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雷震九州 >> 第三十九回 教主深藏图大事 夫妻义重劫天牢

第三十九回 教主深藏图大事 夫妻义重劫天牢

时间:2013/9/27 18:01:39  点击:3665 次
  李光夏咬牙说道:“难道咱们就眼睁睁的看着轩弟给他们抓去吗?”戴均道:“当然不能,但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你要知道林教主正在筹划干一场惊天动地的事业,咱们拼了几条性命不打紧。连累了教主,坏了大事,这罪过就无可挽回了。”
  李光夏翟然一惊,这才冷静下来,说道:“那咱们怎么办?”戴均道:“他们要套问你轩弟的口供,一定不会就下毒手的。待咱们打听了确实的消息,再回去禀报教主。”
  囚车过后,街上的警卫还未撤退,屋子里的人心急如焚,直到傍晚时分,才有一个人偷偷回来,说道:“我已打听到确实的消息,轩哥儿是押在刑部大牢。那家房东,鹰爪们是明知与咱们没有什么关系的,因此在勒索了一大笔钱之后,已经把他们放了。”
  戴均道:“外面风声如何?”那人道:“外面风声仍紧,但西面和北面的警卫已经撤了。你们可以从石驸马胡同那边出去。”
  戴均早已替宇文雄与李光夏换过服饰,当下趁着天黑,偷偷溜走。戴均熟悉路道,人又老练机警,一路回到总舵,侥幸没有给敌人发觉。
  此时已是将近三更时分,林清还未睡觉。他们一回到总舵,只见议事厅上灯火通明,林清和教中的几个首脑人物都在那儿。
  还有一个竺清华站在林清面前,正在和林清说话。
  竺清华不是天理教中人,李光夏见她在议事厅上与林清说话,而且是在三更时分,平日她是应该早就睡了的。李光夏觉得奇怪,正要问她。竺清华已先说道:“光夏,你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祈姑姑走了!”
  李光夏吃了一惊,道:“怎么祈姑姑走了?”竺清华道:“我等你回来,没有睡着。见祈站姑换了一身夜行衣,说是要去一探天牢。她叫我不可声张,但我想了想,还是告诉林教主的好。”原来祈圣因急于救她丈夫,等了十多天,见林清毫无动静,误会林清不肯尽心尽力,故而独探天牢。
  李光夏道:“糟糕,糟糕。但这件事情还小,林伯伯,我有一个更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
  林清道:“听说铁帽胡同那边出事,有人给鹰爪捉了去。这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位是谁?”
  李光夏急忙说道:“可是你还未知道捉去的是谁呢?是轩弟呀!”他喘过一口气,才给宇文雄介绍,说道:“他就是我的二师哥宇文雄,轩弟是和他在一起的。”
  北京分舵副舵主崔进说道:“怪不得敌人如此紧张,刚才接到的消息。明日起就要隔绝京师的内外交通,进行九城大搜了。
  教主,发生了这件意外事情,恐怕,恐怕会影响咱们明天晚上的计划了。咱们也得紧急应变才行。该当如何处置,请教主示下。”
  戴均道:“轩哥儿是押在刑部大牢,今晚天牢的防卫定比平时倍加严密,祈女侠单身犯险,恐怕也是凶多吉少。”戴均是想提议劫狱,但他知道林清的脾气。倘只为了他的儿子,他是一定不肯的,故面戴均要强调析圣因可能遭遇的危险,好打动林清。
  林清道:“弟兄们都准备好了没有?”
  崔进道:“弟兄们都在等候命令。”林清道:“明晚之举,你和阎、刘二人可曾商量定妥?”
  崔进道:“我和他们已喝了血酒。他们誓作内应。可是明日就要九城大搜,咱们怎能……”
  林清双眸炯炯,蓦地击案说道:“事已如斯,这个险是非冒不可了。明晚的计划提前今晚执行!崔舵主。你马上去向阎、刘二人发出联络信号,我和大队随后就到。”崔进应了一声“是!”领了令箭,飞奔而去。
  林清接着说道:“戴香主,你与光夏前去接应析圣因。人手不够,我只能派一小队弟兄作你们的后援,再多就不行了。所以,你们只要能令析圣因脱险就行,轩儿救不出来,你们也就不必勉强了。”
  宇文雄道:“请教主准许我与李师弟同去。”林清道:“好,你和光夏、道轩都是同门,我也不和你客气了,你就去吧。”竺清华道:“我也去!”林清道:“你、你也要去?这个、这个可是性命相搏的事情呀!”竺清华道:“我是光夏的姐姐,你可不能把我当作外人!”林清微微一笑,道:“好,那就去吧!”
  林清交待完毕,匆匆就走。戴均叫道:“教主,你不和我们同去吗?”林清虎目一瞪,说道:“戴均,你好糊涂,我怎能只顾我的孩子!”
  戴均不敢作声,只得带了宇文雄、李光夏、竺清华三人立即赶去天牢接应。林清拨给他的那一小队弟兄随后启行。
  李光夏刚才未得余暇向林清发问,心中纳闷,在路上就忍不住问戴均道:“林怕伯为什么不能去救轩弟?他是要去哪儿?
  提前执行的计划又是什么?”
  戴均悄声说道:“你的林伯伯是要和大伙儿同去攻打皇官!”李光夏那么胆大,听了此言,也不禁吓了一跳,失声叫道:“什么?他们是去攻打皇宫!”
  戴均道:“不错。教主这半个多月废寝忘食,日夜辛劳,为的就是筹备攻打皇官。本来约定明晚举事,内外都有接应的,如今外援己断,就只能靠皇宫的内应了。唉,但愿吉人天相,教主马到成功。”
  原来林清为了响应各地义军,冒险进行政打皇宫的计划,倘若能够俘虏了满清皇帝,即使不能根本推翻朝廷的统治,也可以令得天下震动,敌人胆寒,而大大有助于各地义军的抗清了。
  林清并非莽夫,他决定攻打皇宫,是有着缜密的计划的。宫内有两个太监,一个名叫阎进喜,一个名叫刘全,这两个人本是天理教的教徒,为了要到皇宫“卧底”三年之前,不惜牺牲自己,净了身充当太监的。今次林清计划攻打皇宫,就是预先和他们联络好了,到时由他们来作内应。
  外援方面,林清也约好了张士龙明晚带兵前来攻城、张士龙本来是米脂藏龙堡的堡主,与林清是八拜之交,当年天理教总舵被破。林清就是到他那儿避难的。后来藏龙堡又被官军所破,林、张二人逃了出来,张士龙藏在直隶河南边界的滑县,离北京三百多里,那里聚集有一千多名天理教的教徒,张士龙到了滑县之后,林清把这一千多名教徒交给他指挥,作为骨干,另外又再秘密招兵买马,组成了一支义军。这次林清混入了京城,定好了攻打皇宫的日期之后,就派人通知张士龙,叫他采取夜行晓宿,化整为零的秘密行军办法,算准时间,把这支义军带到北京城外。双方约好明晚三更时候,城里城外同时举事。
  但不料恰恰在约好日期的前一日发生了林道轩被捕之事,明日就要九城大搜,隔绝内外交通。这一来不但京城内的天理教的秘密机关有被发觉的危险,张士龙的攻城计划也必将受到阻碍。为了应付这个紧急的局势,林清迫不得已把攻打皇宫的计划提前在今晚执行。
  皇宫的防卫比刑部大牢当然更要严密百倍,戴均是一个对教主非常忠心的人,故而当他把林清现在是去攻打皇宫这件事告诉李光夏之时,不觉忧形于色。
  李光夏虽不知道详细内容,也知攻打皇宫是要比他们去劫天牢危险百倍,恨不得能够分身去助林清。
  戴均知道他的心思,说道:“教主的命令必须执行,咱们只有赶快去接应祈女侠,希望劫牢成功,然后才能赶去相助教主,攻打皇宫!”
  李光夏霍然一惊,说道:“不错,祈姑姑此刻只怕已在和敌人血战了。还有轩弟也在天牢,今晚非把他劫出不可!”他记挂着祈、林二人的安危,恨不猖插翼飞到天牢。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祈圣因单身劫牢之事。
  这晚月黑风高,正是适宜于夜行人活动的“好”天气。祈圣因轻功超卓换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便似一溜烟的直扑天牢,街头上虽有巡逻,却哪能发现她的踪迹。
  刑部天牢是一组独立的建筑,并非附设设署之内,它有一道三丈六尺高的围墙围住,比普通县城的城墙还高。好个祈圣因,艺高胆大,从暗器囊中摸出一枚铁钉,一扬手把铁钉插在围墙上一大多高之处,纵身一跃,鞭梢缠着铣钉,再一翻身,已是跳上了墙头,神也不知,鬼也不觉。
  祈圣因往下一看,只见下面静悄悄的连守卫也不见一个,这个情形大出祈圣因意料之外。试想天牢关禁的都是重要的犯人,岂有不严加防卫之理?
  祈圣因是个江湖的大行家,怔了一怔,心道:“莫非对方是诱敌之计?”但她救夫情切,明知山有虎。也是要到虎穴闯一闯的了。
  祈圣因看清楚了地势,便从后墙跳下庭院。脚尖刚刚着地,底下果然便出现了敌人,为首的一个哈哈笑道:“祈夫人,你来探监么?我们在此等候多时了!”这个人正是半个月前曾在保定和她交手的那个御林军副统领贺兰明。
  祈圣因斥道:“你侥幸在林清刀下逃生,还要助纣为虐么?”长鞭挥去,贺兰明以水磨钢鞭格开,哈哈笑道:“对啦,我正要问你,林清怎么不和你同来了你今晚没有林清助阵,那是决计逃不脱的了。不过、你若肯把林清的住址告诉我,我倒可以让你们夫妇相会,你喜欢什么时候走,我们也不阻拦,这桩交易你做不做?”
  析圣因骂道:“无耻狗贼,你想我卖友求荣,哼,哼,拿你的性命来做这桩交易吧!”长鞭翻飞,短剑挥舞,登时刹得贺兰明只有招架的份儿。
  另一条黑影窜上来骂道:“这个泼妇无理可喻,她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泪不流的。贺兰大哥,和她多说什么?将她拿下,三十六种大刑让她一一尝遍,怕她不供出林清的秘密!”这个人是另一个御林军副统领李大典,他在东平县被祈圣因打伤。因此对祈圣因特别痛恨。
  李大典与贺兰明是同样官职,本领则稍差一些,但既然能充当御林军的副统领,武功当然也是不弱。祈圣因与贺兰明单打独斗,可以稍微占点上风,加上一个李大典,她就不能不感到吃力了。此时聚集在这院子里的卫土已有十数人之多,贺兰明点名留下四个从大内调来的一等待卫,说道:“这儿用不了这许多人,牢中还有更紧要的人犯,你们各回原防去吧。”留下的四个侍卫分在四方,防备析圣因逃跑。
  祈圣因奋勇力战。但双拳难敌四手,二十招过后,招数发出,已是力不从心。激战中李大典“唰”的一刀,几乎从她的鬓边削过。贺兰明笑道:“李大人,你怎的没有怜香借玉之心?你要知道祈夫人号称千手观音,你在观音面上划了一刀,不是太杀风景了么?”李大典道:“我倒是愿意把这尊观音供奉起来,就只怕请她不动。”
  贺兰明卷起一团鞭影,裹住了祈圣因的身形,说道:“祈夫人,你抛下兵器,我让你们夫妻相会。”
  此叶责兰明与李大典占了绝对上风,最怕的倒是祈圣因拼死了。要知他们倘若能够生擒祈圣因,一来可以迫她供出林清的行藏,二来可以用她去威胁她的丈夫,迫尉迟炯叶出历来所劫的赃物。这当然要比把她杀死好得多。可是祈圣因的武功非同泛泛,他们二人联手,要把她杀死不难。要将她生擒却是不易。故此贺兰明以许她夫妻相会为饵,诱她投降:
  祈圣因早已看出他们的用意,心道:“大大夫宁死不辱,我虽是个女人,岂可不如男子?死则死耳,但只可惜不能在临死之前,见我丈夫一面。”想至此处,遂把生死置之度外,大声叫道:“大哥,你可知道我是来会你么?你不知道也不打紧,我已尽了心事,我也就可以死而无憾了!”此时祈圣因因为气力不佳,招数已是渐见散乱。她打算以最狠辣的招数,再战一二十招,若不能伤着敌人,就行自尽,免得落在敌人手中。
  刑部有百数十间牢房,祈圣因在决死之前自表心迹,原也不期望她丈夫听到的。可是出乎她的意外,她的丈夫却听到了。
  尉迟炯所在的这号囚房,与这院子的距离虽然隔了几十间房子,但尉迟炯是关东马贼,最长干“伏地听声”,此时他还未睡着,但已经躺在地上,祈圣因这么大声叫喊,他是每一个字都听进耳朵去了。尉迟炯一听得是妻子的声音,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这一喜也当真是非同小可!惊喜交集之下,尉迟炯忍不住要跳起来。可是他却跳不起来。
  要知尉迟炯是江湖大盗的身份,牢头怕他越狱,对他自是加意提防,特别加重了枷锁的。他手上戴有手铐,脚上担了一面大枷,脚踝还锁上了一条粗重的脚镣,脚镣的一端且还是缚在柱子上的。如何跳得起来?
  他这号囚房是有一个狱卒专门看守他的一用迟炯料他还未听见外面有人闯狱,遂用手铐重重的碰击墙壁,将他弄醒,说道:“小乙,过来,我有话和你说。喂,你想发财吗?”
  这狱卒是得过他的好处的。只道他又要把秘密藏金之地告诉自己,喜出望外,如奉纶音,连忙走到他的身边,把耳朵凑上去,说道:“尉迟舵主有心照顾小的,小的一定知恩报恩。”
  尉迟炯猛的一运内力,“咋嚓”一声,手烤硬生生的给他弄断,尉迟炯虎口流血,也顾不得疼痛,立即便把这狱卒抓住。
  这狱卒吓得魂飞魄散,“卜通”跪了下来,说道:“尉迟舵主,小的可没敢得罪你啊。”尉迟炯道:“你想要命,快把我的枷锁打开,我还可以让你发一笔大财!”
  狱卒忙不迭地摸出锁匙,打开尉迟炯脚上的大枷。尉迟炯道:“还有这条脚镣呢?快!快!”
  脚镣一端缚脚,一端缚着柱子,两端都是加上大铁锁的。狱卒苦着脸道:“脚镣的锁匙是狱官自己管的,不在我这儿。”
  尉迟炯大为着急,抓起脚镣,用力一拉,弄得铁链哗啦啦作响,可是铁链太粗,尉迟炯再次弄伤了手,还是拉它不断。
  忽听得“轰隆”一声。有人打开牢门,冲了进来,喝道:
  “小乙,你。你干什么?哎呀,呸!”进来的原来是个卫士。听见声响,进来查房的。一见这狱卒正在给尉迟炯搬开那面大枷,一刀就劈过去,削下了狱卒的脑袋。
  卫士见尉迟炯脚镣未解,放下了心,冲上来喝道:“死囚徒,你想越狱吗?”一刀又再劈下。尉迟炯虽是脚镣未解,但这卫士毕竟对他还是有些忌惮,故此意欲把他斫伤,再给他扣上手铐。
  尉迟炯心道:“来得正好!”却故意装作惊慌的样子,身躯后仰,特那卫士的钢刀所到胸前,他双指一钳,已是柑着刀背,卫士给他一拉,随着跌倒,压在他的身上。
  尉迟炯一个翻身,卫士还未能叫得出声,已是给他扼死。尉迟炯把那口夺过的钢刀仔细一审,只见刀口如一泓秋水,却原来是一把锋利的缅刀。尉迟炯笑道:“多谢你给我送来利刃。”
  尉迟炯猛力一刀,斩断脚镣,但扣住脚踝的那个铁锁却不能一刀劈开,不过脚镣既断,带着铁锁,也可以走动了。
  尉迟炯脱下那卫土的号衣,往身上一披,便跑出去。他脚上拖看一个沉重的铁锁,铁锁又是连着五六寸长的铁链的,跑动之时,哗啦啦作响。
  看守这座监牢的卫土,听得声响,纷纷赶来,走在前面的两个人打着火把,与尉迟炯碰个正着,这一惊非同小可,失声叫道:“不好,有人越狱!”
  尉迟炯笑道:“你们碰上了我,当然好不了!”一刀一个,将这两人劈翻,缴了他们手上的刀剑;跳上屋顶。这时四面八方都已有人在喊,“留神,留神,有人越狱!”尉迟炯也跟着大叫道:“有人越狱,有人越狱!喝!快追!犯人向这一边逃了!”抛出缴来的刀剑,一刀一剑在半空中互相冲击,发出的声音就似有人厮杀一般,引得好些卫士,向那边跑去。尉迟炯刚才伏地听声,早已知道他妻子的所在,便一逞往外直闯。
  黑夜之中,他披着卫士的号衣,飞越了十几重瓦面,有的鹰爪以为他是自己人,有的鹰爪听的铁链拖在瓦面的声响,跑来要查究之时。他又早已闯过去了。刑部大牢看守虽多,但因牢中有个更重要的犯人林道轩,从御林军和大内调来的军官与侍卫大部不敢离开防地,因此,尉迟炯并没受到多大阻拦,沿途只再杀了三四个人,便闯到外间他的妻子正在厮杀着的那间庭院了。
  尉迟炯叫道:“因妹,别慌,你大哥来了!”祈圣因本已筋疲力竭,正拟回剑自杀,忽然听得丈夫的声音。精神陡振,登时又是鞭剑翻飞,荡开了贺兰明的钢鞭,挡住了李大典的快刀。
  屋顶上的两个卫士过来拦截,这两人是大内高手,武功非同小可,但却也不能堵住尉迟炯,尉迟炯霍霍两刀,疾如闪电,第一个卫土格得两刀。第三刀又到,几乎是贴看他的面门削过。
  这个卫士骤然一惊,一步踏空,骨碌碌的就从屋顶上滚了下来。
  第二个卫士挥舞长矛刺去,尉迟炯抢来的缅刀虽然锋利。份量却嫌轻了一些,只能将枪头拨开。却不能将它打落。
  那卫士看出他脚有铁锁,料他跳跃不灵,又一枪便朝着他脚踝刺来,尉迟炯一个“虎尾脚”向后倒撑,铁锁连着的那几寸铁链也变成了他的兵器,恰恰缠上了那卫士的长矛,登时把那卫士也拖再跌倒,尉迟炯大吼一声,从屋顶上便跳下来,两夫妻会合一起,并肩抗敌,祈圣因微笑道:“大哥,有你和我一起,我还有什么害怕?”
  贺兰明冷笑道,“那我就成全你们夫妻俩,让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吧!”水磨钢鞭鞭头一沉,“唰”地一招“枯树盘根”,猛攻尉迟炯的“下盘”,钢鞭卷地,扫他双足。尉迟炯脚戴铁锁,跳跃不灵,贺兰明之所以攻他下盘,就是欺他这个弱点。与此同时,李大典也使出一招“雪花盖顶”,刀光闪闪,朝着尉迟炯的天灵盖猛劈下来。
  这两人是老搭档,招数配合得又狠又妙,上下夹攻,竟是要把尉迟炯置之死地。祈圣因待要助她丈夫,但原来在这院子里把守的两个卫土亦已杀了上来,祈圣因要解除丈夫的后顾之忧,不能不全力招架。
  好个尉迟炯,在四方受敌之下,猛地大喝一声,提足一踏,拿捏时候,不差毫厘,刚好踏住了贺兰明的鞭头。手中缅刀一翻一绞,只听得一片断金夏玉之声,李大典那口雁翎刀脱手飞出,但尉迟炯的缅刀却断为两段。
  原来李大典这口雁翎刀乃是百炼精钢打成的宝刀,刀质还在尉迟炯夺来的这口缅刀之上。但李大典的内力却远远比不上尉迟炯。故所以双刀碰击之下,李大典虎口流血。雁翎刀给对方绞脱,而尉迟炯的缅刀却也给对方削断。
  尉迟炯大喝道:“接刀!”手中的两截断刀飞出,分射贺兰明与李大典,李大典倒纵避开,尉迟炯一跃而起,将他那把雁翎刀抢到了手。贺兰明使个“铁板桥”的功夫,身向后弯,半截飞刀几乎是贴着他的面门削过。
  尉迟炯抢到了雁翎刀,哈哈笑道:“换一口刀使用,倒也不错。”贺兰明抽出了钢鞭,大怒喝道:“大队儿都上来,活的拿不了,死的也要!”
  刚才从屋顶上跌下来的两个卫士,此时亦都已爬了起身,上来助战。李大典换了一根熟铜虎尾棍,也重来加入战团。他这根虎尾棍是重兵器,长八尺有多。不怕给宝刀削断。而且尉迟炯跳跃不灵,他还可以收远攻之利。
  贺兰明与李大典的气力还没有消耗多少,这四个卫士又都是大内的一流高手,六个人围攻尉迟炯夫妻,而祈圣因刚才因为是以一敌二,气力消耗太甚,又已是强弩之未了。所以虽说是夫妻联手。但主要是靠尉迟炯抵挡。尉迟炯差不多是以一敌六。饶他勇猛绝伦,也不能不有点力不从心之感。
  祈圣因心道:“我是来救他的,不能做他的累赘。”说道:
  “大哥,我不成啦,你冲出去吧!”尉迟炯道:“咱门夫妻俩生则同生。死则同死!我还要杀几个兔患子呢,你别气馁!”
  尉迟炯在极端劣势之下,兀自豪气冲天,高呼酣斗,猛若怒狮,贺兰明等人虽然把他团团围住,也不禁有点心惊胆寒,不敢太过迫近。
  祈圣因得到丈夫的鼓舞,重振精神,咬牙苦斗。可是她毕竟是血肉之躯,体力支持不住,招数发出。渐渐感到力不从心。
  他们夫妻二人是背败着背抵挡四面俱来的攻势,李大典看出有可乘之机,一根虎尾棍舞得呼呼凤响,只向祈圣因猛攻。尉迟炯的一口刀抵挡了敌人七成以上的攻势,但他虽然是尽力照应妻子,毕竟还是难以照应周全。
  祈圣因正在吃紧,忽听得吆喝声,追逐的脚步声闹成一片,突然有一个她所熟悉的童音叫道:“祈姑姑在这儿啦,戴叔叔快来呀!”
  原来是李光夏和戴均这一班人已经赶到,一路杀了进来。
  李光夏发现了祈圣因固然是又惊又喜,但还有一个比他更急于要会见祈圣因的人,这人是宇文雄。
  宇文雄之所以被逐出师门.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他有“谋害”祈圣因的嫌疑,当日岳霆为了祈圣因之事,上江家登门问罪,夸张事实,甚至说祈圣因已经死了。宇文雄曾为此坐卧难安,因为倘若是祈圣因当真死了,他岂非沉冤莫白?
  如今他见着了祈圣因,而祈圣因又正在危险之中,不由得惊喜交集,心道:“解铃仍得系铃人。说什么我也不能让她遭受敌人杀害,必须把她救出来、才能向她问个水落石出。”
  此时李大典正使到一招“夜叉探海”,虎尾棍当头打下,要打碎祈圣因的天灵盖,祈圣因在敌人包围之中,闪避不开,只好与他硬碰,把银丝软鞭打出,缠着他的虎尾棍,将对方的向下猛击之势,暂阻一阻。
  若在平时,以祈圣因武功的精妙,长鞭缠上了虎尾棍,只消使个“卸”字诀,以巧降力,不难将李大典的虎尾棍扯出手去。但此刻祈圣因早已筋疲力竭,内力无法运用自如;虽然也能够将对方向下猛击之势暂阻一阻,但那根虎尾棍仍是向讪的天灵盖直压下来。
  贺兰明是李大典的老搭档;配合了李大典的攻势,也使出了他最拿手的神鞭绝技,一拾“八方风雨”,水磨钢鞭紧紧的迫住了尉迟炯的宝刀。他当然知道尉迟炯可以破解他的招数,但只要迫得他招架片刻,就可以让李大典击晕祈圣因了。
  眼看李大典的虎尾棍离祈圣因的顶门已不到三寸,宇文雄一声大吼,连人带剑化成了一道寒光。己是向着李大典疾卷过去!
  论武功,宇文雄与李大典大约是半斤八两,谁也胜不了谁。
  但此时他似飞将军从天而降,这一招大须弥剑式又是蓄劲而发,来得迅猛之极,李大典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精妙的剑法、不由得大吃一惊,百忙中只得抽出虎尾棍招架宇文雄的长剑。
  只听得“当”的一声,火花飞溅,李大典的虎尾棍给宇文雄一剑荡开,说时迟,那时快,祈圣因己是“唰”的一鞭,在李大典的额头打出了一道血痕。可惜她气力不济,要不然这一鞭就可以把李大典打得头开额裂。但饶是如此,李大典亦已额头见血,吓得慌忙退出战团,回去裹伤。
  尉迟炯疾劈三刀,解开了贺兰明那一招“八方风雨”的杀手绝招,回身左臂揽着妻子,横刀一立。卫碰开两个敌手的兵刃。
  戴均、李光复、竺清华相继来到。戴均认得贺兰明是御林军的副统领,“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戴均一到,立即一声大喝,便向贺兰明扑去。
  戴均是天理教中五名内的好手,即使比不上尉迟炯,却也不弱于贺兰明。贺兰明刚给尉迟炯迫退,脚步还未站稳,骤然间又觉拳风扑面,戴均一出手便是“百步神拳”的绝技。
  贺兰明脚步未稳,给戴均拳风一撞,踉跄倒退。但贺兰明也委实了得。虽败不乱,他踏了一个“倒踩七星步”,水磨钢鞭已是使出。“回风扫柳”的绝技,风声呼响、横卷回来。
  戴均已扑到了他的长鞭可及的范围之内,这一下长鞭倒卷回来,不容后退,也不容斜避。好个戴均,就在这电光石火,间不容发之际,疾的一塌身,“大弯腰,斜插柳”,掌背微托鞭身,掌峰斜斜的直劈进去。“乒”的在贺兰朋的肩头击了一掌。戴均一式两用,打中贺兰明之时,掌力已减了几分,但也把贺兰明打得哇哇大叫。
  使流星锤与使大斫刀的两个卫士慌忙来援,戴均一声大喝,左右开弓,抓着锤头、借力使力。轻轻一拨,“当”的一声,流星锤却打着了大斫刀。使流星锤的那个卫士给震得身形摇晃,尉迟炯一臂揽住妻子,只用一条手臂,闪电般的一刀劈出,便斫下了这个卫士的脑袋!
  此时,贺兰明这边原来的六个人,已是一死一走一伤,实力折了将近一半。但追逐戴均的那班卫土,随着到来,在人数上仍然是占了绝对优势。贺兰明气得哇畦大叫:“把这些贼男女都给我乱刀斫了!”
  尉迟炯纵声大笑:“贺兰明,你我走着瞧吧,看是谁接阎王的帖子?”
  贺兰明指挥手下,布成阵势,内三重外三重的把尉迟炯等人困得水泄不通。尉迟炯这边人数虽少,但他们却有四名好手尉迟炯、祈圣因、戴均与宇文雄,李光夏与竺清华年纪虽小,亦是不弱。他们在内因列成方阵。敌人轮番猛扑。就似一个浪头接着一个浪头,但他们却像兀立江中的大石,任它狂涛巨浪,大石仍是安然不动。
  尉迟炯稳定了阵脚之后,柔声说道:“因妹,你没事么?你稍歇一会,我替你防御。”祈圣因道:“没事。大哥,这次多亏了宇文少侠,你我都该向他赔罪。”
  尉迟炯哈哈笑道:“宇文少侠,咱们现在是一条线上的朋友啦。我尉迟炯是个草野莽夫,当年误劫了令尊所保的镖,这次倘若能够侥幸出狱,我一定到今尊灵前谢罪。震远镖局倘要重张旗鼓,我尉迟炯也厚稍尽绵力。”
  宇文雄道:“震遗镖局之事已成过去,不必再提。尉迟夫人,我倒是有件事情要请你帮忙一二。”
  祈圣因面上一红,说道:“宇文少侠,我使你受了委屈,这件事非常对你不起。只要我能够活着出去,我一定定会向你的师父师母说明原委的。”
  他们解开了这个“梁子”之后,大家都是心情舒畅,宇文雄固然是越战越勇,祈圣因喘息一过,也重新振起了精神。
  戴均与李光夏最着急的却是要救林道轩,戴均道:“尉迟舵主,你可知我们的少教主在这里吗?我是天理教林教主的手下。”尉迟炯吃了一惊,道:“哦,原来是林教主派你们来的。林教主英名盖世,我尉迟炯是仰慕久了,好,咱们杀出去劫狱。”
  但敌方围困重重,尉迟炯脚上又戴着一个大铁锁,跳跃不灵,要防守是绰有余裕,要冲出去却是很难。
  竺清华忽道:“尉迟舵主,你脚上拖着铁锁铁链,不感到不便么?我给你除去如何?”
  这个大铁锁是连背铁链,紧紧扣在尉迟炯的脚踝上的,要把它除去,第一样要有一把削铁如泥的刀剑,第二样必须运刀使剑之人,能削得恰到好处,否则差之毫厘,就要斫伤尉迟炯的脚了。尉迟炯在狱中夺刀之后,不敢用那把缅刀除去铁锁,就是因为他自己也没有把握。
  竺清华用的那把剑是父亲给她的家传宝剑,尉迟炯是个识货的人,一看便知。但竺清华的剑法如何,他只是看了几招。却非深知底细了。
  祈圣因爱护丈夫,更不放心让竺清华试剑。她号称“鞭剑双绝”,在剑法上很有自信,正想向竺清华委婉言说,借她的宝剑一用,不料她刚要说话,尉迟炯已先说道:“好,因妹,你替我留心点儿,竺姑狼,麻烦你了。来吧!”
  原来尉迟炯是个十分豪迈的人,他虽然更为信赖妻子,但却不愿伤了一个初次相识的女孩子的自尊,所以他宁愿旨着斩脚之危,也让竺清华试剑,却叫妻子给他抵御敌人的攻击。
  祈圣因吃了一惊,尉迟炯一个“来”字刚刚出口,只见剑光一闪,竺清华闪电般的一剑削下,“卡嚓”一声,尉迟炯脚上的铁锁已经落地,分成两半,连着铁锁紧紧扣在尉迟炯脚踝上的那条铁链,亦已削断,那剑锋几乎是贴着尉迟炯的脚踝削下去似的,铁链解开,却没有伤着他丝毫皮肉。
  祈圣因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不过这次却是吃惊于竺清华剑术的神妙,饶她在江湖上被人誉为“鞭剑双绝”。亦是自愧不如。尉迟炯哈哈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小姑娘,好剑法。”
  大笑声中,尉迟炯一刀劈出,有一个手使长矛的卫土,正自挺矛来刺竺清华,给尉迟炯一刀劈过,拦腰斩为两截。原来竺清华家传的剑木虽然精妙,功力却还差得大远,倘若要她单独抵御这个大内的一等卫士,她只怕还未必能够抵挡。
  尉迟炯去了脚上的铁锁,身手更为矫捷,眨眼间又杀了两个卫士,猛地喝道:“贺兰明,轮到你啦!”
  尉迟炯身形一起,恍如鹰隼穿云,俯冲而下,扑向地上的小兔。贺兰明吓得魂飞魄散,但在这生死关头,也使出了平生本领,水磨钢鞭一招“云麾三舞”,钢鞭在头顶盘旋挥舞,打出了三个圆圈,也即是作了三重防御,意欲趁着尉迟炯身子悬空,脚未沾地之际。只要尉迟炯这一刀破不开他的三重防御,他就可以把尉迟炯打下来。
  双方性命相搏,迅似电光石火,一招之下,立判雌雄。剑光鞭影之中、只听得贺兰明一声惨呼,倒纵出数丈开外,地上却多了一条断了的臂膊。原来他的“云麾三舞”,抵挡不了尉迟炯的一刀“力破三关”,一条左昏。已是给尉迟炯硬生生的“卸”了下来。不过,用迟炯本是要一刀劈开他的天灵盖的,结果却只能削下他的一条臂膊。贺兰明的本领已经是胜过那两个在尉迟炯刀下丧命的卫土多了。
  贺兰明断臂之后,必须立即裹伤,不能再战,敌方群龙无首,尉迟炯这边却似一群猛虎下山,杀开一条血路,便要去劫狱救人。
  惨烈的搏斗正在进行,忽听得有人大叫道:“好啦,杨老爷子来啦!”尉迟炯骂道:“什么猪狗中羊,我这口屠刀专宰畜牲!”话犹未了,只见前面的敌人自动向两面分开,让出了中间的一条路,一个青衣汉子,约有五十左右年纪,手中提看一根碧绿色的竹杖,神情十分傲岸的走了进来。
  竺清华一见此人,又是吃惊,又是愤怒,失声叫道:“二,二姨父,你,你果真当了清廷的鹰犬?”
  原来这个青衣汉子不是别人,正是杨梵的父亲杨钲。儿本是专责看守林道轩的,所以刚才虽然打得天翻地覆,他也没有出来。但在贺兰明断臂之后,他却是不能不出来了。
  杨钲面色一沉,说道:“清华,你好放肆!你是我们杨家的人,我可不能让你与这些反贼相闹!”声到人到,举起竹杖便要来点竺清华的穴道。
  戴均正好在竺清华面前,大喝一声:“撒手!”使出一招空手人白刃的功夫,倏的便抓着了杖头。
  戴均正自心里想道:“此人来势汹汹,却原来也是个银样蜡枪头。”不料心念未已,陡然间只觉虎口一震,戴均夺不了杨钲的竹杖,却给杨钲竹杖一抖,跌了他一个筋斗。
  说时迟,那时快,尉迟炯已是抢上前来,一刀劈下。杨钲冷笑道:“不知死活的强盗,胆敢口出大言,叫你知道我的厉害!”青竹杖一个“怪蟒翻身”,压着尉迟炯的刀背,小小一支竹杖,竟似有千钧之力。尉迟炯的雁翎刀险些给他打落!
  尉迟炯性情暴烈,是个宁折不弯的铁汉,碰上的对手越强,他就越发精神,此时,骤逢劲敌,精神借振,一声大吼、力贯刀锋,杨钲的竹杖已是压他下住,给他反转过来。
  杨钲冷冷说道“不错,是有几分本领,但有我在此,也还由不得你逞强!”倏地一个盘旋,看竹杖展开了“彩凤旋窝”“云龙掉首”的连环盘打:三旋身,三猛招。上打头颅,中击腰腹,下扫双脚,一招紧接一招。尉迟炯挥舞宝刀,也是分寸不让。但尉迟炯虽然勇猛,内功却是稍逊一筹。对方攻他三招,他一口气还了四刀,刀刀劈中竹杖,可是每一刀都给杨钲卸开他的劲道,竹杖未损分毫。他这支竹杖,忽而作棒,忽而作鞭:还可以当作判官笔使用,招数奇幻之极,尽管尉迟炯仍是兀立如山,未退半步,但亦己在他的杖影笼罩之下。
  祈圣因见丈夫打不过这青衣汉子,吃惊非小,连忙上前助阵。戴均摔了一个筋斗,却未受伤,此时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也上去夹击杨钲。
  杨怔挥袖荡开祈圣因的软鞭,随即“呼”的一掌打出,以单掌的劈空掌力,抵消了戴均的百步禅拳,而那根青竹杖还是紧紧迫着尉迟炯的雁翎刀。不过他力敌三名高手,却也只有招架的份儿了。
  可是那一大群卫士却趋此时机加紧的攻击三个少年。三人中宇文雄年纪较长,功力较深,也只有他才能与对方的一流好手抗衡。李光夏、竺清华年纪太小,给敌人围攻却就有点应付不来了。幸而宇文雄的大须弥剑式防守得十分严密。要不然李竺二人已是不能支持。
  尉迟炯见祈、戴二人都来了自己这边。吃了一惊,连忙说道,“因妹,快去照顾他们。”
  祈圣因翟然一惊,刚刚退步抽身,不料杨钲已是先发制人,青竹杖闪电般的向她点来,祈圣因不敢硬接,侧身一闪,杨钲“乒”的一掌,又再震退戴均,说时迟,那时快,已给他扑入了宇文雄的剑光圈内。
  剑杖相交,叮哨之声,不绝于耳,大须弥剑式用于防守本是无以上之的剑式,但两人功力毕竟相差太远,杨钲力透杖端,一翻一绞,宇文雄虎口进裂,禁不住踉跄倒退。
  杨钲未能打落宇文雄的宝剑,也是好生诧异,但他这时亦已无暇追击宇文雄了。
  祈圣因叫道:“休得伤害我的侄儿!”舍命的冲上去卫护李光夏,尉迟炯也立即赶上,挥刀劈他后心。
  杨钲头也不回,反手一招“横云断峰”,青竹杖格住雁翎刀。
  但他却不是去侵害李光夏,而是倏地转了方向,一千就抓住了竺清华。
  祈圣因霍地一鞭,打着了杨钲脚踝,却不料就似打着了铁柱一般,杨钲脚未受伤,她的软鞭却给弹开了。杨钲哈哈大笑,喝道:“你斫!”尉迟炯慌不迭的缩刀,正要改攻他的下三路,杨钲大笑声中,一个旋风急舞,叫道:“梵儿,按住!好好的照顾你的媳妇儿!”
  人丛中抢出一个少年,接住了竺清华便跑。说道:“华妹,别慌,我不会欺侮你的,”这少年正是杨梵。
  就在这时,忽听得有人大喝道:“杨钲,今日我非和你算帐不可。”声如晴天霹雳,震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随即一个清脆的声音也跟着喝道:“杨梵,往哪里跑!”众卫士望风披摩。人仰马翻,原来是上官泰父女来了。两父女杀入重围,上官泰奔向杨钲,上官纨却去追赶杨梵。正是:
  虎穴龙潭何足俱,英雄肝胆劫天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三字经73
三字经85
应龙,1.古代传说中一种有翼的龙。相传禹治洪水时有应龙以尾画地成江河使水入海。2.古代传说中善兴云作雨的神,《辞源》说“应龙”是有翅膀的千年龙,五百年的被称为角龙。龙是不凡之物,寿命奇长,应龙更是龙中之贵(当然,也有人认为应龙可指远古的氏族部落和神秘古国——应龙氏和应国)。我国伟大诗人屈原在《天问》中,对应龙如何帮助大禹治水、如何用尾巴在地面上划出一条江河引洪水入大海等奇事表示不解
梦露死因揭秘:因怀上肯尼迪“龙种”被灭口
木兰辞12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4
卖火柴的小女孩
小马过河7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