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巴黎圣母院 >> 第六章 爱斯梅拉达 第一卷

第六章 爱斯梅拉达 第一卷

时间:2013/10/28 17:41:15  点击:2254 次
  我们很高兴地要告知看官,在以上整个过程中,格兰古瓦和他的剧本始终顶住。演员们在他的督促下,滔滔不绝地朗诵着台词,而他自己也在津津有味地倾听。既然无法阻止,那场喧扰,只得忍受了,但他决意坚持到底,丝毫不灰心,希望群众会把注意力再转移过来的。当他看到卡齐莫多。科珀诺尔和狂人教皇那支的随从行列走出大厅时,心中希望的火花又燃烧起来。群众等不及地都跟着跑了。他想:“行了,所有捣乱的家伙全走了!”不幸的是,所有捣乱的家伙就是民众。不一会,大厅中就空无一人了。
  说真的,大厅里还留有一些观众,有的零零落落,有的三三两两围在柱子四周,都是老幼妇孺,他们喜欢清静。有几个学子仍然骑在窗户的盖顶上,向广场眺望。
  “也罢,”格兰古瓦想道。“好在还有这么一些人,能听完我的圣迹剧也就够了。他们虽然没有几个人,却都是非常优秀,有文学修养的观众。”
  过了一会儿,当演到圣母登场时,本来应当演奏一曲交响乐,以造成最宏观壮丽的戏剧效果,却被卡住了。格兰古瓦这才发现乐队走先了。他只好认命了,说道:“那就作罢!”
  看上去有一小群市民像是在谈论他的剧本,他便遂凑近去。下面是他听到的片言只语:
  “施纳托君,您知道德。纳穆尔老爷的纳瓦尔府宅吗?”
  “当然知道了,就在布拉克小教堂的对面。”
  “那好,税务局近来把它以每年六利弗尔八个苏巴黎币的租金租给了圣画家约姆,亚历山大,。”
  “房租又涨得那么厉害!”
  “算了吧!他们不听,其他人会听的。”格兰古瓦口叹气想道。
  “学友们!”一个捣蛋鬼突然在窗户上嚷起来。“爱斯梅拉达!爱斯梅拉达在广场上呐!”
  此话一出口,竟然产生魔术般的效果。大厅里留下来的所有人全冲到窗口去,爬上墙头去看,嘴里不断叫着:“爱斯梅拉达!爱斯梅拉达!”
  同时,外面传来一阵鼓掌的轰鸣声。
  “爱斯梅拉达,什么意思?”格兰古瓦呐呐着,伤心地合起双手。“啊!我的天哪!好象现在该轮到窗户露面了。”
  他掉头向大理石桌子看去,发现演出未经允许擅自中止了。正好此时该轮到朱庇特拿着霹雳上场,可是朱庇特却站在戏台下呆若木鸡。
  “米歇尔。吉博纳!”诗人生气地喊起来。“怎么一回事?该你小场了?快上去!”
  “咳!梯子被一个学子刚拿走了。”朱庇特回答道。
  格兰古瓦一瞧,果然千真万确。通向舞台的道路被中断了。
  “那混账小子!”他低声说道。“他干嘛拿走梯子?”
  “去看爱斯梅拉达呗。”朱庇特可怜巴巴地应道。他说:“看,这儿有梯子闲着无用! ”说着就搬走了。
  这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格兰古瓦只好忍受了。
  “统统见鬼去吧!”他对演员叫道。“要是我得了赏钱,你们也会有的。”
  于是,他无精打采的走了。不过他最后一个才走,就像一位大将在英勇奋战之后才撤离的。
  他一边走下司法宫弯弯曲曲的楼梯,一边嘟嘟哝哝:“这些如蠢猪般的巴黎佬,道道地地的乌合之众!他们本来是来听圣迹剧的,却什么也不听!他们对什么人都留神,什么克洛潘·特鲁伊甫啦,红衣主教啦,科珀诺尔啦,卡齐莫多啦,魔鬼啦!可偏偏对圣母玛丽亚一点也不在意!这些浪荡汉,我早知如此,就塞给你们一群处女玛丽!而我呀,是来对观众进行观言察色的,结果看到的只是人家的脊背!身为诗人,只抵得上一个卖狗皮膏药的!难怪荷马在希腊走村串镇,四处讨乞为生!难怪纳松流亡异邦,客死莫斯科!但是,这帮巴黎佬口口声声喊叫的爱斯梅拉达,究竟是啥名堂,谁能告诉我,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这到底是个什么词?肯定是古埃及的咒语了!” 
 

 
分享到: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幅
日本绝代艳后孝谦天皇专门找和尚偷情
三字经10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5
文人杀人不见血 白居易的一首诗竟也能逼死一名美女少妇
揭秘狄仁杰如何让武则天戒色
揭秘中国皇帝最成功的一段跨国恋
江畔独步寻花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