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的大学 >> 第二十章 就这么简单,除非必要的话

第二十章 就这么简单,除非必要的话

时间:2013/10/26 10:32:42  点击:2324 次
    就这么简单,除非必要的话。其它的他都不说,我几次努力试图与他讲话,都失败了。

    他以不变应万变,每当我发问,他就回答:“你问这个干吗?”

    谁也搞不清这个大傻瓜子在琢磨什么呢?船行驶到卡玛河和伏尔加河交汇处时,他遥望北方喃喃自语:“王八蛋。”

    “你说谁王八蛋?”

    沉默。

    汪汪汪的犬吠声打破了夜的沉寂,仿佛黑暗压抑下的幸存者软弱无力的最后挣扎。

    “那儿的狗最凶恶。”大傻子突然开口了。

    你说哪儿呀?”

    “哪儿都一样。我们那儿的狗凶恶极了……”“你住哪儿?”

    “沃罗格达。”

    他的话匣了一下子打开就收不住了,粗野的话一溜烟儿跑了出来:“嗳。你的同伴儿是你叔叙吧?他可真笨,我叔叔可精明呢,还很有钱。他在西姆比尔斯无有个码头,还开着一家饭馆。”

    他很不顺利地说完上面的几句话,就用他那双小得不能再小的眼睛凝视轮船上的桅灯。

    “嗳。稳祝……你看上去喝过点墨水吧?你知道法是谁的吗?”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呢。他又嘟囔道:

    “关于这件事众说纷纭,有说是沙皇定的,有说大主教定的,也有说是元老院定的。

    “我要知道是谁定的,我就去告诉他:最好法律定的严格点儿,哪怕是一举手、的投足都不允许才好呢。”

    “最好是法律严格地约着我,像铁链一样锁死我的心,否则我就得触犯它。我没办法不去触犯它。”

    他唠唠叨叨了半天,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都快听不见了。

    河面旧传来喊话声,一样的黯淡渺茫、疲软无力。几盏黄豆大小的桅灯在漆黑的夜色中显得十分耀眼,它们不遗余力地反射着极其微弱的光芒。

    头顶上乌云滚滚,水、天、地连成一片浑沌的黑暗。

    舵手紧锁眉头埋怨着:

    “他们把我带到什么地方了?我的心都要停止跳动了。

    ……”

    我只有一种感受:孤独与凄寂。我的头脑中空空如也,只有一个念头:睡觉。

    乌云总算走出黑暗,天这了。又是一个雾昭昭不见天日的惨淡日子,隐没在黑暗之中的景物依稀可见:河岸上的树林、农舍、农民的身影构成一幅黎明风景画。

    一只水鸥掀动翅膀飞了过去。

    我们交完亘,我就急不可耐地躲到帆布篷里睡觉去了。没多大工夫我就被急促的脚步声和叫喊声从梦中惊醒了,我探出头见三个水手围着那个舵手,仿佛在阻止他做什么事,同时听到他们叫着:“彼得鲁。别这样。”

    “上帝会保佑你的。”

    算了吧。”

    彼得鲁双手抱着夹子,一只脚下踏着包袱,他看了他父一下,继续粗声粗气地哀求着:“别管我了。让我走吧。不然我会犯罪的。”

    他看上去已经做好了跳船离开的准备,光着脚丫、穿着短裤,彼得鲁的脑门全让头发遮住了,那双异常小的眼睛里充看血丝,他企求似地望着几个水手。

    “不行。你会淹死的。”

    “淹死?不可能。歌儿们,让人走吧。还则我控制不住自己,我会杀了他。到了西姆比尔斯克就来不及了……”“你不能这样。”

    “我说兄弟们呀……”

    他分开双臂跪下了,双手贴着船板真像个受难的耶稣,他一遍一又一遍请求着:“让我走吧,让我走吧,我不能犯罪。”

    他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哀鸣中有一种动人的情愫,双壁伸展开、跪伏在那里,像一个虔诚的圣徒,他们被感动了。

    他站起身,抱起包裹,说了声:

    “谢谢。”

    就奔向船舷,用极为娴熟优美的动作跳入水中。

    我被他的异常举动驱使到船舷边,目了远去。他头顶大包袱,像戴了一顶大帽子,向着河岸游去,那边岸上的树要落叶飞舞,像是欢迎他的到来。

    船上的几个人说:

    “他终于胜了自己。”

    “他是不是疯狂了?”我问。

    “当然没有。他是在拯救自外儿的灵魂……”彼得鲁游到没他胸脯的河水里,回头挥动包袱向水手们打招呼。

    他们回应着:

    “再见。……”

    一个人担心地说:

    “他没身份证怎么办呀?”

    我对彼得鲁和行动感到不可思议,一个红发罗圈腿的水手很乐意地解开了我的疑惑:“彼得鲁的叔叔在西姆比尔斯克,他不但欺辱他,还霸占了他的全站财产,他发誓要杀掉他叔叔。

    “可是事到临头,他又慈手软了,为了不致犯罪,他强迫自己离开了。

    “彼得鲁看上去像个猛兽,心地却很善良,他真是个好人……”这时,善良人已经登上岸,消失在树林中了。

    因为这个突发事件,我和水手们越谈越热乎,黄昏时分我们已经亲密无间了。

    可是好景不长,第二天,他们的脸色变了天,我知道这准是长舌头的巴诺夫在起作用。

    “你说,你跟他们说什么了?”

    他讨好似的用他女人般好看的眼睛望着我,有些不好意地搔着后脑勺说:“嗯,是说了几句。”

    “你真是。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乱讲的。”

    “我开始没想讲,只是他们要打牌被舵手拿走了,我灵机一动,解解闷儿吗……”经过我的深究细问,我弄清以巴里诺夫信口开河说了些什么,他在趣帮事的结尾加上我和霍霍尔,把我们形容的像海盗一样凶残,抡着斧子和农民拼杀。

    “你根本就拿巴诺夫没辙,生气没用。他有自己的理论,他的所谓真理都是虚幻的。

    有一次,我们儿去找活干,走累了在山沟口的田地上休息,他满怀信心地劝导我:“真理得靠自个儿眩你知道吗?看看这山沟里羊在吃草,牧羊狗和牧人不停地跑这有什么意思嘎。

    “这根本无法填满我们饥渴的心录。兄弟呀。这是个冷酷的世界,睁开眼睛看到的就不是善良人,现实就是如此。

    “打哪去找善良人呢?这要靠想象。充分发挥你的想象力吧。”

    因为巴诺夫的过失,我们到了西姆比尔斯克就被赶下了船。

    水手们说:

    “我们不是一路人。”

    上了岸,我们数了数身上的戈比,只有三十七个了。

    还可以去吃顿茶。

    “我们下一步怎么办?”在馆子里,我焦急地问道:“那还有什么说的,当然是向前了。”巴里诺夫坚定不移地说。

    我们冒险做了一回“拖儿”,偷渡到撒玛拉,到那儿之后上了一只拖船,给人家做帮工,七天七夜后便如愿以偿地到达了里海地区。

    我们的旅程虽然尝到了一些艰辛和苦痛,但总算是顺利。

    就这样,我们在步尔美克地区的卡布库尔——贝依渔场上的一外渔民合作社开始了新的生活。[完]
 

 
分享到:
三字经58
14世纪欧洲妇女肉体解放过程揭秘2
揭秘斯大林为何怒斥女儿为妓女
农夫和蛇的故事1
古代中国罕为人知的六大“性文化圈”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幅
真实纪晓岚其实是个“色情狂”
中国历史上最没有文化的流氓皇帝是谁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