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大唐游侠传 >> 第十一回 神弹宝剑逢强敌 血雨腥风起绿林

第十一回 神弹宝剑逢强敌 血雨腥风起绿林

时间:2013/9/22 17:28:25  点击:2406 次
  主意已定,各自回房歇息。段珪璋夫妇虽然心里愁烦,但为了要应付强敌,只好暂且抛 开忧虑,回到房里,便静坐运功,养足精神,准备明日的决战。
  第二日一早起来,大家都怀着紧张的心情,等待王伯通和精精儿前来赴约,直等到中午 时分,尚未有消息。大家正在议论纷纷,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忽听得呜、呜、呜的三声响 箭,那是绿林中的挑战讯号,果然响箭过后,便有一个头目进来报道:“精精儿请几位寨主 山前打话!”
  窦家五虎执起兵器,立即便冲出去,段珪璋、南霁云等人是客,跟在后头,到得山前的 那一片大草场,但见草场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瘦削的貌似猢狲的汉子!铁摩勒对段珪璋悄声 说道:“这便是精精儿!”
  这次约会,是王伯通与窦令侃说好了来讨他的回复的,或战或降,就要在这次会面决 定。所以这约会虽然是精精儿与王伯通联同出名,但主体还是王伯通。窦令侃见只有精精儿 到来,不觉一怔,他以为王伯通已知道了自己请到了段珪璋,最少也会带几个大头目前来赴 会,哪知仍然是只有精精儿一人,相形之下,自己这边就显得过份紧张了!
  窦令侃按下怒气,上前问道:“王寨主呢?”精精儿笑道:“你的降表写好了没有?写 好了就交给我带回去,王寨主收了你的降表,自会前来!”
  窦令侃勃然大怒,但他是绿林领袖的身分,盛怒之下,反而纵声笑道:“现在就说这 话,不是太早了么?好,王寨王既然未来,我与他两家的事情暂且不提,这里有位朋友,先 要和你算一笔帐。”
  段珪璋大步向前,面对着精精儿冷冷说道:“昨晚之事,是否你的师兄所为?”精精儿 笑道:“什么事啊?”段珪璋“哼”了一声道:“你不怕说出来丢脸么?你们若要伸量段 某,段某一准奉陪,何必要劫走我刚满月的婴儿,这算是哪门子的好汉行径?”
  精精儿哈哈笑道:“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呀?不错,那是我师兄所为!我师兄是爱惜你 的声名,不想你身败名裂。一番好意,才屡次劝告你,谁叫你不听他的话?”
  段珪璋“呸”了一口道:“这样的‘好意’,恐怕只有不要脸的下三流人物才说得出 口。好,闲话少说,叫你师兄来吧!”
  精精儿沉声说道:“你再骂我的师兄,我就要对你不客气了!你莫以为你有个‘大侠’ 的名头,我师兄却还未曾把你放在眼下呢!你要会我的师兄还早一点,先会会我这口剑吧! 怎么样,是你一个人上呢?还是你们都一齐上?”这话说了,只听得唰、唰两声,段珪璋和 精精儿的宝剑都已拔了出来!
  段珪璋冷冷说道:“你们劫走的是我的孩子,与他们无关。你们师兄弟既然是冲着段某 一人而来,段某敢不舍命奉陪?不管是你一人或是和你师兄同来,都由段某一人领教便 是。”精精儿哈哈笑道:“好大的口气,果然不愧有大侠之称。但这孩子不只是你一个人的 吧,我也还想领教领教尊夫人的神弹绝技呢!”窦线娘亢声说道:“我弹弓不打无名之辈, 你赢得了我丈夫的这口剑再说!”高手比斗,争的是个面子,但窦线娘这口气在冷傲之中却 实是软了几分。
  精精儿一声长啸,弹剑笑道:“好,那咱们就来比划比划吧!段大侠,你是半个主人的 身份,客不僭主,请赐招!”
  段珪璋虽然痛恨他们行事卑鄙,但为了保持大侠的身份,仍然虚晃一剑,让他半招。精 精儿喝道:“好呀,你是存心看不起我么?”说时迟,那时快,长剑一起,闪电般的便向段 珪璋刺来,这一剑来得凌厉之极,而且是脚踏中宫,平胸刺到。武学有云:“刀走白,剑走 黑”,即是说剑势采的多是偏锋,而今精精儿第一剑就从正面攻来,不依剑术的常理,显然 是存心蔑视。
  段珪璋大怒,身形纹丝不动,陡然间剑把一翻,一招“金鹏展翼”,斜削出去,这一招 拿捏时候,恰到好处,精精儿的剑尖堪堪刺到,招数稍嫌用老,劲道已减了几分。而段珪璋 则是养精蓄锐,剑招初发,正合兵法上“避其朝锐,击其暮归”的道理。观战的窦家兄弟和 南霁云等人,都是武学的大行家,见段珪璋第一招就使得如此妙到毫巅,禁不住便轰然喝起 彩来。
  喝彩声中,但听得“嚓”的一声,火花四溅,精精儿腾身跃起,借段珪璋这一剑反弹之 力,来势更疾,凌空击下,迁刺段珪璋背心的“风府穴”,段珪璋反剑一圈,又是“嚓”的 一声,精精儿身形落地,斜窜三步,段珪璋收势不住,也不由自己打了两个盘旋。
  双方使的都是最上乘的剑法;虽然仅仅两招,却已曲尽攻守之妙,哪方稍有不慎,便要 血染黄砂,当真是惊险绝伦,喝彩声登时都静止了。
  精精儿赞道:“段大侠果然名不虚传!”段珪璋却暗暗叫声“惭愧”!他通晓各派剑 法,却看不出精精儿的剑术渊源。
  精精儿一言甫毕,举剑又攻,这时彼此都已知道对方是个劲敌,谁都不敢再存半点轻敌 之心。精精儿那柄剑黑黝黝的毫不起眼,而且刃口似乎甚钝,看来就似一片铁片一般,但以 段珪璋的宝剑,他竟然硬接了几下,剑身上仍是毫无伤痕。
  精精儿杀得性起,运剑如风,剑剑指向段珪璋的要害穴道,在场观战的都是武学行家, 但这样精妙的剑术几曾见过?南霁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想道:“难道他竟然得了失传的 袁公剑术么?”袁公是战国时代的剑术名家,相传是一个老猿的化身,故名袁公,这当然是 个神话,但由此也可知道他的剑术以轻灵矫捷见长;南霁云曾听得师父讲过,说是用剑刺穴 之法,始于袁公,代远年湮,久已失传,到了本朝初年,武林怪杰虬髯客苦心钻研,重擅此 技,可以在一招之内,刺敌人三处穴道,因而名震天下。但据传袁公剑法,却可以在一招之 内,同时刺敌人九处大穴,因此若拿虬髯客比之古代的袁公,仍不过是小巫之与大巫。现在 南霁云全神注视,见精精儿的刺穴剑术,已可以在一招之内,连袭段珪璋的七处穴道,虽未 达到袁公剑术的最高境界,但比之虬髯客却胜得多了。故此以南霁云这样的大侠身份,也不 禁触目惊心!
  段珪璋不愧是久已成名的大侠,精精儿的剑法虽然奇诡绝伦,他仍是丝毫不乱。一个攻 得迅疾,有如天风海雨,迫人而来;一个守得沉稳,有如长堤卧波,不为摇动,但见他顺势 破势,解招还招,当真是剑挟风雷,招招都见功力!
  两人越战越紧,斗到酣处,精精儿展开凌厉异常的招数,进如猿猴窜枝,退若龙蛇疾 走,起如鹰隼飞天,落若猛虎朴地,瞬息之间,四面八方,全是精精儿的剑影!但段珪璋仍 是双足牢牢钉在地上,精精儿连番外击,也攻不进他周围七尺之内,斗了已将近半个时辰, 段珪璋兀是未曾移动一步!
  虽然如此但看来段珪璋乃是处在下风,窦线娘手把弹弓,看得触目惊心,手心淌汗。精 精儿的攻势有如长江大浪,一个接着一个,竟似不知疲倦似的,处此情形,人人都会想象得 到:只要段珪璋的防守稍有隙罅,身上就得平添七个透明的窟窿,而且受伤之处,必然是重 要的穴道方位,饶是他功力更高、也难保全性命了。
  窦令侃沉声说道:“六妹,对付这样的魔头,还和他讲什么武林规矩!”话犹未了,忽 见精精儿使出“俊鹃摩云”的身法,冲天而起,在半空中一个倒翻,头下脚上,向段珪璋冲 来。这一招有如雷电交轰,只要双剑一触,便要优胜劣败,生死立判。窦线娘无暇思量,本 能的将弹弓一曳,三颗金丸已是闪电般的向精精儿射去!
  但听得一声刺耳的啸声;倏然间,满空剑光,全都收敛,窦线娘奔上前去,反手一抄, 将两颗反弹回来的金丸抄在手中。睁眼望时,但见精精儿已似流星陨石般坠下山谷,他穿着 一身黑色衣裳,远远望去,又似一溜黑烟,眨眼之间,便已随风而逝!
  地上有几点淡淡的血渍,段珪璋吁了口气,道声:“惭愧!”缓缓插剑归鞘。
  原来刚才正在他们双剑相交的时候,窦线娘的三颗金丸射到,金丸沉重,窦线娘又是用 尽浑身气力,弓如满月,弹似满星,劲力当然要比那晚撤出的梅花针强得多。本来以精精儿 的本领,窦线娘的神弹绝技,虽然厉害,他还可以抵挡得住,但在那一瞬间,他正在与段珪 璋全力相搏,可就有点难于照顾了。
  饶是如此,精精儿仍然将两颗金丸反弹回去,第三颗金九正打中他的剑脊,高手比剑, 相差毫厘,他的剑稍稍一震,剑尖便歪,贴肋而过,没有刺中段珪璋的穴道,而段珪璋那一 剑却把他伤了。
  众人目睹这惊心动魄的一幕,精精儿的影子已消失了,他们还未曾透过气来。过了好一 会,铁摩勒方始大叫一声:“妙呵!”接着众人才轰然喝起彩来!
  窦令侃上前致贺,喜不自胜,段珪璋却是没精打采,毫无胜利后应有的欢欣。要知他自 从出道以来,这次还是第一次要人相助,方能打退强敌,自觉胜得并非光采,何况精精儿在 受伤之后,自己仍然不能够追上他,因此心中只觉惭愧。
  窦令符笑道:“妹丈这次伤了精精儿,咱们也出了口乌气!只可惜还是让地逃了。”
  窦线娘叹了口气,道:“这一仗虽然打赢了,但他逃得无影无踪,却去问谁要回我的孩 子?”
  窦令侃道:“六妹放心,除非空空儿与王伯通甘心认输,否则他们总不能缩头不出。咱 们且先回去喝庆功酒去!”
  寨里的头目得知消息,早已在大厅上摆开庆功宴。筵席间窦令侃哈哈笑道:“十年不 见,珪璋,你的剑法越发精妙了。空空儿虽然比他的师弟高明,也定然不是你们夫妻的对 手!”铁摩勒担忧道:“那空空儿几次三番对姑丈恐吓,想迫他下山,看来也是有自知之 明,怕不是姑丈的对手。我就担心他不敢再来呢!”窦令侃是给段珪璋壮胆,铁摩勒却是真 心为他担忧,怕空空儿不来,难以讨回孩子。段珪璋摇了摇头,道:“摩勒,你岂能这样小 视敌人!”话犹未了,忽听得窦令侃失声叫道:“咦,这是什么?”
  众人随着他的目光注视,只见正中的横梁吊着一小匣子,窦令策扬手一柄飞刀将绳索割 断,窦令侃将那个小匣子接到手中。他是黑道上的大行家,一触手便知里面并无机关、暗 器,当下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大红帖子。窦线娘坐在她哥哥的侧边,看得分明,失声叫 道:“这是空空儿的拜帖!”
  窦家五虎面面相觑,尽都呆了!在这白日青天,又是众目睽睽之下,空空儿将拜匣吊在 他们头顶上的横梁上,竟然无人发觉!若非目睹,当真是难以相信!
  过了半晌,窦令侃心神稍定,方始大声喝道:“既已前来,为何不敢露面?鬼鬼祟祟, 躲躲藏藏,算哪门子好汉?”
  话犹未了,只听得一阵狂笑的声音,笑声中但见一条黑影,已是疾如飞鸟般地落在筵 前,朗声说道:“我早已来了,你们都是瞎了眼睛的么?”
  这一瞬间,但听得咣啷啷、哗啦啦一片声响,席上诸人不约而同的都站了起来,亮出兵 器。除了段珪璋,南霁云二人沉得住气之外,其他的人,或多或少,都不免有些慌张,把桌 子上的杯盘碗盏都碰翻了。
  空空儿哈哈笑道:“怎么,我一来你们就想群殴了么?”
  这几年来,空空儿名震江湖,但席上群豪,却是直到如今,方始见到他的本来面目。只 见他身材不满五尺,相貌十分特别,一副“孩儿脸”,活像一个大头娃娃,说话之时,手舞 足蹈,狂傲之气迫人!
  段珪璋越众而出,冷冷说道:“枉你有这副身手,干的却是江湖宵小所为,武功再高, 又有什么可做?”
  空空儿冷笑道:“你枉有大侠的名头,如不分皂白的来替绿林大盗争权夺利,这又有什 么可傲?”
  段珪璋怔了一怔,窦令侃大怒道:“那王伯通不也是绿林大盗么?他也不见得比我好到 哪里去,你又为什么充当他的打手?”
  空空儿笑道:“一来我不是什么大侠,王伯通与我有交情,我就帮他;二来嘛,说到在 绿林中的横行霸道,那王伯通却还逊你一筹。沙家庄的案子是你做的不是?你黑吃黑也还罢 了,却为何将沙家父子斩尽杀绝?凤鸣岗劫掠药材商人的案子是你做的不是,那年流行瘟 疫,你劫了药材,却用来囤积居奇,害死了多少人,你知道不?要不要我将你的所作所为一 件件抖出来?要不然,为了公平起见,你说王家一件坏事,我也说你们窦家一件坏事,就让 这位段大侠来评评理,你们两家准做的坏事多,如何?”
  王、窦两家同是绿林“世家”,但这几十年来,窦家的势力大盛,远远压倒王家,因此 若然论到所做的坏事,那当然也是窦家多了。这些坏事,在绿林中人看来,实在算不得什 么,即以空空儿所举的两件事例来说,窦令侃只是对同道中的敌人斩尽杀绝,并未伤及寻常 客商,那已经算是好的了。可是在段珪璋听来,却不禁出了一身冷汗。要知他当年和窦线娘 结婚之后,不久便逃出窦家寨,一去十年,不肯与窦家再通音讯,便是因为他不甘随波逐 流,在绿林厮混的缘故。而他对窦家的所作所为,也仅是知而不详,故此听了空空儿数说窦 家的罪恶,心头不禁惶恐起来,暗自想道:“我来趁这趟浑水,当真是糊涂了!”
  “砰”的一声,窦令侃拍案骂道:“干我们这一行的,哪有不伤人劫物之理?就算我用 劫来的药材求些微利,那也是以性命搏来的!你这小子不懂黑道规矩,少来说话!”
  窦令符也骂道:“那王家与安禄山的手下勾结,借官府之力,伤残同道,更是下流!你 若是要评理的话,咱们也可以按照黑道的规矩,邀齐绿林中有头面的人物来评评!”
  空空儿笑道:“我才没有那么多工夫!”
  窦令侃兄弟同声喝道:“那就废话少说,照咱们绿林的现矩办事,胜者为强!”
  空空儿侧目斜睨,冷冷说道:“段大侠,你不是黑道中人,你又怎么说?”
  窦家兄弟和窦线娘的眼光全都望着他,段珪璋踌橱片刻,缓缓说道:“绿林的纷争我不 管,你夺了我的孩子,欺负到我的头上来,我是非和你一战不可!”
  空空儿哈哈笑道:“我正是要你这句话!我知道你倘非与我一战,也难以在亲戚面前交 代。”话声一顿,接着正容说道:“好吧,那么咱们就一言为定,你若输了给我,从今之 后,就再也不许管王、窦二家的事情,我若输了给你,也是一样。比剑之后,不管胜败,我 都把你的孩子送还,这个办法,总算公平合理了吧?你意如何?”
  原来空空儿、王伯通之所以要追段珪璋退出纷争,倒不是为了怕他一人,而是因为他相 识满天下,怕他帮助窦家到底,广邀高手,那牵连就大了。
  段珪璋一听,正合心意,双眉一轩,立即朗声说道:“依你之言便是!请亮剑吧,咱们 就在这里一决雌雄!”
  空空儿道:“且慢!”转过头来,面向窦令侃说道:“我和段大侠是按武林规矩办事。 你呢,咱们该按你绿林的规矩办事了吧?”
  窦令侃冷冷说道:“只你一人在场,教我与谁说去?”言下之意,即是说愿意按照规矩 办事,但必须王伯通才行。要知空空儿的名气虽然已经盖过了王伯通,但他与窦令侃乃是对 等身份,这身份却是空空儿不能替代的。窦令佩为了保持他绿林领袖的尊严,自是非与王伯 通当面打交道不可。
  空空儿道:“这个容易!”忽地一声长啸,啸声未毕,只听得一个宏亮的声音从外面送 进来道:“燕山王伯通拜会窦家寨主!”原来王伯通早已与空空儿约定,只待空空儿与窦令 侃讲好后发出讯号,他便现身,他把时间算得很准,这时刚好到了大寨门前。
  窦令侃面色微变,立即朗声说道:“打开大寨正门,请王寨主进来,休得失礼!”
  片刻,只见一个年近六旬、满面红光的老者,携着一个少女,在众人注视之下,走了进 来。那少女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一对黑溜溜的眼睛左顾右盼,好像感到非常好玩的神气! 一见空空儿便嚷道:“叔叔,你们还未曾比剑吗?”
  空空儿笑道:“就等着你爹呢。怎么是你来了?你的哥哥呢?”那少女道:“我特地来 瞧热闹呢!我哥哥另有客人,这眼福他只好让给我享了。”
  南霁云心中一动,他已经知道了那日截劫驴车的那个黄衣少年乃是王伯通的儿子,心中 想道:“那小子接什么客人,莫非是夏凌霜么?”夏凌霜那日对黄衣少年的神气颇为异样, 南霁云瞧在心中,一直为此事感到不快,这时听了王伯通女儿的说话,胡乱猜疑,更觉心头 烦乱,连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道理,好不容易才将这烦乱的情绪按捺下去,暗地自嘲:“他 的客人是不是夏姑娘,又干你什么事了?”
  王伯通道:“燕儿,你怎的这样放肆,还不快与窦家伯伯见过礼。这个小妞儿,都是我 把她宠坏了,窦大哥休得见笑。”
  窦令侃哈哈笑道:“咱们哥儿俩还讲这个客套吗?还是来谈谈今日的这桩交易吧。”
  王伯通道:“你们不是讲好了吗?依绿林的规矩便是,我没有二话。”
  窦令侃像背书似地念道:“胜者称雄,死伤不究。败者退出绿林,部属另归新主,如有 不愿者,亦可自行散去,但不得再作黑道营生!”
  王伯通道:“对,这些规矩,你记得非常清楚,就这样办!不过,窦大哥呀,我为你着 想,可想奉劝你一句。”窦令侃道:“王大哥有何金玉良言,小弟洗耳恭听!”这两个盗魁 称兄道弟,若是不知底细的人,看到他们现在的模样,哪想得到他们乃是生死世仇,而且片 刻之后,就要展开你死我活的恶战!
  王伯通笑道:“照这黑道的行规办事,干脆得很,只是我怕你却不免吃亏,咱们哥儿俩 到底是有几十年交情的了,一旦失了对手,我也会觉得难过的啊!为你着想,不如就此金盆 洗手,立下一张凭照给我如何?”
  这话的意思即是劝窦令佩向他呈递降表,从此永远退出绿林,免得送命。窦令侃怒极气 极,反而哈哈大笑道:“多谢王大哥的关注,小弟也正是想这样奉劝王大哥。大哥远道而 来,要是在小寨里吃了亏,有什么三长两短,小弟也是难过的啊!”
  因为照这规矩:“胜者称雄,死伤不究”。在双方都有人助阵的形势下,窦令侃却是占 了地主之利。这话等于明说窦家将尽全力和他们一拼;而王伯通这方,连他的小女儿在内, 也不过三个人。
  王伯通微笑道:“既然窦兄执意不从,小弟只好奉陪了。好啦,彼此想开一点,死生由 命,大家都不必难过啦!好,好,咱们且先看这一场百年难遇的比剑!”
  空空儿招手道:“段大侠,他们已把话说清楚了,现在是咱们的事了。不过,刚才有一 句话还未说到,久仰段夫人是女中豪杰,不知可也肯依照武林规矩,一并赐教么?”言内之 意,即是向段珪璋夫妇挑战,要是他胜了的话,窦线娘也不能管她母家的事情。
  段珪璋眉头一皱,随即望着他的妻子,沉声说道:“也好,要是我不成了,你再来 吧!”段珪璋知道空空儿的本领远胜他的师弟,单凭自己这口宝剑,九成落败,他也知道自 己若然落败,窦线娘断无坐视之理,因此不如把话说明了,夫妻联手合斗,更漂亮一些。窦 线娘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空空儿道:“段大侠,刚才你和我师弟过招,起手一式,曾让我师弟半招,现在我得请 你先行赐招了。”段珪璋心中一凛,这才知道,在他和精精儿动手的时候,空空儿早已在旁 窥伺。
  “唰”的一声,段珪璋宝剑出鞘,朗声说道:“请亮兵刃!”
  空空儿双手空空,随身也未配戴兵刃,段珪璋听他一来就提出要比剑,以为他用的是可 以作腰带的软剑之类,哪知空空儿却淡淡说道:“段大侠,不必客气,这一招是由你先行出 手,但请赐教便是。”
  段珪璋怒道:“你要凭空手对我的宝剑么?段某纵然无能,也决不能如此与你动手。” 空空儿笑道:“不敢,不敢!段大侠尽管出剑。”
  段珪璋怒气暗生,心中想道:“我倒要瞧你拔剑的身手。”立即一招“玄乌划砂”,向 空空儿当胸划去!
  这一招当真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但见白光一闪,剑尖已划到胸前!纵算空空儿有软 剑之类的兵刃,亦已来不及解下防御,在场的都是武学行家,见段珪璋一出手就是如此凌厉 迅速的剑招,都不自禁的为空空儿捏了一把冷汗。
  众人心念未已,就在电光石火的刹那间,只听得空空儿一声笑道:“礼尚往来,现在我 可还招了!”笑声未了,但见他右掌一翻,一道蓝艳艳的光华,已是电射而出,“嚓”的一 声,火花四溅,段珪璋身形一晃,接连退了三步!
  原来空空儿用的竟是一把短到出人意外的短剑,仅有七寸来长,比普通的匕首还要略短 几分,这柄短剑,他早已笼在袖中。
  这柄短剑蓝光湛然,锋利之极,交手一招,段珪璋的宝剑非但削不断它,反而给他在剑 脊上划了一道淡淡的伤痕,不由得心中大骇!
  说时迟,那时快,空空儿的“还招”二字出口,段珪璋立足未稳,空空儿已是如影随形 地扑了过来。段珪璋也真了得。身形向后一仰,“嗖”的一声,那柄短剑在他面上掠过,段 珪璋也即还了一招“李广射石”,挽剑刺他的手腕!
  空空儿赞道:“临危不乱,果然不愧大侠之称!”一侧身,从段圭漳的剑下窜出,反手 便刺他胁下的愈气穴。段珪璋连遇险招,几乎透不过气来,迫得又退了三步,但他虽然连连 后退,步法剑法,依然不乱!
  武学有云:“一寸短,一寸险。”空空儿以匕首般的短剑进招,竞似近身肉搏一般,但 见剑光飘瞥,虎虎风生,短剑所指,处处都是段珪璋的要害!旁观诸人中武功最高的南霁云 也看得汗流心跳,心中想道:“要不是段大哥有这份沉着镇定的功夫,只怕早已落败了!”
  段珪璋斗精精儿的时候,半个时辰,未曾移动一步,如今斗空空儿,只不过十来招,却 已显得只有招架的份儿,腾挪闪展,左趋右闪,兀是摆不脱那柄短剑的近身攻击,两个人就 似缠在一起的,空空儿的那柄短剑,在他身前身后,身左身有,穿来插去!窦线娘见不是 路,急忙发出暗器。
  窦线娘的暗器功夫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双手齐扬,右手发出了七枚金丸,左手撤出 了一把梅花针,七枚金丸袭向空空儿的七处大穴,梅花针则射向他面上的双睛,因为距离甚 近,梅花针的份量极轻,与金丸一同发出,无声无息,更难防备。刚才窦线娘只用三枚金丸 就打伤了精精儿,她料想空空儿的本领,纵然强过师弟一倍,至多也只能避开那七枚金丸, 这一把梅花计定然可以把他的眼睛射瞎!
  空空儿叫道:“好个暗器功夫!”身形一转,蓝光疾闪,但听得叮叮咣咣之声不绝于 耳,接着是一片“哎哟,哎哟!”的叫声,那七枚金丸流星陨石般的飞向四方,窦令侃舞起 一面金牌,将飞到他面前的金丸碰落,窦令符、窦令策在他左右,没有受伤,但他的五弟窦 令湛却给金丸打中了腔骨,还有两个大头目伤得更惨,给金丸打破了头颅。
  空空儿短剑一挥,笑道:“梅花针也还给你吧!”但见他的剑尖上银光灿烂,结成了一 个丸形的小球,配上他那短剑本身发出的蓝色光华,更为悦目。原来那一把无影无形,逢隙 即入的梅花针,竞然一支不剩,都给他吸在剑尖上,竟如磁石吸铁一般。空空儿短剑一挥, 但听得哗啦声响,剑尖上的小圆球化成碎粉,有如满空飘落的雪花!
  窦线娘骇然失色,只听得空空儿又叫道:“段夫人,你的暗器功夫已经见识过了,还有 游身八卦刀法,亦请不吝赐教。”他口中说话,手底却是毫不放松,就在说话之间,已接连 攻出了六七招凌厉之极的剑招,把段珪璋又迫退了三步!
  窦线娘叫道:“好,我夫妻与你拼了!”抽出两把柳叶弯刀,一长一短,立即向空空儿 攻去!
  窦线娘自小得她父亲疼爱,全副本领几乎都传了给她,这游身八卦刀法,便是窦家的家 传绝技之一。
  但见她双刀一展,霍霍风生,刀光如练,登时将空空儿圈在当中,她随着空空儿游身疾 走,当真是只见刀光,不见人影,只要空空儿稍有疏漏,她就要在他身上戳个透明的窟窿, 以报爱子被抢之辱。
  段珪璋见妻子来援,精神陡振,宝剑一挥,剑光暴长,有如洪波溃堤,也立即反攻出 去。空空儿在他夫妻夹击之下,攻势顿然受挫,只得回剑防身。不过段珪璋身受的压力虽然 减轻,但心头却更为沉重,不由得暗暗叫了一声:“惭愧。”
  窦令侃见他们夫妻已经稳住阵脚,正自宽心,猛听得空空儿一声长啸,陡然间,但见剑 气纵横,白刃耀眼,到处都是空空儿的影子,竞似化身千百,从四面八方攻来,登时反客为 主,把段珪璋夫妇圈在当中。原来空空儿聪明绝顶,他竟然在不到一往香的时刻,便把窦线 娘那套刀法的精华勘破,立即反守为攻。
  窦线娘的游身八卦刀法,必须以极轻灵迅捷的步法配合,然后才能按着五门八卦方位, 困扰敌人。现在空空儿也按着五门八卦方位与她游斗,而他的轻功则远在窦线娘之上,因此 窦线娘不论走到哪个方位,都给他堵住,他以一敌二,兀是攻多守少,段珪璋在他疾风暴雨 般的攻击之下,剑法也渐渐施展不开。
  这时,旁观人等,除了南霁云和窦令侃之外,根本就分不出何方主攻,何方主守,但见 剑气纵横,幢幢人影,聚义厅内竟似有千军万马追逐一般!人人都感到冷气沁肌,寒风扑 面!
  窦令侃暗自叫声“不妙”,杀机陡起,向兄弟们抛了一个眼色,忽地站了起来,朗声说 道:“王寨主,咱们也凑凑热闹吧!”抡起两面金牌,不待王伯通答话,立即便是一个“雪 花盖顶”,向他当头压下!与此同时,窦令符长臂一伸,也向王伯通的女儿攻去!
  本来今日王、窦两家之会,窦家乃是地主,双方都有助拳的人,若然按照绿林礼节,窦 家应当等到助拳的分出胜负之后,方可以下场动手;但窦令侃已看出了段珪璋夫妇败象毕 露,心中一想,要是让空空儿得胜之后,再行围攻,那定然是凶多吉少,不如抓着时机,以 图侥幸。要知窦家若是一战而败,便要退出绿林,甚至性命不保,窦令侃焉能心甘?因此只 好不顾绿林领袖的身份,先行发难!
  窦令侃自忖武功胜过王伯通,王伯通的女儿,更不在话下。只要将他们父女擒获,空空 儿本领再高,也是无能为力了。
  他们两兄弟同时出手,窦令侃的金牌刚要压下,忽听得窦令符一声惨呼,白光闪处,一 条臂膊已给那少女齐根切下,那少女娇声笑道:“窦伯伯,侄女第一次到你家来,你却这样 款待,不嫌太过份了么?礼尚往来,请恕侄女也放肆了!”声到人到,窦令侃抡起金牌一 挡,只听得一片断金戛玉之声,就在这交手一招的刹那之间,那少女的短剑已在他的金牌上 连刺了十七八下!
  窦令侃是“窦家五虎”之首,身为绿林领袖,本领高强,自是非同小可,但吃那少女一 轮急攻,虽然没有受伤,却也给追得连连后退。窦令符一声怒吼,顾不得包扎伤口,独臂抡 刀,便扑上来!窦令申、窦令策、窦令湛也都亮出了兵器,形成了窦家五虎,围攻王伯通父 女的场面。
  那少女娇声笑道:“我陪窦家几位伯伯耍耍,爹爹,你坐着瞧热闹吧!”短剑一招“指 天划地”,左刺窦令申,右削窦令湛,窦令湛刚才被金丸打伤了股骨,跳跃不灵,被那少女 一剑削去了膝盖,痛上加痛,一声惨呼,仆倒地上。包围圈开了一个缺口,王伯通走了出 去,大马金刀的坐在聚义厅正中,窦令侃日常所坐的那张虎皮交椅上,哈哈笑道:“真是初 生之犊不畏虎,好,为爹的就瞧瞧热闹,燕儿,你可要小心了!”
  段珪璋见窦家五虎不顾体面,闹成了如此局面,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长剑一晃,跳出圈 子,叫道:“空空儿,我认输了。线娘,咱们走吧!”本来以他们夫妇联手之力,最少还可 以与空空儿斗半个时辰,但处此情形,段珪璋哪里还有心情恋战?
  窦线娘心头大震,当真是进退两难,随夫?随兄?一时间踌躇莫决。这一边,她的五个 哥哥,正临到生死的关头;那一边,她的丈夫脚步已踏出了门坎,要是自己不与他同走,十 年的恩爱夫妻,今日便是永决了!
  空空儿哈哈一笑,短剑归鞘,朗声说道:“承让了,三月之内,我在凉州玉树山清风观 相待,贤伉俪随时可以前来,要回孩子!”
  窦线娘有话在先,若然输了,从此不管母家的事,空空儿这话不啻将她提醒,窦线娘是 女中豪杰,这“信义”二字,焉能不顾?这刹那间;虽然有如利箭穿心,但终于还是把两把 柳叶刀收回,跄跄踉踉地出了门口,但感双睛发黑,地转天旋,不敢再看她兄弟一眼,段珪 璋回头一看,见她摇摇欲坠,急忙将她扶住,疾奔下山。
  空空儿笑道:“王大哥,轮到我也来瞧热闹了。哈哈,好,好侄女,好剑法!我看,用 不了十年,她的剑法就要追上我啦!”王伯通道:“兄弟,你太夸奖这黄毛丫头啦,你做叔 叔的,还应该多加指教才是!”空空儿道:“好,就是火候还差一点,哪,这一剑应该稍慢 一些,待敌人攻到,再削他的脉门;哪这一剑又稍为偏右了,喏,快,这一招应用‘星海浮 槎’,可惜了,可惜了!”正是:
  邀来妙手神机客,伏虎降龙谈笑间。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打坐姿势图片2
三字经60
青蛙王子5
聪明人的宝石
揭秘中国历史上九大另类发明
古代丫环如何面对男主人的性侵
蝴蝶1
十二个跳舞的公主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