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的大学 >> 第十三章 村民们丙在的生活就像瞎子一样胡乱过

第十三章 村民们丙在的生活就像瞎子一样胡乱过

时间:2013/10/26 9:39:24  点击:2251 次
    村民们丙在的生活就像瞎子一样胡乱过,人们整日惴惴不安,提心吊胆,互相猜测,有些有狼蝎之心。

    更让我纳闷的是,霍霍尔、潘可夫以及我们这群人,为什么招致了他们如此的痛恨呢?我们不过是想改变目前混乱的生活而已。

    这样一来或是相比较而言,城市人就可爱多了,他们明白事理,追求理想,有远大前途或目标,我时常想起两个人来,他们是:弗·卡洛根和兹·涅不依钟表工,兼修各类器械纫机、外科医疗器具等。

    这是块招牌,就挂在一家钟表铺的门口,门旁一边一扇落满灰尘的窗子,每个窗子下都坐着一个工匠,就是招牌上写的那两个人。

    弗·卡不依坐在脑袋上长着一个大肉瘤,工作时一只眼睛戴着放大镜,身体很好,圆脸上总挂点儿笑意,手中捏着小镊子拨来拨去,高兴了也放歌作为调剂。

    兹·涅不依坐在他对面,黑脸、卷发,一只独特的大号弯鼻子,两只铜铃般的大眼睛和少得可怜的一缕胡须,他骨瘦如柴,像个鬼魂,他也正忙呢,也会猛然来一段男低音:“特拉—达姆,达姆。”

    他们俩背后乱七八糟地堆满了收音机。、机器、八音盒、地球仪等。货架上的东西就是金属的,房间里各面都挂着钟。

    多么好哇。

    我太喜欢这一切了,真想看一天他们怎样工作。可惜我身材太高大了,遮住了他们的光,因此被他们很凶地驱逐了,可是在我离开时仍然无限向往:“一个人如果无所不能就是顶幸福的了。”

    我就欣赏他闪这种人,可以修理各种器具,没有什么他们不可以修的,这才是人呢。

    可是乡村里就不是这样,我不喜欢这儿,也不理解村民们的生活:女人们见了面就谈自个儿的疾病和生活的艰辛,她们说什么“心发慌”,外加“小肚子痛”,逢年过节她们或坐自家门口或坐在伏尔加河河岸,大谈特谈疾病和困苦。

    她们脾暴躁,一点也不羞,不温柔,经常彼此破口大骂。

    有时为了区区一个破壶就可以引起几家人的械斗,打断胳膊、打破头的事件早已司空见惯了。

    更让人难堪的是农村小伙对姑娘们动手动脚,毫无冖数,他们在田地里抓住几风流的,掀起她们的裙裾,让裙角包上她们的头顶,再用菩提树皮做绳扎紧,这个游戏叫做“处女开花”。

    这些姑娘们裸露着下半身,虽不停地叫骂,但看得出来,她们并不反感,好像还挺惬似的。她们真是恬不知耻,故意磨蹭着往下解裙子。

    更有甚者,他们在教堂里也敢为所欲为,晚祷时年轻小伙子悄悄从后面去捏姑娘们的屁股,仿佛这才是他们一教堂的目的。

    星期天,神父特意训诫此事:

    “你们这群畜生。不能另选个地方干这种下贱事吗?”

    “这儿的人对宗教不像乌兰人那么富于诗意。”洛马斯说。

    “我看他们所谓信教,不过是寻求一种依或保护,是最低层次上的教民,那种虔诚教民所拥有的对上帝毫无保留的爱,以及对上帝美德和权威的崇拜,在这些人心中根本就没存在过。

    “不过,话说回来,这不见得是坏事,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比较容易地走出宗教,请记祝宗教是一种毒害。”

    村里的小伙子们还爱说大话,不过那只是嘴上,骨子里却是一群窝囊废。他闪和我晚上在街遭遇过三次了,他们想打我一顿,没成功,不过有一回我不幸被他们的棍子点中了腿。我根本没把它当事儿,就没跟洛马斯说。后来他还是从我的姿势上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哎。您还是让他们打了。我早就警告过您。”

    我没有听从洛马斯夜间不要散步的建议,经常顺着房后的菜园遛达到伏尔加边上去,坐在柳树下,望着渐渐黑暗的夜幕笼罩下的河对岸的草原,太阳最后的一抹金黄色不遗余力地倾满伏尔加河。河水缓缓地流淌,月亮无精打采地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我向来厌烦月亮,月亮引起我的无限哀思,它是不祥之照,看它我就想哀号。以后我才明白月亮本身不发光,要它上面根本就没有生命存在,我特别高兴知道这事儿,以前我一直幻想月亮是有生命的星球,在月亮上一切都是铜的,包括动、杆物,人自然也不例外。我没想他们的躯体是由三角形构成,都长着两条圆规般细长的腿,走起路来带着斋戒日教堂钟声一般的轰鸣,它们对人类造成严重的威胁,月亮上没有生命,这真是太好了,不过我心中藏有一个秘密的心愿就是让月亮生光发热,普照人间。

    我喜难这亲戚寂静的黑夜坐在伏尔加河河岸边沉思冥想。河水舒地流动成一条蜿蜒曲折闪闪烁烁的亮带,从黑夜中流来,又流向黑暗了。

    这时我的思想才真正变得聪每长活跃,白天脑子里纷乱的思绪都被放逐了,那些语言难以表达的想法纷纷涌现。伏尔加河停止般沉静。

    漆黑的河面上浮动着一艘轮船,船尾不时发出涓涓水流声,正像一只怪鸟在抖动沉重的翅膀。河对面野草丛生的岸边闪烁着一片灯火,在水面上反射出美丽的光芒,是渔民点燃篝火在捕鱼,这景象就像一颗走错路的流星冯入河水中测开无数朵巨大的火花一样。

    从书本上获得的知识此时变化成一幅幅美丽的画卷,我的心乐此不疲,心灵正在经历一场美妙无比的漫游,仿佛飘动的夜气带着我驶向远方。

    伊佐尔特找我来了,夜色中的他更加高大、魁梧了。

    “你又跑这儿来了?”他似问非问了一句,坐在我旁边,长久地沉默着,目光凝视着伏尔加河和幽远的天空,手中抚弄着漂亮的金黄色胡顺。

    他终于发话了,对我讲着他的梦:

    “等以后我学有所成,念许多许多书,就沿看全国的江河游历,看清所有的一切。我还要教育别人。老弟,你知道吗?

    能把心里话痛痛快快地说出来真是件乐事。

    “有时跟娘儿们说说,她们也能听明白。前不久,我碰到一个娘儿们,她坐在我的船上问我:‘人死之后窨怎么样呢?

    我就不信什么天堂和地狱。’你看她们不是也……”他挖空心思寻找一个合适的字眼儿,最后说:“有思想吗……”伊佐尔特习惯过夜生活,对于美的东西他异常敏感,并擅长用轻快柔婉的语调孩子说梦般讲述人间的美好。

    他信上帝和其他人不同,不是因为害怕和恐怖,他把上帝想象成为高高大大俊美的老人,上帝是至高无上的,是世界的创世主。之所以世间依然有假、恶、忍,是因为:“他太忙了,人世间每天都要有许许多多的新生命莅临。

    铲除邪恶不过是早早晚晚的事,不信就等着瞧。

    “有一点我不太理解,干吗要弄出个什么耶稣来,我真想象不出他有多大用,一个上帝就足够了。上帝的儿子根本就上不了帐,我觉得上帝是水生的……”伊佐尔特一直沉默着想心事。偶尔才叹息一声说:“噢。是这样……”“你说什么呢?”

    “没说什么,我自言自语呢……”

    他又举目遥望黑色的风景,长叹一声:

    “生活是多么美好呀。”

    我十分赞同地附和道:

    “是啊,很美好。”

    我们就这样肩并肩地静坐在伏尔加河旁,任时光匆匆流逝,从黑夜坐到黎明。

    伏尔加河水流在夜幕下如黑色丝绒带般奔流着,与天空上的银河带遥相呼应,几颗大星星发出璀璨的光芒,在这个神秘幽远的夜色中,我们陷入了无限的遐想。

    远处草原上的云层呈现出粉红色光辉,朝阳女神已经拉开了大门,展示着如孔雀开屏般的美丽。

    “太阳真奇妙呵。”伊佐尔不失时地含笑自语道。

    正是苹果花开的时节,材里处处是一片片粉红色如雾如烟的云团和带苦味的香气,乡村的每一个角落里都充满了这种香气,以前那股特有的油烟和大烘味儿也被冲谈了。

    数不清的苹果树披着节日的盛装,从村里一直延伸到田间,仿佛迎接什么盛大的节日。

    春风习习,朗朗明日,躁动了人的心绪,微风掠过花海,花枝轻柔地摇曳出阵阵簌簌的声响腐化整个乡村被亮蓝色的海水淹没了,并吹动起一片片的涟漪。

    美丽的夜色中少不了夜莺的鸣唱。

    白天的鸟儿们疯狂的啾叫,高空的云雀也柔情地撒给大地美妙的歌喉。

    节日之夜,姑娘和年轻女人们倾巢出动,在大街上闲逛,她们也像小鸟一样不停地歌唱,脸上露出慵懒、醉人的微笑。

    我们的伊佐尔特也在微笑,也是醉朦朦的,这些日子他瘦削了,眼睛深陷却更如清秀俊美,像个神明了。过惯夜生活的他每天都是白天睡觉,傍晚才半梦半醒,神情恍惚地走上街头。

    为此,库尔什金野蛮而友好地嘲笑他。他面带愧色、无可奈何地笑笑说:“嗨。别提了。有什么办法?”

    然扣又兴奋地说:

    “总的来说,生活充满甜蜜。你们不知道生活是多么地温情脉脉。语言是多么的沁人心脾。那些美妙的话,让你至死都难以忘怀。要是人能死而复生,你会最先记起这些话。”

    “你就等吧。早晚有一天那些丈夫们会来打你的。”堆堆尔也友善地警告他。”

    “打吧,也该打。”伊佐尔特倒是有个天上确认识。

    村里每晚的必备节目之一就是米贡那优美动人的嘹亮歌声,他真是有歌唱的天才。他的歌声伴着夜莺的歌唱,弥漫了整个村庄和伏尔加河上空。

    为了他这点儿好处,村民们甚至饶恕了他白天的恶行。
 

 
分享到:
六个仆人2
狼和七只小山羊
揭秘李世民杀亲哥的历史真相
春秋美人齐文姜如何从荡妇到军事家
三字经38
秦朝婚俗怪象 老婆都是抢回来的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中国历史上“色”服两代君王的最强势女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