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秋歌 >> 第十四章 殷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第十四章 殷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时间:2013/11/25 7:33:48  点击:2184 次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殷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在表面上,一切就变得相当平静了。事实上,殷文渊自从那晚和儿子谈判之后,就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不该如此直接,如此坦白,尤其如此迅速的向殷超凡提出反对意见。这就像拍皮球一样,拍得越重,反弹的力量越高。如果当时能按兵不动,而逐渐的向超凡一点一滴的灌输观念,可能会收到相当的效果,而现在,他却把事情弄糟了!
  殷文渊并不是等闲人物,能主持这样大的企业,能挣出这么大家当的男人,就决不是一个愚蠢的人。经过了一番深思,他认为暂时还是按兵不动,姑且让他们去“恋爱”,而在暗中再做一番深入的调查,然后另出奇兵,才能“出奇制胜”。因而,他在第二天就对儿子说了:
  “我实在没料到你会爱得这么深,这么切。我想,这件事是我做得太过火了,外面对芷筠的传闻不一定是正确的。说实话,我反对芷筠,主要也不在闲言闲语,而是考虑到你们的下一代!”他说得很恳切,在他内心深处,这也确实是个最主要的原因,谁会愿意自己的孙子是白痴!即使只有一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也不愿作这种赌博!他的恳切使殷超凡的敌意化解了很多。事实上,殷超凡何尝不觉得自己昨晚的表现太强烈?父母毕竟是父母,身为人子,基本的礼貌总该维持!何况,他应该为芷筠留一点转圜的余地。于是,他也努力使自己表现得心平气和。“我知道,爸。我也不愿有个低能的儿子,只是,儿子是否低能是个未知数,失去芷筠,我会陷入绝境是个已知数。为了那个未知数,而宁可让一个已知数的悲剧去发生,这不是太笨了吗?你不能因为害怕肺癌,就去把肺割掉,是不是?”
  殷文渊被殷超凡的理论弄糊涂了。可是,他却深切的了解了一件事,殷超凡爱芷筠,已经到达一种疯狂的、痴迷的、不可理喻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采取什么硬性的举动,他一定会失掉这个儿子!是的,为了“未知数”的孙子,失去“已知数”的儿子,到底是件太傻的事情!因此,他沉默了。表面上,他的态度是既不接受芷筠,也不拒绝芷筠,只说:“结婚的事暂缓吧!大家都多考虑一下,好不好?”
  父亲既是用商量的口吻来说,殷超凡也无法坚持。在他心目中,他仍然抱着:“假以时日,父母一定会接受芷筠!”的想法。而且,他对“婚事”还另有一番打算。在殷文渊心中呢,正相反,他可不相信爱情是永久不变的这句话:“等他厌倦了,他自然会放弃!”于是,父子两人,各有所待,表面上,一切就变得平静了。芷筠已经辞了职,既然不去工作,每天待在家中,日子也变得相当无聊,竹伟呆呆愣愣,无法和他谈任何话,殷超凡依旧要忙台茂的工作。近来,殷文渊不落痕迹的,把很多实际的工作都移到殷超凡手中来,使殷超凡不能不忙,不能不全力以赴。可是,尽管忙碌,他每天依旧一下班就往芷筠家里跑。带他们姐弟去吃晚饭,看电影,吃消夜……总要弄到深更半夜才回家。而星期天,就是他们三个最愉快的时间!他们可以一清早就开着车子,到郊外去尽兴而游。竹伟对于大自然,有种本能的爱好,一到青山绿水之间,他就快乐得像个飞出笼子的小鸟。这个星期天,他们再度去了“如愿林”。奇怪,那紫苏越到天冷,就长得越茂盛,颜色也越红。他们在那林中追逐嬉戏,乐而忘返。当疲倦的时候,就席地而卧,仰看白云青天,和那松枝摇曳,他们就觉得世界上其他的人都不存在了,只剩下他们,深深相爱的他们。
  殷超凡从没提过父母对芷筠的那篇强烈攻击,但是,他也不再提请芷筠去家里玩的话。芷筠是相当敏感的,她虽然没有多问,心里已有了数。这天,他们并躺在小松林里。天气已经相当冷了,松林里穿梭的风,带着深深的凉意,不住吹拂过来。殷超凡脱下自己的夹克,盖在芷筠身上。
  “超凡!”芷筠叫了一声。
  “嗯?”“我想再去找个工作。”
  殷超凡一怔。“为什么?”他问。“什么为什么?”芷筠的眼光一直射向层云深处。“我上班上惯了,闲着很无聊,而且,我不习惯……用你的钱。”“我们之间,还要分彼此吗?”他用手支着头,躺在她身边,注视着她。“我想,”她慢吞吞的说:“还是应该分一分的。”
  “试述理由!”“你只是我的朋友……”
  “只是吗?”他打断了她。“我正要告诉你我心里打算的事。你太骄傲,除非我成为你的丈夫,否则你永远要和我分彼此,所以,我们明天就可以去法院,我们都已到达法定年龄,我们去公证结婚!”她把眼光从云端收回来,落在他的脸上。她抬起手来,用手指轻轻的、温柔的抚摩着他的面颊,鼻头,和下巴。
  “你父母会很伤心,”她低语。“超凡,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你父母对我的批评和看法!”
  “他们并没有说什么……”他望着她,她那对黑白分明的眼睛正静静的瞅着他,瞅得他心跳,瞅得他无法遁形。他轻咳了一声,哑声说:“我们何必管父母的批评和看法呢?爱情和婚姻,是我们之间的事,对吗?”
  她用手勾住他的脖子。
  “他们说我些什么?”她低问。
  那是不能说的,也是他不愿说的,更是他不敢说的。俯下头,他热烈的、辗转的、深情的吻她。这一吻述说了千言万语,也表达了他的万般无奈,和千种柔情。她体会出来了。体会的比他表达的更多,她深深的叹息了。
  “为什么你要姓殷?”她悲哀的问。“对不起,”他说。“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她不由自主的微笑了。
  “为什么你要爱上我?”
  “这一点,幸好我还有选择的余地!”
  “傻瓜!你要付代价的!”
  “人生的事本来就如此,你要求的越高,付的代价也越高!”他盯着她。“谁教我要求这么高?像我母亲说的,天下的女孩那么多,为什么你挑了一个最特殊的来爱?”
  她的眼光深沉。“他们是这样强烈的反对我啊?”
  他咬牙。言多必失!你何苦多说话!
  “芷筠,”他正色说:“嫁我吧!我们去公证结婚!好不好?让我负起一个丈夫的责任来,好不好?你太骄傲,如果我不娶你,你不会让我来养你!假如你去工作,我实在不放心!”
  “不放心什么?”“竹伟需要有个人照顾。而且……”
  “而且什么?”“你太可爱,芷筠。”他坦白的说。“认识了你,我才知道‘我见犹怜’四个字的意思。我不愿再跑出一个方靖伦来!而这是非常可能的事!所以,芷筠,嫁我吧!这两天我想了又想,除非尘埃落定,要不然,总是夜长梦多!何况,你身边又有那么多包围你的人,这样拖下去,我会发疯!”
  她凝视着他的眼睛。“你真要和我去公证结婚?”
  “我真要!”他热切而恳求的望着她。“答应我,芷筠。或者,婚礼会办得不很隆重,或者,你会感到终身大事不该草率……”“不。我并不在乎婚礼隆重与否,”她说:“可是,我不赞成你瞒着父母娶我!假如我嫁给了你,我总逃不开你的父母,我们私下结婚,你父母一定会勃然大怒……”她的眼睛清朗而悲哀。“在他们的怒火底下,我这个儿媳妇怎么当呢?”她用手亲切的抚摩着他那带着胡子渣、粗糙的下巴。“所以,你必须想清楚,如果你要和我公证结婚,我们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什么路?”“从此,你和殷家就断绝了关系!”
  殷超凡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芷筠没有忽略他这个冷战,她叹了口气,手从他的面颊上软软的垂下去,碰到身下的草地。她拔起一片小草,无意识的把那草叶撕成好几条,一面撕着,她一面说:“我知道,这对你是多么困难的事!你父母一向宠你,爱你,顺着你,几乎对你是言听计从的!除了我,他们大概从没有反对过你任何事!现在,你是不是狠得下心来背叛父母,抛弃养育你二十四年的家庭,同时,还有台茂的企业!如果你娶了我,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并不认为有这么严重!”殷超凡勉强的说。自从父母强烈反对芷筠那夜开始,他就一直在计划和芷筠公证结婚。在他心里,多少在打一个如意算盘,只要父母发现生米煮成了熟饭,就也只好认了。问题在如何说服芷筠,不铺张,不请客,来一个简简单单的婚礼。而现在,芷筠提出的问题,是他从没有想过的。“你不了解,芷筠!”他盯着她。“我父母把儿子看得很重,生了三个姐姐之后,才有了我,他们对我实在是爱到极点。我想,不告而娶当然会使他们很生气,可是,气一阵也就会算了。因为,儿子总之是儿子,何况是唯一的儿子!”芷筠瞅着他,她的眼神是深沉的、研究的。像在细读一本费解的书。“你在利用父母的弱点,”她说:“这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他们反对你,也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殷超凡忍不住脱口而出。“你终于招认,他们是在反对我了!”芷筠的嘴角边,浮起一个若有所思的、凄凉的微笑。“超凡,殷家的一切,对你都很重要吗?”“没有你重要!”“可是,要求你为我而放弃家庭,是太过份了,是不是?”芷筠轻蹙着眉头。“一个好女孩,不该引诱别人的儿子背叛父母!”“我并不是要背叛他们!”殷超凡有点烦躁的说。“我只是要和你结婚!你为什么一定要用如此严重的两个字?我有把握,在我们婚后,他们会让步的!”
  “这是逼迫他们不得不让步,这样是胜之不武!”
  “我不了解你,芷筠,”殷超凡不安而烦恼。“你一定要通过我父母才和我结婚吗?你是嫁给我,还是嫁给我父母?你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难道……”他想起父亲对芷筠选择他的那几句评语,心里有点发冷。
  芷筠摇摇头,她觉得被伤害了。她的眼神阴郁,而声音里充满了无助与无奈。“你应该了解我的!”她说:“难道要让别人批评我,不择手段的引诱你,以达到结婚的目的!再利用父母不得不承认的弱点,来当殷家的少奶奶!”
  “那么,”殷超凡更加怀疑而且生气了。“如果父母永远不批准,你就宁可永远不嫁给我吗?你的爱情就如此经不起考验?你把名誉看得比爱情更重要?”
  “不是,”芷筠说。“只因为你是殷家的独生子,只因为你会继承庞大的产业!如果你一无所有,我不会在乎你父母的反对与否!”“我还是不懂!”她翻身坐了起来。拂了拂散乱的头发。
  “算了!我们不要谈这个问题吧!”
  “要谈!”他固执起来:“你说说清楚,是不是一天得不到我父母的同意,你一天不愿意结婚?是不是你决不考虑和我去法院公证?”“我考虑,”她说,深深的、深深的凝视着他,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出来。“我说过的,在那唯一的一条路之下,我愿意嫁你。”他怔了,努力的想着,一时间,脑子里是一团混乱。
  “什么唯一的一条路?你再说一遍好吗?那条路?”
  “哦,不不!”她慌忙摇头,一把抱住了他,激动的说:“忘了我的话!我无权、也不该作这样的要求!哦,不不!超凡!让我告诉你吧,我爱你!全心全意的爱你!我们先不要谈公证结婚这件事,最起码,你让我考虑一段时间!好不好?我只对你说一句;”她正视着他,满脸的激情。“活着,我是你的人!死了,我是你的鬼!无论生与死,我发誓除了你,不让任何一个男人碰我!否则,我会被天打雷劈,万马……”
  他一把紧拥住她,迅速的用嘴堵住了她的唇。强烈的、激动的、疯狂的吻着她。所有的怀疑和阴影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他们滚倒在草地上,身子贴着身子,心贴着心,彼此的呼吸热热的吹在对方的脸上,双方都感觉得到对方的心跳。他们的头顶上,有蓝天,有白云,有摇曳的松枝。他们的身子底下,有小草,有野花,有落叶与青苔。天地,因他们的爱而存在,世界,因他们的爱而美丽!连那痴痴傻傻的竹伟,也被这份爱所感染了!他跳着,蹦着,唱着的跑了过来。
  竹伟嘴里在哼着歌,手中,不知从何处采来了一大把类似芦花的植物,那白色的花穗在风中轻颤,别有一股楚楚动人的韵致。芷筠从草地上坐了起来,她的眼睛里闪着奇异的光芒,怔怔的望着竹伟,她侧耳倾听着竹伟的歌声。竹伟玩着芦花,断断续续的哼着、唱着,隐约可以听出那调子婉转柔和。殷超凡也被吸引了,他看看竹伟,又看看芷筠:
  “我从没听过竹伟唱歌!”他说。
  “他在唱妈妈生前最爱唱的一支歌!”芷筠说,她的眼睛发亮,面颊发红,整个脸庞都绽放着一种稀有的光采。“那时候,我们住在郊外,倚山面水,到处都是草原。爸爸妈妈常带着我和竹伟,到山里去玩。爸爸妈妈那么恩爱,你很难看到如此恩爱的夫妻!我和竹伟就到处采草莓,采芦花。那是我们全家最幸福快乐的一段时期,竹伟才五、六岁,我们还没有发现他的毛病。那时候,妈妈总是唱这一支歌,后来,为了给竹伟找医生,家里的气氛就变了,等妈妈去世之后,我就再也没听过这支歌。奇怪的是,竹伟怎么会唱起来?”
  “知道吗?”殷超凡感动的说:“那段幸福的时光一定在他脑中有极深刻的印象,现在,在这山林之中,又有如此相爱的我们,就把他带回到幸福的过去里去了。”
  “我想也是的。”“我很好奇,你还会唱那支歌吗?”殷超凡问,倾听着竹伟那忽断忽续,模糊不清的句子。这时,竹伟正试着把那些摘下来的芦苇,再种回泥土里去,忙得不亦乐乎,对芷筠和殷超凡的对白完全没有注意。
  “是的,只是我唱得不好听。”
  “我要听你唱!”她唱了,那是支音韵柔美的小歌,殷超凡一上来就被抓住了,而且激动了。“还记得那个秋季,我们同游在一起,我握了一把红叶,你采了一束芦荻,山风在树梢吹过,小草在款摆腰肢。我们相对注视,秋天在我们手里。
  你对我微微的浅笑,我只是默默无语,你唱了一支秋歌,告诉我你的心迹,其实我早已知道,爱情不需要言语。我们相对注视,默契在我们眼底。”她唱完了,眼睛闪烁着,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他。
  “好听吗?”她问。他大大的喘了一口气。
  “芷筠!”他叫着说:“这支歌是为我们而作的!”
  “什么?”她愕然的问,仔细回想着那歌词,她就也兴奋而激动起来。“真的!好像就是在说我们!”
  “芷筠!”他嚷着,用手握着她的手臂。“你还敢说不嫁我吗?你敢说吗?你母亲的歌,却冥冥中唱出了我们的故事,我们的爱情,和我们要抓住的秋天!芷筠,我告诉你!我们的事,早就命定会发生的!从那天摔跤开始,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命中你有个竹伟这样的弟弟,才会在巷子里丢扫帚,命中要我那一刻经过那巷子,才会遇见你!竹伟的不健全,就是老天为了要撮合我们的!芷筠,你瞧,你母亲怎会唱这样一支歌?因为她知道我会遇见你!现在,她一定在天上看着我们,要保佑我们相爱,撮合我们的婚姻,所以,她使竹伟及时唱出这支歌!”芷筠睁大眼睛,怔怔的望着他。
  “哦,超凡!”她喘息的说:“你不要说得太玄!”
  “真的!真的!”他叫着:“人类的姻缘,本就是命中注定的,你难道不信吗?人死而有灵,你难道不信吗?你父母泉下有知,一定会让我顺利娶到你,因为——”他强调的说:“他们知道我有多爱你!”“哦,超凡!”芷筠激动的嚷着,热烈的看着他。然后,她抬起头来,望着那广漠穹苍,父亲母亲,你们真的在层云深处吗?真的在冥冥中保佑着我们吗?那么,指示我一条路吧!指示我一条正确的路!怎样做我才没有错?嫁他?或不嫁他?
  “芷筠!”好像是在答复她的心声,殷超凡及时的说:“嫁我!我明天就去登记,下个星期就可以公证结婚!不要再去管那些反对的力量,你勇敢,你倔强,没有反对可以推翻我们的爱情!嫁我!芷筠!”
  “我……我……”她嗫嚅着,目光仍然在层云中搜索,父亲母亲,你们在那里?风在呼啸,松林在叹息。她听不到父母的回音。“不要再犹豫!”他命令着:“嫁我!”
  “我——必须再想一想。”
  “想多久?五分钟?十分钟?还是半小时?”
  “给我一个月时间!”他盯着她,眼中燃烧着热烈的火焰。
  “为了折磨我吗?”“为了爱你,我不想做错事!”“我给你一星期!”“半个月!”“哦,你真会讨价还价!好吧!”他重重的一甩头:“半个月后,我们去公证!”“我并不是说半个月就嫁你哦,我只是说考虑……”
  他用嘴唇堵住她的话。
  “你要嫁我!半个月后,你将成为我的妻子!”
  是吗?会吗?命运是这样安排的吗?半个月!事实上,一星期后,一件事发生了,扭转了他们整个的命运,也改写了他们的历史! 
 

 
分享到:
红楼尤物秦可卿身后的未解之谜
南北朝汉人战败后妇女被俘数万人成生子机器
贾府丫鬟鸳鸯为何宁死不上贾赦床
皇帝的新装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4
揭秘北齐胡皇后的妓女生涯
古代中国两大绝密技术如何被盗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7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