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鸣镝风云录 >> 第九十四回 惊见小城潜巨寇 喜斟旨酒撮良缘

第九十四回 惊见小城潜巨寇 喜斟旨酒撮良缘

时间:2013/9/21 22:12:38  点击:2703 次
  跟着又是一个人笑道:“仪醪楼的藏酒上百年的少说也有十几缸,你喝是喝不完的,我 倒是怕你这样鲸吞牛饮的喝法,尝不出美洒的滋味,那就未免太杀风景了吧。”
  谷啸风一听得这二个人说话的声音不觉变了面色。忽听得“当”的一声,宫锦云的酒杯 跌在地上,碎成片片。看来她比谷啸风还更吃惊。说时迟,那时快,这三个人已经出现在他 们的面前。
  原来这三个人一个是宫锦云的父亲黑风岛主,一个是东海盗魁乔拓疆,还有一个则是乔 拓疆的副手钟无霸。乔、钟二人是三个月前在苗疆和谷啸风交过手的。谷啸风大吃一惊,心 里想道:“怎的他们也这样快逃出苗疆来到了禹城,糟糕,一个黑风岛主已足够我们应付, 加上这两个恶贼,今天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钟无霸一眼认出了谷啸风,哈哈笑道:“原来你这小子也在这里,老子正要找你!”迈 开大步,走近他们这张桌子,张开蒲扇殷的大手,一抓就向谷啸风抓下。
  谷啸风端坐不功,拿起一双筷子对着钟无霸掌心的“劳宫穴”。钟无霸—缩手变抓为劈, 掌锋斜扫,谷啸风的筷子跟着变招点他的脉门。他是用筷子使出绝妙的七修剑法,一时间钟 无霸倒是不敢硬抓。
  宫锦云笑道:“你们是老朋友,相请不如偶遇,何不坐下来吃点东西?”挟了个肉丸子, 筷子一送,卜的一声,肉丸塞进钟无霸的口中。钟无霸的武功本是比宫锦云高得多的。只因 全神对付谷啸风的点穴剑法,冷不防就着了宫锦云的道儿,气得哇哇大叫。
  黑风岛主和宫锦云打了一个照面,不觉“咦”了一声,睁大了眼睛。要知宫锦云女扮男 装,虽然乔装得妙,却总是瞒不过父亲的眼睛。
  乔拓疆看见钟无霸吃了亏,本来就要过去帮他的,忽然发现黑风岛主脸色有异,他是个 机灵的人,知道其中定有蹊跷,怔了一怔,便即止步。
  黑风岛主喝道:“锦儿,不可顽皮无礼!”
  宫锦云道:“爹爹,这个野人欺侮我的朋友,又欺侮我,你还骂我!”
  钟无霸这才知道宫锦云竟是黑风岛主的女儿,不禁也是大吃一惊,连忙退开了。
  黑风岛主喝道:“锦儿,不可胡闹,过这边来。” 宫锦云是知父亲是想要把她拉开便即动手,倏地就抽出短剑,对准自己的胸口。黑风岛 主大惊道:“你干什么?快快放下!”
  宫锦云道:“为朋友不辞两胁插刀,这是武林古训。我和他们是有福同享,有祸同当!”
  黑风岛主道:“你就只知道有朋友,不知道有爹爹了?”
  宫锦云道:“女儿不敢和爹爹作对,唯有出此下策。爹爹,你欺侮我的朋友,我只好死 在你的面前。”
  黑风岛土知道女儿倔强的脾气,倒是有几分顾忌,当下皱起眉头说道:“有话大可好好 商量,无须寻死觅活。”
  宫锦云叫道:“爹,你别过来!你再上一步,那就是要迫女儿寻死了。”
  黑风岛主无可奈何,只得在邻近的桌子坐了下来,说道:“好,你跟我回去,我撒手不 管这里的事情。”
  宫锦云道:“爹,你投降鞑子,我可不能跟鞑子混在一起。”
  黑风岛主变了面色,斥道;“胡说八道,你简直是目无尊长了。”
  宫锦云道:“忠孝不能两全,爹,你杀了我吧!”
  黑风岛土眼珠一转,说道:“我不是要你跟我去和林,也不是去大都,咱们是一同回家。 从今之后,咱们父女相依,我也不再踏出黑风岛半步。这样说你可以满意了吧?”
  宫锦云道:“爹爹此话当真?”
  黑风岛卞道:“我怎会骗你。”
  宫锦云道:“好,那你先走,你到百里之外的大渡口等我。”
  黑风岛主道:“你要是不来呢?”
  宫锦占道:“只要爹爹说话算数,女儿自也不会欺骗爹爹。”
  黑风岛主道:“好,我相信你,我这就走!”说到一个“走”字,突然把手一扬,只听 得“叮”的一声,宫锦云指着胸口的那把短剑,已是给他飞出的一枝筷子打落。原来他乃是 假意答允女儿的条件,好松懈宫锦云对他的防范的。
  这下变出意外,谷啸风还来不及拔剑出鞘,说时迟,那时快,黑风岛主已是一跃而起, 把女儿拉过去了。他一拉开了女儿,便即喝道:“动手!”
  乔拓疆哈哈笑道:“谷啸风,看你这小子还往哪里跑?”谷啸风把桌子一掀,乔拓疆一 掌劈去,一张坚实红木做的八仙桌登时碎成八块,木片纷飞,杯盘碗碟乒乒乓乓的碎了一地。 酒楼的伙计都吓得钻进了柜台底下。谷啸风、韩佩瑛双剑出鞘,立即和乔拓疆恶斗起来。
  谷、韩二人双战乔拓疆,另一边任红绡和钟无霸也交上了手。
  宫锦云又是伤心,又是气愤,叫道:“做父亲的都欺骗女儿,女儿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 意思?”当下浊气一涌,便要自断经脉而亡。
  黑风岛主说道:“你现在寻死,那是死不成了。乖乖听我的话。我会叫你称心如意的。 嗯,锦儿,我知道你喜欢公孙璞,是么?我替你把他找回来,完成你们小俩口子的心愿。”
  自断经脉,需有深厚的内功,宫锦云的功力本就不足自断经脉,何况还有黑风岛主手掌 按着她的背心,阻挠她的运功?当然是难以如愿了。她自断经脉不成,却弄得胸口一阵剧痛, 汗下如雨。
  黑风岛主柔声说道:“你何苦如此?他们纵然是你朋友,总比不得公孙璞是你心上人吧? 爹爹已经答允如你心愿,又不插手为难你的朋友,咱们父女还不可以和解么?”宫锦云忍着 疼痛,一声不响。
  不过黑风岛主这番说话也还是有点效力,他一提起了公孙璞,就叫宫锦云情不自禁的想 道:“不错,为了璞哥,我可还应该再活下去。”幸亏她打消了自尽的念头,否则纵然死不 去,但继续运功逢断经脉,身体也还是多少要受损伤的。
  黑风岛主知道女儿的功力不足以自断经脉,但也不敢就将女儿放开。他把眼一看,只见 谷啸风、韩佩瑛双剑合璧,恰恰和乔拓疆打成平手,任红绡单独与钟无霸交手,却不免甚处 下风。黑风岛主吁了口气,心里想道:“看情形的确是用不着我插手了。”不料多看了片刻, 不由得忽地一惊。
  钟无霸招熟力沉,着着进攻,把任红绡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但任红绡身 法比他轻灵得多,仗着轻灵的身法,东窜西闪,钟无霸一时之间,倒也难奈她何。此时酒楼 上的桌椅十九已被踢翻,有了这许多障碍,钟无霸更难捉住她了。
  黑风岛主看出任红绡的家数,吃了一惊,叫道:“钟兄手下留情,这女娃子是任天吾的 女儿!”
  钟无霸正自焦躁,要施杀手,听了黑风岛主的话,说道:“好,我不杀她便是!”腾的 飞起一脚,把一张翻倒地上的桌子踢下楼梯,意欲在扫除障碍之后,才好把任红绡活擒。
  忽听得轰隆一声,那张桌子滚下楼梯,突然给一个正好走上来的少年,用一柄雨伞一挑, 就把这张桌子挑开,不但桃开,而且还在桌子的中心穿了一个大窿。在少年的后面,跟着走 上来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头。
  宫锦云喜从天降,失声叫道:“璞哥!”原来走在前面的这个少年正是公孙璞,后面的 这个老者则是明霞岛主厉擒龙。
  在禹城碰见黑风岛主不足为奇,因为公孙璞早已知道黑风岛主是来了禹城的,但同时见 着了宫锦云,却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了。
  公孙璞见这情形,又惊又喜,呆了一呆,说道:“云妹放心,你爹不会难为咱们的。” 宫锦云道:“好,那你暂且不用管他,去帮一帮任姐姐吧。”
  黑风岛主哈哈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老朋友来了。厉兄,什么风把你吹来的?”他 外表强作镇定,内心实是惴惴不安。
  厉擒龙冷冷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来的,我的女儿呢?”
  黑风岛主道:“啊!你是要找令嫒?”
  厉擒龙哼了一声,说道:“明人面前不说假话,小女和奚公子给你捉了去,你在我的面 前还装蒜吗?”
  黑风岛主笑道:“厉兄不用恼怒,有话好好商量。”
  钟无霸把任红绡逼到墙根,正在一抓抓下,想要把她掳为人质。公孙璞把玄铁宝伞倏地 伸出,喝道:“休得逞凶!”
  钟无霸不知公孙璞的厉害,哪里将他这把黑黝黝的毫不起眼的雨伞放在心上,一抓抓去, 正好抓着玄铁宝伞。
  钟无霸的外功差不多已练到登峰造极境界,但毕竟还是血肉之躯,怎能和玄铁宝伞硬碰, 一碰之下,虎口登时震裂,痛彻心肺。他大吼一声,忙把玄铁宝伞放开。
  公孙璞笑道:“你不服气,我空手和你打过。”玄铁宝伞一抛,抛给任红绡拿去防身。
  钟无霸好像受了伤的猛兽,狂叫大吼,便扑过去。公孙璞使出了“大衍八式”中的天罡 掌,划了一道弧形,缓缓拍出。双掌相交,两股刚猛的力道碰在一起,只听得“轰隆”一声 巨响,震耳欲聋,楼板给钟无霸踩裂了一个大窟窿,他那水牛般的身躯登时陷入窟窿,一时 之间,还未能跌下。
  公孙璞一抓抓着他的头皮,硬生生的将他拉了起来,信手点了他的穴道,扔过一边。钟 无霸要抓任红绡作为人质,不料自己反而变成人质了。
  黑风岛主叫道:“大家且慢动手!”乔拓疆退过一边,谷啸风、韩佩瑛上前和公孙璞相 见。
  厉擒龙道:“好,你要如何与我商量?”
  黑风岛主道:“咱们是老朋友了,是不是?”
  厉擒龙冷笑道:“你把我的女儿捉了去,天下有这样对待老朋友的吗?”
  黑风岛主笑道:“厉兄放心。不错,令嫒和令婿是在我的手里,但我看在老朋友的份止, 可没有损伤他们的分毫。厉兄,你意欲如何,请尽管明白见告吧。”
  厉擒龙道:“这还用得着问吗,把我的女儿女婿放回来!”
  黑风岛主笑道:“厉兄,你应该知道黑道上的规矩,咱们老朋友是一回事……”
  厉擒龙喝道:“我还没有说完呢,我要你把他们放回来。还要你把女儿留下!”
  黑风岛主皮笑肉不笑地打了个哈哈,说道:“你得回女儿。却要我失掉女儿,这个交易 未免令我太过吃亏了吧?”
  宫锦云道:“爹,你刚才不是许下诺言的么,你让我跟了璞哥,我还是认你做爹爹的, 你并没有失掉了女儿啊!”
  黑风岛主摇了摇头,说道:“真是女生外向,令我好不灰心。”
  公孙璞道:“云妹别急,我们和令尊一定会商量出一个结果来的。”
  黑风岛主笑道:“对啦,还是你的璞哥比你明白事理。说句公道话,这个交易,实在是 令我太吃亏了。”
  厉擒龙道:“我不和你算帐已经好了,你还说是你吃亏?”
  黑风岛主道:“按照黑道的规矩,把失物归还原主,失主多少也得付点彩头。如今是什 么也没得到,反要赔了女儿,太过蚀本的生意我不能做!”
  厉擒龙假意沉吟片刻,说道:“本来做女儿的在家从父,山嫁从夫,令嫒早已许配给公 孙璞,你不能留着她一辈子不嫁,她要从夫,那是名正言顺之事。这件事和你我之间的纠纷 也没牵连。不过,我做好人就做到底,你既然把女儿当作买卖,那我就替公孙璞作主,送给 你一件你梦寐以求的礼物,当作聘礼,也当作我给你的‘彩头’。这样,这桩买卖总可以成 交了吧?”
  黑风岛主心头怦然一跳,连忙问道:“你准备替公孙璞送给我什么聘礼?”
  厉擒龙拿出那本毒功秘笈一扬,说道;“这是我从西门牧野手中夺来的,本来这也是令 婿家传之物,如今拿来作他的聘礼,岂非正是最好不过?”
  黑风岛主道:“我怎知是真是假?”
  厉擒龙道:“曾经令婿鉴定,决不会假。”
  公孙璞道:“不错,我已经详阅过了,书中的注释,的确是家父手书。”
  厉擒龙继续说道:“这本桑家秘笈,一方面是我当作替公孙璞送给你的聘礼,一方面也 是替我自己还你的人情。我欠了你一笔人情,你如今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我也不追究你了。 你所要的东西我交了给你,从今之后,咱们谁也不再欠谁。”
  黑风岛主知道厉擒龙说一不二,暗自想道:“只要他不向我报复,我也用不着把他的女 儿留作人质了。虽然这宗交易,是有点便宜了公孙璞这个小子,但我得到这本秘笈,同样也 是有了便宜。”于足说道:“好,我都依你,你把秘笈给我,我把你的女儿还你,咱们之间 的恩怨一笔勾销!”
  公孙璞忙道:“锦云呢?”
  黑风岛主哈哈笑道:“我收了你的聘礼,女儿还能不给你么?”当下把手放开,笑道: “锦儿,你用不着寻死觅活了,你去跟你的璞哥吧。”
  宫锦云紧紧握着公孙璞的手,不禁喜极而泣。他们二人经过许多磨难,终于得到团圆, 也顾不得有人在旁,便依偎在一起了。
  但黑风岛主一和对方和解,乔拓疆却是不由得大起恐慌了。要知厉擒龙刚才说的所欠黑 风岛主那笔人情,就是由于乔拓疆侵入厉擒龙的明霞岛,黑风岛主充作鲁仲连而得来的。如 今黑风岛主与厉擒龙已经和解,厉擒龙重提旧事,岂非就是要对付我?
  乔拓疆大起恐慌,说道:“黑风岛主,咱们是合伙人,你做的这宗生意,我也该沾点光 吧?”
  黑风岛主道:“厉兄,令嫒想要归来,恐怕还得借重这位乔兄。请你给我几分薄面,过 去的事,大家都不必计较了。”
  厉擒龙怒道:“什么,你又要节外生枝吗?”
  黑风岛主说道:“实不相瞒,令嫒是我付托给乔兄的一位朋友管的,我只能请他陪同令 嫒回来。”原来黑风岛主说的这位朋友就是史天泽。乔拓疆、钟无霸和史天泽乃是一伙,他 们逃出苗疆之后,想藉黑风岛主之力,多搭上一条完颜长之的路子,因而才互相结纳的。
  依理推测,黑风岛主也不会把人质留在长鲸帮,定是付托可靠的自己人看管。厉擒龙料 想他说的乃是实情,便道:“好,今天我不和他们计较,但他们倘若仍是怙恶不悛,日后碰 上了我,我还是不能放过他们。”
  乔拓疆吃了颗定心丸,说道:“好,就这样吧!”走过去便想解开钟无霸的穴道和他同 走。
  厉擒龙喝道:“且慢!”乔拓疆道:“怎么?”厉擒龙道:“枉你是黑道上的一个人物, 难道还不知道江湖上的规矩?我们的人来了,才能交换!”
  公孙璞笑道:“乔舵主,你不用担心,我是用独门手法点了你这位兄弟的穴道。这种手 法,决不会伤他身体,只不过多挨一个时辰,他大概就要少一年功力而已,算不了什么。”
  钟无霸练的是以力服人的外功,耗了一年功力,本领就要大打折扣。乔拓疆为了保全他 的得力助手,非得急急赶路不可。当下恨恨的盯了公孙壤一眼,连忙走下仪醪楼。宫锦云笑 道:“乔舵主,你慢慢走啊!”
  乔拓疆走了之后,厉擒龙笑道:“宫兄,咱们老朋友现在可以叙叙啦。”
  谷啸风招手叫那店小二过来,说道:“打坏了你们许多东西,实在不好意思,这锭金子 给你当作赔偿,不知够不够用。”
  这店小二是刚刚从柜台下钻出来的,余悸犹存,说什么也不敢要。黑风岛主淡淡说道: “这位谷少爷赏给你的,你就收下吧。”店小二看他一眼,这才敢抖抖索索地收下了谷啸风 给他的金子。厉擒龙看在眼里,心中已是猜着几分,想道:“看这情形,黑风岛主想必已经 到了长鲸帮好几天了,这店小二也知道他是黄河五大帮会的贵客啦。”
  宫锦云笑道:“下次我们一定不会在你这里打架了。麻烦你给我们收拾收拾,另外备办 一席酒菜。”
  不一会儿,打扫干净,只是楼板当中的那个大窟窿—时间无法修补。店小二给他们摆了 一张靠窗的桌子,端来酒菜,重整杯盘。
  厉擒龙举杯说道:“宫兄,咱们先干一杯。请问是什么风把你吹到禹城来的?”
  黑风岛主道:“我是偶然路过,慕仪醪楼之名,稍作逗留的。”
  厉擒龙笑道:“当真只是偶然路过的吗?我猜你是在等两位朋友的吧?”
  黑风岛土道:“你怎么知道?”
  厉擒龙道:“你刚才门口声声说我是你的老朋友,老朋友面前何必还说假话?你说真话, 我也可以告沂你一个消息。”
  黑风岛主情知瞒骗不过,说道:“你要我说什么真话?”
  厉擒龙道:“你来禹城,是为了拜会黄河五人帮会的帮主,商量某件‘大事’的吧?若 是我猜得不错,你们商谈的地点,大概就是在长鲸帮在禹城的总舵了。是也不是?”
  黑风岛主变了面色,强笑说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厉兄,咱们的交易已是双方 满意,你也允诺把恩怨一笔勾销了。那你就不能节外牛枝啁。”
  厉擒龙道:“你不必担心,我并非要管你的闲事。但多蒙你以老朋友看待,我知道的事 情可不能不告诉你,你说对吗?”
  黑风岛主道;“你得到的是什么消息,那就请说吧。”
  厉擒龙道:“你等的那两个朋友,一个是龙象法王的大弟子乌蒙,一个是西门牧野,是 么?”
  公孙璞道:“厉伯伯,你说漏了两个人,还有一个西门牧野的侄儿西门柱石,和一个完 颜豪的随从武士独孤行。”
  厉擒龙笑道:“这两个是上不得台盘的角色,咱们只说乌蒙和西门牧野。”
  黑风岛主道:“他们两人怎么样了?”言下之意,已是默认厉擒龙所料不差。”
  厉擒龙缓缓说道:“那你就不用等他们了,他们不会到禹城啦。”
  黑风岛主道:“为什么?”
  厉擒龙道:“乌蒙已给令婿打得重伤,纵然不致丧命,至少也得大病一场。至于西门牧 野,你知道我给你的这本秘笈就是从他手上夺来的,如今我在禹城。你想他还敢来么?”
  黑风岛主暗暗吃惊,勉强笑道:“厉兄,多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要知他奉了完颜长 之之命,前来收服黄河五大帮会,虽然他自忖本领高强,毕竟也还是孤掌难鸣。西门牧野和 乌蒙不能来到禹城和他会合,那就等于是折了他的两条臂膊了。
  厉擒龙道:“还有一个消息,似乎也应该告诉你。”
  黑风岛主胆战心惊,说道:“啊,还有什么消息?”
  厉擒龙道:“你不想知道令婿是因何而来禹城的吗?公孙贤侄,你自己和岳父说吧。”
  公孙璞说道;“我是奉了柳盟主之命,特地来和黄河五大帮会定盟的。”黑风岛主听了, 默然不语。
  厉擒龙又道:“我夺了西门牧野的秘笈,他也真是聪明,一猜就猜对了我是要夺去送给 你的。”
  黑风岛主和西门牧野各怀心病,此事也早已在他意料之中。不过黑风岛主虽然有点患得 患失,毕竟还是舍不得放弃这本毒功秘笈。他心里惴惴不安,不自觉的连连喝酒。
  厉擒龙道:“这酒好么?”黑风岛主道:“好极了,我从来没有喝过这样的好酒!”
  厉擒龙微微一笑说道:“这酒是有名的‘拼命酒’,嘿嘿,为美酒拼命,那还值得,为 鞑子拼命,那就似乎划不来了。宫锦云不知以为然否?”厉擒龙借酒讽人,促他悔悟,黑风 岛主听了,不觉又是惭愧,又是有点感动。
  宫锦云忍不住说道:“爹,你在黑风岛逍遥自在,有何不好,何苦去给人家卖命?爹, 你别去大都,还是回家去吧!”黑风岛主喝了满满的一杯“拼命酒”,放下酒杯,苦笑说道: “我还能和西门牧野、朱九穆等人混在—起吗?你放心,我当然是回黑风岛的了。”
  宫锦云大喜道:“爹,你若当真改过自新,我永远做你的孝顺女儿。”
  说到这里,只听得有脚步声走上楼梯,宫锦云道:“咦,怎么只是一个人?”她以为是 乔拓疆独自回来,正在担心事情或有变卦,抬头—看,却原来来的是长鲸帮的帮主洪圻。
  洪圻是听说谷啸风和韩佩瑛等人在仪醪楼喝酒,特地赶来和他们会面的。不料到来一看, 却见黑风岛主也在座中,不觉大吃一惊。再一看,看见了公孙璞,这才稍稍放心。当下大着 胆子走上前去,和众人招呼。
  谷啸风道:“洪帮主,你来得正巧,我们正是要到贵帮的呢。”
  洪圻道:“多谢你们远道来探望我。”公孙璞笑道:“实不相瞒,我们是无事不登三宝 殿。”
  洪圻连忙向他打个眼色,说道:“对啦,公孙少侠,你是我们黄河五个帮会的恩人,我 们未能报答你的大恩,大家都在挂念你。难得你今日来到,有事没事,都要请你到敝帮多住 几天的了。宫岛主是前两天来的,如今也是住在敝帮,你们正好作伴。”他说这话,用意当 然是在向公孙璞暗示,叫他不要在黑风岛主面前胡乱说话的了。
  不料公孙璞却是毫无顾忌,坦然说道:“洪帮主,我是奉了金鸡岭柳盟主之命,特地来 拜会你的。说业真巧,在路上我又碰上了这位厉岛主,这就作伴同来了。你和厉岛主还没见 过吧?”
  洪圻这才知道坐在黑风岛主对面的这个老头,竟是和黑风岛主齐名的明霞岛主厉擒龙, 心中大喜,想道:“有这位厉岛主和公孙少侠一起,那是是可以对付黑风岛主了。”
  厉擒龙笑道:“洪帮主,我是来抢你的客人的。宫岛主是我的‘老朋友’,待会儿他就 和我一起走的,恐怕是不能再回贵帮了。”洪圻听了,越发暗暗欢喜,不过表面上却不敢露 出来。
  当下洪圻连忙说道:“宫岛主,我一点不知你要走得这样匆忙,请容我借花献佛,就借 这一席酒给你饯行吧。”当下吩咐酒家重添酒菜。
  黑风岛主苦笑道:“我现在只等两位朋友,他们一来我就要走了。你用不着费神了,这 饯行酒不喝也罢。”
  厉擒龙哈哈笑道:“一说曹操,曹操就到。宫兄,你不用等啦,他们来了。”黑风岛主 话犹未了,只见乔拓疆和奚玉帆、厉赛英二人已经上楼来了。
  厉赛英叫道:“爹!”扑入父亲怀中,说道:“爹,女儿受了坏人的欺侮,你都知道了 么?”说话之时,狠狠地盯了黑风岛主一眼。厉擒龙笑道:“宫伯伯和你开开玩笑,你不要 记恨。他已经答应把女儿留下来和你作伴啦。”
  厉赛英何等聪明,一听就懂,笑道:“原来你们是拿我和宫姐姐交换的,嘿嘿,这交易 不坏,我用不着和宫伯伯算帐了。不过宫姐姐留下来不是和我作伴,是和公孙大哥作伴,那 才是真的。”
  公孙璞给钟无霸解开穴道,冷冷说道:“好,交易清楚,你们可以走啦。”乔拓疆拉着 钟无霸灰溜溜地走下仪醪楼。
  厉擒龙喝道:“且慢,我还有两句活说。”
  乔拓疆停下脚步,暗暗吃惊,颤声说道:“厉岛主有何吩咐?”
  厉擒龙道:“你回去告诉史天泽,在这禹城,若是给我见着了他,我定要取他性命。你 们两人也是如此。”他早已猜着乔拓疆的那个朋友定然是史天泽无疑,于是索性给他点破。
  乔拓疆道:“好,我们三人今日离开禹城就是,用不着厉岛主挂心啦。”满怀怨毒的眼 光看了看厉擒龙,说完立即就走。
  黑风岛主跟着要走,宫锦云道:“爹,女儿敬你一杯。”黑风岛主从未见过女儿这样孝 顺,喝了这一杯酒,心里颇有甜丝丝的感觉,说道:“你跟你的公孙大哥,我很放心。”
  任红绡道:“宫伯伯,我也敬你一杯。”黑风岛主鉴貌辨色,问道:“红绡,你有什么 话要和我说?”任红绡道:“是呀,我正想问一问宫伯伯,你可知道我爹的下落?”
  黑风岛主道:“我在大都见过你爹,他在完颜长之的王府。嘿嘿,我可以金盆洗手,他 恐怕还不肯金盆洗手呢。”宫锦云道:“爹,旁人的事,咱们不必管它。凡事但求自己问心 无愧就行。”
  黑风岛主一声长笑,说道;“你说得对,我走啦!”正是:  
  良言谏父心良苦,秘笈居奇有巧谋。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决定你是富人or穷人的12个标准
如何让金钱像潮水般向你涌来1
史上唯一一个娶了皇帝女儿当老婆的状元
猫和老鼠合伙6
明朝灭亡后崇祯子女去了哪
独坐敬亭山·众鸟高飞尽 (唐)李白
古代中国太监不为人知的血泪史3
明孝陵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