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熙侠义传 >> 第一百七十四回 玉面郎又逢美多姣 百花娘巧语哄夫主

第一百七十四回 玉面郎又逢美多姣 百花娘巧语哄夫主

时间:2013/10/12 19:21:17  点击:2520 次
  诗曰:
  繁华消长似浮云,不朽还须建大勋。
  壮略欲扶天日坠,雄心岂入驽狐群?
  时危俊杰姑埋迹,运起英雄早致君。
  另有史书提不尽,故将彩笔补奇文。
  话说巴德哩正在屋中吃酒,忽听夏海龙前来,吓得呆呆发愣,连忙说 :“这可怎么好 ?”梅素英说 :“不要紧。”把帐 子一撩,叫巴德哩藏在帐子后头。夏海龙进到屋中,面目一沉,说 :“你办的好事 !”梅素英说 :“你又喝醉了?我怎么啦!” 夏海龙说 :“你与什么人在这吃酒来着 ?”梅素英顺口答道:
  “我自己要了点酒菜,在这里喝酒 。”夏海龙说 :“不能,你自己喝酒,为何两个菜碟、两双杯筷?”梅素英说 :“我给你 预备的 。”夏海龙说 :“我方才听见屋中有人说话 。”梅素英 说:“我方才与老妈说话来着 。”夏海龙本来就爱惜梅素英, 被他花言巧语,说的一肚子气全都没了,说 :“美人,你在这 里等候,我前厅有两个朋友,少时我就来。”夏海龙出离上房,往前厅去了。
  巴`德哩从帐子后出来,吓得颜色都变了。梅素英说:“你
  等着,我收拾收拾,咱们好走 。”巴德哩说 :“先等等,我那兄弟玉斗在哪里哪?”梅素英说 :“等我收拾完了,同我到西 院中西屋里用凉水把他灌过来,咱们一同好走,回归大清营。”
  巴德哩说 :“你收拾吧 。”趁着梅素英开箱子收拾细软东西这个工夫,巴德哩蹿出上房,找着西跨院一瞧,四个人正在那屋门外喝酒。巴德哩顺手拉出虎嵌金缺尖卧龙刀,把四个庄兵杀死,往屋中一看,并不见玉斗的下落,心中甚是着急。上得房去,又寻找了一遍,玉斗说 :“大哥,我在这哪 。”巴德哩过去一问,说 :“兄弟,你怎么在这里?谁把你救出来的?”玉 斗说 :“我在西屋内迷迷糊糊,有人给我一口凉水喝下去,我 才明白过来。绳捆二臂,正在着急,莫不是哥哥你把绳扣解开,把我救出来的么?”巴德哩说 :“不是我救你,那人往哪里去 了 ?”玉斗说 :“我就见他出去 ,我不知道他往哪边去了。” 巴德哩说 :“你我趁此快走,回到大清营,调官兵前来捉拿夏 海龙。”兄弟二人出离了夏家庄,一直扑奔大清营。
  方到营门,天色已然大亮,营门官回禀进去。不多时,大人传他二人进见。玉斗、巴德哩进了大帐,参见伊大人。大人说 :“昨日你二人出去访查金四龙的下落 ,可有什么消息没有?”玉斗、巴德哩把昨日之事细说了一遍。伊大人听他二人之言,聚齐了众将,打算调齐人马,攻打夏家庄,捉拿夏海龙,说 :“要不将此路贼人早灭,终究必为心腹之患 !”旁有钢肠烈士欧阳善、铁胆书生诸葛吉 、玉面哪吒张玉峰三个人说: “大人休要动怒,量此夏海龙乃是无名小辈,何必劳动大兵?
  我三人今夜晚前去,要活的将他活捉;要死的,将他首级献于麾下。他兵无头自乱,那时大人张贴告示,晓谕四十二庄之民,劝他等知非改过,可以不战成功。这可少伤害生灵,荼毒百姓。”
  伊大人一闻此言,说 :“此计甚善,你三个人今晚就此前往。” 
  欧阳善、诸葛吉等用完了晚饭,天亦不早,三人各带随身的兵刃,收拾停妥,问明了道路 ,出离大清营,扑奔夏家庄。 天有初鼓之时,来到夏家庄村口以外,见这所庄院甚大。张玉峰说 :“你我兄弟分三面进去,大哥从正南进去,二哥从东面 进去,小弟从西面进去,在他中厅聚齐 。”欧阳善说:“也好。 你我三人留一个暗令子,以拍巴掌为号。我拍一下,你二哥拍两下,你拍三下,好认识是自己人。恐其黑夜动手,刀枪无眼,自己人受伤,多有不便 。”张玉峰点头答应,一直往西,飞身 上房。此时正是四月中旬的天气,风清月朗,满天星斗,照耀如同白昼。张玉峰站在庄墙一瞧,里面这片房子总有三百余间。
  张玉峰一直往东,走了大约有四五层院子,见正北是一所花厅,里面是大厅五间,东西配房各三间。北上房屋中灯烛辉煌。张玉峰由北房使一个珍珠倒卷帘 、夜叉探海势,从房上跳下来, 用舌尖舔破窗棂纸,往屋中一看,靠窗户顺前檐的炕,炕上有一张小条桌,点着一盏蜡灯。桌上放着两碗茶,靠西边坐着是一个年轻的少妇,东首坐着是一个少年的男子。
  这少妇正是夏海龙结发之妻梅素英,只因昨夜晚上巴德哩逃走,自己追出院子,并未追上,在各处一寻找,不知往哪里去了。无奈回归屋中,心内甚是不乐。正在烦闷之际,听见前院一阵大乱,原来是打更的更夫到西院中 ,知道牛大、马二、 朱三、杨四四个人被杀,连忙禀与庄主。夏海龙此时一听此言,知道大事不好,同谭逢春 、杜胜各带一口单刀,来至西院中, 各处寻找了一遍,并不见有人,无奈回归到前厅,吩咐家人把四个人的死尸搭出去掩埋。知道巴德哩、玉斗被人救去,夏海龙说:“二位贤弟,现今这两个人逃回大清营,必要调齐大兵,攻我夏家庄,这便如何是好?”杜胜说 :“庄主休要为难,我 有一个主意:庄主爷扑奔双虎庄金家沟,金四龙、金四虎他那
  里有五千人马,又有庄墙,又有围子,庄主爷上那里聚兵。这庄上现有五百庄兵,我二人在此聚守。若伊哩布带人马前来之时,我二人在此死守 。”夏海龙说 :“甚好。夏家庄千万别被他人夺去,也不可大意 !”杜胜说 :“这夏家庄决不能叫他人夺去了,庄主爷只管放心 。”夏海龙说 :“既然如是,我这起身,带二十名庄兵,鞴匹快马,派家人胡德宜拿他令箭各处催动人马,至双虎庄会齐 。”夏海龙办完了事件,带领亲随人等 竟自起身去了。
  且说杜胜点齐了人马,自己巡查各处,谭逢春回至东跨院安歇睡觉。一夜晚景无话。次日天明,派人往大清营前去哨探,不见大清营的人马前来。谭逢春自己放心了,在屋中落座吃酒。
  忽见后面来了一个丫环,进至屋内,说 :“谭大爷,我们大奶 奶有请 !”谭逢春与夏海龙本是知己之交,听见后面梅氏夫人 有请,谭逢春站起身来,跟着丫环进了后院,来至北上房。丫环打起帘栊,谭逢春进去。只见梅氏夫人在眼前站立,光梳油头,淡抹脂粉,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