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骆驼祥子 >> 第十三章 因有雪光,天仿佛亮得早了些

第十三章 因有雪光,天仿佛亮得早了些

时间:2013/11/8 21:09:36  点击:3616 次
    因有雪光,天仿佛亮得早了些。快到年底,不少人家买来鸡喂着,鸡的鸣声比往日多了几倍。处处鸡啼,大有些丰年瑞雪的景况。祥子可是一夜没睡好。到后半夜,他忍了几个盹儿,迷迷糊糊的,似睡不睡的,象浮在水上那样忽起忽落,心中不安。越睡越冷,听到了四外的鸡叫,他实在撑不住了。不愿惊动老程,他蜷着腿,用被子堵上嘴咳嗽,还不敢起来。忍着,等着,心中非常的焦躁。好容易等到天亮,街上有了大车的轮声与赶车人的呼叱,他坐了起来。坐着也是冷,他立起来,系好了钮扣,开开一点门缝向外看了看。雪并没有多么厚,大概在半夜里就不下了;天似乎已晴,可是灰渌渌的看不甚清,连雪上也有一层很淡的灰影似的。一眼,他看到昨夜自己留下的大脚印,虽然又被雪埋上,可是一坑坑的还看得很真。

    一来为有点事作,二来为消灭痕迹,他一声没出,在屋角摸着把笤帚,去扫雪。雪沉,不甚好扫,一时又找不到大的竹帚,他把腰弯得很低,用力去刮揸;上层的扫去,贴地的还留下一些雪粒,好象已抓住了地皮。直了两回腰,他把整个的外院全扫完,把雪都堆在两株小柳树的底下。他身上见了点汗,暖和,也轻松了一些。跺了跺脚,他吐了口长气,很长很白。

    进屋,把笤帚放在原处,他想往起收拾铺盖。老程醒了,打了个哈欠,口还没并好,就手就说了话;"不早啦吧?"说得音调非常的复杂。说完,擦了擦泪,顺手向皮袄袋里摸出支烟来。吸了两口烟,他完全醒明白了。"祥子,你先别走!

    等我去打点开水,咱们热热的来壶茶喝。这一夜横是够你受的!"

    "我去吧?"祥子也递个和气。但是,刚一说出,他便想起昨夜的恐怖,心中忽然堵成了一团。

    "不;我去!我还得请请你呢!"说着,老程极快的穿上衣裳,钮扣通体没扣,只将破皮袄上拢了根搭包,叼着烟卷跑出去:"喝!院子都扫完了?你真成!请请你!"

    祥子稍微痛快了些。

    待了会儿,老程回来了,端着两大碗甜浆粥,和不知多少马蹄烧饼与小焦油炸鬼。"没沏茶,先喝点粥吧,来,吃吧;不够,再去买;没钱,咱赊得出来;干苦活儿,就是别缺着嘴,来!"

    天完全亮了,屋中冷清清的明亮,二人抱着碗喝起来,声响很大而甜美。谁也没说话,一气把烧饼油鬼吃净。

    "怎样?"老程剔着牙上的一个芝麻。

    "该走了!"祥子看着地上的铺盖卷。

    "你说说,我到底还没明白是怎回子事!"老程递给祥子一支烟,祥子摇了摇头。

    想了想,祥子不好意思不都告诉给老程了。结结巴巴的,他把昨夜晚的事说了一遍,虽然很费力,可是说得不算不完全。

    老程撇了半天嘴,似乎想过点味儿来。"依我看哪,你还是找曹先生去。事情不能就这么搁下,钱也不能就这么丢了!

    你刚才不是说,曹先生嘱咐了你,教你看事不好就跑?那么,你一下车就教侦探给堵住,怪谁呢?不是你不忠心哪,是事儿来得太邪,你没法儿不先顾自己的命!教我看,这没有什么对不起人的地方。你去,找曹先生去,把前后的事一五一十都对他实说,我想,他必不能怪你,碰巧还许赔上你的钱!

    你走吧,把铺盖放在这儿,早早的找他去。天短,一出太阳就得八点,赶紧走你的!"

    祥子活了心,还有点觉得对不起曹先生,可是老程说得也很近情理——侦探拿枪堵住自己,怎能还顾得曹家的事呢?

    "走吧!"老程又催了句。"我看昨个晚上你是有点绕住了;遇上急事,谁也保不住迷头。我现在给你出的道儿准保不错,我比你岁数大点,总多经过些事儿。走吧,这不是出了太阳?"

    朝阳的一点光,借着雪,已照明了全城。蓝的天,白的雪,天上有光,雪上有光,蓝白之间闪起一片金花,使人痛快得睁不开眼!祥子刚要走,有人敲门。老程出去看,在门洞儿里叫:"祥子!找你的!"

    左宅的王二,鼻子冻得滴着清水,在门洞儿里跺去脚上的雪。老程见祥子出来,让了句:"都里边坐!"三个人一同来到屋中。

    "那什么,"王二搓着手说,"我来看房,怎么进去呀,大门锁着呢。那什么,雪后寒,真冷!那什么,曹先生,曹太太,都一清早就走了;上天津,也许是上海,我说不清。左先生嘱咐我来看房。那什么,可真冷!"

    祥子忽然的想哭一场!刚要依着老程的劝告,去找曹先生,曹先生会走了。楞了半天,他问了句:"曹先生没说我什么?"

    "那什么,没有。天还没亮,就都起来了,简直顾不得说话了。火车是,那什么,七点四十分就开!那什么,我怎么过那院去?"王二急于要过去。

    "跳过去!"祥子看了老程一眼,仿佛是把王二交给了老程,他拾起自己的铺盖卷来。

    "你上哪儿?"老程问。

    "人和厂子,没有别的地方可去!"这一句话说尽了祥子心中的委屈,羞愧,与无可如何。他没别的办法,只好去投降!一切的路都封上了,他只能在雪白的地上去找那黑塔似的虎妞。他顾体面,要强,忠实,义气;都没一点用处,因为有条"狗"命!

    老程接了过来:"你走你的吧。这不是当着王二,你一草一木也没动曹宅的!走吧。到这条街上来的时候,进来聊会子,也许我打听出来好事,还给你荐呢。你走后,我把王二送到那边去。有煤呀?"

    "煤,劈柴,都在后院小屋里。"祥子扛起来铺盖。

    街上的雪已不那么白了,马路上的被车轮轧下去,露出点冰的颜色来。土道上的,被马踏的已经黑一块白一块,怪可惜的。祥子没有想什么,只管扛着铺盖往前走。一气走到了人和车厂。他不敢站住,只要一站住,他知道就没有勇气进去。他一直的走进去,脸上热得发烫。他编好了一句话,要对虎妞说:"我来了,瞧着办吧!怎办都好,我没了法儿!"及至见了她,他把这句话在心中转了好几次,始终说不出来,他的嘴没有那么便利。

    虎妞刚起来,头发髭髭着,眼泡儿浮肿着些,黑脸上起着一层小白的鸡皮疙瘩,象拔去毛的冻鸡。

    "哟!你回来啦!"非常的亲热,她的眼中笑得发了些光。

    "赁给我辆车!"祥子低着头看鞋头上未化净的一些雪。

    "跟老头子说去,"她低声的说,说完向东间一努嘴。

    刘四爷正在屋里喝茶呢,面前放着个大白炉子,火苗有半尺多高。见祥子进来,他半恼半笑的说:"你这小子还活着哪?!忘了我啦!算算,你有多少天没来了?事情怎样?买上车没有?"

    祥子摇了摇头,心中刺着似的疼。"还得给我辆车拉,四爷!"

    "哼,事又吹了!好吧,自己去挑一辆!"刘四爷倒了碗茶,"来,先喝一碗。"

    祥子端起碗来,立在火炉前面,大口的喝着。茶非常的烫,火非常的热,他觉得有点发困。把碗放下,刚要出来,刘四爷把他叫住了。

    "等等走,你忙什么?告诉你:你来得正好。二十七是我的生日,我还要搭个棚呢,请请客。你帮几天忙好了,先不必去拉车。他们,"刘四爷向院中指了指,"都不可靠,我不愿意教他们吊儿啷当的瞎起哄。你帮帮好了。该干什么就干,甭等我说。先去扫扫雪,晌午我请你吃火锅。"

    "是了,四爷!"祥子想开了,既然又回到这里,一切就都交给刘家父女吧;他们爱怎么调动他,都好,他认了命!

    "我说是不是?"虎姑娘拿着时候①进来了,"还是祥子,别人都差点劲儿。"

    刘四爷笑了。祥子把头低得更往下了些。

    "来,祥子!"虎妞往外叫他,"给你钱,先去买扫帚,要竹子的,好扫雪。得赶紧扫,今天搭棚的就来。"走到她的屋里,她
 

 
分享到:
揭秘三国时最著名的一起桃色绯闻
青蛙王子4
梦露死因揭秘:因怀上肯尼迪“龙种”被灭口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8
弟子规
秦始皇尸体背后的不解之谜
揭秘“肉弹”西施的生死之谜
07 戏彩娱亲    老莱子,  春秋时期楚国隐士,为躲避世乱,自耕于蒙山南麓。他孝顺父母,尽拣美味供奉双亲,70岁尚不言老,常穿着五色彩衣,手持拨浪鼓如小孩子般戏耍,以博父母开怀。一次为双亲送水,进屋时跌了一跤,他怕父母伤心,索性躺在地上学小孩子哭,二老大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