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大唐游侠传 >> 第十七回 难分爱很情惆怅 说到恩仇意惘然

第十七回 难分爱很情惆怅 说到恩仇意惘然

时间:2013/9/22 21:24:37  点击:2520 次
  铁摩勒不比秦襄,他身上没有披甲,脚上穿的只是一对麻鞋,因此受到挠钩的威胁更 大。王龙客挥扇急攻,蓦然间使出杀手,一招“毒蛇吐信”,疾点他的“志堂穴”,铁摩勒 的长剑给王燕羽架住,这一招除了侧身闪避之外,别无他法。
  那队女兵久经训练,铁摩勒的身形方动,她们的挠钩早已伸出,正是铁摩勒所闪避的方 向,这一下等于送上去挨钩,铁摩勒的腿肚、足跟、脚背登时都受了伤,一片片的皮肉被挠 钩撕去,血流如注!
  王龙客一声狞笑,喝道:“看你还狠?”铁扇一合,猛的就向铁摩勒天灵盖打下,铁摩 勒这时正是摇摇欲倒,哪里还能抵挡?这一扇若然打实,怕不脑浆进流。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之间,王燕羽忽地横剑一封,咣的一声,将她哥哥的折铁扇格 开,叫道:“杀不得!”
  王龙客征了一怔,问道:“怎么杀不得?”王燕羽出手点了铁摩勒的穴道,唤过侍女, 将他缚了,笑道:“哥哥,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试想想,这小贼学成了武艺归 来,所图何事?”王龙客道:“那当然是要向咱们报仇,并且要抢回他的飞虎山了。”王燕 羽道:“看呀!他一个人哪能干得这样大事?想那窦家,将近百年的基业,正如百足之虫, 死而不僵,忠心于他家的旧部,不过是畏惧咱们的声势,又没人带头,所以不敢蠢动罢了。 现在铁摩勒回来,定然早有布置,说不定他和他义父的旧部,都已联络好了,咱们怎可以不 问问他的口供,就把他杀了?”
  王龙客笑道:“对,到底是你的心思比我周密得多,我恼他这样凶横,一时气糊涂 了。”顿了一顿,又沉吟道:“但这小贼倔强得很,只怕问不出他的口供。”王燕羽道: “带他回龙眠谷会慢慢折磨他,问不出也得试试。”王龙客道:“好,我依你便是。擒他 去,让爹爹处置,也好叫他老人家欢喜。”
  说话之间,只见前面尘头大起,一队骑兵疾驰而来,为首的军官远远就叫道:“是王少 寨主吗?”
  王龙容应道:“正是。啊,张统领,你亲自来啦!”原来这个军官,正是安禄山帐下的 高手,现居骑兵统领之职的张忠志。
  张忠志勒住坐骑,问道:“你们没有碰见秦襄么?”王龙客满面通红,讷讷说道:“给 他走了。”
  原来监视朝廷使者的武士,一发现秦襄逃走,便立即用飞鸽传书,通知王伯通派人拦 截,王龙客兄妹正是奉命来捉秦襄的。
  张忠志道:“去了多久?”王龙客道:“已去了多时了。”王燕羽道:“本来我已快要 将他拿下,不料碰到了另一伙敌人,混战中被他乘机逃去。现在我们已累得人仰马翻,要赶 也赶不上了。”言下之意,若要追捕,乃可自便,恕难相助。
  张忠志甚不高兴,但一来王家并非安禄山的下属,安禄山造反还要借重于他。二来他深 知秦襄武艺高强,在大内三大高手之中,又以他为首,自己去追,只有送死。因此只好自打 圆场,说道:“反正我们安大帅已准备就绪,指日就要进取京师,也不怕他去报告军情。安 大帅连日正在召见各方将士、各路英雄,王少寨主就和卑职同回范阳如何?”
  王龙客踌躇未答,王燕羽已抢着说道:“这样正好,爹爹他不方便在范阳露面,哥哥。 你就去吧。这个小贼,有我押解,你尽可放心。”
  王龙客只好答允,叮嘱妹妹道:“如此,你一路小心了。这小贼,我恨他不过,要杀他 等我回来再杀。”当下,两兄妹各率属下,分道扬镳,王龙客随张忠志往范阳,王燕羽押解 铁摩勒回龙眠谷。
  王燕羽吩咐女兵,将铁摩勒反缚马上,马背上加厚锦垫,又替他扎了伤口。铁摩勒已被 点了穴道,不能动弹,也不能言语,只好任凭她们摆布。
  这时已是日头过午,王燕羽怕铁摩勒受到颠簸,叫女兵策马缓缓而行,到了黄昏时分, 才不过走了三四十里,离龙眠谷大约还有五十里左右,她手下的兵头目前来请问,要不要赶 夜路,王燕羽笑道:“你不累我也累了。又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不过押解一个小贼罢了, 何须赶路?”女兵们正是求之不得,当下就在草原上搭起三座帐幕。王燕羽和她的贴身侍女 一座,其他女兵一座,铁摩勒独自一座,这都是依照王燕羽的命令的。
  铁摩勒遍体鳞伤,独自躺在帐幕里又饿又痛,正自愤火中烧,忽见帐篷开处,王燕羽笑 盈盈地走了进来,剔亮了帐中的红烛,笑道:“铁少寨主,还倔强吗?”伸手解开铁摩勒的 穴道。铁摩勒沉声喝道:“你要杀便杀,我铁摩勒决不受辱!”
  王燕羽笑道:“谁要杀你?谁要辱你?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是来给你治 伤的!”正待替他解开绷带,铁摩勒突然横肱一撞,喝道:“去你的!我,我……”骂声忽 地中断,原来这一撞正撞中她的酥胸,铁摩勒不好意思,连忙缩手,也就骂不下去了。
  铁摩勒在重伤之后,且又饿得已经发软了,这一撞,当然不能造成什么伤害,王燕羽呆 了一呆,满面通红,骂道:“你是一头牛么?这么蛮不讲理!是牛也知道人家对它好是不 好,哼,哼,哼,你,你,你,你这冤家!”一指戳他的额角!
  铁摩勒道:“我不要你这猫哭老鼠的假慈悲,你就是给我治了伤,我也不领你的情。” 虽然仍是在骂,口气已经缓和了许多,也不再挣扎、打人了。
  王燕羽解开绷带,叹口气道:“你这不讲理的小蛮子,我本待不管你,你却伤得这样厉 害!啊呀,呀!我,我是不忍见你受苦!”
  她取出金疮药轻轻替铁摩勒敷上去,凡是绿林人物,金疮药是必备之物,王家的金疮药 更是灵效无比,一敷上,铁摩勒顿觉遍体沁凉,痛苦大减。他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有生以 来,从来未与一个女子这样靠近过,王燕羽给他敷药,肌肤相接,气息相闻,铁摩勒纵想忍 着呼吸,那一缕缕幽香,仍是透入他的鼻管之中,铁摩勒迷迷糊糊的,竟似觉得十分舒服。 他猛地牙根一咬,心道:“铁摩勒呀铁摩勒,你是铁铮铮的男子汉,你怎可忘了杀义父之 仇!”这一发劲,他身下的木板,登时格格作响。
  王燕羽皱了皱眉,道:“好端端的怎么又发脾气了?摩勒,你为何这样恨我?”铁摩勒 怒道:“你这是明知故问。哼,哼,我劝你还是把我杀了的好,要不然,我有三寸气在,定 要报仇!”王燕羽道:“就算是我杀了你的义父,那也不是你生身之父啊,绿林中斫斫杀 杀。还不是平常得很么?”铁摩勒大怒道:“你看得平常,我却是铭心刻骨,深记此仇!”
  王燕羽笑道:“好,就算你要报仇,你也总得保重自己的身子呀。你饿了一整天了,是 不是?不吃点东西,哪来的气力报仇?”
  铁摩勒给她弄得啼笑皆非,只见一个丫鬟走了进来,端着一碗茶水,说道:“铁少寨 主,你趁热喝了吧。”
  铁摩勒道:“这是什么?”王燕羽笑道:“这是毒药,你敢不敢喝?”铁摩勒道:“我 怕什么!”仰着脖子,一口气就喝下去,只觉入口甘凉,喝了之后,精神陡振,原来是一碗 上好的参汤。
  那丫鬟笑道:“小姐,你倒真会劝人吃药!”端了空碗退下。铁摩勒道:“你别得意, 不管你施什么恩惠,我们之间的怨仇,总是无法消除!”
  王燕羽道:“我本来不想辩解,但你这样仇恨我,我却也不得不说几句。大破飞虎山那 年,我只是十四岁。我只知道你的义父是个恃强凌弱的绿林霸王,我父亲叫我杀他,我当时 并不觉得这是一件错事。”其实她现在也不认为是做错了,不过,当着铁摩勒的面,这一句 却没有说出来。
  铁摩勒心中一动,想道:“不错,那时候她只是个还未很懂人事的小姑娘,罪魁祸首是 她的父亲,是帮王伯通为恶的空空儿!”恨意稍稍减了两分,但一转念间,却又想道:“不 管她当时懂事也好,不懂事也好,她总是亲手杀了我义父的仇人,我怎么可以原谅于她?”
  王燕羽聪明之极,早已从他神色之中看出他心情的变化,笑说道:“铁少寨主,你现在 好了点么?”铁摩勒受伤虽重,只是皮肉之伤,这时只是气力还未使得出来,精神已恢复了 四五分了。他心里也多少有点感激,口头仍是很强硬地说道:“好与不好,与你何干?我不 要你献假殷勤!”
  王燕羽噗嗤笑道:“谁向你献殷勤啊?你以为我想留你这臭小子当宝贝么?你知我问你 这话是什么意思?”铁摩勒怔了一怔、重复她的话道:“什么意思?”
  王燕羽笑道:“你好了,我就要撵你走了!”铁摩勒大出意外,叫道:“什么,你让我 走?”王燕羽道:“是呀,你不是要报仇么?我不让你走,你怎能报仇?我是怕你说我怕你 报仇,所以才要放你走呀!好啦,你试活动活动筋骨看看,能不能骑马?秦襄那匹黄骠马我 们已给它治好伤了,这是一匹好坐骑,我可以转送给你。你要走就快走!要不然,到了龙眠 谷,可就由不得我做主啦。”
  铁摩勒情知她是随口捏个理由,好放自己逃走,心下踌躇,不知如何是好。只见王燕羽 已把他的兵刃和背包送了过来,说道:“你的东西都在这里了,这一包肉脯,是给你在路上 吃的。”
  铁摩勒咬了咬牙,接了过来,说道:“你将来若是落在我的手中,我也饶你一次不 死。”王燕羽笑道:“第二次就不饶了?好呀,那我可真的要小心,不可落在你的手中 了。”
  王燕羽牵着他的手,揭开帐幕,抬头一看,说道:“今晚月色很好,你自己知道路 吗?”铁摩勒道:“不用你替我操心,哼,哼,我有言在先,你这次放我回去,可不要后 悔!”
  王燕羽笑道:“我本来就准备等你再来报仇,何悔之有?喂,你也不向我道别一声 么?”
  那丫鬟已把秦襄那匹黄骠马牵来,就在此时,忽听得呜呜呜三支响箭,掠过上空,紧接 着巡夜的女兵吹起了响亮的号角。
  王燕羽叫道:“不好,有敌人夜袭!”片刻之间,只见两队骑兵从东西两边冲来,采取 包抄之势,杀声震天。黑夜之中,不知多寡,更不知是何方人马?
  王燕羽笑道:“敌方有备而来,于我不利,叫她们各自撤退!”叫那丫鬟拿了她的令 旗,下去传令。
  王燕羽突然用了几分劲力,将铁摩勒的手紧紧一握,铁摩勒冷不及防,被她捏得“哎 哟”一声叫将起来,大怒道:“你待怎么?”
  王燕羽道:“你现在气力未曾恢复,难以抵挡敌人,在乱军交战之中,危险太大。我送 佛送到西天,你随我走吧。冲了出去,我再让你一个人走。”不由分说,便把铁摩勒扶上马 背,叫道:“你坐不稳可以抱着我的腰,逃难要紧!”
  说话之间,双方已是展开混战,王燕羽运剑如风,接连把几个敌人刺于马下,策马直冲 出去!
  那匹黄骠马是匹久经训练的战马,不必鞭策,它也知道自己突围,但王燕羽不是它的主 人,它似乎有意让她吃点苦头,振蹄疾走,遇到障碍,往往一跳起来,便跃了过去。
  王燕羽的骑术甚精,她倒没有吃到苦头,可是铁摩勒却受不住了,他的脚背、腿肚、足 跟,都是曾给挠钩勾伤了的,那匹马如此狂跑疾跃,他险险给马掼了下来,无可奈何,只好 抱着王燕羽的纤腰,心里暗呼“惭愧!”
  只听得敌方有人叫道:“王家的小贼不知哪里去了?却碰着这队娘儿们,真是晦气!” 口气粗豪,似是不屑和这班女兵交手。
  铁摩勒听这声音颇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是谁,心念未已,对方已有许多人七嘴八舌的抢 着叫道:“喏,那不是王伯通的女儿吧?你瞧,她马背上还有一个男人!”“咦,看这模 样,不像是她的哥哥,这是谁呢?”“哈,哈,你瞧,这个男人还搂着她的腰,那么亲热, 九成是她的野男人!”铁摩勒面上阵阵发热,只听得又有人接着叫道:“不必管他是谁,只 要那女的是王伯通的女儿就行了。这女强盗比她的哥哥还要凶狠厉害,将她除掉,就等如削 掉了王伯通的一条臂膊!”
  先前那声音大喝道:“好,且待我上前将她一斧劈了!她手下这些臭婆娘不值得一刀, 都放她们走了吧!”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个虬须大汉,手挥大斧,斜刺里一马冲来.铁摩勒猛地心头一 震,原来这人正是金鸡山的寨主辛天雄。
  辛天雄是北方绿林中响当当的角色,往日他雄踞金鸡山,既不依附窦家,也不依附王 家,但是自从王家大破了飞虎山,铲除了窦家五虎之后,龙眠谷一会,韩湛、南霁云等人揭 破了王家与安禄山勾结的阴谋,自此之后,辛天雄就一直与王家作对。这次他打听得王龙客 率众出动,只道他是去做什么买卖,因此特地在他的归途设伏,进行夜袭,却不料王龙客已 随张忠志去了范阳,只碰上他的妹妹王燕羽。
  铁摩勒就是在龙眠谷之会的前夕,在韩湛家中与辛天雄见过一面的,时隔七年,黑夜之 中,辛天雄已认不得铁摩勒了。
  铁摩勒待要出声相认,心里却猛地想道:“我搂着仇人的女儿,辛叔叔是个直心眼之 人,叫我如何向他解释?”
  心念方动,辛天雄的快马已是冲来,一斧劈下,王燕羽冷笑道:“你这鲁莽匹夫,敢来 欺我?”一个“蹬里藏身”,唰的一剑刺出,辛天雄一斧劈空,只听得“嗤”的一响,他的 垫肩已给王燕羽一剑戳破!
  王燕羽因为有铁摩勒抱着她的腰,这匹马又是她初次骑的,因此她的骑术剑术虽然精 妙,这一剑本来可以要了辛天雄的命的,却仅仅给了他一点轻伤。
  辛天雄大怒,拨转马头又是一斧劈来,这一次他领教过了王燕羽的剑法,不敢冲得太 猛,仗着斧长剑短,大斧横挥,无所马颈。
  辛天雄的斧重力沉,这一下王燕羽也不敢硬接。可是他不该挥斧斫马,这匹马身经百 战,机警异常,一见大斧斫来,不待主人驾御,猛地就斜冲出去,反而抄到了辛天雄的马 后,举蹄便踢。辛天雄的坐骑也是匹短小精悍的蒙古种良驹,但却禁不起这匹黄骠马的猛力 冲击,登时被它一脚踢翻,王燕羽冷笑道:“好呀,看你还敢发横!”柳腰一弯,俯身一剑 刺下。
  铁摩勒搂着她的腰,当她和辛天雄恶战的时候,早已转了好几个念头。要知铁摩勒的气 力虽然未曾恢复,但点穴的功夫还在,只要他在王燕羽的“愈气穴”上一按,王燕羽便得浑 身瘫痪,不必铁摩勒亲自杀她,她也会被辛天雄的斧头劈死。
  可是这念头一起,铁摩勒立即便感到可耻,心中想道:“大丈夫纵是报仇,也得光明磊 落!她如此信任我,我岂可暗算于她。”
  心念未已,辛天雄的坐骑已被踢翻,这时,王燕羽正在一剑刺下。铁摩勒心头一震,他 虽然不愿暗算王燕羽,但更不愿辛天雄死于非命,百忙中无暇思索,立即使尽浑身气力,将 王燕羽的腰板一扳,王燕羽这一剑刺不下去。辛天雄早已被人救走。
  王燕羽怒道:“你干什么?你认识这厮?”反手就要将他抛下马背。铁摩勒定着眼睛望 她,王燕羽忽地叹了口气,说道:“冤家!好,总算你还有良心,未曾乘机伤我。”
  就在她说话之间,又是一骑健马如飞奔至,马上的骑士却是个刚健婀娜的女郎,铁摩勒 三是心头一震,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韩湛的女儿韩芷芬。
  王燕羽叫道:“好呀,韩姐姐原来是你!咱们可得好好较量一番了。”七年之前,韩芷 芬曾冒充辛天雄的女儿,参加龙眠谷之会,与王燕羽暗中较量过几手功夫。王燕羽不久就知 道了她的身份,早就想找她正式比试一番,以雪被戏弄之耻。
  韩芷芬笑道:“我正是为了要领教姐姐的剑法来的!”她一马冲来,马未停蹄,已在马 背上挽了一个剑花,使出一招“七星伴月”,待得两匹坐骑相接,她的剑尖已绽出七点寒 星,就在这一措之内,分刺王燕羽的七处大穴。
  她的父亲韩湛是天下第一点穴名家,她的用剑刺穴的功夫,虽然未到炉火纯青之境,但 在武林之中,也只有空空儿两师兄弟才能胜得过她;这一招使出,配合上健马冲刺的威势, 王燕羽也不由得心头一凛!
  但听得一片金铁交鸣之声,震得耳鼓嗡嗡作响,在这瞬息之间,双剑已接连碰击了七 下。她们二人的本领本是半斤八两,各有增长,难分轩轻,但王燕羽的马背上多一个人,她 处处要照顾铁摩勒,无形中等于受了牵制,这一来便不免稍稍吃亏,剑光过处,只见一缕青 丝,随风飞散,王燕羽的头发被削去了一绺!
  铁摩勒垂下了头,贴着王燕羽的背脊,不敢让韩芷芬瞧见。韩芷芬却忽地停手喝道: “咄,你马背的那臭小子是受了伤的不是?将他抛下来,我不想误杀受伤之人,也好让你施 展本领,与我一决胜负!”原来她虽然没有眼见铁摩勒的面容,但见他不声不响,又不帮助 王燕羽抗击,自然猜到他是受伤。
  王燕羽一提马缰,便冲出去,韩芷芬笑道:“他是你的什么人?你怕他落在我们的手中 么?我们是真正替天行道的绿林豪杰,不比你们胡乱杀人,更不会乱杀俘虏,你放心好了。 反正你们也逃不了,不如将他放下,咱们可以好好比划一场,要是你胜得过我,我还可以为 你向辛寨主说情,照武林中单打独斗的规矩,放你们过去。”
  辛天雄的手下抛出绊马索阻道,那匹黄骡马见前路不通,登时止步,正待觅路奔逃,说 时迟,那时快,韩芷芬已追了到来,笑道:“怎么样?你舍不得抛下这小子与我单独比斗一 场么?”
  王燕羽大怒喝道:“你罗嗦甚么?我的事不要你管!”拨转马头,反手一剑就向韩芷芬 胸前刺去,这一剑来得劲道十足,韩芷芬一伙身,在马背上一剑横削出去。这时两匹马正在 擦身而过,韩芷芬使这一招险到极点,但也厉害非常,她是在马背上巧使“伏地回龙剑”, 倘非骑术剑术两皆精妙,这一招实在难以使得出来。
  两人的剑法都迅如闪电,王燕羽一剑刺了个空,陡然间只见韩芷芬的长剑已贴着她的马 身削来,除了立即缩到马前之上,她的双脚就要给剑削断。
  王燕羽的骑术也真了得,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她身形一侧,倏的就窜过一边,双足钩 着另一边的马鞍,就似斜挂在马上似的,而且她的一只手还搂着铁摩勒,把铁摩勒的身子也 扳平卧倒马上,避开韩芷芬的那一剑。
  可是她却没想到这匹黄骠马,这时却忽然大声嘶叫,猛的跳跃起来,王燕羽只有一只脚 能够使出,制它不住,登时被抛了出去!
  原来这匹马甚通人性,最能护主,秦襄南征北战,就曾倚仗它脱过不少次险难,它认得 王燕羽是敌人,在它被擒的时候,又曾被王燕羽女兵的挠钩所伤,因此附就不服气被王燕羽 骑它,一有机会,便立即将她摔了下来。
  韩芷芬大喜,飞身下马,挥剑来刺王燕羽的穴道,铁摩勒跌落地上,打了个滚,恰好滚 到王燕羽的身边。他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忽地双臂一振,似是一时情急,忘了危险,要用 手来格韩芷芬的长剑。韩芷芬怔了一怔,正觉得这人似曾相识,只听得铁摩勒已在叫道: “韩姐姐!”
  韩芷芬大吃一惊,连忙缩手,失声叫道:“摩勒,怎么是你!”
  王燕羽身手何等矫捷,韩芷芬的剑势一缓,她早已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起来,身形掠出 数丈之外。
  韩芷芬叫声:“不好!这女贼可要逃啦!”正要仗剑法追,铁摩勒忽地“哎哟”一声,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恰恰跌进她的怀中。韩芷芬这一惊非同小可,顾不得羞臊,更顾不 得去追敌,连忙将他扶稳,叫道:“哎哟?摩勒,你果然是受伤了,伤得这么重呀!”
  王燕羽回头一望,见他们二人已在相认,冷笑一声,挥剑便闯。她剑法精妙,武艺高 强,在场诸人,除了韩芷芬外,谁也不是她的敌手,不消片刻便杀出了重围。
  辛天雄用绊马索擒获了那匹黄骠马,得意扬扬的回来道:“走了王伯通的女儿,却得了 这匹宝马,也算不虚此行。你也擒获了这小子么?咦,你,你,你,你不是铁,铁少寨主 么?”
  铁摩勒施礼道:“辛叔叔,久违了,小任正是摩勒。”
  辛天雄叫道:“哈,你长得这么高了,铁老寨主算是有后了,我们大家都在惦记你 呢。”顿了一顿,忽地面色一沉,问道:“摩勒,这是怎么回事,你怎的和仇人的女儿这样 亲热呢?”
  铁摩勒面红耳赤,有口难开,韩芷芬笑道:“辛叔叔,你怎的这样粗心,摩勒受了伤, 你也未看出吗?”辛天雄道:“啊,原来你是受了伤被她们捉去的吗?”韩芷芬插口道: “可不正是,我刚刚给他解了穴道的呢!”辛天雄道:“怪不得你泥塑未雕似地坐在她的马 背上,见了我也不叫一声。怎么样,伤得重么?”铁摩勒暗暗感激韩芷芬替他掩饰,说道: “还好,只是手脚受了点伤。”
  辛天雄道:“韩姑娘,你家的金疮药比我的好,摩勒的伤,就麻烦你代我料理吧。咱们 等会再叙。”他是首领,这时战斗已经结束,天也快将亮了。他要去点查人数,料理伤亡, 安排警戒,整顿队伍,准备一待天亮,便即拔队回山。
  韩芷芬拉了铁摩勒,选了一个地方,并排坐下。韩芷芬瞧了瞧他的伤势,笑道:“那位 姑娘待你不错啊,她们王家的金疮药比我韩家的还好,可用不着我来操心了。”
  铁摩勒好不尴尬,说道:“韩姐姐,取笑了。”韩芷芬笑道:“我说错了么?这药难道 不是她给你敷的?”铁摩勒只好点头承认道:“是她敷的。”韩芷芬咳了一声,装模作样的 正容说道:“现在该轮到我来问你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刚才我替你捏造谎言,现在你总 应该对我说实话吧。”
  铁摩勒道:“我是受伤被俘,她要押解我回龙眠谷去。”韩芷芬笑道:“可没见过对犯 人这样好法,既不缚你,又不点你的穴道,却和你同乘一匹马,还让你搂着她呢!”
  铁摩勒面红耳热,低声说道:“我也不知道她是何用意,我和她家仇深如海,被她捉 了,本以为是活不成的了。”
  韩芷芬“噗嗤”一笑,伸出中指,轻轻戳了他一下,说道:“你这傻小子,你是真不懂 还是假不懂。这可辜负了人家的一番心意了。我看呀,早在七年之前,她还是个小姑娘的时 候,就已经欢喜你了。那次在龙眠谷,你和她交手,她不是对你手下留情么?你还记不记 得?”
  铁摩勒又羞又气,大声说道:“韩姐姐,你别调侃我啦!我与她仇深如海,不管她对我 如何,我这仇总是要报的!你要不信,我给你发誓!”
  韩芷芬掩着他的嘴,笑道:“报不报仇,这是你的事情,我要你向我发誓做什么?快别 大叫大嚷了,叫旁人听了笑话。”这话有两层意思,似是说怕别人知道了他和王伯通女儿的 事情会笑话他,又似是说他要发誓这件事情是个笑话。铁摩勒想到的是前一层,心中一凛, 登时不敢再说。
  辛天雄走回来道:“怎么样?伤好了些么?能不能骑马?”铁摩勒道:“多谢韩姑娘的 金疮药,好得多了。骑马不成问题。”辛天雄道:“好,那么就请你到我山寨里暂歇几天。 有几位你认识的人也在那里呢。”这时,无色已经天亮,辛天雄下了命令,立即拔队起行。
  铁摩勒本来要赶到九原会他师兄,但一想自己伤还未愈,虽然可以骑马,但在路上碰到 敌人,却是难以抵敌,而且他和辛、韩等人多年不见,盛意难推,便答应了辛天雄,到他山 寨去住几天。
  秦襄那匹黄骠马已被擒获。有一个头目试着骑它,被它摔了下来。辛天雄笑道:“这匹 马真是匹好马,就是脾气太大,不服人骑,我本来可以制伏它的,只是怕以力服它,它的心 里终须不服。”
  韩芷芬道:“待我试试。”走到马前,这匹马日间曾受挠钩所伤,前蹄下撕去一片皮 肉,当时王燕羽的手下曾给它敷了伤处,但经过夜间一场激战,包扎马脚的绷带已甩掉了。 韩芷芬重新给它换药,再裹好伤,拍一拍它的颈项,笑道:“我和你交朋友,你愿意么?” 那匹马昂首嘶鸣,竟似懂得她的意思似的,轻轻的挨擦她,服服帖帖的让她骑上去。辛天雄 笑道:“还是你有办法,这匹马就给了你吧。”却原来这匹马认定王燕羽是它的敌人,而韩 芷芬则是把王燕羽打跑了的,所以它对韩芷芬甚有好感,倒并非完全因为她替自己治伤的缘 故。
  铁、韩二人并马同行,韩芷芬道:“摩勒,你饿不饿?我这里有干粮。你瞧,我多粗 心,几乎忘记问你了。”摩勒暗暗感激她体贴人微,当下说道:“多谢。我还有肉脯,请你 给点水我就行了。”
  这肉脯正是王燕羽送给他的,铁摩勒嚼着肉脯;想起昨晚的事情,不由得一片惘然。韩 芷芬道:“你想什么?”铁摩勒道:“没什么。你爹爹身体可好?当年我多蒙地照拂,正想 去拜见他。”
  韩芷芬道:“好。但你想见他,只怕不能如愿。他不在山寨。”铁摩勒笑道:“哦,你 爹爹竟放心让你一人落草为女大王么?”韩芷芬道:“我想落草,辛叔叔也不肯要我呢。我 爹爹因为要到远方访反,不便携我同行,故而将我留在山寨,托辛叔叔照顾我。”
  辛天雄的马在前面,听了这话,回头笑道:“不是我照顾她,是她帮忙我呢。要不是有 萨氏双英和她在山寨里,王伯通早就吞并了我的金鸡岭了。”
  金鸡岭高龙眠谷约有一百五十多里,黄昏时分,大队回到山寨,山寨里的大小头目,早 已出来迎接。萨氏双英与龙藏上人是以客卿的身份留在山寨的,他们和铁摩勒是旧相识,双 方相见,谈起当年大闹龙眠谷之事,都是十分感慨。
  众人见了那匹黄骠马都啧啧称赏,龙藏上人道:“咦,这匹马是怎么得来的?”韩芷芬 道:“是王伯通女儿的坐骑,是给辛叔叔擒获的。”龙藏上人道:“不对!”韩芷芬一愕, 正想问有什么不对,铁摩勒已经说道:“这本是一个军官的坐骑。那军官被他们围困,是我 恰好路过,拔剑相助,他才得突围而去的。”当下将经过说了一遍,龙藏上人道:“那军官 叫什么名字?”铁摩勒道:“他冲出重围时,曾报姓名,姓秦,名字我一时忘记了。”龙藏 上人道:“这就对了。那军官叫做秦襄,他的祖父便是本朝的开国元勋秦叔宝。我认得他这 匹坐骑。这人虽是军官,却爱结交风尘豪侠,当年我到京师化缘,就曾蒙他款待过的。”韩 芷芬笑道:“如此说来,这匹马我只能暂时用它,日后还得设法将它交回原主了。”
  辛天雄沉吟半晌,说道:“马倒是小事,我听说这秦襄是随朝廷的使者到范阳去的,如 今安禄山却要追捕他,大局定然有变。”当下派出两路探子,一路去探范阳的军情,一路去 探龙眠谷的动静。
  铁摩勒留在山寨养伤,辛天雄等人为了防备王家前来报复,每日只能抽出些少时间,来 看铁摩勒一两次,韩芷芬却几乎整天都陪着他,两人谈论武功,各述见闻,倒是毫不寂寞。
  过了四五天,铁摩勒的伤已痊愈,受损的肌肉已复生,辛天雄所派出的两路探子亦已先 后回来。安禄山果然已经起兵造反,以诛杨国忠为名,率所部步骑十五万,号称二十万大 军,南下进攻长安。龙眠谷亦在忙碌备战,王伯通已发出绿林箭,命令归顺地的各处山寨起 兵。
  铁摩勒怕大战一起,道路断绝,伤好之后,便即辞行。辛天雄不便再留,当下设宴饯 行,席间殷殷嘱托,请铁摩勒在南霁云跟前代为致意,若有所需,金鸡岭愿从差遣。
  韩芷芬也与他们同席,临行之时,铁摩勒颇有惜别之感,韩芷芬却言笑自如,好像并不 把这场别离当作一回事。
  辛天雄送了他一匹好马,铁摩勒走了一程,不知怎的,脑子里尽是盘旋着两个少女的影 子,一个是王燕羽,一个是韩芷芬。心中想道:“王燕羽对我好像依依不舍,芷芬怎的却不 肯送我下山?”心念末已,忽听得马铃声响,回头一看,可不正是韩芷芬策马赶来!正是:
  谁道红妆情意薄,飞骑原是为郎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1我在幼儿园玩独木桥呢,好好玩哦
三字经81
24 涤亲溺器    黄庭坚,  北宋分宁(今江西修水)人,著名诗人、书法家。虽身居高位,侍奉母亲却竭尽孝诚,每天晚上,都亲自为母亲洗涤溺器(便桶),没有一天忘记儿子应尽的职责
印度美艳阉人的神秘生活4
07 戏彩娱亲    老莱子,  春秋时期楚国隐士,为躲避世乱,自耕于蒙山南麓。他孝顺父母,尽拣美味供奉双亲,70岁尚不言老,常穿着五色彩衣,手持拨浪鼓如小孩子般戏耍,以博父母开怀。一次为双亲送水,进屋时跌了一跤,他怕父母伤心,索性躺在地上学小孩子哭,二老大笑。
中国历史上最惊心动魄的一场三角恋
从军行
韦后母女毒死唐中宗是千古冤案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