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大唐游侠传 >> 第十七回 难分爱很情惆怅 说到恩仇意惘然

第十七回 难分爱很情惆怅 说到恩仇意惘然

时间:2013/9/22 21:24:37  点击:2899 次
  铁摩勒不比秦襄,他身上没有披甲,脚上穿的只是一对麻鞋,因此受到挠钩的威胁更 大。王龙客挥扇急攻,蓦然间使出杀手,一招“毒蛇吐信”,疾点他的“志堂穴”,铁摩勒 的长剑给王燕羽架住,这一招除了侧身闪避之外,别无他法。
  那队女兵久经训练,铁摩勒的身形方动,她们的挠钩早已伸出,正是铁摩勒所闪避的方 向,这一下等于送上去挨钩,铁摩勒的腿肚、足跟、脚背登时都受了伤,一片片的皮肉被挠 钩撕去,血流如注!
  王龙客一声狞笑,喝道:“看你还狠?”铁扇一合,猛的就向铁摩勒天灵盖打下,铁摩 勒这时正是摇摇欲倒,哪里还能抵挡?这一扇若然打实,怕不脑浆进流。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之间,王燕羽忽地横剑一封,咣的一声,将她哥哥的折铁扇格 开,叫道:“杀不得!”
  王龙客征了一怔,问道:“怎么杀不得?”王燕羽出手点了铁摩勒的穴道,唤过侍女, 将他缚了,笑道:“哥哥,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试想想,这小贼学成了武艺归 来,所图何事?”王龙客道:“那当然是要向咱们报仇,并且要抢回他的飞虎山了。”王燕 羽道:“看呀!他一个人哪能干得这样大事?想那窦家,将近百年的基业,正如百足之虫, 死而不僵,忠心于他家的旧部,不过是畏惧咱们的声势,又没人带头,所以不敢蠢动罢了。 现在铁摩勒回来,定然早有布置,说不定他和他义父的旧部,都已联络好了,咱们怎可以不 问问他的口供,就把他杀了?”
  王龙客笑道:“对,到底是你的心思比我周密得多,我恼他这样凶横,一时气糊涂 了。”顿了一顿,又沉吟道:“但这小贼倔强得很,只怕问不出他的口供。”王燕羽道: “带他回龙眠谷会慢慢折磨他,问不出也得试试。”王龙客道:“好,我依你便是。擒他 去,让爹爹处置,也好叫他老人家欢喜。”
  说话之间,只见前面尘头大起,一队骑兵疾驰而来,为首的军官远远就叫道:“是王少 寨主吗?”
  王龙容应道:“正是。啊,张统领,你亲自来啦!”原来这个军官,正是安禄山帐下的 高手,现居骑兵统领之职的张忠志。
  张忠志勒住坐骑,问道:“你们没有碰见秦襄么?”王龙客满面通红,讷讷说道:“给 他走了。”
  原来监视朝廷使者的武士,一发现秦襄逃走,便立即用飞鸽传书,通知王伯通派人拦 截,王龙客兄妹正是奉命来捉秦襄的。
  张忠志道:“去了多久?”王龙客道:“已去了多时了。”王燕羽道:“本来我已快要 将他拿下,不料碰到了另一伙敌人,混战中被他乘机逃去。现在我们已累得人仰马翻,要赶 也赶不上了。”言下之意,若要追捕,乃可自便,恕难相助。
  张忠志甚不高兴,但一来王家并非安禄山的下属,安禄山造反还要借重于他。二来他深 知秦襄武艺高强,在大内三大高手之中,又以他为首,自己去追,只有送死。因此只好自打 圆场,说道:“反正我们安大帅已准备就绪,指日就要进取京师,也不怕他去报告军情。安 大帅连日正在召见各方将士、各路英雄,王少寨主就和卑职同回范阳如何?”
  王龙客踌躇未答,王燕羽已抢着说道:“这样正好,爹爹他不方便在范阳露面,哥哥。 你就去吧。这个小贼,有我押解,你尽可放心。”
  王龙客只好答允,叮嘱妹妹道:“如此,你一路小心了。这小贼,我恨他不过,要杀他 等我回来再杀。”当下,两兄妹各率属下,分道扬镳,王龙客随张忠志往范阳,王燕羽押解 铁摩勒回龙眠谷。
  王燕羽吩咐女兵,将铁摩勒反缚马上,马背上加厚锦垫,又替他扎了伤口。铁摩勒已被 点了穴道,不能动弹,也不能言语,只好任凭她们摆布。
  这时已是日头过午,王燕羽怕铁摩勒受到颠簸,叫女兵策马缓缓而行,到了黄昏时分, 才不过走了三四十里,离龙眠谷大约还有五十里左右,她手下的兵头目前来请问,要不要赶 夜路,王燕羽笑道:“你不累我也累了。又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不过押解一个小贼罢了, 何须赶路?”女兵们正是求之不得,当下就在草原上搭起三座帐幕。王燕羽和她的贴身侍女 一座,其他女兵一座,铁摩勒独自一座,这都是依照王燕羽的命令的。
  铁摩勒遍体鳞伤,独自躺在帐幕里又饿又痛,正自愤火中烧,忽见帐篷开处,王燕羽笑 盈盈地走了进来,剔亮了帐中的红烛,笑道:“铁少寨主,还倔强吗?”伸手解开铁摩勒的 穴道。铁摩勒沉声喝道:“你要杀便杀,我铁摩勒决不受辱!”
  王燕羽笑道:“谁要杀你?谁要辱你?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是来给你治 伤的!”正待替他解开绷带,铁摩勒突然横肱一撞,喝道:“去你的!我,我……”骂声忽 地中断,原来这一撞正撞中她的酥胸,铁摩勒不好意思,连忙缩手,也就骂不下去了。
  铁摩勒在重伤之后,且又饿得已经发软了,这一撞,当然不能造成什么伤害,王燕羽呆 了一呆,满面通红,骂道:“你是一头牛么?这么蛮不讲理!是牛也知道人家对它好是不 好,哼,哼,哼,你,你,你,你这冤家!”一指戳他的额角!
  铁摩勒道:“我不要你这猫哭老鼠的假慈悲,你就是给我治了伤,我也不领你的情。” 虽然仍是在骂,口气已经缓和了许多,也不再挣扎、打人了。
  王燕羽解开绷带,叹口气道:“你这不讲理的小蛮子,我本待不管你,你却伤得这样厉 害!啊呀,呀!我,我是不忍见你受苦!”
  她取出金疮药轻轻替铁摩勒敷上去,凡是绿林人物,金疮药是必备之物,王家的金疮药 更是灵效无比,一敷上,铁摩勒顿觉遍体沁凉,痛苦大减。他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有生以 来,从来未与一个女子这样靠近过,王燕羽给他敷药,肌肤相接,气息相闻,铁摩勒纵想忍 着呼吸,那一缕缕幽香,仍是透入他的鼻管之中,铁摩勒迷迷糊糊的,竟似觉得十分舒服。 他猛地牙根一咬,心道:“铁摩勒呀铁摩勒,你是铁铮铮的男子汉,你怎可忘了杀义父之 仇!”这一发劲,他身下的木板,登时格格作响。
  王燕羽皱了皱眉,道:“好端端的怎么又发脾气了?摩勒,你为何这样恨我?”铁摩勒 怒道:“你这是明知故问。哼,哼,我劝你还是把我杀了的好,要不然,我有三寸气在,定 要报仇!”王燕羽道:“就算是我杀了你的义父,那也不是你生身之父啊,绿林中斫斫杀 杀。还不是平常得很么?”铁摩勒大怒道:“你看得平常,我却是铭心刻骨,深记此仇!”
  王燕羽笑道:“好,就算你要报仇,你也总得保重自己的身子呀。你饿了一整天了,是 不是?不吃点东西,哪来的气力报仇?”
  铁摩勒给她弄得啼笑皆非,只见一个丫鬟走了进来,端着一碗茶水,说道:“铁少寨 主,你趁热喝了吧。”
  铁摩勒道:“这是什么?”王燕羽笑道:“这是毒药,你敢不敢喝?”铁摩勒道:“我 怕什么!”仰着脖子,一口气就喝下去,只觉入口甘凉,喝了之后,精神陡振,原来是一碗 上好的参汤。
  那丫鬟笑道:“小姐,你倒真会劝人吃药!”端了空碗退下。铁摩勒道:“你别得意, 不管你施什么恩惠,我们之间的怨仇,总是无法消除!”
  王燕羽道:“我本来不想辩解,但你这样仇恨我,我却也不得不说几句。大破飞虎山那 年,我只是十四岁。我只知道你的义父是个恃强凌弱的绿林霸王,我父亲叫我杀他,我当时 并不觉得这是一件错事。”其实她现在也不认为是做错了,不过,当着铁摩勒的面,这一句 却没有说出来。
  铁摩勒心中一动,想道:“不错,那时候她只是个还未很懂人事的小姑娘,罪魁祸首是 她的父亲,是帮王伯通为恶的空空儿!”恨意稍稍减了两分,但一转念间,却又想道:“不 管她当时懂事也好,不懂事也好,她总是亲手杀了我义父的仇人,我怎么可以原谅于她?”
  王燕羽聪明之极,早已从他神色之中看出他心情的变化,笑说道:“铁少寨主,你现在 好了点么?”铁摩勒受伤虽重,只是皮肉之伤,这时只是气力还未使得出来,精神已恢复了 四五分了。他心里也多少有点感激,口头仍是很强硬地说道:“好与不好,与你何干?我不 要你献假殷勤!”
  王燕羽噗嗤笑道:“谁向你献殷勤啊?你以为我想留你这臭小子当宝贝么?你知我问你 这话是什么意思?”铁摩勒怔了一怔、重复她的话道:“什么意思?”
  王燕羽笑道:“你好了,我就要撵你走了!”铁摩勒大出意外,叫道:“什么,你让我 走?”王燕羽道:“是呀,你不是要报仇么?我不让你走,你怎能报仇?我是怕你说我怕你 报仇,所以才要放你走呀!好啦,你试活动活动筋骨看看,能不能骑马?秦襄那匹黄骠马我 们已给它治好伤了,这是一匹好坐骑,我可以转送给你。你要走就快走!要不然,到了龙眠 谷,可就由不得我做主啦。”
  铁摩勒情知她是随口捏个理由,好放自己逃走,心下踌躇,不知如何是好。只见王燕羽 已把他的兵刃和背包送了过来,说道:“你的东西都在这里了,这一包肉脯,是给你在路上 吃的。”
  铁摩勒咬了咬牙,接了过来,说道:“你将来若是落在我的手中,我也饶你一次不 死。”王燕羽笑道:“第二次就不饶了?好呀,那我可真的要小心,不可落在你的手中 了。”
  王燕羽牵着他的手,揭开帐
 

 
分享到:
多尔衮
魏忠贤
春晓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包养男人的皇太后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4
揭秘古代妓女如何过春节
40年不近女色的中国唯一和尚皇帝
新版水浒传中的扈三娘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