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熙侠义传 >> 第七十四回 猛高杰一枪定西海 许都阃乡勇退贼兵

第七十四回 猛高杰一枪定西海 许都阃乡勇退贼兵

时间:2013/10/10 21:02:06  点击:2921 次
  诗曰:
  芳草天涯似故人,一番相见一番亲。
  曾经旧浦难为别,又惹新愁到此身。
  卿若有情应入梦,我来何处更寻春。
  繁华绣出东风影,说与三生未了因。
  话说拉住高杰的那个人,年约二十多岁,身穿一件青布夹袄,蓝毡子马褂,白袜厚底云履,说 :“朋友,我们主人方才 从此处路过,他瞧见你练得不错,派我叫你到家中练去。若要是真好,必要多给你银子。”高杰说 :“我就跟你去 。”说罢,把地下的钱拣起来 ,然后跟着那个人一直的往北,走了不远, 往东一条胡同。路北有一个大门,大门以内,好些个家人站在那里说 :“你把卖艺的叫了来啦 ?”那个人说:“就是他。你先回禀一声主人知道,我随后就同他进去 。”二人在门房里坐 了会,有人自里出来说 :“主人叫卖艺的进去 。”那个人带高杰往里走 ,迎面有绿屏门四扇 ,上写“斋庄中正 ”。进了屏 门 ,正房五间,是前出廊后出厦的大厅房,东西配房各三间, 院子宽大。
  上房廊子下有一把椅子,上面端坐着一人,年约四十以外,
  面如白玉 ,重眉大眼,微有沿口胡须;身穿灰摹本缎的夹袍, 外罩天青缎子马褂,足登厚底官靴,说 :“卖艺的,你是哪里 人氏?姓什么?叫什么 !”高杰自己把家世说了一遍。那主人 问:“你都练过什么武艺 ?”高杰说 :“练过长枪、大刀、短剑、阔斧。我练一趟,你瞧瞧好不好。”说罢,抡那根方椽子。
  使动如飞。练完说:“你瞧成不成?”那主人甚喜悦,说:“高杰,我拜你当一个兵,你愿意不愿意?我姓张,名文全,是此处武营的教习。你倒很直率,我与你结为兄弟,不知你意下如何?”高杰说 :“我不推辞,你是大哥 。”张文全甚喜。二人到了上房 ,摆了香案,二人磕头完毕,吃酒。高杰福至心灵, 说话也比那时节强多了。
  次日 ,带着高杰到了本营的都司许景义许大人的衙门里, 替他回明,带他进去,先给大人叩头,然后又练了两趟,自己往旁边一站 。都司许大人甚喜,就留他在营内当了一名什长, 他管十个人。自此,就在这座镇店名叫藤萝营都司衙门当这一分差事,常常带人去下道察拿盗贼。
  这一日,带了十数个官兵,正在树林之内大家歇着,只见那边有好几个逃难之人说 :“天地会贼人来抢独龙口,与张大 人开了兵啦 !”正说之间 ,只见张广太从正北往南败下来了。
  众兵丁说 :“了不得啦!张大人败下来了 !”高杰说 :“不要 紧,有我哪,待我前去结果他的性命 !”说罢,迎上前去,让 过张广太的马,蹿过大沟,挡住赫大雄的去路,把手中的浑铁点钢枪一摆,说 :“高杰在此等候多时,小子通名 !”赫大雄自道名姓,见高杰枪来,用手中镔铁轧油锤望外一磕。高杰的枪 ,他如何磕得动,不亚白蟒钻窝,“噗哧”一声,正在赫大 雄的左膀上着劲,红光崩溅,鲜血直流,将贼人挑于马下。高杰过去将马拉住,翻身上马,说 :“张大人,众伙计们,跟我 
  来,前去奔独龙关 。”张广太等在后跟随,见高杰一催座下乌 骓黑马,拧手中枪,直奔贼队。
  老会总任山正带大队等候赫大雄来时再传令攻打独龙口,正等候多时,只见那匹马回来,人可换了。正在迟疑之际,听得高杰大嚷一声,说 :“贼人好大胆!高杰来也 !”照着任山就是一枪。贼队一乱,众偏副牙将齐来护庇任山,把高杰给围在当中。张广太已回归本队,他的人马还在那里扎定,见高杰闯进贼队之中,张广太连忙传令 :“我兵前进 !”这五百大队杀进贼队。广太一马当先,抡手中短刀,遇贼就砍。无奈贼的势大,官兵人少,工夫一大,个个俱都累怯。
  正在无可如何之际,只听正南上一声炮响,两杆大红旗分为左右,正中一位骑马的,带官兵数百以外,黄面黑胡须,青泥得胜盔,四品顶带花翎;后跟约有一千官兵,左右都是团练乡勇 ,亦约有几千之众。当中带兵官正是藤萝营都司许景义, 探得贼人攻取独龙口,撒篆牌约会有二十九个庄村的绅董,带同团练来救独龙关,至此点炮,杀入贼队。老会总任山见有生力军杀到此处 ,传令撤队,且战且走。张广太等亦不敢深追, 鸣金收兵,与许景义会合在一处。
  广太说 :“此事多亏仁兄帮助。若非仁兄这一支兵到,我 这独龙口五百官兵,岂能敌得了九万贼人 !”许景义说 :“卑职理应出力报效。”广太说 :“这黑大汉是你彪下之人 ?”许大人说 :“此人姓高,名杰,膂力最大,别号人称赛铁盖。大 人要用,留他在此就是了 。”广太说 :“甚好,仁兄带人急速回去,恐怕有流贼扰乱村镇 。”许景义告辞,带团练回归藤萝 营去了。
  张广太带着高杰,同本队的兵正往回走,只见从独龙口出来的有五千大队。张广太心中一愣,说 :“独龙关内并无一军 
  一将,这是哪里来的?”仔细一瞧,为首之人正是笑面无常张大虎。
  原来张大虎奉王爷的命,在河内看守五百只虎头战船,每只船上有水手二十名,俱归张大虎一人总管。今天听得天地会抢独龙关,留下一半人看船,带五千人帮助张广太打贼。方才一出独龙口的西城门,见张广太带兵得胜回归,二人见问,细说方才打贼之事。张大虎甚为叹息,先叫本队回归船上,自己同张广太过独龙口总镇的衙署。见姜玉从里边出来,说“:三叔得胜回来了,真乃大清国社稷之福也!我马伯父一急,此时出了一身透汗睡着了 。”张广太说 :“不必叫他 。”来到大堂 以前,众人下马,派兵丁各回本队,同高杰、姜玉、张大虎来至客厅。叫人去到适才争战之处,去找兰大老爷的尸身并两个千总的尸身。如要找着,赏银五十两。本处守备无人,就叫高杰署理,行文浙江巡抚知道。又与高杰二人结为生死兄弟,念其救命之恩。广太居长,高杰次之,二人焚香祭神,立了盟单兰谱。诸事已毕,吩咐摆酒宴,四人开怀畅饮,直吃到日落之时,撤去杯盘。
  四个人到马成龙病房之内探病 ,见马成龙此时方才睡醒。 广太过去问道:“大哥,你好了 ?”成龙说 :“好啦。今天一吓,吓了我一身汗,多亏姜玉在此看守 。”又问了几句方才打 仗的事情。广太说 :“哥哥养病吧,不必多问。方才多亏高兄 弟把贼人刺死,救了我这条性命 。”成龙一瞧,说 :“原来是高杰呀 !”高杰一细瞧,说 :“原来是大恩公!自你我在邢台县一别,不想今天才遇。你得的是何病症 ?”成龙说:“是伤 寒病 。”广太说 :“你歇着吧,我们也该安歇了 。”随又令官 兵在城上巡更防守,怕贼人夜晚复来。这才与张大虎、高杰等在厅房安歇,派姜玉夜晚巡查,一夜无话。

  次日天明,张大虎告辞回船。有人把守备兰大老爷并两个千总尸身俱皆找来,买棺木停灵在城隍庙,给他三个人家中带信,候等人来接灵。又派姜玉把家眷接来。成龙的病症,一天比一天也好啦,仗着棍儿常出去溜达。到了立夏之后,马成龙的身体强健,东西也吃的多了。天天没事,三个人在一处讲论武艺。这一天,天气甚热,马成龙正与广太下棋,外边有人禀报 :“ 神力王营内的差官老爷要见 。”广太问说 :“ 他姓什 么?”回事人说 :“姓马,名叫梦太。”广太与成龙一听,说: “是他来了,快迎接出去 !”三个人到了外面一瞧,马梦太就 不似先前的模样了,又黑又瘦,头戴青泥得胜盔,双岔尾,灰色布缺襟袍,外罩八图噜坎,腰里掖着小刀子、火镰,薄底的靴子,佩着太平刀,背后斜插式背着一个黄包袱,拉着一匹黄骡马,手提着马鞭子。一见这三个出来,高杰先嚷着说 :“小 子,你也来了吗 ?”梦太一瞧,说 :“你这匹夫,故人相见,你就说这样粗鲁话 !”广太过去给请了个安,梦太亦给成龙请 了个安。大家一同来至大堂,来人把梦太的马给牵过去。
  四个人穿大堂过去,至内院客厅落座,从人献茶。广太问说 :“老哥,自去年王爷进兵,与贼人打了多少仗?眼下在湖 北襄阳军情如何 ?”梦太“唉”了一声,说 :“一言难尽了!
  你等要问王爷的军需之事,别忙,我先洗洗脸,快给我预备下酒,我喝着酒,再细细说你等听 。”广太吩咐 :“先打一点洗面水,告诉厨下备酒。”少时,梦太一把脸洗完,四个人归座,摆上酒菜,梦太喝了几杯酒,说 :“大哥、三弟,你们要问王 爷去年带兵到湘江之事,这话就长了,我慢慢说与你们听 。” 书中交代,一张嘴难说两下里话。王爷那一天调大队杀奔湖北地面,安了大营。贼人把住湘江的南岸,王爷在江北扎营,一连开了几次兵,俱不得利。至春正月初二日,王爷用“暗渡
  陈仓”之计,偷过湘江,到了南岸,混杀一阵,只杀得尸横遍野 ,血流成河。吴恩此时在襄阳城内过年,这总统马步全军, 是他二弟吴德;管理粮台,是他四弟吴庆,俱做过清国官。那随营的大将有前敌先锋姚文华 ,有在苏州逃回去的华家八彪, 俱被王爷杀退,逃回襄阳城内,去见吴恩。王爷离城数里安营,过了两三天,有妖道打下一道战表,定于本月十五日在襄阳东门外会战。
  是日,王爷带领三成队至战场之上,列开队伍。见襄阳东门大开,三声炮响,两杆门旗分为左右,有四万贼兵杀出城来。
  左右各有五千马队,当中有三万步队,中间一杆白缎子八卦旗,在队里有无数的大旗。当中有四轮车,车上坐定妖道吴恩。四轮车周围,有十六个小童儿,个个头戴孩发帽,蓝绸子宽领阔袖的道袍,上绣五色花,白缎子护领相衬,足下登着黄缎子云履,腰系水绿丝绦;手拿金练提炉,香烟缭绕,瑞气千条。妖道身背后站着有无数的贼将。
  王爷看罢,问:“何人当先,将妖人给我拿住 ?”旁边有 胡忠孝接王爷的令箭 ,催马扑奔阵前。后面跟着一杆大红旗, 打大旗的那个兵丁,身穿一身青,腰系英雄带,肋佩短刀,随着胡忠孝到了阵前 。胡大人把马一勒,横着赤金虎头錾金枪, 大骂 :“ 吴恩快些个出来,与我效量三合 !”吴恩一瞧,说: “何人去把那个清朝里的武将拿住,替我先挫他人之威?”只听旁边一声答应说 :“会总爷,我前去拿他 !”吴恩一瞧,是前军会总董明远,催马拧枪,直奔胡忠孝而来,说 :“来将通 名!”胡忠孝说 :“你家大人姓胡,双名忠孝,官拜保定协镇。 叛逆通名 !”董明远自通名姓,照着忠孝就是一枪,胡忠孝用 枪相迎。二人在战场之上战了有三四个回合,胡忠孝一枪将贼人刺于马下,登时身死。妖会总本队中 ,怒恼了前敌姚文华, 
  一声嚷说 :“别走!待老夫拿你 !”忠孝一瞧,见出来这个贼人,年约六十以外,头戴三角白绫巾,银抹额,二龙斗宝,颤巍巍迎门茨菇叶,鬓插白鹅翎;身穿一件粉缎箭袖,绣三兰牡丹花,腰系英雄带,粉缎战裙,足登云根五彩战靴,大红绸子底衣;面似紫霞 ,长眉阔目,威风凛凛,抡手中金背砍山刀, 至胡忠孝面前。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出塞
赵飞燕赵合德姐妹失去生育能力的隐情
关于圣诞老人的王国故事1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幅
改变中国历史的一百位美女
两岸花1
月下独酌
王母娘娘与周穆王的风流韵事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