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的大学 >> 第十七章 他指指书架说

第十七章 他指指书架说

时间:2013/10/26 10:31:29  点击:2384 次
    他指指书架说:

    “尤其是这些书。要是我会写书多好呵。当然了,我的思想太落后、太迟钝,我根本不配写。”

    他双手抱头,胳膊支在桌子上,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伊佐尔特得太惨了。”

    不知沉默了多长时间,他想起什么似的说:“噢,咱们睡觉吧。……”我爬上阁楼挨窗子躺下。天空猛然打了个闪,照亮了广阔的田野。村里的狗狂吠着,幸亏有这叫声,还则我真以为自个儿生活在荒无人烟的孤岛上。

    远处传来隆隆的雷鸣,一股闷热的气流从窗口闯进阁楼。

    错着闪电的光线,我看见伊佐尔特睡在河岸的柳树下,他的脸色冷青。眼睛还像活着时一样明亮,吃惊的嘴巴隐在他金黄色的胡须里。

    “马克西美奇。做人最重要的是仁慈和善良,所以我特别喜欢复活节,因为它就是个善良的节日。”

    伊佐尔特的声音在耳畔回荡。这个渔人的腿已被伏尔加河的水冲洗的十分洁净,炙的太阳晒干了他身上的蓝裤子,苍蝇围着他飞舞。

    他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

    随着一舅咚咚咚的脚步声,洛马斯伏身钻进阁楼,坐在我的床上,一只手捻着胡须。

    “我来告诉您,我快结婚了。”

    “女人到这儿来住,她受得了吗?……”他好像期待着我继续说点儿什么,可我又找又不出什么恰当的词来。

    这时闪电一过,照得满室生辉。

    我的未婚是玛莎……”

    我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因为我从料到会有人叫她玛莎。

    太逗了。这么亲昵的称呼就是她父兄也没有叫过呢。

    您知什么?”

    “噢,没什么。”

    “您是不是觉得我们年龄太悬殊了?”

    “没有,没有。”

    “她跟我说,您喜欢过她。”

    “是的。曾经有点儿吗?”

    “我想是吧。”

    他氢手垂下来,小声说:

    “到我这个年纪就不像你们年轻的人似的,潇洒地说声有点儿了,我是全身心地投入,根本就无以自拔。”

    他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咧开嘴,笑了:“当初盖世英雄安东尼之所以败给凯撒,就是因为他迷恋的埃及女王克里奥佩特拉仓皇而逃,他无心指战舰,追随埃及女王去造成的。爱情力量太不可思议了。”

    洛马斯站起身,仿佛自个儿战胜自个儿似的,说道:“无论如何,我要结婚我。”

    “马上结马?”

    “秋天结,等苹果摘完。”

    洛马斯低走出阁楼,我重又躺下,心里寻思,最好在秋天之前离开这儿。他干吗提发东尼的事儿呢?我一点也不喜欢。

    早熟的苹果差不多可以摘了,今年是个好收成,树枝被果实坠弯了腰,果园里弥漫着苹果香。对孩子们来说,这是段快乐时光,他们可以吃被虫咬过或风吹掉的苹果。

    八月初,洛马斯从喀山运回一船货和一船筐子篮子。

    早上八点,霍霍尔洗完澡,换上衣服,准备吃茶,嘴上还兴奋地说着:“晚上行船别有一番情趣……”猛地他使耸起鼻子闻了闻,感觉到什么似的问:“怎么有股烧焦的味道。”

    正说呢,阿克西尼娅的哭喊声从院子里传出来:“着火了。”

    我们冲出院子,见我们小铺的库房正在燃烧,里面装的都是易燃品:煤、柏油和食用油。

    我们被眼前的灾祸惊呆了,阳光照射下变浅淡舌正在无情地吞噬着货物。阿克西尼娅提过一桶水来,霍霍尔把水泼在着火的墙上,扔下水桶喊道:“真麻烦。马克西美奇。您快把油桶推出来吧。阿克西尼娅同铺里去。”

    我冲进去把柏油桶滚出院子滚到街上,返身回来转煤油桶,这才发现塞子是打开的,油已经撒在地上不少了。我忙着满世界找塞子,可是水火无情,库门已经被烧穿了,火苗一个劲向里推移。

    房子发出一阵阵爆裂声,我推着不满的油桶到了街上。此时街道已经挤了不少妇女和孩子,他们吓得又是哭又是叫。

    霍霍尔和阿克西尼娅正在搬运店铺里的货,放到山沟里安全的地方。

    一个白头发大黑脸的老婆子在街上举着拳头尖声叫喊:“呀、呀、呀。你们这群坏蛋。……”等我再返回库房时,火势更加凶猛了,从房顶上垂下来的火舌像是火帘洞,墙栅栏烧得就剩个空架了,我被烟薰的透不气来,根本睁不开眼睛。

    我凑凑合合把油桶推到了库房门口,可是却被卡住了,怎么也推不动,火燎了我的皮肤痛得我大呼救命,霍霍尔冲过来的拽着我的胳膊,把我带出院子。

    “你快走。要爆炸了……”

    他自个儿返身奔向卧室,我紧跟其后,爬上阁楼去抢救我的书,疏被我从帘口扔出去了,当我把帽盒也丢下去了,房子猛地震动了一下,我知道这是没桶爆炸了。

    记顶在燃烧,火舌从窗口闯进阁楼,我急忙跑到楼梯口,这儿的烟更加浓重,这条路已经封死了。到处是火,是烟,我被包围了,木房子一个劲儿地哔哔剥剥燃烧着,火舌也跃跃欲试想要吞噬我,我难受极了,一时竟不知所措了。

    我呆立了几秒钟,却有几年那么长了。我看见天窗口里出现了一张焦虑地扭曲的红胡子黄脸人,一转眼工夫又消失了。

    房子已经变成了火房子,万条火蛇穿房而入一般。

    我知道我完了,耳衅只有火在烧的声音,虽用双手捂着眼还是痛的让人无法忍受。

    求生的欲望驱使我采取了一个明智的抉择:抱着被子、枕头和一大捆菩提树皮,还用洛马斯的皮外衣护着脑袋,从窗口跃身而下。

    等我在山沟上醒来时,见洛马斯伏在我身边大声呼唤我:“马克西美奇。您好点吗?”

    我站起来,傻愣愣地看着飞舞的火花和快要烧成灰烬的心子,火舌、火花围着房子狂地舞蹈,从窗口一大股五大股地涌着黑烟,房顶上的火花随风而动,像是飘扬旗帜。

    “嗳。问您呢,。好点儿吗?“

    霍霍尔还在关切地喊叫着。他被汗水、黑烟、泪水、焦虑覆盖的脸上,一双无限怜惜和提心的眼睛望着我,这被他深厚的情谊感动了。

    我的左脚有点育,我躺下来告诉他:

    “左脚脱臼了。”

    他轻柔地抚着我的脚,猛地用力一拽,痛得差点昏过去,可是几分钟之后,奇迹出现了,满心欢愉的我已经可以拐着脚把抢救出来的货物运到浴池去了。

    洛马斯松了口气,嘴上衔着烟斗愉活地开腔了:“当时油桶一炸,我看见火苗直冲楼顶,就想您准完,那是一条巨大的火龙,气焰冲天,整个房子顿时间就成了火海,真没想到,您居然疾着。”

    济马斯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心太民,把货物摆整齐,告诉一样狼狈不堪、满脸黑乎乎的阿克西尼娅:“您在这儿看着。我去救火……”烟雾中飞动着许多白色的纸张,它们是我们的宝贝书……”目前为止,这场大火已经毁了四栋房子,火势仍在漫延,亏得今天没什么风。火舌开玩笑似地平平静静地向左右张开嘴,慷懒地伸开红手臂轻轻抓过栅栏和屋顶,不慌不忙地向左向右开始掠夺和蚕食,屋顶的茸草吃光了,栅栏眨眼工夫也不知去向了。

    火焰伴着木头的爆裂声欢快地歌舞,它像个无事妖魔闲来无聊,故意来人间淘气,手一扬火星儿飞落东家院、西家院,看着人们苫走嚎哭,为自家的资财忧虑。村里上上下下都有叫喊:“水。水。水。”

    水愿在伏尔河那儿,离这儿太远了。

    洛马斯此时充分发挥自己的组织才能,靠拉和拽乱得无头苍蝇似的村民集中起来,组成两个小组,然后镇定而胸有面竹地指挥他闪拆除栅栏和离火场近的耳心。

    他闪没有反抗,而是很听他的指挥,这样一来,大家就成了同心协力共同作战了,至少可以不必整条街地被焚毁了。

    他们这样做的时候,心中仍有顾虑,犹犹豫豫觉这么做不是为自个儿谋利举办,年直去缺乏一定的信心。

    我快乐地投入到这场异乎寻常的占中,我这个人是非常喜欢集体劳动的声面那股热情澎湃激情的。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精力充沛。

    在街上我看到村长和库兹冥及一伙儿富农,在那里指指点点,谩骂着什么,没有一个人参加战斗。

    农民们从田地里骑往回奔驰,颠得太厉害了,手臂都要高过耳朵了,女人们见了他们大声哭诉,小孩子们吓得到处乱跑。

    火势仍在漫延,又一家的耳房起火了,只有拆掉猪圈的一面栅栏,才可以防止它的继续漫延。其时,栅栏已经飞动着红公火舌了。

    救火小组的农民砍倒木桩时,火花落到他闪身上,他们吓得夺路而逃。
 

 
分享到:
自愿“下嫁”给小叔子的大清朝皇太后
千古贤妻马皇后 为救老公连乳房都不要
中国造纸技术传入欧洲竟因唐军一次战败
揭秘慈禧痛恨珍妃的五大隐情
揭秘古代妓女如何过春节
04 百里负米     仲由,  字子路、季路,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得意弟子,性格直率勇敢,十分孝顺。早年家中贫穷,自己常常采野菜做饭食,却从百里之外负米回家侍奉双亲。父母死后,他做了大官,奉命到楚国去,随从的车马有百乘之众,所积的粮食有万钟之多。坐在垒叠的锦褥上,吃着丰盛的筵席,他常常怀念双亲,慨叹说:“即使我想吃野菜,为父母亲去负米,哪里能够再得呢?”孔子赞扬说:“你侍奉父母,可以说是生时尽力,死后思念哪!”(《孔子家语·致思》)
古代中国太监不为人知的血泪史2
牡丹花仙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