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神 >> 棠棣之花-第一辑

棠棣之花-第一辑

时间:2013/10/21 6:18:12  点击:1866 次
    人物:聂政年二十岁
 
    其姐嫈年二十二岁
 
    景:一望田畴半皆荒芜,间有麦秀青青者,远远有带浅山环绕。山脉余势在左近田畴中形成一带高地,上多白杨。白杨树上归鸦噪晚;树下一墓,碑题“聂母之墓”四字,侧向右。右手一条陇道,远远斜走而来,与墓地相通。
 
    聂嫈荷桃花一巨枝,聂政旅装佩剑,手提一竹篮,自陇道上登场。
 
    聂政 指点姐姐,你看这一带田畴荒芜到这么个田地了!
 
    聂嫈 叹息暖暖!今年望明年太平,明年望后年丰收,望了将近十年,这目前的世界成为了乌鸦与乱草底世界。指点你听,那白杨树上的归鸦噪得煞是逆耳,好象在嘲弄我们人类底运命一样呢!
 
    聂政 人类底肺肝只供一些鸦鹊加餐,人类底膏血只供一些乱草滋荣,——乱草呀,乌鸦呀,你们究竟又能高兴得到几时呢?
 
    聂嫈 指点你看,那不是母亲底墓碑吗?母亲死去不觉满了三年。死而复生的只有这些乱杂的败草。永逝不返的却是我们相依为命的慈母。我们这几年来久已饥渴着生命底源泉了呀!
 
    聂政 战争不熄,生命底泉水只好日就消逝。这几年来今日合纵,明日连衡,[①]今日征燕,明日伐楚,争城者杀人盈城,争地者杀人盈野,我不知道他们究竟为的是什么。近来虽有人高唱弭兵,[②]高唱非战,然而唱者自唱,争者自争。不久之间,连唱的人也自行争执起来了。
 
    聂嫈 自从夏禹传子,天下为家;井田制废,土地私有;已经种下了永恒争战底根本。根本坏了,只在枝叶上稍事剪除,怎么能够济事呢?
 
    此时欲圆未圆的月儿自远山升上。姐弟二人已步入墓场。聂政置篮墓前,拔剑斫白杨一枝,在墓之周围打扫。聂嫈分桃枝为二,分插碑之左右。插毕,自篮中取酒食陈布,篮底取出洞箫一枝来。
 
    聂嫈 呀,你把洞箫也带来了吗?
 
    聂政 唉,我三年不吹了,今晚想在母亲墓前吹弄一回。
 
    聂嫈 很好,我也很想倾听你的雅奏呢。陈设毕,在墓前拜跪。
 
    聂政也来拜跪。拜跪毕,聂嫈立倚墓旁一株白杨树下。聂政 取箫,坐墓前碧草上姐姐,月轮已升,群鸦已静,茫茫天地,何等清寥呀!
 
    聂嫈 你听,好像有种很幽婉的哀音在这天地之间流漾。你快请吹箫和我,我的歌词要和眼泪一齐迸出了!唱。聂政吹箫和之
 
    别母已三载,
 
    母去永不归。
 
    阿依姐与弟,
 
    愿随阿母来。
 
    春桃花两枝,
 
    分插母墓旁。
 
    桃枝花谢时,
 
    姐弟知何往?
 
    不愿久偷生,
 
    但愿轰烈死。
 
    愿将一己命,
 
    救彼苍生起!
 
    苍生久涂炭,
 
    十室无一完。
 
    既遭屠戮苦,
 
    又有饥馑患。
 
    饥馑匪自天,
 
    屠戮咎由人。
 
    富者余粮肉,
 
    强者斗私兵。
 
    依欲均贫富,
 
    依欲茹强权,
 
    愿为施瘟使,
 
    除彼害群遍!
 
    聂政 姐姐,你的歌词很带些男性的音调,倘若母亲在时,听了定会发怒呢。
 
    聂嫈 母亲在时,每每望我们享得人生底真正的幸福。我想此刻天下底姐妹兄弟们一个个都陷在水深火热之中,假使我们能救得他们,便牺牲却一己底微躯,也正是人生底无上幸福。所以你今晚远赴濮阳,我明知前途有多大的牺牲,但我却是十分地欢送你。我想没有牺牲,不见有爱情;没有爱情,不会有幸福的呀!
 
    聂政 吹箫姐姐,你还请唱下去吧!
 
    聂嫈 唱明月何皎皎,
 
    白杨声萧萧。
 
    阿依姐与弟,
 
    离别在今宵。
 
    今宵离别后,
 
    相会不可期。
 
    多看姐两眼,
 
    多听姐歌词。
 
    聂政 抆泪姐姐,你怎这么悲抑呀?
 
    聂嫈 唱而不答
 
    汪汪泪湖水,
 
    映出四轮月。
 
    俄顷即无疆,
 
    月轮永不灭。
 
    聂政 抆泪姐姐,夜分已深,你请回去了吧。
 
    聂嫈 唱而不答
 
    姐愿化月魂,
 
    幽光永照弟。
 
    何处是姐家?
 
    将回何处去?
 
    聂政 起立姐姐,你这么悲抑,使我烈火一样的雄心,好象化为了冰冷。姐姐,我不愿去了呀!挥泪
 
    聂嫈 二弟呀,这不是你所说的话呀!我所以不免有些悲抑之处,不是不忍别离,只是自恨身非男子。……二弟,我也不悲抑了,你也别流泪吧!我们的眼泪切莫洒向此时,你明朝途中如遇着些灾民流黎、骷髅骴骨,你请替我多多洒雪些吧!我们贫民没有金钱、粮食去救济同胞,有的只是生命和眼泪。……二弟,我不久留你了,你快努力前去!莫辜负你磊落心怀,莫辜负姐满腔勗望,莫辜负天下苍生,莫辜负严仲子知遇,[③]你努力前去吧!我再唱曲歌来壮你的行色。(唱)
 
    去吧,二弟呀!
 
    我望你鲜红的血液,迸发成自由之花,开遍中华!
 
    二弟呀,去吧!
 
    月轮突被一朵乌云遮去,舞台全体暗黑如漆,只闻歌词尾声。
 
    1920年9月23日脱稿
 
    〔附白:此剧本是三幕五场之计划,此为第一幕中之第二场,曾经单独地发表过一次,又本有独幕剧之性质,所以我就听它独立了。[④]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十月十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增刊》。
 
    棠棣:《诗·小雅》有《常棣》一诗,“常棣”,亦作“棠棣”。毛《传》:“常棣,周公燕兄弟也。”燕,通宴。后因以常棣或棠棣指兄弟情谊。“常棠棣之华花”是这篇诗的首句。〕


  第 27 页[①]战国时,秦国日渐强大,齐楚韩魏燕赵六国或联合交结以抗秦,或屈从秦国以自保。六国联合抗秦为合纵,西向事秦国为连横


  第 27 页[②]弭兵,停止战争。春秋后期,晋楚两大国争霸中原,各小国为求自身安全,力图调和双方结盟友好,停止战争。公元前五四六
年,宋国的向戌说服晋楚两国执政大夫以弭兵为名,在宋国会盟。史称“弭兵之会”。事见《左传·襄公二十七年》。

  第 30 页[③]作者原注:严仲子名遂,战国时韩人,痛恶韩相侠累无道;严仲子与聂政交善,聂政受其委托,前去刺侠累。

  第 31 页[④]作者原注:此“附白”中所谓“三幕五场之计划”是原有计划,并未完成。最后完成者为五幕剧,此为第一幕,但内容略有不
同。请参看同名剧本《棠棣之花》。
 

 
分享到:
丑小鸭
王亶望
印度美艳阉人的神秘生活3
越南人为何放弃用汉字
木兰辞9
三字经89
《红楼梦》哪个丫环把当二奶做为终身奋斗目标
揭秘中国古代十大名妓的温柔之死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