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鸣镝风云录 >> 第六十五回 相府豪门藏敌使 少年侠士陷囹固

第六十五回 相府豪门藏敌使 少年侠士陷囹固

时间:2013/9/21 20:19:32  点击:2898 次
  这些人中,公孙璞只认识一个在相府作教头的史宏,那次他和韩希舜交手,史宏也是曾 在旁边呐喊助威的。
  史宏哈哈笑道:“公孙少侠,原来是你,怪不得二公子要赶快把我们找来了。诸位大哥, 这位公孙少侠是当今最享盛名的少年豪杰,咱们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求他指点一二啊!”
  公孙璞惊疑莫定:“难道韩希舜口里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另一套,他记着旧恨,要给我 来个群殴么?”不过他虽是起疑,却也不惧,淡淡说道:“不敢当。史大教头,你的本领远 胜在下。你史大教头要较考我,我可是不敢奉陪。”
  韩希舜哈哈笑道:“公孙兄,你误会了。我是想要他们在你的面前各练—套功夫,可不 敢委屈你和他们交手,只是求你指点指点他们而已。”
  公孙璞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说道:“这就更不敢当了。我一个末学后进,这‘指点’ 二字,应该颠倒过来说才是。”
  韩希舜笑道:“好,那就大家都不必客气。文人是以文会友,咱们就来个以武会友吧。 这几位朋友都是家父礼聘来的,在江湖上也都是成名的人物。”跟着向公孙璞逐一介绍,公 孙璞也无心记他们的名字,作了一个罗圈揖,说道:“各位的大名,在下也是久仰的了。但 听说有一位白逖白老前辈也在这儿,不知何以不见?”
  史宏说道:“不巧得很,白老师今早进城去了。不过恐怕也就快要回来的。”
  公孙璞心里想道:“韩希舜要这些人在我面前表演功夫,不知是何用意。怎的白老前辈 也有这么凑巧不在这儿,也不知他们说的是真是假?但既来之则安之,且看他们怎么对付我 吧!”
  韩希舜道:“各位稍待一会,还有一位远道而来的朋友,我已经请他也来参与盛会了。” 史宏似乎是有点兴奋又有点吃惊的样子说道;“公子说的是——”
  韩希舜道:“噤声,颜公子来了。”
  只见一个披着白狐裘的少年带了两个随从,大摇大摆地走宋,韩希舜连忙恭恭敬敬地站 起来走出门外迎接,史宏等人更是诚惶诚恐的跟着出去,好像捧凤凰似的,把那位“颜公子” 捧进屋内。
  公孙璞大为奇怪,心道:“这姓颜的不知是什么东西?何以韩希舜也要对他如此恭敬? 难道他的身份述在相府少爷之上?”
  那个颜公子看见只有公孙璞一人没有出去迎接,向他看了一眼,说道;“这位敢情就是 名震江湖的公孙少侠?”
  公孙璞道:“不敢当。请问公子高姓大名,仙乡何处?”
  那贵公子对公孙璞倒似颇瞧得起,说道:“公孙兄太客气了。小弟姓颜名豪,大都人氏, 久幕江南山水清丽,特来游玩。”
  公孙璞心道:“怪不得他的口音不似南方人,原来是家住金京的。但不知他是什么身份? 金、宋两国目前尚处在交战的状态之中,他一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却怎敢带领随从,大摇大 摆地来到江南,而且是在相府之中作客?”
  韩希舜道:“今日难得颜公子在此,公孙少侠也恰好来到。我想叫他们各自练一套功夫, 请两位指点。”
  颜豪说道:“好说好说,我喜欢看别人的武技,却不知道怎么指点的。我这两个随从倒 是多少懂得一些,待会儿可以叫他们和大家琢磨琢磨。”口气之傲,当真是无以复加。史宏 这班人听了这话,心里虽然不大好受,脸上却呈一副恭顺的颜色,诺诺连声,由史宏代表他 们说道:“但求得尊仆指点,我们已是不胜荣幸之至。”
  颜豪的一个身材高瘦的随从说道:“指点两字,我们可是担当不起。即使只是彼此琢磨, 有公孙少侠这样的高人在此,我们也是不敢献丑的。”
  公孙璞淡淡说道:“高人二字,我怎敢当?我是深幸有此机会,一饱眼福,阁下可别给 我脸上贴金。”
  另一个短小精悍的随从说道:“我们是颜公子的下人,公孙少侠如此谦抑自下,真是折 煞我们了。”忽地话头一转,接着说道:“今天天气很好,公孙少侠,你这把雨伞可用不着 随身携带啊。”
  韩希舜笑道:“独孤大哥,你有所不知,这是公孙少侠的兵器。”
  那随从说道:“哦,原来如此。这个兵器倒是特别得很,呵否借给小人一观?”
     公孙璞的玄铁宝伞放在身边,在这样的场合中不便推辞,只好说道:“这样粗笨的兵器贻 笑方众,可是没有什么好看。”心想:“只要你拿得动,给你看看又有何妨?”
  那短小精悍的汉子把宝伞拿来,撑开来滴漓溜地转了两转,笑道:“好重,好重。这伞 柄似乎不是凡铁吧?”他口里说“好重”,舞弄宝伞,却是毫不费力。公孙璞不禁心头微凛: “这个颜豪的仆人也有如此内力,他本人可想而知。今日之会,不知是何用意,我倒是得小 心了。”
  公孙璞尚未回答,那颜公子已是哈哈一笑说道:“这是玄铁打成的伞柄吧?我这随从见 识浅陋,教公孙少侠见笑了。”
  公孙璞见颜豪识得玄铁宝伞,只好承认,说道:“颜公子见识不凡,佩服,佩服!”颜 豪心想:“我家也什么宝贝都有,可没一样比得上玄铁宝伞。可惜今天却是不便抢他的,慢 慢再想法吧。”
  韩希舜道:“颜公子、公孙少侠请喝酒,边喝边看他们的武技。”
  颜豪说道:“好,好。古人读汉书下酒,咱们饮酒观赏武技,也是一大佳话。”
  韩希舜道:“史教头,你先练过一趟黑虎拳,博颜公子一晒。”
  史宏道:“遵命。不过我可得请二公子允许,让我用那株梧桐树练拳。”
  韩希舜道:“你们要如何练便如何练,不必顾惜园中景物。”
  公孙璞心想:“这人不知要如何用梧桐练拳?”只见史宏跑到一株梧桐树下,乒乒乓乓 地打了七八拳,接着横扫一腿,树叶纷落,这还不算,过了片刻,树枝也都折断,纷纷落下。 这梧桐树就只剩下一株光秃秃的树干。 。
  颜豪没说什么,他那个高瘦的随从道:“史教头内力雄浑,黑虎拳练到这个地步也委实 不错了。”
  史宏奉米以为可以博得颜豪的称赞,不料却只博得他的随从的“不错”二字,心里当然 不大舒服,虽然不敢发作出来,脸上的神色可也不怎么好瞧了,说道:“我这粗笨的拳脚功 夫,本是难入方家法眼。请西门大哥多多指点。”
  话犹未了,忽见一个汉子飞般跃出,说道:“我也来一套刀法,博颜公子一晒。”
  此时梧桐树的树枝正在纷纷落下,只见刀光疾闪,霎时间刀光静止,那汉子插刀归鞘, 说道:“献丑了。”众人定睛看时,只见落在地上的树枝都给削为两段,有人走去拾起几枝 拿回来给大家看,每枝树枝都是恰好分为两半同样长短。
  那短小精悍的随从道:“这位是郭武师吧,久仰郭武师的快刀绝技,果然言下无虚。”
  那姓郭的武师洋洋得意地说道:“请独孤大哥指教。”
  那随从道:“我也练过几年刀法,待会儿自当献拙,现在还是请西门大哥先露一手吧。”
  那高瘦的随从笑道:“你这是教我出丑了。不过史教头有命在先,我也只好献丑,与史 教头琢磨琢磨吧。”
  说罢,走到另一株梧桐树下,轻轻在树干拍了一掌,那株梧桐树纹丝不动,他就立即回 来了。
  史宏正自心里嘀咕:“这算什么?”心念未已,奇景忽现。
  只见那棵梧桐树的树叶转眼间变得枯黄,一阵风吹过,一片片的树叶落下来。众人吃惊 不已,那高瘦的随从笑道:“郭武师,请你剖开树心一看。”那个快刀的郭武师唰唰两记快 刀,在树上划开一个“十”字,只见树心就似给虫蛀过一般,腐烂得一捏即碎。
  史宏大惊道:“西门大哥,你练的是什么功夫?”那高瘦的随从道:“我也不知是什么 功夫,家师传授我这门功夫的时候,说是从桑家的腐骨掌变化来的,他还没有定名。嘿嘿, 雕虫小技,教史大哥见笑了。”
  史宏心悦诚服,说道:“我的黑虎拳断树,不过是硬功而已,和你这阴柔的掌力相比, 实在相差太远。倘若是血肉之躯,着了你的一掌那还了得。”
  那高瘦的随从微笑不语,他的同伴代答道:“西门兄的神掌能伤奇经八脉,擅克内功高 明之士。着了他的一掌,七天之内,血坏脉枯,就像这棵枯萎的梧桐树一样,纵然不死,也 要变得瘫痪了。”
  公孙璞是练过腐骨掌功夫的,心里亦是不禁好生惊诧,想道:“我外祖的腐骨掌从来不 传外人,我爹也是偷学的。怎的这个人却也懂得这门功夫?他复姓西门,难道是西门牧野的 于侄吗?但西门牧野已经投奔蒙古,若是他的子侄,又怎敢大摇大摆来到宋国的相府作客? 以他这样的武功,却又何以肯委身作这个颜公子的随从?”百思莫得其解,只好随众称赞。
  颜公子忽地笑道:“公孙少侠,你这就不够朋友了。”
  公孙璞怔了一怔,说道:“颜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颜豪笑道:“在座的别位朋友,或许是未曾见过这门功夫,对他夸赞。吾兄是个人行家, 理应予他指点才是。谅他这点能为,焉能入得吾兄法眼。你也称赞他,我看,那是言不由衷 了。”
  公孙璞心头微凛:“这姓颜的对我的底细倒似乎摸得相当清楚。”当下说道:“腐骨掌 我只是略知皮毛,西门大哥的功夫是从腐骨掌变化来的,神奇奥妙,比我所知的不知高明多 少,指点二字,要颠倒过来说才是。”
  颜豪摇了摇头,说道:“公孙少侠是真人不露相,西门柱石,你只好自叹没福了。”西 门柱石说道:“是呀,公孙少侠不肯指点,真是遗憾之至。”心里则在想道:“我就不
 

 
分享到:
真实徐霞客:坐在小脚女人肩上旅行
史上唯一敢与皇帝共用情人的风流才子
三字经82
历史上的纣王与妲己究竟有多残暴
刘备牺牲老婆小孩感动老百姓
杨贵妃嫁给唐玄宗时早已不是处女
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为何杀死亲生母亲
40年不近女色的中国唯一和尚皇帝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