那杯酒,他一生未喝过烈酒,这酒一入喉,就引起了他一阵呛咳,他置之不顾,抢过瓶子,他再斟满了自己的酒杯。“别以为我的歉意不是真心的,既然罚我,就连罚三杯吧!”他再干了一杯。“志翔!”忆华惊叫,抓住了酒瓶,她望向志远。“志远,你们兄弟两个今晚都发了疯吗?今天是爸爸的生日,你们是来祝寿的呢?还是来闹酒的呢?”
  志远深深的看了忆华一眼,回头对志翔嘻嘻一笑。“好吧!再灌你酒,有人会心疼,看在忆华面子上,我就饶了你!”志翔心里一阵焦躁,这是什么意思?他立即说:
  “算了,别看任何人的面子,我担当不起!我还是罚酒的好!”“志翔!”志远的脸又板了起来。“你别不识好歹!我告诉你……”他提高了声音,酒把他的脸染红了,怒火把他的眼睛烧红了,他逼视着志翔,愤愤然的嚷开了:“你别以为你哥哥是瞎子,是哑巴!对于你的事不闻不问!你最近生活糜烂放纵,我早就想教训你了!你从实招来,你每天在外面混到三更半夜,你到底在做些什么?你闻闻你自己身上,又是香水味,又是脂粉味,你到罗马,是来念书,还是沉溺于女色?那个引诱你的野女孩,到底是个什么来路?她缠住你,有什么动机?什么用意?……”
  “哥哥!”志翔的脸也涨红了,连眉毛都红了,他气得浑身发抖,用手紧抓着椅背,挺立在那儿。“请你不要侮辱我的感情!请你尊重丹荔。”“Dolly!果然!有这么个女孩!外国名字!你……你……”他指着志翔,呼吸急促。“你昏了头了!你去和外国女孩鬼混……”“她叫丹荔!她不是外国女孩!”
  “是中国女孩?”志远问到他脸上来。
  “是……是……”志翔张口结舌,答不出来。
  “啊哈!”志远怪叫着。“难道是那个不中不西,又中又西的女孩?志翔!你发了疯!你要气死我!你根本不把我这个哥哥放在眼睛里,我跟你说,管她是Dolly,还是丹荔,管她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管她是什么怪物,你从今天起和她断绝关系!不许来往!”“哥哥!”志翔也大吼了起来:“你是我的哥哥,你并不是我的主宰!我想,我交朋友用不着要你的同意书!你也没有资格来侮辱……”“没有资格!我没有资格!”志远断章取义,勃然大怒,而且受伤了。他愤愤然的一拍桌子,直跳了起来。“没想到,我辛辛苦苦栽培的弟弟,今天来对我说,我没资格管他!很好,很好,”他气冲冲的直点头。“我没资格,你高贵,你重要,你是要人!七点钟请你吃饭,你大爷八点半钟才到,你伟大,你不凡,我们这个小房间里容纳不下你……”
  “志远!”忆华再也按捺不住,她走过来,一把握住志远的手腕,温柔的、含泪的、恳求的望着他。“你怎么了?志远?犯得着生这么大的气吗?你想想,你们兄弟两个,一向是那么要好的,何苦为一点小事就翻脸!志翔原是你的骄傲,你的快乐……”“我的骄傲,我的快乐!”志远更加激动了。“忆华,连你都知道!可是,他知道吗?只怕,我把他当作我的骄傲,我的快乐,他却把我当成他的耻辱,他的悲哀呢!我有什么资格管他?我有什么资格过问他?……”
  “哥哥!”志翔喊,沉痛、悲切,和苦恼把他给折倒了。他急促的,迫切的,心慌意乱的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误会我!哥哥,算我说错了!你不要生气,我赔不是就好了,好吧!”他一咬牙。“罚我喝酒吧!”他举起酒瓶,任性的对着嘴灌下去。“疯了!都疯了!”老人抢下了志翔手里的瓶子,走过来,他用手一边一个,揽住了兄弟两个的腰。他的个子矮,站在两个高个子的中间,脑袋只齐兄弟两个的耳朵。他亲热的、恳切的、安抚的、深沉的说:“你们是好兄弟,背井离乡,在国外相依为命,有什么好吵呢?即使有意见不同的地方,也都是为了对方好,不是吗?好了,看在我这个老头儿的脸上,你们就讲和了吧!”志翔颓然的跌坐在椅子里,用手苦恼的蒙住了脸。志远眼见他这种神情,听到老人的谆谆劝告,心里一酸,顿时百感交集。想到自己对志翔的种种指责,也颇有强辞夺理之处,又担心他空着肚子,乱喝了许多酒,会把身体弄坏。心里七上八下,说不出来的后悔,很想对他说两句转圜的话,却又抹不下这个脸来,就呆站在那儿,愣愣的出着神。
  一时间,室内好安静,半晌,老人才拍了拍手,嚷着说:
  “忆华!把菜热热,大家吃饭了,酒拿开!今晚,到底是我在过寿哩!”志翔抬起头来,眼睛发红,眼眶湿润,他对老人低低的说了句:“对不起,高伯伯!”老人对他眼眼眼睛,悄悄示意。
  “我吗?我倒没关系……”
  志翔抬眼望向志远,打喉咙里叽咕着:
  “原谅我,哥!”志远一下子冲过来,把双手放在志翔的两肩上,紧紧的握住了他。他想说什么,可是,喉咙哽着,望着弟弟那微卷的黑发,望着他那湿润的眼睛,他自己的眼眶也湿了。终于,他开了口:“是我不好,我喝多了酒。你别生老哥的气,等你放暑假,我们去威尼斯好好的度个假,把所有的不愉快都忘掉,嗯?”他转眼看着忆华,柔声说:“忆华,快去弄点醒酒的东西给他吃吃,他根本不会喝酒!”
  忆华悄然的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很快的答应了一声,就飞快的跑进厨房里去了。
 

 
分享到:
森林里的小屋
有影像记载的中国早期人体模特
三字经3
十、小凤仙
曹操与东汉美女蔡文姬的一段情
7身上有点痒,还是挠挠吧
史上最风流的寡妇 死了十个老公还有人抢
成吉思汗做梦也想不到 亲孙子竟被南宋所杀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