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八义 >> 第二十一回 六弟兄同居孔家寨 贾秀英定计害文标

第二十一回 六弟兄同居孔家寨 贾秀英定计害文标

时间:2013/10/3 12:50:57  点击:2001 次
  词曰:
  弟兄即把楼下 大街之上闲行
  有些众人把话明 那里来的凶星
  也有白面书生 也有好似鬼形
  也有双头真愣怔 也有短腿直蹦
  闲言叙过,书接上回。却说众弟兄在酒楼吃酒,尉迟肖说:“兄弟,俺们大家同保着五弟周顺,万无一失。”众兄弟说:“大哥哥,你怎行,俺就怎行,俺弟兄都在五伦之中,哪一个也不敢强嘴了。”尉迟肖说:“众兄弟听真,俺大家吃完了酒,先到孔家寨与孔老干娘问安。二弟家摆下酒席,好与他们小哥俩解解闷,然后再到四弟家中,再看那周徐二家干娘,然后将二家干娘接到孔家寨,住在一处,俺再招军买马,积草屯粮,随后好反济宁州。”
  众兄弟闻听,说:“大哥之言有理。”大家茶罢,个个站起身来往外就走。
  尉迟迈步头前行 后跟太岁愣孔生 铁牛拿着生铁棒随后急走不曾停 文标也在后边走 还有公子周景隆阮英是个飞毛腿 不慌不忙随后行 兄弟六人把楼下急忙解开马疆绳 大家拉马街上走 好似猛虎下山峰街上行走且不表 有些众人闹哄哄 买卖铺家把呆看兄喊弟来弟唤兄 高的好像黑塔样 矮的三尺无有零那个高个两脑袋 不知什么成了精 有个矮子挖抠眼尖嘴猴腮鬼神惊 不慌不忙催后阵 摇摇摆摆街上行那边还有人一位 看他好像一书生 眉清目秀白面唇宽额大耳并方朱 头带儒巾多雅致 穿着一身细罗绫腰中系着丝条带 薄底缎靴足下蹬 此生不像凡人样好似上方左金童 三国吕布无他好 唐朝罗成没他精好似张生重出世 后面还少美莺莺 书生必是官家后不该与他定交情 不言众人闲谈论 弟兄六个走如风走过大街越小巷 面前来至东门庭 迈步走出东门外顺着大路快似风 孔家离城五十里 论走也得半天工不说三里桃花店 不言五里杏花村 书要剪断方为妙说些啰困明公  大家来至孔家寨 到了孔生府门庭大家即把府门进 家将接马不留停 一齐迈步往里走上房不远咫尺中 开门就把上房进 孔老安人问一声孔老安人一见,问道:“尉迟干儿吃酒又带朋友来了?”尉迟肖说:“俺哥六个拜为生死弟兄,都是你的干儿到了。”众弟兄个个上前施礼。老夫人一见,满心欢喜,说道:“儿呀,不用施礼,落坐讲话。”众弟兄礼罢坐落,家将献上茶来,茶罢落盏,又吩咐厨下快整酒席。家将答应,不敢怠慢,急到厨下吩咐已毕。厨下闻听,急忙整起酒席来了。
  家将急忙把信传 厨公闻听不曾停 一把通条拿在手拨开炉子净灰出 小勺成油大勺倒 又炒又煎作的欢九个押桌八大碗 顷刻之间办完全 家将又把桌面放酒席又往上房端 酒席放在桌面上 又与娘亲来问安施礼落坐来吃酒 家将抱酒不曾闲 吃的吃来饮的饮大家吃酒解心宽 孔生这里开言道 尊声大哥你听言兄弟吃完就去反 好替五哥报冤仇 铁牛忙说不吃酒快进城去杀州官 尉迟急忙开言道 各位兄弟听我言二家娘亲接到此 弟兄再反也不难 尉迟说罢前后话众家兄弟又开言
  众家弟兄说:“大哥言之有理,二位娘亲还未接出城来,俺们如何就反了,且听大哥吩咐。”尉迟肖说:“今日天气晚了,都在这里住下罢。”这且不提。且说贾秀英独坐绣房,浑身痛疼难忍,丈夫也未回来,若是找回周顺,哪有小奴的命在。又想起娘家人来。
  贾氏独坐绣房中 想起娘家人几名 一人不到我家内谁能救我活性命 丈夫若是回家转 只有死了那有生这事活活难死我 何人救我出火坑 贾氏为难且不表娘家来了人一名 来了哥哥贾不正 到了徐家大门庭浑身衣服都破了 手中无有半点铜 来向妹子借点物换换衣服好过冬
  却说贾不正至妹夫大门,那边惊动文标的徒弟,上前说道:“舅太爷你老人家来了,一向安好?”贾不正说:“你师傅在家没有?”徒弟说:“我师傅不在家。”不正说:“你师傅在家,我就不进去了。”那位爷台说了,他怎怕文标么?爷台有所不知,文标家中银钱进多,贾不正前年贪些小利,所以不敢见面,避忌五六年了。贾氏抬头看见哥哥来了,满心欢喜,一声说道:“我的哥哥,你却来了。快替你妹子拿主意罢。”贾不正说:“我这主意有的是呢。妹子你有了什么事了?快对我做哥哥说来。”
  贾氏这才痛伤情 尊声哥哥你细听 提起我的家中事清官他也断不清 妹夫本是梁山后 保镖回来把气生那天打我两三遍 天天他把我折腾 不是打来就是骂哪有我的性命存 哥哥替我拿主意 或者死来或者生怕你妹丈还家转 那时就把我命坑 思想把你妹夫害搭救妹子性命存 害死丈夫人一个 我的家业你就擎不正闻听心欢喜 连把妹子叫一声 若害妹夫全在我哥哥言语对你明 衣服借我三五件 好与哥哥把衣更好去定个牢笼计 害死妹丈徐振中 我与妹子掌家业兄弟二人拜花灯 贾氏闻听心欢喜 你说怎行就怎行贾氏说:“哥哥快救我罢。天也不早了。”不正说:“还未黑呢,你先给我拿几两银子。”贾氏说:“我这屋里银钱无有。”贾不正说:“有衣物与我拿点,我好定计。”贾氏即把箱子打开,拿出一包衣裳,交与哥哥,说:“快去拿主意,我命在你手里拿着呢。你要叫我死,我就死,你要叫活我就活。”不正说:“妹子,你不要害怕,哥哥主意有了。”说罢左手拿衣服往外就走,进了当铺,将物递与掌柜。掌柜接在手内,问道:“你要多少银子?”
  不正说:“不要银子,我要三十吊钱。”掌柜即拿了三十吊钱连票交与贾不正。贾不正接过。
  不正站在大街中 低下头去暗叮咛 当了铜钱三十吊怎替妹子将冤明 不正叨念往前走 西方落了太阳星低头一计有有有 想起一门好亲情 我今去上他家去两姨哥哥定通情 名字叫作李文勇 嫂嫂长的半百成五年未到他家去 今日前去走一程 一行走着抬头看有座角门面前迎 迈步就把门儿进 面前来至上房庭开门就把房门进 不见嫂嫂人一名
  贾不正来至李文勇家中,不见嫂嫂,只剩哥哥一人。李文勇看见兄弟来了,说道:“兄弟,你怎五六年未上我家来?”不正说:“未得闲。我嫂嫂哪里去了?我怎未看见他?”文勇说:“你嫂嫂死去有二年多了。”不正说:“就剩大哥你一人了,你快去打酒去,我这有钱。”文勇说:“兄弟,你哪有这些钱?”不正说:“我赢的,你拿去打酒买菜。”李文勇接钱在手,又拿着酒瓶子,来至街上打了一瓶酒,买了几斤肉,拿回家中,不正一见,满心欢喜,说:“哥哥也不用放桌子,在这床上喝罢。”他二人推杯把盏。不知不正说些什么,下回分解。 
 

 
分享到:
小红帽2
春秋时期最具杀伤力的一个“荡妇”
金缕衣 杜秋娘3
八仙过海
17世纪欧洲妇女流行暴乳1
关于跑鞋和跑者的不屈不挠的耐克创业故事4
羊2
一代一代枭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