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熙侠义传 >> 第五十五回 众贼人行凶抢玉姐 二豪杰夜探祁家庄

第五十五回 众贼人行凶抢玉姐 二豪杰夜探祁家庄

时间:2013/10/10 13:12:39  点击:2815 次
  词曰:
  舍死当年笑五候,合花撮锦逞风流。如今声势归何处?
  孤冢斜阳漫对愁。觉我辈,且休休,世事如同水上沤。应虚迷歌归原路,打破了机关一笔勾。
  话说马成龙等三个人把佟起亮围在当中,要拿他。佟起亮跳出圈外一瞧,不是他三个人的对手,奔入人群之中,竟自逃走去了。
  方才三个人要追,只听西边喊嚷说 :“救人哪!救人!光 天化日,朗朗乾坤,这真没有王法 !众位乡亲,你们都不管, 就瞧着他把我的女儿抢了走吗?”成龙等三个人来到那边一看,只见众人当中围着一辆大车,搭着席棚儿,上面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妇人,拍手打掌的直哭。车下站着有六十来岁一个老头儿,口中说 :“众位,你们也不管管,就瞧着他把我的女儿抢 了走啦?”成龙挤进去问道:“ 老头儿,你姓什么?所因何故 这么直嚷?”那个老头儿说 :“大爷要问,我就在那西边王新 庄住。我姓李,名成,在我们村中开了一个小小的豆腐坊。我今年五十八岁,也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今年十九岁,小名叫玉姐儿,许配人家,尚未过门 。今天我们夫妻带他进庙, 
  买些个零碎东西。方才到此,过来十数个人,愣说我车碰了他啦,两个人过来与我打架,那几个人把我的女儿抢了走啦,望西北边去了 。”成龙说 :“内中这些个人,你认得不认得?”
  李成说:“ 我不认得。瞧着抢人的里头,有一个像是祁家庄的 人 。”山东马说 :“你把这里弹压地面的官人找来,跟着他去到县衙门去禀官,给你找人。我姓马,我去给你找去,三更至五更,我必要给你找一个下落。明天一早,咱们在县衙门那里见。你自管放心吧 !”成龙正与李成说话,忽听背后有人一阵 冷笑,说:“好一个三更至五更,怕不能做脸吧,别说大话!”
  山东马回头一瞧,人多,瞧不出是谁说话来。自已告诉明白李成,带着梦太望回走。
  在路上,马成龙说 :“老兄弟,咱们到了店里,换好了衣 服,去奔祁家庄,连拿佟起亮,带找李成的女儿李玉姐 。”梦 太也是好打路见不平。这二人把高杰搁在店内,为是怕他粗鲁惹事,打算着把这一件事办好了,带着高杰上苏州,给他在张副将营内找一个事。梦太等到了东升店,又买些个酒菜 ,说: “高杰,你在我们这屋内住着吧,我们哥俩去找一个人去 。” 高杰说 :“带着我去到祁家庄,非得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 两个,不必你二人动手 。”成龙说 :“你先在店内等着,我们访真了,那时再来叫你 。”山东马把大衫放在店内。 天有黄昏之时,二马出离了店,问明了祁家庄,离此处还有八里之遥,在西北上。二马望前走,梦太是真快,成龙如何跟得上他。山东马说 :“老兄弟别走,等等我吧,我是跟不上 你。你两头见太阳,能走七八百里路;我要两头见太阳,还不走七八里路吗?人家飞檐走壁,一蹿就是好几丈高;我要望上一蹿,二尺来高。我是不能跟着你跑,慢慢的走吧。”梦太说:
  “你又不能走,还要多管闲事 。”正说着 ,眼前到了祁家庄。

  路北的大庄门,东西一带白墙,墙外有护庄河,宽有一丈,深约八尺,里面水声淙淙。二人到了墙根以下,成龙说 :“兄弟 你蹲下,我蹬着你肩头上墙,到了那里边,你再接我进去。咱们到院内在各处暗中探访,大概他们是与佟起亮一党,白天在一处听戏么。我今天是一举两得 。”
  梦太蹲在墙根底下,他蹬着上去。墙约有七八尺高,上得上面去,又自己往下趴,到了就地 。只见梦太早就往前走了, 成龙自己走过去。二门也没关着,听得里面有人说话,说:“今天祖师爷面带惊慌之色 ,不知所因何故?”内中又有别人说: “连咱们庄主都不喜欢 ,今天在上房喝酒哪。抢的那个美人, 在东院折桂轩,派人先劝解她,她如要不成,先把她放在逍遇自在床上。”旁边又有一人说:“ 别多管闲事啦,咱们喝了酒, 咱们斗牌吧 。”大家嘻嘻哈哈的划起拳来了。又有几个人唱小 曲儿。
  山东马又往后走,只见上房内明灯蜡烛,东边有四扇绿屏门。山东马蹑足潜院进了东院,只见有北房三间,东里间自内灯烛辉煌。外间屋内也有灯光,似亮不亮。山东马登台阶一瞧,上面挂着一块匾,借屋内灯光瞧见“折桂轩”三字,听见屋中有几个妇人说话。山东马来至东窗棂以外,用舌尖舔破了窗棂纸,睁开一只眼望里细瞧,北边是一张大床 ,两边挂着幔帐, 上面坐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妇女,两边有两个老妇儿:一个年约四十多岁,一个年约三十有余,俱是身穿蓝布衫 ,青布中衣, 面皮俊俏,伶牙俐齿 。那三十多岁的老妈儿笑着说:“ 姑娘,你在王新庄住哇?你家开豆腐访为生,你家给你找个人家,无非是庄稼人家。你跟着我们庄主 ,在这里可以成箱子穿衣裳, 使奴唤哪,一呼百诺,有何不可?”那女子并不答言,只是啼哭。那四十多岁的王妈说 :“张嫂,你不必劝她啦。庄主叫咱 
  们来劝她,是为好 。”又说 :“即便你不从,那时把你搁在逍遥自在床上,那都是我们瞧得都不爱瞧了 。”张妈又说 :“王嫂,你真是一张利嘴。他年岁小不知道 ,咱们把他劝解过来, 他也知咱们的好处 。”
  山东马听明白了,故学妇人之声说 :“张妈、王妈,你两 个人这个厂儿来 。”里头王妈一听,说 :“是。张嫂,这口音是谁呀?”张妈说 :“这许是大奶奶那屋里新上工山东老妈。” 张妈到了外头,说:“谁呀?”山东马一论大环金丝宝刀,“克嚓”一声,将那妇人结果性命。里边王妈说 :“哟 ,怎么啦?
  我瞧瞧去。摔了一个筋斗吗?”方出来一瞧,山东马成龙抡刀就是一刀,“克嚓”一声,登时身死。
  山东马进了外间屋,说 :“李玉姐,不必害怕,我是救你 来啦。你父亲名叫李成,我来瞧你在这里没在这里 。”方要进 里去,只听“噗”的一声,把那东房里蜡灯吹灭了。成龙拿疗外边一个蜡灯,进了里间屋内一瞧,并不见有一个人,心中说:
  “怪道!哪里去了?真是怪道!”正在各处寻找,并不知下落。
  只听外边来了一个人,说:“王妈,庄主爷问劝好了没有?如没劝好,把她搁在逍遥自在床上去。庄主爷吃醉酒,少时还要与她追欢取乐 。”那山东马出来,抡手中宝刀就剁。那个人回 头就跑,直嚷了半天说:“有了贼啦!把张妈与王妈都给杀啦,快鸣锣聚众吧 !”
  少时,只听得人声呐喊,来了有二百多名打手,一个个手中拿着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大家齐嚷,杀声一片,少时把马成龙给围上。山东马一瞧,是真急啦,手抡宝刀,只听一片声喧,碰着就死,挨着就亡,着招一下,筋断骨头碎。直杀得高坡之处人头滚滚,底洼之地血水直流。小淫人祁文龙来到,用手中那把单刀一指,说:“ 好一个小辈,庄主爷来拿你 !”只
  见那边过来了一个佟起亮 ,说 :“山东马,你这个混帐东西,认得我鬼脸太岁来也!”说罢,抡剑就砍。山东马用宝刀相迎,二人在院中动手。马梦太从房上跳下来,抡手中刀就剁,与群贼杀在一处。佟起亮不知来了多少英雄 ,自己上房逃走去了。 余贼俱皆藏起来 。成龙一伸手将那祁文龙抓住,说 :“小辈,你带我去瞧瞧那逍遥自在床去!今天也是没人,咱们逍遥逍遥自在自在就是了。我也把你搁在床上 ,叫你也知道那个滋味。 你告诉我,在哪里?如要不然,我就把你结果性命 !”祁文龙 说 :“在东院中,你走,我带你去吧 。”他手下余党也没一个来管他,都跑了。
  往东又走了两个小院子,见有北房三间,里边也点着灯光。
  成龙挟着祁文龙,到了东里间屋内一瞧,靠着北边墙有一张八仙桌儿,上面放着一个蜡灯,桌上摆着酒壶、酒盅、一双筷子、两碟菜,可没有一个人。靠着南窗户那里,有一张大床,东西放着,西边有一个枕头。山东马就把小淫人祁文龙搁在床上面,朝下方一落平,只听“咯嘣”一声,从两边横着搭上三根皮条,早把他绊住,不能动转。东边那床望南北一分,把贼人的腿分为左右;西边把那小淫人祁文龙的两只胳膊,有两个消息一拿;又自床上出来一个铁蛤蟆,在祁文龙的里连那里 ,只望上拱, “咯吱咯吱”的直响。要是妇人,面朝上躺着,自房上垂下来有两个套儿,男子上去不用费力气,就可以行那云雨之事。山东马一瞧,说:“好家伙!好家伙!”
  原来那边桌儿底下藏着一个人,是祁文龙的内兄,也是绿林中的英雄,姓杜,名芳,别号人称“通背金刚 ”,很有些能 耐,正在屋中饮酒。听见前面喊声大震,大声呐喊,自己懒得出去。忽听得外边有一个山东人说话,到了屋内,他在那暗中藏躲桌儿底下。只见成龙他把那小淫人祁文龙搁在逍遥自在床
  之上,杜芳心中不悦,心中说:“ 马成龙 ,你要是真正英雄,何必凌辱于他?”越想越气,拉出手中刀,钻出桌子来。山东马是在南边站着,背向北。杜芳自北边桌底下出来,举手中刀照定马成龙脖颈就剁。只听“克嚓”一响,红光崩富,鲜血直流,人头落于就地。不知后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把小王子的生活秘密向我揭开了1
变态皇帝慕容熙与嫂子偷情而上位
雍正暴毙真相 吕四娘张太虚谁是真正凶手
关于跑鞋和跑者的不屈不挠的耐克创业故事1
慈禧罕见老照片1
十跪父母恩2
弟子规
出塞-书法作品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