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雷震九州 >> 第五十五回 并骑同行情脉脉 单刀斩敌气昂昂

第五十五回 并骑同行情脉脉 单刀斩敌气昂昂

时间:2013/9/28 11:09:07  点击:2094 次
  杨钲父子逃入了森林之后,杨钲越想越气,说道:“叶凌风这小子简直是岂有此理,我非和他算帐不可。”杨梵道:“对啦,他现在也不是什么总督的少爷了,咱们已用不着怕他,他害得咱们吃了大亏,先捉住他出一口乌气。”
  杨钲笑道:“咱们还得隐忍些儿,待为父的迫他把江家的内功心法都吐了出来之后,那时再慢慢折磨他也还不迟。你可记得他是向哪一方跑的?”杨梵道:“是向西方。”于是父子俩迈向西方追去。
  方向虽然知道,但要在一座大森林里找一个人,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到了黄昏时分,仍然不见叶凌风的踪迹。杨梵已经饿得有气没力。杨钲猎了一头野鹿回来,说道:“明日再找他去。”烧起一堆野火,把那头野鹿宰了来烤。
  晚风吹来,忽听得草地上似有沙沙声响。杨钲提起了青竹杖,喝道:“是谁?”话犹未了,那人已经走了到来,哈哈笑道:
  “原来是杨二哥,这可真是巧遇了。我是给你烤的鹿肉的香气引来的。”
  杨钲又惊又喜,说道:“欧阳大哥,你怎么也到这儿来了。
  我还想上你那儿避难呢。”原来那人不是别个,正是欧阳伯和。
  欧阳伯和睁大了眼睛,说道:“你要避什么难?”杨钲叹口气道,“唉,真是一言难尽。大哥,你且坐下来让小弟和你细说。”把一条烤熟了的鹿腿递过去,欧阳伯和边吃鹿肉边听他说。
  杨钲将叶屠户兵败小金川.他们父子逃了出来在这里巧遇叶凌风等等事情都和欧阳伯和说了。欧阳伯和不禁倒抽一口冷气,说道:“糟了,糟了!叶总督兵败,归德堡也回不去了!”
  杨钲道:“为何归德堡也不能去了?”欧阳伯和道:“归古愚一心效力朝廷,将他的团练都带了出来,编为官军。留守归德堡的只是老弱残兵和一部分家丁。归古愚以为他坐镇归德堡数十年,等于是土皇帝一般,堡中百姓畏威怀‘德’,谁敢反他?
  他虽然离开,只凭着他的‘威望’也还可以镇压得下的。哪知前几日他的堡中快马来报?庄稼汉不知受了谁的煽动,不怕归家的威风,竟然趁机会造起反来了。如今整个归德堡都丘被‘乱民’占据,这个时候,还怎能去归德堡?”
  杨钲吃了一惊,道:“哦,竟然有此等事?那么归古愚现在何处?”
  欧阳伯和道:“归古愚将他的团练编成一军,得了总兵的官职,好不兴头,他奉了朝廷的命令,带兵增援时总督,会攻小金川。归古愚是打算攻下了小金川之后,再回师“清乡”,哪知叶总督先已全军覆没了,你说这不是糟糕透顶么?”
  杨钲道:“这么说来,归古愚的这支军队岂不是正向着此方行进?”
  欧阳伯和道:“不错,他的行军计划是通过这座森林以攻小金川之背。我是先来给他探听消息的。”
  杨钲道:“他有多少兵力?”欧阳伯和道:“约有一万多人。”杨钲摇了摇头,说道:“如今小金川和西昌都被叛军占领,叛军的势力比官军大得多了。归古愚这一万多人,不够人家一口吞掉。”
  欧阳伯和道:“事已如斯,且不管它,吃饱鹿肉,今晚先睡一觉。”话犹未了,忽听得林中又有脚步声响。
  原来是李光亘、林道轩这一行五众,看见这里有火光,以为是叶凌风躲在这儿,赶来一看,不料却是杨钲。安平认得欧阳伯和,不禁大吃一惊。
  李光夏等人是初生之犊不畏虎,林道轩放出剑来,指看欧阳伯和道,“你是什么人?和杨钲是什么关系?”李光夏道:“我们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你不插手,我们就不理你。我们要对付的只是姓杨的老贼。”
  欧阳伯和哈哈一笑,说道:“杨兄,这几个小娃娃口气倒是很大,你用得着我帮忙么?”
  杨钲此时已吃饱了肚子,正要逞能,提起了青竹杖,大笑说道:“欧阳大哥,拜托你照顾小儿。这几个小娃娃么,还不放在我的心上。”
  李光夏道:“你是我们手下败将,胆敢口出大言?”杨钲喝道,“你以为我当真是输给你们这几个小娃娃么?叫你知道我的厉害!”青竹杖一起,一招“八方风雨”,卷起一片碧森森的杖影,瞬息之间,遍袭五人穴道。
  上官纨与林道轩连忙施展泼风剑法,克制他的独门点穴杖法,安平与竺清华也抢上前去夹攻。他们以为已经打败了杨怔一次,这一次料想也还可胜。哪知杨钲一来是吃饱之后,气力充足;二来有欧阳伯和在旁,他不用分神照顾他的儿子。情况不同,他自是稳操胜券了。
  剑光杖影之中,只听得呼呼轰轰的声响。杨钲使足了气力,一根竹杖,在他使来,力道竟是沉雄之极。李光夏等人功力与他相差得远,接他的竹杖,竟似比铁杖还更沉重。
  正在吃紧,忽听得有人大喝道:“你们这两个老贼,以大欺小,羞也不羞?”人影未见。声音传米,已是震得欧阳伯和的耳鼓嗡嗡作响.欧阳伯和大吃一惊,这一掌停在半空,打不下去。
  原来欧阳伯和正想出掌击毙安平。
  欧阳伯和不仅是震惊于对方的功力,还因为他听得出这是两人齐声呼喝的。这两个人一个是丐帮帮主仲长统,一个是杨钲的襟弟——天笔峰的山主上官泰。
  欧阳伯和回头一看,说时迟,那时快,当真是声到人到,在他的面前已出现了三个人。这第三个人更是令欧阳伯和吓得魄散魂飞、原来这个一直没有作声的中年汉子竟是天下第一的武学高手江海天。
  李光夏、林道轩喜出望外,同声叫道:“师父,这个姓杨的老贼欺负我们,你可要替我们出一口气。”
  江海天这才微微一笑,说道:“这两个人么,自有仲帮主和上官前辈找他们算帐的。用不着咱们动手,你们退下吧。”
  三大高乎,同时出现,不由得杨钲也吓得呆了。李光夏等四人从容退下,有江海天在此,杨钲怎敢再动他们丝毫?
  李光复喜道:“师父,你的病都好了?”林道轩道:“师父,你怎么来得这样快啊?”
  江海天微笑道:“你们走了七天之后,仲帮主和上官前辈来探我的病,他们是想到西昌去,顺便来向我辞行的。恰巧我的病已经痊愈,就和他们一同来了。嗯,是比我的预期要好得快一些。”李光夏等人曾在西昌停留两天,以江海天他们三人的绝顶功夫,虽然是迟走五天,跟着也就追上了。他们正是因为听到竺尚父告诉他们的消息,才赶来追寻徒弟的。
  杨怔见江海天并来出手,心里一松,想道:“上官泰的本领不过是与我在伯仲之间,我即使胜不了他,也决不至于被他所杀。但江海天虽然是答应袖手旁观,就只怕这几个小辈不肯放过我儿。”
  当下杨钲作出一副哭丧的神气,说道:“咱们谊属连襟,想不到今日却成了生死冤家,这是小弟不合在前,也怪不得我兄。
  不过,我却想请上官兄看在亲戚的份上。网开一面。”
  武林中人讲究的是宁死不屈,杨钲虽是邪派的大魔头,平素亦是自视甚高的。上官泰不料他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倒是不觉怔了一怔,说道:“什么,你要向我讨饶?我可是不能饶你的!”
  杨钲道:“不,我得罪了襟兄,你要杀我,那是应该的。我纵不济,也何至于向你求饶?”上官泰道:“那你说什么网开一面?”
  杨钲道:“小儿杨梵,年幼无知,也曾得罪了令媛和林公子。
  但他的罪过都应该由我承担,请上官兄看在亲戚份上,是否可以放他一条生路?他也曾经被林公子所伤了。”
  上官泰听他说得凄凉,意殊不忍,把跟望了望女儿。上官纨虽然痛恨杨梵,但到底与杨梵是青梅竹马之交,想他虽是行为乖谬,究竟尚非罪大恶极,于是说道:“轩弟,你的意思怎样?”林道轩爽爽快快他说道:“今日他已为我所伤,我若现在杀他,胜之不武。好,今日我可以饶他一命,下次碰上,就不能放过了。”
  上官纨道:“爹爹,轩弟这么说,那么,今日就让这小子走吧。”
  上官泰喝道,“好,杨梵,你走!我不怕你为父报仇。”杨梵心里想走,但却不能不装模作佯他说道:“爹爹,我还是陪着你吧。要死,咱们父子同死。”
  俗语说:“知子莫若父。”杨钲当然知道儿子是想走的。不过,听了儿子的这几句说话,他心里却是好过得多。当下哈、哈、哈的大笑三声。杨梵怔了一怔,说道:“爹爹,你笑什么?”
  杨钲道:“傻孩子,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你的姨父虽说与我决一死生,但说不定阎主爷还不肯收留我呢!”当下回过头来,向上官泰道:“要是你杀不了我,那又如何?”上官泰道:“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嘿,嘿,你怕我倚多为胜么?你也应该早知道我的为人了,我上官泰是这样的人么?”
  杨钲哈哈一笑,说道:“当然,当然。咱们是说好了单打独斗的。我岂能信不过你?梵儿,你走吧!”杨梵一跷一拐地走了,杨钲提起了青竹杖,说道:“好,上官兄,来吧!,
  上官泰走出去与杨钲交手。仲长统纵声大笑,也走了出来,说道:“老叫化不甘寂寞,看着别人交手,老叫化也心痒难熬了。
  欧阳山主,咱们也该算一算帐啦!”
  欧阳伯和道:“不错,你这臭叫化打伤了我的浑家,我正要与你算帐。听说你看不起我的雷神掌,我倒要看看你的混元一气功有怎么厉害?”
  原来欧阳大娘那次给仲长统以混元一气功打伤之后,如今尚未痊愈,故而没有与大夫同来。欧阳大娘心地极为狭窄,无论如何要丈夫为她报仇。说了许多中伤仲长统的说话。其实仲长统并没有说过看不起欧阳伯和的雷神掌的。但仲长统是一帮之主的身份,当然不屑辩解,只是打了个哈哈,便与欧阳伯和同走,两人另找一个地方决战。
  杨钲用拖延战术对付上官泰,两人打得难分难解,把旁观的几个小辈看得好不心焦。林道轩忽道:“纨姐,咱们也来拆招玩玩。”上官纨好不机灵,一听便知他的用意,说道:“好,但你是男子,气力比我大,可得让我几分,我使剑,你用一根树枝吧。”
  林道轩知道她已经听懂了自己的意思。于是笑道:“好的。
  “我用一套新练成的杖法攻你。”上官纨道:”你不要夸嘴,且看我用家传的剑法破你。”
  林道轩折下一根树枝,叫声“接招!”出手便是杨家的独门杖法,杖头斜掠,左点“白海”,右点“璇玑”,杖身一横,又挑向上官纨的虎口。他使的当然不及杨家父子的老练,但却也是中规中矩,令人一看就知是杨家的点穴杖法。
  上官纨脚踏五行八卦方位,挽了一朵剑花,身形滴溜溜的一转,拨开林道轩的树枝,剑锋直抵林道轩的上颚,笑道:“你瞧,我不是把你的剑法破了吗?”林道轩道:“不见得,再接招!”他故意放慢脚步,好让上官泰瞧个清楚。
  杨钲起初不以为意,心里想道:“你这两个小子捣什么鬼?”一看之下,不由得大吃一惊。但上官纨是上官泰的女儿,女儿暗中“指点”父亲,他却是不能干涉的。而且杨钲事先也井没有讲明这个“禁例”——不许小辈在他们旁边拆招:杨钲心里暗暗叫苦,只好盼望上官泰没有留意。
  上官泰全神对付杨钲,最初果然是没有留意的。但他的心里也有点奇怪,不解她的女儿何以在这个时候,居然有这等闲情逸致,与林道轩拆招玩耍?试想做父亲的正在与敌人决死战之时,做女儿的却不关心父亲,自行玩耍,怎能不令他又是奇怪,又是恼怒。
  上官泰恼怒起来,不由得就向女儿瞪了一眼。他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一看之下,登时恍然大悟。
  杨钲急忙攻击,要想杀得他无暇分神。但上官泰的功力胜他一筹,此时他也还未到气衰力竭之际,大手印拍出,接连不断,每一掌都有致人死命之能。杨钲抢攻不逞,还险些受他所伤。
  杨怔喝道:“咱们说好了是单打独斗的!”上官泰笑道:“我要谁帮忙来了?”杨钲道:“你的女儿——”上官泰道:“她自练本门剑法,又碍了你什么了?”杨钲是长辈身份,总不好意思说是怕了小辈破了他的仗法,只好把想要指斥上官纨的说话吞了回去。此时上官泰已是把整套的“泼风剑法”看完,心领神会。
  上官泰大喝一声,朗声说道:“杨钲,你想跑已经迟啦!”话犹未了,招数立变。掌劈指戳,招招都是攻向杨钲的要害。
  上官泰是一流高手,武学的造诣与他的女儿自是不可相提并论。上官纨一定要用剑才能使出“泼风剑法”,而上官泰则是一理通、百理融,无须用剑,也可以将“泼风剑法”溶化在他的掌法、指法之中。同样的可以克制杨钲的独门点穴杖法。
  上官泰喝道:“杨钲,你还要顽抗么?”喝声中招数略缓。原来上官泰虽然是痛恨杨钎,但此时见他如此狼狈,不禁有点不忍之心,暗自思量:“念在襟兄弟的份上,若是他肯痛悔前非,改邪归正,我也未尝不可饶他一命。”哪知上官泰一念仁慈,几乎招了杀身之祸。杨钲根本就想不到上官泰会肯饶他,趁他招数略缓之际,突然又是一招杀手,竹杖闪电般的便点向上官泰的胸前大穴。
  上官泰猝不及防,连忙吞胸吸腹,脚步未移,身躯挪后半寸,可是仍然给杨钲的杖尖点着。上官纨大惊叫道:“爹爹,你怎可让他!”
  幸亏杨钲此时已是强弩之未,气力不济,杖尖虽然点着上官泰的胸膛,却没点正穴道。而且由于上官泰吞胸吸腹。又消去了他的几分劲道,因此就更没有受到损伤了。
  上官泰怒火勃发,一掌劈去。杨钲也想不到他立即便能反攻,给他打个正着。
  这一掌却是上官泰本门的“大手印”功夫,“大手印”专伤奇经八脉,杨钲给他打个正着,“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上官泰喝道:“杨怔,你当真是至死不悟么?”
  上官泰这么喝骂杨钲,其实还是不想致他于死的。他见杨钲受了重伤,已无反攻的能力,是以有意放他一点生路,只求他肯悔悟,认罪求饶,上官泰未尝不可以为他医好“大手印”之伤。
  可是杨钲虽然不能反攻,却能逃跑,他着了上官泰的一掌,无暇思量,更无心去听上官泰说些什么,就像冻窗上的没头乌蝇一样,本能的要想钱开一条缝隙,逃出性命。上官泰住手说话,杨钲转身便逃。
  他们是在山坡上交手的,杨钲只知逃命,却不知自己受了重伤,已是不能施展轻功的了,他勉强吸一口气,跳了起来,不料脚尖落地,恰好踏着一根石笋,脚步一个跄踉,登时就从山坡上滚了下去,上官泰跑过去一看,只见杨钲已是脑袋开花,一命呜呼。
  上官泰呗了口气,说道,“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念在襟兄之情,手捧泥土,粑杨钲的尸体掩埋,给他筑了一个简陋的土坟。
  上官泰已经掩埋了杨钲的尸体,说道:“咱们看老叫化去。
  但愿他这一架还未打完。”
  众人来到后山,只听得高呼酣斗之声,震耳如雷。仲长统与欧阳伯和已经斗了三百来招,双方未露丝毫疲态,当真是旗鼓相当,功力悉敌,好一场恶战!
  只见仲长统浓须根根翘起,怒目圆睁,手脚起处,全带劲风。方圆数丈之内,沙飞石走,数丈之外,也是树木摇动,树叶纷落,好几棵大树,都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枯枝。上官泰喝彩道:“仲帮主使得好一个混元一气功!”
  但欧阳伯和亦非弱者,看来他的掌力似乎不及仲长统的刚猛,但却另有一功。只听得他在发掌之前,必定大喝一声,掌风就似从熔炉里吹出来似的,炙人如烫。上官纨、竺清华、李光夏、林道轩等几个功力较弱的小辈禁不住要退到他掌风所及的范围之外。
  上官泰不由得暗暗担心,悄悄问江海天道:“江大侠,你看如何?”江海天微笑道:“仲帮主是不会败的,但要取胜只怕也是不易罢了。”上官泰这才放下了心,但看到紧张之处,仍是不禁手心捏着一把冷汗。他是个嗜武如狂的人,看到双方各使武林绝学,不久就完全着了迷,心无旁骛,只顾凝神观战了。
  李光夏和林道轩却是不由得不心中着急,偷偷和江海天说道:“师父,他们这样打法,不知要打到几时?咱们可还要去捉拿叶凌风这奸贼呢。”
  江海天笑道:“我不急,你们急什么?总不会打到明天的。
  有上官前辈和仲帮主与我分头搜捕,难道还怕他飞得上天?”李、林二人听师父说得这样肯定,心里也都安定下来。不过,他们总是希望越快捉到叶凌风越好。
  叶凌风一点也不知道他的师父已经来到,此时他还做着美梦。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叶凌风在抛下杨钲父子。独自逃跑之后,心里又是欢喜,又是担忧。欢喜的是不至于受杨钲的连累,而且可以摆脱杨钲追问他的内功心法。但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这大森林里逃亡,却是不由得不心虚胆怯,每见风吹草动,都疑心是有敌人跟踪,好几次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在森林里过了一天,幸好连人影也没见着一个,第二日傍晚时分,他估计自己所走过的路程,心里想道:“只要我走的方向不错,明天就可以走出这座林子了。”他却不知,他恰恰是走错了方向,兜了一个圈子,正走到与他师父这一帮人相隔不过十里左右之处;
  叶凌风心里又想:“走出了这座林子,我该怎样做?”于是他替自己编织了一个美梦。
  就像溺水的人抓着一根芦苇就以为可以救命似的,叶凌风也有他的救命“芦苇”。这就是冷天禄的人头。他拍一拍所背的革囊,冷天禄的人头还在这革囊之中。
  叶凌风燃起了希望,心里想道:“冷天禄是小金川十二家的总寨主,我取了他的首级,这功劳也应该不算小了。朝廷正在用人之际,想来至少也可准我将功赎罪吧?我先求得一个军职,嘿,嘿,以我的才干,何愁不做到独当一面的将军?我在千军万马保护之下,也不怕有人来向我寻仇了。嘿,嘿,岂只不怕。
  我还要和他们算帐呢。待到我手握兵符,我定将和我作对的人一个个除掉。哼,第一个要除掉的对头,就是叶慕华这小子。”
  叶凌风想到得意之处,不知不党的横掌如刀,一掌劈下,口中发出“咔嚓”一声,劈断了一根树枝,当作是叶慕华的首级,就好像叶慕华当真是给他杀了似的,不知不觉的也就哈哈大笑起来。
  叶凌风做梦也料想不到,叶慕华也在这座森林之中,而且听到了他的笑声。
  原来叶慕华在用奇兵突击,大破清军之后,立即和耿秀凤与字文雄、江晓芙三人,带领了一支人马,西行追踪。目的物就是时凌风和他的父亲,他接到报告:叶屠户只剩下几百残军,已向西逃入森林,而叶凌风的去向,据萧志远的手下回来报告,也可以断定是已经逃入森林。但萧志远因为离开队伍,单骑追踪,却还未获得他的消息。
  叶慕华和耿秀凤,选了两骑快马,吩咐宇文雌,代他带领那支人马。要知人马众多,反而打草惊蛇,容易给叶凌风发觉,先行逃匿。至于那支人马,则是用来对付叶屠户的残军的。宇文雄在义军之中经过了将近一年的锻炼,叶慕华发觉他颇有用兵之才,叶屠户只剩下几百残军。料想宇文雄定可以将他歼灭。是以放心让他代为统领这支人马。
  叶慕华与耿秀凤相识几年,几度悲欢,几番离合,每一次都是匆匆分手,未得细谈衷曲。
  这一次,他们并辔同行,才得有较长的时间相聚,互谈心事。
  叶慕华把自己平生的经历,毫不隐瞒的都告诉了耿秀凤。对叶凌风如何谋害他的事情,尤其说得详细。这些事情,有些是耿秀凤已经知道的,有些是她还未知道的。耿秀凤听了,叹了口气,说道:“我的爹爹也是这贼子与他的父亲合谋陷害的。如此说来,他们父子正是你我共同的仇人。”
  叶慕华道:“如今咱们是报仇在即,你还何用叹气?”
  耿秀凤道:“你有所不知,我、我是颇有感触。”叶慕华道:
  “感触什么?”
  耿秀凤道:“叶凌风的爹爹是朝廷的大宫,他们父子同恶相济,以致成为了义军的死对头。知道叶凌风的事情的英雄豪杰,也没有谁不想杀他的。”
  叶慕华笑道:“这不很好么?难道你还为他叹气?”
  耿秀凤道:“谁为了这奸贼叹气了?哦是为自己叹气!我、我是想到了自己的身世。”
  耿秀凤歇了一歇,接着说道:“我爹爹的官没有叶屠户做得大,但也曾经做过伊宁的总兵,也曾经打过汉族和哈萨克族的义军。呀,叶大哥,你对我好,我是知道的。就只怕你的朋友,未必都能像你一样,把我当作自己人。”
  叶慕华听了,哈哈笑道:“我以为你担心什么,原来担心这个。”耿秀凤道:“不值得担心么?”
  叶慕华正色说道:“你的爹爹和叶凌风的爹爹都是朝廷的大官,手上或多或少沾过义军的鲜血。叶屠户心狠手辣,罪恶滔天;比你的爹爹大得多。但你的爹爹也是犯有罪恶的,这个不用为你的爹爹忌讳。可是,你和叶凌风却是完全两样,叶凌风与他的爹爹同恶相济,你如今却是义军的女首领,和你的爹爹走的是两条路。一个人的出身是不能自己作主的,但长大之后。立身处世,却是完全可以由自己作主了,你和叶凌风既然是完全两样,别人又怎会用同一的眼光来看你呢?即使暂时有点误会,终究也会明白的。好像冷铁樵大哥,后来不是深自引咎,向你道歉了么?你放心,我担保我的朋友都会把你当作自己人的。”
  叶慕华把这番道理说得极为透彻;耿秀凤这才舒展双眉,低头一笑,说道:“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满你说,我以前很为这几句俗语担忧,这几句俗语说的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我怕别人相信这几句俗语,对我有异样的眼光。”
  叶慕华笑道;“这几句俗语是错的,明白事理的人绝不会受它影响的。你瞧瞧我的眼睛,我对你有异样的眼光么?”
  那是燃烧着热情的眼光,是令得少女痴迷的眼光。耿秀凤红晕双颊,嫣然一笑,说道:“哪有这样看人的,还说不是异样的眼光?”不知不觉之间,两人双手紧紧相握,不须多说半句,一切的浓情蜜意,都已在彼此的眼光中流露出来。这刹那间,周围的一切对他们来说都不存在,整个世界就似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但这世界究竟并不是只剩下他们二人,即使是爱情的力量也不能把他们和这世界隔绝的。也不知过了多久,耿秀凤蓦然惊觉,甩开了叶慕华的手,说:“华哥,你听,西边是不是有厮杀之声。”原来仲长统和欧阳伯和正是在西面的西坡上激战,他们高呼酣斗之声,传出了数里之外,传到了耿秀凤的耳朵中了。
  叶慕华道:“不错,好像是有人在那边恶斗。有沙飞石走之声,看来似是一流高手。”
  耿秀凤道:“咱们过去看看,说不定是咱们的人碰上了叶凌风了。”
  叶慕华忽道:“且慢,东边似乎也有人声。”耿秀凤道:“是么?我听不见。”
  原来叶慕华所听到的,正是叶凌风在自己编织了美梦之后,幻想着已把叶慕华杀掉,所发出的得意的笑声。叶凌风在和他们距离五六里之遥的东边,他的笑声当然不如西边那两大高手高呼酣斗之声的宏亮,故此耿秀凤没有听见。但他所想杀的叶慕华,因为功力较深,却听见了。
  这笑声远远传来,叶慕华凝神细听,方始隐约可闻。但他虽然听不出是叶凌风的笑声,却听得出这笑声中有说不出的一种邪恶味道。
  叶幕华心中一凛,说道:“秀妹,自们分头去看,你往西边/要知西边乃是双方厮杀,假如其中有一方是叶凌风的话,另一方就必定是自己人,耿秀凤赶去相助,可以容易取胜。
  且说欧阳伯和和仲长统斗了将近千招,欧阳伯和渐渐气力不加,心中焦急,突使险招,意图败中求胜。
  激战中欧阳伯和一声大喝,身形平地拔起数,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呼的一掌猛击下架。这一招有个名堂,叫做“鹏搏九霄”,乃是“雷神掌”中拼着与敌人两败俱伤的杀手,非到最紧要的关头,是决不轻易使用的,这是欧阳伯和最后的一击,当真是把毕生的功力都付于这一击之中。
  眼看欧阳伯和这一掌堪堪就要击着仲长统的天灵盖,仲长统这才蓦地大喝一声:“来得好!”双掌一立,平推出去。仲长统乃是采取以逸待劳的战术,避其朝锐,击其暮归”,待他掌锋阻离自己的脑门不到数寸、这才猛力还击。掌力一发,有如排山倒海。
  双方掌力撞击,发出闷雷也似的声响。在李、林等几个小辈失声惊呼之中,只见欧阳伯和就似断了线的风筝似的,肤落尘埃。
  仲长统哈哈大笑,大踏步就赶过去。忽听得有个女子的声音颤声尖叫道:“仲帮主、手下留情!”原来是耿秀凤恰好在此时赶到。
  仲长统道:“你这女娃儿要为你师公求情?”耿秀凤道:“正邪不两立,我怎敢阻挠帮主?但他今后己是不能作恶的了,他于我有传艺之恩,我这才胆敢请仲帮主饶他一命。仲帮主给我这个人情,就算是我还了师门的债吧。”原来武林规矩最尊师道,耿秀凤虽然懂得“正邪不两立”的道理,但毕竟还是受了这千百年来武林所传的旧念的影响,禁不住要为师公求情。
  不过,在耿秀凤的说话之中,也表明了这只是“给师门还债”。意思即是倘若由她而保得师公一命,从今之后,她与师门恩断义绝,心中也可以安然了。
  仲长统哈哈一笑,说道:“欧阳伯和,你惭不惭愧?我真想不到像你这样的好恶之人。居然有一个这样的好徒弟。你们夫妻俩设谋算计她,她却还在为你求侥!”接着回转头来,对耿秀凤说道:“耿姑娘,你大约还不知道你的师公是为什么来的吧?他是要来迫你嫁给归古愚那个宝贝儿于的。”耿秀凤吃了一惊,做声不得。仲长统道:“不过,看在你的份上,反正他的武功已废了,我就饶他一命吧。”
  欧阳伯和面色铁青,挣扎着站了起来,“哼”了一声,说道“耿姑娘,多谢你啦。欧阳伯和得以苟延残喘,今生是不能报答姑娘你的了。但总有人会替我报答你的。”
  仲长统喝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想怎样?”欧阳伯和惨笑道:“我还能怎样?”忽地“咔嚓”一声,把右臂折断,说道:“多蒙帮主不杀之恩,我走啦!”
  原来欧阳伯和是以毕生功力之所聚对仲长统作最后一击的,但他已是强弩之未,被仲长统全力还击,力强者胜,力弱者败,他的雷神掌所蕴的热毒,给仲长统的内力所封,全都迫回自身,真个是客人下成,反害了自己。若果他不把右臂折断,毒气上行,攻人心房,他就要一命呜呼了。
  欧阳伯和走了之后,仲长统说道:“来,来,来,耿姑娘,我给你引见,这位就是名闻当世。武功天下第一的江海天江大侠。这位耿姑娘是后辈的女中英杰,当真说得上是出于污泥而不染——”
  耿秀风听说是江海天,不禁又惊又喜,不待仲长统把话说完,连忙说道:“仲帮主,你不必夸赞我啦,我正要江大侠帮忙。”
  江海天微笑道:“帮什么忙呢?”耿秀凤道:“江大侠,你的侄儿在这儿。”江海天怔了一怔,道:“我的侄儿?你是说叶凌风在这儿么?”耿秀凤道:“不,不,我是说你真的那个侄儿,不是假冒的那个叶凌风。”正是:
  欺世盗名安可恃?云开月现早和迟。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陆游最经典的一首情诗为何送给表妹
恭贺新春
三国中最有心计的三位少妇是谁
鬼门关5
三字经88
揭秘中国最早的太监是怎么来的
因美女改嫁引发的无厘头战争
卖火柴的小女孩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