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子夜 >> 第十三章 还没有闪电

第十三章 还没有闪电

时间:2013/10/19 11:35:21  点击:2868 次
  还没有闪电。只是那隆隆然像载重汽车驶过似的雷声不时响动。天空张着一望无际的灰色的幕,只有直西的天角像是破了一个洞,露出小小的一块紫云。夕阳的仓皇的面孔在这紫云后边向下没落。
  裕华丝厂的车间里早就开亮了电灯。工作很紧张,全车间是一个飞快的转轮。电灯在浓厚的水蒸气中也都黄着脸,像要发晕。被丝车的闹声震惯了耳朵的女工们虽然并没听得外边天空的雷,却是听得她们自己中间的谈话;在她们中间也有一片雷声在殷殷然发动。她们的脸通红,她们的嘴和手一般地忙。管车们好像是“装聋”,却不“装哑”,有时轻轻说一两句,于是就在女工群中爆发了轻蔑的哄笑声。
  忽然汽笛声呜呜地叫了,响彻全厂。全车间一阵儿扰乱,丝车声音低下去,低下去,人声占了上风。女工们提着空饭篮拥出了车间,杂乱地在厂门口受过检查,拥出了厂门。这时候,她们才知道外边有雷,有暴风雨前的阴霾,在等着她们!
  厂里是静寂下去了,车间里关了电灯。从那边管理部一排房屋闪射出来的灯光就好像格外有精神。屠维岳坐在自己的房里,低着头;头顶上是一盏三十二支光的电灯,照见他的脸微微发青,冷静到像一尊石像。忽然那房门开了,莫干丞那慌张的脸在门边一探,就进来轻声叫道:
  “屠世兄!刚才三先生又来电话,问起那扣减工钱的布告有没有贴出去呢!我回说是你的意思要等到明天发,三先生很不高兴!你到底是什么打算呀?刚才放工的时候,女工们嚷嚷闹闹的;她们又知道了我们要贴布告减扣工钱了,那不是跟上回一样——”
  “迟早要晓得的,怕什么!”
  屠维岳微笑着说,瞥了莫干丞一眼,又看看窗外。
  “明儿三先生生气,可不关我的事!”
  “自然!”
  屠维岳很不耐烦了。莫干丞的一对老鼠眼睛在屠维岳脸上钉了一下,又缩缩颈脖,摆出了“那我就不管”的神气,转身就走了出去,把那房门很重的碰上。屠维岳微笑着不介意,可是现在他不能够再坐在那里冷静到像一尊石像了;他掏出表来看了一看,又探头到窗外去遥望,末后就开了房门出去。恰就在这时候,昏黑中赶来了两个人,直奔进屠维岳的房间。屠维岳眼快,已经看见,就往回走,他刚刚到了自己的房门外,背后又来一个人,轻轻地在屠维岳肩头拍一掌,克勒地笑了一声。
  “阿珍!这会儿我们得正正经经!”
  屠维岳回过头去轻声说,就走进了房;阿珍也跟了进去。
  先在房里的是桂长林和李麻子,看见屠维岳进来,就一齐喊了声“哦”,就都抢着要说话。但是屠维岳用眼光制止了他们又指着墙角的一张长凳叫他们两个和阿珍都坐了,他自己却去站在窗前,背向着窗外。那一盏三十二支光的电灯突然好像缩小了光焰。房里的空气异常严肃。雷声在外边天空慢慢地滚过。屠维岳那微微发青的面孔泛出些红色来了,他看了那三个人一眼,就问道:
  “唔!姚金凤呢?”
  “防人家打眼,没有叫她!你要派她做什么事,回头我去关照她好了!”
  阿珍抢先回答,她那满含笑意的眼光钉住了屠维岳的面孔;屠维岳只点一下头,却不回答阿珍,也没回答她那勾引性的眼光;他突然脸色一沉,嗓子提高了一些说:
  “现在大家要齐心办事!吃醋争风,自伙淘里叽哩咕噜,可都不许!”
  阿珍做一个鬼脸,嘴里“唷”了一声。屠维岳只当没有看见,没有听到,又接着说下去:
  “王金贞,我另外派她一点事去办了,她不能到,就只我们四个人来商量罢。——刚才三先生又打了电话来,问我为什么还没发布告。这回三先生心急得很,肝火很旺!我答应他明天一定发。三先生也明白我们要一点工夫先布置好了再开刀。他是说得明白的!可是我们的对头冤家一定要在三先生面前拆壁脚。我们三分力量对付工人,七分力量倒要对付我们的对头冤家!长林,你看来明天布告一贴出去就会闹起来的罢?”
  “一定要闹的!钱葆生他们也是巴不得一闹,就想乘势倒我们的台!这班狗东西,哼!”
  “屠先生!我们叫齐了人,明天她们要是闹起来,我们老实不客气,请她们到公安局里‘吃生活’;我们干得快,那怕钱葆生他们想要串什么鬼戏,也是来不及!”
  李麻子看见桂长林并没提出办法来,就赶快抢着说,很得意地伸开了两只大手掌,吐上一口唾沫,搓一搓,就捏起两个拳头放在膝头上,摆出动手打的姿势了。屠维岳都不理会,微微一笑,就又看着阿珍问道:
  “阿珍!你怎么不开口?刚才车间里怎么一个样子?我们放出了那扣工钱的风声去,工人们说些什么话?薛宝珠,还有那个周二姐,造些什么谣言?你说!快点!”
  “我不晓得!你叫姚金凤来问她罢!”
  阿珍噘起了嘴唇回答,别转脸去看着墙角。屠维岳的脸色突然变了。桂长林和李麻子笑了起来,对阿珍做鬼脸羞她。屠维岳的眼光红得要爆出火来,他跺了一脚,正要发作,那阿珍却软化了;她负气似的说:
  “她们说些什么呀?她们说要‘打倒屠夜壶!’薛宝珠和周二姐说些什么呀?她们说‘都是夜壶捣的鬼!’,许许多多好听的话,我也背不全!——长林,你也不要笑。‘打倒’,你也是有份的!”
  这时窗外来了第一个闪电。两三秒钟以后,雷声从远处滚了来。陡的一阵狂风吹进房来,房里的四位都打了个寒噤。
  屠维岳突然摆一摆手,制止了李麻子的已经到了嘴边的怒吼,却冷冷地问道:
  “钱葆生他们存心和我们捣蛋已经有了真凭实据了,我们打算怎么办?我是昨天晚上就对三先生说过,我要辞职。三先生一定不答应。我只好仍旧干。工会里分党分派,本来不关我的事;不过我是爱打不平的!老实说,我看得长林他们太委屈,钱葆生他们太霸道了!老李,你说我这话可对?”
  “对!打倒姓钱的!”
  李麻子和桂长林同声叫了起来,阿珍却在一旁掩着嘴笑。
  屠维岳挺起了胸脯,松一口气,再说:
  “并不是我们拆三先生的烂污,实在是钱葆生他们假公济私,抓住了工人替自己打地盘,他们在这里一天,这里一天不得安静!为了他们的一点私心,我们大家都受累,那真是太岂有此理了!明天他们要利用工人来反对我们,好呀,我们斗一下罢!我们先轰走了姓钱的一伙,再解决罢工;三天,顶多三天!”
  “可是他们今天在车间里那么一哄,许多人相信他们了。”
  阿珍扁着嘴唇说。桂长林立刻心事很重地皱了眉头。他自己在工人中间本来没有多大影响,最近有那么一点根基,还是全仗屠维岳的力。屠维岳一眼看清了这情形,就冷笑一声,心里鄙夷桂长林的不济事。他又转眼去看李麻子。这粗鲁的麻子是圆睁着一双眼睛,捏紧着两个拳头,露骨地表示出他那一伙的特性:谁雇用他,就替谁出力。屠维岳觉得很满意了。他走前一步,正站在那电灯下,先对阿珍说:
  “工人相信他们么?难道你,阿珍,你那么甜蜜的嘴,还抵不过薛宝珠么?难道姚金凤抵不过他们那周二姐么?她们会骗工人,难道你们不会么?工人们还没知道周二姐是姓钱的走狗,难道你们脸上雕着走狗两个字么?难道你们不好在工人面前剥下周二姐的面皮让大家认识个明白么?去!阿珍!你去关照姚金凤,也跟着工人们起哄罢!反对钱葆生,薛宝珠,周二姐!明天来一个罢工不要紧!马上去!回头还有人帮你的腔!去罢!我记你的头功!”
  “谁希罕你记功劳呢!公事公办就好了。”
  阿珍站了起来,故意对屠维岳白了一眼,就走出去了。屠维岳侧着头想了一想,再走前一步,拍着李麻子的肩膀轻声问道:
  “老李,今天晚上能够叫齐二十个人么?”
  “行,行!不要说二十个,五十个也容易!”
  李麻子跳起来,高兴得脸都红了,满嘴的唾沫飞溅到屠维岳脸上。屠维岳笑了一笑。
  “那就好极了!可是今晚上只要二十个,到工人们住家草棚那一带走走,——老李,你明白了罢?就在那里走走。碰到什么吵架的事情,不要管。可是有两个人要钉她们的梢:一个是何秀妹,一个是张阿新——那个扁面大奶奶的张阿新,你认识的罢?明天一早,你这二十个弟兄还要到厂里来。干些什么,我们明天再说,你先到莫先生那里拿一百块钱。好了,你就去罢!”
  现在房里就剩下屠维岳和桂长林两个人,暂时都没有话。雷声在天空盘旋,比先前响些了,可是懒松松地,像早上的粪车。闪电隔三分钟光景来一次,也只是短短的一瞥。风却更大了,房里那盏电灯吹得直晃。窗外天色是完全黑了。屠维岳看表,正是七点半。
  “屠先生,这回罢工要是捱的日子多了,恐怕我们也要吃亏。账房间里新来的那三个人,姓曾的,姓马的,还有吴老板那个远房侄儿,背后都说你的坏话。好像他们和钱葆生勾结上了。”
  桂长林轻声儿慢慢地说,那口气里是掩饰不了的悲观。屠维岳耸耸肩膀微笑。他什么都不怕。桂长林闭起他的一只小眼睛,又轻声说:
  “你刚才没有关照李麻子不要把我们的情形告诉阿祥,那是一个失着。阿祥这人,我总疑心他是钱葆生派来我们这里做耳朵的!李麻子却又和他相好。”
  “长林,你那么胆小,成不得大事!此刻是用人之际,我们只好冒些儿险!我有法子吃住阿祥。难处还在工人一面。吴老板面前我拍过胸脯,三天内解决罢工,要把那些坏蛋一网打尽,半年六个月没有工潮。所以明天我让她们罢下工来,——自然我们想禁止也禁止不来,可是明天我还不打算就用武力。我们让她们罢了两天,让她们先打倒钱葆生一派,我们再用猛烈的手段收拾她们!所以,长林,你得努力活动!
  把大部分的工人抓到你手里来。”
  “我告诉我的人也反对工钱打八折?”
  “自然!我们先收拾了何秀妹她们,这才再骗工人先上工,后办交涉。我看准了何秀妹同张阿新两个人有花头,不过一定还有别人,我们要打听出来。长林,这一件事,也交给你去办,明天给我回音!”
  屠维岳说着又看了一次表,就把桂长林打发走,他自己也离开了他的房间。
  闪电瞥过长空,照见满天的乌云现在不复是墨灰的一片,而是分了浓淡;有几处浓的,兀然高耸,像一座山,愈近那
 

 
分享到:
民国初期的满族妇女
因美女改嫁引发的无厘头战争
潘金莲的难言之隐:得了偷情强迫症
青蛙王子5
中国史上制造冤案最多的一个皇帝
女娲
拿破仑死后惨遭阉割 “龙根”至今保存完好
揭秘诸葛亮的八阵图到底有多厉害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