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雷震九州 >> 第三十回 青袍怪客来挑战 黄石奇招未奏功

第三十回 青袍怪客来挑战 黄石奇招未奏功

时间:2013/9/27 13:53:31  点击:2137 次
  谷中莲凛若冰霜,冷冷说道:“有什么好笑?”
  青袍怪客仍是哈哈笑道:“你们号称英雄大会,这‘英雄’二字是自封的么?为什么要你邀请的才能算是‘英雄’?才可以参加此会?哈哈,这不是可笑得紧么?”
  谷中莲道:“英雄必须是侠义之士,这是要武林中大多数人承认的。来历不明的人,我们碍难把他当作英雄招待。”
  青袍怪客又大笑道:“这话越发不通,武林中人有多少?你们今日在此聚会的人又有多少?你计过数么?还有,如何才算‘侠义’,是否要你们点头才算?更何况行侠仗义,不贵宣扬,难道不为武林中大多数人所知的就不是英雄了?”
  青袍怪客词锋咄咄迫人,倒也有他几分歪理。谷中莲不知他的底细,又不能明白地告诉他,这其实是共商抗清大计的秘密聚会。
  氓山长老之一的路英豪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按捺不住,已是咆哮起来道:“我们可没工夫与你歪缠。哼,哼,你与杨梵这小贼同来,分明就是鹰爪一路,还敢自称英雄,要想参加我们的英雄之会?谁信你的鬼话,这才是可笑得紧呢!掌门人,咱们不能为他耽搁时间,请你发命!”
  谷中莲沉声道:“把这些人都赶下山去!把杨梵这小贼留下来,叫他们拿人来换!”
  青袍怪客大叫道:“好,那咱们就凭武功胜负,判断谁是英雄!”
  眼看双方如箭在弦,一触即发,忽听得有人高声叫道:“且慢动手!”这个苍老的声音,各大门派的首脑人物无不熟悉,都不禁愕然,立即约束门下弟子,与青袍怪客那一班人暂时成了两阵对圆的相持局面。
  转瞬之间,那人已是跑上山来。却原来是丐帮的帮主仲长统。
  仲长统本来在北方有事,他派弟子元一冲来参加大会,曾经有言交代,他未必能够及时赶来,叫大家不必等他的。
  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若论在武林中的辈份与地位,仲长统尚在谷中莲以及各派首脑人物之上,足可以与天山名宿钟展比肩。是以群雄看到仲长统赶了到来,都是又惊又喜。欢喜的是英雄大会又多了一大高手,一大支柱;但惊愕的却是:他为什么给这青袍怪客说情?
  仲长统到了青袍怪客面前,抱拳说道:“阁下可是玉屏山的竺尚父么?”
  青袍怪客怔了一怔,原来他与仲长统以前也是未曾会过面的。不过他从群雄对仲长统的称呼之中,已知对方是丐帮帮主。
  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青袍怪客倒也不敢失了礼数,一怔之后,还了一揖,哈哈笑道:“人道丐帮消息灵通,果然不假。竺某一个山野鄙夫,想不到仲帮主你居然也知道贱名。”话语之中,对不识他来历的与会诸人,暗暗刺了一下。
  群雄仍然是十分纳罕,俱在想道:“玉屏山的竺尚父,这是什么人啊?怎的从没听过他的名字?”
  只有谷中莲一人恍然大悟,心中想道:“此人姓竺,嗯,把李文成的孩子捉去作书重的,想必就是他了。”
  谷中莲也是第一次听到竺尚父的名字,不过林道轩回来之后,已经把江海天所探听到的关于李光夏的消息都告诉了她。江海天曾见过竺尚父的女儿竺清华,竺家的仆人把李光夏捉友,江海天也是早已知道了的,所不知道的只是竺尚父的名字而已。后来上官泰也曾向江海天证实这个消息,并告诉他竺家父女对李光夏很好,叫他放心。
  但谷中莲所知道的也只是她丈夫叫林道轩告诉她的这么多而已,至于竺尚父的来历如何,是好是坏,谷中莲却是毫无所知。她本想在英雄大会之中,托武林同道广为查访的,想不到竺尚父自己来了。
  谷中莲疑惑不定,心里想道:“仲帮主赶来调停,想必是知道此人来历,且听他说些什么。”当下把手一挥,叫氓山派的弟子暂且退后。
  只见仲长统面色一端,朗声说道:“我倒知道阁下的事情,却只怕阁下不知道自己的事情!”
  竺尚父剑眉一竖,愠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仲长统道:“杨钲是你的襟弟,但你可也知道他已经投靠了朝廷么?你来替他出头,受他蒙蔽,你不觉得羞惭,我老叫化却要为你感到不值了!”
  竺尚父面色倏变,道:“你,你胡——胡说什么?无知之辈的谰言,你身为丐帮帮主,竟也轻信么?”他本想骂仲长统“胡说八道”的,总算是由于仲长统的身价,给了他几分面子。
  仲长统道:“杨钲甘为鹰犬,我是握有凭据的。并非仅仅因为他掳了江大侠弟子一事而已。哼,只怕轻信人言的正是阁下!”
  竺尚父”哼”了一声道:“你又有什么证据了?”
  仲长统道:“你可知杨钲要和上官泰联手来对付你,为了上官泰不肯与他合谋,他把上官泰打伤了?他又安排了陷阱,要令你与江大侠两虎相斗。为的什么?就是因为他已经做了清廷的鹰犬,是以要从中挑拨,使得你与天下英雄彼此相残!”
  竺尚父板起脸孔道:“还有别的没有?”
  仲长统怔了一怔,道:“你还嫌证据不够么?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可以上天笔峰一看,只怕上官泰的伤还未完全好呢。他自会告诉你的。”
  竺尚父冷笑道:“上官泰早已到过我的玉屏山了。他们两人是我襟弟,他们之间为何斗殴,我全都明白。总之,这是我们的家事,用不着你来挑拨离间!”
  仲长统大怒道:“你把我姓仲的当作什么人了?再告诉你一件事吧,你意图开宗立派,不肯臣服朝廷,是也不是?杨钲就是因为知道你有这个意图,才煽惑上官泰一同反对你的!”
  竺尚父淡淡说道:“我知道上官泰把他天笔峰上的金创药草任凭你取,为的就是要讨好你,以便得到外援。有上官泰做你的耳目,你知道我的一些事情有什么稀奇?”
  原来竺尚父深信杨钲的说话,把他当作心腹,反而把上官泰当作背叛他的人。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竺尚父要把女儿嫁给杨怔的儿子杨梵,杨梵也很能体会父亲的意思,对这位大姨父大加已结。父于两人反而诬捏上宫泰要杨梵做女婿,又加上另外一些煽惑言辞,说上官泰如何如何不服气给竺尚父欺压等等,使得竺尚父全都相信了他们。
  且说仲长统以丐帮帮主的身份,给竺尚父一顿排植,气得七窍生烟。好一会子,这才叫出声来,“岂有此理,你简直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竺尚父冷笑道:“多谢你这位好人了。好吧,我就姑且从好处着想,你是上了上官泰的当了。但不论是你上当也好,串通也好,我的家事,决不能任你外人干预,你也休想从中挑拨!”
  仲长统一片好心,竟给竺尚父口口声声骂他挑拨,气得说不出话!
  谷中莲道:“仲帮主,对一个不分好歹的人,你也不值得为他生气。好吧,竺老先生,你不相信杨钲是坏人,那也罢了。咱们言归正传,杨钲掳了我们的人,你又有何解释,作何交代?”
  竺尚父淡淡说道:“杨钲此举,也不过是报在天笔峰上所受的一掌之辱而已。怎能就把他说成是朝廷的鹰犬了?”
  仲长统刚歇过口气,听得竺尚父如此说话,不禁又动了怒火,说道:“什么一掌之辱?不错,江大侠在天笔峰上是曾打了杨钲一掌,但你可知道江大侠是为了什么打他的吗?当时杨怔正在暗算上官泰,江大侠是为了救上官泰的性命!这才打了杨钲一掌的。至于杨钲又何以要暗算上官泰呢?正就是因为上官泰识破了杨钲要充当清廷鹰犬的秘密!”
  竺尚父道:“只是上官泰一面之辞,你们既然没有别的真凭实据,就不能胡乱含血喷人,诬蔑杨钲。咱们今日只该就事论事,请别节外生枝!”
  竺尚父说什么也不相信杨钲是朝廷鹰犬,仲长统没有办法,只好忍着口气说道:“好,那就只论今日之事吧。杨钲父子把江大侠的徒弟捉去,这事情该当如何了断?你替杨钲出头,你说!”
  竺尚父笑道:“何必如此紧张,武林中人争的只是一点面子,这点小小的过节,也算不了什么。你叫江海天来给杨钲赔一个罪,包在我的身上,叫他交还江海天的徒弟便是。”
  竺尚父所提的这个办法,其实乃是杨钲的主意。竺尚父哪里知道,杨钲说得轻松,其实却正是他的一个大阴谋。杨钲是明明知道江海天未曾回来的,何况即使江海天在场,也绝不会向他赔罪。他怂恿竺尚父出头,一来是企图使得竺尚父这班人与群雄闹得个两败俱伤;二来他还有个非常毒辣的阴谋,以后再表。
  一切都在杨钲意料之中。谷中莲果然说道:“江海天今日不在场,在场也绝不会向杨钲赔罪。你是杨钲襟兄,你替杨钲出头:我是江海天的妻子,他的事情,我也可以全部承担。闲话少说,我可要向你讨人了!请你把杨钲父子与江海天的徒弟都交出来!否则你就划出道儿来吧!”
  竺尚父道:“好,江海天既是不在场,那我还有两个办法,随便你们选择。第一个办法是,几时江海天回来,你叫他定下日期,仍然邀请今日在场之人来作见征,我也请杨钲到来,由他向杨钲赔罪。第二个办法是,你们着想今日了结,就冲着我来,只要你们哪一位胜得了我,我也负责把江海天的徒弟交还。”
  原来竺尚父也有他自己的打算,他准备了多年,意欲开宗立派,做一番事业,所以特地选择了这个时机,在英雄大会之中露面。为的就是想技压群雄,扬威立万,至于替杨钲出头,那不过是适逢其会,他就顺便拿了做个藉口而已。
  此时谷中莲对于竺尚父的来历虽然略有所知,但毕竟还未摸到他的底细。心中想道:“听仲帮主之言,此人似乎也是与朝廷作对的。但仲帮主乃是从上官泰那儿间接听来的,并没有任何事实可以作为佐证。倒是此人处处袒护杨钲,倒不能不令人怀疑他是杨钲一路!”
  正因为谷中莲有此怀疑,遂决意把他当作敌人看待,当下说道:“第一个办法不必谈了,第二个办法倒是干脆得很,咱们就按照江湖规矩,在武功上分个输赢,定个曲直!但还有一样我要先问个明白的是,你带来的这些人,是给你助拳的还是只作见证的!”
  竺尚父哈哈笑道,“他们有些是我的朋友,有些是我的家人奴仆,但却都是不远千里而来的。好容易来这一趟,碰上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当然是想以武会友的了。你们不是有人说我的家人没资格参加你们的英雄大会吗,我倒要看看你们这班英雄是否都能够胜过我的家人?不过最后决定胜负的当然还是由我!”
  群雄都为他的狂妄态度所激怒,许多人己在跃跃欲试,叶凌风忽地振臂大呼道:“让我先来!”几乎是在同一时候,江晓芙也跑出了场,说道:“大师兄,让我先来!”
  叶凌风道,“不,我是师父的掌门弟子,这位竺先生要向师父挑战,师父不在这儿,理该由我替代师父领教竺先生的高招!”
  竺尚父冷笑道:“你的武功,依我看来,在小一辈中是过得去的了。但若要与我较量。那就只是白白送命,你知道么?”
  叶凌风昂然说道:“江门弟于,岂是怕硬欺软之人?宁可死在你的手下,也绝不能有辱师门!”
  其实叶凌风是早已料到竺尚父不会拿他当作对手,他才敢出场挑战的。何况即使退一万步来说,竺尚父倘若当真要和他动手,有他师母以及这许多前辈高人在场,,也绝不会让他白送性命。他乐得表示一番英雄气概!
  果然叶凌风这一慷慨激昂的态度,赢得了如雷的掌声!
  竺尚父冷笑道:“你不怕死,我却怕给人笑话。你不配与我动手,退下去吧,别在这里混搅了,哼,你还不走开?”说到一个“走”字,声音就似一把利刀似的,“戳”穿耳膜,直“刺”进叶凌风的心窝,吓得叶凌风心头一震,不由自己的如奉纶音,接连退出了六六步才站得稳。钟展夫妇连忙挡在叶凌风身前,喝道:“不许吓唬小辈!”
  叶凌风退下去,江晓芙却走了上来,竺尚父盾头一皱道:
  “女娃儿,你也要胡闹?”江晓芙道:“什么胡闹,你有你的过节,我有我的过节,只许你上氓山来找我的爹爹,就不许我找这小贼算帐么?”说到此处,蓦地向站在竺尚父身旁的杨梵一指,喝道:“小贼,滚出来!昨日你用卑鄙的手段掳了我的师弟,今日咱们来见个真章!”竺尚父这才知道,原来江晓芙并非向他挑战,而是要找杨梵报昨日之仇。
  江晓芙与杨梵一般年纪,一个是江海天的女儿,一个是杨钲的儿子,身份正是当事人双方的子女,江晓芙找他算帐,完全符合江湖规矩。
  竺尚父没有理由拦阻,心里想道,“也好,让他们先打一场,我也可以窥探江家的武功。梵儿新近学会了我的几种武功,想来该不至于打不过这丫头吧?”杨梵是他的未来爱婿,他对杨梵自然是份外关心。因此还在患得患失。
  杨梵因为昨日很轻易的就点了江晓芙的穴道,对她不免意存轻视,不待姨父答话,便跳了出来,笑嘻嘻他说道:“江姑娘你不服气么?好吧,那么咱们就再较量一场。要是你输了,你可要当众承认你江家的武功不及我杨家了。”
  江晓芙喝道:“你输了我要你的命,看剑!”唰的一招“玉女投梭”,剑光如练,直刺杨梵胸口。杨梵料不到她剑招如此狠辣,说打便打,连忙举起竹杖招架。他这支竹杖也是一件宝物,坚韧无比。但江晓芙的裁云宝剑更是人间异宝,只听得“铮”的一声响过,杨梵的竹杖给她削去了短短一截。
  竺尚父“哼”了一声,杨梵人极机灵,一听就知道是姨父责备他的打法不对。登时换了另一种打法,只见他的竹杖宛如蜻蜓点水,一掠即过,由于双方招数都快,江晓芙的力道未透剑尖,已给他的竹杖以柔劲引开,要再削断他的竹杖可就不能了。
  江晓芙一发狠,把追风剑法使了出来,越展越快,使到疾处,当真是只见剑光,不见人影。杨梵的招数渐渐跟不上她,但因为他趋避得宜,一时之间,还是未能分出胜负。
  杨梵生性轻佻,见江晓芙长得美貌,心中想道:“江海天的女儿可比清华表妹美得多啦,可惜我婚事已定,却是不能动她的念头了。”激战中哪容得他心神不属,只听得“嗤”的一声,江晓芙一剑穿过了他的衣襟,幸而未伤着皮肉。
  杨梵嘻嘻笑道:“没刺着!再来,再来!”江晓芙大怒,唰唰唰连环三剑,迫得杨梵手忙脚乱。
  群雄看了她这精妙的剑法,都是大为赞赏,心中想道:“到底是江大侠的女儿,小小年纪,便这么了得!”对杨梵的武功,也颇惊奇,但比较之下,却似乎还是江晓芙更胜一筹。群雄已认为江晓芙将可获胜,许多人已在为她高声喝彩了。
  只有谷中莲双眉紧皱,连忙用“天遁传音”之术向女儿送话:“要沉得住气,不可急躁!”她的天遁传音之术,以绝顶内功把声音凝成一线,虽在喝彩声中,传进女儿耳朵。连竺尚父那样一个武学的大行家也没觉察。
  江晓芙把杨梵杀了个手忙脚乱,正自得意,听了母亲的传音,不觉一怔,心中想道:“我就要取了这小贼的性命了,妈还何需为我担心?”
  心念未已,只听得杨梵又是嘻嘻笑道:“还是没刺着!”说话的时候,还向江晓芙龇牙咧嘴,扮了一个鬼脸。突然间转守为攻,乘暇抵隙,青竹杖在剑光缝隙之中芽进,来点江晓芙的穴道。
  杨梵的竹杖点穴是看家本领,手法怪异,与中原各大门派都不相同。本来江晓芙若然沉得住气,使用攻守兼顾的大须弥剑式,还是可以守得住的。但她吃亏在经验不足,杨梵接连向她扮鬼脸,说怪话,不由她不生起气来,恨不得一剑将杨梵杀了。一沉不住气,猛可里就着了杨梵的道儿!
  只听得杨梵喝声:“着!”竹杖一戳,果然点中了江晓芙胸前的“璇玑穴”。他是有心调戏江晓芙,想把她点倒再扶起来,博个他们的人哈哈一笑。
  就在此时,竺尚父忽地叫道:“梵儿,小心了!”突然间,只见剑光一闪,江晓芙已是反手一剑刺来。杨梵做梦也想不到江晓芙已给点了穴道,还能使用如此狠辣的招数,本来非死在江晓芙剑下不可,幸而得姨父提醒,百忙之中,滑步闪开,但饶是如此,也给剑锋在他手臂划了一道五寸多长的伤口。
  这一个出人意外的变化,连竺尚父也是大吃一惊,莫名其妙。心中想道:“难道这小姑娘竟然就练成了护体神功不成?”要知杨梵用的是他杨家独门的重手法点穴,即使对方有闭穴功夫。
  也是难以抵挡。只有练成了上乘的护体神功,才可以不受重手法点穴的伤害,但江晓芙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而练成护体神功,至少也得二十年以上的功夫。
  竺尚父生怕江晓芙再补上一剑,大惊之下,正要出去抢救,心念未已,忽见江晓芙身躯一晃,第二招还未发出,便咕咚一声,坐在地上了。
  原来江晓芙并非练成护体神功,而是穿有护体宝甲。这件宝甲是金世遗当年从海外取回来的乔北溟的三宝之一,金世遗传给江海天,江海天又给了他女儿使用。宝甲薄如蝉翼,是海底所出的白玉所制,能避刀枪,但穿在身上,可不大舒服。江晓芙昨日因未穿宝甲,吃了大亏,今日才特地穿上的。
  就因为江晓芙身上穿有这件宝甲,杨梵点穴的力道,给宝甲隔了一隔,未能立即发生功效。江晓芙的追风剑法何等迅捷,就在这一瞬间,便把杨梵伤了。但伤了杨梵之后,那股力道也已透过宝甲,侵入她的穴道:
  谷中莲忙把女儿扶起,那一边竺尚父也把姨甥接了回去,竺尚父是个武学的大行家,此时已经恍然大悟,冷笑说道:“你女儿已经输了一招,你认不认?”
  谷中莲也冷笑道:“受伤的总是你的姨甥吧?”照一般比武的规矩。输招事小,受伤事大,败中取胜,凭勇敢伤了敌人,也还算是赢的。竺尚父无可辩驳,只好说道:“反正今日乃是以武会友,谁赢谁输,那也不值得斤斤计较,他们一个输招,一个受伤,就算是打成平乎吧。小孩子的玩要不算数,还是让咱们大人来较量较量吧!”
  谷中莲心中当然明白女儿是凭着宝甲侥幸取胜,也就乐得显示大方,不予计较。但对于竺尚父的狂妄态度,她却大有反感,解开了女儿的穴道之后,便想出去指名挑战。她师伯白英杰老成持重,看出她的心意,低声劝她道:“你是英雄大会的主持人,不可自贬身份,轻易出手,还是先看看对方的武功,究竟值不值得你出乎吧。”白英杰绕着弯儿说话,其实是恐防对方武功大强,掌门人万一有失,那就无可挽回了。所以主张先看看对方的深浅。
  谷中莲正自踌躇,只见一个三络长须的老道士已经进入场心,指名向竺尚父挑战了。
  众人一看,却原来这个道士乃是武当派的长老松石道人。
  松石道人是武当掌门雷震子的师弟,以一口长剑而能使出“九宫八卦阵”的剑法号称武林一绝,在武当派中是第二号人物,在中原的武林之中,也可以挤进十大高手之列。群雄见是松石道人出场,心中俱是想道:“让这位道长去试探对方虚实,那真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说不定他还可以一战而胜呢。”
  不料竺尚父却似乎并不知道讼石道人的来头,摆出一副受理不理神气,懒洋洋他说道:“你要和我较量么?”
  松石道人年纪虽老,火气未减,怒道:“我武当派的长老难道还辱没你不成?”
  竺尚父淡淡说道:“多谢你看得起我了。可是我还没兴致与你动手,你先把我的一个家人打败,再找我动手吧。”随即高声叫道:“老刘,你奉陪这位逍长比划几招,领教领教他们武当派的镇山剑法。”
  一个青衣汉子应声而出,手中提着一支又长又粗的旱烟杆。
  叶凌风认得这人就是他和师父从前曾经碰见过的那个竺家仆人,当时他是和竺尚父的女儿竺清华同在一起的。从竺清华对他的称呼,可以知道这姓刘的汉子乃是竺家的管家。管家的地位虽然高于一般仆人,但也总还是仆人身份。
  竺尚父此言一出,全场耸动。起初大家只道他是不知道松石道人的身份,尚还“情有可原”;如今听他一口道破松石道人的看家本领,却还把一个仆人派出来,那就分明是蔑视松石道人的了。
  松石道人勃然大怒,骂道:“岂有此理!姓竺的,你,你,你——”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盛怒之下,也不知要如何骂才好。
  竺尚父微微一笑,说道:“今日不是说明了是以武会友的么:
  注重的是本身武功,并非本人身份。你准能赢得我的仆人么?老实说,我让我的管家陪你过招,已经是很看得起你了!”
  那姓刘的青衣汉子向竺尚父行了个礼,却叹口气道:“主人有命,小的不敢违背。其实我是一心想来会会高手的。”言下之意,松石道人在他心目之中,距离“高手”二字还远着呢。
  竺尚父笑道:“老刘,算我是委屈你也好,抬举你也很好,你不必发牢骚了。快去接这位道长的高招吧。”
  那青衣汉子道:“是。但请恕小人无礼,小人还想抽一袋烟。”
  竺尚父笑道:“连这一刻的烟瘾都不能熬吗?好,你喜欢抽你就抽吧.可别耽搁时候,让人家等得不耐倾了。”
  这青衣汉子应道:“是。我抽着烟也能打架的。”装了一斗烟,抽了两口,神气优闲地走到场中,淡淡说道:“我不吸两口烟就没精神,请道长恕我失礼了。来吧,来吧,你有宝剑,我有烟杆,咱们正好较量较量。看是你的宝剑锋利还是我的烟杆坚硬?”
  这青衣汉子不但要抽着烟打架,而且就是用烟杆来作武器。
  松石道人本来不愿意和他交手的,但给他这么一气,再不交手如何可以报复这个侮辱?当下大怒喝道:“我不与小人斗嘴,来就来吧!你这是口喷毒烟,我亦何惧?”他是个武学大行家,心头虽然火起,却还沉得住气。当下凝神注意,默运玄功,防备对方喷出毒烟。
  青衣汉子笑道:“你疑心我这是毒烟么?我让你闻闻,这烟只能提神,决无毒害。”漫不经意的就走到松石道人身前,一口烟迎面喷去,气味氤氲馥郁,果然是上等烟叶的气味,决非毒烟。
  但向人喷烟,这却是个迹近侮辱的举动。松石道人一口气再也按捺不住,也无暇再讲身份让对方出招了,当下唰的一剑便刺出去,喝道,“小子无礼,非叫你受点教训不行!”
  这一剑上刺面门,来得势如闪电,松石道人是恨他狂妄,意欲刺瞎他的眼睛的。哪知剑势虽快,对方躲得更快,只见青衣汉子霍的一个凤点头,烟嘴尚含在口中,身形已从剑底钻过,这才移开烟杆笑道:“领教了。你怎么不使你的看家本领?”
  话声未了,松石道人己是在这瞬息之间,接连攻出七招,武当派的连环夺命剑是著名的狠辣剑法,攻到了第七招,那青衣汉子再也躲闪不开,这才提起烟杆,一招“横架金梁”架住对方的宝剑。
  这支烟杆也不知是什么做的,非木非铁,宝剑砍着了它,发出“当”的一声响,火花四溅,烟杆上连一条裂痕都没有。松石道人虎口一震,剑锋已经荡开,但那青衣汉子的身形,也接连晃了两晃。
  松石道人试出对方的功力竟是与他不相上下,这一惊非同小可,心中想道:“一个仆人也这么了得,主人的武功只怕更是莫测高深了。”到了此时,他哪里还敢轻敌?可是由于对方是个仆人,既然功力相当,松石道人也还不愿意立即便使出他独步武林的“九宫八卦阵”剑法。
  青衣汉子笑道:“武当派的连环夺命剑法果然名不虚传,但也不见得就能把人的性命夺了。我等着领受道长的教训呢,还是把你独步武林看家本领使出来吧!”
  说话的当儿,青衣汉子的招数已是陡然一变,那支烟杆捏在他的手中,夭矫如龙,竟然使出了三种不同的兵器招数。杆尖点刺,在判官笔的点穴手法之中,又兼有小花枪的招数。使到疾处,忽地把烟杆似风车般一转,倒持杆柄,那个还在闪着火星的烟斗又似小铁锤地敲磕下来。斗中余烬未减,但因舞得太快,连一点烟灰都没有掉下。
  松石道人“哼”了一声,沉着应付。他情知对方是要迫他使出镇山剑法,但他偏不服气,仍然没有改变剑法。
  松石道人挟着数十年功力,只用“连环夺命剑法”,也还足以应付。可是却不能取胜。这青衣汉子的武功好得出奇,远远超出松石道人的估计。他虽然也胜不了松石道人,但要比松石道人从容得多,往往在斗到十分激烈之时,还能忙里抽闲,抽一口烟。
  不知小觉己斗了百招开外,双方仍是打成平手。青衣汉子那一斗烟也早已吸完了。更妙的是,自从他初下场时喷出了一口烟之外,后来在他的口鼻之中,就再也没见到一丝烟气。众人只道他的烟瘾奇大,把烟都吞下了肚,倒也不觉得特别奇怪。
  可是在松石道人心中,可就满不是味儿了。对方不过是个仆人身份,自己竟然容他打到百招开外,还不能占到一招半式的便宜,而且对方还能够愉闲抽烟,分明是意存轻视。别人如何想法松石道人不知,但他自己已是深感面上无光,似乎所有向他投来的眼光,都是向他嘲笑。
  松石道人咬了咬牙,杀机陡起,终于使出了他独步武林的“九宫八卦阵”剑法!霎眼间,只见满场都是剑光,忽东忽两。
  忽聚忽散,宛如水银泻地,花雨缤纷!又好似松石道人变幻出无数化身,四面八方都是他的影子,场中诸人,几曾见过如此奇妙的剑法,看得目眩神迷,连喝彩都忘记了。
  原来“九宫八卦阵”本是武当派所创的一个“剑阵”,按乾、坤、垠、龚、坎、离、震、兑的八卦方位,各由一个弟子把守,再加上一个弟子在阵势中央八文兼顾,共是九个弟子组成,是以称为“九宫八卦阵”。后来松石道人苦心钻研,练成了一个人便可以替代一个“剑阵”。
  这“九宫八卦阵”剑法一展,就似有九名武当弟了,互相呼应,围攻敌人。以一个人更代一个剑阵,当真是世间绝无仅有的剑法。竺尚父看了,也不禁耸然动容,心道:“中原各派,果然各有各的看家本领。这一剑法足可以与天山派的须弥剑式并驾齐驱。只可惜这老道年纪虽大,功力却还未纯。这一剑法大约是新创未久,也还有未能尽善尽美之处。假如是换了江海天来使这路剑法,只怕连我也未必能够破解了。”
  竺尚父委实是个武学的大行家,只是看了一看,就从非常繁复的剑法之中看出了它的破绽。他猜得不错,这剑法松石道人创立至今,不过十年。十年时间在常人的观念当然不算短了,但对于一种武学而言,这点历史只能算是初生的婴儿。要知各大门派任何一种够得上是第一流的武功,都是经过许多代的聪明才智之士,不断增益,不断改进,这才达到“成熟”的阶段的。松石道人创这路剑法不过十年,当然未能尽善尽美。而他因为以毕生的心血来钻研剑法,对于内功的修习,当然也就不能同样用心,是以落在行家的眼中,就觉得他未够纯厚了。
  但话说回来,这“九宫八卦阵”剑法在竺尚父眼中虽有些少暇疵,但已经是另辟蹊径,独创一家的剑法,足以与任何上乘剑法抗衡。松石道人的才智在武林中也算得是出类拔萃的了。当然他能够创立这路剑法,也还是由于继承武当原有的“剑阵”而来,并非仅凭他个人之力。但从九人组成的“剑阵”变为一人可使的“剑法”,则应归功于他个人的天才。
  这青衣汉子是竺尚父的管家,己得了主人的六七成功夫,因此还可以勉强抵挡。但毕竟远不及主人的见识,竺尚父看得出的破绽,他却是看不出来。即使偶尔看出一两处,凭他的真实本领,也还未能破解。不过,他胸中早有成竹,却是乃有破解之方。
  松石道人瞬息之间,踏遍八个方位,一口气接连刺出九剑,就似有九名武当弟子,同时向这青衣汉子发动攻击,杀得青衣汉子只有招架之功。九招剑法首尾相连,第一个九招过了,第二个九招续发,俨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毫不容许对方有喘息的机会。
  眼看这青衣汉子已是险象环生,命在俄顷。他却忽地笑道:
  “你这镇山剑法果然非同小可,我再与你较量一下听风辨器的功夫。”正是:
  诡计多端争一胜,主人如虎仆如狐。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揭秘中国最危险的时刻 全国只剩140万人
刘邦建国后最危险的一次遭遇 差点死在韩信之手
江南逢李龟年·歧王宅里寻常见 (唐)杜甫
 打坐姿势图片1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幅
01 孝感动天    舜, 传说中的远古帝王,五帝之一,姓姚,名重华,号有虞氏,史称虞舜。相传他的父亲瞽叟及继母、异母弟象,多次想害死他:让舜修补谷仓仓顶时,从谷仓下纵火,舜手持两个斗笠跳下逃脱;让舜掘井时,瞽叟与象却下土填井,舜掘地道逃脱。事后舜毫不嫉恨,仍对父亲恭顺,对弟弟慈爱。他的孝行感动了天帝。舜在厉山耕种,大象替他耕地,鸟代他锄草。帝尧听说舜非常孝顺,有处理政事的才干,把两个女儿娥皇和女英嫁给他;经过多年观察和考验,选定舜做他的继承人。舜登天子位后,去看望父亲,仍然恭恭敬敬,并封象为诸侯。
宋朝暴发户不惜千金力捧的那些女艺人
古代的宫女如何应对“例假期”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