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鸣镝风云录 >> 第六十四回 骗局拆穿惊少侠 真情流露走娇娃

第六十四回 骗局拆穿惊少侠 真情流露走娇娃

时间:2013/9/21 20:19:06  点击:2065 次
  武林天骄道:“是吗?璞侄,你自己是什么主意,我要听你亲口和我说。”
  公孙璞满面通红,说道:“我,我不是去完婚的。我跟宫伯伯到黑风岛去,这是我许下 的诺言。”
  武林天骄道:“为了什么原因,你许下这诺言?”
  公孙璞道:“宫老伯,请你准许我和檀叔叔多说一会。”
  黑风岛主无可奈何,只好说道:“好,你就实话实说吧,免得他以为我是强迫你的。”
  武林天骄听了公孙璞所说的前因后果,不觉起了疑心,冷笑说道:“宫昭文,你几时学 会了医化血刀之伤?”
  黑风岛主知道骗不过他,强笑道:“檀羽冲,你也忒小看人了,你怎知道我不会医?嘿 嘿,纵然我不会医,难道我的女婿也不懂吗?”
  武林天骄道:“是你把解毒的方法传了给他?”公孙璞道:“不错。”
  武林天骄摇了摇头,说道:“仍然不对!”黑风岛主道:“又有什么不对了?”
  武林天骄道:“公孙璞会治化血刀之伤,一半是因为他自小就身受化血刀的伤害;一半 是因为他得了明明大师所传的内功心法。即使他的爹爹公孙奇重生,也是不会医的。你这魔 头练的是邪派内功,纵然懂得秘诀,谅你也不能在一年半载之内便能应用。”
  黑风岛主冷笑道:“你不相信,为什么不到海砂帮亲自去看?哼,你说我医不好,偏偏 我都已医好了!”
  公孙璞道:“檀叔叔,这是真的。宫老伯功力之纯,小侄望尘莫及。他只用了半个时辰, 就把七个身受化血刀毒伤的人全部医好了!”
  黑风岛主纵声笑道:“你世侄说的话,你总演相信了吧?好啦,璞儿,你要说的话已经 说了,檀羽冲,你也应该到海砂帮去亲自看一看啦。恕不奉陪,我们可要走了!”
  檀羽冲忽道:“且慢!”
  黑风岛主道:“你待怎样?璞儿自愿跟我,你要阻拦?”
  檀羽冲道:“不是这桩事情,我听说你已经练成了七煞掌,我想领教领教!”
  黑风岛主道:“檀羽冲,你是存心来找我的岔子吗?哼,我不是怕你,现在我可是没有 工夫。”
  檀羽冲冷冷说道:“你赶回黑风岛也用不着忙在一时,武林中彼此印证武功乃是寻常之 事。我答应你,点到即止,决不伤你就是。你没有工夫也是非得陪我走个几招不可!”
  黑风岛主情知躲避不了,说道:“好,咱们只是印证武功,可不许你缠七夹八。”
  公孙璞不觉也起了疑心:“他为什么急着和我回去?他说这话,固然是怕檀叔叔硬要把 我留下,对我也是很不放心。”想到这里,心里自是不免有点不大舒服,说道;“宫伯伯, 你放心好了,我答应跟你到黑风岛去,大丈夫一言既出,就决不会食言。你和檀叔叔印证武 功,胜也好,败也好,都是与我无关,两桩事情,不必混而为一。”
  檀羽冲道:“好,你放心了吧?进招吧!”
  黑风岛主深知武林天骄的厉害,虽说是“印证”武功,心中亦是不无惧意,想道:“我 决不能与他久战了去,胜得了他,固然最好,胜不了他,五十招之内,我就自行认输。他说 过的话,谅他不敢不作数。”于是也就不再客气,喝道:“接招!”呼的一掌便击过去。
  武林天骄侧日斜睨,冷冷说道:“不错,七煞掌也算有点门道。”玉箫一挥,微微摇晃, 登时好像一支变成两支,两支变成四支,四支变成八支,转眼间幻出了碧森森的千重萧影!
  这一招名为“无边落木萧萧下”!原来他这“紫府神箫”的招数,每一招都是和一句唐 诗的诗意暗合的。他深知黑风岛主老奸巨滑,早已提防他在打不过的时候便要“三十六着走 为上着”,是以一照面就施展这招绝招,把他的身形笼罩在箫影之下。
  公孙璞凝神细看,只见武林天骄的玉箫变幻莫测,每出一招,甫到中途,已是变幻了好 几个方位,招数奇幻如斯,真是生平未睹。
  黑风岛主的掌法却甚古拙,来来去去,不过七招,出掌收掌,也似乎有点窒滞不舒。但 站在数丈开外,却也感到他的掌力恍似天风海雨迫人而来。黑风岛主只用七招,居然和武林 天骄变幻莫测的箫法打成平手。
  公孙璞自小受当世的三位武学大师亲炙,见识自是不凡,暗自想道:“武学中虽有以拙 胜巧的说法,但也要看人的造诣如何,檀叔叔的‘巧’已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宫岛主的 ‘拙’却还没有最上乘的内功与之配合,武学中走‘拙’的路子是要‘重’、‘拙’、‘大’ 三字诀互相配合的,这就难免要输给檀叔叔一筹了。”
  公孙璞的看法果然不错,黑风岛主练的是邪派内功,比公孙璞当然是深厚许多,但比起 武林天骄却是有所不如。果然打了一会,他的掌法已是招架不住,只觉全身的三十六道大穴, 都在对方的玉箫威胁之下,随时可能有被点中的危险。
  黑风岛主本来想按照原来的计划,打不过便即认输,不料武林天骄的招数越展越快,不 但容不得他缓手认输,分神说话,亦不可能。
  黑风岛主心头大震:“这哪里是和我印证武功,分明是要点了我的穴道。纵不伤我,也 叫我难以逃脱了。”大惊之下,无可奈何,只好拼命抵挡。
  天色渐近黄昏,两人已拼斗了一百来招,黑风岛主暗运玄功,双掌掌心漆黑如墨,呼呼 地接连拍出七八掌,卷起一片腥风。
  武林天骄不慌不忙,把玉箫凑到口边,笑道:“吹个无名曲子你听。”呜呜呜地吹了几 声,黑风岛主只觉一股和风吹来,中人如酒,便似在春风冶荡的黄昏,有一种懒洋洋的感觉, 好不舒服!
  黑风岛主瞿然一惊,连忙一咬舌头,一阵疼痛驱散了他的睡意,抖擞精神,再与武林天 骄苦斗。虽然逃脱了武林天骄箫声的控制,但却已不敢再用七煞掌毒功了。
  原来武林天骄的箫乃是一件宝贝,名为“暖玉箫”,配上他深厚的正宗内功,吹出的是 一股纯阳罡气,专破各种阴毒的邪派功夫,黑风岛主是怕伤人不成,反害自己。
  武林天骄亦是有点感到意外,想道:“这老魔头在海外苦练了二十年,果然是大非昔比, 看来已是不逊于公孙奇当年了。”
  这一战看得公孙璞心神如醉,但却把宫锦云看得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悄悄的和公孙璞 道:“你的檀叔叔不会伤我爹爹的性命吧?请你看在我的份上,为我爹爹求一求情。”
  公孙璞道:“你放心,檀叔叔说了点到即止,那就绝不会伤你爹爹。”
  就在此时,忽听得马蹄声响,一骑快马来到,骑在马上的正是海砂帮的楚大鹏。
  楚大鹏看见黑风岛主正在苦斗武林天骄,不觉也惊得呆了,跳下马来,一时间竟不知说 些什么话好。
  公孙璞叫道:“楚香主,有什么事么?”
  楚大鹏定了定神,说道:“不好了!”公孙璞道:“什么不好了?”楚大鹏道:“那几 个受了化血刀毒伤的人如今又发作了。”
  公孙璞大为惊诧,说道:“什么?宫岛主不是已经替他们医好了的吗?”
  楚大鹏道:“只好了两个时辰,忽然间又寒热交作,七个人都昏迷过去了。公孙少侠, 请你回去救救他们吧。”
  原来黑风岛主是用邪派的内功替他们打通经脉,虽然解毒的方法不尽,却只能暂时好转, 只是治标,并非治本,由于他这邪派内功太过霸道,过后毒一发作,更加沉重!
  公孙璞恍然大悟:“原来此事早已在檀叔叔意料之中,宫伯伯其实并不会医治化血刀的 毒伤,是以檀叔叔藉口与他印证武功,好等待楚大鹏赶来求救。”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武林天骄哈哈一笑,收回玉箫,停手罢斗,缓缓说道:“宫岛主, 你的牛皮吹破了,如今已是水落石出,我也用不着与你印证武功啦。”
  黑风岛主累得大汗淋漓,缓过口气,脸上一阵青一阵红,说道:“檀羽冲,你的武功比 我高明,佩服佩服。但你有言在先,印证武功就是印证武功,并不牵连别事,我们可要走 啦!”
  武林天骄笑道:“只要公孙璞肯跟你走,我又何苦与你为难?好,你们走吧,不送,不 迭。”
  公孙璞却是动也不动。黑风岛主心里发慌,叫道:“璞儿,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你答应过我的,可不能后悔!”
  楚大鹏颤声说道:“宫岛主,公孙少侠,你们可不能现在就走。宫岛主,你答应医好他 们的,但如今他们的毒伤却是发作得更加沉重了。”
  黑风岛主恨不得一掌把楚大鹏打死,但武林天骄站在他的身边,他可是连话也不敢说了。
  武林天骄笑道:“楚大鹏,你请宫岛主去治病,这是错把刽子手当作大夫啦!化血刀的 伤,只有公孙璞会治。”
  楚大鹏拉着公孙璞的袖子,说道:“那么,公孙少侠,我求求你——”
  黑风岛主叫道:“璞儿,你怎么啦?别忘记了你对我的诺言。”
  公孙璞心意已决,毅然说道:“宫伯伯,我不走了!”黑风岛主怒道:“什么?……” 底下的话未曾说得出米,公孙璞已是连珠炮似地说道:“宫伯伯,你不能怪我违背诺言,你 是和我说好的,你医好了他们,我才跟你到黑风岛去。如今他们危在旦夕,我岂能见死不 救!”
  黑风岛主无可辩驳,面红直透耳根,一个转身,拉了女儿就走。
  宫锦云叫道:“爹爹,你……”黑风岛主涩声说道:“你是我的女儿,你也不听我的话 么?”
  宫锦云从未见过父亲如此恼怒,心里想道:“爹爹正在气头上,我可不便逆他,且待他 火气平息了,我再想法逃走。”
  公孙璞呆呆的望着他们走,心中悲痛,但却怎能跑去抢人家的女儿?武林天骄微笑道: “璞侄,咱们也应该回去了。别忘记了有七个病人正在等着你救命呢!”
  公孙凄瞿然一省,说道:“檀叔叔,侄儿只怕有心无力……”下面求助的话尚未说出, 武林天骄已是哈哈一笑,说道:“你不用告诉我,我也省出来了,你是不是受了西门牧野这 老魔头的化血刀之伤?”
  公孙璞道:“正是。我要十天之后方能恢复功力,但洪圻他们却必须在三天之内治好。” 武林天骄笑道:“化血刀的毒伤我不会医治,但你想要恢复功力,却是无须三个时辰。”
  当下一行三人赶回晦砂帮总舵,武林天骄以绝顶内功替公孙璞打通奇经八脉,果然只不 过用了两个时辰,公孙璞已是康复如初。公孙璞在三天之内,也把七个病人都医好了。
  黄河五大帮会的帮主对他们感恩戴德自是不在话下,饯行宴上,楚大鹏代表五大帮会说 道:“檀大侠,公孙少侠,今后你们有甚差遣,只须捎个信来,我们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 去。”
  武林天骄说道:“我正是有件要事,要和各位相商。当今正是风云紧急之秋,蒙古鞑子 入侵在即,各位都是豪杰之土,岂能坐视胡骑蹂躏中原,毁我田园,杀我父老?”
  洪圻热血沸腾,说道:“我这条性命是两位给的,大不了与鞑子拼了。只不过我们乃是 乌合之众,行军用兵之道一窍不通,恐怕抵挡不了蒙古大军,须得有个人做我们的头领才 行。”
  武林天骄正是要况这句话,当下笑道:“实不相瞒,我是奉了柳盟主之命来的,正是想 请各位加盟。大家同心戮力,抵抗鞑子。金鸡岭会派人来协助各位的。”
  洪圻大喜说道:“好,那么现在咱们就歃血定盟,从今之后,我们五个帮会唯金鸡岭柳 盟主的马首是瞻。”
  其他的人一来是因为公孙璞救了他们的性命,二来洪圻这样慷慨激昂的说了,他们之中 虽然有一两个人还有点畏首畏尾,亦是不敢有所异议了。当下洪圻首先割破手指,和武林天 骄、公孙璞喝了血酒,其他的人跟着也都这样做了。
  第二天一早,武林天骄和公孙璞与他们辞行,五个帮会的首脑人物直送到十里之外。
  路上武林天骄和公孙璞说道:“我是要赶回金鸡岭的,你有没有别的事情?”
  公孙璞道:“我的事情都已经办妥了,并无别的事情。不知檀叔叔何以有此一问?”
  武林天骄笑道:“有我回去,就不用你去回报了。你既然没有别的事情,到杭州走一趟 吧。”
  公孙璞道:“到杭州去做什么?”
  武林天骄道:“江南武林盟主文逸凡隐居在杭州上天竺,柳盟主的意思,想你去拜访他。 听说你的师父耿大侠最近也到了杭州,你正可以顺便去见一见他。”
  公孙璞大喜说道:“这就最好不过了,但师父本是镇守长扛的总兵官,如今正是时局紧 张的时候,不知他何以离开防地到了杭州?”
  武林天骄道:“听说是宰相韩侂胄调他回来的。南宋朝廷和战大计尚未定夺,韩侂胄大 概是想听听你师父的意见。”
  公孙璞叹道:“南宋偏安江左,把杭州改为临安,定作首都。难道当真还要把临安变作 ‘苟安’吗?胡马渡江,只怕苟安也不容易呢!”
  武林天骄道:“朝廷不敢抵抗鞑子,老百姓也会自己起来的。我们正是想和文大侠联络, 叫他发动江南的侠义道人物,组织义军,迫使南宋朝廷不能不抗敌守土!你以前在江南的时 候,可曾见过文大侠?”公孙璞道:“我在江南八年,一直跟着师父,未有机会拜见文大侠。 不过,文大侠的掌门弟子,最近我却曾见过。”
  武林天骄道:“文逸凡的掌门弟子,是辛龙生吗?听说他和奚玉帆的妹妹奚玉瑾成了亲, 我们最近才知道。你此去可以代表金鸡岭补送一份贺礼。”
  公孙璞道:“是。那次在松风岭上,他们夫妇我都见着了。谷啸风也是正和我在一起 呢。”他是因为武林天骄提起奚玉瑾而想到谷啸风的。
  武林天骄笑道:“人生变幻,往往出乎意想之外,如今谷啸风和奚玉瑾都各自有了归宿, 那也很不错呀。对啦,说起谷啸风,我倒想问问你了,你可知道他现在哪里?”
  公孙璞道:“他本来是在太湖王舵主那儿的,后来和孟七娘去了湘西,至于是湘西的什 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孟七娘并没有告诉他。”
  武林天骄道;“孟七娘这人和辛十四姑不同,心地倒不坏,不过行事多少有点诡秘。对 啦,我忘记告诉你,韩大维的女儿韩佩瑛也离开金鸡岭来江南了,说不定你在文逸凡那儿会 碰上她。她是等不着谷啸风回来,等得不耐烦了,自己到江南去找父亲的。”
  武林天骄和公孙瑛分手之后,一个回金鸡岭,一个前往杭州。按下不表。
  且说黑风岛主败在武林天骄手下,带了女儿逃跑,父女俩各怀心事,正行走间,忽听得 有人笑道:“人生无处不相逢,宫岛主,想不到咱们又碰上了,这位是令媛吧?”
  宫锦云抬头一看,只见是一个披着大红袈裟的僧人,相貌不似汉人,黑风岛主吃了一惊, 施礼说道:“法王何以去而复回?”原来这个番僧正是蒙古国师龙象法王。
  龙象法王笑道:“老衲去而复回,就是为了等候施主呀。”
  黑风岛主忐忑不安。说道:“锦儿,上前拜见法王。请问法正有何指教?”宫锦云心里 很不愿意,却也只好上前施了一礼。
  龙象法王道:“恭喜施主父女重逢,但怎的却不见令婿?”宫锦云面上一红,心道: “原来这番僧竟也知道我和璞哥的事。”
  黑风岛主道:“法王说的敢情是公孙璞这个小子?不错,小女是自幼和他订了亲,不过 现在是各走各的路,这桩婚事,算是毁了。”
  龙象法王道:“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姻缘姻缘,讲究的是‘缘’字,既是无缘,那也 不必难过。”黑风岛主道:“法王说的是。”宫锦云却在心里暗暗咒骂:“这番僧一派胡言, 但不知爹爹却何以对他这样尊敬?”
  黑风岛主心想:“你特地回来,想必不是为了和我说这些闲话。”心念未已,果然便听 得龙象法王说道:“不如意事常八九,但人贵知机,不如意之事过后,就可以大大得意了。 施主,你说这话对吗?”
  黑风岛主道:“法王佛学高深,所说实含至理。但可惜宫某愚蒙,还清法王明白指示。”
  龙象法王道:“宫岛主,咱们是一见如故,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据老衲所知,武林 天骄檀羽冲已是到了海砂帮总舵,想必公孙璞是为他留下了。”
  黑风岛主道:“法王明鉴秋毫,正是这样。”龙象法王道:“如此说来,施主欲求的桑 家秘笈,岂不是没了指望了?”黑风岛主道:“我自有本门武功,对这秘笈,原也并不觊 觎。”
  他给龙象法王洞察心事,自是不免尴尬。为了面子,不能不说几句保持身份的话。
  龙象法王微微一笑,说道:“西门牧野已经告诉我,他说施主和他结的粱子,起因就是 为了桑家的秘笈。施主,你不必对我怀疑,我是有心来成全你的。咱们就实话实说吧。”
  黑风岛主道:“不知法王的意思是怎么样?”心中已是隐隐猜到几分。
  龙象法王笑道:“咱们还是旧话重提。请你们父女到和林作我们大汗的贵宾,我叫西门 牧野把桑家的秘笈给你。”
  黑风岛主道:“这个,这个……”宫锦云忍不住叫道:“爹爹,咱们怎能到蒙古去?”
  龙象法王笑道:“蒙古并不是像你们汉人想象的那样荒凉,和林就是一个好地方。何况 你们是大汗的贵宾,到了和林,一定会让你们住得舒舒服服,玩得痛痛快快。宫姑娘,你喜 不喜欢打猎?和林的厄尔特山上,珍禽异兽,不知多少,都是中原所没有的。”
  宫锦云道:“我不听你的花言巧语,不管是好地方还是坏地方,我就是——”“不去” 二字尚未出口,已是给父亲骂道:“锦儿,不可对法王无礼!”
  龙象法主笑道:“小孩子说的话何必当真,我倒是喜欢令嫒这样的直话直说呢。宫岛主, 你意下如何,也不妨对我直话直说。”
  黑风岛主好生委决之下,半晌说道:“多谢法王好意,不过说到要做中原的武林盟主, 宫某却是自知不配。”
  龙象法王道:“宫岛主,你这话恐怕是违心之沦了,让我替你说出心里的话如何?你不 是不配做武林盟主,而是你不愿意给人家知道是我支持你做这个武林盟主。但只要我不说出 去,又有何人知道?”
  宫锦云忍不住又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黑风岛主瞪她一眼,斥道:“大人 说话,小孩子不许插嘴!法王,这个,咱们从长计议如何?”
  龙象法王道:“好,你们先到和林去,咱们慢慢商量。武林盟主,你高兴做就做,不高 兴做我也不勉强你。西门牧野盗墓所得的那本桑家秘笈,我答应叫他给你,就一定给你,也 不必你答应我们什么。还有,你们什么时候想要离开和林,就什么时候离开,我们也决不阻 拦。老衲只想和你交个朋友。这样你总可以满意了吧?”
  黑风岛主心里想道:“我若是练成那两大毒功,也就不会再给武林天骄欺负了。至于武 林盟主,做不做倒在其次。待到我的武功胜得过蓬莱魔女、笑傲乾坤与武林天骄三人,那就 抢了蓬莱魔女的盟主来做,也是一件足慰平生的事。”心意已决,说道:“承蒙法王错爱, 宫某愿到和林承教。”
  宫锦云道:“爹爹,你真的要去?”黑风岛主道:“你也要去,我不放心你在中原到处 乱走,给我闯祸。”
  宫锦云知道父亲的脾气,他说了的话,决不会更改。心里想道:“我若是不去,只怕他 更要上这番僧的当。倒不如我在他的身边,纵然劝不动他,也好过没人劝他。”说道:“好 吧,爹爹,你既然要去,我只好陪你去了。”
  宫锦云无可奈何陪父亲前往蒙占,心中可是甚为彷徨,一路走一路在想:“不知什么时 候,我才能够重见公孙大哥 宫锦云想念着公孙璞,公孙璞也在想念着她。他独自一人,跋涉长途,偷渡黄河,潜往 杭州,旅途的寂寞,心情的惆怅,比之宫锦云更甚。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旅程,这日到了杭州。文逸凡隐居的天竺山在西湖南面,公孙璞从湖 滨经过,只见湖光激滟,微波耀金,湖中画舫,岸上垂杨,构成一幅美妙的画面。公孙璞忍 不住心中赞叹,想道:“怪不得诗人把西瑚比作西子,果然是山清水秀,名不虚传。可惜锦 云不能与我一同游赏。”
  正在触景思人,情怀惘惘之际,忽见一只画舫,从湖中心摇回来!舟行甚快,公孙璞尚 未走过那道长堤,画舫已经靠岸。
  只见一个衣服华丽的贵公子模样的人,带着两个随从,走上岸来,走到公孙璞的面前。 那贵公子模样的少年轻摇折扇,与他打了一个招呼,微笑说道:“人生无处不相逢,想不到 咱们又在这里见面了。公孙少侠,谅必还认得区区在下!”
  公孙璞吃了一惊,原来这个贵公子不是别人,正是宰相韩侘胄的次子韩希舜。
  半年前公孙璞曾经和他交过一次手,那次是因为韩希舜调戏厉赛英,恰好公孙璞路过, 以上乘的点穴手法将他吓退。后来在松风岭上,公孙璞与谷啸风分道上山,找寻被张大颠囚 禁的奚玉瑾。韩希舜是张大颠的弟子,那天恰巧也来拜见师父,谷啸风碰上韩希舜,将他打 败。公孙璞那次虽然没有见着他,但这件事情,却是大家都知道的。
  突然在西湖岸边碰上,公孙璞自是不免有点尴尬。他已经知道了韩希舜的身份,由于师 父正是受他的父亲管辖,又是住在他的相府,公孙璞自是不愿和他再打一架。对方既然以礼 相见,公孙璞只好淡淡的还了一礼。
  韩希舜却好像从来没有和他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似的,满面春风,和他打了招呼, 笑道:“相请不如偶遇,公孙少侠,这次路经敝地,无论如何,请容小可稍尽地主之谊。” 公孙璞道:“小弟有事在身,多谢兄台美意,可是不便前去打扰了。”韩希舜道:“你有什 么紧要的事情,难道耽搁一两天都不行么?”
  公孙璞不便将真情告诉他,但又不擅于说谎,正在思索如何对答之际,韩希舜已又是摇 着折扇笑道:“公孙少侠,请问耿总兵是否尊师?”
  公孙璞道:“不错,听说家师来了杭州,不知是否住在府上?”他见韩希舜已经知道耿 照是他的师父,提起了他的师父,他自是不能不有此一问了。韩希舜道:“正是。令师昨日 还曾与在下提起你呢。”
  人家提起了他的师父,公孙璞于礼不能不问:“家师他老人家可好?”
  韩希舜道:“好。令师不但是一位名将,也是一位名闻江南的大侠,这两天我正在向他 请教武功呢。不过可惜他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我说,公孙少侠,你即使是有什么紧要的事情, 似乎也该去见一见令师吧?”
  公孙璞本来是准备见了文逸凡,再请文逸凡设法给师父捎个信儿,与师父约会的。如今 听说师父明天就要离开杭州,心里不禁有点着急,踌躇难决了。
  韩希舜轻摇折扇,又是哈哈一笑,说道:“公孙少侠,我诚意请你,何况尊师又正在寒 舍,你若还不去,莫非是对小弟尚有芥蒂于心么?”
  公孙璞道:“韩公子不记旧恨,小弟又焉能放在心上?”
  韩希舜哈哈笑道:“是呀。江湖人物,胸襟原该爽朗,些许误会,料想公孙少侠也是不 会记在心中的。那么现在就请公孙少侠屈驾寒舍吧。”
  公孙璞渴念师父,想道:“师父在他家里,还有一位白老前辈听说也在他的家里作客卿, 我此去大概他不敢对我怎样。”于是说道:“韩公子盛情难却,小弟只好去打扰了。”
  韩希舜大喜道:“好,那幺就请公孙兄上船。”原来韩侘胄的相府是筑在小孤山下,正 在对岸的西子湖边。
  进了相府,只见飞楼插空,雕甍绣槛,奇花烂漫,佳木茏葱。相府的花园是倚山修建的, 有错落匀称的高低山坡,有运用巧思堆砌起来的山石,和天然的山水构成曲折隐现的奇景。 公孙璞暗自想道:“天上神仙府,人间宰相家。这话当真不错。但这样的相府,却不知是多 少百姓的血汗堆成。”思念及此,美景当前,已是无心欣赏。
  韩希舜招待他进一间精舍坐下,公孙璞迫不及待的便要请见师父。韩希舜笑道:“公孙 兄不用着急,喝一杯茶,稍坐片刻。我叫他们把尊师请来。”
  过了一会,仆人回报:“耿大人今早与相爷上朝,还未见回来。”
  韩希舜沉吟说道:“听家父说,这两天朝中正在为着蒙古南侵之事,连日在开廷议。不 过他们至迟晚上也会回来的。公孙兄,我请几位武林朋友和你见面如何?”
  公孙璞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情,想道:“白逖老前辈在此,能够见他一见,也是佳 事。”于是无可无不可的答允了。
  过了不久,韩希舜的那些“武林朋友”陆续来到,却不见有白逖在内。正是:  
  口似蜜糖腹藏剑,怎知相府即龙潭。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烛龙,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兽。又名烛阴,也写作逴龙。人面龙身,口中衔烛,在西北无日之处照明于幽阴。传说他威力极大,睁眼时普天光明,即是白天;闭眼时天昏地暗,即是黑夜。今文化史家认为,烛龙为北方龙图腾族的神话,其本来面目应是男根,由男性生殖器蜕变而来。其产生晚于女阴崇拜时代
吴刚伐桂
清朝皇宫的寡妇们为何容易得肝病
揭秘吓死秦始皇的神秘预言
武则天与薛仁贵不为人知的一段历史
慈禧美容秘方:每天喝半碗人奶
诗仙李白
难得一读的古老的俗话经典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