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熙侠义传 >> 第三十八回 张广太归家祭祖 胡忠孝送妹联姻

第三十八回 张广太归家祭祖 胡忠孝送妹联姻

时间:2013/10/10 6:08:01  点击:2005 次
  诗曰:
  一枕游仙梦渺茫,人生万类寄甜乡。
  每嫌白面涂花面,转恨柔肠变铁肠。
  丁令归魂终化鹤,方平叱石早成羊。
  凭将冷眼窥人世,天女维摩演道场。
  话说侯起龙在画石岭雄踞一方,听说有清兵剿山,派侯尚英与侯尚杰预备九节毒龙炮三尊,放在东山上面,安放滚石檑木、灰瓶炮子,派二千人轮流看守;又将南山口堵死,东山口用闸板闸住,上有精兵把守。
  这一日,将军调队攻山,侯起龙愤怒,调五千飞虎兵,带一众战将,出离东山口,与白大将军对垒。侯起龙连胜清营七阵,马成龙出队被侯起龙一飞刀打在腰中,栽倒在地。侯起龙哈哈大笑,说道 :“人说你临敌无惧、勇冠三军,原来是这样 无能之辈 !”他方要过去动手杀马成龙 ,张广太在后面一瞧,说 :“兄长不可杀他,小弟来也 !”广太要救成龙,先在太保庄就无心归顺侯起龙 ,今天阵上又见师兄马梦太在清营队内, 心想 :“何不改邪归正,一则相救成龙,以为进见之礼;二则 杀贼立功,报效国家 。”想罢,刚要举步往前行走,只见马成 
  龙站起身来,广太就站住不动。见侯起龙一阵发愣,大声嚷道:
  “怪道呵,怪道!某家这飞刀百发百中,今天为何四刀未伤此人?”心中十分不解,不但侯起龙害怕,连贼队众人俱皆着惊。
  列位,这是如何?山东马既被飞刀打倒在地,为何又会起来?只因他那飞刀砍在老马腰中掖着荸荠扁的烟壶儿上。山东马一害怕,栽倒就地,并未伤着身体。自己翻身起来,站在当场,手拿瓦刀,破口大骂侯起龙。贼人举刀相迎。二人正在战斗之际,老将军调马步军队冲将过去,与贼人战在一处。只杀得天昏地暗,日色无光。怎见得?有赞为证:
  杀气腾腾万里长,枪刀密密透寒光。雄师手仗泥鬟剑,虎将安横丈八枪。军浩浩,日茫茫,锣鸣鼓响猛如狼。杀大将连人带马,追小卒弃甲丢枪。直杀得滔滔流血沟渠满,层层尸骨积路旁。从古也见英雄斗,不似今朝这一场。
  两军混战,是日风雨交加,方才罢兵。将军回归大寨,吩咐军政司:与马成龙记大功一次,并赏全席一桌;随营兵丁俱有赏赐,阵亡诸将俱皆表奏朝廷。国朝的皇恩浩荡,所有阵亡的功臣后辈,俱有世袭。
  闲话少叙。成龙回归大帐,自己将衣服脱去,摆上酒席,说 :“老兄弟,你喝一盅便宜酒吧 。”梦太说 :“大哥,真有 你的,兄弟真信服你!你会把这小子给打败了 。”说着,笑嘻 嘻的坐下喝酒。哥俩说了会子话,越说越高兴,直吃到三更时分。听得外面进来一个人,说 :“二位老爷去瞧热闹去吧,把 守南营门参将博克敦布拿住一个奸细,解送军务处邓大人那里。
  那人说 :‘要去见将军,有紧要机密事禀报 。’大概将军此时升了帐了 。”
  正说之际,听见发檑点炮,二人出离帐房,直奔中军大帐而来。只见里面灯笼火把,照耀如同白昼。里边支着两个气死
  风,将军在当中落座。左边有图海侯爷,右边有提调参赞大臣伊哩布,两旁有中军、旗牌官、武军官、各营统领、刀斧手、亲兵队。也有花翎飘摆,也有岔尾儿摇,真是令下山摇动,升帐鬼神惊。二马在旁边从暗中观看,只见外面带上一人,年约二十多岁,天地会八卦教的打扮,跪在大帐,说 :“民子在教 中,人称神机会总张广太,参见老将军 。”绳捆二臂,跪在那 里说话。
  原来张广太白昼在两军阵前,瞧见师兄马梦太通名,自己早有心改邪归正,投归大清营。收兵进山之时,只听侯起龙吩咐 :“山口留人把守。”到了山寨之上,用完了晚饭,广太说: “大哥,小弟今天观这清营之兵甚勇,小弟去刺杀清营白大帅,不知兄意如何?”侯起龙说:“甚好。我在寨中等候你就是了。”
  说罢,三爷转身到了自己房中,换好了夜行衣,带着师傅给他的那封书信、单刀与避血劂,出离山寨,直扑东山口而来。
  方一出山口,只见东北有一片连营,灯光闪闪,又见北边杀声阵阵。三爷自想道 :“我这一入清营,不知我师兄待我如 何?”正想之际,已到清营南门外,只听得人声呐喊说 :“作 什么的?快说!要不然,要放箭啦 !”三爷说 :“烦众位驾察看营门的大人,我要见老将军,有机密事回禀。”众官兵出来,把广太捆上,带到营务处邓大人那里。邓大人听他是北方口音,念是同乡之人,问了他一遍,然后回禀将军。此时有三更时分,将军尚未安眠,只见内差官回禀,自己十分喜悦,心想 :“必 是一个投降之人 。”吩咐升帐,众军官伺候。诸战将、各统领 齐都来到。吩咐人把贼人带上来 。张三爷一见大清营的威武, 吓得战战兢兢,跪在大帐,说 :“将军大人在上,民子张广太 情愿献画石岭,拿侯起龙,报效国家,将功折罪 。”说罢,只 是叩头。老将军一听,冲冲大怒,说 :“画石岭弹丸之地,侯 
  起龙乌合之众 !”吩咐把张广太绑上,推出辕门外枭首号令。 两旁的刀斧手一声答言,把广太推出大帐。
  方才要走,张三爷说 :“冤枉哪!将军,我有下情告禀。” 老将军说 :“把他带回来,有什么事自管说说,如若有理,我 就放你 。”三爷一听,说 :“是投奔我师兄马梦太,有我师傅的书信。将军不信,打开一看 。”邓大人把他的物件呈上,将 军过目,里边有单刀一把、避血劂一支,书信一纸 ,上写说: “面呈马梦太拆看 。”说 :“来人,把马梦太传来 。”瘦马在 旁一听,连忙答言,进大帐参见将军。张广太一瞧,说 :“师 兄,小弟被绑,不能行礼 。”马梦太说:“你是何人的徒弟?” 广太说 :“我是老师回教正的门徒 。”梦太说 :“在哪里收的 你?”三爷说 :“在天津卫河北大街收的我。有师傅的书信一 纸,你看 。”马梦太说 :“是 。”接书信在手,打开封皮,里 边有两张八行书,纸上的字迹写的分明,上写:
  字示梦太知悉:自地坛一别,至天津卫,收汝十二师弟张广太。此人才智过人,棍棒纯熟,定非池中之物,必要显达云程。如见面之日,千万保举,则去人幸甚,为师幸甚。师命勿违!回教正书。
  梦太看罢多时,给老将军请安,说 :“这一封书信,可像 是我师傅的笔迹。用兵之际,须要小心贼人之诈。”将军听说,吩咐营外将张广太枭首示众,不必多问了。两旁人把张广太绑上。不知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武则天当皇帝让人惊叹的历史真相
揭秘光绪当年为何
日本艺妓的“露乳装”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6
桃园结义真相 关羽长刘备两岁
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 (唐)李白
飞箱
爱因斯坦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