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几度夕阳红 >> 第二十七章 放学了晓彤背着书包和顾德美步出校门

第二十七章 放学了晓彤背着书包和顾德美步出校门

时间:2013/11/14 22:13:20  点击:2794 次
  放学了,晓彤背着书包,和顾德美步出校门。校门外暮色苍茫,带着寒意的秋风正斜扫着街头。成群的白衣黑裙的女学生从栅门内一涌而出,像一群刚放出笼的小鸽子,吱吱喳喳的叫闹着,在街头四散分开。晓彤和顾德美说了再见,杂在学生群中,向公共汽车站走去。四周的同学们在推推攘攘笑笑闹闹,经过了一日繁重的上课之后,放学这一刹那就成了最美好的时光,笑声此起彼落,夹杂着愉快而清脆的“再见”之声。晓彤踽踽的向前迈着步子,低垂着头,望着落日照射下的自己的影子。周遭的一切,她都恍如未觉,只深陷在自己孤苦而寥落的情绪之中。
  四周渐渐安静了,同学们都已抢先跑到公共汽车站去排队,她独自落在后面,缓缓的走着。一整天,坐在教室里也好,站在操场中也好,无论上课、下课,升旗、降旗……她都是恍恍惚惚的。老师的讲解,同学的笑闹……对她全像烟雾中的幻景,留不下任何清晰的印象。一次,顾德美拉着她的袖子说:“喂喂,你怎么了?和你讲了三次话你都听不见!”
  她猝然醒悟,瞠目望着顾德美,她只感到心底一阵绞痛,而泪珠溟然欲坠了。顾德美愕然的放松了她,她掉头望着窗外,心中又迷迷糊糊起来,凝视着远山白云,她又再度陷进凄迷恍惚之中。转了一个弯,绕过一根电线杆,她依循着每日走熟了的路径向前走,头始终低垂着没有抬起来。走过了电线杆之后,一个人影挡住了她,同时,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晓彤!”她抬起头来,迎着了魏如峰迫切而痛楚的眸子,她站定,仰视着这张脸。突来的意识又牵动了心底的创痛,她闪动着眼珠,泪水迅速的濡湿了睫毛,魏如峰握着她手腕的手加重了压力,低低的说:“上车去,晓彤,我必须和你谈一谈。”
  魏如峰跨上了摩托车,晓彤顺从的坐在后面,习惯的用手环抱住魏如峰的腰。马达发动了,车子风驰电掣的在街道上疾驰。只一会儿,车子停了,晓彤跳下车来,才发现他们正停在“铃兰”的门外。魏如峰带着晓彤走进去,在他们的老位子上坐下来。鱼池中绿叶亭亭,几条红色的热带鱼正在水草中来往穿梭。魏如峰的手伸过了桌面,握住了晓彤那柔软,白皙的小手。“晓彤!”他低唤。“嗯?”她抬起一对朦朦胧胧的眼睛。
  魏如峰默默的摇头,蹙起了眉峰。
  “别这样看我,”他说:“你的眼睛使我心碎。”他拿起晓彤的手,用嘴唇紧贴上去。“晓彤,告诉我,你相信我吗?”
  晓彤点点头。“爱我吗?”晓彤再点头。“那么,晓彤,”魏如峰恳切的说:“你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嗯?”“你必须答应我。”魏如峰说:“无论在怎样恶劣的情况之下,我们要坚定我们的立场!换言之,不管现实对我们的打击有多大,你决不能软弱和屈服。”
  晓彤困惑的望着魏如峰。
  “你懂了吗?晓彤?”他渴切的望着她:“我有没有向你求过婚?晓彤?我现在向你正式的求婚,晓彤,你愿嫁我吗?”
  晓彤闭了一下眼睛,两颗大泪珠从睫毛上跌落,沿着苍白的面颊滚了下来。魏如峰伸过手去,托起晓彤的下巴,用大拇指抹掉了她颊上那两颗晶莹的泪滴。颤声说:
  “晓彤,你不知道我多么爱你!”
  “我知道,”晓彤含着泪点头:“我知道。”
  “那么,说你愿意嫁给我!”
  “难道你还不明白?”“我明白,但是我要听你亲口说!”
  “如峰,”晓彤痴痴的望着他:“我愿意嫁给你,一百个愿意!”“好,”魏如峰坐正了身子,挺了挺背脊,脸上带着个坚决而果断的神情,仿佛一个临上沙场的斗士。“晓彤,我就要你这句话,有了你这句话,我就什么都不管,我要尽我的全力来争取你!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打倒我或挫折我!”他用两手把晓彤的手阖住,握紧,似乎想把自己身上的力量藉这双手灌注到晓彤的身上去。“可是,晓彤,你必须和我站在一条阵线上,不能动摇。如果你动摇了,我就有千千万万种力量,也都没有用了,你懂吗?”晓彤慢慢的点点头。“今天早上,”魏如峰顿了顿,说:“我到你家里去过,和你母亲谈得很不愉快!”他盯着晓彤:“你母亲坚持反对我们来往。晓彤,你要站在我这一边,说服你的母亲,或者征服你的母亲!而你,决不能被你的母亲说服或征服。你能不能坚定你自己?”晓彤湿润的眸子迟疑的转动着,手指无力的在魏如峰掌心中颤动。“可是——”她轻轻的说:“我从没有违背过妈妈什么。”
  “这次事情不同了,是不是?”魏如峰有些焦灼的说:“如果你再顺从,就是埋葬我们两个人的幸福!晓彤,晓彤,我就怕你这份柔顺,你一定要坚强,一定要!”
  “可是,可是,”晓彤咬着嘴唇说:“我不能和妈妈对立,我不能!妈妈会伤心……”
  “为了怕你母亲伤心,你就牺牲掉我们两个人吗?为了怕你母亲伤心,你就不怕别人伤心?而你母亲反对我的理由根本就不能成立!她把上一辈的仇恨记在我身上,这完全不合理!我奇怪在二十世纪的现在,还有像你母亲这样顽固的人!她太自私,晓彤,她太自私!”
  “你怎能这样说妈妈?”晓彤蹙着眉说:“你根本不了解妈妈,她不自私,她从来就不自私,她尽量要我快乐……她……”她低下头,凝视着桌上的咖啡杯,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低低的说:“她是个好妈妈。”
  魏如峰把晓彤的手握得更紧,摇着头,叹息着说:
  “晓彤,你怎么如此善良而单纯?善良得让人不能不爱你。在你面前,我实在自惭形秽!”他再叹了口气,放开她的手,用一只手支着额,另一只手无意识的拿着小匙搅着咖啡。片刻之后,他想起梦竹曾要他在何慕天和晓彤中选择一个,如果同样的问题,晓彤会如何处理?他抬起头来,注视着晓彤说:“我问你,晓彤,假如有一天,你必须在你母亲和我中间选择一个,有了我就失去你母亲,有了你母亲就失去我,那么,你选择谁?”“噢!”晓彤轻喊:“那是残忍的!”
  “你告诉我,晓彤,如果有那么一天,你一定要面临选择的时候,你选择谁?”“我要你,”晓彤怔怔的说:“也要妈妈。”
  同样的答案!“假若这两个不能同时拥有呢?晓彤,你给我一个确定的答复,”她再逼紧一步:“因为,据我看来,你已经面临到这种局面了。告诉我,你要谁?”
  晓彤定定的望着魏如峰,大大的眼睛里蕴蓄着哀伤,还有更多的固执的深情。“我没有选择,如峰,”她慢吞吞的说:“因为我只能有这一种选择:我要你,也要妈妈。”
  “假若——”魏如峰加强语气说:“你不能都‘要’!”
  “那么,”晓彤凄凉的微笑了:“如峰,真有那一天,我就——谁都不要了。”魏如峰感到心底一阵抽搐,不禁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冷战。他在晓彤的眼底看到了些什么东西,属于危险的东西!他知道她心中在想些什么,那颗小小的,易感的心!他重新握住了她的手,握得那么紧,彷佛怕她逃走或消失似的。带着不能抑制的颤栗,他祈祷般的说:
  “我不再向你多要求什么,我不再向你多说什么!老天,但愿它能保护你,保护你和我,和一切善良的人,使我们都不受伤害!”晓彤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了,打开大门,首先看到的是坐在玄关的地板上,用双手托着下巴,愣愣的发着呆的晓白。接着,就听到屋里明远的咒骂声。晓白看到了晓彤,把两只手一摊,低声说:
  “爸爸在和妈妈吵架。”
  “为什么?”晓彤问。“还不是为了你和魏大哥的事,还牵扯到什么何慕天,过去未来的,我也听不懂!”
  晓彤脱了鞋子,走上榻榻米,才跨进父母的房间,明远就停止了正说了一半的话,双目灼灼的望着晓彤,把她从头看到脚,然后冷冷的哼了一声,望着梦竹说:
  “你的宝贝女儿回来了!五点钟放学,七点半到家,随便和男朋友在外面游荡,看样子,是颇有乃母之风!”
  梦竹的脸色雪白,嘴唇上毫无血色,像一根木头棍似的直直的坐在床沿上。头发零乱,眼眶深陷。她愣愣的望着明远,抖动着嘴唇无法出声,好半天,才说了一句:
  “明远,你……你……你怎么能这样说?”
  “我说错了吗?”杨明远仍然冷笑着:“她不是你的宝贝女儿吗?你宠她、惯她、纵她,胜过你对晓白的关心一百倍!为什么?你喜欢她,她身上有谁的影子……”
  “明远!”梦竹叫。“哼!你的女儿!你的好女儿!和你同样有眼光,能选择到泰安纺织公司的小老板,有钱、有势、有人品……”
  “明远,我求你!”梦竹用手蒙住脸,痛苦的扭动着头:“你这样逼我,到底是要怎么样?别把孩子的事和我们自己的事弄混,好不好?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谈,行不行?”
  “你怕谈吗?梦竹?你还是怕面对现实?晓彤!过来!我有话问你!”“明远!”梦竹紧张的叫,哀恳的望着杨明远。“明远,请你——”她掉头转向晓彤:“晓彤,爸爸生你的气,你还不赶快过去,向爸爸道歉,认错!”眼泪涌进了她的眼眶,忍着泪,她憋着气说:“晓彤,过去!对爸爸说:‘爸爸养育了我十八年,而我不能使爸爸高兴,是我的过失,以后我将处处听爸爸的话,请爸爸原谅我!’说!晓彤,对你爸爸说!”
  晓彤木立在那儿,母亲的样子使她惊吓,爸爸的神情让她恐惧,她惶然的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犹豫着没有开口。梦竹泪水迸流,用手捂着脸,她哭泣着喊:
  “晓彤!我叫你说!你听到没有?”
  “噢!妈妈!”晓彤恐慌的喊,转向了父亲:“我说!我说……爸爸养育了我十八年,我……我……”“我不能使爸爸高兴,是我的过失……”梦竹提示着晓彤。
  “我不能使爸爸高兴,是我的过失……”晓彤像小孩念书一样机械的重复着梦竹的句子。
  “哼!”杨明远打断了她们:“梦竹,你不必这样导演晓彤演戏!这样与事实又有什么帮助?你不要想逃避真正的问题。”
  “明远,我只希望你仁慈一点!”梦竹说,放低了声音,她像自语般又加了一句:“晓彤还小,请让她在人前能抬得起头。”“别忘了她的男朋友!”明远说。
  “她会和他断绝的,”梦竹说,转头对着晓彤:“是不是?晓彤?你要听妈妈的话,是不是?你对我发誓,你永不理
 

 
分享到: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6
唯一被老婆挤兑得离家出走的开国皇帝
渔翁、魔鬼和四色鱼的故事
古代贵族养“食客”背后多有阴谋
中国最后一位为皇帝殡葬的妃子
美女自称是宫眷
影视剧中的少林武僧
色诱尼姑勾引寡妇朱熹险被斩首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